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厨房里的偷情
厨房里的偷情

厨房里的偷情

这天,爸妈出去赴宴,我到叔叔家蹭饭。进门看见韵云姐背对着我在厨房做菜,本来想喊她,但是她的背面让我看到入神。韵云姐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紧身睡裙,那个胸罩就黑色的,整个身材都凸现出来,那个屁股又圆又有肉,看见到那条内裤的蕾丝边紧紧包住个屁股,我想到韵云姐那条内裤是黑色,乳房和屁股因做菜而颤动,看到我淫兴大发,心想韵云姐穿成这样,是不是想勾引我?


  我慢慢走去韵云姐身后,伸出手向前抱住韵云姐的腰,嘴就在韵云姐耳边讲:「韵云姐,想死我了。」韵云姐被我吓一跳,我又用两只手托住韵云姐丰满柔软的乳房,用手指捏韵云姐两粒乳头,用嘴吸舔着韵云姐的耳垂。


   「不要舔啦!唔……不……要……会……会你叔叔看到……」韵云姐有些挣扎,但是没反抗。我轻轻的吻她的美丽的颈,不时的将嘴移到她的脸上。我的阳具已经涨大,并且已经戳进她的后面的臀缝,最后我又开始轻轻的咬韵云姐的耳垂。


  「不怕,叔叔现在正在洗澡,怎会看到!」我伸只手到韵云姐的裙里面摸她的小穴,隔着底裤一摸,湿淋淋的,知道原来韵云姐小穴已经出水,我再用手指伸入内裤里面,首先去抚摸那粒阴核,「碍…不……好……啦……」韵云姐叫得好淫。


  我用整只中指插入小穴,一边吸吮耳垂,一边揉捏着乳头,「碍…唔……」


  我跟着翻转韵云 姐的身体,将我刚插完韵云姐小穴的中指放入口吸吮让韵云姐看,「碍…」韵云姐扭转头,我将那件T恤和胸罩推高,韵云姐肥硕的乳房整个弹出来,两粒硬硬的乳头在那摇曳着。


  我用嘴吸吮着韵云姐那粉红色的翘立乳头,「唔……唔……碍…」韵云姐叫声真是够淫浪。


  吮完乳头,一路亲下去,我脱下韵云姐那条睡裙和内裤,再撑开韵云姐双脚,将一只脚放在洗碗池上,整个小穴湿到反光,我伸出舌头去舔。


  「噢……小健,不要啦,脏啦……唔……好……碍…好……舔……呀……噢……」韵云姐双手原先是想用来推开我脑袋,但是现在就变成紧扯我头发,「碍…碍…唔……碍…哎喹…」舔到我满嘴 都是淫水,不过很好吃,滑潺潺,黏黐黐,又热又浓。


  此时,我的鸡巴也硬得快出火,忍耐不住了,我脱下衣裤,抬起韵云姐坐在洗碗池上面,撑开韵云姐双脚,握住阳具放到小穴上猛力一挺,就将肉棒干进韵云姐的肥穴中。「唔……干死你……碍…唔……插死你……」韵云姐受到我突然的攻击,也委婉的配合摇动屁股。她用手揽住我的脖子淫叫:「碍…碍…碍…好……大……喔……大力……噢……噢……」


  韵云姐说道:「喔……你也不管韵云姐……在煮菜……喔……就猛干人家……你好坏喔……」


  我说:「没办法,谁教韵云姐长得这么美,这么迷人了,又穿着这么诱人的睡袍,看得我受不了,只 有找韵云姐消火啰。」


  韵云姐:「好孩子,喔……你嘴巴真甜,喔……轻一点……喔喔……韵云姐好舒服……碍…」


  我的抽插动作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有力,韵云姐小穴好多水、好滑,我每下都插到底,而韵云姐尽情地享受做爱的欢乐,尽情的叫,我就一边吮韵云姐乳头,一边出力猛干。


