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签订性奴合约
签订性奴合约

签订性奴合约

那夜我回想过去的种种,也翻阅欣怡的日记,才知道我真是没给欣怡太多的时间去满足她的欲望,一年只有圣诞新年放大假才会带欣怡外游,我想她的赌瘾和性欲都是因我忽略她而日渐增加。

  表面上欣怡没有对我不满,然而她内心野兽却日渐长大,这跟节儿上,我、欣怡都是始作俑者,同时也是受害者。

  我似乎没有理由去指责欣怡的越轨,换上是我,要是欣怡都不愿意干她的话,我也没把握说我一定不会偷腥。况且我内心的恶魔也促使我『欣赏』欣怡跟三人在我『出差』的日子里天天进行淫秽不堪的『性战』。

  内心天人交战着的我,一心要跟欣怡白头偕老,我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我觉得是时候要摊牌了,所以我找了机会对欣怡说:「欣怡,我已经看过你跟他们在上星期四『打麻将』的情景……没想到一脸清纯的你先是先把衣服输掉,让流氓勇先糊超过十台的牌帮他口交……我没说错吧?」。

  看到欣怡默不作声,我当然知道她想问我,为甚么会知道她跟胖子一干人鬼混呢?莫非被邻居看到自己红杏出墙,还是自己的呻吟声太大呢?

  然后我又继续说:「欣怡,我猜你最喜欢跟胖子打炮吧?接着你放枪给粗暴的流氓勇糊超过廿台的牌,你还偷偷让他在体内射精,再帮所有男人放枪『一炮三响』糊超过廿台的牌,让他们“吃三通”……我没有说错吧?」听完我的话,欣怡呆呆地拉住我,带点羞愧地亮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边帮我整理衣领边说道:「你……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心瞒着你……」接着流下源源不绝的眼泪。

  突然欣怡竟然冷静地对我跪地说:「对……对不起!如果……你……你不想再要我这个淫娃的话,你别闷在心里……可以提出离婚……反正我们没有孩儿……」 我看到一颗接一颗泪珠滴在欣怡的手。

  当欣怡说完,我看着她的脸上再次不停地淌下晶莹的泪水,尽管她哭得很伤心,可是她不知道,她一滴滴的泪水已经滴进我的心坎上。

  看着欣怡梨雨带花的清秀脸庞,我放缓了语气说:「其实说实话,那天在他们家里听到他们说曾把你脱光光时,我真的有点生气。可是我当时不知道你没有被他们侵犯,我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感到有一点失落。直到昨天,我看到你跟他们玩“吃三通”内射时,感到满腔愤怒,但是背后的犯贱心理却是亲眼看到你被他们压在身下任意玩弄的兴奋。

  虽然一直以来别人认为我当会计,一定是个思想保守的人,但是我还是喜欢看到你被他们凌辱的情况。」没多久,欣怡缓过气来,盯着我的眼睛问道:「你……真的不介意我是个淫荡的女人?不介意我和别的男人……甚至是你的朋友?」一心跟欣怡白头偕老的我怎舍得放弃她?我轻抚着妻子的头:「说实话……要是我说真的完全不介意是假的!但是只要你要保证不瞒着我,和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我可以接受你跟他们打淫荡麻将。何况我上次看到你跟他们玩“吃三通,我兴奋得打了好几发手枪!」欣怡答应我保证以后不瞒着我,也说她会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我的好奇心驱使我问:「可是你怎会遇上他们?」欣怡向我道出她『越轨』的过程:「上个月,我的姐妹阿美去旅行,我一时手瘾发作,去了麻将馆。有一次遇到他们,他们三人都不断糊牌,我输光了带来的钱,所以我约他们明天到其它地方打麻将。他们又再赢光我带去的钱,还说我的牌技很差,我气上心头,嚷着要『上诉』,三人笑着说,我已经输光了身上所有钱,他们不会跟我打『免费』牌,除非……」我不加思考地说:「除非你愿意脱衣服?!……」欣怡也好奇地问:「为什么你会知道?不对!为什么你……你会……看到我跟他们……」我严肃地说:「不为什么,我有位朋友刚好住在附近,他给我说过,几次都见到你跟他们……混在一起……所以……别说这个!以你的牌技,你都让他们看光身子了吧?那为什么你会……」其实要是有这些明显的”罪证“我都不会查的话,我都愧当核数师了!

