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生贱女奴】(女白领的放荡生活)

 
  周晓惠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内衣店里买丝袜的情景,心里一阵阵的冲动,是的 虽说自己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可还是公认的美女,上街的回头率还是很高,可 自己从年轻的时候就有着被同性支配的幻想,这些年也结了婚,与别的男人女人 做过爱,看见漂亮的女人也有过冲动,但是还是和感觉中有差距,大部分还不如 自己幻想着手淫能够得到更多的刺激。
 
  而今天在内衣店里的一切使自己突然强烈的萌发出想要跪在地上的冲动,是 的,就是那个让人一看就是个三陪小姐的女人,第一眼看见她就使自己心里产生 了这种冲动,披肩长发、黑色吊带背心、黑色及膝薄纱裙子、肉色长袜、黑色细 带高跟,尤其是她那美丽的被丝袜包容的长腿和玉足,还有那懒懒的带有一点妖 媚的神态,无一不吸引着自己,让自己产生了这种想要跪在她脚下的冲动。 
  事情发展的有些突然,那女人在挑选丝袜的时候不小心踩了自己一脚,可当 自己看到那女人回头看自己时,居然磕磕绊绊的说了一声:「对不起,没绊着您 吧?」那女人笑了「没关系。」本来自己的先行道歉就有些不对劲了,可更糟糕 的是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蹲下来轻轻的抚摸着那女人的美足,「您的脚真的没事 吗?咯咯咯」
 
  那女人笑的有点异样了「真的没事」并将脚轻轻的抬了一下,自己这才发觉 有点过头了,赶紧尴尬冲着那女人笑了一下,逃离了内衣店。
 
  这时房门响了,是自己的丈夫李伟平回来了,身旁当然还有那个小贱人他的 同事陈倩。自己和丈夫已经分居三个月了,当初就说好了,两人不离婚,但是谁 也不管谁的行为,可以带自己的情人回来,相互之间互不干涉。小贱人今天穿着 大胆的低胸吊带背心,黑色超短裙,黑色长丝袜,黑色高跟鞋,打扮的就像是只 野鸡,周晓惠看见陈倩的身影好像又看到了今天在内衣店里碰到的那个女人,心 里产生了一丝冲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周晓惠终於通过在那家内衣店附近的苦等,又看到了那女 人,并跟踪她到家和上班的地方,两个地方都离她家不远,那女人住在她隔壁的 小区,而上班则是在离家二站地的「帝豪」酒店KTV ,周晓惠在帝豪定了一间客
 房,精心准备後来到了KTV.
 
  当王茜走进「梦雨「包厢时以为自己进错了房间,因为这里只坐着一位美丽 的少妇,只见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职业套装,肉色长袜,黑色高跟鞋,端庄而美 丽。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是王茜小姐吗?」少妇站起来问道。
 
  「我是王茜,您认识我?」
 
  「您没有走错,就是我叫的您。」周晓惠一边上下打量着王茜一边自我介绍 道「坐,我叫周雅惠。」
 
  「哦,有事吗?」王茜边问边坐在沙发上。
 
  「我,我买了您两个钟,想叫您陪我」周晓惠磕磕绊绊的解释道。
 
  「哦,」王茜打量了一下周晓惠,披肩的长发,体面的套装,苗条的身材, 一看就是有钱人。
 
  「我,我是同性恋」周晓惠红着脸小声的解释。
 
  「可我对同性没什兴趣」王茜起身要走。
 
  「不要」周晓惠忙站起身拦住她,「我可以给您双倍的小时费。」
 
  「我真的不喜欢和女人一起做爱」王茜直接了当的说道。
 
  「先陪陪我好吗?不一定要做爱的,我给您三倍的钱。」周晓惠的脸一下子 又红了!
 
  「那好吧,看在钱的份上,我就见识一下同性恋的感受,不过先说明,如果 我认为不喜欢的话我就要走,而且钱照收哟。」
 
  「谢谢您,」周晓惠激动的抱住王茜,但见到王茜皱起了眉头连忙又松开 「对不起,那先到我的房间去吧。」
 
  将房门锁好後,周晓惠请王茜坐到沙发上,从壁橱里取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 为王茜买的几双高档丝袜和一双高跟凉拖,回头看见王茜跷着腿,脚上的高跟鞋 挂在那精美丝袜包裹着的充满诱惑的玉趾上,心里又是一阵激动,恨不得马上就 扑到她的脚下,去亲吻那双玉足。「我给您买了点小礼物,请您收下。「周晓惠 走到王茜跟前,将丝袜和高跟鞋展示给王茜欣赏。
 
