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玫瑰的花冠
玫瑰的花冠
  我老婆已经三十岁,结婚近两年,当初追求她的人着实不少,最后由于我的 


  「也就是说,每一个生物、包括各式各样的种类,都可以从甜美交合中寻找 到的甜美的欢乐。」-Dryden名言
 
  直到我17岁,由于父亲艾尔爵士对我的爱之适足以害之,我一直被关在位 于博坦尼海边的一座古老城堡之中,那里除了家庭教师以外,我没有任何的社交 活动。日复一日的学习课程,每天面对的是十数巨册带有霉味的古文。深深隐藏 在心中的少年叛逆心理,早已对这种单调的日常活动,感到万分的反感,我当时 甚至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出现了意外而来的访客,我可能在这个古堡中再也活不 过三个月。
 
  有一天早上的晨课,我非常的惊喜的发现,从庭院的碎石路上,传来快速奔 行的马车辘辘声,我将书扔进了屋角,快速奔下楼梯,在大厅中遇见了亲爱的父 亲,跟随他来的是我的叔叔席耶爵士,以及他那两位和我大约同龄的儿子。 
  稍后父亲告诉我,他将要出发到俄罗斯担任大使,而我的叔叔和表兄弟,则 会在城堡停留一、两个星期,随后会带我回巴黎,父亲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将 是由叔父照顾我。
 
  给了我一大箩筐的叮咛及祝服之后,父亲出发前往圣彼得堡了。
 
  我发现这两位堂兄弟,罗尔和朱伦,就像两匹脱缰的小野马,在乡下中放野 了,随时准备违反所有的规矩,即将要把我这个预备成为学者的人,带领着闯入 各种祸事中。而他们的父亲,则忙于在邻近地区做生意,根本没有时间盯着我们 的行为。
 
  有一天我来到堂兄罗尔的房间找他,开门的时候,被眼前发生的事完全惊呆 了,罗尔躺在床上,怀里则是女侍之一的玛妮,一位浪荡、美丽、两颊如玫瑰般 的女仆。
 
  当我进入房间时,罗尔正压在玛妮的身上,在紧紧的拥抱下,一双雪白的小 腿交错在他的背上,从他们身体挺举的动作看来,我认为他们非常满意于两人正 在享乐的方式;在那种紧张、恍惚迷离的气氛,再加上两人运动的状态,他们都 没注意到我进入了房间。
 
  虽然,我在与堂兄弟相处的这两、三天,由他们淫放的言语中,早已将我对 于女性美德先入为主的观念连根拔除,过去我的教养是那么的严格,从来不曾被 允许身边有女性的陪伴,甚至与城堡邻近的村庄女孩子接触的经验都没有,看到 他们两人在床上的样子,实在让我非常的惊讶,站在门口一直看着他们,直到罗 尔从女孩身上爬起来。
 
  他站了起来,背向着我,玛妮仍双眼紧闭的躺着,她的亵衣及束腹松脱,两 腿大开,我火热的视线紧盯着圆滚的雪白小腹,底端则覆盖着大片漆黑的卷曲阴 毛,再下去一点,在两腿之间,我找到了经常耳闻,但是从未见过的宝贝—蜜穴, 在上方小丘密生卷毛的掩护下,那香甜可口的蜜缝周围,我可以看到两片肥美的 玫瑰花唇,稍稍的张开,中间缓缓流出一股白色的浆汁。
 
  我的知觉被眼前的景像给搅混了,一种奇妙的情绪围绕着我,驱使我走向床 去,听到了我的脚步声,玛妮立刻藏身到被单下,罗尔则迎向我,将我牵到床前 说:
 
  「路易堂弟,你看到了什么?来到房间多久啦?」
 
  我回答说看到了完整的表演。
 
  罗尔将盖在女孩身上的被单掀开,同时伸手到她的腰后,将她扶成坐姿,然 后说:「路易堂弟,你这个人从未品尝过来自于美女怀中的爽乐,因此你绝对不 知道,怎么可能抗拒使用个人的一切手段及机会,来满足自己的欲念,特别是面 对像玛妮这般美丽、迷人的情妇;谁能拒绝她的色诱?昨夜我很荣幸的接受了她 的邀请,到她的寝室同欢,今天傍晚为了礼尚往来,因此她来到了这里。」 
  我回答:「是的,她是非常的迷人。」同时感觉到心里有一种欲望,想要深 入了解两性接合时所产生的愉悦,我将手放在玛妮裸露的膝上,而她仍坐在床沿, 她的衣物虚掩着阴户及大腿,我伸入她的衬裙,顺着细嫩的大腿肌肤上摸,直到 那青青草原,而下面细缝就是甜美的蜜源。
 
