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透明人间】(02)作者:卡萨诺


             透明人间(二)

  我按照秀树所指示的地点,吃过午饭之后就乘着最便捷的一班车去往了他父亲所居住的乡下,路上秀树又怕我到时候找不着路,特地又给我传来了一个他邻居家的电话。

  我在留学期间的放假时间也曾经来到过某个村子去玩,总觉得日本的农村和我们国内的有着很大的不同,那是一种很淳朴的田园风,没有过多的高科技和喧嚣。

  这也或许是受了宫崎骏那一代大师的影响吧,也会盼望着会不会在一块田野或森林中躲藏着不为人知的生物,在那保护着人们和这个大自然,当然我反正是一次也没遇见过。

  大概到了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我才来到秀树指示的那个住处,是一间比较陈旧的老房子了,当我走近的时候就有一位大叔眼巴巴地看着我。

  「你好,请问高桥春介是住在这里吗?」

  「你是哪位?」

  「我是高桥秀树的朋友,是他托我来这接他父亲回去的。」

  大叔脸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秀树怎么没有来?」

  「他的工作太忙了,一时间走不开,只好拜托我来接他父亲了。」

  据我所知,秀树似乎和他的父亲关系并不是太融洽,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太清楚,似乎是和他的母亲有关。

  所以在很早的时候他就出去打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了,在大学的时候也一样,放暑假大家都回家去了,只有他一个还呆在大阪继续做着兼职,在工作之后也只是有寄钱回去,并不怎么回家。

  也或许是这个原因,他第一次结婚的时候连自己的家里都没有提前通知,我想和这个也不无关系。

  「来,我带你进去吧,对了,你要小心点,春介的脾气可不太好。」

  没走几步路,大叔就转过头来特别严肃地提醒我。

  屋子黑漆漆的,没有点灯什么也看不见,大叔很熟练地就找到了开关的位置。

  在灯光的照射下,我才看清了这间屋子的样貌,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被收拾的很整洁,一些干农活所要使用的工具也摆放的很整齐,看得出来房子的主人是一个爱干净、对生活一丝不苟的人,这样的人一般要求都比较高也会比较麻烦。
  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我见到秀树的父亲也就是春介的第一眼时,还是被他吓到了。

  春介有着一头浓密的短发,大部分已经花白了,但还是有夹杂着一些黑发,像是昭示着自己不服输的心态,他的皮肤因为长年的劳作变得黝黑黝黑的,手臂上面的肌肉却也十分明显,要是他和我打一架我恐怕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额头上和眼角的皱纹也异常明显,最让人害怕的还是他的那双眼睛,有着他这个年纪的老人家不常有的锐利,看着我时像是看着猎物一样,很有一种古代日本武士的感觉。

  「怎么样,好点了吗?这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井上和也,叫我和也就好了。」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春介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后背的床垫上。

  「这位井上先生是秀树的好朋友,是来接你的。」

  当春介听完了大叔的介绍,看待我的眼睛更加严厉了,果然,他大声地叫道:「为什么不是他自己来!要叫外人来,他是不想认我这个父亲了是吗?」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好在我在国内的公司摸爬滚打了这么久,这种随机应变的技巧早已经驾轻就熟。

  「您误会了,秀树只是因为在处理一个很重大的工作,公司不允许他现在请假,实在是没办法下才让我来接您的,在来的路上还一直嘱托我要照顾好您呢。」

  这种蹩脚的谎言我也不知道春介到底信不信,总之他的脸色要比之前看起来和悦一些。

  因为当时的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决定在春介家里再住一晚,明天一早再赶车回去。

  到了夜里我时不时地就能听到春介那痛苦的低吟,那声音像是在强忍着剧痛,不肯告诉别人。

  当我睡着之后突然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吓醒了,下床一看才知道原来是春介想倒水喝,把床头旁的杯子都碰翻了,这个倔老头竟然伤成这样还要自己逞能。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邻居家的大叔就用自己平时开的货车送我们到了最近的一个车站,昨天因为不识路的关系在路上耽搁了好长时间,这一次节省了不少功夫。

  当我们到了大阪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带着春介去往了骨科医院,经医生诊断腿骨只是有一些轻微的骨裂,还好不算太严重。

  固定好石膏和开完药以后,说是可以回到家里去静养。

  春介应该很久没有来到这种大城市了吧,一路上他虽然表现的很稳重,但我还是发现他的眼睛总是不时地看着那些乡下所没有的新鲜事物,尤其是看到那些穿着短裙的靓丽少女时,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也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等我们到家的时候,秀树还没有下班,家里只有真绪一个人。

