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八素皇后
八素皇后

八素皇后

在东起大兴安岭,西至喀尔巴阡山的万里欧亚大草原上,从东到西依次是,鞑靼部落,乃蛮国,喀拉契丹国,诸俄罗斯小国,波兰王国,匈牙利王国,其中乃蛮,喀拉契丹,波兰,匈牙利,皆名列十八国之列的大国。

  且说钦察人,攻破苏兹达尔公国,将苏兹达尔太后太姬羊娜掳回,做了酋长八赤蛮的小老婆。这钦察部落既是花拉子模帝国的盟邦,又是喀拉契丹的盟邦,所以八赤蛮派人将这次掳掠来的一些俄罗斯女奴,送给喀拉契丹一些。

  那使者带队东行,到了喀拉契丹首都虎思斡尔多,受到喀拉契丹皇帝天武帝的热情款待。这天武帝名叫耶律直鲁,是位七十岁老英雄,他女儿耶律燕,三十多岁,一直陪他接见来使,他们还向钦察使者介绍了耶律燕的新婚丈夫,来自乃蛮国的王子屈出律。钦察使臣一打量这位王子,吓了一跳。只见这位王子二十多岁,眼里闪着复仇的火焰,一看就是个狠辣角色。

  原来,这屈出律就是乃蛮皇后八素为大阳汗生的儿子,乃蛮被大金率鞑靼击败,八素被鞑靼人抢走,屈出律投奔喀拉契丹,天武帝赏识他,将他招为附马。

  这屈出律心思很深,日夜想着借岳父的兵马,东征鞑靼复仇。

  且说那鞑靼的都哥汗,是个三十几岁的汉子,虽不十分粗壮,却十分凶狠,玩起女人来非常厉害。他早就听说乃蛮皇后八素,肤色极白,极爱乾净,也听说她鄙视鞑靼人不洗澡,嫌鞑靼人不乾净,还听说了她要他儿子大阳汗替她捉些鞑靼妇女给她做奶妈。这次,一听说捉到了八素,都哥立即命人将她带到大帐。

  在蒙古包里,都哥一见到八素被带进来,不禁暗暗想到,果然好白的妇人,当下阳具便有些硬了。

  都哥喝道:「敢情你就是那乃蛮皇后,听说你要我鞑靼妇女挤奶给你吃,还嫌俺鞑靼人肮脏,嘿嘿,今日就要叫你受一受俺这鞑靼人的肮脏!还要挤你的奶吃!」说完就扑了上去,将八素按倒在地毯上,三下两下,就在蒙古包里将那八素皇后扒得一丝不挂,露出她那一身极白细的肉,都哥更是觉得刺激,呼呼喘着气,就去捏那八素的奶子。

  八素的奶子很大,男人一见她的奶子,没有不想捏的。她奶子被都哥使劲一捏,奶水就滋了出来,喷了都哥一脸,都哥便去叼她乳头,八素皇后一直被两个儿子吃奶,乳头是又大又黑又软,男人见了都想咬。当下这都哥叼住八素皇后的乳头就咬,疼得八素皇后一声尖叫。都哥使劲吸奶,大口吞食八素皇后那甘甜的乳汁。他吸得太狠,八素皇后被他吸疼了,忍不住叫出声来。

  八素皇后平日娇生惯养,娇弱无力,年纪又大,碰到都哥这样的野蛮汉子,就只有遭受蹂躏的份儿了,根本无力挣紮。

  都哥捏着八素皇后的两只奶子,吃了这只奶,又吃另一只。吃了八素皇后的奶,他的阳具越发强硬了。

  都哥又去舔八素皇后腋下柔密的腋毛,八素皇后闻着都哥身上那阵阵扑鼻的汗臭,又被他舔腋毛,心里恶心极了,她痛苦地哼哼着,但却无力反抗。她尽量屏住呼吸,就是这样也几乎被熏得晕了过去。八素皇后流着眼泪,在心里想着,天哪,快点让我昏过去吧,我不要再闻这种恶臭啦,天哪,实在受不了啦。她只求这种折磨能快点过去。

  都哥看着八素皇后那痛苦的表情,裂嘴狞笑着,跪在八素两腿间,一挺身,将阳具顶入了八素的阴道。被这麽肮脏的一个男人顶入自己的身体深处,八素皇後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她老了,阴道较之年轻时更为浅小,而且弹性也不如以前,都哥粗暴插入,她受不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痛苦,使得她忍不住疼得发出哭叫声。

