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诛仙之陆雪琪野店落难】(03)【作者:孤天赛
诛仙之陆雪琪野店落难】(03)【作者:孤天赛
 字数:118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诛仙之陆雪琪野店落难3
 
  茶小仙道:「这不是牛大哥吗?深更半夜的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牛大胆看了一眼蜷缩在大土坑上的白衣美人陆雪琪,吞了下口水道:「茶小 仙,你好自在啊。」
 
  茶小仙笑道:「大美人自己送上门来,我想不收都不行啊。」
 
  牛大胆道:「这大美人我认识,青云门的仙子嘛,今天早上我还给她指过路, 没想到她竟然来你这了。」
 
  茶小仙道:「这大美人来我这打听什么牛鼻子老道,被我一阵忽悠,便中了 我迷药,嘿嘿。」
 
  牛大胆道:「原来是中了毒啊,我还以为她跟你有一腿呢。」
 
  茶小仙笑道:「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仙子,平时正眼都不看咱们一眼,怎么 可能跟我有奸情呢。」
 
  牛大胆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今天可就有机会英雄救美了。」
 
  茶小仙急道:「牛大哥说什么玩笑,你救了这大美人她能给你什么好处?说 不定还会杀你灭口呢。」
 
  陆雪琪一听忙道:「不会,若是你肯救我,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茶小仙道:「你怎么报答他?以身相许吗?嘿嘿,少把人当三岁小孩骗。牛 大哥,你可想好了,救了她你能有什么好处?还不如跟兄弟一起好好尝尝这大美 人的味道,这大美人的脚可是香软的很啊!」
 
  牛大胆此时手里还拿着陆雪琪落在外面的白靴,闻言道:「真的很香软吗?」 
  茶小仙道:「那是,我刚才可是被她那双白袜美脚给磨蹭的是欲仙欲死啊, 不信你看看手上的靴子,上面可是被我射的是精液横流啊。」
 
  牛大胆道:「真的这么爽?」
 
  茶小仙道:「那是,我本来想射她脚上的,可我一想待会干她的时候还想舔 她的白袜美脚,所以就忍住冲动射在了她的靴子上。你不知道,这大美人可敏感 了,我刚在她脚上舔了没几下,她就痒的哼哼只叫,真是个极品。」
 
  牛大胆越听越心痒,道:「她的小脚一定很舒服吧?」
 
  茶小仙道:「绝对的啊。美人,我舔的你舒不舒服?」说完摸着陆雪琪的下 巴又道:「你一定也很爽吧,否则怎么会肯帮我吹箫呢,哈哈。」
 
  陆雪琪又羞又怒,骂道:「狗贼,你去死。」
 
  牛大胆道:「你不但玩了她的脚,还让她给你吹了萧?」
 
  茶小仙得意的道:「那是,这大美人不但脚软袜滑,小嘴吹箫的本事更是厉 害,牛大哥,难道你不想试试?」
 
  牛大胆听他说的早已一柱擎天,忙道:「想,当然想。」
 
  茶小仙笑道:「想就来啊,这大美人现在动不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牛大胆道:「真的?我想让她给我吹箫,能行吗?」
 
  茶小仙道:「当然行,你可以一边舔着她的白袜美脚,一边让她给你吹箫, 这大美人脚心敏感的很,一碰她就会发出那销魂的呻吟,嘿嘿。」
 
  牛大胆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完把手里的白靴一丢,冲着炕上躺着 的陆雪琪就扑了上去。
 
  陆雪琪无力的挣扎着,哭道:「不要……不要……啊……」
 
  牛大胆已被眼前的美色冲昏了头,一张大嘴在陆雪琪的粉颈酥胸上来回亲舔 品尝,那香甜的味道让他欲罢不能,那销魂的叫声更是要人老命,一通狂亲乱吻 从上到下,直到他的大舌头滑过那修长的玉腿,陆雪琪那双性感的白袜美脚便映 入了他的眼帘。
 
  「哇,真性感啊!」牛大胆吞着口水感叹道。
 
  茶小仙道:「怎么样?这美人味道不错吧?」
 
  牛大胆抚摸着陆雪琪的白袜美脚道:「何止是不错,简直要人老命!」 
  茶小仙笑道:「那你还等什么,快咬着她的脚,好好的享受下,这大美人被 舔爽了才会给你吹箫。」
 
  牛大胆道:「我一定会让她爽的。」说完更不再忍,一口含住陆雪琪的白袜 脚尖,接着嘬咬舔吸,从上到下大舌头滑过那敏感的脚心,又狠狠的咬住那迷人 的脚跟,如此反反复复来回亲舔搔挠比茶小仙刚才舔的还疯狂。
 
