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菊穴物语
菊穴物语

菊穴物语

“别这样……会让孩子发现的……”

  “怕什么……她已经不是孩子了……嘿嘿……”

  从厨房里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小百合回头看去,只见那个男人撩起了母亲的裙子……“嘿嘿……你已经习惯了不穿内裤了……”

  “讨厌!不是你强迫我这样做的吗?”

  “没错……我就是喜欢摸你的屁股……真是百摸不厌呀!”

  就连小百合也不得不承认:母亲的屁股的确生得好看。

  雪白,浑圆,结实,饱满……

  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的美腿,将那屁股衬托得更加妙不可言。

  “看……你又出水了……你真是敏感的女人啊!”

  “别摸了……到晚上再……让你摸个够……好吗?”

  真无耻!小百合气愤地捂住耳朵。

  父亲去世后,母亲从未间断过“偷情”的活动。

  有时……竟然一个晚上约会两个男人……

  说来也怪,过分的纵欲,并未使母亲容颜憔悴。

  相反地,母亲越来越娇艳……甚至是妖艳!

  尤其是她的肌肤,就像在奶汁里浸泡过似的……比十六岁的小百合还要白嫩。

  “我们公司的董事长想请你去他家做客……”

  “是那位鹫尾先生吗?他可是封面人物呀!”

  “嘿嘿……我想他八成是看上你了……”

  “别瞎说……像他那么英俊的男士,怎么会看上我这个半老徐娘呢?”

  “是真的……他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到你……”

  “他怎么说?”

  “他说你臀部很美,是那种标准的倒鸡心形……”

  “哦……说话真难听……”

  虽然捂住了耳朵,但小百合还是听见了厨房里的许多内容。

  她的目光下意识地转移到茶几上……那里有一本新出版的杂志。

  封面印着一行大字:鹫尾君野心勃勃,意欲跨国经营。

  在这行大字的旁边,一位英俊儒雅的中年男士含笑独立,显得气度不群。

  小百合心想……母亲真应该做他的情妇!

  “你到底去不去嘛!”

  “如果我去的话……难道……你就不吃醋吗?”

  “嘿嘿……不瞒你说,如果办成了这件事情,我会提职加薪的!”

  “你太不要脸了!”

  “别生气,宝贝……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男人呀……都靠不住……”

  两天后,三十五岁美妇人小宫雪绘接受了商界巨子田中鹫尾的暧昧邀请。

  那是一个阴云欲雨的天气,连空气都是灰蒙蒙的。

  在华丽宽敞、灯火明亮的饭厅里,鹫尾优雅地举起酒杯。

  “你知道吗?我离过两次婚。”鹫尾以淡淡的语气说道。

  “是吗?可是……为什么呢?”雪绘的声音极富磁性。

  “因为……我有一种特殊的嗜好。”鹫尾呷一口酒。

  “哦……”雪绘却不方便追问下去了。

  “我喜欢女人的臀部……”鹫尾注视着雪绘,眼神变得热切。

  “我的妻子觉得无法忍受,所以……先后离开了我。”

  “原来是这样……”雪绘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心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兴奋……“我有钱,养一个女人不是什么难事。”鹫尾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可是,能物色到一个自己满意的女人却很难……”鹫尾又斟满一杯。

  “很多女人脸蛋漂亮,但没有身材……”鹫尾轻轻地皱一皱眉……“还有很多女人身材魔鬼,但姿色一般……”鹫尾上下打量雪绘……“所以,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鹫尾的呼吸急促起来……“可是……我已经不年轻了。”雪绘羞怯地低着头,不敢面对鹫尾的火热目光。

  “三十五岁,是女人最成熟、最性感的年龄……”

  “而且也是最需要的时候……不是吗?”鹫尾再度干杯。

  窗外大雨倾盆。

  虽然拉着厚重的窗帘,但依然能听见雨点敲窗的声音。

  这是在鹫尾的卧室里,在宽大的双人床上……

  身穿睡衣的鹫尾拥抱着换上了睡袍的雪绘……

  雪绘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因为她正在观看一盘内容极其淫秽的色情录影带。

  那是一部欧洲作品。

  男人用绳子捆绑女人……用皮鞭抽打女人……

  然后用浣肠器折磨女人,甚至浣肠后的排泄也用特写镜头……最后男人将巨大的肉棒插入女人的肛门里。

  “怎么样?兴奋了吗?”当画面变作雪花时,鹫尾紧紧地抱紧了雪绘。

  “你也要那样做吗?我……我……”雪绘的身体在簌簌颤抖。

  “别怕,会很刺激的!”鹫尾亲吻雪绘的脸蛋儿。

  “可是……”雪绘恨不能缩成一团,再找个地缝钻进去……“放点音乐来培养气氛吧!”

