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妻子的欲望同人】(28)作者:不详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嫣每天忙着烧饭洗衣,打扫卫生。房间,浴室已经一尘不染了,可她每天仍旧擦洗不停。我想她是想用这些多余的家务占据闲暇的时间,以避免双方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尴尬。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进行,也不知道她是否和佟又联系了。

  我浏览了一些婚恋论坛。很多人都在说要沟通。不知道这是他们的经验呢,还是想当然。我想不出如何与嫣沟通。告诉她婚姻要忠诚信任吗?嫣已经说过她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用不着任何人去告诉她。要她痛哭流涕的忏悔乞求原谅吗?可这真的有用么?即使有用,我也不想看到嫣这样。

  今天晚上,龙小骑来了。他把我的信用卡还给了我,摔坏的电脑已经修好了。他说他用我的钱买了新电脑,修好的电脑就归我了,但电脑修好后视频文件就剩下一个了。他说很可能是修电脑的给删除了。

  我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娜和嫣说的群P场景有视频。泄露出去将会是触犯法律的行为,所有参与的人可能都会有牢狱之灾。

  嫣和嘉嘉都上床睡了。我来到书房打开了龙小骑送来的电脑。原来的三个文件只剩下一个了。我知道如果我打开文件,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将会再次充满我的心灵。犹豫了片刻,还是颤抖着点击了下去,因为我想知道嫣究竟卷入有多深。
  图像非常清晰,稳定,可以判断是很接近专业的设备拍摄的。镜头像似被固定在房间的一个墙角,偶尔能看到焦距的变动,慢慢拉近聚焦到一个物体上。很显然,有人在遥控。

  屋里仍然是上次我看见的这张床,很大,有个巨大的古典式靠背,靠背的上半部分,是一块巨大的镜子。

  娜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一手拿着一把钥匙,一手拿着个遥控器,对着画面外说:「我走了,好好享用你的美人吧。」语气和面部没有任何表情。

  正如我预料的那样,佟走进了画面,依然是光头,穿了一件紫色的睡袍。对着娜说:「不要吃醋吗,昨天不才刚操过你吗!」

  娜撇了一下嘴:「嗤,谁稀罕。」说完边走向门口。

  佟跟着叮嘱了一句:「关键的时刻要用特写啊。」

  娜开门出去了。我能猜到她一定是在附近的什么地方,很可能就是在佟的家里,通过监视屏,操纵着镜头。

  大约5分钟后,门铃响了。佟走过去拉开门,是嫣。

  嫣的头发随意地披着,在脖颈处别着一枚精致的发卡,刚好露出一半小巧的耳垂儿。白色的丝织衬衣掖在水磨蓝牛仔裤中,脚上是一双乳白色高跟皮凉鞋,把一双长腿衬托的愈发挺拔,笔直。像一个清纯的女学生。

  几乎是嫣刚一进门,佟就一下把嫣搂在怀里亲吻起来。不像我前几次看到的,这次嫣连象征性的抵抗都没有,就抱住佟回吻起来。嘴唇磨擦唏嘘的声音很大,能感觉到亲吻的力度。他们不像是通奸的男女,倒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
  我心里升起了一股酸楚。即使在床第之间,嫣也从来没有忘情的与我狂吻过。常常是蜻蜓点水般的。而现在的佟正恶狼一样狠狠地吻着,用力嘬吮,以至于她的双唇完全被佟吸入了口中。

  几分钟后,佟才把嘴唇与嫣分开,然后在嫣的脸颊,额头,耳朵,甚至鼻子上胡乱的吻着。唾液布满了嫣的脸庞,在灯光下泛着光泽。

  佟扬起了头,然后伸出了舌头。佟的舌头肥厚硕大,表面布满了黄腻的舌苔。舌头的侧面还粘着一根烟丝。

  嫣似乎想向后退缩,但双肩被佟紧紧抓住,动弹不得。只好按着佟的意思翘起脚跟,伸手捏下了佟舌上的烟丝,然后用嘴含住了佟的整个舌头。

  佟低下头,嘴唇紧紧压着嫣的嘴唇。从嫣的脸颊形状的变化能看出佟的舌头在嫣的口中剧烈的缠绕,搅动。偶尔,他们的嘴唇会分开一段距离,但伸在口外的舌头却仍旧粘接在一起,相互舔舐和挑动。

  我想起了第一天回家时和嫣的长吻,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终于,佟结束了亲吻,搂着嫣走到沙发旁,独自坐了下来,把嫣的身体转向正面,伸手去解嫣的皮带。嫣用手稍微推挡了一下便任由佟动作了。

  佟慢慢将嫣的皮带解开,把裤子拉倒了膝盖处,然后撩起了下垂的衣摆,递到了嫣的手中。

  光滑的腹部和白皙的大腿完全显露了出来。嫣穿的是我在结婚纪念日时送给她的丁字裤。猩红的内裤紧缚在雪白平展的小腹。黑亮的阴毛从狭窄的裤边伸出头来。形成了一幅红黑白的图案。