  陆雪琪痒的是花枝乱颤,哭喊娇吟喘个不停。
 
  「住手……嗯……快停下……我……啊……我受不了了……」
 
  茶小仙邪笑道:「受不了了?那你就求求我们,求我们让你吹箫啊,哈哈。」 
  陆雪琪此时被刺激的娇喊连连,断断续续的骂道:「狗贼……我……啊…… 我早晚……杀了你……啊……住手……好痒……」
 
  茶小仙道:「还想杀我?嘿嘿,看来你不够爽啊。」说着走到跟前,道: 「牛大哥,这美人嘴硬的很,你把她的那只脚给我,咱哥俩一起施展唇功,让她 爽昏过去。」
 
  牛大胆正舔的过瘾,闻言忙把陆雪琪白袜右脚递给茶小仙,自己对着那只白 袜左脚仍是不断亲吻。
 
  「狗贼……你……你想干什么……」陆雪琪在茶小仙抓住自己脚的瞬间,惊 恐的道。
 
  茶小仙道:「干什么?自然是想让你爽了,哈哈。」说完伸出舌头在那性感 的脚心处就是奋力一舔。
 
  陆雪琪痒的娇躯直颤,骂道:「混蛋……你们……两个……竟要一起来…… 啊……」
 
  茶小仙对着那白袜美脚边抚摸边道:「一起玩你的脚算什么,待会我们哥俩 还要给你来个前后夹攻,包你今晚爽的欲仙欲死。」说完不再理会陆雪琪断断续 续的谩骂,大嘴一张就是狂风暴雨般的亲吻。
 
  陆雪琪几欲昏厥,两只脚同时被两个人捧着狂亲乱吻,那种酸爽滋味只刺激 的她求饶不断,任她平时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此时也被玩弄的呻吟连连。 
  「住手……啊……不行了……啊……太痒了……噢噢噢……不要这么舔…… 好痒……噢噢……不要咬……好痛……啊……轻一点……啊啊……快停下……你 们想怎么样都可以……快停下来……呜呜……」
 
  看着大美人被逗弄的都哭了起来,茶小仙满意的道:「求我们让你吹箫,我 们就放过你。」
 
  陆雪琪道:「啊……我……我吹……我吹……求你们快停下……啊……我受 不了了……」
 
  茶小仙笑道:「这还差不多。」接着放开那只白袜美脚道:「牛大哥,大美 人被咱们给舔爽了,现在要给你吹箫,你还不快脱了衣服好好享受下。」 
  牛大胆舔的还有点意犹未尽,闻言道:「这大美人的脚还真是极品,真想好 好的咬几口,她叫的更是好听,听的我骨头都快酥了。」
 
  茶小仙道:「哈哈,这大美人现在魂都酥了,还不快点。」
 
  牛大胆边脱衣服边道:「能舔了青云美人的白袜脚,还能让她吹箫,嘿嘿, 就是死了也无憾了!」说完挺起早已坚硬的大肉棒伸到陆雪琪嘴边,道:「美人, 我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竟能让你这样漂亮的人儿给我吹箫,嘿嘿,今天见你的第 一眼,我就想舔你的脚,没想到不但如了愿,还能让你主动给我……嘿嘿,快点 含住我的肉棒,让我也爽爽。」
 
  陆雪琪此时仍娇喘吁吁,看着眼前硕大的男人阳物,知道今天难以幸免,反 正刚才已经给茶小仙用嘴巴含过了,索性……
 
  一想到此,陆雪琪突然有了种自暴自弃的念头,当下用手握住牛大胆胯下八 寸来长的阳物,暗道:「怎么他们的东西都这么大,曾书书那混蛋的东西怎么那 么小。」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脚旁茶小仙便喊道:「还不快点吃,难道你还想爽 一爽?」说着捧起陆雪琪的右脚,对着脚心处又亲舔起来。
 
  「不要……啊……我这就开始……啊……你不要舔……」陆雪琪又是一阵娇 吟,接着用手套弄了几下坚硬的肉棒,抬头看了牛大胆一眼,然后闭上眼睛一口 含了下去……
 
  「唔啊……真舒服啊……」牛大胆在红唇含住龟头的一瞬间,舒爽的叫了出 来。
 
  茶小仙抚摸着陆雪琪的白袜美脚道:「怎么样?过瘾吧?」
 
  牛大胆爽的直翻白眼,道:「真舒服!噢噢……美人,再含深一点……对… …啊真过瘾啊,竟然能让青云门的美人吃肉棒,真是秒啊!啊……美人,舔我的 肉棒头部……对……就是这……快嘬我的马眼……」他边说边爽的直抚摸陆雪琪 的头,看上去果真被陆雪琪的小嘴给吸的畅快。
 
