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的故事-番外篇】(01下)【作者:荒村の春雨
我的故事-番外篇】(01下)【作者:荒村の春雨
 字数:105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篇】第一章(下)最喜欢你了
 
  1。三浦静子
 
  一个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黑丝袜脚踩性感高跟鞋,上身只系着一条围裙,头 发自然散落着,嘴上特别显眼的一抹红,搔首弄姿的走了进来,同时还传来了一 股很浓烈的酒精的味道。。。。。。
 
  我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望向门口,我看清楚了进来的人不是姐姐,竟然是我的 继母。由于我是三年前突然跳跃到这个世界来的所以对这个家庭里的成员不算特 别了解,只知道继母今年28岁,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父亲。两年后生了我的妹 妹琉璃子,听说琉璃子还在哺乳期的时候我还经常喝她的奶。
 
  我站了起来,这时候继母突然抱住了我,胸前两坨紧紧的贴着我的胸部。嘴 巴凑到我的耳边喘息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气息打乱了节奏,霎时间什么也说不 出来只是僵立的站在那里。享受着继母在我耳边一吐一吸带来的快感,很快我的 小弟弟充血硬了起来顶到了继母的肚子上。继母轻轻一笑右手滑落下去,伸进了 我的裤子抓住了我的小弟弟。我不由得往后一退,她却紧紧的抓住我的鸡巴让我 不能退后半步。她的舌头开始舔我的脖颈,非常温热的感觉。随后一边舔一边用 力把我推倒在床上。
 
  「妈妈,我要去洗澡现在身上太脏了。」我说她没有理会我继续舔着,又左 侧脖颈舔到了下巴,继续向上游走。此时她的双唇擦过了我的下嘴唇停留在了空 中。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气我能闻到强烈的酒精味道,没等我说出话她舌头伸进了 我的嘴里,撬开了我的牙床,碰到了我的舌头。我不自觉的迎合上去,两根舌头 在口中犹如两只纠缠在一起的蛞蝓。她含住了我的舌头开始吮吸,吸的我有些疼 痛。她松开了口,口水从她的口中流出滑溜到我的口中。由始至终她的右手一直 紧抓住我鸡巴,只是紧紧的抓住。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感觉有一股洪流快要喷 发出来了。就在我马上到达天堂的那一瞬间她的手松开了,带着妩媚的笑意站了 起来。
 
  她依然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我。她开始解围裙腰间的扣子,解开之后把围 裙从脖颈摘下来。我看到她硕大的胸部,比之前看到姐姐的还要大还要圆,乳晕 呈现黑紫色乳头特别大特别长挺立着,她没有穿内裤,胯下浓密的毛发犹如茂密 的森林一般。她俯下身子来,用围裙遮住了我的双眼,把围裙绑在了我的头上。 此刻的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突如其来的我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继母摆弄。或 者是说我非常享受这样的摆弄,我愿意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我现在在一片黑暗之 中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突然我感觉有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衣襟,在向上 拉,这是继母在脱我的衣服我极其配合的把手抬起来。但是T恤在拖到我手腕处 时候却停了下来,接着感觉到有绳子连同我的T恤把我的手绑住了。接下来我感 觉到有鼻息靠近我肚脐处,一股湿热顺着我的肚皮划到了我的乳头,是继母的舌 头,在乳头处能感觉到她的舌头在围着乳头打转。同时我的裤子也被拉了下去, 鸡巴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随后感觉她做到了我的腿上,能清楚的感觉到有 丝袜擦过了我的大腿,紧接着两团松软的肉贴到了我的肚子上,现在继母正弓在 我的身上舔着我的乳头。只感觉我腰部一股麻痒的感觉,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 顶在了我的鸡巴上。只摩擦了两下,但觉有什么东西从我的鸡巴里喷射了出来, 全身莫名的快感,全身肌肉感觉都缩在了一起,脚面不自觉绷直了。同时感觉有 一些热热的将夜顺着继母的大胸流到的我的肚子上。听到继母轻轻的笑了一下, 随后感觉到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肚子上把刚才留下来的浆液均匀的摊开。继母的之 间顺着我的肚皮向下滑动,碰到了我的鸡巴,随后使劲按住我的鸡巴摩擦了记下, 我顿时觉得浑身麻痒,又是一股热流喷射了出来,能感觉到落到了我胸和肚子周 围。这次感觉到继母在用胸在均摊这些浆液。
 