  佟双手捏住了露出的阴毛,轻轻的揉搓,把玩。然后向上提拉。焦距这时也慢慢的拉近,已经能清楚地看到阴毛下的皮肤被拉起的丘囊。嫣始终把衣服按在胸前,间或低头看一下腹部,又很快扬起头,闭上眼睛。

  把玩了一会,佟把嫣的身子转向背对着自己,凝视着臀部。嫣的内裤已完全陷入了臀沟。佟故作惊讶地说:「咦,内裤怎么不见了?」然后用手把住嫣的双臀,向两侧扒开,又故作恍然大悟地说:「奥,原来是要扒开屁股找内裤!」
  嫣似乎对佟的戏谑有些不悦,刚要转身,佟却一下把丁字裤来到腿弯,两只大手随即握住左右臀肉抚摸。佟的手非常用力,仿佛在揉着两快大大的面团。嫣的臀部在揉搓下不停的变换着形状,粉红的阴户和褐色的肛门也时隐时现。
  「趴下吧。」佟站了起来,轻轻的指示着。

  嫣顺从地跪在了沙发上,上身慢慢倾伏向沙发靠背,雪白的屁股微微撅了起来。

  佟靠着嫣坐在了沙发上,一边分开嫣的双臀一边嘟囔着称赞:「太美了!真像雪山中的两朵鲜花。一朵玫瑰,一朵菊花。」说完用力向两边扒开。

  阴道口完全张开了,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孔洞,里面粉红色的肉也清晰可见。肛门上纵向的皱褶被完全扯平了,屁眼也被拉成了扁平状。大股的液体从裂开的肉缝中渗出,闪着亮光。

  我心中涌起一种说不出的苦涩。相识四年,我还从未这样凝视把玩过嫣的私处。当我亲吻那里时心里充满的都是爱慕,从未想过去仔细观看。

  佟松开了双手,但接着就抓起嫣的双臂背到了身后,按着嫣的手使她自己用手把臀部扒开。可佟刚一松手,嫣就立刻把手缩了回去。佟又重复着刚才的动作。直到第三次,嫣才按着佟的意思双肩抵在沙发靠背,两臂背到身后,双手将屁股分开。

  我揉了一下太阳穴,心里痛得无法用语言形容。即使是我,嫣也从不愿意我凝视她的私处,总是很快合拢双腿,或是关上顶灯。现在的她却顺从地跪趴着,扒开双臀,将腿间的风光向这个猥琐的老男人一览无余地展露着。

  佟站起身,对着镜头得意的挤了一下眼,然后解开浴袍,露出坚硬,黑大的阴茎,将龟头顶在嫣的肛门上。

  嫣的身子震了一下,大声叫道:「不要!!」

  佟安慰似的抚摸了一下嫣的后背,嘿嘿地笑着:「看把你吓的,逗你玩呢。现在你这里还不行,以后会习惯的。娜一开始比你喊得还要凶,现在不插那里她还不干呢。」说完,噗嗤一声,龟头从屁眼滑进了阴道。

  不知什么时候,佟打开了音响在邓丽君《何日君再来》的靡靡音乐中,佟不紧不慢的抽插着,时而将阴茎抽出一半,低头欣赏着被阴茎拉出的阴道嫩肉和轻微收缩蠕动着的菊花。嘴角浮现出志得意满的笑意。嫣的头抵在沙发的靠背上。整个脸部都掩埋在散乱的头发中。看不到任何表情。

  音乐又换成了一首蒋大为的成名曲:〈骏马奔驰保边疆〉。欢快跳跃的前奏之后,是蒋大为嘹亮的歌声:「骏马……啊,奔驰在辽阔的草原……」

  佟随即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合着歌曲的节拍前后晃动着,幅度也越来越大。然后扯掉了嫣的上衣和胸罩,又把嫣的左臂背到身后,牵着手腕,似乎想模仿一种扬鞭策马的姿态。

  嫣大声的呻吟着,身体前后剧烈的晃动着,翘起的屁股时高时低的摆动着,垂在胸前的双乳也漫无方向的甩动着。

  突然,啪的一声,佟一掌打在了嫣的屁股上,白嫩的右臀立刻泛起了一片红潮。

  嫣惊惧的叫了一声,回过头来,可她并不是要制止佟:「打轻一点,他后天就回来了。」

  「可以考虑。」佟故意拉着官腔。「可也不能太轻了吆,毕竟这是在替他惩罚你奥。」说完又一掌打在了左臀上。嘴里还嘣出了一个字:「驾!」这一次比刚才轻多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歌曲结束了。佟抽出阴茎,一把抱起嫣,走到大床边,把嫣平放到床上。然后扳起双腿,压到胸前。嫣的整个臀部都被牵拉着抬离床面,湿润的阴门又被挤压成一道肉缝。

