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绳。母女】【作者:普普之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其实,在女儿由纪跟我介绍后,我就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谁了,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兴奋,有谁不认识梅田流的唯一传人梅田三夫呢?在SM的世界里,三夫他可是SM圈子里的名人,我身为一个圈子内默默无名的女奴,对梅田三夫这样的绳师与调教师,当然只能远观了,而如今他竟然是我女儿的未婚夫,而且他还会以我女儿未婚夫的身份来家里见面,我的内心当然既兴奋又无奈了。想起前几年百般努力托人与梅田先生联络,都无法搭上线,亲眼一睹梅田流的绳艺,现在竟然又轻松的出现在我眼前了。

  日子排定的很快,也过的很快,这天也到来了,远从东京都来到九州的梅田与由纪,搭着新干线来到九州,也是由纪的家。计程车停在了家门口,家里只是栋普通的二楼洋房,这在这里是再普通平常不过的房子了。我细心的看着桌上摆放好的茶点,小心翼翼的排好,然后来到玄关迎接这对客人。

  「川村女士你好,我是梅田三夫。」梅田穿着例落的西装,戴着细框的黑色眼镜,双眼看起来清澈无比而且有神,而且远比在网路上看到的照片来的帅气。
  「你好你好,梅田先生,我女儿由纪让你照顾了。」我赶紧跟梅田先生打了招乎。

  「妈,还不快请梅田先生进屋啊。」由纪穿着满漂亮的洋装说着。

  「好的,好的,梅田先生快请进吧。」我赶紧接过手去由纪的手包,让这两人进到屋子里。我让他们在客厅里坐好后,赶紧泡了英国的红茶出来。梅田先生接过手去,他的手指碰到了我一下,虽然只是碰到了一下,我的心跳就已经快到不行了。

  「我的慾望……就快要满出来了。」看着眼前的梅田先生与由纪亲密的样子,我的内心却是这样澎湃的想着。我调整了一下我的发饰与肩上内衣的肩带,稍为的放松一下,没想到我竟然注意到梅田他竟会注意我的一举一动,似乎眼光在我身上四处游走,我的内心也跟着惊心跳动了一下。

  趁着他们回到房里整理行李的时候,我也回到房里的厕所里,换了件内裤,因为身上穿的这件内裤又湿了。

  「我竟然对自己女儿的未婚夫有非份之想?」我的内心这样想着。

  在晚餐的餐桌上,我与梅田先生和由纪聊的甚是开心,梅田表面上的工作是某商社的常务,但实际上的工作却只有我知道,我心中暗中笑了起来。晚餐中,梅田的眼神四处飘移显然是被某事物给吸引到了,但由纪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这件事也大概只有坐他对面的我才知道了吧。

  晚餐期间,由纪接到了通好友的电话,暂时离开了餐桌上,所以只剩下我与梅田先生面对面了,我也自觉这是个相当难得的机会。

  「梅田先生,我印象中,您的工作好像不只於此吧。」我好奇的问道「伯母,我的工作的确不只於此,但毕竟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梅田先生说完还鞠了一个躬。

  「如果说我也是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的爱好者呢?」我向梅田先生继续说着,我边说边挟起一道菜到他的碗里,这应该是很强烈的暗示了吧?

  「如果是这样……好的,我明白了,这份邀请函就给你吧,但此事切勿告知由纪。」梅田先生说完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小卡,伸手递给我。

  这张小卡相当精美,上面写着几个字「九州 梅田流调教会」,而梅田的调教会早就在圈子里颇负盛名,连邀请卡我也是透过好几人后才能看到一眼,而且在调教会发表后一年才看见那张旧小卡,没想到今天能在绳艺会的发表前三天拿到这张邀请函,我的心跳的更快了。

  「你们在聊什么呢?」由纪讲完了电话后回到了餐桌上,大家继续谈笑风声着。

  三天后,由纪参加同学会去了,梅田也暂时离开了,我简单的打扮后,搭着计程车来到市中心的一处大楼,我拿出这张邀请函,穿过了大门兑票处后,进到会场,我被安排在前台的后三排,算是相当好的位置。舞台是一个正方形的木台,上方有数个铁环,连接着上方的木头大梁,看起来坚信无比。

  「川村女士,这位置还可以吗?」梅田出现在我的后方,还用手按了一下我的肩膀,今天的梅田先生已经换上传统的男子日式和服。

  「梅田先生,位置很好,谢谢。」我回答「好的,我知道了,请安心观赏。」梅田先生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只有我继续被他的背影所吸引住。

  观众入席坐定,灯光也暗了下来,只剩下台上透露点灯光,里面出现了一个女人,穿着简单的浴衣,梅田先生从后方出现,台上左方桌上放着已经整理过的数綑麻绳,梅田先生站在这个女人的背后,哗的一声,梅田拉开了这个女人的浴衣,露出了她的一对漂亮乳房,舞台旁的黄色灯光,照射在台上这两个人身上,梅田解开整綑的麻绳,开始在这个女人身上缠绕、拉紧、穿过腋下、绕腰、拉紧、打结、再缠绕、再打结,短短十几分钟,这个M女的乳房被麻绳绑的更加吹弹可破,M女的表情竟无一点痛苦,反而一脸舒服与享受,这就是绳缚吸引人的地方啊!

