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 (7)作者:爱毛一族


               (7)

  小芳累了一天再加上又淋了点雨,所以今晚睡的特别香,甚至还做起了春梦:梦中她躺在自己城里的家中舒适的床上,而老公胡军此时正喘着粗气压在自己身上,嘴里吸吮着自己不大却敏感异常的奶子,再加上底下胡军的硬鸡巴隔着自己的内裤不停的摩着阴道,弄的小芳嘴里渐渐哼出了声,仿佛遍身爬满小蚂蚁,逼里也开始潮湿起来,她习惯性的伸手挥住了男人的鸡巴,搓弄了两个之后,忽然脑中电闪:不对,这根东西比胡军的长不少,对啊!我和胡军早离婚了,这男人是谁?想到这小芳清醒过来,她睁开眼死命的推开了身上的男人,边整好衣服边大喊道:「谁?你是谁?救………!」老赵头又羞又怕,忙用手掩住女儿的嘴:「丫头,别喊!是爹,爹不是人,你再喊爹就只有从这楼上跳下去了!」小芳气愤的拉亮电灯,含着泪花一打量,还真是和自己相依为命的老爹,不同的是,这回看到的是一丝不挂的爹:别看他这么大年纪了,那胸脯子还壮壮的,腰下硬硬的翘着一根与苍老面容很不相符的粗长大屌……小芳扬起手想打这欺负自己的男人一个大耳光,手到半空又收了回来,毕竟是自己的亲爹啊,这哪下的去手啊!老赵头多年的邪火并未因暂时的良知归来而熄灭,看着闺女呜呜的蒙着枕头在哭,忙上前搂着她肩膀哄道:「闺女,爹不是人,爹不该对你起你坏心。可爹也知道你这年纪正是要男人的时候,你娘和你这么大时天天夜里要和爹耍哩!娃啊,爹从小就最稀罕你,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硬朗几年哪?爹都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你就可怜可怜爹吧………!」耐着性子说完这番话后,老赵头重又掀起了闺女的背心,张嘴就把左边的奶头含着嗞溜嗞溜的吸着,右手蛮横的伸进了小芳的裤衩里搓着那密密杂杂的阴毛。小芳此时又羞又怕,叫又不能叫,打又不能打,这要是闹将起来,让外人知道了可怎么活人呢?更要命的是,那该死的奶头被爹玩的身上麻麻痒痒的,她只好抽泣的一边徒劳的扭着身子边小声叫着:「爹,别弄啦!呜呜呜……我是你闺女啊,不能做这事啊!呜呜呜………爹,你放过我吧……!」老赵头对女儿的哀求充耳不闻,玩够了闺女的奶头后,他粗鲁的将她的内裤一把扯了下来,接着,两根指头顺着湿透的逼门插了进去,:「啧啧!闺女,你这逼毛比你娘的多多了!啧啧!闺女,逼里好多水啊,是不是逼芯子痒痒了,爹来帮你啊!」小芳听着一向老实敦厚的父亲对自己说着这些夫妻间的骚话,简单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此刻她觉得自己像是坐在火山中上,一方面怕爹和自己做了那乱伦的大丑事,一方面敏感寂寞的身体被弄的对男人的鸡巴渴求不已。看着爹抽出手指抄起了自己的双腿,她感到最后的时刻要来临了,她死命的双腿乱蹬着,一只手遮掩着自己敞开的逼门,嘴里小声泣叫着:「爹,到此为止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提起,要真做了那事,以后咱俩还怎么做人啊?我怎么对的起我娘啊?」