  但是罗尔阻止了我,说:「对不起,堂弟,玛妮是我的,至少现在是,但是 我可以看出,你很想开始将自己置入淫欲女神的秘密之中,我想在玛妮的协助下, 应该可以为你找到今夜的良伴,对不对,玛妮?」他一面说一面转身面向玛妮。 
  「噢,是的。」女郎回答,跳下床后,露出一个微笑:「我们将会为路易先 生安排我的小妹鲁思,我确定她是比我漂亮得多的女孩子,她拥有比我更雪白, 更丰满的乳房。」她一面说着,一面掩着一对美好浑圆的半球,而我贪婪的目光 正在上面扫视。「我可以保证,」她继续说:「你将会很高兴的和鲁思在一起, 我们会在晚上带她过来。」
 
  我告诉玛妮,只要这天的晚上,她能将妹妹带到我的房间,我就会保守秘密, 不会告诉任何人我所看到他们干的好事,于是就留下他们两个,离开房间了。 
  到了晚上,我早早的回到房间,整整一个小时都置身于激动期盼的狂热中, 直到玛妮牵着鲁思的小手,进入了我的房间。鲁思真是一位美丽的女孩,当她进 入房间,房门关上后,我立刻跳向前去,将她抱在怀中,拉到沙发上去一起坐下 来,我将她盖在胸前的围巾解开,然后再拥着她,在丰乳上盖满火热的吻,使得 鲁思极为羞红着脸,而且有些挣扎想要脱离我的怀抱,这时玛妮走向前说: 
  「路易先生,鲁思之前从来没有和男人在一起过,因此会有些退缩,但她很 愿意和你在一起,而且我保证你自己将会体验到,在她身上得到你所有的期望; 是不是啊,妹妹?」
 
  鲁思回答说:「噢,是的。」然后将脸埋在沙发里。
 
  玛妮告诉我,酒是色之媒,而且也是良好的精力复原剂,她会去替我找一些, 同时告诉鲁思要尽量的顺从我,她出去后没一会儿带回来一托盘的酒、点心等等, 离开时说:「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玛妮离开后,我将门锁上,将沙发拉到桌边,我让鲁思坐下后,然后坐在她 身旁,为了让她放轻松,开始时并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只是劝她喝了好几杯酒, 当她喝得很自在时,她自然活力的特性,开始在她自由自在的言谈中展现出来。 这时我分别将手环绕着她的腰及颈子,将她拉近我的胸前,将热烈的吻印在她玫 瑰色噘起的嘴上,接着我将一只手溜到她的丰乳上,去感受她那结实而浑圆蓓蕾 的曲线。
 
  经过这样调弄了一会儿,我弯下身将一只手伸入她的衬裙底下,将她的衣服 提到她的膝部,揉捏玩弄着她的小腿,然后手沿着她滑嫩的大腿,最后将手指停 在一丛丝绒般的细毛上,她那处女阴户的入口,就隐藏在这丛阴毛的下方。 
  玩弄着丝般的曲毛,一会儿将它们搓成线,一会儿绕在我的手指上转啊转的, 我将一只手指往下伸,指尖放在阴唇的之间,看起来我逗弄的手法不错,使她在 椅子上扭动不已,我也忍不住了。全身欲火如焚,血液在血管中如沸腾一般,我 将她从椅子上扶起替她脱衣服,心急的我,几乎像是撕扯般的除去她身上所有的 服饰,她终于全裸的站在我面前,赞美主!在我炽热而猛烈的注视下,多么的美 丽,多么的迷人,多么甜美可口的乳房,那么坚实的突起,一大把,但是那么的 圆而结实。我压了一压、亲了一亲,将乳头含在嘴里,我将她拥近,直到感受到 她赤裸裸的身体贴紧我,我跪了下去,将我的爱吻转到她那小毛缝的美味双唇上, 我是完全的狂乱了、燃烧着、热望着,转眼间,我也拔光身上的所有东西,和她 拥抱着,用手将全身轻颤的女孩抱起,带上了我的床。
 
