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逼奸年轻阿姨后续】(01)作者:hxkq1234


  一个多月后,我依然还在诊所工作,但私下一直与很多人保持联系,有军方警方官员,有黑道头目,甚至还有一些军火商。渐渐地,现今的情况渐渐浮出水面。

  好些年前,我还只是一个普通本科毕业生,考研失利,只能回到家乡X市,在一家小医院混天度日。直到有一天,一个年纪大约27左右的女人,来找我洁牙。那个女人装扮挺成熟,穿着一件领口很高的纯棉长袖,一头波浪长发达到肩部,精致的脸颊显得格外诱人。

  她来找我洁牙,却在我操作时头时不时微微偏动,虽然没出大问题,但难免水露沾湿她的衣领。随后她勃然大怒,要我赔偿两万。我自然不依,虽然她的衣服并不便宜,但也没到沾湿衣领就要赔两万的地步。

  争吵片刻后,她要我下午下班去一个地方好好谈谈。那个地方是一家咖啡馆,她居然直接跟我表示她是X市市长的秘书,因为被人怀疑当了市长的小三,尤其是被市长的老婆发现。X市市长不过三十出头,靠着老婆家的关系爬上去,因而出了这样的问题,自然最理智的选择就是把这个秘书给处理掉。而秘书便选择了找一个男的冒充她的男朋友。

  她当时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答应,她就可以动用关系让我没资格去考医师执照,然后让我自己考虑。我知道一旦答应她,自己就要陷入复杂的官场环境,而当时刚刚踏入社会的我如果贸然接触这一层面,恐怕会三两下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然而幸运的是,就在当天,一群身穿警察制服的男人把我带进公安局,安排了一间密室,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官员,看上去职位不低,具体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他跟我解释我现在的境遇,那个女人,是长期靠伺候市长而在官场如鱼得水。如果答应那个女人,那么X市市长的老婆必然会找人调查我,而这区区一个秘书,自然不可能瞒过去。一旦被查出来,只怕会连我一块儿处理。但是我如果拒绝,只怕被人取消考执照资格是必然的,而这个秘书即使倒台,也不会有人把对我的处分取消。所以,我唯一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

  随后,他告诉我他是中央直接派下来查案的,然后给我看了一个我并不认识的证件,但我自然知道他说的必然是假话,毕竟这种身份怎么可能向我吐露。不过他接着说他正在查X市市长,让我先答应这个秘书,然后记录下我们的谈话记录,他会安排我去见市长老婆,将市长找秘书当小三的事情抖出来,从而让这个市长失去老婆家的支持,最后倒台。

  我只能答应,然后就这样被卷进官场斗争的漩涡。后来我竟然拍到这个秘书在办公室被市长操的录像,然后在这个神秘男人的指导下,很快让这个秘书一步步陷入绝境,最后居然跳楼自杀,然而她临死前居然留下一封书信,矛头直接指向我,反咬我用医院的迷药将她迷奸,拍下裸照后威胁她,将她逼到死地。书信中居然将这件子虚乌有的事件讲得绘声绘色,让人宛如身临其境。

  而更糟糕的是,X市的市长,并没有因此被老婆家抛弃,自然要开始为他的小三报仇。而这个神秘人,却并不直接出面帮我,要我去加入黑帮当卧底,顺便避祸。

  于是,我便有很长一段时间,混迹黑道,学了一些东西,也在神秘人的帮助下,同军方,警方以及黑帮开始了往来。过了许久,我查到了市长的罪证,然后同这个神秘人斗垮了市长,又同军方,警方开始搅弄官场和黑道的风云。

  之后,在众人的努力下,官场,黑道都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清洗,我的功绩也受到官方的认可。而此时这个神秘人却彻底消失,或许,他真的是中央特派下来,在完成任务后就回去复命。不过,包括我在内的一大帮跟随他反贪打黑的军人,警察,官员等则留下来,分享X市的官场。而我,则选择归隐,领了一笔奖金,去大医院进修一段时间后和几个熟识医生开了这个诊所。

  为啥我会放着官不做,白白折腾这些年?原因很简单,神秘人消失后,在新的X市市长争夺中,我一时失察,站错了队,只能选择丢官保命,终究还可以以平民功臣的身份得到官方的正面评价。加上我在军方,警方的一些关系人脉,还可以时不时参与一下这些事务,但对这个官场,我已经逐渐生疏。