  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我看的目瞪口呆,旁边的观众看的更加入神,但节目的节奏相当快速,大梁垂下一条麻绳,梅田迅速的将麻绳绑在M女的背后,再旁人的拉扯下,M女被拉的高高的,双脚一点边也沾不到地上,完全被吊绑着,梅田并没有结束他的表演,M女的双腿被梅田狠狠的掰开,向全部观众展示她的私密阴户,而这阴户却早已经剃光阴毛,粉嫩的肉瓣展现在大家的眼前,在麻绳的綑绑下,双腿被拉开固定在两方,而此时另一名M女走上台去,梅田转身靠往另一名M女,拿起台上桌子的另一綑麻绳,在M女的身上开始綑绑,一个漂亮的龟甲缚在观众眼前出现。

  此时的我早已经按奈不住自己双腿之间的淫荡阴户了,双腿不断的来回磨擦,也磨擦着自己的私处,我知道内裤又湿了,我的心情也兴奋到极点,我甚至想像着刚刚的画面,如果是自己在那台上就好了。

  台上的数位绳师都是梅田的徒弟,在梅田的号令下,手上挥舞的鞭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打在这两名M女的身上,表情痛苦但又相当享受,这是一种矛盾的乐趣,痛苦的表情来自於痛的感觉,但快感却也来自这种感觉,SM果然令人喜爱啊。

  两名M女,被解开绳子,短暂的休息一下,但表演仍在进行中,这两个女人再次被绑住,这次是背对背的绑着,依旧是龟甲缚,但穿过下体的麻绳却是两个女人共用一条麻绳,也就是说,只要另一个女人动起来,另一个女人胯下的麻绳就会被拉扯到。但表演当然不会就此打住,绳师们继续鞭打着这两个女人,鞭子每鞭打一下,我的心头就跟着震动一下,这场调教会太让我震撼了。

  蜡烛,在这里绝对不是用来照明用的,梅田的调教会里,蜡烛一直是很重要的道具,当然了,今天蜡烛也不会缺席的,数十根蜡烛被点燃,火烫的蜡油滴在这两名女人的身上,她们被蜡油烫的在台上狂吼着,再加上鞭打的痛,我想这两个女人应该已经高潮了。

  调教会在短短的三小时内很准时的结束了,留下惊讶的我,而此时梅田先生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如何?今天的调教会?还满意吗?」梅田先生问道。

  「真是太棒的表演了。」我开心的回答着。

  「想不到,川村女士会喜欢这样的表演。」梅田问道「其实梅田先生,我从以前就一直在注意你的调教会了,没想到今天才能有缘一见。」我说着。

  「是吗?下午还有个私人调教会,原本要参加的一个女士因为忽然有事而无法前来,川村女士有兴趣吗?」梅田先生开口说道「我吗?我可以吗?」我有点讶异的回答道「当然可以啊。」梅天先生开心的说道「好的,我很荣幸可以参加,但请别告诉由纪。」我叮嘱着梅田先生「这个当然啊,就当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吧。」梅田先生留下下午私人调教会的地址后便离开了。

  在市区里简单的用过中餐后,我改搭市区巴士来到相约好的地点,这只是一处简单的日式平房,古色古香的样子,看起来相当古老,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有男有女的,我在梅田弟子金泽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一间传统日式的大房间,里面已经有四位女性坐在榻榻米上了。

  梅田先生从侧边走廊边出现,简单的向参加的女性,当然也包括向我打招呼。
  「本日的私人调教会现在开始,开始分配绳师与女性参加者吧。」在梅田的安排下,大家各坐各位,而我当然是由梅田先生亲自担任绳师。

  「请各位女士,将上衣与裙子都脱下,旁边会有专人帮你收好,为了方便绑绳,请脱到只剩下内衣裤就好。」梅田先生对着大家说道。

  看到旁边的女性都开始脱衣服了,我虽然有些迟疑,但也只好跟着脱了,今天的我穿了件粉红色全套的蕾丝内衣,看起来应该会很好看吧,我的心里这样想着。

  梅田先生开始在我的身上缠绕着,每当麻绳被拉紧时,我都会加速心跳与呼吸的节奏,一旁的梅田先生似乎察觉到我的反应,也微笑着。

  「川村女士是标准的M女吧?」梅田先生问道「是的,梅田先生。」我也大方的承认了。

  「好的,我知道了。」梅田先生说完笑了笑嘴里念念有词,接着便把绳子拉的更紧了。

  不到二十分钟,在场的四位女性包括我,都在吊绑起来了,单脚被吊起的我,向着我女儿的未婚夫,也就是将来我的半子,展示着内裤里最私密的地方,虽然内裤并没有被脱下,但卡载阴部里的麻绳,却让我性慾高涨了。

