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若】(48)作者:chenluen45


            048前进小柔的世界

  白洁扭着屁股,紧紧的环抱着我,拼命的吻着我的嘴巴,只是她的极品肉穴非常的紧致,和我的鸡吧死死的卡在一起,凭她自己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抽动,看着明显已经被操疯掉的白洁,我抱紧她的肉乎乎的大屁股,狠狠的转动起来,鸡巴艰难的在白洁的骚逼里扭动,仅仅是轻微的搅动也让白洁爽的张大了小嘴,全身僵硬的疯狂呻吟道:「咿咿咿……动……动起来了……哈哈哈……快点……大人……哦哦……再快一点……太爽了……大鸡吧在肉穴里面乱搅……在骚逼的最深处……哦哦……」

  仅仅扭了几下,白洁就狂叫着达到了高潮,她多年挤压起来的性欲被我一下子释放了出来,全身都被疯狂喷涌出来的性欲给淹没了,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只想被鸡巴狠狠的狂操,像一个贱货一样叫床,和男人做爱,仅仅是鸡巴插进去撑开阴壁的快感就已经把她爽疯掉了,白洁感觉全身飘了起来,随着高潮的抽搐从骚逼里激射出晶莹的尿液,她的紧咬着玉齿,双手像溺水的人一样在我的背上乱抓,脑袋拼命的乱甩,发出了几乎像是濒死一样的嚎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爽了……好爽……嘿嘿嘿嘿……好美……不行……哦哦……骚逼要炸掉了……啊啊啊……做爱太爽了……咿咿咿咿……」

  好一会白洁才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下来,一下又一下的抽搐着,吐着舌头像条母狗一样在我的脸上乱舔,她的眼睛水灵灵的,满是被操爽的情欲,满脸幸福的潮红,双手软绵绵的搭在我的脖子上,仿佛看着爱人一样深情的看着我,骚逼也在高潮的蠕动之后变的柔弱起来,我的鸡巴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空隙,慢慢的托起白洁的屁股,更加用力的将她环抱进我的怀里,将鸡巴顶进了骚逼的最后一丝空隙,狠狠的顶住了白洁的子宫,将白洁的子宫都操的变形了。

  刚刚高潮完的白洁身体敏感的不得了,子宫被我的鸡巴这样操她哪里受的了,一下子又呻吟了起来,她的身体再一次僵直了起来,双手在我的背后又抓又拍,咬着玉齿,再一次疯狂的嚎叫道:「咿咿咿咿……好疼……好爽……好棒……子宫……子宫被大鸡吧狂操……哦哦……骚逼都被操穿了……实在太爽了……好用力……大鸡吧在操人家的子宫……哦哦……子宫要被大鸡吧操烂掉了……嗯嗯嗯……又来了……好晕……又要高潮了……大人……快……哦哦……操人家……用力……再用力一点……狠狠的将人家的子宫操烂吧……要……要去了……又要去了……好热……好舒服」

  我的阴茎刚刚被白洁的极品肉穴死死的夹住,根本射不出来,其实早就已经受不了了,刚刚这样一下,我的鸡巴瞬间抽搐了起来,顶着白洁的子宫口将精液疯狂的注入了她的子宫里面,滚烫的精液糊的白洁的子宫里到处都是。

  瞬间白洁一阵失神,第一次不要脸的外遇,第一次被操的这么爽,第一次肉穴被鸡巴彻底操穿,第一次被顶住子宫直接注入精液,第一次直接感受到精液的温度,这样从心里到身体的快感将白洁都已经当机了,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飘起来一样,眼泪、口水、淫水、小便从上到下白洁的全身都在高潮疯狂的喷射着液体,猛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大脑,白洁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她仿佛死了一般翻起了白眼,吐着舌头瘫软在我的身上,口水流个不停像个傻掉的白痴一样,张大了小嘴拼命的抽气,肺里面像快死掉一样吐不出半点空气,只能发出「咿咿」
  的呻吟声。