  而现在,阿姨被陈家绑架。这个家并不大,原来的家主陈群是省会那边的人,但现在已经退休,而现任家主陈子青属于商场上的人物,但这样的陈家,依然有官场上的影响力。对于一个已经过了当初和无数官员下注赌市长人选的黄金时期的我来说,和他们如何打交道,我早已心中没数。

  或许我并没有喜欢罗阿姨,也不会为她重返官场。但也许是因为不甘心当初的失败,我便找了当初军方的战友,现在已经爬到武警总队队长的龙秋,他则告诉我最近黑帮势力又在抬头,让我凭借当初在黑帮混迹的经历,让我重新返回黑道。

  如今的黑帮,经过几年的血洗,已没有当年的强势。当初的黑社会,在枪支管制如此严格的这个国家,常常被发现私藏枪支不说,连火箭炮也不是不存在,配合上X市山多林密,一次次让军队,警方损失惨重。而现在,与之前相比,也就是一群小混混。

  如今X市东西南北被四个主要黑帮瓜分。城北黑帮名为继先帮,正是我当年潜伏时混迹的地方,也是当年黑帮中唯一保存至今的一派,如今老大张明还时不时与我联系,当初绑架罗阿姨,便是委托他们,自从他们劫杀赤力帮老大后,实力得到了一定的发展,恢复了几分元气。这个帮派,我一度掌控了它的全权,当过黑帮老大,带着它灭了好些黑社会势力,如今继先帮的继先,便是想继承我在位时的荣耀,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能带着他们横扫黑道,自然免不了军方的暗中支持。因此在我与张明联系后,他立刻对我委以重任,我明面上继续在诊所当牙医,实际上管着黑帮的所有后勤问题。这个帮派现在虽然占据着城北大部分地方,但实力已经不强,帮众加起来也就两百的样子,枪支弹药自然也是奢望。
  而其它黑帮,清宗门虽然只占据东北一块地方,但特别有钱,帮众三百多,而且据说有枪。至于剩下的黑帮,一个叫宏社,一个叫金枪党,占着剩下的地盘,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具体不详。

  虽然没有明确的情报,但我可以肯定新兴的黑帮,自然跟新上位的官员脱不了干系,至于这些新兴黑帮后台是谁,绑架罗阿姨的陈家在黑道的势力,我却是两眼一抹黑了。

  百无聊赖之下,我也暂时不去想罗阿姨的事,因为我已确信,我不会爱上一个阿姨,不过可以爱「上」这个阿姨。于是,在下班之后,我去了一家酒吧,这里是我们的一个据点,管着一些毒品交易和私设的赌场,最近因为有些出风头,被张明下令整改,现在暂时清除了违法的业务。

  我对这点小小的毒穴已没有太多兴趣,只是将情况反映给龙队长后,便不再理会,但今天我来这里,没别的目的,就是来查账的。

  这间酒吧是一个叫宗治的三十多岁的男人管着,他是继先帮中为数不多的老人,跟我也比较熟识,而不知道我暗中给政府办事的宗治,只当我是当年带领继先帮走向顶峰的传奇。他现在管着五十多个小弟,和好几条街的据点。我自然清楚他的账本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例行公事前来抽查。

  抽查完账本,我同宗治从酒吧的二楼下来,见到几个社会青年一起喝酒打闹,五男一女,男的几个还在光着膀子喝酒,女的似乎已经喝醉了,躺在角落里睡觉。对这样的现象,我倒是见怪不怪,而宗治则对他们呵斥道:「给我安静点!看你们这样,像什么话,就你们这样,还想加入我们帮?」

  几个社会青年听完,连忙起身,三两下穿好衣服,声音稀稀拉拉道:「宗哥好。」

  宗治听完,顿时火冒三丈,上去给了为首一人两耳光,瞥了我一眼,道:「晨哥在这儿呢,你们也敢先跟我打招呼?」

  「晨哥?」小青年们望了我一眼,不管信不信,先立刻恭恭敬敬来道:「晨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些人没见过世面,一眼认不出晨哥,还望晨哥不要跟我们计较。」

  我望了一眼还在角落里睡觉的那个女孩,问宗治:「不是说有五个人要加入我们帮么?怎么多了个女的?」

  这时,为首的一个社会青年解释道:「晨哥,她不是。她就附近的一个学生,平时跟我们玩玩儿。」

  我盯了一眼他,问:「玩玩儿?滚床单?」

  这个社会青年连忙道:「晨哥说笑了,我们几个哪里上得了学生妹啊,她上个月在酒吧玩,跟我们认识的。后来大家也就一起喝下酒,跟着我们收几次保护费。要真把她上了,到时候要是条子找上门,咱们几个可扛不住。」