  「那谢谢了」王茜接过丝袜和高跟鞋,心里颇为高兴。
 
  「您能试试吗?」周晓惠小声恳求道。
 
  「行啊」王茜起身想到卫生间去更换。
 
  「就在这行吗?」
 
  「好吧,反正你给钱了。」王茜正准备脱鞋时,周晓惠再一次拦住了她, 「我,我想替您脱好吗?」
 
  王茜这回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周晓惠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奖赏, 慢慢的跪到了地上,看着眼前白嫩的玉足,涂着黑色趾甲油的脚趾,真想吻下去 的,她捧起王茜的脚,将高跟鞋轻轻的脱下,然後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一边陶醉的将粉脸贴在王茜的大腿上一边为她脱下丝袜,足足过了有一分钟才将 一只丝袜脱了下来。
 

  王茜看着这个女人的样子,不禁笑了,不过这女人的脸贴在自己的腿上感觉 不错,她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想干什 .
 
  周晓惠用了十多分钟才将丝袜为王茜换好,「对不起,我失态了。」她又将 新高跟凉拖为王茜穿好。
 
  「没关系」王茜拍了拍周晓惠的头。
 
  「还合适吗?」周晓惠并没有起身,而是抬头问道。
 
  「嗯,感觉不错,好看吗?」王茜将脚从周晓惠的腿上放下然後走了几步。 
  「好看,您太迷人了。」周晓惠跪在地上,看着自己痴迷的女人,眼神里露 出痴迷的目光。
 
  「别老跪在那里了,」王茜坐回到沙发上,看着周晓惠说道。
 
  「我,我想舔舔您的脚可以吗?」周晓惠还是没有起身,而是直接爬到王茜 的脚下,满脸通红的问道。
 
  「好吧,只是在网上看到过有关为人舔脚的文章,没想到今天可以尝试一下 呢!」
 
  王茜笑道:「来吧,让我感觉一下被人舔脚的滋味,看看是不是网上写的那 样好。」
 
  王茜将脚轻轻的抬起放到周晓惠的嘴边。
 
  周晓惠用双手捧住王茜的鞋底,把脸贴在她的脚面上,新鲜的皮革味道,鲜 美的丝袜味,夹杂着淡淡的足香,刺人心肺。深深嗅着这迷人的味道,周晓惠开 始伸出舌头去舔她的玉足,舌头在她鞋边和丝袜上掠过,那种让人痴迷的感觉又 浮上心头。她将嘴唇压向脚背,亲了下去,伸出舌尖游遍每一寸肌肤,包括鞋面 的细带,然後张开嘴含住了漏在凉鞋外面的脚趾,轻轻的舔着,嘬着。
 
  这感觉的确不错,看来这女人是真心喜欢舔自己的脚,王茜用脚趾挑逗着周 晓惠,一天的忙碌,被人舔着脚,好舒服的感觉,全身心的放松。王茜将脚趾後 缩,只把鞋尖伸进周晓惠的嘴里,示意她为她脱鞋,周晓惠立刻领悟到了这无声 的动作,会意的咬住鞋尖为她脱下高跟凉拖,放在地上,然後再次用自己动人的 小嘴含住迷人的足尖吮吸。
 
  王茜全身放松的躺在沙发上,将另一只脚架在周晓惠的肩上,用脚背在她脸 上轻抚。周晓惠感受着脸上光滑丝袜给她带来的爱抚,幸福的感觉充满心田 
  已经有一周时间过去了,这一周里周晓惠无时不刻不在想着王茜,那娇媚的 容颜、迷人的大腿、白嫩的玉足,使她已然不能自拨,但周晓惠一打电话王茜都 说有事,总是不给她机会表达,周晓惠心里感到很失落,总感觉生活里好像缺少 了些什,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她坐在办公桌前心神不宁,不由自主再次拿起手机 拨出那熟悉的号码,几声回铃音後,那令人心动的声音出现了,话筒里传来微微 的喘息声。
 
  「谁呀?」
 
  「王姐姐,我是周晓惠,我想见您行吗?」周晓惠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周晓惠?」王茜好像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上周为你洗脚的那个。」周晓惠不好意思说出是舔脚。
 