  老赵头此时欲火攻心,你就是说破大天,今天也非要把这股老精日在女儿逼里不可。再者女儿逼里已经湿的不成样子了,心里也是非常想男人来操,只是抹不开父女这层身份而已。这已婚妇女,只要你把鸡巴放进去捅几下,哪怕再三贞九烈的也会変成浪货!挣扎了一会后,小芳的腿已经没力气再蹬了,爹这力气两个自己也不是对手啊,她干脆放弃徒劳的抵抗,闭着眼随爹摆弄。不一会,她只觉得逼里有一根长长粗粗烫烫的烧火根慢慢的挺了进来,那感觉陌生又熟悉,刹那间,逼里奇痒难挠的感觉戛然而止,喉咙里不自觉的发出悠长的一声「嗯………」!老赵头久未人事,这一插入也是舒服的浑身骨头都轻了三两,尤其这插的还是自己亲生闺女的逼,他也不懂什么技巧,扛着女儿大腿『啪啪啪啪…』就是一顿狠日,小芳挨了不到二十来下,就再也矜持不住了,:「爹,别插那么深,痛,你的鸡巴太大了!」老赵头一听更来劲了,恨不能把卵袋都塞到女儿逼里去,他腰上使着蛮劲,嘴里也不闲着:「闺女,爹的鸡巴大不?喜欢爹日你不,你这逼比你娘的水多,操的得劲!………」小芳本是虎狼之年,逼又干枯已久,这不操就不操,一操没想到就碰上个大鸡巴,而且这大鸡巴的主人还是从小养育自己的亲爹。这感觉怪怪的,心里既有对不起娘的负罪感,又有种亲人间肉体相连的极大刺激感,尽管她一百个不情愿,可这敏感异常和对粗大鸡巴渴望已久的身体却逼着她不自己的淫语连连了:「爹!你的鸡巴真好,又长又粗的,把俺小逼都撑破了!嗯嗯嗯嗯……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小芳正在欢快之时,年迈的老爹却已高潮来临,毕竟多久未操了,再加上又是和自己的女儿搞,不到五分钟,老赵头腰部开足马力的狠撞了十来下:「闺女,好闺女,俺不行了,啊,啊………!」小芳感觉离自己高潮还欠那么几百下,急的大叫:「爹,你慢点,千万别射……」话音未落,逼里就被一阵子弹般的精液射入………

  老赵头毕竟是干医生的,比一般农村人要讲点卫生,完事后他拿了两个盆打了点温水水给自己和闺女洗了洗。父女二人清洁完沾满淫汁的下身后又上了床,小芳不知是害羞还是难过亦或是满足,反正是脸朝着里面蜷着身子一动一动,志得意满的老赵头则不管不顾,靠在床头边抽烟边用一只手揉着女儿不大的奶子。仙芳刚被亲爹操了个不上不下,逼里刚找回点久违的快活就被射没了,嘴里又不好意思讲,总不能跟爹说没操舒服吧?人在那装睡,其实正心里火烧火燎的像猫抓似的。偏偏这老爹鸡巴软了,手却还不安分的去招惹自己那敏感的奶头子,小芳好不容易强行抑制住的熊熊欲念再次燃烧了起来,阴道内不断渗出的水和那钻心的痒痒感让她忘却了辈份、抛弃了羞涩,她大着胆子但手捞住了亲爹的老鸡巴,慢慢的套弄起来,不时还用手搓搓皱皮遍布的卵袋子……

  一支烟才吸了四分之三,,整整辛苦了一天的老赵头带着金钱鸡巴双丰收的巨大满足感就要入睡,刚要眯着,忽然感觉胯下的尘根被人握住温柔的上下套弄,不用说,这肯定是女儿小芳的手。老赵头看到女儿这么快就想通了,那以后两人在家还不是想日就日,不由的更是开心!只是今天这一天确实太累了,眼睛和鸡巴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他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小芳说:「好闺女,别搓了,再搓也硬不起来了,今天一天太累了!明天吧,明天爹和你好好日一回!」小芳心说:爹啊,你那么快就射了,把我弄在半道上不上不下的,你是舒服了,我可难受死了!只是这些话和亲爹张不开口,她干脆闭着眼不说也不看,只是手上继续揉搓套弄爹的卵子和鸡巴,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今天太累了,小芳弄了快五分钟,手都酸了,可爹那刚才火热粗大的鸡巴却还是半软不硬的耸拉在那里!俗话说:逼痒不是病,痒起来还真要命!小芳只觉得逼心里一阵痒过一阵,没个硬东西捅一捅今晚是睡不成了!她心一横:看来不用这招是不行了!……