  茶小仙看的更是过瘾,如此冷艳的白衣美人此时侧卧吹箫,这画面实在是太 过刺激,但他仍觉得不够,当下道:「美人,叫几声,别只顾着吹萧,你多少也 得哼几声啊。」
 
  陆雪琪此时正全力吞吐,早点让男人发泄出来她也好少受点羞辱,闻言玉面 一红,仍是「哗哗」的舔吸着。
 
  茶小仙可不想放过她,见她不理不睬,便道:「怎么?不会叫了?你刚才不 是叫的很销魂吗?嘿嘿,看来还得我帮帮你才是。」说完对着陆雪琪的白袜美脚 又开始亲舔起来。
 
  「唔……」陆雪琪发出难捱的呜咽声,脚上传来的酥痒让她忍不住又开始呻 吟起来,只是嘴巴含着肉棒,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哼。
 
  她这一出声不打紧,牛大胆顿时爽的按住她头,肉棒开始在她小嘴里抽送起 来,房间里顿时出现一个淫乱的画面,只见大土炕上,两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前后 夹攻着一个白衣美女,一个按着美女的头挺着肉棒抽插她的樱桃小口,一个捧着 美女的一只白袜美脚,来回亲舔着那敏感之处,而那个白衣美人更是被逗弄的娇 喘连连,闷哼不断。
 
  「哇啊……太爽了!!!」牛大胆低吼一声,双手紧按着陆雪琪的头,整根 肉棒都插进她的喉咙里。
 
  「唔……」红唇已经贴到男人肉棒根部的陆雪琪被插的好不难受,一双玉手 无力拍打着牛大胆的屁股。
 
  茶小仙看的兴奋又心疼,道:「牛大哥,你可慢着点,别把大美人给玩坏了。」 
  牛大胆道:「太……太舒服了……这大美人的小嘴太会吸了,弄的我真是爽 快,忍不住想全部插进她嘴里。」说着一把放开陆雪琪的头,自己慢慢躺到炕上。 
  「咳咳咳……」陆雪琪一阵咳嗽,差点被噎的昏过去的她此时大口娇喘着, 略微平复了一下,忙断断续续的道:「不……不要插……这么深……好难受…… 啊……不要再……舔我的脚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此时的她被虐的渐渐 有了生理反应,初次被两个男人一起玩弄,心里竟莫名其妙的感到阵阵刺激和兴 奋。
 
  听大美人如此哀求,茶小仙道:「谁让你的白袜美脚这么性感,小爷我就喜 欢舔的你受不了时的样子。」
 
  陆雪琪用手边套弄牛大胆的肉棒,边喘道:「只要……只要你停下……你想 怎么样都可以……唔……」
 
  不等她说完,牛大胆便急不可耐的道:「快点给我吹,废什么话,老子等不 及了。」说着一把按住陆雪琪的头,肉棒又在她嘴巴了蠕动起来。
 
  「唔……唔……唔……咳咳……唔……啊啊……慢一点……唔……唔……」 陆雪琪动听的呻吟又开始响起,为防止被粗鲁的抽插,竟主动施展灵巧的舌头亲 吻舔吸着男人的肉棒。
 
  「哇啊啊……太过瘾了……这大美人真会舔……」牛大胆爽的直叫,看着眼 前的白衣美人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肉棒,他真不敢相信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 青云仙子。
 
  「嗯……嗯……哈……唔……」陆雪琪一会吐出香舌从肉棒的根部往上舔去, 一会又含住套弄,咂咂有声的品着男人的玉萧。
 
  「大美人还真是投入啊!」茶小仙看的醋意大发,刚才美人可没这么伺候他, 心里有气对着陆雪琪的白袜美脚就是狠咬了一口。
 
  「啊……好痛……」正舔着牛大胆肉棒根部的陆雪琪一声娇呼,忙回头看向 茶小仙,道:「不要咬……你想舔的话就轻一点……太猛烈了我受不了……唔… …嗯……嗯……」刚说两句,嘴巴又被肉棒堵住。
 
  茶小仙道:「怎么?被我舔的舒服了?小爷现在也想爽爽,你说该怎么办?」 
  陆雪琪嘴巴套弄了一阵,趁喘息的机会道:「你想……怎样都可以……唔… …嗯……嗯……」
 
  茶小仙道:「刚才我就想射到你脚上,但我没舍得弄脏你这性感的白袜,现 在看你吹箫吹的这么投入,干脆我就在你这白袜美脚上再来一次,不过等我爽完 之后,你得把上面我射出来的东西给舔干净,嘿嘿。」
 