  「哦,对了,是你,有事吗?」
 
  「我想您,还想服侍您,」周晓惠鼓足勇气说出心里话。
 
  「咯咯,」电话那头的王茜笑了,「好吧,真服了你,居然喜欢这个,晚上 我下班以後吧。」
 
  「谢谢王姐姐,晚上我去接您下班好吗?」
 
  「嗯,就这样吧。」
 
  王茜动人的身影出现了,周晓惠连忙走上前低声说「王姐姐,今晚去我家好 吗?我家里现在没人。」
 
  「你老公呢?」周晓惠上次告诉过王茜自己的情况。
 
  「他出差了,这几天都不在。」
 
  「嗯,」王茜很自然的将手包交给周晓惠拿着,「走吧。」
 
  坐在出租车里,周晓惠拘束的瞄着身边这个令她沉迷的女人,乌黑的长发、 妖媚的浓妆,薄纱黑上衣透出里面黑色的胸罩,黑色网袜包容着迷人的大腿,足 上蹬着自己上次送她的高跟凉拖,露出涂着黑色趾甲油的足尖,这一切都让她沉 醉。
 
  走进房门周晓惠的第一件事就是跪在地上为王茜换鞋,她从鞋柜里取出今天 为王茜新买的一寸跟凉拖,「这是我为您买的拖鞋,也不知道您喜欢不喜欢。」 
  经历了上次的事情,王茜已经有些自然了,她只是伸出一只脚让周晓惠为她 换鞋,并轻轻的拍了拍周晓惠的头,「挺好看的,你的眼光不错。」
 
  「谢谢您的夸奖,」周晓惠压制住自己想亲吻这尢物的冲动,温柔的为王茜 把鞋换上。
 
  「好累哟,」王茜懒洋洋的斜靠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周晓惠从国外带回的 几本FM杂志,她随手拿起一本翻看着。
 
  周晓惠为她端来一杯水,然後跪在她的脚下,「您累了一天了,我为您按摩 一下脚吧。」
 
  「嗯,」王茜没有动,继续看着杂志。
 
  周晓惠躺在地上,捧起王茜的一只玉足放在自己的双乳上,将脱下另一只玉 足的鞋,放在自己的脸旁,把玉足放在自己脸上,一边用双手轻轻的按摩足心, 一边伸出舌头在脚掌、脚尖上亲吻、舔食,丝袜与玉足的芬芳使其陶醉其中。 
  王茜虽然穿着鞋,仍然感到了脚下的柔软,杂志的图片上正好是一个贵妇人 将脚踩在另一个女人的右乳上,她看了一眼脚下,和图片上差不多,微微笑了, 一边继续翻看杂志,一边问道「你喜欢这样是吗?」
 
  「是的」因为内心深处的秘密赤裸裸的暴露使周晓惠脸上一阵发烧,虽然有 玉足盖着,可她仍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脸红了。王茜踩着乳房的脚稍稍用力, 感受着柔软的人体脚踏,另一只脚的足尖伸进周晓惠的嘴里。
 
  杂志上出现了一个女王将脚伸进女奴胯下的画面,王茜觉得挺有意思,於是 将脚挪到了周晓惠的双腿间,「跪起来吧,把你的内裤脱了。」
 
  周晓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心爱的女神居然要为她脚交,她颤抖着双手将 内裤脱下,双腿微分跪在王茜的脚下。王茜用穿着凉拖的脚掌先是在她的双腿间 轻轻的踩着,又用足尖顶她的阴蒂,兴奋刺激着周晓惠的大脑,嘴里开始呻吟, 王茜将另一只脚勾起凉拖,把鞋尖伸进周晓惠的嘴里。
 
  「叼住,不许出声。」
 
  「嗯,是」周晓惠听话的咬住鞋尖,喉咙里只能发出一丝丝闷哼,随着王茜 一点点的用力,将足尖并同鞋尖伸进周晓惠的阴部,周晓惠愈加兴奋,微微摆动 臀部,淫液浸湿了王茜的足尖。
 
  「咯咯,」王茜笑着收回玉足,看着足尖上亮晶晶的淫液,伸到周晓惠的嘴 边,「你看你,只一分钟就把我的脚弄成这样,好难受,快把它擦掉吧,」边说 边将足尖在她的脸上涂沫。
 