  由于我身体特别疲惫居然萌生了睡意。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感觉到嘴边 很痒像是有杂草,由于我手被帮着动弹不得根本没法瘙痒,与此同时感觉到两坨 肉又压到了我的肚子上,面部正面头部两侧感觉被什么东西罩住了。而鸡巴能感 觉到喘息的热气。此刻应该是继母屁股向着我趴在了我身上。紧接着感觉到一股 湿热在我的鸡巴上,先是尿道口然后整个骨头,最后这个鸡巴都被包裹住被吮吸 着。而我脸上也有什么东西压下来,茅草般的感觉扎的我很痛,但不久之后就和 粘粘的汁液混在了一起。这种情况持续了不久,感觉周围的空旷了,继母也停止 吮吸我的鸡巴。几秒种后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我的鸡巴,往一个制热的孔洞里面 塞。但觉那只手拿着我的龟头在洞口来回游走了记下之后便直接深深的插了进去。 
  「啊……」
 
  一声妩媚的呻吟,这是今晚我第一次听到继母发出声音。
 
  「啊……啊……啊……嗯……啊……」
 
  随后感觉一股制热包裹这我的鸡巴,同时也感觉这个热洞在吮吸着我的鸡巴, 又同时感觉到随着这热洞一起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我的身体,亦同时我听到继母 咿咿呀呀的发出妩媚的呻吟。
 
  突然一丝刺眼的光线射进我的眼中,继母把绑在我头上的围裙拿开了。映入 我眼帘的是,继母坐在我的腰间一上一下的摆动,胸前的两颗随之上下翻飞。看 的我气血上涌感觉鸡巴更硬了。由于我双手还被绑在头上我本能的伸出了舌头想 去吮吸那翻飞的乳房,继母看到我如此笑的更加妩媚了,腰间由上下撞击改为前 后摩擦,挺直了腰,头伸到和我头成水平线角度,张开了嘴巴口水从他口中滑落, 此刻我就想初生的小鸟等待老鸟捉食回来般张着嘴,那晶莹的口水准确无误的流 到我的嘴里。继母顺势倒了下去解开了我被绑着的手。松开后我的手直接奔向了 她的胸,我的手已经很大了居然抓不住她的胸,我顺势坐起一口含住了她右边的 乳房贪婪的吮吸着。她的腰则扭动的更加厉害了。
 
  「啊……啊……宏章~ 用力!」继母媚声呻吟到此刻的我只顾着吮吸着她的 乳房,胯下之事完全都是继母在用力。继母紧紧抱着我的头忘情的扭动这腰。上 下前后左右摇晃着。慢慢继母停止了扭腰,松开了抱着我头的手。站了起来,走 到了床边躺在了床上。岔开了双腿把小穴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微眯着双眼对我说。 
  「操我!」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继母,从未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来到这个世界 3年了和继母生活3年了,也从未发现继母原来是这样的人。突然间我想到了3 年前床上放着的蕾丝边内裤不是姐姐的,应该是继母的,她早就已经对我有过了 暗示,而我直到现在还要继母来找我,真是笨死了。想到这里我走到继母面前, 扶着小弟弟对着肉穴,一干到底。
 
  「啊……」
 
  继母又呻吟了起来。由于对于这事我没有任何经验,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生活 了三年已然长成了一副半大模样但是对于性事来说我还是没有经验。我右手扶着 继母的腰,左手抓着她左边的乳房,一前一后的蠕动着完全没有节奏。这时候继 母两条腿使劲夹住了我的腰,使我用的力只能再一点着陆,慢慢动作也连贯了好 动。
 
