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欲场】(19)作者:bulun


            十九、姐妹

  第二天,刘斌吃过早餐,准备去袁林军的公司办理相关手续,突然又觉得还是先去趟咨询公司比较好。尽管他前天才咨询过,但是仍抱着一线希望,如果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公司注册的事办好,何不用自己的公司?他打车来到上次签约的咨询公司,咨询公司的答複是,最快也要到周五,验名、验资等程序是必须要走的。特别是验名,如果不多准备几个名字,刚这个就可能耽误好几天。

  最快也得周五才能办好,想到银行临时账户还没有去办,刘斌只有彻底打消这次用自己公司承接业务的念头,将所需资料交给咨询公司后,径直往省路桥一公司而来。

  途中他接到刘为民的电话,说联系上了一家公司,让他赶紧回去。他想了想,将贺华已联系好省路桥公司的事告诉了刘为民,并说如果这边没问题,准备用这家。刘为民听说是贺华联系的,而且是省路桥一公司,说肯定没问题。

  刘为民的判断很准确,贺华的能量是比较大。刘斌十点半才赶到路桥一公司,不到十一点半,就办好了委托承接项目的授权书。

  田小萍为了等他,上午其他的活动都取消了,见面后,笑着说:「老弟,你怎么才过来?还以为你把这事忘了,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田小萍语笑嫣然,容光焕发,没有一丝昨晚喝多了的迹象。他记得昨晚走的时候,谭倩和田小萍似乎也有些步履不稳了,没想到恢複得这么快,而且还记得昨晚酒桌上他们论过年纪的事,心里暗暗佩服。看来她这个办公室主任,并不是因为姿色出众被领导欣赏,而且确有过人之处。昨晚酒桌上论年纪的事,如果田小萍不提醒,他都记不起来了。当时是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说再敬两位美女妹妹一杯,田小萍不服气,说她是姐姐,结果两人一论年龄,竟然是同年,田小萍大月份。

  「这样的事怎么会忘?只是昨晚被你们两位美女喝多了。」

  「你喝多了?算了吧,喝多了最后还会与小妹拉拉扯扯、卿卿我我,留电话?」

  刘斌没想到最后小妹问自己电话号码之事也被她看到了,笑了笑,说:「呵呵,这不是喝多了吗?如果不喝多,拉拉扯扯、卿卿我我的对象肯定是小萍姐你了。」

  「你这家夥,贫吧。姐人老珠黄,你会有兴趣?少来蒙姐,你们男人只会喜欢那些娇嫩水灵的小姑娘。算了,不和你逗了。你赶紧将这份协议和这几张表格填一下,姐好给你去办。」说完田小萍将一叠资料递给刘斌。

  刘斌接过一看,是一份内部安全协议,大意是由他负责整个项目,必须确保工程安全,如果出现问题,由他全面负责,因此所产生的费用从工程款里面扣,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刘斌按要求签完字后,田小萍拿着资料出去了,不到半个小时便拿着法人代表签字的授权书返了回来。

  刘斌见快中午了,邀请田小萍吃中饭,田小平推辞了,说中午有应酬,并说:「下次有机会,姐一定好好陪你喝。」

  刘斌从田小萍处知道,上午袁林军在接待一个重要客户,没时间见自己,离开公司时给袁林军发了一个道谢的信息。

  途中,他将已找好挂靠公司之事告诉了周晓华等人,免得他们再联系。周晓华听说挂靠的是路桥公司,连连说好,并叫他赶紧回来,可能周三会发包。
  刘斌回到L市已是下午六点多。他办妥公司注册所需在S市办理的事项后,又去了一趟咨询公司,才动身返回。他走去车站,便径直往舒畅家走去。

  在返回L市的途中,他思忖了好一会,最后才分别给温莉等人发信息,告知晚上到L市。尽管他内心不希望与温莉继续有这种关系,但是想到她们三人才与自己有合体之缘,如果回到L市不联系,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温莉等三人很快回了信息,温莉的是:「晚上我们一起吃饭。」舒畅的是:「晚上到我家来吃饭好吗?」李琳的则是:「姐夫你要补偿我。」