  我将淫能夹杂在精液里面,源源不断的将精液注入白洁的子宫里面,这些淫能随着精液不停的注入白洁的子宫,在白洁的身体里面渗透起来,随着精液的不停注入,白洁的子宫都已经被撑成了一个雨伞的模样,精液都已经装不下了,从鸡巴和骚逼的缝隙里不断的挤出来,弄的我和白洁的大腿上都是粘乎乎的精液,像乳白色的牛奶一样流淌下来,流的满地都是。

  白洁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大,很快便和一个孕妇一样,肚子和怀了十个月的婴儿一样,变得浑圆紧致,就像一个注满水的打水球一样,似乎下一秒就会爆开,子宫像气球一样被精液撑的非常大,搅的白洁的内脏都乱成了一团浆糊,白洁已经开始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她翻着白眼,全身无力的瘫软在我的怀里,淫能伴随着快感和内脏移位的痛楚已经彻底将白洁弄崩溃了,她的肚子还在不停的变大,精液无处可去只有挤进她的尿道,从她的肠道里拥挤进去,挤满了她的肚子,从她的屁眼喷涌出来,而一部分精液挤进了白洁的胃里,一路往上挤满了白洁的食道从白洁的喉咙里流了出来,慢慢的屁眼和嘴巴里的精液越来越多,撑的白洁都要爆掉了,她的嘴巴、鼻子、耳朵、眼睛都已经开始激射出精液,全身像泡在精液里面一样。

  我将鸡巴抽了出来,把挺着大肚子,浑身都是精液的白洁丢在了地上,白洁就像破掉的气球一样,骚逼里面疯狂的喷射出乳白色的精液,白洁已经彻底晕死过去,骚逼随着激射而出的精液都被弄翻了出来,露出了沾满精液的嫩逼。
  我欣赏了一会白洁的淫态,随手打了一个响指,突然漆黑的空间瞬间散去,我和白洁出现在之前的房间里,不同的是房间里光洁如新,白洁身上的精液仿佛幻觉一样消失的一干二净,白洁也完好无损的躺在床上,只是翻出来的嫩逼和不停抽搐的身体,都在暗示着着刚才的一切并不是虚幻。

  白洁的灵魂非常的破碎,能在精神世界存活还是靠着被小柔完整吸入的精神力在维持,我用淫能修复了白洁的灵魂碎片很轻易的就掌握了她的灵魂,修复完成后白洁的灵魂里面全是我的淫能,每一寸肌肤都烙印着我的印记,所以我可以控制白洁的能力,进而用白洁的力量来控制这个精神世界。

  白洁不停的在床上喘息,她粉嫩的骚逼依旧惨烈的翻出来,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在空气中微微的颤抖着,我抱着白洁的身体,温柔的吻住了她性感的香唇,用手指在她外翻的骚逼上轻轻摩擦,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安抚她被快感吞噬的身体,过了好一会白洁才恍恍惚惚的缓过神来,她无力的依偎在我的怀里,张着小嘴虚弱的喘息道:「嗯……嗯……好晕……哦……大人……大人……哦……小妹妹好麻……」

  我坏笑的捏住了白洁外翻的骚逼,用力撑住她的阴唇,狠狠的将她的骚逼按了回去,骚逼瞬间缩了回去,这翻动的快感刺激的白洁一阵狂叫,她抽搐着弓起身子,压制的呻吟道:「嗯嗯……啊啊……疼……骚逼……好疼……不要……哦哦……」

  好一会白洁才瘫软下来,她的意识开始慢慢的恢复,颤抖的玉手在骚逼抚摸安抚着还在抽搐的阴唇,看着我坏笑的模样,有些羞耻的别过头去不敢看我,她默默的拉过床单将自己的身体躲进被子里,磨蹭着从我的怀抱里溜了出来,羞涩的把自己的缩进了被子里面。