  「对……用力……用力~ 用力操我!」继母呻吟到由于我的动作已经没有那 么生涩,继母夹着我的双腿也慢慢松开了。我把她的两腿抗在双肩,舌头隔着丝 袜舔着她的腿,由膝盖舔到脚踝再到脚趾。我扯掉她左脚的丝袜直接舔她的小腿。 腰部也更加用力更加有节奏的活塞运动。我们两个人此刻都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加快速度~ 啊……加快速度……我快到了~ !!」
 
  我放下他的腿双手扶着她腰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数百数千下之后我弓下 腰抱着她的头更下加快了速度。她的头被我抱着唇紧贴着我的耳朵。咿咿呀呀的 呻吟声在我耳边不停回响。我更加加快了速度狂插着她的小穴。
 
  「啊!!……」
 
  我们同时喊了出来,但觉我鸡巴里有好多东西喷射了出来。我摊到在她的身 上,鸡巴还插在她小穴里面抽搐着。继母抱住了我的头,嘴巴凑了上来开始吻我, 舌头在我上下嘴唇之间游走。我只是累的说不出话来任由她摆弄。此时我的鸡巴 已经没有了抽搐,只是硬邦邦的戳在那里一种莫名的空虚感拥上了心头。继母从 我身上起了,鸡巴带着精液从她两腿之间抽出来,还有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小穴里 不断留下。他到我面前蹲下,张开嘴伸出舌头舔食着我的鸡巴,把鸡巴上面沾着 的精液全部吞到肚子里。舌头围着龟头沟壑舔食着,随后开始用力吮吸着,由于 岔开腿蹲着之前灌入的精液从她的小穴不停的流出。
 
  就在同时楼下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2。三浦静音
 
  一时间我慌了手脚,对着继母说「是谁来了?琉璃子回来了?」
 
  「琉璃子去参加学校活动了要后天才回来,不可能是她的」继母说「姐姐去 别的县上大学了也不可能回来的,难不成是进贼了?」我问「你去看一下吧,我 这样不方便出去就,你看一下是什么情况回来再商量。」
 
  我急忙穿上运动裤衣服都没穿就跑出去了,跑到楼梯口看到居然是姐姐回来 了。她已经打开了玄关的灯,只见她穿着职业装,黑色的套装里面穿着白色的衬 衣,由于超大的胸部有种快要把衣服挣破了的感觉,过膝的黑色裙子,黑色的高 跟鞋,肉色的透明丝袜,头发全部扎起来的,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已然完全不 见了当年揍我时候那种不良少女的感觉。她看到我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了 一下我问到「你一个人在家?」
 
  「啊~ 对!你怎么知道的?呵呵」我尴尬的笑着「你现在这付样子,我要去 你房间看一下」
 
  没等他说完我拦在了她的身前,故意调大了声音喊到「姐姐,为什么样去我 房间看啊。」
 
  其实当时的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那是后来我才知道,虽然我穿了运动 裤遮体,但是我头发蓬乱,嘴角脸上还残留着口红的印记。所以姐姐当时立刻就 怀疑是不是家里没有人我带姑娘回来了。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姑娘确实我们 的继母。
 
  姐姐没有顾我的反对一把推开我奔向我的房间。我在她推开门的一瞬间追上 了她挡在她身前。门已经推开了,继母躲在床上的被子里面背向着门。姐姐已经 看到了坏笑一下说「我要看看这个弟妹长得什么样子」
 
  我用力的把姐姐退了出去反锁上了门。回头问继母怎么办,门外却传来了姐 姐的叫喊声「我先把行李拿回房间,一会来找你」
 
  我更加慌乱了,这时候继母回过头来对我说「现在唯一可行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我对她说是我勾引你的,结果就是我带着琉璃子离开,以后可能也不会再 是一家人了。第二条的话」
 