  梅田在下体的麻绳里再穿过另一条麻绳后,再来回的拉扯,弄的我娇喘连连,而其他三个女性也被弄的娇喘连连的,一下子这间房间里淫声四起。但梅田及他的弟子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放过我们呢?接下来我们的双脚都被吊起,被高高吊起的女人们,被他们用手任意的抚摸身上的每一个地方,包括乳房与私处,虽然是隔着内裤摸的,但梅田毕竟是我女儿的未婚夫,这真的太羞耻了,脸红的我倒是引起了梅田的兴趣,他粗犷的手掌不甘只在内衣外摸着,甚至摸着摸着就摸进内衣里,甚至用手指玩弄着我早已经变硬的乳头了,我的身体似乎很享受着自己女婿的玩弄。

  「梅田先生,请别摸那里了……」我哀求着梅田,因为再这样下去,我就会恳求梅田更进一步了,这样我们都会堕入地狱深渊不可自拔的,但这样的哀求对梅田这样的绳师来说当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川村女士,我早就注意到你了,现在应该希望我更进一步吧?」梅田笑着说道其他的女人也被他们玩弄与调教的淫声连连的,甚至被掀开内衣,露出自己的胸部乳房,这些女人都是标准的M女,渴望着被虐,她们大都是家庭主妇或企业的高阶主管,心里渴望着被当成奴隶般的綑绑与虐待,也只有在这里得到她们想要的慾望了。

  梅田的调教看起来并未结束,我们四个参加的女性都被放了下来,大家都瘫坐在地上了,但双手依旧被麻绳给綑绑在背后,梅田拿起了另一綑麻绳,穿过我们背后的麻绳后,将我们四个女人都绑在了一起,同时双脚还被绑成了M字开脚,我们的双脚都跟旁边的人绑在了一起,被迫张开双腿,任由绳师们摆布了。大家的内衣都被掀开了,乳头与胸部都坦露在众绳师的眼前,大家都羞愧的低下头去,但大片的立面镜被搬到了我们的面前,四个女人共计五面镜子,我们越想闭上双腿,旁边的人就会被拉的更开,四个女人彼此拉扯,从镜子中可以看见更真实的自己。

  镜子里我的双腿是敞开的,我从未坐出这么丢脸的动作,在外人的面前展示出自己的胸部,私处也已经是若隐若现的了,就算此时内裤被脱去,我也无可奈何了。

  而梅田的绳师们似乎感应到了我们的想法,我们的内裤被拉扯了下来,因为双腿被绑着,内裤如不剪破的话是脱不下来的,只能拉开拉到大腿这边,但这已经够羞耻了,镜子中的自己连阴户的隐密处都守护不了,向大家展示出自己的阴户,在镜子的作用下,我觉得更羞耻了。

  经过两小时的调教后,我已经觉得像是一整天了,绳子都被解开的我们,穿回了原本的衣服,大家都瘫坐在榻榻米上,梅田先生简单的来打过招呼后,也就离开了,此时由纪来了通电话,问我何时回家,我才赶紧拿起包包搭上计程车回家了。

  我到家时,由纪与梅田都已经在家了,我一到家就在沙发上休息,这可引起了梅田的注意。

  「川村女士,你还好吧?」梅田刻意避开由纪后小声的问着我「梅田先生,这真是太棒的调教了,以后请多多指教。」我笑着回答道「呵呵那就好,不过应该是以后请多多调教吧。」梅田笑着说道。

  我与梅田都笑了,由纪此时由厨房回到客厅,也加入话题,说着她今天聚餐的去多趣事,这件事也就成为我与梅田的小秘密了。

  晚餐后,习惯早睡的我,早早的就已经上床睡觉了,加上今天下午的私人调教后,让我觉得更累,於是我比平常更早睡觉,至於梅田我则让他与女儿由纪同房睡觉了,大家都是大人了这也没什么了,我一点也不在意梅田与由纪会不会做出些越轨的动作,因为他们都要结婚了。

  约莫半夜两点,我被尿意给吵醒,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到外面的厕所去,好不容易上完了厕所,却发现由纪的房门是没关的,我经过是只是偷偷的瞄了一眼,里面确是让我既惊讶又不意外的画面,为什么这么说呢?我的女儿由纪双手被梅田绑在背后,绑的紧紧的,身上的绳子被绑的非常美丽,由纪的身体在麻绳的束缚下宛如一件艺术品,由纪她坦露着上半身,乳头都被黏上了两颗跳蛋,下半身正被梅田的阳具给来回抽插着,由纪被绑的紧紧的,眼睛被黑色的布给蒙住,再加上眼罩,对外面是一点也看不见的。

  梅田似乎是察觉到我正在门外偷看了吧,他拔出了他的阳具,男人的性器,留下在床上淫叫的由纪,他将门打的更开了,然后走了回去,继续将他的阳具插入由纪的阴户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儿性交,我想这是天下妈妈都很少见到的画面了吧。

