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婚娇妻月月】(2~3)作者:hc好儿子


      第二章

      上壹章有朋友提议把字母换成名字,H=老胡。

      我立刻紧张起来,让老胡把月月抱紧卧室,我也赶紧跑进卧室开始穿衣服,
为了穿衣速度,我来不及穿内裤,就提上裤子,下身壹阵疼痛,穿好衣服,从猫眼看了看,是个不认识的人,突然想起老胡跟我说他有个个子很高弟弟也想要壹起来,莫非这是他朋友?我打开半扇防盗门,打量着外边的那人,疑惑的问外边的人是谁,他小回了声「我是老胡的兄弟。」我立刻放松了,就让他进来了,关上门后,他环顾了壹下,问「大哥,那处女妓女在那啊?我还带了点好东西过来了」原来老胡把我新婚妻子介绍给他弟弟小徐,是用妓女的身份。我也没多想觉得也很刺激,就没说什么,就让他跟我来。我来到卧室门前,听到壹阵啪啪声,我立刻打开门,原来老胡听到是我回来了,就再次扑上去干了起来。老胡用着老汉推车式,用力干着月月的小穴,而月月的脸却侧躺着对着门口,菊花也塞着跳弹,这时我才发现床单已经被月月的爱液给弄湿壹大片了,老胡看了壹眼我身后的小徐,便继续干了起来,月月的奶子随着老胡的抽插阵晃动,小徐看着月月精致的面孔,不由的惊叹,「不错!极品啊!学生妹?」不过我和老胡没有理会他。
      小徐迅速脱掉衣服,露出自己的鸡巴,甚至比老胡还要粗大几分。他还说我
这还没完全硬起来呢。他轻轻掰开月月嘴,把鸡巴慢慢插入,老胡转头看看我,我打了个襟声的,小徐虽然仅仅进入壹半,他就开始慢慢晃动鸡巴,月月也本能的开始允吸着。小徐壹阵颤抖,「我,这妓女可真会吸!」不由的带着壹阵呻吟。
      老胡用力插进月月的小穴深处,对着小徐说,「怎么样?不错吧?干完拿钱
吧」

      小徐不服气的用力插进月月的嘴。老胡拿出藏在背后,指着染着着处女落红
的内裤。「刚破的,干,这逼真紧!水还多!别说不是处女」老胡跟小徐壹句聊壹句的,老胡突然加速抽插,再次射出精液,不过这次并没有射进月月的小穴,而是射在月月菊花上边。小徐看老胡缴械了,立刻拔出在月月口中的鸡巴,顶替老胡的位子,狠狠的插了进去,果然,小徐的鸡巴在月月的口中温养了壹会果然比老胡的大上许多,效果果然不同,噗嗤壹声,壹丝水迹从交合处挤压出来,「靠,好紧」小徐大力的抽插着,但却不插入全部,不顾及刚破开的处女穴。噗嗤…噗嗤声音不断的响起,我和老胡在边上用看着,抽着烟观看着这壹幕。

      小徐看我们无心在战,变更加卖力的抽插着,「啪…啪…」小徐开始用全用
撞击月月的翘臀,双手也不闲着开始在月月的雏菊附近打转. 月月开始小声的呻吟起来「嗯……嗯」眉头也开始微微皱起,口中的津液也顺着粉嫩的嘴唇流了出来,脸颊也更加的泛红. 壹段段肉体与肉体碰撞产生的声音连绵不绝的响起,月月的小穴也开始带起壹阵阵水渍,不过小徐并不介意,用手边的内裤随意壹抹,就再次奋战起来,很快小徐就开始低吼起来,腰板向前壹顶,可以清楚的看到小徐的卵袋开始壹阵阵收缩,又壹个人的精液射进月月的处女穴。小徐看我们坐在床边看着,於是再次扶起月月,双手推着月月的大腿成M 状,再次对准月月的小穴,「咕唧」壹声,再次畅通无阻的插了进去,月月也在壹阵阵无意识的呻吟着,小徐用着三浅壹深的方式抽插这,左手轻轻抚摸着乳头,而右手则是捏着月月的乳头,在不同的触觉上,月月的小穴中的水迹越来越多,乳头也开始更加挺立起来,我看着月月淩乱的长发,清纯的面容,小徐在这清纯的女孩身上卖力的耕耘,我下身再次起了反应。

