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盘龙歪传】(16)【作者:muhaha111
盘龙歪传】(16)【作者:muhaha111
 字数:69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16章
 
  「砰」的一下,房门被推开。
 
  「不好了,大夫人,大公他,他,他死了……」一个侍女惊慌的推开房间, 惊叫道。
 
  「什么?」詹尼被侍女吵醒,还有些迷糊,又突然清醒过来,惊呼道。坐在 一旁的艾琳也是惊讶不已。
 
  詹尼也顾不上穿鞋子,光着脚与艾琳一起朝基恩的房间跑了过去。
 
  「呜呜……」公爵夫人罗琳正瘫坐在地上,面色凄苦,无助的哭泣着。 
  詹尼也顾不上罗琳,连忙跑到床边朝基恩看了过去,基恩的表情还是和早上 一样,面部紧绷着,皱着眉头,一幅苦大仇深的模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只顾着哭,快说啊——」詹尼此时也顾不得风度, 摇着罗琳的双肩厉声问道。
 
  「姐姐——」罗琳凄惨的大喊一声,一把投入詹尼怀里,大哭不止。
 
  「怎么回事?当然是老子这个奸夫怕你弟弟醒来后报复老子的女人,就送他 归西了。」张重恰好这时候走了进来,心中得意,却面露悲容,走近后拍了拍罗 琳的后背,柔声道,「夫人,公爵大人早上虽昏迷不醒,性命却是无碍,怎么突 然就……」
 
  罗琳感觉到张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她后背上吃着豆腐,躲在詹尼怀里的俏 脸红了红,泣声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詹尼虽然看见了,但以为张重只是在安慰罗琳,况她心中烦躁,也不以为 意,但站在一旁没说话的艾琳可是看见过他俩苟且的,却是瞧了个一清二楚。 
  「哼,这个骚女人脸红什么,这个时候还不忘勾引男人,别以为本小姐没看 见,你刚才嘴角还轻微的笑了一笑呢。」艾琳气鼓鼓的嘟了嘟嘴。
 
  「咦?笑?她这个时候笑什么?莫非是这个骚女人想和坏蛋双宿双飞,所以 谋害亲夫?一定是这样,好哇,本小姐总算是抓到你的把柄了,骚货……」艾琳 想到此处,赶紧把脸扭到一边,生怕自己不小心笑了出来被人看见。
 
  罗琳不知道真相已经被艾琳误打误撞的分析出来了,继续表演道:「刚才给 大人喂药的时候,大人还好好的,可是喝了药以后,没过一会,就气息全无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嗯?药?药碗在哪?」詹尼发现疑点,问道。
 
  罗琳一指房中间的桌子,道:「在那。」
 
  詹尼走过去,拿起药碗检查了一下,用布包了起来,道:「这碗我先收着, 呆会找人过来鉴定一下。」
 
  罗琳点头道:「大人一死,我现在是六神无主,但凭姐姐作主便是。」 
  「嘿嘿,还是老子聪明,那毒根本就没放进碗里,是让罗琳那骚货趁人不注 意滴进那老东西嘴里的,这会儿,恐怕是大罗神仙也查不出来了。」张重心中暗 美。
 
  罗琳也不担心,心中更加佩服情郎的料事如神,看向张重的眼神中带上了一 丝春意。
 
  「哼,证据确凿了。」艾琳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更加确定了。
 
  张重轻咳了两声,生怕罗琳的表情被詹尼看见,道:「大夫人,查找证据固 然重要,但公爵大人的遗体就这么放着也不是个事啊,您看……」
 
  「哎……」詹尼叹了口气。
 
  日落时分。
 
  基恩的灵堂就设在公爵府的大厅中。此时过来吊唁的人群络绎不绝,枫叶城 中大大小小贵族官员,无一不想通过这次机会看看能不能和这位背景深不可测的 詹尼夫人拉上什么关系。
 
  詹尼却是一言不发,每次有吊唁的人走过来,她也只是点点头,别人便识趣 的告辞离开,也不敢得罪。废话,就凭詹尼夫人的身份,冲他们点点头,那已经 是他们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待宾客散尽,一旁的罗琳对詹尼道:「姐姐,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 来守着。」
 
