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脚胶键盘战士】(16-17)【作者:girlkickme
脚胶键盘战士】(16-17)【作者:girlkickme
 字数:58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没有最难受只有更难受
 
  才上班不到五分钟,我就要在一众美女同事面前脱裤子,被那六双明亮的美 瞳紧紧地盯着,用那带着耻笑的目光审视着我的鸡巴。心里不禁地觉得很羞愧, 恨不得能把自己的头埋进坑洞里。双手本能地把自己那已勃起的鸡鸡遮盖着,还 偷偷地把鸡鸡推进两腿间夹实,好让她们不能如此容易就可看到自己的困态。 
  突然!「啪!」的一声,一个猛烈清脆的耳光打了过来,把我整个人打得向 侧跳飞了几步。面狭传来一阵刺热的赤痛。
 
  充满女王Feel的QQ大声地命令道:「把手拿开!谁准你碰自己的臭鸡 巴?!」
 
  「啪!」又一下更猛烈的耳光由堪称暴力狂的Line揍过来,耳边立马传 来「嗡嗡」声,心想:「噢!不好了!我是聋了吗?」
 
  「在这办公室内,你的臭鸡吧是用来给我们虐待的,不是你这癈物随便可以 碰的,就算你要上厕所,想要提着它来小便,也得要向我们申请许可呢!知道嘛?」 Line语气冰冷地说。
 
  正当我还在庆幸着原来我还没有聋,还可以听清楚Line的说话时,忽然, 「吐」的一声,一口唾液如飞镖般刺进我的眼窝,再由眼框下流至咀角上,一阵 臭口水味涌入了鼻腔。心想「哗!谁呀!这美女没有漱口习惯的吗?」
 
  几经辛苦,我从黏黏的唾液滋润下睁开了眼睛,涌入眼廉的是Skype, 哗!厉害!这妮子原来不单有脚臭,连口水和口气的味道也不是省油灯的,真是 天生的气味责施虐者呀!
 
  「张开咀!」Skype命令我道。
 
  「咔……吐」一声,一口浓浓的唾液从Skype的口内缓缓地落入我的口 中,拖出了一道足有两尺长的口水丝,在地心吸力影响下,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Skype用中指由下而上地抹了抹自己的下唇,手指黏着口水丝就往我的咀里 挖,再在我的咀边前后反手的抆抹了几下,好让我连丁点的口水丝也没有浪费掉。 然后说:「好了!你现在吃过我的口水,以后就得要多听我的说话啰!」,我连 忙点头示意明白。
 
  谁知道,几位同事就因为我这点头起哄了起来:「噢!这样不好唷!」, 「对,不能让他只听Skype的话唷!」,「就是啦,也要让他吃我们的口水 才好啊!」
 
  「吐」……「咔哗……吐」……「呸」……「呸吐」……
 
  连续不断的吐口水声随即响撤整个办公室,也不知道她们究竟每人向我吐了 多少口口水,张大了的口腔不消一刻已给她们的口水填满,还有些从口角两边流 了出来,面部呢?几乎每丁点的皮肤都已接受过她们口水的洗礼。
 
  「全给我吞下,不许流出来!」Stella命令着我说。
 
  就在我吞下她们的口水时,突然,「唦」的一声,上身穿着的白裇衫被St ella猛力的撕了下来接着说:「潘文,不单是裤子,任何衣服也是,为了方 便我们随时拍摄,你以后一进入这办公室,就要把所有衣服都脱光,才开始做你 的杂务,知道嘛?」
 
  这时的我,要厚着面皮在她们面前自己脱下裤子,被女同事吐得一脸都是唾 液,口里才刚吞下她们的口水,然后连衣服也被我之前的漂亮女秘书Stell a扒个清光,饱受着众女同事无理的欺凌,真是耻辱极了,但却同时有着前所未 有的满足感,鸡鸡也顿时硬得特别厉害。
 
  身穿女仆服的WeChat看见我的硬鸡鸡,忽然很感兴趣似的,就蹲下身 子,瞪着她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的鸡巴,然后还开始用手去撸动了起来,撸 了一回,就有些黏液从我的马眼处流了出来。
 
  WeChat看见我鸡巴的变化竟然开心地笑了起来说:「哈哈,这些不会 就是被称作『忍耐之液』的前列线液吧?!很好玩呢!,你这癈柴应该是很想射 吧!但我告诉你,没有我们的允许,你可绝对不能射噢!否则的话,保证你会后 悔呢!」
 
