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为奴为夫为魔王】(07)【作者:青楼小七
为奴为夫为魔王】(07)【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56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跋涉二十多天后,终于再次返回河罗郡城,此时已经是傍晚,阿易径直回到 家里,管家妮露见主人回来,立刻面带欣喜地领着众人上前迎接行礼,同时吩咐 两个女仆下去准备热水供主人沐浴,并让厨房准备主人的饭菜,而蓝葵一见妮露, 心里就有了主意。她是个彻底的唯相貌论者,给阿易买女仆也只买容貌姣好的少 女,而之所以远行时安排这个妮露做管家,就是因为她的相貌是买来的十多个女 仆里最出众的,她今年已经十八岁,身材匀称而曲线玲珑,一张小小的瓜子脸白 净可爱,整个人看上去俏生生地十分惹人怜惜。
 
  阿易此时已经见了什么女人都是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现在看见妮露这样的 娇娃,更是两眼放绿光,这点儿心思怎么瞒得过蓝葵,蓝葵当即掌控他的身体, 上前轻佻地捏着妮露的下巴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现在很累,你陪我一起 沐浴怎么样?」
 
  妮露顿时俏脸一红,随即低垂着脑袋,害羞道:「主人想要的话…妮露自然 愿意侍奉主人沐浴……」
 
  蓝葵嘿嘿一笑,拉着她的手就往自己的主房而去,妮露亦步亦趋地跟着,脸 上的红霞更加浓郁了,而在她俩身后,几个女仆捂嘴偷笑,眼神里都流露出一丝 羡慕,她们都是低贱的奴仆,被人买来卖去,没有自由可言,可如果得到主人青 睐,甚至被主人娶进家门,就算当小妾也比女仆奴隶尊贵太多。这么久以来,她 们对主人的财力已经大致了解,如果能嫁给主人的话,下半辈子悠闲享受是妥妥 地,何况主人还长得那么俊朗英伟,作为伴侣简直再合适不过了,如此一来自然 人人都心思活泛,可是阿易一直不让她们贴身,她们倒也不敢放肆。
 
  片刻后,几个女仆已经在房中的浴桶里倒满了热水,妮露还是懂事的,虽然 有些害羞,但她还是主动要求替主人宽衣,阿易很快被剥个干净,当妮露看见主 人胯下的那根粗长肉鞭时,忍不住轻呼一声,顿时自觉失礼,强忍住心中的讶异 和悸动,开始有些局促地一件一件脱解自己的衣裙。
 
  蓝葵却是有些受不了了,她稍微不注意就会看见阿易胯下那根东西,这让她 羞窘万分,也不管妮露了,直接绕过屏风,跳进浴桶,然后解除对阿易的控制, 对阿易道:「小色鬼,接下来你就自己看着办吧。」然后就忽地穿墙而逃,不见 踪影。
 
  「诶?主人?等等……」阿易慌乱地低声呼喊了一句,随即十分紧张地望着 热气蒸腾的水面发呆,脑子里像乱麻一样,他知道主人让妮露来陪自己洗澡,刚 刚妮露给他脱衣服的时候,他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以及十分强烈的想要将她压 倒撕开她衣服的冲动,如今重新控制身体,鸡巴一下子就抬起头来,毕竟还只和 卡伦娜尝过一次禁果,要再次和另一个女人亲密接触,他还是相当的紧张。 
  没多久,妮露就羞羞怯怯地绕过屏风走近了阿易,她此时已经是一丝不挂, 一双柔荑分别捂着她的玉乳和小穴,原本白皙的皮肤泛起阵阵红潮,在阿易痴痴 的注视下,她走到阿易身边,犹豫道:「主人…您…您想让妮露先帮您擦洗一下 身体…还是…还是让妮露和您一起洗……」
 