  「你今天都辛苦一天了,今晚还是我来守吧。」詹尼回绝道。
 
  罗琳却道:「姐姐,今天来的只是小人物,到了明天,帝都的人肯定会来, 恐怕就连皇帝陛下都会派人来呢,到时光靠妹妹肯定撑不住场面,还得姐姐来才 行。姐姐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万一失了礼数可就不好了。」
 
  詹尼听到罗琳说自己『失了礼数』,眉头一皱,却也没有计较,只当她是心 烦意乱,不小心说错了话,摇了摇头道:「基恩是我一手带大的,直到他当上赤 尔郡城城主我才离开,基恩性格谦和,对人宽容,怎么会遭受这样的苦难。妹妹 不用再劝了,今晚就让我守在这里吧。」
 
  「性格谦和?对人宽容?姐姐是眼睛瞎了吧。」罗琳心里腹诽着,面上却是 点了点头,同意了詹尼的话。
 
  「詹尼婶婶要守在这?如果詹尼婶婶守在这,那罗琳这个骚女人肯定要陪着 她,那本小姐还怎么要挟她离开那个坏蛋?不行,得想个办法让詹尼婶婶回去休 息才行。」艾琳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小脑袋瓜子高速运转着。
 
  夜慢慢的深了,詹尼和罗琳二女无碍,艾琳却是打了好几个呵欠。
 
  詹尼爱怜的看了她一眼,道:「艾琳,撑不住了就先回房睡吧,这里有婶婶 和罗琳阿姨守着就好。」
 
  「那怎么行,回去睡了还怎么要挟那个骚女人。」艾琳心中盘算,嘴上却道, 「没关系的,詹尼婶婶,基恩叔叔平时对人家那么好,人家守一晚上也是应该的。」
 
  詹尼一阵欣慰,又不忍艾琳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这,就想着找个事让她动 动,活动活动身子,便道:「婶婶有些口喝了,能帮婶婶拿杯水来吗?」 
  「好呀,詹尼婶婶等一下。」艾琳早就忍不住了,闻言赶紧跑了出去。 
  詹尼的嘴角轻微上翘了一下,看向艾琳的眼神一片慈祥。艾琳在房间里倒了 杯水,又向前厅跑了过去,跑到一半,突然停了一下,心中一动:「对了,上次 那坏蛋在本小姐身上下的药他没拿走,被本小姐收了起来。这种药能让人浑身无 力,不能动弹,如果本小姐放到詹尼婶婶的水里……」
 
  「不行不行,詹尼婶婶对本小姐怎么好,本小姐怎么能下药药她呢……」 
  「反正本小姐也是为了詹尼婶婶好,让她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帝都来的可都 是大人物,搞砸了丢的可是公爵府的脸。詹尼婶婶那么疼本小姐,了不起明天被 她骂上一顿……」
 
  打定注意,艾琳又一路小跑跑了回去,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包,倒一些白色粉 末到水杯里,摇了摇,直至完全溶化,才又端着杯子跑了过去。
 
  其实艾琳有意忽略了一点,张重给她下的药,除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作用外, 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春药的作用。
 
  「詹尼婶婶,水来了,快喝吧。」艾琳将水杯递到詹尼身前。
 
  「多大的人了,做事还这么风风火火的。」詹尼看着艾琳小脸通红,以为是 累的,教训了一句,其实是做坏事紧张的。
 
  「詹尼婶婶,你不是口喝了吗?快喝吧。」艾琳瞪着双眼看着詹尼道。 
  如果换作其他人,詹尼早就紧觉起来了,只是艾琳如此表情的时候,詹尼也 不以为意,以为是小孩子想得到大人褒奖的表情,便轻轻抿了一口。
 
  「多喝点嘛,詹尼婶婶。」艾琳又撒娇道。
 
  詹尼没办法,只得又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艾琳这才露出笑脸。
 
  不一会,詹尼感觉有些头晕,伸出纤手扶了扶脑袋,突然倒了下去。
 
  艾琳眼急手快,赶紧扶住,其实她早就在等这一时刻了。
 
  一边的罗琳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动作只听得艾琳没好气的道:「还不过来把 詹尼婶婶扶到房里去。」
 
