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放错性药操对逼
放错性药操对逼

放错性药操对逼


我在一个大的针织企业工作,虽然结婚将近十来年。夫妻生活却不怎么如意,我老婆好像有性冷淡似的。所以,我时常把目光集中到单位的女人身上。
我们单位女职工比较多,所以我们班组里的三个男人就成了重点保护对象,一般有活那些姐姐妹妹也不会要求我们去干,只是夜里上班时帮助她们检查一下设备而已,所以工作很清闲。
在我们班组里有两个女人和我同一年上班的,一个姓陈;一个姓刘,小陈是我技校的同学,小刘是顶工来的。由于全是一起入厂的所以觉得亲切了些。小陈个子不算高,屁股很大,腿比较短。走起路来大屁股一晃一晃的,我平常在她后面走的时候总是欣赏她的大屁股,她的奶子从外面看很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戴着很高的乳罩。小刘长得还算可以奶子很大,屁股却不太大。身材算是一般吧。
由于班组里女性多,所以时常和她们开一些晕玩笑,也时常的遭到一大帮女人报复。有一次我从班组里一个大姐旁边走过时,故意的用手里的纱锭顶了她一下屁股,嘻嘻哈哈的说「呀!不好意思,我用纱锭把你强姦了」这下可惹了祸,那个大姐一招和,同时窜出好几个,一下子就把我给围上了。有几个上了岁数的,一边笑一边说:「小兔崽子,跟老娘们斗,来呀姐几个把他的衣服剥了」说着就动起手来,我一边求饶,一边逃走,最后还是让她们把我抓到,剥的我只剩下一条短裤。我只能躲在沙包后面,直到下班,这些大姐们才把衣服还我。
第二天我上后夜,在上班的时候,顺便从我同学开的兽医院过了一下,嘿嘿~~从他那里拿了几粒兽用催情剂。準备将这些催情计放到昨天剥我衣服的那个老娘们的夜宵里。
等接了班,我就悄悄的见半颗药片粘碎,趁大家不住意顺手放到了一个饭盒里,就去上班了。夜里两点的时候,小陈叫我同她去一起检查。平时的时候轮到她检查的时候,都是我陪着她去的,这次也不例外。也许是小陈晚饭没吃好吧,所以在我準备工具的时候她就把夜宵吃了,没等到休息的时候大家一起吃。
我们按照以往的路线检查,当进了电梯,準备到厂房上一层的时候,我发现小陈的脸色很不好看,两腮红红的。眼里有一种春情蕩漾着,我就问「怎么了?小陈?哪里不舒服?」她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撇了我一眼。说道:「没什么」顿了一下又说:「小金,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电梯停下来,卡在这里?」我回答到:「哪有什么不可以,我对电梯有研究」。我们厂的电梯是那种老是的电梯,在电梯顶上有一个出口,平常用一个盖子封着,只要将盖子桶开,电梯保护动作,就会随时停下来,只要这个盖子不合上,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有的时候上后夜我困极了,就用这个方法将电梯停在楼顶睡觉。来躲避差岗的。
等电梯到了楼顶,我捅了一下电梯上面的铁盖,电梯一下子就停住了,我转过身对小陈说:「怎么样?现在谁也进不来了,咱们也出不去了」边说边看小陈,这时小陈的的脸更红了,眼里有一种我很久违了的渴望,可是一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的眼神。就有问她:「小陈,是不是不舒服?我看你神色不对,要不你在电梯里睡会儿,放心现在谁也进不来的,不用担心查岗的」小陈什么也没说,却把头靠在我得肩上。喘这很重很重的气。过了一会她扬起脸来对我说:「我是不舒服,逼里痒痒,想让你操我,求求你操我一回,说着就把上衣撕开,露出了两个乳房。
我一下呆住了,一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猛地想起,我一定是把药放错了,放到了小陈的饭盒里。我还在思考为什么放错了的时候,小陈已经在解我的裤扣了,因为车间里很热,所以我们上班只穿单衣,小陈一边使劲的从我的裤扣里往外揪我的鸡巴,一边迷迷糊糊的说,「好小金,求求你操操我吧!我的逼真的很想挨操!!操我~操我~~」这时候我想反正也这样了,不操白不操。想到这里,我把小陈从半蹲的姿势拉起来,一只手摸着她的乳房,一边摸着一边和她接吻。另一之手隔着她的衣服使劲的扣着她的逼。这时候我的小弟弟也悄悄的有了些反映。我一便玩着小陈的乳房和逼一边对她说:「真的想让我操你?」小陈急忙说道:「真的!真的!!求求你了,操我,操我呀,我让你操,我的逼就是让你操的」我又戏谑的问她:「那以后你还让你老公操吗?」小陈好像在梦中似的答道:「以后不让他操了,以后让你操我,好小金快操我呀」说着挣脱我的手,急急的脱的一丝不挂。然后挺这腰在我的跨间一个劲的蹭。这时候我的小弟弟已经完全硬了,可是我却不急,我要在逗一逗她。就对她说:「想让我操你也行,不过你先让我让我看看你的逼长得好看不好看,然后你在给我口交,我就操你」小陈听后连声答道:「行,行。。。。。只要你操我,你看我哪里都行」说着,就一下子,仰卧到电梯的地上,使劲的劈开双腿。看到她这样,我也俯下身躯仔细的观察起她的逼来。小陈的逼长得很靠上,而且大阴唇粉粉的,小阴唇很长,显得好像两个三角贴在大阴唇上。阴阜上的毛很重,可是大阴唇上毛却很少,所以显得逼很乾净。
