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12)作者:QM1255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十二)爆发(下)

      这是小弟第一次写文章,以前虽然没写过这种类型的,但文学功底还可以,而且大部分是自己真实的故事,所以就斗胆写了出来。还请各位大大多多包涵,
有不好的多多批评指正。喜欢的就默默地追就好了,不喜欢的就权当一笑。

      单位外派培训两个月,写的时间少了,这段时间没有更新,实在是对不起大家。身不由己啊。

      肉戏果然十分考验功力,上一章写了很长时间,但是仍有瑕疵。这次苦心雕琢,希望大家喜欢. 不过有什么缺点,大家还是要提出来啊,一同进步嘛。谢谢
啦!

      ***********************************

      秦语听到传来的敲门声,也是一阵慌乱.

      「谁啊?」秦语一遍胡乱地擦拭脸上的精斑,一边问道。

      「语,是我呀!」门外的声音十分熟悉。「欧阳!」

      秦语一听到欧阳奕的声音,也不再顾及形象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径直走过去打开了门.

      「欧阳,你怎么来了?」

      说着,欧阳奕走了进来。粉色运动外套,收腿运动裤,干练而迷人。

      「哼哼——」欧阳奕冷笑了一声。

      「笑什么笑啊?」

      「梓娜说,这里有一对狗男女正在行苟且之事,我就过来捉奸啰!」欧阳奕打趣道。「钱明啊钱明,你真是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你看看这一脸的……」

      虽然已经料到欧阳奕会比较开放,不过如此这般,也让我有些脸红,只得尴尬地笑着。

      秦语一听话风有变,急忙打了个圆场道:「亲爱的,你先去后面看会书,我和欧阳有话说. 」

      听到秦语的话,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闪到了后面。不过,她们的谈话声却穿透了半面墙壁,被我听得分明。

      「欧阳,说真的,你来干啥啊?」

      「语,你不会真忘了吧,前两天咱们约好的。」

      「约好什么呀?那个时候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还真的当真了?」

      「你开玩笑?哈哈哈,我可没当那是玩笑啊!你说话可得算数啊。」

      「不是……」

      「不是啥呀不是,不会是舍不得吧?」

      「哎呀,这个……」

      「哼,我不管。不行我就去校园里宣扬女神秦语的骚货本质,哈哈!」
      在墙后的我是越听越糊涂:这两个人到底约定了什么,以至於欧阳奕放出这样的话?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秦语走了过来。

      「亲爱的,来一下。」秦语声音有些弱,但我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努努嘴,将信将疑地准备跟着秦语走到外面来。这个时候,欧阳奕突然走了进来。

      「就这里不错. 」欧阳奕像是对秦语,又像是自言自语道。

      秦语没说话,但我感觉她就快要笑出声来了。

      「都站着干嘛,坐,坐啊。」秦语招呼道。

      秦语就近坐在了那把椅子上,我坐在了桌子上;而欧阳奕屁股沾了一下那张床,又站了起来,像是对秦语使了个眼色。

      但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欧阳奕非常正常的和我们聊着天。

      见她们并没有什么异样,我也就放松了警惕。低头一看表,已经7 点了,肚子也发出了反抗飢饿的「咕噜」声。

      「语姐,不早了,我们还没吃饭呢。」我提醒秦语道。

      「哎呀,是不早了呢——」秦语看了看欧阳。「真是烦,好多东西都没弄呢,都怪你!」

      「哎呦,我的语姐啊,」欧阳奕学着我的口气,怪声怪气地说. 「这么着急走,看来小母猫又发情了呢,哈哈哈——」

      「去去去,瞎说什么呢!」秦语言语中有些怒气。

      欧阳奕的回答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只能尴尬地苦笑着。

      不过,秦语的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变:「亲爱的,欧阳还得再待会,马上我们和她一起走吧,太晚了一个人总归不安全啊。」

      秦语说的确实很有道理,我也没多想,只得答应了晚些再走。

      「秦语啊,你也真是的,刚刚不才享受过嘛,这么快又想那啥了,等有一天钱哥给你榨乾了看你怎么办!」欧阳奕仍旧念叨着。

      这次,秦语不依不饶,回击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咧?阿鸿不就被你榨乾了?现在还想惦记我的男人?」

      听到秦语的话,我突然明白了一切。但是,还没给我思考的时间,我就觉得被猛推了一把,瞬间失去重心,躺在了桌子上,差点翻了下去。

      我定睛一看,正是校花欧阳奕。她站在我的眼前,盛气凌人地看着我,仿佛是一头狮子正准备享用猎物。而秦语,坐在一边,笑着。

      「你……你这是?」我明知故问道。

      「阿鸿生病了,老娘已经三天没有跟男人做爱了,都快憋疯了,」欧阳奕又转过身去。「语,谢谢你啦,我可不客气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难道这是她们早已安排好的?不过我已无心顾及这些了。