  他不知温莉等三人是否通气,先给温莉回了个信息,告诉她舒畅说到她家去吃饭。温莉回複说已经知道,晚上就在舒畅家吃饭,让他尝尝她们三人的手艺。接着他才给舒畅回信说好。回複李琳的信息则是:「只要你不怕两个姐姐知道,姐夫随时都可以补偿你。」

  来到舒畅家,给他开门的李琳一见面便大声说:「欢迎姐夫归来。」

  正在厨房地忙碌的温莉羞得满脸通红,啐了李琳一口,说:「你这死丫头,再胡说,晚上非叫你刘哥把你办了不可。」但是从话语中可以听出,对李琳叫刘斌姐夫并不反感,相反有些甜蜜。

  「嘻嘻,只要姐愿意,我吃点亏没关系。」

  「快进来端菜,别在那里贫嘴。」

  「姐夫你坐一会,马上就可以吃饭了。」李琳笑着说一声,进了厨房。
  桌上很快便摆满了菜,温莉与舒畅最后才从厨房出来。刘斌发现两人气色似乎要比以往好了不少,特别是舒畅,脸上皮肤有了光泽。舒畅见到刘斌粉脸微红,并带有一丝羞意。温莉倒是很大方,也许是因为她与刘斌的关系两个姐妹都知道了,没有必要再遮掩,自然地说:「事情都办好了?」

  「办好了。」

  「姐夫,喝什么酒?」李琳一旁说。

  「还喝酒?」刘斌想起前两次与她们喝酒,最后均发生了故事,不由反问一声。

  「今天是姐夫第一次品尝我两个姐的手艺,其次是庆祝姐夫凯旋归来,当然要喝酒。」李琳似乎早就想好理由。

  「好吧,你们想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那就白酒吧。小莉姐特意从家里拿了两瓶茅台过来。」敢情三人早已商议好。

  温莉和舒畅的手艺都不错,菜十分可口,三人先怕刘斌没吃好,一个劲地劝他吃这个、尝那个,后来李琳干脆直接往他碗里夹菜。这顿饭四人吃很开心,其乐盈盈,无比温馨。中途,李琳逼着刘斌和温莉喝了一个大交杯酒,后来酒劲上头的温莉也逼着刘斌分别与舒畅和李琳喝了一个交杯酒,但不是她与刘斌那样的大交杯。

  不知不觉两瓶酒喝完了。三女中李琳酒量似乎最大,见白酒喝完了,提议再喝红酒。刘斌见温莉已是满脸通红,舒畅脸色也开始泛红,不同意再喝了。谁知温莉不同意,说要喝就喝个尽兴。刘斌担心温莉她们喝醉了,最后这瓶红酒他喝了一大半。

  吃完饭,收拾的事由李琳负责,已经有些醉意的温莉与舒畅则陪刘斌坐在沙发上聊天,温莉说:「哥,这几天你有没有想我?」

  「你说呢?」刘斌在温莉脸上刮了一下,笑着说。他没有直接回答,是不希望对方沉迷太深。

  温莉干脆靠在刘斌身上,说:「我摸摸就知道。」说着将手放在刘斌心口上。

  刘斌伸手搂住温莉的腰,说:「摸出来没有?」

  「没摸出来。」

  「那你再摸摸。」刘斌说完见一旁的舒畅有些拘谨,便说:「小舒,你也喝多了,来,也靠着刘哥休息一下。」说着伸手搂住对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舒畅看了温莉和刘斌一眼,略带羞涩地靠刘斌身上,没有出声。

  「哥,你以后回L市,干脆住舒畅这里算了。」温莉头枕着刘斌的肩膀说。
  温莉这个提议让刘斌和舒畅大吃一惊,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心里想着同一个问题:「莫非是她知道我们的事?」特别是舒畅,脸色微变,准备坐直身子,但被刘斌止住了。刘斌心想,如果知道了,那就摊开来说,如果还不知道,舒畅这样反而有欲盖弥彰之嫌。