  不等陆雪琪说话,正满脸享受的牛大胆道:「对,美人,你给我吹萧,她玩 你的脚,咱们三个一起快活,待会我射你嘴里,他射你脚上,你在顺便把我们发 泄出来的精华吞下去,等一会我们还要咬着你的白袜美脚干到你欲仙欲死呢,哈 哈。」
 
  陆雪琪知道自己现在只能任其摆布,心里虽然恨得暗骂不断,到嘴上仍道: 「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只是……只是我现在浑身无力……要不然……我用脚 帮你弄出来……也可以……唔……」
 
  茶小仙道:「不用你帮我,待会乖乖的舔干净就行了,嘿嘿。」说完抓起陆 雪琪的两只白袜美脚放到自己七寸来长的肉棒上,接着或快或慢的开始摩擦起来。 
  「哇啊……这感觉还真是不错啊!」虽然刚才已经玩了一次,但茶小仙仍是 舒畅的怪叫连连。
 
  「噢……噢……好爽……美人……等会吸……」牛大胆忙推开陆雪琪的头, 被吸吮的差点射出来的他粗喘道:「好险啊……美人……你真厉害……吮的我差 点射出来……」他边用手抚摸陆雪琪的头发,边道:「我可不想这么快就缴械, 美人,让我多享受会。」
 
  陆雪琪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吐出香舌在他的大腿两侧亲舔起来,而她的 一双白袜美脚此时被茶小仙用粗大坚硬的肉棒摩擦的又烫又痒,为了让两个淫贼 早点发泄,她故意娇吟道:「轻一点……啊……不要这么用力……好痒……啊… …好舒服……」
 
  茶小仙一听果然更兴奋,吼道:「好你个小贱人,竟然这么敏感,看我肏破 你的白袜,让你好好舒服舒服。」说完更是急促的对着陆雪琪的白袜美脚阵阵猛 磨硬肏.
 
  感觉越来越强烈,陆雪琪仍故意呻吟娇呼:「啊……轻一点……好烫……啊 ……轻一点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弄的我的脚好舒服……唔……嗯嗯 ……」
 
  也许是她浪叫的太销魂了,牛大胆忍不住又把肉棒塞到了她的樱桃小口里: 「哇啊……又开始爽了……这大美人的小嘴太舒服了!茶老弟,你感觉怎么样?」 
  茶小仙道:「这大美人的白袜脚又软又滑,磨蹭的我的肉棒真是舒服!」 
  牛大胆道:「哎呀……好险……又差点射出来……美人……先舔我的蛋…… 我要等着茶小仙一起射……」
 
  无可奈何的陆雪琪只能乖巧的照做着,而茶小仙则笑道:「等我一起?那你 可得忍住。」
 
  牛大美人道:「哈哈,放心吧,我可得多享受一会。」
 
  屋里面一时间尽是淫言浪语,一会茶小仙爽的要肏破陆雪琪的白袜,一会牛 大胆又舒服的要给美人来个深喉,而陆雪琪侧卧在大土炕上,一身白衣好不性感 的她被两个男人前后玩弄,嘴巴含着前面男人的肉棒咂咂有声的吞吐舔吸,双脚 并拢,被后面的男人挺着肉棒在自己那双雪白的白袜美脚空隙间来回蠕动摩擦, 三个人就这样又玩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在茶小仙发出的一声低吼中达到了高潮。 
  「啊……不行了……这美人白袜脚太舒服了……我要射了……啊……美人… …快点叫几声……啊……射了……呼呼……」茶小仙一阵哆嗦,扑哧扑哧射的陆 雪琪一双白袜美脚上到处精液横流。
 
  而陆雪琪的一双白袜美脚早已被摩擦的酥痒到了骨头里,她从来没有想过自 己的脚竟能让男人这么疯狂,脚心一烫的她忙在茶小仙射出来一刹那嗯嗯哼哼的 一阵低吟,她嘴巴被肉棒堵着,想大声叫也不行。
 
  眼看玩美人白袜脚的茶小仙又舒舒服服的射了一次,让美人品萧的牛大胆也 不再强忍,当下道:「美人……快点吸……快点舔……老子也快忍不住了……啊 ……啊……」
 
  陆雪琪知道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忙用手轻揉他下面的蛋蛋,嘴巴含着他 的肉棒快速的吞吐套弄,而且还发出阵阵「唔唔嗯嗯」的呻吟刺激着即将高潮的 男人。
 
