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射出的一股股
射出的一股股

射出的一股股

Kevin的生活作息算是比较正常的,每天早上去办公室处理一下,下午或许在客户和仓库那里跑一跑。傍晚七点多准时回家,有时候会换套衣服出去玩到深夜。有时出去跑一圈然后坐在客厅打游戏,周末时会出去打一场球,或者以打球为名出去跟某个姑娘睡觉,Binaca住进来以后,碍于长自己十多岁,Kevin有些不好意思把姑娘往家里带了。
然而男女之间这种事,无非是一张窗户纸,又何况一个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一个是如狼似虎的美妇呢。随着Binaca渐渐的保养和装扮,Kevin渐渐地对这个阿姨注意了起来。上下打量来看,标准的丰乳肥臀,穿着保洁衣服时都盖不住的火热,换上瑜伽运动衣后便更遮不住丰满的曲线了。一个周五,Kevin回到家有些早。波多黎各阿姨还没有结束她的例行瑜伽锻炼,Kevin到门口时她正戴着耳机在客厅做着各种动作。双脚分开,双臂张开,身体向一边慢慢倾斜,同时上身保持直立,伴着节奏均匀地呼气,吸气。
Kevin轻声地挪进屋里,蹑手蹑脚地把鼻子凑近Binaca分开的裆部,咸腥的味道混合着轻微的汗臭味让Kevin挺枪致敬。Kevin被这成熟的肉体迷住,顺着身体的曲线闻了下去。Binaca察觉到一样,一惊坐到了瑜伽毯上,她顺手摘下耳机,发现却是色迷迷的Kevin,顿时春心也荡漾起来,警觉的眼神化为了一阵温柔。
“Papá, ¿qué estás haciendo?(亲爱的,你干嘛啊!)” Kevin也是一惊,又被这挑逗味十足的拒绝吸引,便配合的隔着运动裤舔舐起那透着骚气的裆部来。
“Sí, chupe allí sí(是的,就是那!)”,妇人扭动起肉感十足的身体,她也有段时间没有真枪实弹的干一场了。找到这份工作后,一直担心举止不端被辞退,所以一直靠带来的假东西解决问题,这下勾搭上了主子,压抑已久的欲望必然要好好释放一番。
Kevin被少妇的淫叫激励起了欲望,Binaca馒头一样的蜜穴被廉价运动紧身裤勾勒的淋漓尽致,看得出这个骚货连内裤都没穿,而上身的胸衣上也渐渐鼓起了两枚硬豆豆。一阵舔舐和揉搓,廉价紧身裤裆部缝合地方的破洞越来越大,渐渐地能伸进去了一个指头。Kevin毫不犹豫地把一颗指头伸了进去,瞬时插进了满着汁水的肉穴。
不断的搅拌以后,破洞越拉越大,小伙顺势将它猛地一下撕开,露出浸满汁水的一线肉缝也也引来妇人一声急促的充满欢乐的浪叫。
Binaca的蜜穴是典型的一线天,几条褶皱拥挤着一条深色的肉缝,充血的大小阴唇隐藏在深处,不扒开来是看不到的。插进肉穴的手指由一颗变成两颗又变成三颗,另一只手也紧紧地摁在谷底的小豆豆上。双手的揉搓和抽插默契地配合着,频率不断加速。终于妇人的呻吟声到达顶峰,随着一阵清流宣泄了出来,竟然喷了Kevin一脸。
这股喷射让Kevin有所始料未及,喷到了脸上让燃起的欲火有些消退,他扔下还沉浸在高潮中扭动身体喃喃不息的妇人不管,起身走向厨房吧台,抽出几张纸巾开始擦拭自己脸上的液体。
不一会儿,Kevin感到自己稍微有些软下去的家伙被温热的口腔含住,低头一看果然是Binaca在吸食吮咂。妇人的眼睛仰视着青年,充满期待的眼神伴着几次直达喉咙的冲刺又让肉棒充盈起来。妇人将Kevin拉起,跑到主卧里一把扔到了床上。青年满足的摆着大字,双手伸到背后拖住脑袋瞅着妇人。
妇人一面伸着舌头舔舐着嘴唇,一面双手托起自己先开了上衣的肥大的奶子,下面被撕开裆部的紧身裤已经顾不得了,两步三步也爬上了大床。几阵奶子和深喉的配合后,肉棒更加坚挺。一个硕大的屁股顺势就做了上去。同时Binaca弯下身,让奶子在Kevin的身上摩擦着,又不停的把舌头跟青年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Kevin看不见下面交合的激动场面,他只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大兄弟在一个潮湿的洞穴中进进出出,不断摩擦着周围的肉壁,这个洞穴入口是拥挤的,进去后又豁然开朗,仿佛能容纳生命的水库。
数十次往复摩擦后,Binaca已经慢慢做起了身子,她自顾自的闭着眼睛吐着舌头,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奶子,Kevin时而睁开眼享受这一美景,时而闭上眼,深深体会每一次肉棒冲击肉穴的快感。渐渐的,Kevin感觉这肉穴更紧了。而且是由内到外的紧致,包裹阴茎的感觉更加强烈。他睁开眼睛,不出所料肉棒进出的已经不再是Biaca的肉穴,而是Binaca的菊花,Binaca仍然闭着眼睛,舌头在口外来回的打转,不同的是揉着奶头的手变成了一只,另一只手的中指,无名指和食指却深深的伸进了自己的肉穴,那因充血而红嫩的洞口随着抽插动作的起伏张合着。露出里面更加粉嫩的浸着汁水的肉壁来。
肛门的包裹感明显比妇人的前面更加刺激,Kevin渐渐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一股白浆喷射而出充盈进妇人的后庭,随着仍在进行的抽插慢慢溢出。又是几个回合的往复,妇人也忽地停止了起伏,换作插进阴道的那只手不停的颤抖,进而是整个身体将裆部顶向前方的颤抖,哗啦啦的水流如捕虫的射水鱼一样,从洞穴的深处喷出,一股,两股,三股,四股。又布满了Kevin的腹部,前胸甚至床头挂着的一幅风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