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24)作者:LIQUID82


  魏贞哭泣着说出淫言浪语,我心满意足,放开丁字裤带,拍了拍她的巨臀,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魏贞瞬间脸红过耳,哀求道:「徐……徐总,这怎么行……」但我的眼光不容置疑,在恐惧之下,魏贞只好认命地低头,走到床边,掀开废物老公的被子,纤纤玉手把他的裤子拉了下来。我看到它老公的肉棒又短又细,像个死鸟一样蜷缩着,不禁哈哈大笑。魏贞红着脸蹲下身,含羞忍耻地把我的裤子拉链解开,18厘米的巨炮「蹭」地弹了出来。巨大的差别让魏贞的脸上满是震撼。这是一个强悍的主人和废物的差别,唯有我才能彻底地占有这身雪白香嫩的浪肉。我把大肉棒迅雷不及掩耳地插入魏贞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小嘴,毫不怜惜地抽插起来。魏贞泪流满面地承受着我无情的抽插,在丈夫面前凌辱人妻的心理快感,很快让我达到了临界点,在魏贞羞耻的呜咽中,把精液灌入美肉熟母的小嘴中。

  抽出大肉棒,我让魏贞爬到病床上,跪在她丈夫的枕头部位,两腿岔开,魏贞的下体正好对着废物的脸。魏贞抽噎着,不解地看着我,我笑着站到床上,一脚站在她丈夫身旁的各自一边,居高临下地站在跪着的魏贞面前,笑道:「魏姐,我要撒尿了,你要接好,别沾到你老公身上。」说着掏出刚射过精的肉棒,对着魏贞的小嘴。一道黄色的尿弧在空中滑过,直接落在魏贞张开的小嘴里。魏贞怕尿液沾到丈夫身上,两手捧在嘴边,来不及吞下的黄色尿液从唇角流下,汇聚在手掌中。我撒好尿,魏贞像捧着圣水一样把手中的尿液吸进嘴里。

  尽情地凌辱后,我带着奶牛离开了病房。临走前我还扒下魏贞的健身裤,露出肉山般雄伟、鸡蛋般光滑的大白屁股,让魏贞掰开两片臀肉,对着丈夫露出还没有开过苞的小屁眼。我用手指挑弄着魏贞洁含羞草般的粉嫩屁眼,废物老公睁开眼的话,就能最后一眼看到还没有被我干过的小屁眼。下次,这只嫩屁眼就会变成任我随意进出的淫靡肉洞。