  「哇啊啊……不行了……我也要射了……」牛大胆一声怪叫。
 
  陆雪琪仍是咂咂有声的快速舔吸吞吐,香舌灵活的在龟头上打着转,红唇越 含越深越来越快,直到她的小嘴对着肉棒的马眼一阵猛嘬,牛大胆终于舒爽的忍 不住缴械投降。
 
  「哎呀……好爽啊……美人你真会舔……啊……要射了……啊啊……射了… …吼吼……都给你……」强烈的快感传来,牛大胆忍无可忍,双手死死的按着陆 雪琪的头,大半截肉棒插在她的小嘴里舒舒服服给这个青云美人来了个口爆。 
  「唔……咳咳……」陆雪琪一双美目瞪的老大,也许是牛大胆太过兴奋,精 液射的好多,肉棒竟然在陆雪琪嘴巴里哆嗦了三次,每次都把一股浓稠的液体射 了进去。
 
  陆雪琪被呛得差点昏厥,一阵猛烈的咳嗽下,肉棒虽然还堵着嘴巴但仍喷出 很多液体。
 
  「咳咳……咳咳……唔唔……」陆雪琪轻推着牛大胆,希望他能放开自己。 
  牛大胆一声场呼,满足的道:「好爽啊!」说着一把放开陆雪琪的头,仍她 咳嗽的死去活来。
 
  「哇,牛大哥,你射的好多啊!都从大美人嘴巴里喷出来了。」茶小仙邪笑 道。
 
  牛大胆喘道:「太久没碰女人了,今天居然玩的还是青云门的仙子,想想都 兴奋。」说着看了一眼仍在咳嗽的陆雪琪,只见她嘴角边仍悬挂着丝丝残液,一 双白袜美脚上更是精液横流,不由又心痒的道:「茶老弟,你射的也不少啊,你 看美人的白袜脚上,全都被你的给精华给沾满了,看你一会还怎么下口。」 
  茶小仙笑道:「哈哈,要怪就怪美人的脚太软了,弄的我舒服的情不自禁, 不过你放心,这美人刚才答应我了,说我不管射多少,待会她都会舔干净,对吧? 美人。」说着一摸陆雪琪,挑逗似得看着她。
 
  陆雪琪刚停止咳嗽,此时娇喘吁吁的她仍觉得喉咙里有东西,闻言断断续续 的道:「我身上……还带有换洗的衣袜……你们想怎么样……拿出来……就好… …」
 
  茶小仙一听忙道:「在哪?我刚才怎么没摸着?」
 
  陆雪琪道:「在……在那个白色香囊里……」
 
  茶小仙道:「少骗我,那么小的东西里面怎么会有衣服?」
 
  陆雪琪道:「你拿过来……我打开你就知道了……」
 
  茶小仙看了牛大胆一眼,道:「这香囊该不会是什么厉害的法宝吧?这美人 一打开会不会瞬间让咱们两个身首异处?」
 
  牛大胆道:「还是小心点好,这青云门的人个个神通广大,万一着了道,咱 哥俩就必死无疑了。」
 
  陆雪琪闻言又好气又好笑,她现在真希望那个香囊能是件法宝,这样的话刚 才就能把他们杀掉,还用受尽羞辱吗。
 
  茶小仙道:「美人,你还是乖乖的舔干净吧,万一我们中了你的计,嘿嘿, 待会还怎么玩下去啊?」
 
  陆雪琪道:「如果这个香囊是法宝的话,刚才我就能驱动它要了你们的命, 还用等到现在吗?」她可不想舔自己脚上恶心的东西,所以才极力劝说。 
  茶小仙道:「好像有点道理。」
 
  牛大胆道:「要不让她打开试试?」
 
  茶小仙道:「好,死就死吧,反正咱们也爽了。」说完把香囊伸到陆雪琪面 前,道:「怎么打开?」
 
  陆雪琪没有理他,嘴巴一阵念动,香囊顿时变得大了起来,口袋打开里面的 衣衫靴袜叠放的整整齐齐。
 
  茶小仙和牛大胆齐乐道:「真是好宝贝!」当下拿出一双雪白的香袜给陆雪 琪换上,接着把那双精液横流的白袜放到一边,道:「嘿嘿,这个我可得收藏起 来,这可是咱征服青云仙子的证物。」
 
  牛大胆忙道:「那她脚上这双,待会可得给我。」
 
  茶小仙道:「好说,好说。」说完把陆雪琪的香囊收好,又道:「美人,你 有没有带点仙丹什么的?快点拿出来让小爷补补,待会我好重整雄威。」 
  陆雪琪脸一红道:「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牛大胆道:「什么仙丹?茶老弟,你该不会不行了吧?」
 