  罗琳一愣,只听艾琳语气她便明白过来,小丫头这是吃醋了,微微一笑也不 说话,和艾琳一起扶着詹尼向里间走去。
 
  二女毕竟力气不大,便将詹尼扶到近一点的房间内休息,这间房正是罗琳平 时午睡的卧房。罗琳想到上午还和张重在这间卧房内盘肠大战,俏脸发红,还好 艾琳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只听艾琳道:「詹尼婶婶,您别生气,这药没什么副作 用的,只会让人全身提不起力气。您好好睡一觉,明天才能应付帝国的那些贵族 呀。今晚就让人家和罗琳那骚…罗琳阿姨一起守一晚上吧。」
 
  罗琳听出了艾琳可能想说『罗琳那骚货』,但她并不生气,自己确实是抢了 人家的男人,虽说第一次自己是被强迫的。
 
  罗琳摊开床上的被子盖在詹尼身上,也不理会艾琳,自己走了出去。
 
  「哪能让你一个人溜了。」艾琳眼尖,也顾不得还没跟詹尼说完就跑了出去。 
  两女来到大厅,艾琳板着小脸,昂着脑袋,就像一只神气活现的小孔雀。 
  罗琳暗笑一声,道:「艾琳小姐,这里有我守着就好了,要不你就陪着詹尼 姐姐休息去吧。」
 
  艾琳冷笑道:「哼,本小姐陪詹尼婶婶睡觉,那你陪谁睡觉去?」
 
  「来了。」罗琳暗叹,却道,「那艾琳小姐希望我陪谁?」
 
  「当然是……」艾琳脱口道,说到一半回过味来,暗恨道,「哼,自己做过 的事自己知道。」
 
  「哦?我做过什么?」罗琳故意问道。
 
  「不要脸!」艾琳暗骂一声,哼道,「哼,别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本小姐 可什么都知道了。」
 
  罗琳假装面色一暗,道:「那艾琳小姐想要怎么样?」
 
  艾琳一看罗琳神色,无不得意起来,哼哼道:「简单,只要你以后别再缠着 欧西里斯,本小姐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哦,原来艾琳小姐是吃醋了。」
 
  「本小姐会吃他的醋?哼,胡说,他那人坏得很,本小姐是不希望你也落入 他的魔爪之中……」艾琳板着小脸,生硬的道。
 
  「艾琳小姐说『你也』?难道,艾琳小姐,你已经……」罗琳故意逗着艾琳。 
  「胡说!本小姐怎么可能会被他…那个,哼,这可是本小姐的好心,你若是 不从,到时候可就成了过街老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艾琳神情一慌,马上 又是一脸刁蛮。
 
  罗琳一叹,落寞道:「在回答你之前,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艾琳小姐, 想听吗?」
 
  艾琳心中好奇,可爱的小耳朵微微一动,却嘴硬道:「有什么好听的,哼!」 
  「听我说完你就明白了。」「那,那好吧,本小姐就听听,不过,你可别想 骗本小姐。」艾琳依旧嘴硬,但总算松了口。
 
  于是,罗琳便在基恩的灵前讲述着基恩生前是如何对待这六位妻子的,又是 如何的无能,又讲述着张重是如何体贴女人的,在床上又是如何的神勇,讲到细 节处,艾琳听得下身都有些湿意了。
 
  张重正在喝酒。
 
  这是他自己的客房,两个与自己有关系的女人都去守灵了,心中得意,便找 侍女要了几壶酒,自斟自饮。
 
  他并不是城堡的人,吊唁一番就是了,也不用去守灵。那侍女也未在意,只 当是哀悼自己的主人,借酒消愁。
 
  酒过三巡,却是叹口气道:「哎,这城堡中的三个女人两个与自己有染,现 在却只能一个人在这喝酒。」
 
  「詹尼晚上肯定要在那守着,艾琳那丫头估计也要陪着她,只是那罗琳,白 天都守了一天了,晚上詹尼会不会让她回来休息?」想到此处,张重有些意动了, 越想越可能:「嗯,对。看那詹尼和罗琳关系还算不错,肯定也不想罗琳累倒了, 十有八九会让她回房休息。嘿嘿,这可便宜我了。」
 