  我带着魏贞回到家。我吩咐魏贞:「明天是礼拜六,你叫两个丫头来玩吧。」魏贞不好意思地说:「怎么能让徐总再破费……」我一把抓住魏贞的大奶子,淫笑着说:「你给她们添了一个弟弟,大家高兴还来不及呢。」魏贞被揉搓得气喘吁吁,哀求道:「徐总,求、求你……别和她们说……否则我这当妈的,脸都没地方搁了……」我呵呵一笑,将来你们母女仨摇摆着光溜溜的大屁股向我讨好的时候还计较脸搁哪里?我笑道:「只要你听话,我当然不会说。」魏贞这才放心,又被我揉搓一阵,钗横鬓乱地去通知两个女儿。等到魏贞走了,我打开微信,小母马和小母狗都有更新了。小母狗何蕊知道我最宠爱她那对J罩杯的超级肥奶,除了几张水润润的小蜜穴就全是大奶的各种淫靡角度自拍,把奶子肥圆和娇嫩揭示得淋漓尽致,看得我都勃起了。看来这母狗的下贱是本性,其他方面都是弱智,在勾引男人方面却是小天才啊。再看题目,是「大咪咪和小逼逼都想大哥哥了。」真他妈淫贱啊,不把你们母女仨关在畜栏里还真对不起你们的贱畜本性。再看小母狗的姐姐小母马何惠,与妹妹赤裸裸的下贱不同,小母马的照片连题目都没有,拍的也没有一张裸露出敏感部位,诱惑性却完全不亚于妹妹——她也知道我最宠爱的是她那只白生生的巨大香臀,照片以大屁股为主,有裙子落在屁股上,显出两片圆臀的轮廓;有白色纯情的内裤像丁字裤一样,仅仅裹住肥满的阴埠,白花花的屁股肉却从旁边溢出来把内裤淹没的照片,白色内裤中央还有一点可疑的水迹;有两条修长无比的美腿赤裸裸地相互交叠的照片,脚下却穿了一双白袜;……无疑小母马比小母狗更懂男人的心理,知道欲遮还掩的杀伤力最大。我给这两只小奴宠都点了赞。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中午我让魏贞烧了一桌菜,摆在圆台面上。「叮咚」一声,我打开门,何惠和何蕊姐妹花俏生生地站在门外。她们是约好在地铁站集合一起来我家的。见到我的时候脸上都是一红。何惠今天穿了白色无袖衫和短裙,领口还系着黄色丝带,垂在圆鼓鼓的胸口,两条雪白的玉臂凉生生地露在外面,短裙下也露出一大片性感的长腿,大腿中段开始时黑色的丝袜,穿着白色的小皮鞋,洋溢着高中女生特有的青春活力。何蕊穿着黄色的吊带裙,圆润雪白的香肩尽露,两根吊带围成一个兜子,兜住圆硕无比的大奶子,一条深不可测的乳沟极其吸人眼神,在我炽热的目光下,何蕊的吊带裙胸口突出两个圆圆的小点,这丫头竟然没有穿胸罩!真是淫荡啊,被我这么一看奶头都翘起来了!我说了一声「欢迎」,把小母马和小母狗领进了家门。

  魏贞看到何惠和何蕊,眼神中洋溢的母爱根本掩饰不住。看到何蕊没带胸罩,魏贞脸一红,偷偷把何蕊拉到一边,在她耳边说悄悄话,何蕊害羞地不住点头。魏贞回到我身边,我笑着问:「怎么啦?」魏贞嗫嚅着说:「小孩子真不懂事。」我知道魏贞在教育何蕊女孩子发育了一定要带胸罩,她又怎么会想到何蕊的小嫩逼不但被我开了苞,已经被我干了一百多炮,每一次小嫩逼都被我插得叽叽响。不过看着母亲教育女儿时那种批评中也带着爱怜的美好情态,我想以后给何蕊的屁眼开苞时,魏贞这个好母亲一定也会光着大屁股,像现在一样对小女儿循循善诱。

  我们坐定了,魏贞端来压底的龙虾汤,给每个人倒上葡萄酒,坐在我身旁。何惠和何蕊很难得吃到好东西,特别是何蕊,看到满桌子的好菜,可爱的小脸露出小狗般的企盼之情。我说了两句调动情绪的废话,一主三奴开始吃饭了。何蕊吃得最馋,捧着一碟土豆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不过小母狗多吃一点也好,奶子长得更肥,我玩起来也更爽。何惠这贱畜还是一贯地矜持,非常淑女地啜了饮料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吃。魏贞怜爱地看着一对女儿,自己不怎么动筷,仿佛女儿吃的食物能填饱自己一样。我们目光交叉,魏贞的眼神中对我充满了感激之情,是我在危难的时候帮助了贫困的三母女,对魏贞来说,我就像一个猎人,从饿狼嘴边救下一身美肉差点被吃掉的大奶牛,然后把这头大奶牛牵到自己的畜栏里,大奶牛自然心甘情愿地每天给主人干活榨奶。这位美肉熟母看到两个女儿幸福模样,一定觉得每天辛苦地为主人喝尿舔肛做脚垫是多么值得。

  可能是经历惯了贫困,三母女的胃口并不大,满桌的菜倒是我吃得最多,还剩下很多,三母女都动不了筷了,魏贞这个慈母还在责怪何蕊不懂事,明明吃不下还夹了很多菜,都浪费了。当然这些菜魏贞肯定不会浪费,她在家里也是吃惯了剩菜的。我看大家吃得都差不多了,一只大手悄悄地伸向正在絮叨的魏贞坐在凳子上的大肥屁股,隔着裙子惬意地揉搓起来。