  「小莉,你说什么?」最后舒畅红着脸娇嗔地斥责温莉。

  「有什么关系,这样我来看哥也方便。」原来温莉是考虑自己如何方便与刘斌在一起,不过很快便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毛病,接着说:「嘻嘻,你怕哥欺负你?」

  「小莉——」舒畅伸手去掐温莉,似乎欲阻止她继续往下说。

  温莉坐直身子,醉意迷离地看着舒畅说:「你又没老公,就算我哥欺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放心,我不会吃醋。说不定你会迷上我哥的。」接着又看着刘斌说:「哥,你喜欢她不?」

  「你们姐妹我都喜欢。」刘斌只有笑着回答。

  「那就行了。以后哥你就住这里。你住招待所,我去看你不方便。哥,舒畅人很好,温柔、善良、体贴,如果不是我们已经这样,我真希望你们在一起。哥,如果你与她好,我不会反对,只要你不忘了我这个妹妹就行。」

  「小妹,你喝多了,到床上去休息一下。」刘斌不得不出言制止了温莉。
  温莉又靠在刘斌怀中,满脸春情地说:「我要哥抱我去。」

  「姐夫,你真幸福,左拥右抱的。」李琳从厨房出来见温莉和舒畅一边一个靠在刘斌身上,笑着说。

  舒畅见到李琳脸上闪过一片羞色,想坐直身子,再次被刘斌阻止了。刘斌脸皮也厚了,对李琳笑着说:「你是羨慕,还是嫉妒?姐夫的大腿还空着,你可以到姐夫腿上来坐。」

  李琳可能想到了坐到腿上的另一种情形,粉脸泛红,但依旧强作镇静说:「算了吧。我刚才好像听姐说,要姐夫你抱她去房间。」

  「怎么,要你姐夫抱不对?我就是要你姐夫抱我去房间。」温莉酒意上来后,根本不在乎姐妹们是不是会笑话自己了,说完用手搂住了刘斌的脖子。

  「刘哥,你抱小莉到房间去休息一会吧。」舒畅坐直身子,对刘斌说。
  刘斌没有想到自己一句无心的话,竟会让温莉顺着杆子上。事已至此,他没有惺惺作态,看了舒畅与李琳一眼,苦笑一下,抱着温莉起身向房间走去。一进房间,温莉便吻上了刘斌的嘴,过了一会,才松开嘴,说:「哥,我很想你,我要你狠狠爱我。」

  刘哥没想到温莉这么直接,想到舒畅和李琳就在外边客厅里,觉得现在就与温莉亲爱有些不妥,说:「哥还没洗澡。你休息一下,哥先去洗个澡好吗?」
  「没关系,我就喜欢哥身上的味道。」

  刘斌没办法,只有脱衣上床。他刚将温莉的外衣裤脱下,温莉便爬起来给他脱内衣,当内裤被退下后,温莉一把抓住那已经勃起的阴茎,张开樱唇,一口含住龟头,开始吮吸吞吐。

  刘斌没想到温莉如此迫不及待,只有任其施为。温莉的口技不如李琳,甚至还不如舒畅,但是很用心、很投入,不时还用媚眼看他一眼,问:「哥,舒服不?」

  「舒服。如果妹最含深一点,就更舒服了。」

  刘斌这句话本来是半开玩笑,没有想到温莉听后,竟然真的使劲将阴茎往嘴里吞入,直到最后龟头进入食道,憋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才吐出来,咳嗽了几声,才说:「哥,你的太长了。」

  深喉的感觉果然与口交不同,尽管引进尚未完全进入,但是刘斌已觉得无比舒爽了,特别是龟头与温热的食道壁的紧密接触,那感觉让全身毛孔都舒张起来。温莉休息片刻后,再次俯身准备继续口交,他止住了,说:「来,让哥来爱爱你。」