  梅田有意要我留下继续观看,他闭口不言,只是用他的手指对我的裤子比啊比的,示意要我脱下裤子自慰吧。但我那做的出来呢?我边这样想着,另一只手边扯下的裤子与内裤,在女儿由纪及梅田的眼前我闭上嘴巴,闭的紧紧的,我的手搓揉着我的阴蒂,梅田则插的更加用力了,由纪则是完全无法察觉我就在她的身边的。

  我意识到自己失态的行为,拉起了裤子赶紧回到房内,但我怎样都睡不着了,只有上网看看梅田的调教会的写真纪录而已,但我的性慾已经被刚刚的画面给燃起,无论如何都是睡不着了,看来今晚也不用睡了。

  其实今晚也让我解开了不少想不通的问题,也就是由纪与梅田的关系,原来有其母必有其女,看来女儿由纪是继承了我的被虐血缘了,完全是标准的M女。
  我想起了在调教会上梅田的一句话:「川村女士是标准的M女吧?」他问完我回答是后,他那一抹的微笑与喃喃自语大概是在说我们这对母女根本都是一样的吧。但我脑子里都是由纪与梅田性交的画面,我久久无法忘怀,但由纪是自己的女儿??但梅田呢?他是我心目中喜爱的绳师,却同时又是我女儿的未婚夫,也算是我的半子,这下子我陷入了两难了。

  心中的那股渴望却是不能轻易抹灭的,梅田的调教真的很棒,我心中只是简单的这样想着。

  早上我依旧起了个大早,替由纪及梅田做好早餐,看着梅田与由纪手牵手一起到餐厅的样子,我看了心里也挺舒服的,看来由纪可以放心交给梅田了。我瞄了一眼由纪的手腕,手腕上虽然戴了手表与饰品,却仍可以看见麻绳的痕迹,由纪好像有点发现我在注意她手上的痕迹了,故意用袖子来遮掩自己手上的绳痕,而我自己称这样的绳痕为「幸福的轨迹」。

  我笑了笑假装自己没看到,我瞄了一眼梅田的眼光,他也在偷看着我,他的手上似乎拿着一个小盒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的手好像在打开开关似的,只见手指一扳,由纪的眼神就怪怪的,再一扳,由纪就轻松许多了,我马上意会出那是什么了!!

  「无线跳蛋?」我心中这样告诉自己。

  「由纪现在被调教中?」我心中这样问着自己。

  「由纪,妈放在厨房的汤匙去帮妈拿一下。」我想出了办法要把由纪支开,我来好好的问一下梅田。

  「哦,好的。」由纪起身走往厨房,这下子餐厅里就剩下我与梅田二人了。
  「梅田先生,你那手上的不会是无线跳蛋的开关吧?」我对着梅田问道「是的。」梅田很乾脆的回答道「你正在调教由纪?现在?」我继续问道「不是我正在调教由纪,是由纪自己要我调教她的,这是她的最爱。」梅田继续说道「由纪的最爱?」我好奇的想继续问下去,但由纪已经从厨房走了回来。

  「……」梅田只是简单的点点头跟我示意,我已经无法再问下去了。

  我的宝贝女儿由纪喜欢这样的调较方式?我有点不太敢相信,从小就相当听话乖巧的她,功课也不用我替她操心,但却喜欢这样的调教方式吗?我只好把这当成她们之间的情趣吧!

  梅田先生似乎要在我们九州这里设一个分会,他这次来九州颇受好评,他也忙进忙出的,女儿由纪则是忙着筹备婚礼,整天都在外面。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那天被私人调教的记忆还历历在目,心中慾望越来越强,始终无法宣泄,一遇到梅田先生,我就会想起那天的调教。

  我一个人坐在咖啡馆里,等着梅田的到来,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忽然约了我出来喝咖啡,总之我是不会拒绝梅田先生的。

  「川村女士,多谢你前来。」梅田鞠了个躬后坐下,跟服务生点了杯义式咖啡。

  「不用客气,我们都快成一家人了,不过今天是怎么了吗?」我好奇的问着梅田先生。

  「喔,我就直话直说了,我梅田流的九州分会,开幕在即,当天有个双人表演,我们打算找来两名素人女性,来担任当天绳缚的表演者,现在已经找到一个了,另一个则临时有事,就不来了,所以想请川村女士帮忙。」梅田说完,服务生的咖啡也刚刚好送到,梅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完全不加糖,似乎很习惯喝义式咖啡咖啡。

  [我可以?]我回答道,但我心中止不的兴奋[当然可以啊!其实我本来就是想这样]梅田先生如此这样说道[嗯…我知道了!我答应了。]我答应了梅田先生的请求接下来我与梅田先生就开始闲聊了一下午,也聊了很多,并不止於绑绳与调教了。

  这是一个我梦寐以求的调教场合,一个若大的舞台,舞台下坐满了客人,我戴着面具跪坐在舞台中间的榻榻米,中间隔着一道矮墙,我偷偷看了几眼,旁边跪坐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性,她也戴着面具,我们都穿着简单的浴袍,舞台上方是好几组的灯光,往我们的身上照去,把我们的身体照个通亮。