  魏贞的脸蛋顿时通红,我又火上加油地打开了跳蛋开关,魏贞两腿猛然绞在一起,牙齿咬住香唇。何惠和何蕊都感到奇怪,看着母亲忽然不说话了,不过下一刻,两个女孩的脸蛋也刷地通红起来。原来在桌布下,我一脚一个,深入何惠和何蕊的裙下,脚尖陷入小母马和小母狗被小棉内裤包裹着的温暖阴埠,脚趾耸动,轻轻挑逗起来。

  就这样,我手抚魏贞巨臀,脚挑姐妹骚穴,三头母畜各怀鬼胎,都以为只有自己在被狎玩,谁知道母女三人早已被我通吃。很快,魏贞为了配合我,把硕大无比的香臀微微贴向我的手,任我恣意抚摸;何惠也挑逗地用长腿夹了夹我的腿,何蕊则胯部向前,把阴埠紧贴在我的脚趾上。我快活得肉棒高耸,双脚也动得更加勤快了。

  桌上母女仨还在讲话,不过经常会有奇怪的停顿,还好都被我见缝插针遮掩过去。过了一会儿,何蕊首先轻呼一声,趴在桌上,把自己红彤彤的小脸埋在臂弯间,我只觉得何蕊下身一阵蠕动,我的袜子竟被弄湿了。魏贞责怪说:「你看这孩子,也太任性了,吃好了就睡……」却被我在大屁股上一扭,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我笑道:「小蕊还小,喝了酒可能不习惯,让她先去躺一会儿吧。」说着招呼何蕊去了卧室。何蕊像只小耗子一样溜进卧室,饭桌上只剩我、魏贞和何惠。不一会儿,何惠的眼角一条,脸不自然地一笑,我的另一只脚尖也传来湿意,接着何惠的脸蛋像一滴红墨水落尽清水中一样泛起红来,说:「我喝了酒也有点困了。」我笑道:「那你也陪妹妹睡去吧。」何惠也离开了饭桌,只剩下魏贞和我了。魏贞抬起大屁股,要去厨房,却被我一把抓住玉手,我指了指翘起的大肉棒。魏贞急道:「我两个女儿还在呢……」我笑道:「她们在睡觉,不会看到。」魏贞无奈地跪在桌下,掏出大肉棒,帮我吹了起来。

  不一会儿,传来开门声,何蕊探头探脑地走出来,魏贞吓得要站起来,却被我按住头,用桌布遮盖得严严实实的。何蕊见到我,媚笑着说:「大哥哥,你真坏……」我怕穿帮,赶紧做了个手势,提醒她妈妈在厨房里,何蕊不再吭声,走到我面前,我凑到何蕊的耳边说:「小蕊,不准发声音哦。」何蕊乖巧地点了点头。我把何蕊的吊带裙胸口往下拉到极限,把一双J罩杯肥奶拽了出来。一双热气腾腾的超级大奶子被吊带裙卡着,饱满无比的乳体紧贴在一起,只是乳峰像溢出来似的往两边挺翘,粉嫩得几乎和乳峰同色的乳晕和淡得仿佛红晕似的娇嫩奶头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一手揽过她的纤腰,一口含住嫩得似乎入口即化的乳峰,轻轻地吮吸起来,少女的乳香塞满了我的口鼻,而在我的胯下,少女的母亲正卖力地给我吹箫,浑然不知自己的女儿一身嫩肉已经被主人享受过了……