  说着还不时用食指搓弄着我的马眼,拖出一道前列线液丝后,然后又把食指 放回到龟头上,把前列线液涂抹在那敏感的龟头上。
 
  WeChat口里说着叫我绝不能射的说话,手却是从没有停下来对我马眼 和龟头的刺激,一阵阵骚麻的感觉不停地从我的龟头处涌向全身,弄得我全身也 骚软了起来。
 
  但是,没有最难受,只有更难受,在我紧闭眼睛,心里想着「我不能射!绝 不能射!」,意图用思巧去催眠自己时,忽然觉得那种难受的骚麻感非但没有减 弱,而且还增强了好几倍。
 
  张眼一看,原来不知何时Line已站到我的身旁来,一只手还正在阴柔地 握弄着我的蛋蛋。
 
  噢!原来鸡巴和蛋蛋同时被两女玩弄着,难怪刺激感觉会突然倍升。这又骚 麻又难受的感觉,为甚么会又像是很舒服的,我竟不禁地陶醉起来。
 
  「贱格!给我们女生如此羞辱玩弄,你这变态竟然还能够如此的陶醉,真够 ……噁……心……啊!!」
 
  Line边说边把我两颗蛋蛋向下拉,还像玩健康球般顺时针地转动了足足 有720度,说到「噁……心……啊」几只字时,还驶劲地用力握紧,痛得我 「哗哗」声的惨叫了起来。
 
  可是在我惨叫还不足五秒的时间,声音就被止住了。原来WeChat在不 知何时已把自己穿着的白色过膝丝袜脱了下来,交给了QQ,让QQ用它来塞着 我的嘴巴。
 
  惨叫声是被止住了,蛋蛋传来的痛楚却没有减弱过,啊!为甚么痛楚感觉突 然又倍升了?原来QQ和Skype也走到我左右两边来,一人伸出一只手,正 在用力地挤压我的乳头,痛得我几乎连眼泪水也流出来,真是难受极了。
 
  由於嘴巴被WeChat的过膝丝袜塞着导致不能说话的关系,我只能用求 助的眼神看着Stella,心里期望着她能向同事们说出「够了!适可而止」 之类的说话。
 
  Stella看到我那求助的眼神,果然有所领会,缓缓地行到我的身后, 关心地在我的耳边说:「怎么了?很难受吗?」
 
  我连忙驶劲地点头,口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心里期望着Stell a能马上制止同事们对我的玩弄,可是,我绝望了,「绝望」是来自屁眼的感觉, 原来Stella在行到我身后前,手上早已戴上白色的乳胶手套,两只手指正 插入到我的屁眼内抽插了起来,很难受……很难受……我……我快支持不住了。 
  突然,办公室内传来「咔哒……咔哒」的声响,我向声音方向望过去,噢! 是Whatsapp,原来她一直在拿着智能手机,把我被同事玩弄的过程拍摄 下来,真不枉她是摄影师,心想,我现在被女同事们玩弄的体位,会是她的精心 安排吗?
 
  现在的我,鸡巴给WeChat蹲在地上撸动着,蛋蛋被无情地握在Lin e的手中,左右两边乳头,正被QQ和Skype用力地挤压着,屁眼还要承受 Stella两指的抽插,整个过程更羞耻地给Whatsapp用手机一一拍 摄下来。羞耻,真是太羞耻了啊。噢!糟糕……糟糕……这次真是糟榚了。我射 了,而且精液还射到WeChat的面上,惨了,我会因此而丧命吗?…… 
             第十七章六女踢春袋
 
  来到新公司还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在女同事们面前脱过清光,给她们吐口水, 弄得一面都是,鸡巴又给WeChat蹲在地上猛力的撸动,蛋蛋被无情地握在 Line的手中,左右两边乳头呢!则被QQ和Skype用力地挤压,屁眼还 要承受Stella两指无情的抽插,更羞耻地给Whatsapp用手机拍下 我如何低贱地承受着各种屈辱……
 
  而最最最不幸的事,我未能忍受抑制着这多重刺激,一股浓浓的精液就喷射 而出,射在了WeChat的面上……
 
  虽然本人也曾经有幻想过给多个女孩子蹂躏一边打飞机,但要真实地同时给 多个女子玩弄羞辱,这我可还是首次,身体所有敏感部位,几乎都同时承受着女 同事们刺激的玩弄羞辱,与自己打飞机相比,果真完全是不同层次,一下子就忍 受不住了。
 