  我冷冷问道:「她家是干什么的?亲戚有没有什么特殊的?」

  「她家里,就是一般的上班族吧,亲戚,不太清楚,应该没什么。」

  我转过身,低声对宗治道:「这就是你招的人?」

  宗治摇头道:「晨哥,没办法。这年头风声紧,业务发展不起来。我只是想找几个外围的看水族,条子来了及时反映,不干别的。」

  我不满道:「这种看水族才最需要靠谱的人,这几个,你也敢拿来望风?算了,把他们分开安排,两个编入战斗组,两个留下经营酒吧,剩下一个去看仓库,把人分开,有我们自己人多带带,尽量让他们融进来,不行的话,你懂得。」
  「那个女的呢?」

  我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女孩,道:「既然是学校的学生,混这行也混得不多,还没被上过……」

  「我明白。」宗治打断道。

  我回头望了一眼众人,道:「那就这样,你们五个,听宗治安排。这个女的,待会儿我送回家,你们今晚先跟着宗治见见世面。」

  「是。」几个社会青年,终究不敢违抗我的命令。

  这时,这个女孩儿也差不多醒了,见众人都在听宗治和我的安排,奇怪道:「张哥,怎么回事,那两个谁呀?」

  为首青年一听,立马大惊,连忙道:「这就是继先帮的宗哥和晨哥,快起来打招呼。」

  「不用。」看她那刚醒的样子,我也懒得费时间等她打招呼。而她却很自然地起来,倒上一杯酒,递给我,道:「你是,晨哥还是宗哥?来了就一起喝一杯吧。」

  几个社会青年大惊,毕竟喝酒这种事,说白了就是给面子。她一个中学生,我会给面子么?万一我嫌他们不懂事,将他们全部处理掉又该怎么办?

  我却毫不在意他们的担心,缓缓接过她的酒杯,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孩,她穿上一双高跟后大概一米七,脸上并没有化妆,肌肤天然地雪白,带着微微的笑容,一对胸前白兔在同龄人当中已是发育地相当完善的了。上身一件粉色短袖,下身一件近膝窄裙。虽说她这般年纪穿高跟鞋已算早熟,但比起真正的黑道的小太妹还远远不够,终究只是个学生。我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落落大方道:「我叫熊怡,晨哥,他们都说你是道上的老人了,结果还挺年轻啊。」

  我淡淡笑道:「什么叫老人?不过就是比我有资历的死光了,我就是前辈了,就这么简单。好啦,宗治,你先带他们去熟悉下环境,我先把她送回去。」
  熊怡连忙问:「张哥你们要熟悉什么环境啊?为啥不带我去?」

  我望着这个还算纯洁的女孩,道:「怎么,你也想来这儿混?不读书了?」
  熊怡一下子不说话,我望了一眼周围几个人,张浪他们也沉默不语。我打断话题,道:「那好,我先送你回去。上车吧。至于你以后的安排,到时候再说。」
  「好的,谢谢晨哥。」

  众人望了一眼这个女孩,但没人敢多说什么。而我,则将走路不稳的熊怡扶上车,然后我开着车,离开了酒吧。

  熊怡上车后,似乎酒劲上来了,头向窗边一靠,昏昏欲睡。而我自然不会将她送回家,事实上我连她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因此,我将车一直向北开,到了快出城的地界,这里是继先帮活动的主要地段。我寻了一间仓库,以前存放帮派里的一些货物,不过现在货已经运走了,现在仓库里空无一物,于是我便将车开进仓库。

  车进仓库后,熊怡也慢慢醒来,望着车窗外一片漆黑,连忙问道:「晨哥,这是哪?」

  我打开车内的灯,昏暗的灯光衬托出熊怡娇嫩的身材。我将车门一锁,道:「这是帮里以前的一个仓库。」

  「晨哥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我反问道:「你又混进我们帮里干嘛?你的来历,好像没那么简单吧。说,谁派你混进来的?」

  熊怡奇怪问道:「晨哥,你干嘛这么说?你觉得我像是警察的卧底?」
  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熊怡,心里自然清楚她不会是来刺探情报的,毕竟她才16岁左右,虽然打扮得像是20岁的成年人,但我们继先帮也不可能让她接触帮里核心的情报,所以她不可能被派来完成刺探情报的任务。加上她不称警察为条子,至少从没接触过正真的黑道生涯,最多就是跟一些社会上说不清身份的人胡闹。她如果运气好,接触的也就是些初中毕业就在街上开理发店之类的青年,最多认识几个无业游民,但谁让她今天见到了真正的黑社会呢?