  茶小仙苦着脸道:「我在她脚上射了两次,在她嘴巴里还射了一次,这会肉 棒疲软,竟硬不起来了。」
 
  牛大胆道:「哈哈,那可真是便宜我了,没想到你忙了一场,最后让我先开 苞。」
 
  茶小仙道:「开什么苞?你以为她还是处子之身?」
 
  牛大胆道:「怎么?难道你验过了?」
 
  茶小仙道:「切,上次我见过这美人跟她的奸夫在前面的破庙里干好事,两 个奸夫淫妇搞得太投入了,我偷偷的趁机在破墙外面舔了这大美人的白袜脚,都 没被她发现,哈哈。」
 
  牛大胆道:「还有这事?我不信。」
 
  茶小仙道:「不信你先来啊,看她还是不是处。」
 
  牛大胆闻言一把撕开陆雪琪的衣裙,道:「美人,他说你不是处子我可不信, 现在就让我给你验明正身吧。」
 
  陆雪琪早已被逗弄的蜜汁暗流,此时欲拒还迎的道:「不要……不要……」 
  牛大胆道:「不要什么,你刚才把我吸吮的那么爽,不就是想让我干你吗? 嘿嘿。」说完扯下陆雪琪的亵裤,映入眼前的是那粉嫩无毛,一片光滑的鲜嫩小 穴。
 
  「哎呀,这美人果然是个极品,小穴竟还是名器啊!」
 
  茶小仙一听忙上前看去,道:「哇啊,竟然是碧玉老虎,哈哈,原来这大美 人还是个白虎娇娃啊。」
 
  陆雪琪又羞又怒,道:「要杀便杀,说这么多干什么……啊……噢……」话 未说完,小穴处便传来一阵快感,顿时让她像触电一样一阵娇颤,原来是牛大胆 禁不住诱惑,大嘴一张,对着那无毛美穴舔吸起来。
 
  「啊……啊……啊……」
 
  陆雪琪快乐的呻吟再次响起,身子不争气的开始扭动起来。
 
  「啊……噢……噢……好……好舒服……啊……啊……啊……你真会舔…… 噢……噢……」
 
  随着牛大胆对小穴花样的舔吸逗弄,陆雪琪也没了矜持,反正今天也逃不掉, 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放纵一下。
 
  一旁茶小仙见她叫的销魂,又哪甘寂寞,上前对着陆雪琪傲人的酥胸就开始 亲吻起来,这下陆雪琪叫的更凶了:「啊……啊……啊……好厉害……这就是… …被两个男人一起……亲吻的感觉吗……好舒服……噢……噢……不要咬疼我… …啊……小穴好舒服……」
 
  两个家伙把陆雪琪亲舔的浪叫不断,片刻后茶小仙道:「换个姿势,让大美 人跪起来,我要让她给我吹箫。」
 
  牛大胆自然同意,二人把陆雪琪拉起,让她跪趴着,茶小仙躺到她前面,晃 着半软不硬的肉棒让陆雪琪吹,牛大胆仍对着陆雪琪的小穴狂亲乱舔,而且此时 在换了姿势以后,大舌头还对着陆雪琪的股沟来回舔弄,舌尖还不时的往她那后 庭花里钻去。
 
  「啊……噢……唔……唔……哗……哗……」陆雪琪撅着屁股跪趴着,她哪 被人这么玩弄过,当下直爽的娇喘不断,呻吟连连,忍无可忍之际,一口含住身 前茶小仙疲软的肉棒,接着便一边享受一边吸吮起来。
 
  「啊……又开始舒服了……美人,快点给我吸……待会等它变大了,还要狠 狠的干你呢。」茶小仙满足的叫道,手还不老实的直揉捏陆雪琪的酥胸。 
  而牛大胆更是根据美人的反应舔弄的厉害,卖弄唇功的他不但舔吸陆雪琪的 小穴后庭,还用手搔挠陆雪琪的白袜脚心。
 
  「唔……嗯……嗯……哈……好舒服……唔……唔。……啊……你真会舔… …啊……脚心也好舒服……啊……噢……对……就是这……用力……啊……」强 烈的感官刺激让陆雪琪彻底迷失,现在的她只想让男人爱抚,舔弄,抽插…… 
  「呃……哼……噢……嗯……啊……唔……不行了……你太会舔了……啊… …我……想……想要……」
 
  茶小仙道:「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啊」
 
  陆雪琪道:「想要……想要肉棒……」
 
  茶小仙道:「想要还不快点吃,等它变大了,全部都插进你的蜜壶里。」说 完一把按下陆雪琪的头,在她嗯嗯啊啊的娇喘呻吟中,把肉棒又塞进了她的小嘴 里。
 
  三人又玩弄了一会,牛大胆率先叫道:「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要狠狠的 干她一炮。」
 