      秦语之前一定已经和欧阳奕有所交流,告诉了她我所有的软肋。而欧阳奕这个时候也是「学以致用」,用魅惑的眼神看着我不说,一边小声呻吟,一边缓缓
脱下外衣。要知道,看女生宽衣解带,是我最不能忍受的画面。

      随着外衣缓缓脱去,我才发现,外衣下竟然只有两片乳贴遮羞!那对E 杯的巨乳垂在我的面前,而她们,正在一点点地剥蚀着我的理智。

      欧阳奕似乎是摸透了男人的心理。进行到了这一步,她反而慢了下来,乳贴并不着急取下,只是维持着这种姿势,也不像秦语那样直接脱下裤子、爬到我的
身上。

      这个时候,秦语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而她身上刚刚披上的衣裤,又不见了踪影。

      「老公,不要害羞嘛,让欧阳尝尝你的厉害——」说罢,她拱到我身旁,脱下了我那已形同虚设的裤子。憋得紫红的鸡巴已是蓄势待发.

      「讨厌,秦语……」欧阳奕娇喘了一声。「这么好的阳具……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分享啦……」

      欧阳奕的手指凉凉的,触碰在我的鸡巴上,我不由得抽动了一下。

      欧阳奕邪魅地笑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语道:「我先试试喽!」

      「哦——」一阵温热从下体传来,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当我反应过来时,欧阳奕已将我的鸡巴整根吞入口中。

      不过,欧阳奕似乎是在故意挑逗我情欲的神经,一吞一吐,没有过多的留恋。
      「啧——真棒……」欧阳奕继续挑逗着我,试图想让我主动发起攻击。
      不过,此时的我心里却很明了,如果欧阳奕真如秦语所说,是个性爱恶魔的话,一定会先耐不住寂寞。於是,我并没有做出其他举动。

      果不其然,还没到半分钟,欧阳奕就失去了耐心。只不过,方式有些特殊。
      「秦语……我……受不了了……对不起了……我要……我要干……干钱明…
      …我要……榨干他……」

      说着,一把扯下运动裤,我分明看到欧阳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似乎可以挤出水来。而随着她最后一层遮羞布的褪下,一股腥骚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闭上眼睛,等待暴风雨的来袭.

      「哦啊——」

      一声女性的尖叫。

      但是,我的下体并没有传来异样的感觉.

      我急忙睁开眼睛,发现秦语正坐在地上,两腿岔开. 而两腿交界处,一抹粉色隐约透出。

      再仔细一看,那居然是一颗精緻的跳蛋。

      而欧阳的书包躺在一边,一侧暗带的拉链被拉开.

      我身旁的桌子上,正是跳蛋的遥控器。

      原来,秦语趁我们不注意,从欧阳的包里拿出了她的跳蛋。从没用过性爱玩具的秦语直接调到了最大档. 突如其来的电流带来的快感让秦语失去了平衡,也
让她发出了原始的春声。

      此时的秦语倒在地上,口中不断发出象征着性之快感的淫叫。

      欧阳也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笑了笑,又看看我,看看我身旁的遥控器。
      她一甩头发,双手撑住我的身体,双膝跪着,分开在我的身体两侧,慢慢地在我身上爬行。

      她的秀发掠过我的脸颊,随之而来的是两颗恐怖的乳球。她似乎是故意俯下身子,那一对E 奶就完全压在我的脸上。而她的目的地正是那个遥控器。

      没有停留过久,她继续爬着。当她的阴部正好陈在我的头上方时,她停住了。
      最美丽的风景就在我眼前,最甘甜的汁液就在我嘴边。

      欧阳的小穴可能是经常摩擦的缘故,阴唇略有些黑,但外翻出来的肉壶还是粉嫩如少女。欧阳的阴毛被很精緻地修剪过,只有薄薄的一层,轻微遮住阴部的
同时又不失一份美感。

      欧阳的小穴口一张一张的,不时有一些晶莹的液体流出,挂在阴毛上,我恨不得坐起身,狠狠地吸一口。但我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静静观察着,看欧阳到
底要做什么.