  舞台的旁边是数名小提琴手,他们都坐在舞台旁,在等一会儿就会有悦耳的音乐陪奏,梅田站在舞台下方,看着舞台上的我们,他笑了笑,接着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梅田在掌声中走上舞台,一旁的小提琴手开始演奏,如此悦耳与舒服的环境下,我与另一名女M被麻绳紧紧的绑在一起,再高高被拉起、吊高,此时一旁的摄影师便靠了过来,开始对着我们拍照,我们的浴袍早就已经被脱光,我与旁边这位女性,背靠着背,身体靠着身体,双脚被麻绳给绑开,分别对着两个方向张开双脚与露出自己的阴户。

  我们的阴户被插进了电动阳具,我们开始娇喘着,私密的地方被不断的刺激着,阴蒂的小肉球也被阳具给刺激的快要受不了,一旁的那位女性娇喘时,叫的特别大声,但我确觉得相当熟悉,好像在那里听过这样的声音,但一时之间我还想不起来到底是谁,正当我还在疑惑的同时,她的面具忽然被拉了下来,但我还是看不见,因为我们是背对背的被绑起来的。

  舞台旁数名绳师也走了上来,约有三四名吧,他们手执鞭子,开始在我们的身上挥舞着,但不只是挥舞而是鞭打着。

  接着,我与她的绳子被解开了,但双手在背后的束缚依旧绑的紧紧的,而另一个女性则是被绑起来后吊起来了,但吊的位置不高,就在我跨下而已这个高度,她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而这个女人竟然是我最熟悉的一个人,她就是我的女儿-由纪,但因为我脸上还是戴着面具,她是认不出我的,而她满脸享受舒服的样子,看样子也是与我一样享受着被虐被束缚的感觉。

  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女儿被绑后的阴户了,虽然同样身为女人,但在这样的场合下看到女儿的阴户也是第一次。而我的阴户也因为双脚被麻绳无情的拉开后,展现在众人与女儿由纪的面前了,在梅田的示意与命令下,由纪靠了过来,她用舌头舔着曾经生养过她的阴户,她似乎相当熟练这样的事情,她舔到的地方都是相当敏感刺激的地方。

  「啊……啊……好舒服啊……对……」我在众人的面前娇喘着叫喊着,台下观众个个看的部不转睛的样子,但她们似乎不知道在台上被调教的这两位是一对亲生母女吧,一想到这一点,我的心跳的好快,而且不断的流出淫水,在我跨下舔着阴部的由纪似乎感觉到我的舒服,她舔的更加用力了。

  而梅田他们可没有就这样闲着,他们手上的鞭子可也没有闲过,一鞭鞭的打在由纪的屁股上,由纪每被鞭打一鞭,她就会露出幸福的样子,她抬头看看我,然后继续舔着,梅田则是拿着已经点上火的蜡烛,在我的胸部上滴着,火烫的蜡油就这样滴在我的胸部与乳头上,敏感的乳头一被热蜡滴到后,就更加敏感与刺痛了。

  由纪身上的麻绳被解开了,她暂时获得了自由,但时间不长,她被套上了红色的项圈,梅田牵上个狗绳,拉着她在台上爬行着,而我双腿的麻绳被拉的更开了,就这样向观众们展现出我最最私密的地方,我一边看着台下的观音一边看着被犬调教的女儿由纪在台上爬行着,她一边爬行一边被鞭打着,她的双腿间看的出流下了些许液体。由纪看起来相当喜欢犬调教吧?一定是的,一定是喜欢犬调教的,真不愧是我的女儿啊。

  由纪一边爬行着,一边学狗一样叫着,此时我才仔细注意到由纪的阴户阴毛都已经被剃光了,现在只是一片光溜溜的耻丘,此时的由纪看起来不旦十分淫荡,更像是一头母狗,一头淫乱的母狗一样。

  梅田没忘了我被丢在台上,一旁的助手推出了一台推车,上面放着许多淫秽的情趣玩具与电动阳具,看来是要用来调教我的吧?我一点也没有猜错梅田的想法,梅田手上的狗绳交给了他旁边的助手,他则是走了过来,拿起了一支电动阳具,在我的跨下私处附近玩弄着,但就是不肯插进来,最后才插了进来,他用一条不长的麻绳,在我的腰间绑了条丁字型的束缚带,这是用来固定电动阳具的。
  等到他绑好后,才打开阳具的开关,而且将强度开到最高。

  「啊……快关掉啊……天啊……被塞的满满的了!」我对着梅田及台下观众喊着。

  「还舒服吗?」梅田问着。

  「嗯嗯……」我点点头回答着。

  我双手的麻绳终於被解开了,我也被套上了项圈,还系上了狗绳,我与由纪一起被牵着,在台上进行犬调教,这是一场母女犬的调教。这是我们母女第一次在台上以母狗的身份进行调教,当然,女儿由纪是不知道的。而梅田的鞭子不断落在我们母女俩身上,我们母女俩不断的发出叫声,也被狗绳拉着不断往前爬着。
  双头龙被放在台子上,梅田的助手推着推车来到舞台的中央,我与由纪也被狗绳拉着来到推车的旁边,我与由纪被分开,背对背,屁股对屁股,这个时候我的阴户早已经湿润到了极点,我想由纪也是吧!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调教,一定很刺激。