  「今天我来伺候哥。」温莉不让他起身,说完脱下身上的小内裤,跨坐在他身上,抬起臀部一手握着阴茎,对着两腿之间慢慢坐下。当阴茎进入一半后,她松开手,然后使劲坐下。阴茎到底后,她口鼻之间发出粗重地「嗯」一声,接着说:「哥,真舒服。」

  温莉只让阴茎在体内停顿片刻,便双手撑着刘斌的胸部,开始抬动臀部套弄阴茎。一边套弄,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刘斌,说:「哥,舒服不?」

  「舒服。与妹在一起就舒服。」

  「哥,你的好硬、好粗,和哥你在一起,真的好舒服。」说完温莉便闭上眼睛专心套弄体内的阴茎,速度逐渐加快。不到一会功夫,她的呼吸便变得粗重了,口鼻之间开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可能是有些热了,温莉停下来,脱掉上身的内衣和胸罩,才又继续窜动身子套动阴茎。温莉的身子很白,皮肤光洁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当身子快速上下窜动时,胸前那对饱满的乳房上下摆动,煞是可爱。

  刘斌一边欣赏温莉那美妙的胴体,一边享受阴茎被快速套弄带来的快感,直到发现温莉额头开始冒汗,才说:「你休息一下,让哥来吧。」说完将她白皙柔软的身子搂入怀中,翻身压在身下,一边亲吻,一边快速抽动起来。

  不一会,温莉便娇喘连连,口鼻之间「嗯」、「喔」不断,双手使劲搂住刘斌的身子。刘斌知道对方快要来了,进一步加大了进攻力度。

  在刘斌强有力的快速攻击下,温莉很快便开始短短续续的叫唤:「哥……用力……操死小妹……对了就这样……使劲操……哥我爱你……我要一辈子做你的女人……我要哥操我一辈子……我要来了……哥……这些天我好想你……每天做梦都梦见你……哥使劲……操死小妹……」

  直到将温莉送上云端,刘斌才停止攻击,当温莉从高潮中恢複过来,才从她身上下来。这次他没有继续,主要是温莉进入状态后,便没有了顾忌,声音很大,而舒畅和李琳就在外边,温莉的淫言秽语对与自己有过鱼水之欢的她们来说,刺激太大了。

  「哥,你真的太厉害了。」无限满足的温莉测躺在刘斌怀中,手握着依旧坚挺的阴茎说。

  「只要妹开心了就好。」

  「哥,你再来吧。」

  「再来,你外边的姐妹会有意见了。」刘斌笑着说。

  温莉这才想到自己刚才太忘形,叫声太大了,娇羞地说:「都怪哥,那么厉害。」停顿片刻后,又说:「哥,真的,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现在我就是死,也值得了。」

  「小傻瓜,年纪轻轻就说什么死。对了,你晚上回去不?」

  「晚上我要回去,不能陪哥。哥,要不晚上让舒畅陪你。我看她也很喜欢你。」

  「你这家夥,说什么。」刘斌不知温莉用意,敲了敲对方鼻子说。

  「哥,我是说真的。其实舒畅命很苦,如果你能让她开心,妹绝对不会有意见。再说,如果你将她收了,以后她们就不会笑话我了。」

  敢情对方仍不清楚舒畅已与自己有合体之缘,刘斌笑了笑,说:「呵呵,那还有李琳。」

  「哥,如果李琳愿意,你也可以将她收了,反正他现在没有男朋友。」
  「你真大方。」

  「哥,我又不能嫁给你,也不能经常陪你。你迟早会有其他女人,与其这样,不如让她们陪你,这样哥回来,就不会去找其他女人了。」

  「你担心哥找了别人,就不要你了。」

  「哥也许会想到妹,但是如果她缠得紧,哥就没时间来陪妹了。」

  刘斌没想到温莉考虑的这么远,笑了笑说:「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休息一下,哥去洗一下,全身都是汗。」