  我冷哼一声,道:「你说你父母都是上班族?」

  熊怡这时神色有些慌乱,点点头,却不说话。

  我一下掐住她的脖子,把她的头抵在窗边,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叫江媛,刑警队长。上班族?哼,上班是要上班,但跟我说什么上班族,你他妈把我当猴耍?」

  熊怡被这突然一下给吓住了,反抗无力之下,连忙道:「晨哥,我,我真不是警方的人,我都是跟我妈关系不好,才出来玩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冷哼道:「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一个死人,还是相信你?」

  熊怡闻罢,一下子被吓得说不出话,而我随后话音一转,道:「不过嘛,我压根不怕你妈。你晨哥我当年跟警方,军方周旋的时候,你妈还是副队长,要不是当年刑警队长抓人时被一枪崩了,你妈再屌也还是副的。」

  熊怡连忙道:「晨哥,那放过我吧,我保证什么都不说。」

  我再道:「口头的保证,没用。除非……」

  「除非什么?」熊怡惊恐问道。

  我嘿嘿一笑,放开她,一手搂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缓缓伸向熊怡的胸前。
  「啊!晨哥,你要干什么?」熊怡心中一惊,连忙双手护在胸前。

  我一下子挤到熊怡的座位上,一手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径自伸向她的双峰。比起罗阿姨的成熟美妇的胴体,她的胸前玉兔自然太小,但也足够紧实,而且散发出几分羞涩与稚嫩的感觉。

  熊怡腾出一只手,拼命想要把车门打开,但车门早已被我锁死。想要把我推开,却力气太小。

  熊怡的脸庞,透露出一种与年龄不太相符的性感,但并不妖媚,我见状不由低头亲吻下去。熊怡左右躲闪,死死埋着头,一边道:「晨哥,不要碰我。」
  我自然不会理会这些没用的哀求,但却很享受她此刻的惊慌,一想到接下来可以把这个成熟的少女骑在胯下,尽情享用,我下面不由硬胀起来,一手托住熊怡下颌,任由她左右躲闪我的亲吻,而我将嘴渐渐贴近她的脸颊,一边嗅着少女的体香。虽然她今天喝了不少酒,但残存的酒气掩盖不了发自体肤的芳香。我伸出舌头,从熊怡的脸一路往下舔舐,熊怡尖叫一声,但却于事无补。

  舔到脖颈根部,我将熊怡座位放下,双手抓住她的短袖,狠狠向后排座位拖去。熊怡连忙道:「晨哥,不要,不要撕我的衣服。」

  我冷笑道:「那就自己到后座上去吧。」

  熊怡无奈,只得爬到后座,后座座位足够宽敞,让我今夜在这里好好享用猎物。我也跟到后排座位,道:「美女,自己把衣服脱了吧,要是被我撕烂了,今晚你又要怎么回家啊?嘿嘿。」

  熊怡却连忙坐起身子,双手死死护住胸前,靠在窗边,惊恐地看着我。我三两步上前,一把捏住熊怡的下巴,狠狠地亲吻上去,熊怡躲闪不过,双唇便被我含在口中,只能紧闭牙关,抵制我的舌头的进犯。而我另一只手,则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将内裤也一并脱下。熊怡见我胯下巨蟒雄起,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由挣扎得更厉害了,一边道:「晨哥,别碰我,不要啊。」
  我一把抓住她如玉的双腿,用力一拖,让她躺在座椅上,然后扑上前去。熊怡躲闪不过,嘴唇被我死死封堵,双手被我压住,扭动的身躯诉说着无用的反抗,眼泪渐渐低落在座位上。

  我享受着熊怡的双唇,一手扣住熊怡双手,一手捏死熊怡的下巴,让她将嘴张开,随后我的舌头也立刻攻入她的口中。熊怡下意识一咬,并趁机用力一脚踢过来。我一时不备,退了几步。熊怡鼓起勇气,开始道:「晨哥,我当你还是个有声望的人,怎么也做这种事?」

  我大笑,把车内所有灯都打开,熊怡想开门逃走,但车门已经被我锁死,只能把滑落肩头的短袖又穿上。我道:「我?声望?我不就是个混黑社会的吗?这种事又是那种事呢?听着,你今天只有两种选择,陪我好好玩儿一晚,然后做我的女人,或者被我强奸一晚,然后做我的女人。」