  鹫尾揿动遥控器,房间里立刻回荡起悠扬悦耳的蓝色狂想曲……“雪绘,站起身来,让我欣赏一下你的身体!”

  鹫尾翻身下床。

  “来,到这里来……”

  鹫尾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手给自己斟了杯酒……雪绘对自己的身体非常自负,所以脸上并无畏色。

  她背对鹫尾,拉开睡袍的系带……

  睡袍像水一般滑落,露出一具光洁白皙的裸体……从脖颈到脚后跟,形成一条流畅优美的曲线……皮肤上没有任何的瑕疵,细腻到了精致的程度……“太美了……我一定要占有你……”

  鹫尾喃喃自语……

  “把屁股抬起来……拜托了……”

  鹫尾以雪绘下酒,一阵醉人的快意浸透了他的心……雪绘叉开双腿……她的腰往下沉,而她的臀却傲然隆起……

  那的确是一个丰腴的臀,饱满得像快要爆炸一样!

  正中央镶嵌着一枚咖啡色的屁眼儿,有如含苞待放的菊花蕾……花蕾的周围,还飘散着几根弯弯曲曲的阴毛……更添生动情趣,更添挑逗之意。

  鹫尾就要长啸了!

  他“扑通”一声跪到地毯上,高举手中的酒杯,将它缓缓倾斜……芬芳四溢的“路易十四”如溪水一般……流进雪绘的臀沟里。

  雪绘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

  然后,她便感觉到了鹫尾的吸吮……

  好舒服啊!尤其是他用舌尖儿撩逗屁眼儿的时候……有一种蜜糖融化,滋润肺腑的感觉……突然,雪绘的屁股蛋被狠狠地捏了一把!

  “嗷……”

  雪绘疼得叫出声来。

  “你的屁股……太美了……我……我控制不住自己……”

  雪绘回头,只见鹫尾的脸颊上泛起病态的潮红,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让我发泄吧……我……我很久没这样过了……”

  鹫尾从柜子里取出一些东西。

  一只带有刻度的玻璃漏斗,漏嘴连接着一根长约三十公分的橡胶管……还有一瓶生理盐水,一瓶甘油,和一瓶“韦特”牌润滑剂。

  雪绘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拿来浣肠用的……

  她还从未尝试过被浣肠的滋味……

  她的“后庭花”也从未让男人采摘过……

  此刻,她就要奉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了……

  有些害怕,有些惶恐,也有些期待和兴奋……

  “来吧……跪在地板上……”

  “哦……鹫尾君……这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听话……不要叫我惩罚你!”

  于是雪绘像母狗一样,匍匐在猩红色的暗花地毯上。

  光滑滚圆的屁股如剥了壳的熟鸡蛋,且白得晃眼……鹫尾先把润滑剂挤在自己的掌心里,然后用来涂抹雪绘的屁眼。

  雪绘呻吟一声,下意识地缩紧臀部肌肉……

  那极富弹性的屁股蛋上立刻陷进去两个可爱的酒窝……“放松……请尽量放松……”

  鹫尾的食指温柔地磨擦着肛门肉环。

  “你的屁眼儿很紧……也很娇嫩……”

  鹫尾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嵌入。

  “嗯……”

  雪绘的身体哆嗦一下,马上就有了反应。

  “你很敏感……这真是太好了!”

  鹫尾的内心涌起快意……食指继续深入,直至第二指节。

  “啊……”

  雪绘很清晰地感受到了食指的环绕动作,而自己的括约肌也在不安地蠕动着……“怎么样?有快感吗?”

  鹫尾加大了绕圈的幅度和力度。

  “我……我不知道……”

  嘴里说不知道,其实心里产生出一阵甜丝丝的幸福的颤动……“是吗?看来你需要更强烈的刺激……”

  鹫尾忽然抽出食指。雪绘顿时感到了空洞……和失落。

  “竟然没什么臭味儿……”

  鹫尾使劲地嗅了嗅右手的食指。

  “真讨厌……说这样的话……”

  雪绘的脸上飞起一道红晕。

  “嘿嘿……咱们开始浣肠吧……”

  鹫尾拿起带有橡胶管子的玻璃漏斗。

  “必须要……那样做吗?”