  「您好,啊!那个,我该叫爸爸的,呵呵,秀树马上就回来了,爸爸先在房间里休息一下吧,和也先生也是,肯定都累坏了吧。」

  真绪像是一点都不害怕春介的样子,竟然能够这么从容地和他对话,而春介看到这个第一次见的儿媳妇儿时也表现出了和平时不一样的和蔼可亲,虽然脸上还是没有多少笑容,但要比对着我时好上太多了。

  给春介居住的那间房子被收拾的特别干净,房间里除了一些必备物品外,没有太多多余的东西,可能是考虑到了他的腿脚不便,真绪提议是不是该去买辆轮椅。

  这个主意其实我在医院的时候就提过,只是被春介很严厉地拒绝了,现在的他仍然是拄着一根拐杖在走路。

  安顿好了春介之后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说实话这一路上我可算是累惨了,肉体上并没有多大的辛苦,更多的劳累是来自心灵上的,春介一句话也不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敢多说,生怕说错了惹怒了这个脾气火爆的老人家。

  现在想想我就是对待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没有这样过,今天竟然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卑躬屈膝,想想也觉得好笑。

  到了稍晚一点的时候秀树总算是下班了,当他见到春介的时候,两个人冷冷地互相注视了好久,就是没有人肯先开口说话,我顿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缓和,好在是真绪说了句开饭了,大家才都有了台阶下。

  在饭桌上真绪很殷勤地给她这个‘父亲’夹着菜,而秀树像是始终没有看到春介的存在一样,只是顾着自己吃饭,还回想起前天我在这里和他们夫妻俩大醉一宿的热闹场景,真是个强烈的对比。

  「爸爸的伤势不要紧吧?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我们就好了。」

  真绪其实在春介到家的时候就已经把他的伤势病情了解了一遍,这时候再次提及是为了说给秀树听的吧,我想她也应该感受到了他们父子俩之间的矛盾。
  「我的事情可以自己做的,你们不用管我,忙你们的就好了。」

  春介还是那么一副倔强的态度。

  「既然受伤了,就不要再这么逞强了,好好让人照顾就好了。」

  秀树突然有些恼怒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而春介却是出奇地没有生气,但也没回应,假装听不到。

  用完晚饭,大家就各自回到房间里去休息了,我因为刚才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休息了一下,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困意。

  当我走出房间想要看看电视的时候,刚巧真绪也从卧室里出来,冲我笑着点了点头,当我们错身走过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和也先生。」

  「是,什么事?」

  「啊!不,只是,只是想拜托和也先生一件事。」

  我静待着她接下来的话:「希望和也先生能多劝劝秀树,对他父亲的时候态度也能好一点,我真的不希望他们父子之间有什么不愉快,虽然我是他的妻子,但要是论听得进话的话,我觉得他会更能接受你的建议。拜托了。」

  我没想到这个我之前一直觉得不太靠谱的一身辣妹打扮的年轻女孩竟然还有着这么细心和善良的一面,我开始为自己的以貌取人而惭愧。

  秀树的房间里灯光还亮着,我敲了敲他的房门,得到他的允许后才进去。
  「呀!和也君这么晚还没睡吗?对了,今天真是多谢你了,麻烦你帮我走这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笑着摆了摆手:「虽然有些话,实在是不该我来说,但作为你的好朋友,我却不得不说,你会想听吗?」

  秀树先是愣了一下,后来大概也猜到了我准备要说些什么,低头考虑了一会,才说:「我并没有太多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有时有些话连真绪也不能对她倾诉,但唯独是你,我从来都毫无保留,可以大胆地跟你说任何事情,这真的很奇怪,明明你是中国人而我是日本人。」

  我听到他的回答,就知道他已经明白我将要说的事情是什么了,于是大胆地问道:「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和你父亲的关系会这么冷淡吗?因为一路上大叔也只是看起来比较严厉而已,我实在想不明白。」

  秀树像是陷入了回忆里,一直隔了好久都没有说话,最后歎口气才说道:「我想那应该是和我的母亲有关系吧。」

  秀树很少和我提起他的家人,一直以来我只知道他还有一个父亲健在,至于他的母亲则一直没听他提起过。

  「我的母亲是一个很好很善良的女人,那时候那个人和母亲很恩爱,我们家可以算是村子里很幸福的家庭了。」

  听着秀树用‘那个人’来指代自己的父亲,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么地痛恨着他。

  「后来他既然爱上了赌博,把家里的钱都输的一干二净,债主找上来门,没钱还就开始打人,打完了人又开始搬东西,当其中一个恶棍看到我母亲的时候,竟然还想把她给带走,要不是后来村子里的大夥赶来,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没想到秀树还有着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只听描述时的神情仍然能看出那件事情在他的心灵深处还留有阴影。