  「是」周晓惠的脸又红了,将嘴里的鞋放回地上,双手捧着玉足伸出舌头舔 起来。
 
  杂志上又出现了一个女奴为女王口交的画面,王茜感到脸上有些发烧,浑身 发热,她将杂志递给周晓惠。
 
  周晓惠会意的一笑,慢慢的将口舌的重点一点一点的向上移动,终於将头钻 进王茜的裙子里,王茜没有穿内裤,只有一双薄薄的裤袜,周晓惠卖力的隔着丝 袜舔着,王茜那神秘的阴部传来的阵阵清泉刺激着她,多年的梦想终於实现了, 她吸吮着王茜的淫液,品尝着心中女神的味道。
 
  王茜被周晓惠舔得也兴奋起来,快速的将裤袜脱下,重新夹住周晓惠的头, 将周晓惠的头使劲按在自己的胯下。
 
  就这样,周晓惠卖力的服侍着自己的女神,王茜边抚摸着她的秀发,边享受 着她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终於,在周晓惠舌头的攻击下,王茜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高潮了,随着一 声闷哼,她居然小便失禁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从来没有哪次高潮能使她 出现这种情况,王茜竟然也有些不知所措,但胯下的周晓惠并没有惊慌,而是用 嘴大口大口的吞咽,甚至用嘴贴在她的阴部吮吸,直至尿液全无,然後用舌头一 遍遍的为她清理干净阴部的尿液。
 
  足足过了三分钟,王茜才放开双腿,抬起周晓惠的下巴,她的脸上还有自己 残留的尿液和几根黑黑的阴毛。王茜怜爱的拿过身边的丝袜轻轻的为她擦拭着粉 脸,捋了捋她凌乱的秀发,那动作就好像是一位母亲为淘气的女儿擦干汗水一样。 
  是的,就是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大几岁的漂亮女人,用她的嘴、她的舌、她 的心,给了自己以前从未享受过的另一种高潮,另一种快感,如果说自己之前还 是为了钱,为了侮辱这个女人,那现在自己竟有些喜欢这种感觉,有些喜欢眼前 的这个女人了。
 
  周晓惠从王茜的动作以及眼神里读懂了些什,她的心里除了有多年梦想的实 现带来的兴奋,看着心爱的女神为自己温柔的擦脸的动作,竟有一种归宿感,好 像迷失的孩子终於找到了自己失散的母亲,她情不自禁的叫了声「妈妈」,扑进 王茜的双腿间,漂亮的脸庞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你这是干什?」王茜用手中的丝袜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
 
  「自从第一眼看到您,我就感觉您是我心中的女神,是我的主宰,我的一切 都是您的,真的,刚才您为我擦脸的时候,我心里就有种想叫您妈妈的感觉,请 您答应我的请求吧。」周晓惠说着跪起身磕头恳求。
 
  王茜看着脚下的周晓惠,心里有些感动,别看这个漂亮的女人有钱、又有气 质,虽然比自己还要大上几岁,但从她发自肺腑的认自己做妈妈,真的是对自己 死心塌地的崇拜了,她已经抛开一切世俗,甘愿做自己脚下的小狗狗。王茜伸出 玉足挡住周晓惠,用脚掌温柔的抚摸她的粉脸和秀发,「乖,乖狗狗,看你这虔 诚我就收下你吧。」
 
  「谢谢妈妈,」周晓惠又一次落下了激动的泪水,抱住王茜的玉足不断的亲 吻。
 
  「行了,行了,以後的日子还长呢,看你把妈妈的脚弄的湿乎乎的。王茜笑 着用脚尖在周晓惠的额头上点了点。
 
  「对不起妈妈,」周晓惠脸上又是一红,破啼为笑,「女儿这就去打水为妈 妈洗脚。」
 
  周晓惠为王茜洗干净玉足,用自己的擦脸毛巾为她擦干,还涂上自己的护脸 霜,然後将王茜的洗脚水灌入水杯。
 
  「你这是干什?」王茜看着周晓惠的举动不解的问道。
 
  「妈妈的洗脚水就是女儿最好的饮料,女儿明天要将它带到公司里享用。」 
  「真是个淘气的小傻瓜」王茜用玉趾夹住周晓惠的鼻子扭了扭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进窗口,王茜醒了,抬眼见周晓惠还伏在自己的脚下昏 睡着,自己什时候睡去的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昨晚她一直是抱着自己的脚在舔。 
  「对不起,妈妈,」周晓惠也醒了过来,连声道歉。
 