  突然我的龟头一热,感觉一股热液袭向龟头,原来韵云姐泄了。


  此时韵云姐娇喘连连:「宝贝心肝……大鸡巴小江…姐姐不行了……我泄了……碍…」


  韵云姐说完后,整个人无力地趴在流理台,连喘几口大气,紧闭双目任我用 力地干着。「碍…碍…」忍不住,要射了!同一时间我感觉到韵云姐全身抽紧,阴道里面一下一下的收缩。噢!我们两人同时达到性高潮。


  看到韵云姐高潮后娇媚的样子,我的肉棒再度勃起,不知不觉越干越用力,将精液射进韵云姐的子宫内。我用尽全力狠干着,同时叫出:「韵云姐……你的小穴夹得我好舒服……我的……龟头又麻又痒……韵云姐……我要射了……」


  「小江…姐姐……也快泄了……姐姐……被你肏得……好…舒适喔……啊……好孩子……你……肏死姐姐了……姐姐好痛快……我要……泄……泄了……碍…姐姐……给小江…干得爽死了……姐姐……要泄给你了……碍…」


  韵云姐叫完 后,又一股阴精直泄而出,我的龟头被韵云姐的淫水一烫,紧跟着阳具暴涨,腰脊一酸,一股滚热的精液也猛射而出。


  韵云姐发觉我突然变得兴奋无比,于是更大声浪叫:「小江…射吧……快把姐姐的肥穴……射满……喔……姐姐被小健干死了……碍…」


  射完精之后,我将肉棒抽离韵云姐身体,一股混杂着精液和淫水的热流从韵云姐的骚穴中溢出,顺着大腿流到地板上。


  我抱住韵云姐在她耳边说:「好舒服呀!真是干一辈子都愿意。韵云姐,不要离开我,你的骚穴又多水又多汁,又滑又暖,还会一下一下的吸,我俩以后都要开开心心的做爱,好不好呀?」


  「喂!你又射进去了!不理你了!」韵云姐蹲下身子,低头就把我湿淋淋的大鸡巴含进了嘴里,开始吸吮起来,她下面的骚穴中淫水和精液依然在流淌着。


  「碍…好棒……好舒服……韵云姐……你的小嘴好棒……」


  韵云姐吸了一会,愈来愈爱不释手,舔遍了我的鸡巴、阴毛、睾丸。


  「韵云姐,换我了……」我扶起韵云姐,韵云姐顺从的站起来,一手仍舍不得放掉那根肉棒。


  我扶起韵云姐后,就将韵云姐的双腿分开,而韵云姐颤动了一下。韵云姐的阴毛特别浓密,我蹲下来,用嘴去舔韵云姐那湿淋淋的阴户。


  但是站着 的姿势只能舔到阴毛的部份,于是我将韵云姐抱上了流理台,将她的的双腿架在肩上,撑开韵云姐的大腿,韵云姐流出的淫水已经让整个小穴清楚的呈现在我面前。我看了就吻了上去,开始舔弄,从大腿到鼠蹊,一直到那条湿滑的裂缝。


  「碍…嗯……好……好舒服……天……碍…」韵云姐全身酥软,根本都忘了叔叔还在浴室洗澡。


  韵云姐小穴已经泛滥得一榻胡涂,乳白色的淫水和精液顺着肉穴流向肛门,再流向流理台。我见时机成熟,握着鸡巴,抵向韵云姐的肉穴,只见韵云姐的那条裂缝向左右分开,龟头慢慢的滑进去。