  「第二条是什么?」
 
  我急迫的想知道第二条是什么,可能是我怕失去这个家。但可能是最不想失 去的并不是这个吧。
 
  「第二条就是…你一会一开门直接去把她操了,我用这个时间跑出去,明天 天亮了我再回来。」
 
  我被继母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给惊的不知所措。这是让我去强奸自己的亲生姐 姐,而且还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姐。
 
  「这不行吧」我说「有什么不行的,那个丫头早已经对你有这种想法了。那 条蕾丝边的内裤就是她留给你的。」
 
  刚才我还认定这内裤是继母的,原来继母早就已经知道这条内裤的主人到底 是谁了,那我这几年对着漫画书手淫什么的她也一定都知道的。
 
  「这个???」我还在犹豫着「等琉璃子再长大一些我会让她也给你操,届 时这一家三个女人都是你的。」
 
  琉璃子?这是我从未曾有的想法,而且琉璃子是她的亲生女儿,这到底是一 个什么样的女人。
 
  「好了别再犹豫了,找一套你的衣服我能合身的。一会把她带到浴室操她我 借机跑掉」
 
  真是可怕的女人我心想,再一想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而且姐姐暗示我 在前的。
 
  「好吧……」我回答到我把那条蕾丝内裤找到拿在了手里便推门出去了,姐 姐还在玄关那里整理她的东西。鞋子已经脱掉了,肉色丝袜包裹着的脚踩在地板 上,撒发着独特的魅力。这次看到姐姐让我有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我走 到了她的身前对她说「其实屋子里的不是我的女朋友,只是我找的一个援交女。 其实我有别的喜欢的人了,你过来这边我告诉你」
 
  姐姐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再见到姐姐感觉她当年小混 混的气息完全不见了,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以前见了姐姐总是害怕 占大多数,总害怕她再揍我一顿,但是此时此刻的我已经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搞混 了头脑再加上继母的教唆,联想到姐姐留给我的内裤。于是我抓起姐姐的手强硬 拉着她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你小子要干嘛!?抓疼我了就在这里说好了!」姐姐挣扎着说到我已然已 经不是三年前的那个我了,现在的我高大强壮姐姐反如小鸡一样被我抓着。 
  我打开了浴室的门直接把姐姐按到浴室的墙上,左手抓住她的左手按在墙上, 右手反扣着她的右手在腰间。姐姐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挣扎但却逃脱不开挣扎中碰 到了淋浴的开关「哗~~~」水流顺着花洒顷刻间留了下了。很快浴室被浓浓的 水蒸气包围着。
 
  「宏章你想做什么?」姐姐说到此时的我手也在发抖但是还是用力的抓着姐 姐,我看到溅出来的水花已经打湿了姐姐的头发,浸透了她的白色衬衣,黑色的 碎花胸罩凸显了出来。这一刻我却一句话说不出来,就这样抓着姐姐看着他。姐 姐又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屁股一翘正好撞到了我的鸡巴上。姐姐感觉到了浑身哆 嗦了一下随后说到「你,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我还是没有说话用鸡巴紧紧的顶住姐姐的屁股,整个身体压过去完全把姐姐 压到了墙上,我的脸贴着她的脸,我使劲呼吸,闻着她侧脸的味道。姐姐紧紧闭 上了眼睛还在反抗着。浴室里面越来越热水蒸气和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我们身体的 每一处。我伸出了舌头开始舔食姐姐的耳朵,能感觉到姐姐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伴随着抖动能听到姐姐的咽喉处发出呜咽的声音,此刻我把姐姐的左手一起扣到 右手,空出左手隔着衣服去摸她的乳房。
 
  「宏章!不可以这样,我们是亲姐弟!」
 
  我从口袋里面拿出来那条蕾丝内裤,伸到姐姐眼前紧张的说到「这~这个不 是你的么,就是三年前你揍我的那天,在我床上发现的,难道不是你的么?这不 就是你对我的暗示么?」
 