  双头龙先被插入了由纪的阴户内,因为我听到了由纪的叫声,她的声音我听几十年了,不可能听错的,接着我脖子上的项圈被狗绳拉着,离由纪更近一点,我的阴户也被插入了双头龙的另一端。

  「啊……」我也叫了一声。

  接着在梅田与他的助手的鞭子下,来一场阴户拔河,他们挥舞着鞭子,不断的鞭打我们的背部与屁股,我们只能向后,不能往前,我与由纪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被抽插着,我们母女俩淫叫着,叫的引起台下如雷的掌声。

  而就在我们母女俩的淫叫声中,舞台的布幔慢慢放下,在掌声中,梅田流的九州调教会正式成立了。

  布幔放下后的舞台并没有停止调教,我的面具被拿了下来,我一点也没有反应的就被取下面具,取而代之的是惊吓到的女儿由纪。

  「妈?怎么会是你?刚刚我们……」由纪惊讶的赶紧用她的双手遮掩她被麻绳綑绑完、滴蜡过的身体。

  「是啊!是妈没错,女儿,妈妈也跟你一样,是个M女啊!」我这样回答着。
  「是……是吗?」原本还想解释些什么的由纪一时间似乎也只有接受了。
  「刚刚在梅田先生的调教下,很开心不是吗?」我继续问着由纪「嗯嗯……没错。」由纪擦擦身上的蜡迹后说着「那么……让妈妈也能接受梅田先生的调教好吗?」我几乎用哀求的方式对女儿由纪说着。

  「由纪,此时你的母亲已经不是用你母亲的身份在哀求你了,而是一个女人对着另一个女人在哀求着」梅田先生在一旁也说着。

  「亲爱的……既然梅田先生都这么说了,也只好这样了」由纪说着「谢谢你,由纪。」我对着由纪说着。

  「那……我们回家吧!」由纪说完正要起身时却被梅田制止了「我说过调教结束了吗?」梅田问的由纪「没……没有。」似乎有点吓到的由纪回答着「那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梅田先生说着「是……女奴……是梅田主人的母狗。」由纪颤抖的说着。

  「知道就好。」梅田说完拉起我们母女的狗绳,继续在台上绕着,当然我们阴户那的双头龙早已经拿走,我们只是单纯在学母狗一样在地上爬行着。

  害羞的由纪只能任由狗绳的牵引而爬行着,连正眼也不敢瞧我一眼,我则是看了由纪好几眼,我笑了笑。

  「能与女儿一起被梅田先生调教,真是幸福。」我自言自语的这样说着「妈……」由纪听到了,也笑了笑,并看了我一眼的由纪,露出了一种幸福的笑容。
  这里是调教会所的各别调教室,是一间四面都有镜子的房间,地板则是用传统的榻榻米所组成的,天花板上有数支木梁,可以供吊绑使用。我与由纪被绑在一起,单脚站立在榻榻米上,另一只脚则是绑在一起吊高,我与由纪都露出了我们的私密处,我们面对面的被绑在一起,梅田还用细绳绑住了我与由纪的乳头,加上面对面的綑绑,我的乳头与由纪的乳头都碰在一起了,我的嘴巴被塞入了调教用的口球,口水不断的从口球的洞里流了出来,流在我的身上也流到了由纪的身上。

  梅田绝对不会放过我们敞开的阴户的,电动阳具紧紧的被插入到最深处,再用麻绳固定,绝无脱落的可能,阳具的前端还有用来刺激阴蒂的装置,电动开关一被打开,强烈的震动立刻刺激着阴蒂,电动阳具的末端也尽责的在阴道的深处开始转动着。

  房间内淫叫声此起彼落的,梅田说这是「母女丼」的一种展现,毕竟能调教到真正的亲生母女这机会实在难得。调教的同时,我们母女俩的屁眼并没有被遗忘,涂上润滑剂的细长按摩棒,被推入了我们的屁眼中,下体来自两个地方的双重刺激下,我高潮了,但被灌肠是由纪的第一次,她痛苦的哀求梅田把按摩棒肛塞取出,梅田第一次照做了,但接下来就不再听由纪的指示,大了一号的按摩棒往由纪的屁眼里插入,一样再用麻绳固定住。

  我身为梅田的丈母娘,也即将成为梅田母亲的我,与女儿被绑在一起,来个我幻想中才有可能出现的「双穴调教」我的身份带给我来自肉体与精神上的刺激快感,因为毕竟我可是由纪的母亲啊。