我有对小陈说:「把你的逼掰开」听到我这句话。小陈马上用两只手掰开大阴唇,这时候由于性药的作用,小陈的逼里已经是湿乎乎的一大片了。阴道口里亮晶晶充满了阴液。我有手指轻轻粘了一下。小陈浑身一颤马上挺起屁股赢了上来。可是我也很快速的把手指拿了回来,放到鼻子边上闻了闻,到没什么异味。又将手放到小陈的阴蒂上,轻轻来回磨蹭。这时候小陈的阴蒂已经硬硬的充满了血,在我手指的作用下,小陈哼哼着。说:「别摸了。求你别摸了,快把鸡巴插进来呀,快插我到我的逼里」。
我把小陈翻过来,让她跪在地板上,让她的屁股撅的高高的。一面从后面看她鼓出逼,一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一只手扶着小陈的白屁股,一只手拖着鸡巴,一下子就插到了小陈的逼里。小陈一边使劲的向后动着屁股,一边哼哼唧唧的说,「好哥哥,你终于操我了,操逼真舒服,操逼真舒服。。。。。。。。」
这时候电梯里只有我的小腹和小陈屁股接触的肉响。这样我的鸡巴大概在小陈逼里抽插了几十下,浑身一个冷战,龟头一麻,我把精液射在了小陈的逼里。
我的鸡巴在小陈逼里渐渐软了下来。可是小陈还没有到高潮,可是他觉出了我的鸡巴已经软了。马上使劲的用屁股往后拱,可是一下子却把我的鸡巴从她的逼里拱了出来。小陈哼哼唧唧的对我说,「好哥哥,别把鸡巴拿出去,接着操我。我还没过瘾呢~~」边说边转过身子,跪着揪住我的鸡巴放到口里,吸允起来。
我刚刚射完精的鸡巴,被她允的麻麻的,痒痒的,滋味有些不好受。可是过了一会,看着小陈前后摆动的大屁股。我俯下身躯,从小陈的屁股后面用手扣着小陈的逼。里面湿湿的,我的手里弄满了我自己的精液和小陈的浪水。而且又把这些液体抹在小陈的两个屁股蛋子上,屁眼上。这样过了大概十分钟,慢慢的我又有了感觉。鸡巴渐渐的又硬了起来。半软不硬的的时候,小陈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仰倒电梯里。两只大腿使劲的劈开。拉着我趴到她身上,一只手扶着我得鸡巴,使劲的往逼里塞,边塞边说,「快操!!快操~~~快把鸡巴插我逼里面去。使劲操我。。。。我要你把我的逼给操肿了,我的逼才舒服。」
我的鸡巴再一次的插到了她的逼里,感觉里面热热的紧紧的,湿湿的。我一边抽动鸡巴一边对小陈说:「小骚逼,劲真大。把我的鸡巴都夹疼了」小陈复合着说:「使劲操我,我的逼骚,我的逼紧,我的逼浪,我夹你的大鸡巴」
这样操了一会,我感决有些累了,就对小陈说:「小骚逼,你在上边挨操行不行?我的鸡巴有些累了」。小陈听后,马上挺起身子转到我身上来。一只手扶着我得鸡巴,一边迫不及待把逼口对準我的鸡巴坐了下来。鸡巴还没完全插到底,她就在我身上前后晃了起来,两只乳房也跟这摆动,我一直手玩弄着着她的乳头,一只手伸到后面扣她的屁眼儿。由于刚刚射完精,我的鸡巴始终没有太硬,就这样操了又十几分钟,我感决小陈的逼一紧一紧的,感觉她逼的深处再不断的吸我的鸡巴,我知道她要到高潮了。可我一点到高潮的意思还没有,所以把小陈推开。趴到小陈的身上,自己一只手扶着鸡巴又插到了小陈的逼里,因为这样的姿势我很容易到高潮。终于,我在小陈到高潮后,我又将精液射到了他的逼里。
我又趴在小陈的身上休息了会,小陈轻轻的把我推开,坐起来很疲惫的传这衣服。我们两个谁也没话。过了一会,小陈对我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没理会她的话,只是默默的好衣服,其实在我心里,从来没有想过要操小陈,谁知道我本来拿性药是为了报复昨天剥我衣服那几个老逼的。谁知却错放在小陈的饭盒里。不过也不错,反正也把她操了,管她还有下回没下回,今天反正是舒服了,管明天作甚么。
我修好了电梯,等我们回到车间的时候,大家已经围在一起吃夜宵了,我和小陈也做了过去。大家一边吃一边谈笑,只有小陈愣愣拿着她的饭盒发呆,我想她一定在考虑为什么今天这么想挨操。不过,我很庆幸,幸亏是我陪她一起去检查设备,要不可定便宜了别的男同志。如果是别人陪她去,那一定就是别人操她了,而不是我。
从此以后的好多天,我和小陈很少讲话,小陈也没有在让我陪她去检查。而是把我转给了小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