  被子里白洁羞的满脸通红,想起刚刚自己下贱的模样,淫荡的浪叫,被操疯的贱样,白洁简直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会,人家怎么会这么不要脸,老公……呜呜呜……对不起……呜呜呜。』想起自己不知廉耻的背叛了老公白洁就觉得很愧疚,她的眼睛微微发红,今天她都不知道被操哭了多少次,现在一想起来又有些伤心起来,老公死掉了,自己的女儿也危在旦夕,而自己刚刚还被别人男人狂操,感觉自己越来越堕落,越来越像一个不要脸的荡妇,白洁的心里满是酸楚,她紧紧的缩在被子里面像只鸵鸟一样不想出来。

  我将手伸进了被子里面,抓着白洁白皙的脚踝,将她拉了出来,白洁修长丰满的美腿完美的展现在我的面前,上面柔软的脂肪微微颤抖着,肉乎乎的玉足被我肆意的把玩,我搂过白洁的柔弱的腰间,吻住了白洁的香唇,白洁无力的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象征性的抗拒着我,只是那拒绝是那么的无力和苍白,白洁「唔」的一声沉溺在我的热吻之中,很快便满脸羞红的娇喘连连,骚逼马上就变的湿漉漉的,淫水如同涓涓细流一样流淌出来。

  我把玩着白洁的巨乳,在她湿润的阴唇上轻轻的抚摸,快意的问道:「贱货,爽不爽?」

  被我肆意的侮辱让白洁非常的羞耻,只是刚刚被鸡巴操了两下就变成那副贱样,现在白洁根本没有半点勇气反抗我的玩弄,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的淫荡和下贱,肉穴是如此的敏感,被大肉棒操是如此的舒服,她感觉自己完全拒绝不了我的侵犯,之前还坚定的意志变得如此的可笑,甚至白洁的心底隐隐还有些期待,期待被我粗暴的按在地上狂操,被大鸡吧肆意的抽插,想起被肉棒插入的快感白洁的一阵燥热,骚逼里的淫水流的更欢了,我都感觉到手指是在抚摸一个小水洼一样,湿漉漉的全是白洁的淫水。

  没有底气的白洁自然不敢回答我的问题,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息着,眼眶红红的哀求道:「不要……唔……大人……求你了……不要问……人家……人家不知道。」

  我坏笑着将手指插入了白洁的骚逼里面,用力搅了搅,白洁的骚逼被鸡巴开发过之后,没有像之前那样紧到了极致,但是依旧非常的狭窄,我的手指在肉穴里面简直就像是被紧紧的吸住一样,很艰难的上下蠕动着,我残忍的逼问道:「不知道啊!那就再来一次吧,用鸡巴再插到你的肉穴里面,狠狠的抽插,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应该就知道了。」

  「咿!」白洁惊叫一声,她艰难的用双手捂着自己的骚逼,想要阻止我的手指继续玩弄她的肉穴,只是那舒服的快感让她非常的不舍得,她颤抖的小手仅仅是欲盖弥彰的压在了自己的骚逼上面,任由我的手指在她的肉穴里面肆意的玩弄,白洁张着小嘴无力的喘息着,她羞红的脸蛋不停的娇喘道:「嗯……嗯……不要……不要……大人……别……求你了……哦哦……」

  看白洁还在逃避,我的手指更加卖力的在她的骚逼里疯狂的抽插起来,插的白洁不停的娇喘,她浑身松软的趴在我的身上,骚逼里面又湿又滑,非常的闷热,我的手指就像泡在温泉里面一样舒服,我肆意的搅动,操的白洁全身发抖,她拼命的忍着猛烈的快感,吐着舌头不停的呻吟,终于忍不住哀求道:「哦哦……不要……好舒服……爽……很爽……被大人的鸡巴操的很爽……不要弄了……哦哦……大人……别……肉穴……肉穴又要爆了……嗯嗯……不要……不要……嗯嗯嗯嗯嗯嗯……哈哈」