  时隔多日,阿易终于再次见到了鲜活的女人胴体,他的双眼快要喷出火来, 脸上也是红得发烫,一边吞咽口水,一边愣愣地道:「来…来和我…一起洗吧… …」
 
  这个答复明显很合妮露的心意,她颔首甜笑,随后缓缓抬腿跨进浴桶,这让 阿易一眼就看见了她两条粉腿间的风光,与卡伦娜的不同,那两片花瓣竟然是让 人垂涎的粉红色,阿易觉得自己心口狂跳,鸡巴也硬得胀痛无比。当妮露整个躯 体都泡在浴桶中后,他再也克制不住,像只灰熊一样扑了过去,把妮露紧紧抱住, 一口就吻上了她的两瓣薄唇,舌头粗暴地侵入她的小嘴里,肆意地搅来搅去,妮 露被主人的突然袭击给吓得差点呛到,可很快就缓过神来,十分乖巧地递上了自 己的小舌,和主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再次得到这令人心醉的口舌享受,让阿易更加疯狂,一边粗暴地在妮露口中 肆虐,一边不顾一切地把妮露箍住,让她那又软又滑的娇躯和自己贴得紧紧的, 尤其是妮露胸前的两团软肉,在阿易胸口挤压得很是舒服,那高高翘起的鸡巴也 抵在了妮露的光滑平坦的小腹上,下意识地顶弄着,全身上下都享受着妮露娇躯 的美妙,阿易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还是妮露最终喘不过气,硬是分开了两人 交织正欢的口舌,把个小脸向后仰去,喘息道:「呼…呼…主人…你…轻一点儿 …你的手…箍得我好疼啊……」
 
  阿易稍微清醒,两手松开了一些,他还是那样,欲望起时手上不知轻重,可 是下体传来的阵阵胀痛抗议让他没工夫多想,也不管妮露的想法了,直接把鸡巴 稍微一扶,对准了妮露的小穴口,借助水流的润滑,用尽全力地插了进去。 
  「啊啊啊…主…主人…你…你慢点儿啊…太…太胀了…妮露…妮露好疼啊… 啊……」妮露虽然已经不是处女,可也少经人事,不像卡伦娜那样身经百战,现 在被阿易那七寸长的大鸡巴猛地插入,顿时疼得大呼小叫起来。
 
  阿易刚刚插进妮露的小嫩穴时就心头一惊,这竟然比插卡伦娜时还要舒服! 层层叠叠的嫩肉自己的鸡巴吸得紧紧地,几乎严丝合缝,想要深入都十分费劲, 而且像是在给自己的鸡巴按摩一样蠕动个不停,这其中的销魂滋味爽得阿易倒吸 凉气,妮露的哀求他像没听到一样,依旧把鸡巴狠狠插入,伴随着妮露的高声尖 叫,他已经紧紧地插到了她的花心。这些日子,阿易强忍欲火,憋得人都有些神 经兮兮了,现在妮露的身体让他心底的兽欲毫无阻拦地奔涌而出,他搂着妮露的 纤腰,腰腿同时发力,开始一前一后,凶猛地抽插起来。
 
  阿易肏得大开大合,浴桶中的热水都被他狂暴的动作激得浪花四溅,妮露虽 然一开始疼得哭喊不止,但是被阿易干着干着,小穴中的胀痛渐渐变成了无比充 实的快美,鸡巴的快速抽插让那大龟头把小穴肉壁刮蹭得酥麻不已,很快,妮露 紧蹙的眉头便舒展开来,面上渐渐泛上陶醉,不但体会不到痛楚,反而被阵阵袭 来的异样快感给弄得小声呻吟起来。
 
  「哦…哦…恩…主人…多…多顶顶…顶一下…奴婢的…哦…对…就是那里… 主人的那个…好硬啊…好长…快顶到妮露的肚子里去了…哦…哦…主人…快…再 快一点吧……」
 
  阿易本来正尽情地肏干着妮露,满脑子只想着在她的小嫩穴里面狠狠发泄一 番,射个痛快,此时听着妮露的娇呼呻吟,看着她那副陶醉迷乱的表情,心中忽 然情欲大盛,又一口亲上了她的双唇,一边和她热吻,一边放肆地揉捏她的小屁 股,胯下的大鸡巴更加不要命地猛插狠抽,把妮露给干得闷哼不止。
 
  忽然,妮露猛地挣开了阿易的口舌,娇躯僵直,两手死死地抓着阿易的背脊, 浑身颤抖着高声尖叫起来,阿易只觉小穴里的每一圈嫩肉都骤然缩紧,花心深处 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吸力,让他舒服得龇牙咧嘴,差点儿射精,随后就有几股暖流 浇打在了他的龟头上,又热又黏,简直舒服极了!他还不太懂这些事,不知道这 是女人的高潮,只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射出来了,便把妮露重重地压在浴桶边上, 拼命地抽插着妮露那更加紧致的小穴,这让刚刚高潮过的妮露快要被折腾疯了, 随即更加高亢地尖叫起来,阿易飞快地抽插了几十下之后,也颤抖着射了出来, 股股滚烫的精液竟射得妮露再次高潮,两人的性器都是亢奋异常,让两人在高潮 的同时,得到了更美妙的享受。
 