  在我精液喷发的一刹那。
 
  「哇!」,「哗……」,「哇呀!」
 
  「唷噢……」,「……」。
 
  办公室马上传来女同事的惊叫声,本来在我身体上游走,挤压,拧握的小手, 都立马地缩了回去,很不相信似的掩着自己的嘴巴。同时用她们那些很鄙视的目 光,看着我那不中用、只要能给女生虐待玩弄,就可硬起来的鸡巴在一抖一抖地 喷着精液,羞耻得我面也热红了起来。
 
  而当中只有一个人,没有发出任何惊叫声,她就是WeChat。
 
  她在我面前目露凶光的缓缓地站了起来,嘴里发出「嘿嘿嘿……嘿嘿嘿……」 此似笑非笑的恐佈声音。
 
  本来我想向WeChat解释我已很尽力地忍着不射,绝不是有心要气弄她 的。可是我口里正给她穿过的白色过膝丝袜塞着,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指手划 脚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突然,「啪!……」的一声,WeChat一提膝,一个膝盖已结结实实地 埋进了我双腿之间,痛得我几乎要晕倒过去。蛋蛋受到膝盖猛列的冲击,阴茎顺 势一扬,一些残存的精液又从马眼半漏半射的涌了出来,直落在WeChat的 过膝丝袜至她那洁白的大腿上。
 
  「还敢射?你是打算今天就要死在我的脚下吗?」WeChat愤怒地大声 叫喊道。边说边把双手按在我的肩上,双脚摆出个仿如「万」字的姿势来。 
  看见WeChat这样的姿势,我就知道大事不妙,要是给她如此猛力的来 几下膝撞,蛋蛋恐怕会爆掉吧!以后也别想生孩子了,於是就本能地紧合双腿, 并用双手护着档部。
 
  站在两旁的QQ和Skype看见我想防护,马上就一左一右的「啪啪啪… …」给了我几个耳光。然后就很有默替地把我双手拉开,紧紧地把我双手拥入在 她们的怀中,同时又用她们的一只脚架进我左右两脚掌的内侧,让我的双腿只能 张开,不可以紧合起来。Line则一手扯着我的头发向后拉,使我的身体微微 地向后摆,我那可怜的鸡鸡和蛋蛋就相反的无遮无掩地向前顶了出去,再没有半 点可以闪避的空间。
 
  WeChat看准这次时机,「呯……呯……呯!」就一连给我来了三下超 猛力的膝撞,每一下都正中要害,我大声的发出「呜……呀呀呀……」声的惨叫, 差点要把WeChat的过膝丝袜都吐出来。
 
  三下膝撞过后,女同事们手一松,我双手就连忙按向自己挡部,双腿一软便 跪倒在地上,身体呢,犹如比KO了的拳击手般继续向前跌,头部「咚」一声就 硬磕在地上,痛苦地继续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看见我如此痛苦的模样,女同事们可是无半点恻隐之心,还无情地你一脚我 一脚的在我身上乱踢乱踩,要是我不赶快站起来,恐怕会连心肝脾肺肾都给她们 踢爆,或是给她们的高跟鞋戥穿掉。但由於我的蛋蛋实在太痛了,恐怕不能马上 再承受她们的踢虐,所以也只可暂时硬忍着身体的痛楚,给她们乱踩乱踢。 
  看见我如此死蛇烂鳝的模样,QQ竟突然愤怒了起来,把她原本穿着的白恤 衫和黑色西裙脱了下来,露出本来就穿着在里面的黑色性感女皇装,一脚狠狠地 踢向我的面门,两条鼻血马上就涌了出来。
 
  我心想:「哗!都见血了,可以别玩了吧!」但是,QQ却是完全没有停下 来的意图,更变本加励的一脚踏在我的面上,仿如要踩熄香烟般扭动着脚掌,把 她的鞋头深深地踩进我的面狭里。
 
  QQ高跟鞋上的金属鞋踭特别尖锐、幼细,脚掌在我面狭上扭动时,发出一 道道冰冷的银光。QQ边扭动着她的脚掌边恶毒地说:「怎么了?别以为这样流 几滴鼻血就可以在我面前装死!快给我站起来,我们也要狠狠地惩戒你的春袋呢! 免得你以为自己爽了就可以在我们面前随便地射出那些贱精来。再不站起来的话, 我就把这鞋踭踩进你的耳孔和眼窝内,弄得你七孔流血时,可不要后悔没听我忠 告啊!」。
 