  「嗯……嗯……嗯……」发不出声音的我只能这样委屈的叫着「啊……妈……妈……啊……」由纪尽情的叫着我,一边淫叫着,一边抖动的她的身体,但却也摆脱不了麻绳的紧缚。

  经过今天一整天的折腾后,我们母女俩彻夜长谈了一夜,聊了很多很多,更聊了以前从未聊过的禁忌话题,与对性虐绳缚的喜爱,原来由纪真的是个遗传到我的M女,除了绳缚之外,野外的跳蛋调教跟刚刚的犬调教、还有监禁的调教也都是由纪的最爱。

  「我跟梅田玩过最疯狂的是他把我关在铁笼里,整整五天,五天内我不断的被他用电动阳具玩弄,玩的醉生梦死,好不开心啊!」由纪激动的说着。

  「原来,你在东京都在玩这个啊!你这调皮的女孩。」我假装有点生气的问着由纪。

  「哪有啊!」由纪也很俏皮的回应着我。经过这一夜,我们母女俩更加紧密了。

  「妈,要不要再请梅田调教我们母女一次啊?」女儿由纪忽略对我这样说着。
  「哦?可以啊。」也同意女儿由纪这样的要求「那……妈,你想怎么调教呢?」女儿由纪似乎想从我的嘴巴里问到些关於我的什么吧。

  「嗯……我的话都是可以的啊」我轻松的回答由纪的问题。

  「那这样你看好不好?」由纪继续说着「嗯?」我问着「来个母女犬调教,你看怎样?」由纪这样问着「好像不错呢,母女犬调教吗?」我好奇的问着「嗯嗯,是啊,妈妈喜欢当狗吧?」由纪这样问着「嗯嗯,你明明知道还这样问妈妈?」我有点生气的回答「唉呦,人家只是想再问清楚一点嘛。」由纪说着。

  「其实要玩现在就可以玩了啊。」我这样回答着由纪「哦哦?妈妈想被我当狗调教吗?」由纪这样问道「可以啊,反正梅田不在,我们两个也可以玩呢」我这样回答着由纪「那……妈妈快戴上项圈吧。」由纪拿出项圈递给我。

  我顺手接过项圈,看了由纪的眼睛一眼,然后解开项圈的皮扣后,往自己的脖子上戴去,扣好皮扣后,把项圈做些调整,让脖子上的项圈与皮肤的间隙刚刚好紧。

  「母狗,还不快趴下,你还以为你是人吗?你现在只是母狗而已。」来自由纪的严厉命令。

  我赶紧趴下趴在地上,由纪靠了过来摸着趴在地上我的项圈,她走到后方的柜子里拿出一条狗绳,然后走了过来扣在我脖子上项圈铁扣。

  「母狗,还想穿着衣服吗?」由纪说完还拉了下我的窄裙,我赶紧脱下我的窄裙跟身上的衣物与内衣。一时之间,我变的一丝不挂的在女儿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虽然同是女人,但这样的经验毕竟也不多,我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由纪她穿着及膝的裙子,看起来是优雅可爱的,她慢慢的脱下她的黑色蕾丝内裤,将内裤都在一旁后,走了过来。

  「母狗,尝尝你女儿私处的味道吧。」由纪她拉高了她的裙子,在我的眼前露出了她的阴户,她拉紧狗绳,往她的胯下拉去,由纪毕竟是年轻的女人,阴部粉嫩的肉瓣在我眼前相当可爱,但却有一丝丝的尿味在。我的嘴巴慢慢的靠近,味道也越来越重了,我的舌头在肉瓣里舔了进去。

  「啊……啊……」由纪发出了娇喘的淫乱叫声,而我却在这样的叫声中越舔越起劲了。舔着亲生女儿阴户的我,我是个早已经失去母亲资格的女人了,心中身为母亲与母狗的淫乱思想冲击着我。

  我与由纪在家里的客厅里玩着变态的游戏,若不是由纪即将与梅田结婚,我真的一度怀疑由纪是个喜欢女人的女同性恋,而我呢?我是个喜欢被绑起来的女人,不管绑我的那个人是女人还是男人,是女儿还是姐妹。

  由纪也拉下了内衣,露出她的乳房,我舔着她的乳头,早就将我身为她母亲这样的事抛诸脑后了。她的手亦毫无留情的搓揉着我阴蒂的小肉瓣与周围敏感的地方,丝毫不把我当成她的母亲,而且只是当成一条下贱的母狗而已。

  「妈,就这样保持母狗的身份到梅田先生回来吧。」由纪拉着狗绳对我这样说着。

  狗绳被系在沙发的一角上,我那里也去不了,摆在我眼前的是由纪穿着丝袜的脚,由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调教与凌辱我的机会了,她伸出脚来,示意我用舌头来舔她的脚,我照做了,我趴在地上像母狗一样的姿势,舔着女儿由纪的脚,一边等待着梅田的归来。