  雪绘娇羞无限地回眸,送给鹫尾君一注盈盈秋波。

  “哦……你太惹人怜爱了……我忍不住的想要折磨你……”

  鹫尾血涌上脸,额角处的青筋随着胸膛的一起一伏而一胀一鼓……鹫尾将橡胶管插入,然后再一点一点的往深处推进。

  最后只剩下十公分露在外面……

  接着,高举漏斗,往漏斗里倒入100CC 的生理盐水和100CC 的甘油……200CC 液体……顺着橡胶管……流进雪绘的肠道里……涓滴不剩。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肚子……肚子好胀……”

  “没关系……这很正常……”

  “哦……开始……开始痛了……”

  “我来帮你揉一揉……”

  鹫尾盘腿而坐,怀抱一丝不挂的雪绘,用手掌按摩她的小腹。

  “痛……痛得厉害……”

  雪绘脸色苍白,肚子里开始叽里咕噜地乱响……“啊……我……我要去卫生间……”

  雪绘蹙起两道细长的眉毛,咬紧牙齿。

  “再忍一忍吧……”

  鹫尾残酷地微笑着,继续按摩……

  “不行……我实在忍不住了……啊……痛死我了……”

  雪绘从喉咙深处发出哀鸣,额头上的汗珠雨似的流下来……“好吧……我抱你去……”

  卫生间里有浴缸,有莲蓬头,有雪亮的镜子……“为什么……没有马桶?”

  雪绘痛苦地捧着肚子,弯着腰……

  “早就为你预备好了……”

  鹫尾用双手端着一只洗脸盆。

  “啊……那就……请你……先出去一下……”

  雪绘已经无法控制那股急往下冲的便意……

  “不行……你要当着我的面……拉出来!”

  鹫尾单膝跪地,手举脸盆,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那朵湿润的菊花蕾。

  “鹫尾君……我不能……”

  雪绘上气不接下气……她已臻自制的极限……

  “没关系……别再折磨自己了……”

  鹫尾兴奋地看到了一丝黄浊的液体溢出了雪绘的肛门……“你……你想看就看吧……”

  话音未落,一股粘稠的稀水便喷射而出!

  “啊……”

  雪绘的肛门蠕动了几下,紧接着,又喷出一股……“呜……”

  雪绘哭了……当着男人的面排泄,这使她的自尊心彻底崩溃……“哦……真是味道十足呀!”

  鹫尾贪婪地呼吸着那极其腥臭的气味……

  “呜……你是变态的男人……”

  突然“卜”地一响,连屁带屎一块儿嘣出来……星星点点,溅了鹫尾一脸。

  “不错……我的确变态……”

  鹫尾毫不介意地,用舌头舔吃了溅在嘴角上的粪便。

  事毕,雪绘面无血色,就觉得浑身轻飘飘的,随时都能飞起来……她回头看了看鹫尾……满面斑点,竟然变成了一个麻子。

  雪绘忍俊不禁,扑哧一笑……

  然后她的泪水又溢出了眼眶。

  “过来……一起洗洗吧……”

  雪绘拧开莲蓬头,清凉的水流急泻而下,在雪绘的身体上飞珠溅玉。

  “快过来……洗完了赶紧出去,这里面臭死了……”

  鹫尾放下便盆,站起身来,痴痴地注视着那具晶莹剔透的裸体……“你是我梦寐以求的女人……”

  说罢梦游般走过去,用力拥抱雪绘。

  “鹫尾君……你好坏呀……要我当着你的面,做这种事情……”

  “这么做会使我感到兴奋……”

  “难怪你的太太……要离开你……”

  “那么你呢?你会不会离开我?”

  “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会……因为你跟我一样……渴望着强烈的刺激……”

  “也许吧……”

  “我会把你捆绑起来……慢慢的折磨你……”

  “啊……这太疯狂……太变态了……”

  “嘿嘿……你需要的……不正是这些吗?”

  “鹫尾君……”

  “不要否认……不要拒绝快乐……”

  说到这里,鹫尾在水花中脱掉湿漉漉的睡衣,又脱去湿漉漉的睡裤。

  “怎么样?我的这根家伙相当可观吧?”

  雪绘低头看去,只见鹫尾的阴茎巨大坚挺,发出栗色的光亮……“哦……”

  雪绘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它……

  “喜欢吗?”

  鹫尾骄傲地竖立,任凭雪绘玩弄……

  “嗯……”

  雪绘的鼻音婉转柔媚,一直腻进鹫尾的骨头里……“哦……我也憋不住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