  「要不,我去看看?反正也就几步路,也没什么。」说做就做,张重起身走 了出去。
 
  来到罗琳原来的房间,推门一看,一个人都没有,暗道一声倒霉,正打算回 去,突然想起罗琳还有一处休息的卧房,嘿嘿一笑又按着记忆摸了过去。 
  推门一看,果然有一个妇人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明显是睡着了。
 
  色心一起,张重便走进来轻轻关带上房门,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
 
  詹尼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着,她正在试图用自己体内的魔力驱散药效,但好像 根本没用。
 
  「这死丫头,给我下了什么药,这么霸道。等明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她不 可,要不以后可还得了。」詹尼心中叫苦,也不知道那丫头哪弄来的药。不多时, 身下蜜穴处传来一点骚痒,詹尼心中一荡,暗骂自己淫荡,又赶紧深度冥想,试 图催动魔力赶走药力。
 
  只是,她注定要失望了,这药,可是当年那大巫师专为调教神级女奴而研制 的,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用便被林雷杀了。张重在系统商店中发现了此物,便兑换 了出来。
 
  「嗯——」詹尼想要呻吟,却发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如蚊子般轻哼两 下,明明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庞大的魔力,却调动不了,詹尼有些恐慌,好像又 回到了一百多年前,自己又变成了没认识林雷之前那个手无寸铁的少女。 
  不仅仅蜜穴,就连乳头都开始骚痒难耐,詹尼就是想像平时夜深人静时自己 无数次做的那样,用手解决都做不到,根本动不了。不到片刻,骚痒的感觉就遍 及全身,连喉咙都有些痒痒的感觉,小香舌上更是有些麻麻的,心中情不禁的想 起了此时远在地狱的林雷。
 
  「死丫头,害死我了。」詹尼暗骂一声,身上的欲火却怎么也不肯离开,顿 时心乱如麻。
 
  张重跟罗琳也不是第一次,所以并没有刻意躲闪,詹尼自然听到了他的脚步 声。
 
  「是谁?死丫头回来给我送解药了?」詹尼不由得往好处想,但没高兴太久, 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嘿嘿,美人,想我了吧。」张重嘿嘿一笑,扑了上去。
 
  「他喝了酒?」张重还没过来,詹尼就闻到了刺鼻的酒味,等张重一个饿虎 扑食把她压在身下的时候,心中慌乱之致,「啊——是欧西里斯,他怎么会?他 把我当成艾琳了?这个死丫头,也太开放了,原来早就跟他……」
 
  张重在扑上去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上错了人,惊骇得差点想逃掉,如果龙 血城堡的人知道了,不把他轰杀至渣才怪。但在万分之一秒间,他又忍住了,因 为他一走,詹尼就会明白张重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等到詹尼冷静下来,恐怕就会 想到自己是来和罗琳幽会的,到时候,事情就大条了。只有此时,假装酒醉,分 不清人,等会再喊两声艾琳的名字,才能将此事遮掩过去。至于上了詹尼,估计 她不会到处乱说自己被人上了吧。
 
  「小美人,才隔了一天没摸,怎么好像大了很多。」张重双手攀上了詹尼的 双峰,用力的揉捏着。只是詹尼胸部比艾琳大多了,他不可能发现不了,因此才 出言调戏,还故意把『美人』说成『小美人』。
 
  「啊——原来他真的把我当成艾琳那丫头了,啊,摸到我的胸部了,我可从 来没让男人摸过,怎么办?怎么办?」詹尼都快急哭了,但身体却是动不了,只 能任由张重施为。但慢慢的,随着张重的揉捏,虽然还有些着急,但胸口那种酥 麻的感觉慢慢消失,舒服得小声呻吟起来。
 
  「有门!」张重一看身上美人动情,更加卖力了,一把撕掉詹尼身上的衣物, 双手再次抓住两颗乳房,在那挺起的乳头上舔舐起来。
 
  「他,他撕了我的衣服——好粗鲁——但为什么我心里会有点小得意——啊 ——他在舔我的乳头——天呐——不要——不要——好舒服——」詹尼心中呐喊 着。
 
  亲够了乳房,张重一路下吻,在詹尼小穴周围敏感地带小心的亲吻着。 
  「啊——别往下——别亲下面——啊——还好没亲那里——算了,只要不亲 那里就随他好了——好舒服啊——真丢人——」
 