  茶小仙道:「那你还等什么,这大美人早就急不可耐了,哈哈。」
 
  陆雪琪:「唔……唔……嗯……嗯……」心里万分期待的她装做没听见,嘴 巴含着茶小仙的肉棒不停吞吐,眼睛却直往后转偷偷瞧牛大胆的反应。
 
  牛大胆在陆雪琪雪白的屁股狠狠的亲了一下,道:「美人,我来了。」说完 挺起八寸来长的粗硬肉棒,对着陆雪琪的小穴一真逗弄,紧接着向前奋力一挺, 整个肉棒瞬间刺入了半截。
 
  「啊……」陆雪琪一声娇呼,她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东西插入过,一时间竟 消受不了。
 
  「轻一点……啊……太大了……好痛……」
 
  牛大胆哪管她的死活,这大美人的小穴实在是太紧太秒了,夹的他的肉棒舒 爽的很,当下道:「哎呀,好紧啊!真是痛快,别急美人,还有半截在外面,等 我全部插进去。」
 
  陆雪琪哭喊道:「不要……等一下……」不等她说完,牛大胆的粗腰又是向 前奋力一挺,整根肉棒全部刺进了陆雪琪的蜜壶里。
 
  「啊……」陆雪琪发出一声甜美的惨叫,头部一阵后仰,紧接着跪趴着的她 便被这猛烈一击给肏的昏了过去。
 
  「哇操,这大美人居然昏过去了。」看着倒在自己胯前的陆雪琪,茶小仙兴 奋的道。
 
  「牛大哥,你真厉害,一下就把她给干翻了。」
 
  牛大胆道:「我还没怎么用力,她竟然就受不了了,嘿嘿,真是个极品啊, 待会非干的她跪地求饶不可。」
 
  茶小仙坏笑道:「现在怎么办?把她肏醒?」
 
  牛大胆抽出肉棒,道:「这大美人昏过去玩着还有什么意思?想办法弄醒吧。」 
  茶小仙道:「这个简单,看我的。」说完跑到外面弄了点冷水,接着在陆雪 琪的绝美的脸上轻轻一洒,没过多久被冰了一下的美人便慢慢有了反应。 
  「嘤咛」陆雪琪一声娇吟,悠悠的醒了过来。
 
  「美人,你醒了?快点舔我的肉棒。」茶小仙猥琐的笑道。
 
  牛大胆道:「哈哈,醒了好,醒了咱们就继续。」说着肉棒对着陆雪琪的小 穴又慢慢插了进去。
 
  「啊……」陆雪琪又是一声娇喊,喘道:「轻一点……啊……好痛……你的 东西太大了……我……受不了……啊……不要全部……插进去……啊……慢慢来 ……啊……先让我适应一下……啊……」
 
  牛大胆道:「这么紧……哇啊……真不敢相信你不是处。」嘴上说着,速度 也慢了下来,大肉棒一点一点深入,却始终也没碰到那层神秘之物。
 
  茶小仙上前把肉棒伸到陆雪琪嘴边,笑道:「上次在前面的破庙里,她那个 奸夫把她给肏惨了,弄的她呼天喊地的,叫的是一个销魂。」
 
  牛大胆道:「真的?美人,你那个奸夫肉棒也一定很大吧?」
 
  陆雪琪用手套弄着茶小仙的肉棒,娇喘连连的道:「啊……啊……哪有他说 的那么夸张……啊……啊……轻一点……」
 
  茶小仙道:「你敢说那个奸夫没把你干的鬼哭狼嚎?」
 
  陆雪琪道:「他只是花样多而已……啊……哪有……哪有你们的粗大……啊 ……轻一点……啊……啊……」
 
  牛大胆道:「花样多?那他是怎么干你的?」
 
  陆雪琪喘道:「啊……他有很多招式……啊……我记不清了……啊……」 
  茶小仙听的也很兴奋,道:「那就说说你们常用的几招。」
 
  牛大胆也觉得刺激,不知不觉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大肉棒也渐渐全根深入 进去,道:「对,你那个奸夫平时喜欢用哪几招干你?快说,否则就肏翻你。」 
  陆雪琪跪趴着被他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快速抽插的呻吟不断,摇晃的蜜乳也被 面前躺着的茶小仙紧握在手里揉捏,当下边喘边道:「啊……啊……他喜欢舔着 我的脚……做那种事……啊……还喜欢……让我坐在上面……趴在他怀里……舔 着他的胸前双点……做……啊……啊……你轻一点……啊……啊……不要这么用 力……噢……噢……噢……噢……」
 