  「那后来呢?」

  「后来,那个人算是学乖了,开始勤奋工作,一点一点地总算是把债务给还清了。」

  说到这里秀树又苦笑了几声,「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本性难改,不赌博以后又爱上了找女人,一有了钱就到酒店挥霍,完全不管我和母亲的死活,最后母亲忍受不了,一个人离开了家,到现在我也没再见过他,…..,他根本就是一个赌徒加色鬼的恶棍!」

  我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上去正经严肃的春介大叔以前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或许大叔已经知道自己犯的错了,我们都应该向前不是吗。」

  对此,秀树不置可否,我出了卧室之后,心情也是异常的沈重,刚才的那番话劝劝别人还可以,假如换成了我是秀树那我到底会怎么抉择呢,我使劲摇了摇头还是想不出个答案来。

  本来想倒杯水喝完就去睡觉的,但当我路过春介的房间时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那是真绪的声音,他们两个看样子相处的很不错。

  但这时我的脑袋里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画面,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叔和一个青春靓丽的辣妹,这个组合搭配怎么看都是会让人浮想连篇的画面。

  又受刚才秀树所说的大叔的那些往事的影响,我不禁开始担心起了他不会对真绪有什么不轨的行为吧。

  好奇心和那种偷窥欲一旦生起就很难再压下去了,我侧着耳朵尽力地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但听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听的太仔细,只是能听到里面的气氛融洽,说说笑笑的,再听了一会还是没有什么异样的时候,我就想是我多心了吧,这可是真实生活,可不是影像店里贩卖的成人电影。

  于是安心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睡觉去了,由于实在是睡不着,只好躺在地板上发呆,过了没多久,突然听到了有敲门声:「和也先生,你睡了吗?」
  是真绪的声音,我有些惊讶,但还是回答道:「哦,还没呢,请进来吧。」
  房门被推开,真绪打扮清凉地走了进来,她好像平时在家都穿的比较随意,没那么讲究,有时随便套件T恤加件短裤就可以出门了,丝毫让人联想不到她已经结婚了。

  「打扰您了,真是不好意思。」

  「那里的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为今天辛苦您去接秀树的父亲回来,特地想跟您说声谢谢。」

  我连连摆手:「原来是这件事,你根本不用放在心上的,我在日本读书的时候也是托秀树照顾很多呢,这不算什么的。」

  真绪可爱地笑了笑:「是啊,秀树经常和我说起你的故事呢。」

  我一下来了兴趣:「我的故事,是什么事情?」

  真绪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调皮地冲我笑了笑。

  「到底是什么事情,我很想知道?」

  这时真绪才扭捏带有些许不好意思地回答道:「他说,他和你还一直去过‘那种地方’。」

  说完后,真绪的眼神开始往旁边漂移,不敢看着我。

  而我则是使劲思考和回想着‘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啊,看着她那动人羞涩的神情才恍然大悟,秀树这家夥竟然是把我的这些糗事都说出来了。

  其实每一个男人都会有这样的梦想,真想去日本的风俗店看一看。

  在来日本之前我就在网上查过一些日本风俗店的信息,但是很少,也不知道真假,只是它们都同时都有提到一点,那就是日本的风俗店是不做中国人生意的,如果没有熟人带领的话,根本进不去。

  后来和秀树混熟了以后,无意中有和他透露过这个想法,没想到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十分理解,因为他自己也曾经赚了钱去过一两次。

  我一下觉得有了希望,马上请求他能不能带我一起去一次,他犹豫地看着我最后才同意了。

  那一次真的可以算是人生中比较刺激的经历了,风俗店要是说起来和中国古代的妓院性质也是一样,虽然现在国内还是有着这样的群体,只是已经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很希望把那次的风俗店之行写出来,只是写在这里难免有些啰嗦,总之就是和国内普通的招妓不一样,那里的女孩子有一种能让你整个人都放松的感觉,一整天的劳累都消除了。

  「啊!真是太丢脸了,我都快要没脸见人了。」

  这种事情始终不是什么好事情,尤其是让一个女孩子说出来,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真绪却像是表示能理解的意思说道:「这没什么,男人都会这样的,和也先生能这么大方地承认,才说明你是一个不会撒谎的好人。」

  我一时也不明白她的这个‘好人’的逻辑是如何得出来的。

  「秀树的父亲已经睡了吧。」

  我开始转移话题。

  「嗯,爸爸也说一路上很谢谢你的照顾呢。」

  我干笑了几声,房间里的氛围一下冷了下来。

  「那么,我就不打扰和也先生休息了,晚安。」

  「晚安。」

  当真绪离开后,我倒在地板上想着,今晚可能会很难入眠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