  「没事,辛苦你了,还要上班呢。」王茜爱怜的用脚掌在她的秀发上捋了几 下,然後伸足示意周晓惠为自己穿鞋。
 
  王茜走进洗手间刚要关上门,看见周晓惠跟在自己後面爬了进来,她改变了 主意,笑着分开双腿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来,爬到妈妈这来,让妈妈给你做个 洗礼,洗礼後你就正式成为妈妈的乖女儿了。」
 
  周晓惠理解了王茜的意图,欣喜若狂地爬了过去,刚刚想将头伸进王茜的胯 下,一股激流便冲到了她的头上,尿液顺着她那美丽的秀发流到了她的脸上、口 中,她连忙张开小嘴迎接这爱的洗礼周晓惠洗涮打扮完毕再次跪到王茜的脚下, 将家里的一把钥匙送到她的手中,「妈妈,这是家里的钥匙,您以後就不要去上 班了,我来养您。」
 
  王茜接过钥匙,用玉足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掴了两下,「钥匙我收下了,但班 我还是要去的,因为妈妈喜欢那里的激情,要记住,你是没有资格要求妈妈干什 么的,下班後在家好好等妈妈回来哟。」
 
  「对不起妈妈,小狗狗记住了,那小狗狗去上班了。」周晓惠亲吻了一下面 前的玉足,上班去了
 
  周晓惠回到家中,屋里空无一人,只留下王茜浓浓的香水的味道,沙发上扔 着昨夜王茜穿过的黑丝袜,她将手中为王茜新买的衣服、丝袜、内衣整齐的摆放 在沙发上,然後捧起那双丝袜放在自己的脸上,使劲嗅着上面混合着的玉足、淫 液等残留的香味,她将丝袜系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边打扫着房间一边等待着几个 小时的难熬的时光。
 
  终於房门响了,周晓惠迅速跪到门前,王茜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看见周 晓惠的打扮扑哧乐了「怎这副模样啊?」扶着周晓惠的头,将脚伸到她的面前让 她为自己换鞋,「越来越像小狗狗了,妈妈真爱死你了,咯咯。」
 
  换好鞋,王茜拿起周晓惠头上丝袜的另一头,牵着她走进屋,看见沙发上的 新衣服等,高兴的蹲下来在周晓惠的脸上亲了一口,「乖女儿,真孝顺,」便迫 不及待的试穿起来。
 
  周晓惠一边服侍着王茜试衣,一边细细打量着小妈妈,前卫的服装配上魔鬼 的身材,小妈妈是那样的性感、那样的迷人。
 
  王茜也很满意周晓惠的眼光,再次蹲下身子,搂过她,在她的脸上亲吻了几 下,「乖女儿真是有眼光,妈妈爱死你了,」然後坐在沙发上,将双脚搭在她的 肩上,「说吧,让妈妈怎奖赏你?」
 
  听到小妈妈的赞许,周晓惠高兴的用粉脸在王茜的玉腿上蹭着,就像一只小 狗得到了主人的嘉奖,在主人的脚下撒欢一样,「不用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可不行,妈妈既然说了,就一定要奖你,」王茜看着周晓惠脖子上的丝 袜和高耸的双乳,眼前一亮,「这样吧,以後不要再戴胸罩了,妈妈就赏你用妈 妈的丝袜做你的胸围,你就可以天天感受到妈妈脚下的气息了,今晚呢,妈妈允 许你不再睡在妈妈脚下,你可以睡在妈妈这里,咯咯。」王茜边说边笑着指了指 自己的胯下。
 
  「谢谢妈妈,」周晓惠激动的磕了个头,将头伸进了小妈妈的裙子里。 
  屋子里传来了阵阵母女俩的笑声、呻吟声!
 
  「周晓惠的小姨?」前台接待员打量着眼前这个比周晓惠明显要小很多,打 扮的有些妖媚的女子,还是将电话打了过去「周姐,你有个小姨在门口找你。」 
  「小姨?」周晓惠听了也是一头雾水,到了门口见是一个只有二十三四岁的 打扮入时的女孩,刚想问前台怎回事。
 
  「我是王茜的姐妹,是茜姐叫我来找你的。」
 
  原来是王茜的姐妹,看来她将自己的事情都告诉这个小姐妹了,要不然怎会 自称是自己的小姨呢,肯定的嘛,小妈妈的姐妹自己是要叫小姨的了。「小姨, 您好」周晓惠只好打起招呼,心里虽然有些不太愿意,但又不想被前台看见,也 怕得罪了这个‘小姨让王茜不高兴。
 