  张重的嘴巴刚离开詹尼的大腿内侧,猛然一冲,在詹尼小穴上上下舔了几遍, 然后轻轻咬着小豆豆来回摩擦着牙齿,同时手也伸到小穴口轻轻的揉着,并一点 一点往里钻。
 
  「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太突然了——别磨小豆豆——人家受不 了的——啊——他的手指伸进去了——不行不行——那里不行的——那里从来就 没人碰过的——不行的——」詹尼被张重的突然袭击搞蒙了,从未享受过如此刺 激的她,脑海还来不及细想,一汪清泉便从穴口涌了出来,身体一阵哆嗦,竟然 高潮了。
 
  等她缓过神来,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人分得开开的,一个圆圆的东西抵在自 己的小穴口上,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嗯?什么东西?啊,那是男人的那个,他,他,他,他是想——啊,不行 的——不要——别——我不想害你——你会死的——」詹尼心急如焚,然而不及 多想,一阵刺痛从小穴深处蔓延至全身。
 
  「啊——好痛——他——他插进来了——怎么会这样——龙血城堡的人知道 ——你会死的——」
 
  「啊——他要动了吗——别动——会痛的——啊——他好温柔——这样动虽 然还是有点痛,但还能忍受——啊——他越来越快了——别——太快了——好舒 服——啊——别这么用力——啊——用力——舒服死也值了——啊——」 
  「二弟,大哥的身家性命,可全系在你身上了,你要争气啊。」张重心中吼 了一声,动作却不停歇,抽插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那詹尼的呻吟声,竟然能 突破药物的束缚,渐渐大了起来。
 
  张重见状,一把抽出肉棒,将詹尼反过身来趴在床上,浑圆的屁股又大又美, 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在小穴上舔了一下,大吼一声,提起肉棒就插了进去,再次 抽动起来。
 
  「啊——啊——咦?他怎么抽出去了——别——别停啊——要人亲命了—— 啊——他要干什么——这个姿势好羞人——快——快进来——啊——他又进来了 ——好美——好舒服——用力——」
 
  张重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姿势,将詹尼干出三次高潮后,再也坚持不住,一声 虎吼,将浓浓的精液射入詹尼小穴深处。
 
  一射完,张重就重重的倒在床上,一把搂过詹尼玲珑的身子,紧紧抱住,闭 着眼睛开始假寐起来。没办法,不能让詹尼知道自己已经知道是她了。
 
  詹尼躺在张重胸口上,心中五味杂陈。
 
  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林雷的女人、龙血城堡的半个女主人。甚至就连龙血城 堡现在的话事人沃顿,都把她当成大嫂看待,对她尊敬有加。她在帝都有着超然 的身份,所有人都对自己逢迎拍马,甚至连帝国皇帝对她的话都不敢违逆。但她 想要的,并不是这些,她想要的,只是一个爱人。
 
  起初,她全心全意的爱着林雷,希望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连林雷的妻 子迪莉娅都劝林雷,林雷自己也默认了,但他却抹不开面子。为了面子,耽误了 自己的一生。
 
  林雷离开后,她绝望了,于是,她想找一个爱她的人,好好的过日子,忘了 林雷。但帝都所有男人,对她都是逢迎拍马,丝毫不敢露出一丝爱意,甚至说话, 都要隔着三步,生怕被人误会。
 
  她也想过主动,但是当她向一个向她搭话的年青有为的贵族子弟表露爱意后, 那位贵族子弟第二天便举家搬离了帝国,逃之夭夭。
 
  于是,隐藏在心底的爱意变成了恨,她恨林雷,林雷救了她和弟弟,给了她 们做人上人的机会,但却毁了她一生的幸福!就连倒贴,都没人敢要!但她连恨, 都不敢说出来,只能埋在心底。像我们这样的姐弟这世上一抓一大把,如果你毫 无爱意,为何要救?
 
  「天意弄人,没想到把自己变成女人的却是艾琳那丫头的小情郎。」詹尼心 中羞涩,又有些甜蜜,靠着张重的胸口,慢慢睡了过去,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