  说罢,我不急不慢地脱掉衣服,一步步上前,抓起熊怡的双腿,往后一脱,熊怡再次躺在后座上。我上下打量着少女的白嫩的肌肤,纤长的美腿,苗条的身材,以及被强奸之前恐惧的眼神。我抓住熊怡的衣角,狠狠向上脱去。熊怡连忙叫喊:「啊!救命啊,我不要啊!」

  我一手抓住熊怡的胳膊,将短袖一边脱去,另一边连拉带扯,也脱了下来,将短袖扔到驾驶座位上。熊怡里面穿着一件浅蓝色文胸,包裹着不大也不小的胸脯,试图护住胸部的双手也被我分开。

  我随后一口咬在熊怡肩上,继续往下亲吻,一边解下她的文胸。熊怡双手无力反抗,也不可能再有刚才将我推开的机会,只能口中苦苦哀求,我便吻便咬她的乳房,熊怡这时也差不多力气耗光,抵抗也逐渐微弱下去,任由我口中含着她的粉嫩的乳头,坚硬的下体隔着裹身的短裙抵住那片神秘地带。

  熊怡坚持不住了,身体一阵松懈,在乳头的刺激下微微张开双唇,我立刻亲吻上去,舌尖冲过她的牙关,与她的舌头触碰,翻动。一手从熊怡的腰间轻抚而下,提住她的裙摆,开始缓缓向下褪去。

  「唔,不要。」熊怡轻哼一声,不再反抗,我起身,将她的短裙向下一扯,裙子渐渐滑落,我望着熊怡淡蓝的内裤,裤底已开始湿润,我淡淡道:「小熊,你也很想要了吧,没关系,每个人都会有第一次。」

  「不要,我不要。」熊怡的声音,已几近耳语。

  我嘿嘿一笑,将她的内裤也一并脱下,同短裙一起扔在座位前排。

  分开熊怡的双腿后,熊怡拼尽最后的力气和意志,扭动着身体,做出最后的反抗,但这除了给我刺激与欲望以外,不会再有什么作用。我将挺立多时的肉棒对准熊怡的肉缝,徐徐向前。

  熊怡头发散乱,神情迷离,哀求道:「晨哥,求求你,我们这次,不要进展那么快好不好。我用手,用手帮你可以吗?」

  我望着熊怡无助的神情,心中开始不忍,低身亲吻熊怡后,淡淡道:「对不起,我今天忍不住了,不要怪我,我会对你温柔些的。」

  虽然我语气轻柔,但我想,熊怡听得出这句话的潜台词,那就是如果她不配合的话……

  不管熊怡怎么理解,当我拨开熊怡的阴唇后,她一阵尖叫,之后只能低低喘息,再也不能反抗。我让龟头在花径门口来回摩擦,迟迟不闯入,在花径彻底湿润后,我将肉棒缓慢,而又坚定地闯入洞口。熊怡的阴道,自然比罗阿姨更滑更紧,很快,我便触碰到了那一层阻隔。我望着熊怡紧张而又绝望的神情,我阴阴道:「小熊,不管你今后会跟谁在一起,你都要记住,我今天,已经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你的第一个男人了。」

  说罢,我不顾熊怡的反应,用力一刺,熊怡发出了这一晚最为惨痛的一声尖叫,但在这黑暗的仓库里,这样的叫声,只能给我助兴。我继续向前推送,然后抽插。熊怡的血流得不多,我便不再顾及,开始发泄身体的需要。

  抽了几十下后,熊怡不由发出「嗯嗯」的声音,虽然细弱,但我知道,熊怡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的意志。我不由加快抽插得速度,熊怡的一对乳房上下摇曳,泪水沾湿的秀发散乱开来,一只手从座椅滑落,如同风中残蝶飘落于枯叶之中。

  抽了上百下后,熊怡突然开始哀求:「嗯,我不要,不要了,晨哥,,我,我不行了,嗯嗯。」

  我却将熊怡双腿架在肩上,反而加快速度,一边道:「怎么,这就把你操得不要不要地了?哈哈,你不要,可是我还要啊。」

  说罢,我不顾熊怡的哀求,反而抽插得更快了……

  三个小时后,一辆很普通的私家车开进了市区,停在一个空无人烟的路边,车内,心满意足之余,将车停在路边,后视镜中,后座上,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头发散乱,抱着双腿,低低地哭泣。我顿时感觉下体又坚硬了起来,便脱下衣裤,到了后排。熊怡望着我再次坚硬的巨蟒,眼神一阵恐惧,死死守住身子,大喊道:「别碰我。」

  我不回答她,而是扑向前,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