  姐姐看到内裤惊讶了一下,稍微停顿了一下说到。
 
  「内裤好像确实是我的,但是不是我放到你的房间的!」
 
  我本意糊涂的脑子更加混乱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已经被逼到这个地步了。我 用力拉扯,把姐姐的白色衬衣完全从裙子里拉了出来,手直接伸进去,再进一步 伸进内衣里面抓住姐姐的乳房。能感觉到姐姐的胸部和继母完全不一样,非常松 软而且奶头特别小。我不禁用力狠狠抓了几下,感觉完全没有着力点。就在这时 我能感觉到姐姐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拼命的反抗,但是我不能掉以轻心还是仅仅在 她腰间扣住她的双手。我用力把她的西服外套扯了下来,用衣服把她的双手绑在 了淋浴花洒上,姐姐完全站在淋浴之下,水流不断顺着她的手臂流到她的头上再 流到她的脸颊一直向下。此刻我们面对面站在站着。姐姐摇着头嘴里含糊说着不 要,身体不停的扭动着。我用手扶着姐姐的脸直接吻了下去,温水洒在我们脸上, 我用舌头努力的翘着她的牙齿,她紧紧地闭着没有一丝空隙。我伸左手关掉了淋 浴,右手顺着她的大腿游走到她私密处,一扣,她啊的一声张开了嘴,我顺势把 舌头整个伸了进去。她狠狠的咬了一下我的舌头,疼的我眼泪都留了出来。同事 口中分泌出来大量的唾液全部流向她口中。我没有拔出舌头而且继续在她口中游 走,接触到了她的舌头,很柔软。姐姐也没有继续咬我,我只觉得,有一根软绵 绵迎合着我的舌头。我睁开眼看到姐姐已经闭起了双眼忘情的和我湿吻。我也闭 起了眼睛双手解开了她的内衣,但觉胸前有什么东西释放了出来。我双手抓着姐 姐的乳房不停的揉弄着。大概吻了能有5分钟,我的舌头划过了她的脸颊游走在 姐姐的脖颈。姐姐紧紧闭着眼一言不发,由脖颈我舔到了腋下。姐姐的腋下很光 滑,不知道是天生无毛还是后来挂掉了。此刻我感觉到姐姐的身体在抖动着,我 更加用了忘情的舔食吮吸着姐姐的腋下。同时也能感觉到一股香汗的味道。此时 姐姐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超大的胸部,几乎无色的乳晕如黄豆大小的乳 头和继母行程了鲜明的对比。继母可能由于母乳喂养琉璃子所以乳晕的颜色特别 深奶头也特别的长。我右手扶了上去用食指拨弄小黄豆,嘴还是不停的吮吸。但 见此刻姐姐好像看享受竟不自觉的伸出了舌头。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嘴巴迎了 上去又是一通忘情湿吻。我的左手抓着姐姐的大乳房,右手抓住了她的裙子使劲 向上一下,此时姐姐整个屁股暴露在空气中。我直接脱掉了我的裤子,右手游走 到姐姐的私密处,用食指挑起丝袜用了的一拉,丝袜在裆部被扯开一条口子,姐 姐突然睁开了眼睛,如同在梦中惊醒一般说到「不要!不可以,这个真的不可以, 我们是亲姐弟啊」
 
  此时的我已经冷静的好多,把这一切又在脑子里面串联了一遍。我回到家床 上出现这条内裤还带着体液,我怀疑是姐姐的,后来继母进来了。我便以为这是 继母的,就在这时候姐姐回来了。继母说这内裤是姐姐的。叫我强奸她,我慌乱 中听从了继母的,姐姐承认内裤是她的但是却说不是她放到我房间的。看来这一 切都是继母设的局,但是事已至此没理由放弃。
 
