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进校队前的检查
进校队前的检查

进校队前的检查

阿土从小时候就不太喜欢看医生。主要的原因是阿土从小到大就一直是个健康宝宝,除了偶尔的运动伤害以外,阿土几乎没生过什么病,所以他认为看医生对他来说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而且阿土从小到大都是分配到体育班里的棒球队接受严格的教育和训练,他一直都是专门负责补手的位置,而经过少棒和青少棒几年间训练的结果,他有比一般年龄男子更有力发达的腿部和臀部肌肉。.但阿土也没有乎略上半身体格的训练,虽然还是学生,他发育的确比一般来说迅速的很多,而他的体格比起同年龄的同学来说,已经具有成年人的相貌和体格了。阿土在球场上的表现在比赛中开始被大家注意,前一阵子有另一所知名棒球队的学校的教练,注意到阿土的表现,就提出了一笔高额奖学金的培育计划,力邀他转学参加他们的学校,加入他们的球队由于阿土的学校并没有更好发展冠军棒球队的条件,阿土在经过父母的讨论和同意之后,就答应了这个邀约,很快的,他准备了行囊,一个人就只身前往他乡,继续他的打棒球的梦想阿土在转校后的第二天,就开始跟着新的球队同学们一同作息操练生活,阿土在体格的优势在新的团体还是一样吃的开,又因为各项入队测验表现良好,他很快和队友打成一片,而阿土的适应情况良好,也让教练相当称许。但是过了几天的某一次练球结束后之后,教练找来满身是汗水的阿土,告诉他说,他已经合可的通过了各项基本的入队测验,他已经被许可加入了这个球队,但因为教练必需对球队上每一位队员的身体状况能更了解和掌握,所以如果他要在他的球队里继续打球,他就必需马上跟着他去学校附近的医院去作一次详尽的身体检查阿土心中虽然很排斥看医生,但听了教练的话,也没换下一身的制服,就离开了学校,和教练带着一同去了那间医院,要进行他入队的例行体检。) 一路上,教练和阿土聊了一些身家的事情,教练也告诉了阿土说这是他第一次的体检,所以一定会作的很彻底,他要阿土好好的听护士和医生的指示,让他身体的状况有更明确的资料,可以作为日后教练比赛期间各种战力的评估。2不过到了那间学校里的专门体检小医院里,教练的和护士说明了来意,就把阿土一个人留在医院里,自己走了。
这时因为诊所里没有其他的病人,所以阿土还没来得及在候诊室座下时,阿土就被护士给叫唤了}只见护士小姐拿了一个塑胶杯子交给了阿土,告诉他说检查需要他的尿液样本,并指示阿土可以进去一旁的厕所里完成这件取样的工作。-
阿土听了指示,进了厕所里,就解开下了他白色的球裤,拨开了他的还有包茎的龟头,对准了杯口,一会就装了半杯热腾腾的尿液。
出了厕所,他把尿杯交给了护士,只见护士在塑料杯子上盖上了杯盖又贴上了标签。
这时护士要阿土进去一旁的问诊室,那是一个不算大的小房间,里头还有张床和书桌,她指示阿土需要抽血检查,阿土就配合的卷起了袖子,护士找到了血管,抹了抹酒精棉花,就插入了一根空针桶,抽出了一管的血液样本,也作了记号,和他的尿杯放在一起。*接下来护士例行的量测了阿土的血压和体温度,又要他脱了球鞋测量了他的身高和体重,并且简单的检测了阿土的视力测验、色彩辩视和听觉测验,阿土都顺利的通过了。/|在例行的检查结束后,护士告诉阿土他必需准要脱下他身上的球衣,等一会医生会继续进行之后的检查,护士说完说开门出去了,留下阿土一人在诊疗室里,阿土因为听了护士的话,于是开始脱去了身上的球衣。l当阿土脱去了球衣,还是有些尴尬,心中还在迟疑着要不要马上把球裤也脱了时,只见这时身后的另一道门已经被打了开来,一个穿着医生袍的中年医生已经走了进来。