  欣怡继续说下去:「每当我想起那次让他们看光身子,心里都很不服气,我想把”尊严“羸回来,可是我越想去挑战他们,便越是输得惨重!上星期四我再到他们的家(就是那个胖子)……跟他们打了不够一个拉风,带去的钱已经输掉一半……三人不期然对我淫笑……人家都知道有危险,但是你知道我的性格怎可能认输?就继续硬着头皮打下去……到我差不多输光钱时,胖子朝我说,我快把钱输光了……他们愿意做做好心,准许人家……以脱衣服代替付钱……我当然不愿意!果然没多久我真的把钱都输光了,胖子再次问我怎么样?他说如果我要”上诉“……他们准我以脱衣服代替付钱……前提是我愿意脱衣服!」我参一脚说:「我看你不愿意脱衣服,不过被他用激将法引了入局吧?」欣怡也好奇地问:「为什么你会知道?莫非你也在场?」我摇头着欣怡说:「我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你的个性我会不知道吗?」结婚五年了,欣怡可是在购物时都会为一百几十元的折扣跟售货员吵上一天,当然她未婚之前也是一位很有”上进心“的售货员。

  欣怡羞涩地说:「你知我好胜心有多强!我内心好像有一把声音要赢他们,即使只是糊一副牌也好!我有点怀疑他们串通使诈……半小时我连一副牌也未糊过……人家不仅再次让他们看光身子……他们越色色地看着人家的身体……人家的心……越跳得厉害……一副三十台牌使我连身体也输掉……胖子紧紧地搂住我说什么愿赌服输、叫我快过去跟他打炮……我才意识到危险,试着逃跑……他突然将我推向墙角并强吻着我……人家不知如何反应……只是呆呆的……任由他的舌头……钻进小嘴!」我不解地问:「你跟他就这样搞上了?那么其它人呢?」欣怡打断我的问题说:「你先别急,让我慢慢说吧!……他接吻的技巧很好……没多久我已经被他灵活的舌头……挑逗得意乱情迷……他进一步地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捏着,我只能下意识地轻推他的手反抗,但流氓勇更霸道地握住我的奶子……还不时用手指玩弄我的奶头……搞得我不知多兴奋……他含住我的耳珠挑逗着我……他好像很懂女人的性感带……不停地攻击我最敏感的两个地方……人家毫无招架……无法控制地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我气得咬牙切齿说:「他妈的!那胖子竟然这样对你!对不起!你还是继续讲吧!」欣怡继续羞涩地说:「胖子的手更进一步移到我的胯下……用手指拨开我的内裤……跟流氓勇打了眼色后……看到我无助地淫喘着……便毫不客气地将手指插了进去……我全身松软地趴在流氓勇的肩头上,任由他们的手指在我的淫穴里放肆地转动着……我的淫水已经不自觉地越涌越多……呻吟声越来越响亮……胖子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骚货,你怎么那么湿啊?是不是很痒?……很想被我干了吧?嘿嘿……帮我们舔一下鸡巴……等一下就让我们轮流给你爽……嘿嘿!』……多恼人!」欣怡盯着我,看到我脸上没有发怒的表情,然后又继续说:「胖子说完便将我的肩膀向地上压……我像着魔似的乖乖跪了下来……他们将鸡巴解放了出来……硬挺挺的杵在我面前……胖子抓着我的头……强硬地将鸡巴送到我嘴唇边……我只好乖乖的张开嘴巴含住吸吮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将鸡巴从我嘴里抽出……同时把我从地上拉起,让人家背靠在墙上……粗暴地将我的上衣向上扯……人家的两颗大奶子就毫无掩饰地弹了出来……人家都不知多羞人!」我听得有点兴奋,自言自语地说:「胖子他妈的真幸福!」欣怡羞愧不己说:「胖子边用舌头挑逗我的奶头……手指也同时伸入我的淫穴……我爽得不断涌出淫水……胖子随着脱掉裤子便开始干我……粗大的阳具不停地抽插转动……我听到自己被他干出了『噗唧、噗唧』的淫糜声响……人家被他搞得情欲高涨……嘴里又忍不住发出的呻吟声……淫虫辉看到人家发浪的样子也受不了……掏出阳具抽插着我的小嘴,流氓勇又说要参一脚……就这样,人家……第一次……被他们同时……干……同时……我第一次……玩着”大……三……通“,被……他们……中……那么羞人……人家不说了!」我忍不住大叫说:「你……被他们……哈!吃了三……?」我心中又气又兴奋,尤其当我看到欣怡脸上那种既羞涩又发情的难堪表情。