  「碍…小江…不……不可以碍…你才刚弄完……不可以这样……等下你叔叔出 来……碍…」韵云姐喊着。


  可是已经太晚了,我用力一挺,整根鸡巴顺着淫水和我的精液完全的插进了韵云姐的阴道。


  「碍…天碍…碍…我……不可以……碍…」


  我不顾一切的狂抽猛送,直插得韵云姐死去活来,双手胡乱挥舞,将一些瓶瓶罐罐都打翻了。


  「呼……呼……小江…你慢点……韵云姐受不了……碍…喔……好……就是这样……碍…好……好棒……」韵云姐一下子恢复的理性,又在我的抽送下飞到了九宵云外。


  「韵云姐……你舒服吗……我很舒服碍…」


  「舒服…… 不是舒服……是……爽……好爽……小江…姐姐给你操得好爽……你怎么……会……怎么那么会……插穴……碍…又……又顶到花心了……」


  这时我将韵云姐从流理台上抱了下来。韵云姐被我抱下来后,就站在地上,转过身子,将臀部抬起,露出湿淋淋的肉穴,我握着鸡巴,顶向韵云姐的阴户。


  「滋」一声,肉棒一下子就进去了。


  「嗯……碍…小江…美死了……这样操……姐姐……好爽……宝贝……姐姐爱死你了……操吧……操姐姐给你叔叔看……碍…」


  我高兴得更奋力的干着韵云姐,双手用力的揉捏着肥硕滑嫩的乳房。


  「喔……姐姐快不行了……碍…大鸡巴……小江…你的大鸡巴操死姐姐了……喔……爽碍…好哥哥……姐姐要叫你哥哥……快叫我妹妹……你的韵云妹妹……碍…」


  「好碍…韵云妹妹……喜不喜欢……」


  「喜欢……妹妹喜欢……喜欢我哥哥操……碍…碍…」


  「喔……我……姐姐要出来了……泄给你了……快……操……用力操我……碍…碍…碍…碍…碍…碍…」韵云姐泄了身,一股浓浓的阴精冲向我的鸡巴。


  我还未泄精,于是抽出鸡巴,只见韵云姐的穴口,一股白色的淫液流了下来,穴口像在呼吸似的,仍微微的张合着。


   我用力抬起韵云姐的腿,高举起她的右腿跨在墙上。我抱着韵云姐的右腿,将湿淋淋的鸡巴刺向那仍留着精液和淫水的骚穴。


  韵云姐整个人趴在流理枱上,仍在享受着泄精后的馀韵。为了顺利抽送,韵云姐双手环着我的脖子,背则靠着墙面,两人站着就在韵云姐旁边干了起来。


  「碍…碍…碍…姐姐没有白疼你……碍…小健你好会干穴……碍…碍…小祖宗……你太棒了……碍…碍…我的好哥哥……碍…会干穴的……好哥哥……」


  「好姐姐……你是我最爱的人……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呼……呼……」


  「好……小江…你要怎么孝顺……我……碍 …」


  「陪你睡觉……呼……跟你插穴……好不好……」


  「好……当然好……但是……不要把身体弄坏了……」


  「不会的……呼……呼……我会为你……保重自己……喔……快……亲姐姐……快……快……我快射精了……」


  「好……碍…姐姐也要了……碍…射吧……让姐姐帮你生个孩子……好不好……射吧……射进来……碍…碍…碍…碍…碍…碍…碍…出……来……了……」


  我终于再次射出一道浓浓的精液,浇烫着韵云姐的子宫,韵云姐整个人攀在我身上,不断喘息着。


  “小 健,你的精液烫得我的小穴好舒服……碍…”说着韵云姐用手接住从小穴中流出的精液,送到嘴里吃了下去。接着她从我身上站起,依偎在我的身边。


  当我们两人整理好衣服的时候,叔叔刚洗完澡出来,我便和叔叔在客厅聊天,而韵云姐则在厨房收紧骚穴夹着我的精液做饭。


  办公室、卫生间、会议室、大楼屋顶、韵云姐家里……到处留下我和韵云姐疯狂做爱的痕迹。办公室的端庄娇丽美人老师,一到我的胯下就风情万种、淫浪万分、姿态诱人,每次我们两人都能尝到小心翼翼偷情带来的绝顶刺激!


  韵云姐在我的浇灌下出落得更加汁液饱满、娇艳欲滴,俏脸上常常荡漾着羞涩动人的红晕,乳房越发丰 满高耸,腰肢纤细娇柔,臀部浑圆丰腴,走在路上经常成为男人色眼透视的焦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