  射了许久,阿易才停下了颤抖,靠在妮露身上,两人都是喘息不止,面红如 血。可是阿易的欲望还远远没有发泄痛快,他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再次和妮露激 吻起来,那扑面而来的少女体香让刚射过精的鸡巴瞬间恢复膨胀坚挺,他刚刚搂 住妮露的腰臀,想要再次开始抽插时,妮露急忙不安地恳求道:「主人…妮露… 妮露已经泄了两次了…现在…有些累…主人…让妮露休息一会儿…再侍奉主人吧 ……」
 
  阿易一愣,看着妮露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心中不忍,于是点了点头, 这时,他的肚子咕咕地响了起来。
 
  「主人饿了吧,厨房应该准备好饭菜了,让妮露侍奉主人出浴吧。」妮露适 时地关切道。
 
  阿易想了想,忽然握住了妮露的小手,饱含深情地望着妮露道:「妮露,你 陪我一起吃饭好不好?」
 
  妮露被主人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模样给弄得心头小鹿乱撞,低着脑袋道:「好 …当然好…可是…妮露是没有资格和主人同桌吃饭的…我……」
 
  「什么叫没有资格啊?」随着妮露一声娇呼,阿易把自己那深入小穴的大鸡 巴噗地一下抽了出来,然后抱紧妮露,满面惆怅道,「这些天我觉得好寂寞啊, 好想有个人陪着我,妮露,你知道么,我现在好喜欢你呀,以后你每天都和我一 起吃饭,一起睡觉,好不好?」
 
  妮露被阿易这番无比直接的表白弄得脸上红得发烫,兴奋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只能连连点头,嗯嗯地回应着主人。
 
  阿易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开心得像个孩子,在妮露脸上亲个不停,小时候, 村里的小孩儿都不愿意和他这个孤儿作伴,他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孤孤单 单,原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寂寞,可是这次龙巢之行,和卡伦娜有过一段露水 情缘之后,心底的寂寞苦楚骤然满溢而出,总是在深夜折磨着他,自己的主人在 自己心中高不可攀,平时也是冷冰冰的,并不能如何舒解他内心的孤单,之前和 家里的女仆们因为自己的不适应,不让她们接近,更是隔了一层,如今有了妮露 陪伴,不但可以舒舒服服地发泄,还能让自己不再寂寞,这让阿易觉得幸福极了。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妮露先是起身擦干身体,然后开始悉心地服侍主人擦身 穿衣,被妮露这样伺候,此时的阿易却没有以往的抵触和不习惯,反而觉得十分 舒服。穿好衣服以后,妮露就吩咐两个女仆端来了饭菜,她和阿易同桌共食,阿 易像是害怕妮露会反悔一样,十分殷勤乖巧地给她夹菜劝她多吃点儿,这让妮露 很是欣喜,心头像喝了蜜似的甜丝丝地,她的境遇苦不堪言,还从没有人像主人 这样对她这么好。
 
  两人不时的亲昵和眉眼交织让这顿饭吃得慢条斯理,可阿易的下体已经按捺 不住了,一看妮露吃完,也不管自己才吃了七分饱,立刻让女仆收拾餐具,然后 关上房门,拉着面色绯红的妮露就上了床,继续那场未完的大战……深夜,阿易 和妮露全身赤裸着躺在床上,妮露此时已经被干得晕了过去,阿易也在她体内射 出了三发浓精,总算是心满意足,虽然有些疲倦,可是心中的情欲还是相当火热, 他抱着人事不省的妮露又亲又摸,一脸陶醉地享受着这绝佳的少女胴体。
 
  忽然,妮露悠悠醒转,见主人在自己脸上亲来亲去,便也甜笑着送上了自己 的双唇,再次和主人热吻起来。
 
  片刻后,唇舌分离,妮露却面露凄楚之色,最终,她伏在阿易的胸口,犹犹 豫豫地问道:「主人…你…你会嫌弃…嫌弃妮露不是处女么?」这是她心底里最 担心的事,也是她最深的痛处。
 