O医生看了阿土的样子,马上要求阿土继续把球裤也给脱了,阿土听了话只好继续的脱去了球裤和球袜,全身还穿着一件四角的白色运动内裤,正想要脱下,就马上被医生叫唤了。" @:" C8 M4 E! v! N医生似乎不急着在欣赏完眼前的猛男脱衣秀,就要阿土到他的桌旁的椅子前座下来问诊;他开始详问了阿土的家族遗传疾病,以及一些最近所受过的运动伤害和疾病史,阿土有点紧张的正座在医生的面前,努力的回想着过去的回忆,严肃的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医生问完了阿土各项例行的问题后,他拿出了小手电筒,打开了光源,开始调查阿土的耳朵和眼睛的状况,他初步的调查后发现,虽然阿土还是学生,但已经发育成一个健康的男人,有着成熟的肌肉和外表,体毛也生长的很旺盛,在同一年龄的学生来说,却是相当少见的。反射应。
接下来他又拿出了听诊器,把诊器接触到了阿土的胸口,当他听阿土的心跳听,发现阿土仍然相当的紧张,他要阿土继续的放轻松一些,然后继续的倾听阿土的心跳和呼吸频率。
只见医生在体检表的心脏栏位上,慎重的写下了几个字后,就戴上了乳胶手套,然后开始接触阿土的身体。
医生的双手摸在阿土的脖子到头部的周围,检查喉结和脉脖位置,并且试着发现有没有异常的硬块和伤疤,以确认连阿土自己都可能没有注意到的身体异状。
随即要求阿土举起了双手,让他可以仔细的检查他的腋下,而医生的两只手摸遍了阿土的上半身,是为了要更仔细的找寻出在阿土身上不该出现的东西,包括他的凸起的痣、疣和胎记,都被医生记录到了检测表中。- 当医生完成了阿土上半身的检查,他的手就开始摸了阿土的双腿,坐着的阿土伸直了两只脚让医生的手能继续的进行检查,医生仔细的看了阿土的脚掌和脚趾头,观察有无霉菌生长和脚茧的分布状况,当医生完成了这些检查后,他告诉阿土他是相当健康的男性,目前他的身体上几乎找不到太多的问题,接着他要阿土站起身来面对着他,阿土就照作了但这时医生没有任何警告,就猛拉下了阿土的内裤,一直猛拉了他们下来到脚踝上。他这时才开口要阿土把内裤也脱了,阿土只好抬起脚让医生取下了两腿间的内裤,医生取下了后就顺手把那条内裤扔在阿土的其他衣服堆上。阿土这时开始感到有些困窘,所以只好用自己的双手盖在自己的下体前面。#这时医生告诉阿土应该要他把手背在腰后,阿土无奈的照作了,只能低着头看着医生接下来的检查动作。" 医生在先是轻轻的指头拈住了阿土的阴茎,褪开了他的包皮,让龟头露了出来,观察他清洁的习惯是否良好,他的另一只手则是握住了阿土的睪丸,手掌轻轻的玩弄着阿土的睪丸,然后开始滚动阴囊里的肉球感觉那一对宝贝的重量,检测有无隐睪或发育不良的状况。
医生接下来要阿土进行然后做了的颈椎运动和咳嗽测试,又要阿土趴下,观察他伏地挺身、蛙跳和仰卧起座各项徒手运动时,阿土肌肉的施力有无不正常的状况。/c只是在阿土的下体被医生翻开包皮时,他敏感的阴茎就很不争气的完全的硬挺了起来,虽然医生一直说他这样顶天立地才是健康的男人,但全身赤条条的阿土在人面前裸体,让人彻底的检查,又还作了那些徒手运动,不知是累还是羞,阿土还是感到脸红透了。* V3 r8 G" v/ S! M+ Y' C( C' v1 y
医生然后要阿土转过身来,双脚张开,要他趴在检查桌上好让他检查肛门,医生继续提醒诉阿土不要紧张,因为这一切只是按照程序和规定的检查,他的队友们也都有被检查过。)
阿土只得照作了,只见医生在自己套了手术手套的手指上先是涂抹了一些润滑剂,他要阿土忍耐一会,就强行的分开了阿土的有力的两片臀部肌肉,然后将手指头慢慢地推挤了阿土有些炙热的身体里。
阿土不自主的突然深深猛吸了一口气,因为他惊恐的感觉医生手指正侵略入了他的屁眼里,他感到自己的更是脸红透了,医生的手指很快的就碰触到了阿土的摄护腺,并开始用指尖轻轻的磨擦,阿土全身猛的一抖,这时才又开始深深的把肺里的空气呼了出来。
内心感觉受羞辱的阿土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但阿土只能握紧拳头,全身肌肉青筋爆现忍耐着后庭所遭受到的入侵,突然阿土全身一阵抖动,有一股浓拙的液体在抽动之后从他的马眼里冒出来,就直掉落在地板上,发出了轻微但清晰的声音,却还有一条透明的细丝线连在他的尿口之处。