  我将她平放在床上,将一块枕头垫在她那丰满、滑嫩的臀部下,然后纵身上 床,我将她的双腿大开,我的阳具则已武装完成,准备大战一场,我将长枪对准 了她,用手指尖拨开她那噘起的花唇,然后困难万分的将我处男枪头,塞进她那 处女阴户的入口。
 
  没多久我感觉到龟头已对准位置了,然后我挺动臀部,以最猛进的方式插入 ;感觉到龟头进入了一些,我继续冲刺插入,但是进展很有限,于是我将阳具抽 出,用唾液湿润它之后,在芳唇间轻刺,一段时间后,在我猛烈的撞击撕扯下, 她的第一道防线失守了,我则进去了一半,但是为了达到这个地步,我性爱水库 的闸门也打开了,我沉入了她的丰乳之间,兴奋的放送着,我在她破损流血的小 穴中,泄出了童子精液的洪流。
 
  可怜的鲁思英雄式的忍受着,牙齿一直紧咬着床单,以压抑任何疼痛的喊叫, 而她的双手则将我紧紧抱住,甚至还扶着我爱欲的肉柱,协助对她处女的谋害行 为。
 
  当我伏在鲁思身上呼呼喘息,在猛烈的激情的振奋下,我的双眼再度射出潮 湿欲火,再度使分身恢复了坚挺,加倍的精力充沛,于是我再度的朝她深入。先 前射入她小穴的精液,充份的融入润滑了阴暗而狭窄的通道,让我的长驱直入更 为容易,于是我重新开始努力的挺进、猛型的突入,我发现每一次的抽插都有所 进展,在一次巨力万钧,足以击碎花心的冲击下,我将分身全部埋入她体内,最 后的重击所造成的疼痛如此的剧烈,连鲁思也无法压抑的发出了尖锐的呼叫,但 是我对她的呼叫毫不在意,这是最后胜利的音符,只会在我埋入,可能的话更为 深入爱穴中柔软、淫乐的皱褶时,更为享受其中所增加的美味及痛快的刺激。我 们以最为紧密结合的方式,躺在那儿一段时间,我俩的毛丛因而相互交织成为一 团。
 
  将我的手臂环绕着她的颈子,将她更拉近我,在她的玫瑰芳唇及嫣红的脸上 植下无数个亲吻,上面早已满布着受苦的泪水,这是我那勇敢的小爱人,无法抑 制的从她那可爱的秀眼中不断冒出的,我抽出了一些后再缓慢的插进去,我狂烈 的欲念激励着我,向她提出新的挑战,一个无限柔情的微笑,从她可爱的秀脸上 展开,所有经过的痛苦似乎都消失无踪,我可以感受到她那蜜穴柔软多汁的皱褶, 正在一波一波的紧夹着我的被爱怜着的阳具。
 
  我的动作立刻加快,这种来来回回的磨擦是那么的刺激,再加上我那两颗壮 丽的卵石对她后方的不断敲击,虽然在疼痛当中,还是将鲁思送上了狂喜恍惚的 境界,她用双手紧抱着我,双腿扣住我的背,向男士奉献了处女的初度阴精,这 可是由我那情爱巨棒,以搅动灵魂的动作所激发出来的,而我也迎合着她,喷洒 出另一股火热的阳精,射向她那爱丘的最深处,两种爱液混合在一起,扑灭了一 部分在我俩体内窜烧的欲火。
 
  当我们在彼此的臂弯中,像蛇一般的互相缠绕拥抱,这种天堂般的感觉,是 那么的新奇、那么的新鲜、如此的美味、让人那么的心醉神迷,我们共同感受到 的欢乐是那么的令人狂喜,鲁思大声呼喊着:
 