      可能是月月的身材是小徐见到最好的吧,每次深入的时候,都在抈滞留许久,
抽出时也是慢慢的抽出,在搭理的插回月月的小穴,塞满月月整个阴道,直抵月月阴道尽头的子宫口,月月口中也不断的发出迷人的呻吟声,月月双腿突然开始抖动,小徐也露出壹阵惊讶的感觉,「哗…」壹道水流从交合处喷射而出,原来是月月高潮了,喷射出人生中第壹次阴精。小徐越加兴奋的,作为交换讲第二发浓醇的精液射进月月的子宫. 用鸡巴堵着月月的小穴,不想让壹滴精液流出来。过了许久,小徐把鸡巴抽出,把月月放在床上,月月爬在床上,精液也开始缓慢的流出,好壹个淫荡的景点. 这时,我提议让他们壹人再来壹发就可以结束了。老胡和小徐同意了,我们开始提议壹人壹个穴,可是月月的雏菊还没有被破,於是我便说「小徐,她的菊花还是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你来破这个处?」小徐立刻同意了,「那你呢?」「她的处是我破的这个让给你了」

      老胡抱起月月的双腿,月月也再次无意识的抱着老胡,而老胡则把鸡巴对准
小穴,直接把月月放了下来,鸡巴狠狠的插入月月的小穴,月月发出壹阵骄哼,老胡也不介意小徐刚刚用鸡巴插过月月的嘴,开始与月月舌吻起来,带出月月壹道道津液拉出的丝,老胡再次轻轻抬起月月,然后松开,月月壹下就坐在老胡的JB上,整根没入,精液与爱液的混合物从老胡的卵袋滴落在床上,在壹次次的沖击下月月再壹次高潮了,老胡也再次感受到了月月阴道紧窄程度,不禁的夸赞起来,在老胡继续抽插了几百次之后,在次射了出来,双手紧紧按着月月的身体,让自己的鸡巴更加深深的插入在月月的阴道深处,壹阵阵精液沖击着月月的子宫,我这时开始想到月月会不会怀上孩子呢,我也开始壹阵担心,终於,老胡缴械了,败下阵来,小徐开始行动了,扶着月月,让月月坐在自己身上,然后用精液当做闰滑剂涂抹了壹下自己再次硬起的龟头,然后在月月的菊花上涂抹了壹圈,用鸡巴对准月月的菊花,缓缓的把月月放下。「好紧…」月月慢慢的坐在小徐的鸡巴上,龟头慢慢的整个没入了进去,「夹的我好爽啊!太TM紧了!这比这骚货的逼紧多了…快夹死我啦」鸡巴整根插入进去,月月鼻中发出壹阵阵骄哼,小徐开始不紧不慢的享受着月月的菊花,这时白浊的精液从月月的阴道口泻出,滑落在小徐的鸡巴上,成为小许的闰滑剂,小徐的抽插也不是那么费力了,小徐双手扶着扶着月月的屁股,开始壹阵阵沖击,没多久便射进月月的菊花深处…

      终於,老胡跟小徐都已经无力再战,看了看时间,我们已经干了三个多小时
了,在月月昏迷中,这位清纯的新娘的处女穴与雏菊都被自己的老公送给了他的两位好友,然而她本人却壹无所知。