  老赵头被亲闺女的手套的睡意全无了,虽然硬不起来,但女人那温柔的小手在命根子和卵蛋上抚摸的感觉也是舒服的不得了,尤其是这女人还是自己从小养大的亲生闺女,他不由得闭着眼哼哼叽叽的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正在兴头上的时候,忽然女儿的手停了,紧接着只见女儿爬到了自己的两腿间,天哪!闺女竟然、竟然、竟然用嘴把自己的老命根子含到了嘴里!老赵头『啊』的叫了一声,忙用手去推闺女的头:「闺女,别,别,那埋汰死了!」小芳把爹的手拉到一边,将那腥味犹存的软鸡巴嗞溜嗞溜的吸了起来,不时还伸出舌尖在龟头和沟沟四周舔刮。老赵头活了一辈子也没享过这福啊!推了一下后再也不说『别』了,哼哼叽叽的频率倒是比刚才更快了,命根子被女儿温润小嘴吞裹的销魂滋味让他恨不得永远把这根东西放在女儿嘴里,。小芳见爹这么兴奋,那鸡巴也比刚才硬了一点点,彻底的放下了心理包袱。她吐出嘴里湿淋淋的鸡巴,用舌尖从龟头开始一路往下舔过,接着,用嘴轮流包住爹那两颗长满黑毛皱巴巴的卵子,不停的做着吞吐功夫。玩了一会后,老赵头的鸡巴果然又重新硬了起来,甚至渗出了一些滑滑的液体,小芳见交合时机己到,忙迅速的将自己脱的精光,用手扶住那粗硬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

  两个同样湿淋淋的性器一接触,立马来了个亲密无间。小芳昂着头舒服的闷叫了一声,那粗大火烫的鸡巴贯入自己逼里的一刹那,她感觉自己重又找到了做人的乐趣。只是爹这鸡巴的尺寸实在太大,自己又很久没操过了,一开始被撑的有一点点疼。她耐着性子放慢动作的慢慢套了几十下后,渐渐的逼里的骚水被大鸡巴刮的不停的涌出,小芳思想已渐渐迷糊,她忘记了身下男人的身份,腰部发足马力像打桩似的快速在爹的身上砸着,充足的淫水不要钱似的被鸡巴带进带出着,在寂静的夜里发出一阵阵淫靡的响声。老赵头被亲闺女这一顿快速套弄,痛快的仿佛年轻了十岁,空闲的双手捞住了女儿晃荡飞舞的小奶子,嘴里也是下流话不断:「闺女,你日的爹真快活,嗯嗯,快活!再快点,亲亲闺女,爹的好闺女,想不到你到木头疙瘩娘给你生了这好个好逼,毛多水也多……!小芳逼里奶子同时受到刺激,再加上爹这一番没有人伦的流话,让她也像荡妇一样配合着:」啊啊!爹,你鸡巴真好,又长又粗,女儿被你日的要升天了,嗯嗯嗯,好爹爹,大鸡巴爹爹………!「说完这番话,小芳趴下身子继续套弄不停,嘴里的鲜红小舌头也吐出来往老赵头嘴里送着。老赵头虽然没玩过这洋玩意,不过倒也听那些在外头打工回来的小青年说过,那些外国录像里男女操逼之前都要先接吻,就是含着对方的舌头吸口水,吸一会呢还用互相用舌头绞在一起,当时他听了觉得很恶心,那口水多埋汰啊,还喝到肚子里……但如今这女儿的舌头送过来,他忽然觉得不恶心了,而且还很刺激。迟疑的几秒种后,老赵头笨拙的含住了女儿的肉舌,像狗一样吧嗒吧嗒的吸着上面的口水,奇妙,原来这女人的口水一点不恶心,凉凉的还带着一丝甜味,这下他吸的更起劲了,脑子里也在转着:要是孩他娘看到我和闺女睡在一张床上,我的鸡巴插在闺女带里,嘴里还在喝着闺女的口水,她会怎么想呢?