当医生持续的用手指头按摩着阿土前列腺,阿土的马眼不停的渗流着体液,拉出了一道不断的细丝到了地板上,看着阿土变成如此,他惊奇的发现眼前这名身材彪型大汉的学生球员,竟然是一个极度适合肛交的男人,因为他具有一付相当敏感的前列腺神经,而这付具有特质的身体正等着要让他开发。而这时阿土的内心已经由开始的痛苦屈辱变成了异样的快感,当医生从阿土的屎眼里面抽出了手指,这时阿土竟然开始下意识的用手握住了自己坚硬的阴茎,不顾还在医生的面前,开始抽动了起来。: 但医生却拉开了阿土的手,打断了阿土无意识手淫的动作。他告诉阿土要接下来要就检测他的精液样本,但他有手上有一台比让他自己手淫打出精液来更好的工具,这是其他人在精液检查时不会用到的,问他要不要试试。
阿土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就决定让医生摆布。:\医生这时指示要阿土躺倒在检查桌上,阿土还在心想这只是个身体检查,就不疑有他的照作了。阿土却发现医生很快的用皮带把阿土的双手固定在桌上。. & @他告诉阿土说因为他总习惯用手放在下体上,为了让检查顺利,所以他非这么作不可,接下来阿土粗壮的两条腿被医生拉了开来,两只脚都被固定在马镫上,这时的阿土全身都已经不能动弹了。
医生这时按开了电灯的开关,阿土的下体就变成整间诊疗室的最亮的焦点了,这时阿土又觉得嘴里被塞入了什么,原来是医给他的嘴上套了一付堵嘴球。
医生又拿了一根透明的塑塑软管,熟练的在上头涂了一些润滑剂,对准了阿土的尿道口就直直的插了进去,阿土这时吃了痛,却叫不出来,只能无力的扭动着身子,软管被医生插到最后剩下了尿口外的一截部位。
接着拿出了刮胡刀,很快的刮去了阿土阴茎上的杂毛,然后拿了一个怪异的钳子撑开了一条粗橡皮圈,滑进了在阿土的阴茎上。受到橡皮圈的压迫,阿土不自主的呻吟出来,但是他却感觉那条湿润的粗橡皮圈,紧紧的嵌在他的阴茎的肉皮上,虽然不会很痛,感觉却有些奇特。医生在一个纸箱里,挑出了一支较粗的硬塑料管,对着阿土发硬的根部,那管子罩住了阿土的阴茎上,塑料管的管口刚好可以卡住条橡皮环,而塑胶硬管的另一端,在尿口上的那根管子口,又被接上另一个盖子,盖子刚好合上了那根塑胶硬管,似乎变成了一个真空管,锁住了阿土的阴茎,在盖子上还有另外两根红色和蓝色的橡胶软管,一同被连到检查桌下
医生又拉出了几条导线,只见他熟练的用胶带和吸盘,牢牢的固定在阿土的乳头和、睪丸上,甚至有一根比手指还要粗的金属棒,医生抹了些润滑剂就直直的插入了阿土的屁眼里,阿土只能扭动着身体接受着入侵;金属棒顶住了阿土的前列腺上,医生用胶带固定了那根电线在阿土的大腿内侧。只见那个医生在机器上的一个旋钮转到了"on"的位置,阿土这时开始体验了在他短短的生命中,最快活也是最惨烈的经历{塑胶硬管紧紧的套在阿土的阴茎上,第一根红色的管子里,开始冒出了一些液体充满了塑胶硬管内,那液体似乎是有意识的在刺激着阿土的下体,阿土感到那温暖的液体开始滚动了,那感觉就像有个女人在帮他口交一样刺激,阿土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他感到舒适的闭起了眼睛享受这美好的时刻只见机器上有几条电线连结着感应器,感应器把阿土身体微妙的讯息连上了计算机的荧幕里,这些数分析的数据比阿土脑子自己的感觉还要更加的精细。
机器里的感应器已经测出了阿土的阴茎已经达到完全的勃起,并且开始有了抽动射精的前兆;这时机器自动开启了反高潮机制能。
阿土感觉到在塑胶硬管内的温水马上被抽干了,取而代之的是蓝色软管里释放出来的冰水,阿土的阴茎受了冰水的刺激,在塑胶硬管里的整条阴茎就开始软了下来阿土原本该要射精前的愉悦感瞬间变成了冰冷的地狱,摧毁他的春梦。阿土开始在痛苦和失望的情绪中想要吼叫,而当他的交高潮消退了,他的阴茎又变成软软的一条。