  我看见QQ鞋踭发出的寒光,以及她那副恶毒的嘴脸,我还真相信她会是说 得出做得到的。我绝对不想蛋蛋未给她们踢爆,就先要变成聋子或瞎子,於是便 马上移开挡在档部的双手,免强地撑起身体,重新站了起来。
 
  在我站起来后,她们就很有默替的轮流地拉开我双手,同时架开我双腿,氹 氹转般围圈地排着队,一人三脚的踢向我的蛋蛋,踢完三脚后就自动走位,让下 一个人又继续踢我三脚。
 
  由於我蛋蛋刚才才给WeChat猛力地膝撞了好几下,那里还承受得了她 们六人轮流不断的踢蛋,口里虽然塞着丝袜,还勉强地发出「吖……吖」的呻吟 声。
 
  大概是我的声音太烦了,WeChat便把她另一只过膝丝袜也脱了下来, 用足筒部份抹掉自己面上的精液,再用套着脚趾的部份抹掉大腿上的,然后就把 那只丝袜向我嘴里塞。塞完后就去取来了卷封箱胶纸,想要把我的嘴巴封起了。 
  「且慢!」有汗脚的Skype制止着WeChat说道,说完就脱下了自 己的鞋子,把鞋子罩到我的鼻子处,然后接着说:「好了,现在可以封着了!」。 
  随着两人就「Biss……Biss……」几声,夹手夹脚的把封箱胶纸在 我头上打了几个圈,让现在的我口里不单止塞着WeChat穿过的过膝丝袜, 鼻上还罩着Skype穿过的高跟鞋,样子就像个智障的白痴般,滑稽到了一个 极点。一股仿如千年咸鱼的咸臭味,夹杂着如变坏了的酸奶酸臭味涌入到鼻腔中, 令我马上就有种想作呕的感觉。
 
  可是我由於口被丝袜塞着,呕吐物才涌出来,就被倒灌回喉咙内,那种辛苦, 确实不是笔墨所能形容。但却又因为这种绝望的被虐,令我同时产生出无比的快 感,鸡巴竟又再次的硬了起来。
 
  Stella看见我硬了的鸡巴,便向女同事们说道:「你们看这癈物,我 们这样对它竟然还能硬,真是不变太监也不懂流眼泪,我们继续踢它吧!」。 
  说完几个女同事又重新围起圈来轮流地踢我的蛋蛋,但每个同事踢下来的感 觉可不一样,Line穿着的军人皮靴,鞋头特别坚硬,踢下来时蛋蛋就像比鎚 子揼般痛楚;WeChat光着脚,踢过来时,都能感觉到她的脚趾头顶进我的 蛋蛋内,又是另一种痛感;Skype脱掉鞋踢,踢毕的一刻还能感受到袋底被 丝袜摩擦着的舒爽感。
 
  良久之后,我的蛋蛋已给她们六人合共踢了不知道多少脚,奇怪地由剧痛变 成了酥麻,被她们豪不留情地踢着,既是地狱,又是天堂似的。虽然蛋蛋已经进 入到酥麻状态,但偶然一脚特别命中要害时,还是会带来深刻的剧痛,使我像原 地步操般痛苦地跳动,她们表当看见我这痛苦的肢体语言时,就会开心地「哈哈」 声的拍着手耻笑着我,然后又更猛力地踢我的蛋蛋,仿佛是在暗地里进行着比赛, 看看谁能令我更加痛苦。
 
  又过了一段时间,酥麻的阶段过去了,此时,我的蛋蛋已被踢得不再是粒状 了,两夥高丸就像是被家庭煮妇用刀背啄了好几百刀般的猪肉,变成了如肉饼般 的浆状,每当给她们踢过来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感觉又再冲击着大脑,我明 白这时要是再给她们继续踢下去的话,蛋蛋必定会从此癈掉,但我的口里塞着丝 袜,鼻子被Skype的高跟鞋罩着,嘴巴还被封箱胶纸围封了好几个圈,根本 发不出半点的求饶声来,心里大惊之下,便进入到半休克的状态。
 
  此时的我双腿已经发软到不能站立,身驱只靠一左一右两个同事架着我的手 支撑着,双眼开始渐渐反白,临休刻前看见的就是穿着水手校服的Whatsa pp向后行了几步,像足球员主射12码罚球般又再次冲了回来,重重地「砰!」 的一声巨响,把她的脚背踢到我已成浆状的蛋蛋处,然后,我就这样地的昏倒了 过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