  欣怡看到我强烈的反应,以为我生她的气,便故意打断说:「其实我最初都有反抗,但身体就是受不了他们……」看来欣怡也顾及我的感受。

  欣怡正要把故事说完,这时她又接到流氓勇、胖子、淫虫辉的来电,三人要约欣怡打麻将。欣怡坦白对我说她要赴约,她彷佛有点难点的说:「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公平,虽然你今天说不会介意,但我知你对我的出轨很不高兴……也怕当别人知道了这件事……他朝你最后会后悔……」我强忍着心中的妒火,坚定地对她说:「没关系……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再追究了……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以后不瞒着我,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如果你真的想去……那我们就走吧!……不过我认为那里可不适合你去啊!」我故意说着。

  (四)

  欣怡笑而不语,顿时高兴地亲了我的嘴唇一下。我就知道欣怡真的很需要他们,我此刻才明白「天生我才必有用」的真正意思!尽管那三人是流氓,不通书礼,但毕竟他们的体格以至性能力、性技巧都远远超过我,胖子、流氓勇天生拥有征服女人的能力,简直是一流的「强奸」犯。

  欣怡对我说,胖子已经有三位人妻禁脔,流氓勇也有两位少妇性奴,他们两人都想把自己收服于胯下,我笑问:「我猜你想当胖子的性奴吧!」欣怡吻着我,惊奇地望着我:「亲爱的,你怎会知道?」我笑嘻嘻的答道:「欣怡,你都把事做得那么明显,每次你都故意放枪给胖子,胖子每次都是第一个干你的人!胖 子每次虐待你身体、羞辱你,每次你都默默享受着!欣怡,既然你想当胖子的性奴,那便好好当他的性奴吧!」欣怡被吓倒,望着我口吃地说:「亲爱的,那么你……你又怎……?」我徐徐答道:「我还是最爱你的老公、丈夫!我爱你的心灵,你只不过是胖子的性奴……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地满 足自己的性欲!……你是胖子最下贱的性奴……胖子是你最宝贵的泄欲工具……但你可是我最爱的老婆大人,而我就最爱 你的老公!欣怡,我愿意为你彻底地当一回王八蛋,我要补偿你多年因我失去的性福!」我举起我『冷落』娇妻的罪证 ~ 欣怡的日记薄!

  欣怡望着我手中自己的日记薄,感动地流泪说:「亲爱的,我发誓我只会爱你!尽管我要当胖子的性奴!」我抱着妻子安慰她说:「走吧!我最爱的妻子,我会让你好好地当他们的性奴!」就这样,我便驾着车载欣怡去胖子的住处。途中我又忍不住好奇问:「亲爱的,你之前都没想到危险吗?毕竟跟三个不相识的男人打牌!」没想到欣怡说出一句让我投降的话:「人家就是有想到!可是有危才有机,别人到葡京赌还不是一样吗?」欣怡果然是承继了她母亲的赌鬼性格。

  因为欣怡跟我串通好跟他们说,我是她的朋友,就这样我亲眼欣赏着他们以打麻将为名、作奸淫之实的勾当。眼看着欣怡跟他们大打春宫麻将,我也许像欣怡一样欲罢不能,越看妻子被凌辱越是不能自已。