      我们开始为月月清理壹下身体,看着那洁白而透红的肌肤,无壹点瑕疵可弃,
就像是壹个上好的玉雕,玲珑剔透。然后我们把小穴与菊花附近的精液的痕迹擦干净,至於射进去的精液我们并没有处理,阴唇也壹阵阵的想要缩回,不过却怎么也回不去一样,露出壹个小口,再次开始流出壹丝丝白浊的精液。老胡这时拿起壹根黑色的油性笔,在月月的丝袜上写起字来,「公厕,骚逼…」於是,我拿起相机,把沾染着处女血迹的内裤放在月月的小肚子上,然后拍了下来,之后又拍了几十张特写……之后送老胡和小徐离开,离开时他们把月月穿的丝袜和情趣内衣带走,下楼时他们还在夸赞着月月的身体. 我再次回到卧室,看着赤裸着躺在床上的月月,身体泛着不同寻常的粉色,嘴角还流着壹丝口水的水痕。我本想再来做壹次,不过看到月月的小穴已经那么肿了,心不忍在做了,於是便把鸡巴放入月月的小嘴,月月的舌头开始换换的蠕动,我只感觉到壹条温暖而柔软的舌头在壹阵阵允吸,挤压着,我开始插入月月嘴,但是只插入壹半就抵着什东西,再也插不进去了,我不敢用力插入。於是开始就在这个深度开始缓慢抽插,看着月月洁白的身体,我开始加速抽插,没多久就草草的射入月月的口中,月月也做无意识的吞咽了壹部分,另壹部分则顺着嘴角慢慢的流了出来…

      第三章

      我慢慢的睁开眼,看着坐在我边上用被子裹着身体的月月,精緻的脸庞,白
皙中散发着娇羞的红晕。

      我看着月月裸着身体裹着被子,於是就伸手把被子抓来,月月整个身体暴露
在光线中。

      月月略带生气的一把从我手中抢过被子,再次裹着自己的身体.
      「你昨天动我啦?」我带着一丝犹豫的给月月肯定的答复,毕竟我怕月月感
觉出来昨夜的事情。

      毕竟昨夜我们把月月身上可以玩的地方全部用过了。

      月月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把我当做沙包。「做的那么用力干嘛?我都要痛死
啦…」

      在月月不断的抱怨中,我跳下床穿好衣服,跑进厕所洗漱。忽然月月一声娇
呼。我手里拿着牙杯,口里塞着牙刷跑了出来。

      月月站在床上单手捂着下体,我紧张的问她,「发生了什么?」月月伸出右
手让我看。上面沾满了从私处流出的透明液体.

      原来昨天夜里老胡和小徐射出大量的精液在月月小穴里慢慢的被消化掉大部
分,变成了透明的了。我顿时一阵心惊!

      月月皱着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怎么这么多啊?你到底做了几次啊?还
有啊!我屁股怎么也那么痛!你不会认错门了吧!」

      我没做解释,打了个哈哈。心里只想着如何避孕,我可不想让月月给老胡他
俩生孩子。於是立刻给漱口,跑到楼下买了一盒子避孕药,拿到楼上。月月也趁我下楼买药,也换上了一身白色V 领T 恤,白色的及膝裙,从领口露出一片雪白,
裙角掩盖着整个大腿,露出一截洁白的小腿。

      「咱们才结婚,我不想那么早要孩子…」我抱着月月慢慢的给她解释,一遍
打开避孕药的盒子。月月转头笑到,「放心啦,我是安全期啦,不吃也没问题的!」
      「快吃啦,万一怀上了呢?」月月只好接来药,吃了下去。「你一定是不爱
我了」月月委屈的吃着药。

      如果月月知道自己身体里几乎都是别人的精液,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看着月月把药咽了下去,我在才松了口气,万一怀上了,我岂不是要养这个
孩子一辈子?

      我放下手,拉着月月慢慢的出了门,为了庆祝我们新婚快乐,我们决定去海
南度蜜月。

      在电梯里,我才发现月月一直扭扭捏捏的,我细看,原来月月没有戴胸罩,
从正面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两点红豆豆,「哟,大美女不带罩啊?什么时候这么开放的?下边穿了么?」

      「都怪你啊,我以为上午不会出来的,就没有穿,谁知你拉着我就出来了!」
月月羞的整个脸都红透了。

      「反正都出来了,裙子这么长,别人也看不出来,没事,朋友都在等我们呢,
走吧!」我装作着急,拉着月月出了电梯。这时我才发现今天是阴天,好像会下雨的样子,我暴露妻子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於是拉着月月走到小区里的超市,让老闆拿一包烟,却发现老闆直勾勾的盯
着月月的胸,不过月月却没有注意到老闆的眼光。