  都哥见把这麽一个高贵的皇后操哭了,更是兴奋异常,扛起八素两条白腿,往她屄里狠顶!八素被掀翻在地毯上,两腿被掀起,遭到野蛮的蹂躏。

  她的两只白脚随着都哥挺进的节奏在都哥眼前乱晃,都哥赞道:「好白的脚啊!」情不自禁,捉在手里,闻了一闻,不但不臭,还有些熟熟的香。

  浑身汗臭的凶恶汉子都哥,对这种又香又白的女脚非常着迷,他母亲玉满公主的脚也很白很香,他爱不释手。他在玩女脚时,经常心里会想,这是怎麽长的啊?这八素的女脚极白,实在惹人性慾,都哥一口吞下八素一只白脚,一边咀嚼,一边兴奋地顶皇后的屄。

  八素皇后隐密的性器官白脚,也被这肮脏汉子玷污了,加上她阴道被顶得很疼,再加上都哥难闻的汗臭,她几乎要窒息了!

  八素皇后极爱乾净,现在遭到这麽恶臭肮脏一个男人的野蛮奸污,她受到的刺激可想而知。她实在忍不住了,失声呼喊,把心里的话都喊了出来:「噢……噢……弄死我吧……我不要活啦……天哪……救命……救命啊……」她被操得语无伦次,痛苦难忍,发出绝望的哭叫。

  都哥见八素皇后被他操成这样,也不由发出了吼叫:「母羊!好母羊!白母羊!」连续重击!八素皇后随着他的撞击,两只又大又软乳汁充盈的白奶剧烈地晃动着,都哥不由伸手去抓,疼得八素叫得更惨!

  她绝望地喊叫着,渐渐陷入迷昏状态,竟渐渐觉得一种莫名的刺激深入身体的深处。她忍不住发出凄厉的嚎叫:「操死我吧…快操呀……快操死我吧……」她嚎叫着,阴道里竟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这或许就是那种被强奸的快感吧。

  养尊处优骄傲高贵的八素皇后居然被操得发骚了,她忍不住自己用双手揉摸自己的大奶,捻着自己的乳头。都哥笑道:「好一头淫母羊!」从她阴道里拔出阳具,八素淫妇本性发作,竟求他快插。

  都哥捉了八素的白脚,将阳具在她白脚上乱顶,八素痒到屄里去了,连声求他:「快……快进来呀……求求你……」

  都哥狞笑道:「还敢不敢嫌俺鞑靼肮脏啦?」

  八素苦求道:「不敢啦!不敢啦!」

  都哥又道:「叫我亲爹!」

  八素叫道:「亲爹呀!快插我吧!人家痒呀!」都哥这才动手,将八素翻过来,使她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地毯上。都哥从後面,狠狠顶入她的屄眼。八素又嚎叫起来。她上半身趴在地毯上,泪水汗水直\\r流,失声嚎叫:「哎呀……受不了呀……轻点插呀……插……插死我吧……不要活啦……」

  都哥很想射,但又不想就这麽轻饶了八素,於是抽出阳具,硬往八素屁眼里顶,他的阳具蘸满了八素的淫水,八素虽然上了年纪,但被都哥操得发骚,淫水意想不到地流了很多,所以都哥阳具等於有了润滑液,八素屁眼虽然紧小,还是被都哥强行顶入。八素屁眼被顶,满面潮红,她现在只想被男人插爆她,她的屁眼很紧,都哥强行顶入,她又疼又刺激,忍不住放声呼喊。

  都哥的阳具在八素皇后的紧小屁眼里涨得都快爆了!他使劲地顶!顶!八素皇后支援不住了,腿一软,跪不住了,整个肉体趴在地毯上。都哥整个人都压在八素皇后的白色後背上,两脚在八素两腿外侧使劲蹬住地,两手搬住八素的香肩,拚命地将阳具使劲往她屁眼里顶。

  八素皇后如同一头瘫在地上的白母猪,嘶叫着,被这个小她很多的男人压在她身上,任凭他糟蹋。

  都哥还想把阳具从八素皇后屁眼里拔出来,再去捅她屄眼,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刚把阳具往外稍稍一撤,就禁不住精液狂射而出,猛烈地射入八素皇后的屁眼……

  都哥疯狂地一次又一次地奸污八素皇后,八素皇后也疯了似地接受蹂躏。

  在回军鞑靼的路上,一路上,都哥几乎不停地蹂躏八素,这个高贵的皇后令他着迷。

  从乃蛮回到鞑靼,八素皇后成了都哥汗的小老婆,後来又被他赏赐给了他的叔叔别古,後又夺回,赏赐给了都哥汗自己的儿子乌里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