  吮了一会儿醉人的乳香,我轻轻一扭何蕊的丰臀,让她回卧室,免得姐姐疑心。何蕊点头走开。我放心地拉起桌布,按住魏贞的脑袋,把双人份的欲望发泄在魏贞的小嘴中。

  南国的午后是那么慵懒。我和魏贞说让姐妹俩留宿,也好让她们母女三人难得团聚一下。魏贞对我千恩万感,我暗笑以后你们三头母畜还要关在一起呢。何惠和何蕊睡好了午觉出来,听到我要留宿,都是又惊又喜,何惠提议晚饭由她们母女三个人一起做,这个建议得到了一致的叫好。母女三人扭动着三只大屁股,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很快,一道道菜摆上台面。母女三人请我这个主人品尝她们的手艺。我充满成就感的一道道尝过去,手艺一流不用说,味道各有特色。魏贞的手艺最高,每一种菜都把本味给发挥得淋漓尽致,何惠的菜却最适合这炎热的南国天气,一道道青绿蔬菜带着透人心脾的清凉,何蕊做的是甜品,水果的甜味清香就像她的大奶子一样可口。我满意地吃了个饱。

  吃好饭,我让她们母女先洗澡。因为浴室很大,为了节约洗澡时间,三母女同室共浴。想着三个母女赤身裸体聚在一起,咬着耳朵轻吐芬芳说着一些私密的悄悄话,有时还会笑成一团,乳波乱抖,臀浪齐飞,我的大肉棒就硬得不像话了。
  晚上我单独睡一间,魏贞睡一间,何惠和何蕊共睡一间。大概12点钟,我尿急起床了,走到楼梯口。这个木质楼梯做得很考究,木栅栏下的隔板很高,能遮住腿。我打开跳蛋遥控器,不一会儿,人肉夜壶应召而至。睡眼迷离的魏贞跪在我的面前,拉下我的睡裤,含住我的大鸡巴。我尿关一放,在她的小嘴里撒了一泡尿。尿完后只听楼梯一响,魏贞赶紧要逃,却被我抓住秀发,我轻轻在她耳边说:「魏姐,今天还没帮我舔过肛门呢。」魏贞被我抓住,情急无奈,我转过身子,把健壮的臀部翘到魏贞面前,魏贞只能扒开我的屁股,帮我舔起肛门。
  从楼梯下出现一个倩影,是何惠。我刚才在微信里和她约好,12点来帮我吹箫,为了不引起妈妈和妹妹的怀疑,我让她从头到尾不要发出声响。黑暗中,何惠来到我楼梯扶栏对面,正好脸蛋对着我的裤裆。我刚在魏贞嘴里撒过尿的大肉棒狰狞地矗立着,因为高度差,何惠隔着栅栏站着把大肉棒塞进小嘴里,放荡地帮我口交起来。于是魏贞蹲在我后面舔肛门,何惠站在我前面吮鸡巴,我享受着这对奴宠母女的双面服侍,因为隔板和黑暗的关系,两人互不知情,却大大刺激了我,魏贞的小香舌细致地钻进我的肛门,何惠脑袋前后摆动以免耸动,很快让我的大鸡巴在她嘴里发射了!何惠含着一口精液,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等她走远,厕所的灯亮起,我才放过魏贞。

  第二天用过早饭,我提议先去逛街。阳光是如此美好,照得人心情舒畅。在我面前,母女三人并排而行。她们手里各拿了一支冰淇淋,有说有笑,母女之间亲情让人看了就暖暖的。可是,在我的角度看到的却是令人热血沸腾的一幕:母女三人都遵照我的吩咐,穿上了显露圆臀曲线的紧身裤,魏贞是黑色的,何惠是紫色的,何蕊是蓝色的。三只肥大的香臀的形状被勾勒得一览无余。最让人兴奋的是,母女三人为了讨好我,毫不顾忌这是公众场所,都在走路的同时恬不知耻地朝着我摇晃大屁股,抖出阵阵香艳无比的臀波!虽然今天路上人不多,我对这三头母畜的欲念却蓬勃到了极致,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我仿佛看见这三只丰臀变得赤裸裸的……我的肉棒极需宣泄,接着我提议天气太热,去我家门口的白沙滩游泳。

  白沙滩本来产权不明,但因为我有一些黑道背景,这里等于成了我的私人沙滩。在我的吩咐下,母女三人穿上了泳装出来。我第一个跑出来,接着,三条窈窕火辣至极的倩影出现沙滩上。当我在刺眼的阳光下看清她们的泳装身姿时,胯下的大肉棒涨到了极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