  于是我捡起内裤赛道了姐姐的嘴里,把姐姐的头按到了墙上。岔开她的两条 腿,扶着我的鸡巴在她小穴的附近来来回回,用力一顶感觉龟头已经被肉包裹着。 只听到姐姐如杀猪般的一声惨叫。我不管不顾继续用力往里面插着,能感觉到姐 姐身体在抽动着。由于她手被吊着,嘴里还堵着内裤,她的脚在一颠一颠很痛的 样子。我没管那么多用力全部插了进去,吸附的真的很紧,和之前继母的完全不 一样。我想这大概就是生过孩子和没生过孩子的区别吧。我开始抽插,来来回回, 进进出去。能感觉到姐姐的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能 看到眼角边有泪在滑落啪嗒啪嗒的落到了地上。我没有理会这些还是来来回回的 抽插着。抽插着感觉润滑了好多,于是更用力一抽一插。突然间感觉到姐姐的屁 股在猛烈的摇晃脚也更加急促的挣扎着,我还是没有理会自顾自抽插着。但只觉 得龟头感觉到一股热流,随后整个鸡巴都能感觉到被热流包裹着。慢慢的鸡巴被 这股热流的力量顶了出来。同时一股恶臭和一股光色的暖流喷射了出来,喷到了 我的肚子上,溅到了我的胸前,溅到了姐姐的屁股上,溅到了我的脸上。没错, 这是屎。。。
 
  姐姐也不动了抵着头,内裤从她的嘴巴里滑落,在空中几个翻转落到了地上。 只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住了,姐姐突然发声了。
 
  「就这点能耐还想玩强奸~~~」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三年前那间教室里姐姐的声音。难不成这 些年她隐藏了自己的性格。
 
  「不过也好,以后这个洞就属于你了,我要保持处女身出嫁的。另外刚才的 事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姐姐直起了身子,自己解开了被绑住的手,顺手打开了淋浴。我只感觉 到一股冷水浇了下来,激的我打了个寒颤。犹如待宰羔羊一般僵立着。
 
  水流顺着我的头向下留着,姐姐喷出来的残质也被水冲刷着,只是气味还回 荡在空气中。
 
  姐姐解开了头发,脱下了白色衬衣,取下内衣随手仍在地上。之后她脱掉了 裙子。现在她赤裸着上身,还穿着连裤肉色丝袜里面是和内衣成套的黑色花纹内 裤。其实姐姐喷射出来的东西基本都在我身上姐姐被溅到的很少。此刻我才真正 看清楚了姐姐的乳房,真的很美,浑圆的肉球自然挺立着,此时乳头已经不见了。 连裤袜被我撕烂的地方是那么扎眼。
 
  「先说说你哪里来的勇气这样对我」
 
  说完一脚把我踢到右脚踩在我肩头顺势蹲了下来。她回来了,我心里想着。 三年前那个恶魔姐姐回来了。姐姐拿起剪刀把自己内裤剪开,只是还穿着那条连 裤肉色丝袜。我看到了,姐姐的下体也是没有任何毛发的而且洁白如雪。随后姐 姐拿起沐浴乳擦拭了自己的全身,小穴和肛门处感觉她故意搬开给我看的样子, 随后姐姐又把沐浴乳洒在了我的肚子上,然后用脚来回在我肚子上擦拭。顺着我 的肚子向上游走,到脖子处勾起脚趾轻轻搔弄着我的颈部。然后整个人蹲了下来 小穴贴着我的嘴说道「这里属于你的舌头!」
 
  我伸出了舌头,姐姐径直坐下来。小穴在我嘴上摇晃着,我的舌头仿佛被她 的小穴吸附住一样在她阴户来回翻飞。我的口水加上她分泌出来的水混在一起在 我嘴里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姐姐站了起来用脚沾了些沐浴液踩住了我的鸡巴来回 套弄,两只脚趾夹住,两脚一起套弄来来回回数百下。姐姐拉我起来关掉了淋浴, 走到洗手池俯身趴下屁股抬的很高,用手搬住肛门说「插进来」
 