  前台见这个女孩,真的是周晓惠的小姨,有些纳闷地走到一边忙自己的事去 了。
 
  周晓惠将女孩让到会客室里坐好,为她倒了杯水,坐到她的面前,边打量着 眼前的女孩边问道,「找我有事吗?」
 
  「看来茜姐的乖女儿不是很懂礼貌哟,」女孩微笑着跷起二郎腿,脚上的高 跟鞋勾在足尖上,一晃一晃的像是在挑逗。
 
  女孩应该说也很漂亮,高挑的身材,长长的美腿,薄薄的丝袜里包容着白嫩 的玉足,美丽的容颜总是带有挑逗的神情,让人想入非非,要不是因为已经认了 王茜,这个女孩也是可以让自己心动的对像。
 
  周晓惠从女孩的动作神情上猜到女孩想让自己跪下亲吻她的玉足,可这是在 办公室呀,再说王茜并没有提到她有个小姐妹,没有小妈妈的命令自己怎能随便 去跪拜另一个女人呢。周晓惠正犹豫着,手机响了,话筒那边传来王茜动人的声 音,「咯咯……乖女儿,你小姨到你那了吗?」看来这个女孩真的是小妈妈让来 的,周晓惠连忙回答,「妈妈,小姨已经到了。」
 
  「恩,你小姨是妈妈最好的姐妹,她说的话就代表妈妈,你要好好听小姨的 话哟,不然妈妈会惩罚你的,现在让你小姨听电话。」
 
  「是,妈妈,」周晓惠连声答应,将电话递给女孩,「小姨,妈妈让您听电 话。」
 
  「恩,现在信了吧,还不给小姨好好揉揉脚!」女孩一边命令,一边接过电 话,「茜姐,幸亏你打来电话,不然你的乖女儿还不信咱们是好姐妹呢。」 
  周晓惠看了看门口,这可是在公司呀,要是让人看见自己在会客室里为个女 孩揉脚,那可就完了。
 
  「你看茜姐,她还不听话,我让她给我揉揉脚她都不听。」女孩看周晓惠还 没有为自己揉脚,告了她一状,将电话递还给她。
 
  「怎,你真敢不听小姨的话?」电话里的王茜有些生气了。
 
  「不是的,妈妈!这是在公司会客室,我怕有人进来。」周晓惠连忙解释。 
  「我不管你在哪,你如果不听你小姨的话,那以後就别叫我妈妈了。」 
  「是,妈妈,我一定听小姨的话,求您别离开我。」周晓惠顾不得这是公司 了,带着哭腔跪在女孩的脚下,「小姨,求您劝劝妈妈,我会听您的话的。」说 着将电话递给女孩,为女孩脱下高跟鞋,仔细的揉起脚来。
 
  女孩笑着用脚尖在周晓惠的额头上踢了一下,「就是犯贱,不让茜姐说你, 还不听话,现在我要你用舌头为我按摩。行了茜姐,她现在听话了。」女孩一边 和王茜在电话里说笑着,一边用玉足玩弄着周晓惠,时而将脚掌放在她的脸上, 时而将足尖伸进她的嘴里,时而将玉足蹬在她的肩上,时而将玉足踩在她的双乳 上,就是不让周晓惠好好的舔脚。
 
  女孩柔嫩的丝袜玉足的清香刺激着周晓惠,她忘记了场合,伸出舌头追逐着 眼前美丽的小脚,心里只想到要好好服侍这对玉足。
 
  五六分钟过去了,女孩才将电话挂断,「怎样,现在好好听话了吧?」 
  周晓惠含着女孩的足尖,微微点了点头,用舌头在足尖上仔细的舔着。 
  「给我穿好鞋,再拿一个杯子,我要去洗手间。」
 
  女孩回来时,笑着将手里的杯子递给周晓惠,「这是小姨送你的饮料,一定 要好好品尝哟,还是温的呢。」
 
  周晓惠跪伏在地上接过杯子,微微的呷了一口,少女清香的体液味道传入大 脑,「谢谢小姨,」
 
  「咯咯,不用谢,小姨的尿好喝吗?」女孩笑的前仰後合。
 
  「好喝,」周晓惠贱贱的回答。
 
  「那你下午就慢慢的品尝吧,小姨走了。」女孩笑着站起身。
 
  「小姨,慢走。」
 
  周晓惠趴在地上,再次亲吻了一下女孩的高跟鞋,跪送女孩出门自从王茜真 正享受到同性之间那种美妙的爱意,无法形容的愉悦後,已经不再满足平时在夜 总会里的做爱方式了,所以她找到了在同性酒吧做招待的女孩玟玟,也就是周晓 惠的‘小姨',几天来,白天一直与玟玟相依相偎,晚上下班後再与周晓惠享受 ’母女'之情。只几天的功夫王茜便与玟玟的感情直线上升,可以说达到了如胶 似漆的地步,也就有了白天玟玟去公司找周晓惠的一幕。
 