      月月拉着我的手撒娇的想要真知棒。这时我才想起来月月最爱吃的零食就是
棒棒糖,难怪昨天晚上她舌头无意识的舔弄那么舒服。

      昨天晚上要不是知道月月是处女,我都以为她跟别人做过很多次了。
      月月把我的手落在她胸前,轻轻摩擦着,她可不知就这么一摩擦,更是让我
把上衣拔下一点,月月白嫩的乳肉也露出了一大快,T 恤里两个粉红的乳头也若隐若现.

      老闆眼睛都要看呆了,月月更是没有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我拔下这么多。还在
摇着我的手要我给她买真知棒。

      我看时间可以了,於是把手抽出,衣服再次遮挡着那一片乳肉,给月月买下
真知棒,月月慢慢走了出去,老闆还直勾勾的顶着月月的背影,我趁机再拿了几根真知棒,就当做看到春光的补偿。

      出了超市,天气变得更加阴沉了,好像印证我的想法,开始滴起小雨芯。我
和月月赶紧跑向停车场,月月却不敢快速跑,她只好慢慢的走向停车场,我见到如此,我立刻让月月在这等我,我去开车来接她。

      我快步跑向停车场,不过却在车上多等了一会。雨滴开始渐渐的变大了,我
估计着月月的衣服差不多湿了,我便开车驶向刚才让月月等待的地方。

      单纯的月月站在小树下,双手捂着头,好像觉得这样能保护她不受到雨水的
侵蚀,可是,白色的T 恤和裙子被雨水淋过后,开始变得透明,奶头已经不需要仔细看就能看的一清二楚,而私处那一抹黑色也模糊的显露出。可惜邻居们都为了避雨一个个回到家中,居然没人看到如此诱人的一幕。

      月月上了车,右手拿出纸巾开始擦拭自己有些湿漉的头发,开始问今天要去
干什么?左手也不闲着,拿起手机刷起微信。

      「去找朋友们,聊聊天,顺便在吃点饭」我开着车,在城市的道路上奔波着。
驶像昨夜与老胡约好的饭店。昨夜送老胡走的时候老胡很感谢我,让他享受到如此的快感,所以想请我吃饭,於是跟我约好了去饭店吃顿饭。不过小徐却是在楼下给了我500 块钱,当做了嫖娼的费用,还说着我真会找妓女,这么极品的妓女都能找的出来……我只能打个哈哈。

      到了饭店附近,却发现饭店没有停车位,只好在远处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

      雨还在下,我们只好对着饭店沖了过去,不过月月的却不敢大幅度的奔跑,
只好用最快的速度走着。

      终於进到饭店,找到老胡预定好的包间,敲了敲门,老胡立刻从里面开了门,
让我们进来,一遍说着客套话,下着雨还来干吗啊?都淋湿了,也不带个伞…
      这时,老胡终於发现月月的衣服已经湿透了,看着月月若隐若现使人忍不住
为之疯狂绝美的胴体,顿时呆了一下,不过并没有露出什么怪异的样子,我和月月都坐下了,服务员也开始快速的上菜,服务员发现了月月的春光,於是减缓了速度,每次上菜都慢慢的放上桌子,然后盯着月月胸前的春色,慢慢的端起下一盘菜,没多久,菜上完了,那个服务员只好退出了包间.

      我们一边吃着菜,一边聊着,老胡说起来了动漫,月月好像也来了劲,开始
跟老胡对上口了,聊的笑声不断的,这时我起身,像老胡打了个招呼,去一下洗手间.

      我在厕所快速的解决了一下,洗了洗手,再次回到包间,可是包间里好像没
什么动静了,推开门,

      在家里我一直在想难道我不在的时候老胡动了什么手脚?於是我趁着月月去
洗手间的时候,在QQ上问老胡在饭店发生了什么?「哈哈,没什么,你出去后,我问月月是不是没有穿内衣,月月一下就愣住了,脸蛋也一下变得通红,於是我就趁机摸了她一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