  我扶着鸡巴顶向肛门口,可能是由于紧张害怕的缘故来来回回数下总是插不 进去。
 
  「沐浴乳!」姐姐说到我把沐浴乳放在手里在龟头处摸匀,对准小太阳中正, 噗呲,整根全部进入。
 
  「啊!!~~~」
 
  姐姐一声呻吟,紧接着说「用力操吧,把你刚才的野性都释放出来,操我」 
  我扶着姐姐的屁股,摸着沙感的丝袜开始冲刺。啪!啪!啪!随着有节奏的 啪啪声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热。
 
  「啊!!!!~啊~!~~嗯~~」
 
  姐姐也开始娇喘并用手指不能的摩擦着阴户,如同三年前一样飞舞着的手指, 这是这一次我看不到。不一样的是我在操她。三年间闻着她的内裤我不止一次想 着那个画面打飞机。今天我终于操她了,虽然是肛交。想到这里我加强了力度拉 起她的左脚,从膝盖撕烂她的丝袜,扶着她的腿继续抽插着,又是几百次抽插, 我抱起了她双脚伏在我的肩头,抱起她一出一进继续卖力抽插,由于我是抱着她 的她已经证明朝向我,由于整个身体弓在一起只能看到两颗硕大的乳房在空中摇 晃,此时奶头已经凸起。我伸长了脖子伸出了舌头去舔,前后左右乱摇的乳房时 不时能和我的舌头直接接触。同事她的手还在阴户上不停的飞舞,看到此景我更 是气血上涌抽插的更狠。
 
  「啊!!!用力~!操!操我!用力」
 
  姐姐也更是忘情的在娇喘着,说时迟那时快我感觉我两腿一麻,精液便如泉 涌般射出,全部灌到姐姐的肛门里。于此同时感觉姐姐的肛门在不停收缩犹如正 在吮吸我的鸡巴一般,我更是不由得大叫出来。更在同时姐姐似乎也达到了高潮 一股清流从她阴户那边射出了,正好落到了我张大的嘴巴里,涩涩甜甜的味道。 之后我便瘫倒在地上。由于本来就是训练之后回来又连番和继母姐姐大战,我在 结束这次喷射之后便昏死过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寒风吹过来,我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姜湘语一会去你家打游戏吧!」
 
  打你妹啊,我当时心想没错我回到了原本的世界。我从高三又变成初三了。 这个世界我能考上高中么。好想回到那个世界。。。
 
  3。喜欢你了
 
  「kousei。。。。。。」
 
  突然他的表情凝固住了,這個名字再次从他嘴里说出来,目光直直的盯着闪 开一道缝的门。
 
  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多少次跳跃了,如此艳遇也有过很多次了。每次都会给 我带来新鲜。我很喜欢这样的世界,但每次当我最享受的时候感觉已经融入这个 世界的时候就会莫名的抽离,这是最痛苦的地方。我叫姜湘语,今年30岁,在 一家私企做中层,转战了几个城市,一直想自己回家开公司,有一个谈了七八年 的女朋友,有结婚的计划苦于经济问题迟迟没有下文。
 
  从七八岁开始我就有着不一样的境遇,有一次在家附近和小朋友玩不慎从2 漏跌落,昏迷了几分钟吧,起来无异议,没骨折,去医院检查说轻微脑震荡,在 家休息了一个礼拜后上学无恙。大概半年后开始每周五右边眼睛疼,由于年级比 较小也说不清是眼睛疼还是脑袋疼,很规律每周五疼。后来这个症状也消失了。 
  我是半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的,我用了几个月时间去弄清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 我来到这里没有身份,所以我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更是用了自己本来的名字姜 湘语。刚过来之前我记得我在收拾东西,所以这次同时过来的不光是我还有红头 绳和手绢。那个小女孩和这个世界有什么关系么,不得而知。
 