  佟也站在了床上,两腿分跨在嫣臀部的两侧,双手按压着膝弯处,压低身体,将阴茎挤入了阴道。可能是这种姿势阴道会夹的很紧。佟快活的深吸了一个气,便开始了抽插。随着快感的聚集,的动作越来越猛。有几次整个龟头都全部抽离了阴道,然后又重重的尽根插入。带入带出的空气使每次抽插都发出噗,噗的响声。悬浮在空中的卵蛋也叭叭叭地甩打在嫣的菊花上。

  终于,佟的阴茎开始剧烈抽搐,能感觉到精液正从囊袋中射出,顺着尿道进入嫣的体内。阴茎连续抽搐了十几下,才完全停了下来。佟将阴茎拔出一半,然后低头向后看着阴部的交接处。嫣的阴道还没有松弛下下来,仍然紧紧的包夹着佟的阴茎。镜头突然拉近了一些,能清楚地看到上下两个肛门都还在一紧一松的收缩着。

  佟拔出了阴茎。阴茎的表面沾满了精液和嫣的分泌液体。佟从床头抓了一张纸巾,在自己的阴茎上擦了一圈,然后又用纸巾擦拭嫣的阴部。纸巾很快被大股从阴道涌出的精液浸湿了,不但没有擦净阴部,反而将精液摊得到处都是,连阴阜上的阴毛都被粘连在一起,一撮撮的纠在一起。

  佟一把横抱起了嫣,向浴室走去,边走边用孩子般的声调说:「佟佟要和嫣嫣一起洗澡澡咯。」我感到有点耳熟,忽然想起了这是那天嫣在电梯中对嘉嘉说的话,就是用的这种口气。心中又袭来了一阵剧痛。看来佟在这一个月已经深深介入嫣的生活,连嫣习惯怎样说话都清清楚楚。

  佟抱着嫣从视频中消逝了,但哗哗的水声仍清晰的从浴室穿了出来。

  「别乱动!我自己洗。」这是嫣的声音。

  「哪用我的宝贝动手,我来替你搓背。」佟说。

  「搓什么搓,我身上又不脏。」嫣似乎有点不太高兴。

  " 不是搓灰,是全身按摩,促进血液循环,皮肤就更好了。" 佟似乎在边动作边解释。

  " 你也替我洗洗吧?" 佟要求着说。

  " 不干!" 嫣拒绝了,但带着一种娇嗔的味道。

  " 那就光给我洗洗鸡巴吧。" 佟央求着。

  " 唉,真那你没有办法!" 嫣叹了一口气。很快就传来了佟舒服的唏嘘声:
  " 啊……奥,我太舒服了……唉,别光撸鸡巴,也揉揉蛋吧……是不是鸡巴操得你舒服,你就对它更好一点。" 啪的一声,是手掌打在皮肤上的声音。
  " 好好好,我不乱说,你快揉吧。啊……对,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佟稳定了一下声音。

  " 有一次,我和我们公司的司机小阮一起去参加市政府的一个招待会,有晚宴和文艺晚会。看到小阮停好车走过来,我就先进去了,可小阮却被保安拦住了。小阮赶紧指着我说: "我跟领导是一个系统的。" 保安冷笑了一声: "鸡巴跟蛋
也是一个系统的,鸡巴进去了,蛋能进去吗?"

  " 结果两人打起来了。弄得警察都来了。后来我们单位的女孩在背后给我俩起了个外号,叫我是佟鸡巴,叫他是阮蛋。"

  " 唉约!" 佟夸张的叫了一声: "你别掐我吗。" 随后,嫣也忍不住的噗嗤
一声笑了。

  " 对,对。用力,你看它多可怜,每次都只能在外面晃悠。好,好……嫣,你真行,你真应该到我们公司去干。那里的工作就是要会忽悠,扯蛋。」

  啪!又是打在身上的声音和佟得意的笑声。

  " 嫣,手扶着浴缸……对,屁股再翘一点……来,来"

  " 松开!你不是射过了么,怎么又插进来了?" 嫣似乎有点不解。
  " 别动吗,别担心。这次不是操,是外面全都搓完了,该搓搓里面了。"
  「下流胚。」嫣轻轻骂了一句,随后又呻吟起来。

  几分钟后,嫣的呻吟才慢慢平息。

  " 哎,嫣,你老是说我恶俗,今天我们玩高雅的好不好?我们用现在的景致对一幅对联。」

  嫣没有说话,佟又继续说:

  「你不好意思,我就先说上联吧:玉手执肉棒,大屌充血坚硬似铁。"
  「去你的,谁给你对。」嫣有点没好气的说。

  「你不对的话,我就不让你出去,反正娜快回来了。我不介意她看到我们。" 佟有点无赖的威胁着。

  嫣叹了口气,顿了一下,终于轻轻的应道: "魔爪探骚穴,小屄含汁滑软如泥。」

  「好!好!」佟拍着手大声的赞赏着:「我们的嫣不仅是美女,欲女,还是才女。」

  没等嫣说话。佟又接着问:「嫣,这是你第一次称你那里「骚屄」吧?」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