  这个时候我哪里会停,将手指用力的朝着白洁的骚逼里狂顶,瞬间将白洁再次送上了高潮,白洁咬着玉齿,口水直流的抽搐起来,从骚逼里面疯狂的喷射出晶莹的小便,尿液射的床上到处都是,把白洁如玉般娇嫩的大腿浸湿的波光粼粼的样子,我抚摸着不停抽搐的白洁,吻住了她饥渴的嫩舌,吮吸起她甘甜的唾液。
  白洁被我用力的吻住,满足的发出「唔唔」的呻吟,她激烈的回应着我,用自己生涩的舌头和我交缠在一起,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的热吻和高潮的快感,好一会才满脸潮红的娇喘着,羞涩的依偎在我的怀里,不停的喘着粗气。

  我用力拍了拍白洁丰满的屁股,快意的问道:「贱货,快说,爽不爽。」
  白洁被我拍了一阵花枝乱颤,她害怕的将头埋在我的怀里,这时她哪里还敢犹豫,马上颤抖的回应道:「嗯嗯……爽…………很爽……被大人操的爽死了…
  …不管是大鸡吧还是手指……人家最喜欢被大人操了。「

  我这才满意的吻住了白洁娇嫩的小嘴,亲的她不停的娇喘,好一会才放开气喘吁吁的白洁,此时白洁已经浑身发烫,明显已经开始发情了,她的骚逼湿漉漉的,光是淫水都把床单给浸湿了,不过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小柔还需要拯救,诗诗她们也下落不明,我没啥心情继续操她,便坏笑着站了起来,捏了捏她勃起的乳头,调笑的说道:「怎么?被操的忘乎所以了,我们还要去救你的女儿呢。」
  听到我的话,白洁才有些恋恋不舍的从我的怀里爬起来,心里不知道是失落还是高兴,遇到我之后她被玩弄的实在的太舒服了,身体已经完完全全背叛了她的意志,刚刚我放开她的时候,白洁甚至想抓着我的手,求我再弄一会,她现在感觉自己简直像一个妓女一样,一会不被我弄,脑袋就晕乎乎的,她看着我的身体甚至想跪下来舔我的鸡巴,要知道她可是从来没有给自己的老公口交过,以前做爱也是用最传统的姿势,每次交合没被插两下老公就射了,甚至鸡巴都没有完全插进去,都是白洁在事后自己偷偷跑到厕所去自摸满足自己的性欲,她现在简直像是染上了毒瘾一样,全身饥渴的不得了。

  不过听到要去救小柔的话,对于女儿的爱还是让她清醒了不少,她晃了晃被性欲搅的有些晕乎乎的脑袋,虚弱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白洁还想用能力变出衣服来,不过我瞬间切断了她的动作,将赤裸的白洁搂进怀里,弄的她一阵惊叫,无力的依偎在我的怀里,光溜溜的身体在我的身上磨蹭,呼吸着我的气味,她刚刚有些清醒的脑袋又变得开始发晕,她有些饥渴的用自己的乳房在我的身上蹭动,偷偷的将骚逼靠在我的大腿上,随着我的动作,不自觉的微微蹭动起来,骚逼里面的淫水都把我刚刚变出来的裤子给弄湿了,不过我没有揭穿她的小动作,她这么偷偷的弄反而会让性欲挤压起来,对于调教非常的有利。

  我搂过白洁的丰满的小蛮腰,随手召唤出一个光幕,搂着娇羞的白洁,走进了光幕之中。

  小柔处在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有了白洁这个门票,我已经可以很轻松的进去了,不过陌生的精神进入小柔的世界很可能引起小柔的警觉,我便让白洁变成灵魂状态依附到了我的身上,掩盖我的气息,毕竟白洁是从小柔的精神世界里重生的,可以算是小柔的一部分,所以完全不会引起小柔的注意。

  小柔的世界四散破碎,充满的漆黑的负能量,我被白洁的灵魂包裹着,漫步在虚空之中,不停的朝着最黑暗的部分走去,不断的深入小柔内心的最深处,终于一个光幕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个世界里似乎正在飘荡着大雪,我快步向前终于穿过了光幕,来到了小柔的支离破碎的世界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