  不知为何,一想到自己在喝闺女的口水,老赵头觉得鸡巴又硬了三分,刚好这时小芳已泄了一次身,人像一滩泥一样趴在自己身上,嘴里在喃喃着:「爹,我不行了,我没力气了,你来日吧!」老赵头喝了圣水后,仿佛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他翻身把闺女压在身下,扛起两条细腿就是一阵暴风骤雨的狂日:「好闺女,爹日你了,爹日我闺女了,爹想天天操我闺女哩,让爹日不?嗯?嗯?」疯狂的老赵头每问一次,就把鸡巴捅到最深,那龟头都已经触摸到闺女的子宫口了,小芳又是痛又是舒服的乱叫道:「让,让,女儿天天让爹操!爹,你别捅那么深,你鸡巴太长了,嗯嗯,被爹操死了,嗯嗯,被爹操死了!」老赵头一听这些,一种男人征服猎物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底下铁棒一般的鸡巴毫不留情的次次尽根,看着女儿无力承受般的呻吟和鸡巴传向神经的欢快感觉,他后悔自己下手晚了,少享多少福啊!由于刚刚才射过不久,这次老赵头操了快半个小时还没射意思,父女两人身上出的汗像泼了水一样的湿的通透,小芳由于体质特别敏感,这会已经泄了四次身了,逼里滚滚的淫水都快流干了,看着爹还是没有射的意思,小芳只好求饶:「嗯嗯!爹,你快点弄出来吧,我受不了啦,要被你操死了!」老赵头委屈的放慢动作说道:「爹也想出来啊,可这鸡巴就是没有射的意思,要不,要不,你像刚才一样用嘴………」小芳感觉再操下去,逼上的皮都要被蹭破了,一听这话,忙用最后一丝力气推开爹,接着不顾埋汰的一口就把那异味扑鼻的大鸡巴含了个半截。为了让爹早点弄出来,小芳一边快速活动头部,一边还放出『嗯嗯嗯嗯』的浪声,几分钟后,老赵头渐渐觉得龟头上痒痒的感觉不断袭来,他无师自通的用手按着闺女的后脑勺快速用力的不断向自己裆部撞击,小芳没想到爹会这手,那长长的大东西差点把自己嘴巴都捅破了,一阵阵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她两手徒劳的乱舞着,嘴里发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老赵头不管这些,两只大手牢牢的前后移动着,两分钟后,龟头上的快感急剧袭来,:「闺女,啊,好闺女,爹又要射了,啊啊………!一股股浓精再次射入了闺女的嘴里,射完后他也忘了松手,就这么把闺女的头死死的按在自己的裆部,小芳早已是无力抵抗,几秒种后,爹的精液尽数流向了自己的体内!十月初,县新华书店,外面依旧骄阳似火,就连幽静的书店也有些许闷热。月仙此刻正聚精会神的翻看着一本叫《高考偏题难题攻略》的书,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才觉得这书太有价值了,很多题都是老师没有讲过的,这要是高考时真碰上这类比较刁钻的题,还真没把握呢!就算做出来了,肯定也要耗费了不少时间。月仙暗下决心:说啥也要把这本书买下!她把书的封底翻过来看了看价格,这一看把她吓了一跳,标价32元!这她哪买的起啊,爹每月就给她80块钱,买完饭菜票和生活用品后就剩个几块钱了!要是找永强要的话他倒是肯定会给,但她张不开这口,她家虽然穷,但她希望和永强保持平等的交往,一旦借了钱,她就会在他面前硬气不起来了。这家伙最近学的越来越坏了,每次两人单独相处时都不规矩,一会要吃自己舌头,一会手就到处乱摸自己的身子!……

  想到这月仙脸羞的红了半边,她『呸!』了自己一声:今天是专门来找书的,怎么往那下流的地方想去了!她赶忙摄定心神,手捧着书犯愁的四处张望着,今天是礼拜六,书店里人特别多,交款的地方排成了三条长龙,不时有试图插队的人被人斥骂着。月仙忽然脑子里有了一个想法:反正今天人特别多,不如把书悄悄拿走,我这是为了学习,应该不算偷吧?最多以后有钱了把钱用信封寄还书店就是了!她毕竟是个老实孩子,一有了这个想法,拿书的手都在发抖!好在书店里大家找书的找书、看书的看书,没人注意到她。月仙赶紧快速的将书塞进腰里,夹在牛仔短裤中间,她定了定神,然后略显紧张的快步向外走去,众书架到门口只有短短的十来米,月仙却感觉比体育课上跑400 米还要累,一缕阳光照在她俊俏的脸上,她紧张到极点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吁!好怕!终于出来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