  两天过去了,一直浑浑噩噩的可能是由于脑袋受了那一球的撞击,也可能是 我一直想着那个短发女孩吧。来到这个世界我交到了一个朋友他叫有马公生,钢 琴摊的挺好的,但是性格有些孤僻没事躲到琴房弹琴。我现在就读这个学校没事 就躲到琴房打发时间,一来二去虽然我们无交流但是成为了朋友,至少我是这样 认为的。我被棒球击中的那天就是在等他弹琴给我听,结果等来了一个大屁股。 今天还是去那里听他弹琴吧。
 
  「kousei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的,这是误会」这个俏皮女孩的声音说 到「嗯」一个男孩回答到回答的男孩就是有马公生,那个女孩,我看到了那个女 孩就是那个短发女孩。
 
  「这周真的去参加比赛么?我会去给你加油的」女孩说到「谢谢你tsub aki(椿)」
 
  原来这个女孩叫tsubaki,女孩向门口走来,未免尴尬我躲了起来。 
  看到他走远了我进到琴房,第一次和公生说了话并说周末我也会去看他比赛 给他加油,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我是想再看到那个女孩,再看到那个女孩就有可 能会谱写新的篇章,没错我就是这样想的。
 
  周六很快就到了,莫名其妙的我把我全部的家当都带了出来,没错就是那头 绳和手绢。比赛很顺利的进行着公生弹的也是无可挑剔的。我的目光四处找寻那 个短发女孩。短发女孩到没有发现,却看到了台上一个笑脸盈盈的女孩在拉小提 琴,当时感觉世界被掏空了一样都沉浸在她的世界里。这时候突然有人走过来要 到里面的位置,我一闪身他一不小心一杯可乐洒到了我身上,我身上也没有带纸 想到了还有手绢,就把手绢拿了出来擦拭可乐。被这个事故一打扰我居然连音乐 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极其郁闷回到座位上坐下继续寻找短发女孩。就在我 寻找的时候我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说到「樱木君,是你吗?」
 
  我抬头看了眼,是刚才拉琴的女孩,一头金色的秀发,一双浅蓝色瞳孔双目, 脖子带有小星星式的挂饰,穿的白色礼服红色的鞋子,头上渣有花式发卡。看得 我真的小鹿乱撞。
 
  「那个~」我说「樱木君,就是你!你的样子都没有变,还有这个!一定是 你」她指着我手里的手绢说到我极力回想这是什么情况,樱木~突然间脑海中闪 过一个画面,一辆卡车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女孩,我做的梦醒来手边多了头绳和手 绢。
 
  「宫园?」
 
  女孩目光发出光彩不停的点头,随后抱住我说到「果然是你,等的我好辛苦, 我最喜欢你了!」
 
  我木讷的站着,余光看到了有马公生和短发女孩在不远处在说话,女孩的目 光一直盯着有马,而有马的目光一直盯着宫园,宫园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而我 此刻却更在意那个短发女孩tsubaki。。。
 
              第一章(下)完
 
               未完待续
 
  后记:又跑偏了,本来想大战叶子,彩子,晴子的结果跑偏了,不过我还会 回到sd世界的。也是我想快点回到四月是你的谎言世界因为我怕前期坑太大后 期忘记了没法填。第一章算是结束了,也简单的交代了「我」的基本情况,和这 个世界的基本情况。请期待第二章(上)四月是你的谎言
 
               出场人物
 
  短发女孩:泽部椿,强奸我的女孩本体,一直喜欢有马,却对昏迷的我做了 羞羞的事让我魂牵梦绕,具体后续如何发展敬请期待有马公生:弹琴的男孩,和 宫园薰,泽部椿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具体后续如何发展敬请期待,此人物 会有大突破。
 
  宫园薰:我第一次跳跃时候救了的女孩,貌似她一直在等我。我和她会有着 什么样的故事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