  当刘斌从房间出来时,舒畅和李琳两人都红着脸看着他,舒畅看到他羞涩一笑,避开了目光,李琳却对做了个鬼脸,并伸出大拇指说:「姐夫,你真厉害。」

  刘斌厚着脸皮笑了笑,没有搭理,走进了卫生间。当他从卫生间出来时,温莉也从房间出来了,与舒畅和李琳坐在一起。也许刚才两人笑话了她,一脸羞色,见刘斌从卫生间出来,急忙起身,进了卫生间。

  舒畅与李琳再次见到刘斌,脸色没有先前那么红了,李琳又调皮地说:「姐夫辛苦了,来,坐下休息一会。」

  刘斌厚着脸皮笑了笑,说:「还好。」径直走到舒畅与李琳中间坐下。
  舒畅也许是想到了那晚自己与刘斌在一起的情形,看了刘斌一眼,脸上又飞上一片红霞。

  「姐夫。你今晚准备住哪里?」

  「招待所。」

  「姐夫,你干脆住这里吧。」

  「小琳。」舒畅瞋了李琳一眼。

  「姐,你还害羞?刚才莉姐都说了,让刘哥晚上陪你。」

  「你再说。」舒畅满脸通红,急忙去掐李琳。

  「姐夫,姐欺负姨妹子,你不管?」李琳一边躲避,一边说。

  「那是你们姐妹的事,姐夫管不着。」

  刘斌这么一说,两人反而不闹了,并且很快平静下来,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电视。

  不一会,温莉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虽然脸上仍在红红的,但是没有了先前的羞赧,刘斌知道这是酒劲尚未过去的原因。

  李琳见温莉出来,忙从刘斌身边挪开,让出位置。温莉也不客气,自然地在刘斌身边坐下,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说:「十点多了。小琳,等会你送我回去。」

  「我送你。」刘斌说。

  「哥,万一让别人看到不好。」

  刘斌没想到看上去尚有些酒意朦胧的温莉心里竟然如此清醒,笑了笑,不再坚持。三人又聊了一会天,快到十一点时,温莉起身告辞。

  刘斌也跟着起身,想与温莉和李琳一道离开,但是被温莉止住了,说:「哥,你坐一下再走,妹不希望外人看到我们在一起。」

  刘斌觉得温莉的小心有道理,同时看到舒畅那有些企盼的眼神,收住了脚步,说:「好吧,我再坐一会。」

  送走温莉与李琳,关上门,舒畅上前抱住刘斌,依在他怀中,过了好一会,才抬头说:「刘哥,你还是早点去招待所休息吧。」

  刘斌笑着说:「你不想我陪你。」

  舒畅粉脸带羞地说:「刘哥,你别这么说好不?我很希望你陪我,但是我不希望小莉心里不舒服。」

  「她既然让我留下来坐一会再走,说明她相信我俩。再说,即使我现在离开,她也知道我留了下来。」

  「你回招待所,给她发个信息就是了。」

  刘斌笑着说:「那是等会的事,现在我的任务是要好好陪陪我的小舒妹妹。」说完低头吻住了舒畅的嘴。

  舒畅口里要刘斌走,其实心里很希望刘斌能留下来陪自己,因此刘斌一亲吻,便伸手搂住他脖子,热情地回应着,过了好一会,才松开嘴,说:「刘哥,我们去房间吧。」

  「遵命。」刘斌说完抱起身子轻巧的舒畅往房间走去。

  舒畅没让刘斌给她脱衣服,刘斌只有在一旁静静看着。他发现,看美女脱衣也是一种享受。舒畅脱衣服的动作很舒缓,好一会才将身上的衣服清除干净。当刘斌将她搂在怀中时,她抓住那已经勃起的阴茎说:「刘哥,刚才没舒服透吧。」

  「如果舒服透了,就没有精力让我的小舒妹妹开心了。」刘斌笑着说。
  舒畅见刘斌准备将自己压到身子,说:「哥我先给你亲亲吧。」

  「算了。你下面都快发洪水了,还是先止水吧。」刘斌边说边将舒畅压在身下。原来在舒畅抓阴茎时,他的手也伸到了舒畅两腿间。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