  我内心自我安慰着说:「欣怡跟他们大打春宫麻将可以得到性快感,而流氓勇、胖子、淫虫辉也乐于把欣怡当成泄欲工具!而我又可以亲身感受胡作非大大的体验!岂不也是一炮三响么?哈哈!」当我看到我的好赌淫妻欣怡输给三个色鬼的时候,心里很兴奋;当流氓勇、胖子、淫虫辉同时插入欣怡体内,我兴奋得掏出鸡巴打手枪。看到娇妻被他们粗暴地玩弄,最后轮流在子宫发射的情景,我也弃甲丢兵,一泄千里了,我终于体会到凌辱妻子的快感。

  三人满足地在欣怡体内发泄过后,胖子拔出鸡巴时,使劲拍着欣怡臀部,下流地说:「操!老子爽翻了!操你这狗婊真不赖!」胖子看到我只是打手枪,也劝我过来参一脚:「老兄,你也参一脚干干这狗婊人妻吧!奶子不赖,可惜她那没用的丈夫没本事满足!」被这胖子一说,性欲顿时由高潮急速滑落。

  后来我也大方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流氓勇、胖子、淫虫辉先是不可置信,后来当我说明原委,他们知道我如此爱妻,也无对我太多鄙视。

  我还跟流氓勇、胖子、淫虫辉组织了个『麻将联谊会』。尽管他们是低下阶层,可是我亲身感受到他们的性能力都比我好多了,我看得都早早泄气,胖子还游刃有余地享受妻子的身体,看来只有车轮性爱麻将才可以满足我妻子的欲望。

  淫虫辉说要把欣怡变成他们的麻将女郎,还打趣地说:「淫虫糊牌操穴,欣怡放枪挨肏!」后来我也参与凌辱妻子的份儿,当然是压轴的啦,我都没有能耐让欣怡达到那么持久的高潮。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我以较高的智力制定联谊会的会规,更是联谊会的会长。(哈哈!当然了,他们不怕我告他们通奸罪嘛!)我对他们(包括欣怡)公告说明联谊会的会规:「麻将联谊会会员享有绝对权利,而权利就是跟麻将联谊会的玩偶--我老婆欣怡--玩性游戏。欣怡你先起身脱光所有衣服,当你在联谊会进行车轮性爱麻将的时候不能穿衣服……」当欣怡脱光了后,我继续说下去:「要是欣怡放枪,你们糊了一至五台,奖品是欣怡的口交;要是糊了六至九台,奖品是欣怡的乳交;糊了十至十五台是肛交;要是你们能糊廿五台便乐透了,你们可以选择内射或者颜射欣怡呢;三十台之上一律在欣怡的体内中出加喝请她黄金水。每月的总冠军更可以当欣怡五天的主人。」他们听完都兴奋得发出淫淫的叫嚣,接着就是他们四人的车轮麻将牌战加上疯狂性爱游戏。由于我不是打麻将的人,所以只能跟随三人充份奸淫完欣怡后,由于我身为会长,只能先让会员满足过后才能掏出阳具干着自己妻子那个注满精浆的肉洞,那种感觉又是别有一番滋味。

  我对欣怡让他们亵玩的醋意发泄在她身上,不仅用力干着欣怡,而且用力抓着欣怡的一对大奶子,心头的怒火使我势要把她那双引人犯罪的奶子捣烂为止。我的暴力奸淫竟然让欣怡不断高潮着。

  事后欣怡对我说:「你一直对我太温柔了,都没有让我享受到性高潮。老公今天你很厉害,把人家干晕了!」我才明白欣怡为何性欲不满,原因竟是我对她太温柔了。我终于知道应该怎样去满足妻子,所以我想我要多谢流氓勇、胖子、淫虫辉这三位『启蒙老师』,也决定继续让联谊会举行活动,唯一的条件是以后举行活动的地点一定要在我的家。(哈哈!我可以把情况拍摄下来慢慢欣赏!)为了保障流氓勇、胖子、淫虫辉随时随地凌辱欣怡的权利,欣怡在我见证下,跟三人签订一份性奴合约,后来不仅他们三人跟欣怡签订性奴合约,还有秦医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