      这个时候,欧阳拿起了遥控器,有些淫荡地笑着。接着,她拨弄着遥控器,任意切换着档位。

      果然,这一招让秦语猝不及防。秦语的叫声和欧阳的笑声一起,声音越来越大。

      而我知道,这是我主动出击的绝佳机会。於是,我对准欧阳的小穴,张开嘴,一下吻住她的阴部,用舌头狠狠地搅动着。一股股酸腥的液体因为重力作用灌入
我的嘴中。

      「啊——钱明……啊……好坏……居然……不行……啊啊……不要吸……要你……要你……肏我……用大鸡巴……肏我……」

      「什么校花……他妈的……居然这么淫荡……」下流肮髒的话语会让一个真正淫荡的女生渐入佳境。於是,我趁着吸吮的空隙,用下流的语言挑逗着欧阳。

      不过,我的目的虽然达到,但是欧阳奕的爆发也由此开始。

      「对……欧阳奕就是骚货……」欧阳奕呻吟道。「我就要……就要大鸡巴……」

      正当我得意之时,突然,欧阳灵巧地抬起腿,一闪,她的阴部就逃离了我的嘴巴,而她也趁势翻下桌子,稳稳地站住了。

      「哈哈——」欧阳诡异地笑了一声。「真以为舔几下就能高潮了?」

      我一下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语,对不起了——」欧阳咕哝了一句。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些东西。看了多年A 片的我,一下就认出那是一根电动的假阳具。

      接下来,她又掏出了一个袋子。打开袋子,那里面装的居然是凌辱用的SM玩具。

      「你想干什么?」我问道。

      「秦语应该告诉过你我的事吧,」欧阳奕说道。「你知道吗?我喜欢和男人做爱,我喜欢把他们榨乾。不过,我更喜欢让他们真正爱的人观赏这一切,哈哈!」
      我没有说话。

      「语,怎么样?我要享用你老公了哦。」欧阳奕蹲下身子,拿出跳蛋,用口水舔了舔假阳具,然后一下子把它送入了秦语的小穴。已经被跳蛋开发过的小穴
格外敏感,秦语也发出了「哦」的一声。

      「老公……加……加油……啊……让……欧阳……舒服……哦……」

      欧阳奕尖锐地笑了一声,把袋子里的东西踢到一边。

      「看来今天不需要了,你们这对还真是极品啊……」欧阳看着我说道。
      看她没有对秦语做什么非分之事,加之我已是精虫上脑,所以也没再说什么.

      欧阳走到桌子边,毫无征兆地将一只脚踩在桌子上。

      「听秦语说你还挺厉害的,今天终於可以试试了。」

      欧阳抬起脚,放在我的鸡巴上,用脚趾随意套弄了几下。而旁边的尖叫声已是有些刺耳,我知道秦语这个时候已快要登上山巅了。

      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说了一句:「来吧——」

      欧阳又发出了一阵尖利的笑声。

      欧阳灵巧地翻上桌子,挪动到我的身上,俯下身子,在我的胸口上舔了一下。
      接着,又恢复了坐姿,把两腿跨在我身体的两侧,将小穴对准了我的鸡巴。
      不过,欧阳奕并没有直接坐下去,而是先慢慢地蹲了一点,让我的龟头先没入其中。

      欧阳的小穴比起秦语和梓娜来,确实少了一份紧緻,但是爱液却是氾滥成灾。
      所以我的龟头很轻松就挺进其中。

      不过,后面的路程就没那么容易了。龟头所及之处,阴道突然变窄。我不免有些心急,所以挺了挺腰,想更加深入。

      没想到的是,欧阳这时候突然夹紧了她的小穴。我的龟头被她死死地吸住,根本动不了。

      看着进退两难的我,欧阳又笑了笑道:「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这么心急,待会有你受的……」

      「哦……哦……老公……加油……插……」秦语也在旁边「观战」。这个时候,她已经爬上了行军床,而刚才她坐的地面上,一大摊水渍正散发出淫糜的气
味。

      「好了,闹够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欧阳奕不屑地说道。
      说着,欧阳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乳蒂上按摩,另一只手撑着小穴。调整了一下,一下子坐了下去。

      「哦——」欧阳长出一口气。「好大……好久没有……」

      欧阳奕话还没说完,她就开始自己一上一下地运动起来了。

      而此时的我,下体的快感正在成几何倍数爆发. 欧阳的技巧几乎可以用炉火纯青来形容:她上下扭动的身体完美控制着抽插的节奏,而我进入的深浅也尽在
她的掌控之中……没有主动权的性交,但快感觉不亚於过往的任意一次。

      欧阳E 杯的乳房本就浑圆挺拔,而骑乘式的体位也让这种美发挥到了极致。
      一对胸器肆意地上下跳动,我也不想用暴力地揉搓破坏这一种美。

      这个时候,欧阳和秦语的轮番淫叫也让我们的快感加倍。

      「嗯……嗯……好大……啊啊……插……插到了……哦……好享受……」
      「啊……哦哦……加油……啊啊啊……加油……我……我也要……」

      一时间,白嫩臀部撞击的声音和按摩棒的「嗡嗡」声四起。当然,最美妙的还是女人此起彼伏的淫叫。

      而欧阳的体力也让我为之一惊. 如果是秦语,用骑乘式也坚持不了多久;而欧阳却是全程掌握主动权,而且频率也是越来越快。

      就这么经过了上百次的抽插,我知道我和欧阳都快要坚持不住了。欧阳的身体已经汗透了,长发也一绺一绺地贴在皮肤上,而那苏白的豪乳,也泛起了层层
红云……

      我努力别过头去,因为我知道这幅画面只会加快我射精的速度。但是,秦语的状态更让我疯狂。

      秦语赤身裸体,正对着我。而伴随着震动声和声声淫叫,秦语全身都渗出了密密的汗珠,白嫩的皮肤也显出绯红.