  「哦,神哪,我要死了!哦,天啊!那么的爽快,那么的愉悦,哦!哦!啊! 啊!啊……」
 
  最后以一个长声的叹息、加上娇嫩臀肉的几个痉挛颤抖做为终结,她双手松 下、身体散开的打了一个冷颤,昏睡了过去,而我也在深喘一口气后,沉入了浑 顿。
 
  当我们从极度兴奋状态恢复之后,我起身倒了些酒给鲁思,与她互干一杯, 然后在她受创、流血蜜穴的花唇上,轻轻的落下一吻,赞扬着:
 
  「爱的原形、永不消退的欢乐,以及为男性造福的灵魂座椅,亲爱的、甜美 的、毛绒绒的小缝儿,而今而后,我的一生及灵魂,将永远的奉献给妳。」 
  我整夜与鲁思共渡,以一个连续欢乐的方式,沉迷于充分享受她那处女的迷 人魅力,一次又一次的,我们再度拥抱,悠游于淫乐的大海,我们挑起的爱欲大 战是那么的狂烈,很快的弹尽援绝,我们终于沉睡在彼此的臂弯中。
 
  隔天早晨我睡醒时,看到鲁思坐在床上,以企盼的眼神看着我那变小、收缩 了的工具,也就是它在夜里闯开她的处女入口,夺走了她的处女元红,当她发现 我在看她时,她投入了我的怀中,将头埋在我的胸前。
 
  温柔的将她扶起,同时为了抚慰她,我要她握着它,然后开始戏弄她的双乳、 搔弄、挤压,吸吮玫瑰色的乳头,而在她手的触摸之下,将我心中欲火重新燃成 熊熊巨焰,鲁思有幸看到原先她手中那小小缩着的东西,已然弹跳成庞然巨柱, 如同象牙般的光滑细致,它那大而露出的头,鲜红散发出来自深层沸腾的热气。 我决定她应该对辛劝工作的成果进行收割,将等待她收获的丰富爱欲田果实,全 部纳入她的仓房中。
 
  轻柔的让她躺下,在她结实臀部下安置了一个枕头,她将双腿尽量的张开, 展现在我目光下的是那蜜穴上裂开的花唇,预备张开吞入可口的肉柱,而这只肉 柱正在悸动、弹跳,像是一匹勇气十足的战马,抬高他吐沫的头,顶在我的小腹 上。
 
  我趴伏在鲁思的身上,让她握着我的阳具放入她身体,但那又硬又挺的的状 态,她就是无法将它的头扳下去对准入口,此时的勃起是那么的粗壮,就算是将 她的小穴,扯开像前一天夜晚的最大状态,恐怕也进不去。我将身体退后了一点 儿,用花唇间的淫蜜将龟头沾湿,然后缓缓的插入她的体内,她无法移动,只能 安静的躺在那儿,当我更强力的搅动她,我们很快的水乳交融了,让她更敏锐的 感受到淫乐,让她享受前一天夜里无法尝到的完整欢乐。
 
  当我们被敲门声惊起时,我们才刚刚自极乐中恢复,披着宽松的睡袍我迅速 前去开门,罗尔和玛妮进来了,我带着她们到床前,掀开被单向她们呈现红着脸 的鲁思,经过夜来的消魂后,在清晨她是更为美丽了。
 
  我请他们注意着她,说:「拿着她的衬裙,看上面沾染的津液及红潮,这是 从我可爱的鲁思身上,摘取处女的花冠后,自花梗上流下来的。」
 
  我的堂兄罗尔立刻上前恭贺我,他说他是「太过于喜悦了,能够引导着我, 去摘取像鲁思这般鲜美的花朵。」他很诚心因为自己的部分参与而感到喜悦,一 方面是我能够这么快乐的,开启了进入神圣爱欲艺术的神秘境界,同时在这甜蜜 的战役中能有一位处女伴侣。
 
  玛妮也同样的恭贺着她的妹妹。
 
  「她将会非常高兴的知道,能够拥有像路易一样的情人,一旦你们曾经品尝 了在彼此拥抱中、啜饮着欢乐的那种最高的快乐,你们会很高兴的在一起,我保 证你们将永远也不会厌倦。
 
  之后我与鲁思夜夜春宵,有时候在她的房间,有时候回到我的房间,有时候 等不及到夜晚,我会要她来我的房间,携手寻欢。
 
              ==未完断尾==
 
[ 本帖最后由 一岁一枯榮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snail928金币 +5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