  「处女?什么处女?为什么你不是处女?」阿易先是一愣,随即不解地问道。 
  「咦?主人…主人不知道么?」妮露惊讶地望着阿易。
 
  阿易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现在喜欢你喜 欢得不得了呢。」说完,又嘻嘻笑着把妮露紧紧抱住,小鸡啄米似的在她脸上轻 吻着。
 
  妮露心中一暖,不禁松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主人对自己这样真心的喜欢, 自己如果瞒着他不说明不解释,以后他从别人那儿知道了这些东西,甚至发现了 自己的那些往事,到时恐怕会更加讨厌自己,于是她咬了咬牙,最终开口道: 「主人,处女…就是没有被男人…被男人插入过的女人…妮露…妮露十五岁的时 候…父亲喝醉了酒…就把我给强行……」说道此处,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极端恐惧 的事情,整个人都打着寒颤,「后来…后来他又滥赌…欠下一笔赌债…就把我卖 给了人贩…辗转卖了三次…好在我平时小心防范…没有被之前的主人所侵犯…直 到遇到主人你……」
 
  阿易听完,顿时心生怜悯,他抚摸着妮露的秀发道:「想不到,你也这么可 怜,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对待你的,而且我可以给你很多钱,让你不用再 做奴隶,只是……」
 
  妮露一听说不用再做低贱的奴隶,一双小鹿眼瞬间放出光来,她颤声问道: 「主人…你…你说的是…是真的?」
 
  阿易十分不舍地握住了妮露白嫩的小手,恳求道,「当然啦,只是…妮露, 你不做奴仆以后,能不能…继续陪在我身边?」即使刚刚懂得处女为何物,并且 知道妮露被人插入过,阿易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在他心里,妮露是自己的玩伴, 和自己的性交也是玩乐,既然是玩乐,她和别人玩儿过似乎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说着,阿易起身,把自己的空间袋给拿了过来,从中掏出一袋金币,递给妮 露道:「这袋金币你先拿着,足够让你恢复自由身了,我还可以每个月发给你很 多月钱的,比外面那些药剂师、匠人、炼金师赚得都要多,你…你可不可以继续 陪着我?」
 
  妮露已经完全呆滞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向主人袒露了被侵犯的肮脏过 去,主人不但没有嫌弃自己,反而愿意帮助自己恢复自由身,那热切的挽留和依 恋更是让她感动得无以复加,两行清泪早已夺眶而出,她猛地起身,抱住了阿易, 一边亲吻着阿易的面庞一边呜咽道:「谢谢您…主人…谢谢您…我…妮露…您永 远是妮露的主人…妮露愿意永远做您的奴仆…永远…陪在您身边……」
 
  阿易见妮露哭个不停,顿时手足无措,连忙抱着她上床坐着,他又不怎么会 安慰人,急得抓耳挠腮地,好半天妮露才止住哭声,只见妮露喘息片刻之后,一 下子就扑在阿易胸前,把阿易压倒在床上,两瓣温热的薄唇早已主动贴了上来, 无比热情地在阿易口中缠弄着,两人情欲渐浓,又激烈狂野地做了两次之后,才 疲倦不堪,相拥入睡,这一晚,阿易搂着个小美人睡觉,方才睡得格外地香甜。 
  次日清晨,两人先后苏醒,看着各自的面庞和裸体,不由得相视而笑,旖旎 的情思逐渐升温,自然而然地吻在了一起,眼看就要「晨练」一番,却被蓝葵的 声音打断:「行了!大清早的就起色心,小色鬼,今天还有正事要办呢。」 
  阿易瞬间从温柔乡中醒觉,随即分开唇舌,对妮露抱歉道:「对…对不起, 妮露,我突然想起,今天还有要紧事要办,现在恐怕不能和你亲热了。」
 
  妮露一愣,随即浅笑道:「主人不用道歉的,妮露明白,主人的事情要紧, 让妮露服侍主人梳洗吧。」
 
  阿易见妮露没有不满,松了口气,嬉笑着挽过她的小脸亲了一口,道:「唔, 你在家等着我,等我回来再和你一起睡,到时候咱们再好好亲热。」
 
  妮露听了,不禁面色飞红,羞涩地回吻了一下阿易,就开始伺候他梳洗穿衣。 
  吃过早饭之后,阿易便出了家门,径直往郡守府而去。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