  两人之间的事情对周晓惠已经公开,王茜感觉没有必要再遮掩,所以今天破 例没有上班和玟玟在周晓惠的家中约会。
 
  周晓惠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小妈妈王茜搂着女孩‘小姨'坐在沙发上看 着电视,只见女孩依偎在小妈妈的怀里,仰头向上,而王茜一边嘴对嘴的喂她吃 葡萄,一边轻轻的抚摸着女孩穿着丝袜光洁的大腿。
 
  看着眼前的情景,周晓惠心里滑过一丝痛楚,但看到王茜娇媚的容颜,浓浓 的爱意使她又忘记了一切,她跪倒在地,爬到两人的脚下,温柔的亲吻着两人的 脚面,「妈妈,小姨,女儿回来了。」
 
  「嗯,乖,」王茜还没等说完,玟玟就用性感的红唇堵住了她的嘴。经过一 阵热吻,王茜才得以继续说道,「你已经见过你的小姨了吧?」
 
  「见过了,小姨下午去过我们公司,」周晓惠轻声的回答。
 
  「咯咯,小姨的尿好喝吗?」女孩将穿着高跟凉拖柔嫩的玉足放在周晓惠的 头上笑着问道。
 
  带有侮辱性的直白和头上带有少女特有清香味道的玉足使周晓惠有些莫名的 冲动,但在王茜面前又不敢过於表达出来,只发出像蚊子一样的声音:「好喝。」 
  「咯咯,你个小坏蛋,敢欺负我的乖女儿,」王茜笑着将手伸进玟玟的双腿 间。
 
  「嗯,」女孩撒着娇,报复似的也将手伸进她的双腿间,并将香舌伸进王茜 的口中。
 
  两人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女孩微喘着分开两对红唇,「茜姐,我想要。」 
  「走吧,我们去卧室,」王茜搂着她起身,但女孩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指 了指跪在地上的周晓惠,「茜姐,我想骑着你的乖女儿进去。」
 
  「咯咯,小坏蛋,」王茜笑着轻轻的玟玟的脸上拧了一下,「老打我乖女儿 的主意,那好,姐姐在床上等你。」说完走进卧室。
 
  女孩微笑着抚摸着周晓惠的秀发,分开玉腿,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来,小 狗狗,驮小姨进屋去找你妈妈。」
 
  周晓惠会意的趴好,等女孩跨坐在她的背上,双腿搭在她的双肩,玉手轻轻 的拽着她的秀发,光滑的丝袜紧贴她的粉面,淡淡的清香刺激着她的肺腑,一步 一步向卧室爬去,屁股上女孩还一下下的拍打着,「驾,驾。」
 
  卧室里,王茜仅穿着一条薄纱睡裙和淡灰色长丝袜,双腿微分躺在床上。直 到周晓惠将女孩驮到床边,王茜递给女孩一只双头带内裤式的假阳具。
 
  女孩接过假阳具,将自己的内裤脱下套在周晓惠的头上,「咯咯,来先闻闻 小姨的味道香不香,一会儿好好服侍小姨和妈妈做爱哟。「然後套上假阳具内裤, 将一头慢慢伸进自己的阴部,而另一头则抽入王茜的阴部。
 
  「是,小姨,」周晓惠回答道,她已经感觉自己胯下的淫水已然浸透了窄小 的丁字裤,顺着自己的大腿向下流淌。
 
  床上的王茜爱怜的将自己的一只玉足伸到周晓惠的嘴边,示意她这是对她的 一些补偿,周晓惠感激的捧起玉莲,轻轻含住小妈妈的丝袜足尖,用口舌来回报 小妈妈对自己的怜爱和自己对小妈妈的敬意。
 