  牛大胆听她说的刺激,忍不住把住她的小蛮腰一阵大力抽送,粗大黑长的肉 棒全根没入狠狠的冲击着陆雪琪的小穴,两个蛋蛋更是碰的那雪白高跷的屁股啪 啪直响。
 
  「你那个奸夫喜不喜欢这么干你?这招叫老汉推车,怎么样?过瘾吧?」牛 大胆边猛干边说,看上去兴奋的很。
 
  陆雪琪此时被干的欲仙欲死,小穴早已没有了疼痛,强烈的快感刺激的她连 话都说不出,只能拼命娇呼呻吟,螓首乱摇。
 
  「啊……啊……啊……噢……噢……噢……啊……啊……啊……唔……嗯… …唔……唔……」
 
  最后娇喊声变成了呜咽声,原来是前面的茶小仙听的受不了了,一把按住陆 雪琪的头,把自己已经坚挺的肉棒插进了她的樱桃小口里,顿时二人给陆雪琪来 了个前后夹击,一起在她蜜穴和小嘴里抽插蠕动起来。
 
  「唔……唔……唔……嗯……嗯……嗯……唔……唔……唔……嗯……嗯… …嗯……」陆雪琪第一次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竟然也有说不出的兴奋,快感一 波强过一波,强烈的刺激下,高潮的感觉也极速袭来。
 
  「嗯……嗯……嗯……嗯……嗯……呃……呃……呃……呃……嗯……嗯… …嗯……嗯……」
 
  看着含着自己肉棒的美人眼神都变的迷离起来,茶小仙道:「牛大哥,你这 大美人看上去好像是要高潮了,你在加把劲,直接让她爽上天去,哈哈。」说完 抚摸着陆雪琪的头发,欣赏着美人快要高潮时的表情。
 
  牛大胆一声低吼,道:「这大美人的小穴还真他妈紧,干起来真是舒服,看 我一鼓作气,杀她个高潮迭起。」说完死死的搂住陆雪琪的细腰,大肉棒以比刚 才快双倍的速度猛插猛抽,恨不得给胯下的美人捅个透明窟窿。
 
  陆雪琪那禁得住如此猛烈的冲击,顿时娇躯螓首一阵乱摇乱颤,嘴巴也挣扎 着吐出了茶小仙的肉棒,娇喊连连的道:「啊……不行了……啊……啊……啊… …好厉害……嗯……哈……哈……受不了……啊……啊……啊……要泄了……啊 ……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在用力一点……啊……啊…… 啊……要飞了……呃……啊……啊……」
 
  她叫的欢快,牛大胆干的猛烈,茶小仙也不闲着,钻到陆雪琪身下,大嘴含 着她的蜜乳猛吸猛嘬,手揉捏的另一个更是奇形万变。
 
  陆雪琪这下更爽快的受不了了,叫的更是销魂连连:「啊……好舒服……啊 ……好快活……啊……好爽……啊……啊……这就是金瓶儿说的……高潮吗…… 啊……啊……」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金瓶儿喜欢玩群交了,这种感觉不但刺激, 更是让人爽快。
 
  茶小仙和牛大胆虽然不知道她说的金瓶儿是谁,但想来估计也是个美女,当 下听她叫的美妙,牛大胆更是越战越勇。
 
  「肏死你……肏死你这个白衣大美人……让你今天看我的时候一副高高在上 的样子……老子非肏死你不可……」
 
  牛大胆的污言秽语传来,陆雪琪哪还分辨的出说的什么,原本跪趴着的她此 时被干的已经直直的趴在了大土炕上,而原本在她身下吃奶的茶小仙早已抽身来 到了她的身后,接着捧起一只她乱晃的白袜美脚,对着那脚心敏感之处便亲舔啃 咬起来。
 
  陆雪琪本就快到了高潮的顶峰,被脚上传来的酸爽感觉这么一刺激,顿时一 泄千里。
 
  「啊……要飞了……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舔 的我的脚好舒服……啊……啊……啊……用力……啊……呃……呃……呃……好 舒服……啊……要飞……要飞了……啊……啊……啊……飞了……飞了……啊… …」
 
  一股阴精喷射而出,烫的牛大胆龟头一麻差点射了出来,暗呼一声好险的他 起身站到地上,看着趴在炕上仍被高潮刺激的娇躯直颤的白衣美人,得意的道: 「咱今天可是征服了青云仙子啊,哈哈。」
 
  一旁的茶小仙抚摸着陆雪琪的白袜美脚,猥琐的道:「待会就该换我征服了, 嘿嘿。」说完伸出长长的舌头,对着美人的白袜脚底,从下往上缓缓舔去,接着 在美人难捱的娇颤中,满足的淫笑着向陆雪琪看去。
 
  此时的陆雪琪仍被高潮的余韵刺激的阵阵轻颤,侧趴着的她双目紧闭,玉面 绯红,白袜美脚被舔的酥痒难捱,此时在高潮的余波下竟是说不出的舒服,直到 眼前的男人又变的不安分起来,她不得不准备承受下一轮的攻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