      突然,秦语发出了一阵尖叫,手中的按摩棒也滑落下来,双手紧紧握住床边。
      小穴处,一股清流喷薄而出,直奔我的脸而来。当热流撞击我的脸颊之时,我再也无法忍受,马眼一松,将浓稠的精液灌入欧阳奕的体内。下一秒,我的龟
头处也是突然一热。淫叫声达到了高潮。

      同时高潮的三人也同时沉浸在性的美好当中。

      高潮之后,秦语瘫软在床上,而震动棒却还在不近人情地发出响声;欧阳奕也有些疲累了,直接伏在我的身上。

      今天已经喷薄过三次的鸡巴也没了神气,逐渐软了下去,从欧阳的小穴里滑了出来。而顺着她私处与我身体的交汇处,渐渐感到一阵温润粘稠。

      也不知过了多久,欧阳先爬了起来。她的脸颊有些红.

      她看了看我,看了看秦语,羞涩地一笑。

      欧阳弯下腰,抚摸了一下我的阳具,接着用嘴清理掉了上面残存的液体,和刚才从她体内流到我身体上的爱液。

      「好棒,今天表现不错哦——」欧阳对着我的鸡巴,又似是对我说.

      这个时候,秦语也恢复了过来。站起身,走到我们这里来。

      「欧阳,怎么样啊?」

      欧阳笑笑,低下了头,没说话。

      「今天可让你这小妞佔了个大便宜啊。还用那玩意儿弄我,看你是不想混了啊?」秦语拍了一下欧阳白嫩的臀部,发出响亮的声音。

      「语啊,你还说我,那不也把你弄得嗷嗷叫?」欧阳似乎忽略了我的存在,开玩笑说.

      「行了行了,可不能有下次了啊。」秦语威严地说. 不过我心里却很享受这样被动的性爱。

      「哈?某人不要过两天又主动把男人送上门啊!」欧阳拖着长音。

      「主动」?!这是什么情况?我的心跳莫名地加速。想起之前她们两个的对话,我越发觉得不太对劲。

      姐妹花又闹了一阵,我已没有心情旁听了。

      后来,我们各自穿好衣服。秦语这个时候才去洗手间洗去了先前脸上的精斑。
      欧阳奕先走一步。我和秦语最后出了自习室。

      回去的路上,我原想一问究竟。但秦语看上去似乎有些疲惫,我也不忍为难她。

      到了寝室楼下,我和秦语各自分别.

      可是一回到寝室房间,我就感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刘克和阿鸿都死死地盯着我,嘴角不时露出怪异的微笑,一言不发.

      「怎么了?怎么了?都盯着我干嘛?睡觉去睡觉去!」我忍受不了这样的氛围,喊道。

      「阿鸿,你来吧。」刘克跟阿鸿使了个眼色。

      阿鸿思索了一阵。半天挤出一句话:「欧阳去找你们了?」

      刘克失望地歎了口气:「你真是……唉……我来吧——我说钱明啊,欧阳技术怎么样啊?」

      我一下懵住了,他们怎么知道的?虽说刘克和梓娜知道欧阳去了自习室,但怎么知道会有那种事情呢?

      我嘴硬道:「什么技术啊?」

      「废话,床上面的技术啊!不要告诉我你啥都不知道。」

      「你想哪去了,哪跟哪啊?」

      「得了吧小子,欧阳刚刚才来过,她可是盛讚你「那方面」的能力啊!」
      「就是啊。」一直不说话的阿鸿附和道。「我和刘克双管齐下都不行,没想到你小子一炮就让她满意了,不错不错,我可得好好学习学习。」

      本来我还以为事情没有那么複杂,可是现在剧情就有些扑朔迷离了。从阿鸿和刘克的话里来说,欧阳已经和我们寝室里的所有人都发生过关系了,还和刘克
阿鸿玩过3P!我有些晕。

      「不行!我必须要搞清楚!」我心里下定了决心。

      刘克和阿鸿是不靠谱了,只能问一问秦语了。

      度过了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有不安,有兴奋.

      梦中,欧阳的胴体再次出现.

      突然,我惊醒了。为什么我会梦到欧阳?为什么我会对和她做爱这么兴奋?
      难道我是不爱秦语了吗?……

      我不敢再去多想。

      第二天早上,我照例在女生楼下等秦语. 她出来了,阳光洒在她脸上,映在了我的心里. 看到她,我还是会心跳加速。还好,我还爱她。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