  女孩打开假阳具的开关,并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随着假阳具的震动与抽插, 王茜和女孩都逐渐兴奋的呻吟起来,而周晓惠也脱下自己的内裤将小妈妈的玉足 放在自己的阴部,让美丽的玉足插入自己的阴道。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女孩伏在王茜的身上 喘息着,而周晓惠则将小妈妈玉足上自己的爱液清理干净。
 
  三人稍稍休息片刻,周晓惠伏在两人的胯间为两人清理干净双腿间的爱液, 王茜拍拍胯下的周晓惠,「去做饭吧,妈妈休息一会儿。」
 
  「小狗狗,小姨陪你去做饭。」女孩青春的活力又体现出来,骑上周晓惠去 了厨房周晓惠正在洗菜,女孩从身後搂住了她,双手握住她丰满的双乳,用舌头 轻舔她的耳垂,「小狗狗,喜欢小姨吗?」
 
  周晓惠感到自己的胯下又湿润起来,微微点头,轻声回答「喜欢。」
 
  「那吃过饭後,小姨出去遛遛小狗狗好不好?」
 
  「好的,」周晓惠羞的满脸通红,细声回答。
 
  「真乖,」女孩高兴的亲了她一口,「到时小姨一定好好的奖赏你。」 
  吃过饭,王茜说累了,要进屋休息,女孩领着周晓惠来到床前,「茜姐,我 出去遛遛小狗狗,你先睡吧。」
 
  「咯咯,你个小坏蛋,又拿我的乖女儿寻开心。乖女儿,你同意吗?」王茜 抚摸着跪在床边的周晓惠的头问道。
 
  屈辱的快感充斥着周晓惠的躯体,「只要妈妈和小姨开心,女儿就心满意足 了。」
 
  「你看,你乖女儿都同意了,茜姐,你就答应我吧。」说着,女孩腻在王茜 的怀里,撒娇的亲吻着她。
 
  「好好,只要我乖女儿同意,你们就去吧,不过要小心不要被人看见了,不 然我乖女儿以後怎麽做人呀。咯咯。」王茜笑着同意了。
 
  「放心吧,茜姐,现在这麽晚了,外边早就没人了,再说,我给她打扮一下, 保准没人能认识。」说着,女孩脱下自己的内裤,再次套在周晓惠的头上,只留 下眼睛和嘴,「你看,这样就看不出是谁了吧,还能让她时刻闻到我的味道,我 对你乖女儿好吧。咯咯。再说了,我特意穿的是落地长裙,有人来了,我就让她 钻到我裙子里不就行了。」
 
  「好吧,真有你的,」王茜笑着答应了,「早点回来哈。」
 
  「一定,」女孩高兴的吻了王茜一下,拿过一旁王茜刚脱下的长丝袜系在周 晓惠的脖子上,牵着她出了门。
 
  小区的夜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女孩牵着周晓惠漫步在小区的绿地上, 「小狗狗,兴奋吗?」女孩抚摸着她的头问道。
 
  「嗯,」高度的紧张与屈辱,使周晓惠倍感兴奋,淫液再次顺着没穿内裤的 双腿流淌下来,她小声的回答。
 
  「看见这棵小树了吗?那就是你的地盘,咯咯。」女孩笑着指了指前面的一 棵小树。
 
  周晓惠心领神会的爬到小树一侧,抬起一条腿,像小狗一样将尿液排在小树 的根部。
 
  「真乖,咯咯,」女孩笑着蹲下身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真是小姨的乖小 狗,现在小姨就要奖赏你了。」说着站起身掀起裙子,让她钻进自己的双腿间, 「小姨就赏你最想喝的饮料,咯咯。」
 
  周晓惠整个人都被女孩的裙子盖住了,除了能闻见少女的体香,什麽也看不 见,她用嘴含住小姨神秘的桃源,一种香甜的少女的味道传入口中,还没等仔细 回味,一股温热的尿液流入她的口中,直充她的喉咙,几口吞咽之後,水流渐渐 小了,直至没有。
 
    周晓惠仔细的为女孩舔干净阴部,然後钻出裙子「谢谢小姨」
 
  她激动的回味着小姨的味道。
 
  「不客气哟,」女孩笑着拍了拍周晓惠粉嫩的脸
 
  就这样周晓惠与小妈妈王茜、小姨玟玟组成了幸福的家庭,在小妈妈和小姨 的脚下过着温馨、甜美的生活。
 
[ 本帖最后由 碧血丹青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shuxi1金币 +10红心过百 
shuxi1贡献 +1红心过百 
重庆水务 金币 +10回复过百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