但当机器检测出他的阴茎已经完全软了下来的时候,那机器的催情机制竟然自动的再次运转。Q如同前次一样,这时阿土的阴茎再一次的勃起了,他感觉到套在他阴茎上的塑料管里,里头似乎又有一些液体在流动,开始变得温暖,有些微妙的振动和冲击,这感觉让他感到相当的舒适,让他又慢慢的回到了勃起的状态,但当他的阴茎开始感到想要抽射时,这次则是一阵微小的电流竟又突然无预警的开启刺痛了他的睪丸,他的阴茎马上因为痛而萎缩了下来。机器这时再次运作,阿土感觉自己被电击到萎缩的下体又开始有了感觉,他的身体不自的又开始享受这神奇的工具带来的感觉,但这邪恶机器的目的只是要让他持续的在高潮和低潮间轮转,根本不打算让阿土那么发泄出来。
每次当阿土开始感觉达到了高潮,机器会用各种方法让阿土停止射精的感觉,所以机器会用冰水冷却和电击睪丸、乳头和前列线的方式,对阿土进行高潮舒缓的动作
因为这台机器设定成一旦阴茎会回软,就代表高潮的感觉就消退,这时机器会自行再度启动,继续给予刺激,让使用的人慢慢再达到高潮的感觉。
阿土不知道他是否想笑或哭泣。他同时感到他阴茎上的舒适和睪丸的痛苦。: w/ S( @) k$ v
他竟然发现自己睪丸的颜色开始变了,呈现象是坏死的紫黑色,并且让他感到极度的剧痛。
他设法要叫唤医生来关闭机器,因为他感觉自己又要射精了,但是那医生却不知走到那里去了。机器持续的对阿土的身体进行运作,阿土心里已经认为这不是检查,而是在虐待他。但是阿土已经被固定在检查桌上,邪恶的机器仪表倒数器上显示着时间还需要持续1小时左右。他心里开始咒骂了脏话,但接下来却只能无助的暗哭。
持续几次当阿土想要射精的时候,阿土不只感阴茎被冰冻住,象是被用强力手指头捏住了他坚硬的下体,而他的乳头也有被感到有电击的刺痛,而他的睪丸则是不断的被什么东西用力的被重击着。) 阿土的全身不断的冒出了汗水,躺在检验桌上的阿土不自主的的开始挣扎了身体,想要设法挣脱手脚上的枷锁,但一切却是无功的。
阿土感觉高潮的感觉开始再次来袭。他的眼眶里已开始泛出了几滴的泪水,因为那该死的堵嘴球让他根本叫不出来。
阿土甚至觉得他快死了,他的脑中却无法思考,最后在阿土已经感到绝望时,才总算感到放松了,因为时间总算结束了,医生这时也回来了,计时归零,所有的功能都停了下来,这时阿土果然不自主的就马上就开始射精了。但因为机器给予的刺激仍在,阿土只感到那种高潮的感觉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直持续着好几分钟。)
这时阿土下体上的尿孔中的软管上,开始喷发出精液射出来,一股一股白色浓稠的汁液,在透明的橡皮管中被空机吸引而移动着,被导入了另一台机器里。
而这时的阿土,已经因为身体里不由自主的持续高潮而失去了意识,甚至开始翻了白眼。,最后高潮总算结束了,医生关闭了机器。躺在检查桌上的阿土只感觉全身都放松了。医生马上去除了所有导线和管子。接着医生拿了一块温热的湿毛巾,开始擦去了这个巨大身体上所漫出的汗水。
几乎失去意识的阿土却没有发现到医生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因为医生也发现阿土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他决定不告诉阿土,他递给了阿土一杯水和一些药片,要他先在检查床上继续躺着休息一阵子。阿土不知不觉的觉了几个小时,阿土醒来时感觉自己的体力总算回复了一些,发现医生在他睡着的时间里,已经帮助他穿回了球衣了。, 当阿土拖着一身的疲累回到了球员的宿舍,马上脱衣洗澡。但当他的手摸到他的睪丸时,他竟发现他的阴囊里是几乎是空的,只剩下薄薄的一片皮肤,他的睪丸已经不见了。Z后来的阿土在平时也会穿着护杯来继续伪装他的男性像征,虽然他还是一个棒球队员,但大家却都不知道他已经不是完整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