  「川村女士,你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母狗啊?」梅田出现在玄关与客厅的入口。

  「梅田先生……」我喊着他的名字「亲爱的,我正在调教母狗家畜呢!」由纪拉着狗绳说着。

  「奴隶调教母狗吗?真不错」梅田先生脱下了他的西装外套,进到客厅里,将西装外套放在了餐厅的椅子上。

  「母狗,见到梅田主人了,还不快跪拜主人。」由纪拉着狗绳对我说着「由纪,别忘了你是我的奴隶,我的阳具就交给你的嘴巴了,至於你下贱的阴户就交给你身旁的这只母狗吧」梅田先生说完就拉开了他裤子的拉链,将他巨大的阳具掏了出来,由纪在一旁看到后就跪在地下,熟练的用嘴巴吸允着梅田的阳具,我则是靠到由纪的后面,我舔着由纪张开双腿后的阴户,我可以感觉到由纪的阴户早已经湿润到不行,因为我的阴户也是啊……「要不,给这母狗买个狗笼吧!」由纪跟梅田说着。

  「狗笼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然后关养在调教会所里,就更好了。」梅田先生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

  「那我呢?」由纪撒娇般的问着。

  「你?当然得用麻绳绑着~铁链锁着啊!」梅田笑着说道。

  结束了调教,我与梅田由纪来到了调教会所。调教室都在地下室,一楼则是设成了酒吧与餐厅。酒吧里坐了不少人,穿着西装,喝着高档的威士忌,他们都是调教会所的会员,也是付费的男主人或女主人。

  像这样的社会人士其实相当多,并不在少数,而且多是社会的菁英阶层人士,在公司可能是高阶主管甚至是公司社长,下了班,成了至高无上的主人或是奴隶,这些都是有的。

  奴隶区,我被由纪与梅田带到了调教所的奴隶区,这里专门让奴隶准备接受调教的一个私密空间,当我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在这里我的代号是1934号奴隶。

  「到底要我说多少次,那个案子不行,给我退回去重写。」讲着电话的女人,穿着高档的套装,梳者俐落包头的女人,看来是个高阶主管的样子。

  「1235号奴隶,请准备。」门被打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对着刚刚讲电话的那个女人说着。只见刚刚那个女人收起电话里的霸气,转变成了奴隶的态度。

  「是的,奴隶1235号,知道了。」这个女人说完便跪了下去,用爬行的方式爬出来被打开的房门,跟着刚刚那个男人离去了。

  「奴隶1934,换你了。」门再次被打开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进来说着。
  我先是愣了一下,才意会过来是在叫我,我站起身,走到门边。

  「请注意你的身分,什么身分要用什么姿势,这不用我再说明了吧!」这个陌生的男子对我这样说着,我往地上趴了下去,他顺手拿出项圈往我脖子上戴去,然后用狗绳扣住了项圈,也宣告了我奴隶身分的开始。

  狗绳不断的被拉扯着,拉着我经过一条长廊,长廊的另一头也走来另一个男人,用狗绳牵着另一个奴隶,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宝贝女儿由纪。我们母女俩在长廊上交会而过,我们想再停留一下子但都没有办法,狗绳强力的牵着我们往前爬行着。

  调教室里,这里应该是调教室吧?我这样对自己说着,因为这里看起来像是地牢,而我完全是地牢里的囚犯,我身上的衣物早就在进到这里前就被脱掉了,我的双脚被锁上了沉重的脚镣,右脚还挂上了一颗沉重的铁球,我完全不知道到底有多重,反正我也走不远。之所以说是地牢,是因为我被带进来时,看见房门是铁制的相当沉重,门的下方开了一个小门,看来是用来放餐食用的,完全就是一座地牢。我的双手则是被铁链铐住在墙上,铁链的长度只够我到门旁拿起餐盘了。

  「期待吧!你将被单独监禁三十天,你的女儿自愿被监禁五十天」离去的那个陌生男子是这样说着的。

  晚上了吧?我这样问着自己,因为我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门被打开,进来了三四个男人,全都只穿着三角裤,我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力,看来我只能被为所欲为了。

  轮奸,我现在终於知道被轮奸的感觉了,下面的阴户被插的满满的,屁眼也被另一个男子的阳具插入,当然是涂了润滑剂的,另一个男人当然也没放过我的嘴巴,他的阳具插入了我的嘴巴,相当深入,几乎到达喉咙了,我痛不欲生想要吐,但却吐不出来,下体来自双穴的刺激,加上被高度凌辱的侮辱,我竟然高潮了!几年来少有的高潮,我喜欢上了,被轮奸的感觉,女人所有的器官都被当成了阴道插入了!

  这是我第一次被轮奸啊,好刺激的感觉,我想一定爱上了这样的感觉吧!我毫不抵抗,甚至用享受其中来形容我啊。这些男人玩完我的身体后,解开我手上的铁链,让我到另一间房间内,我一样被锁在墙边,而房间正中央的是我的女儿由纪,她被用麻绳綑绑躺在地上,唯一没有绑的就是双脚,她的阴毛都被剃光了,光溜溜的耻丘,露在外面,身边绕着将近20名男人,梅田走了出来,将一块牌子挂在由纪的身上,然后扶了一把由纪让她可以弯腰起身坐在地上,而挂在她胸前牌子上面写着「肉便器」三个大字,接着旁边的男人一踊而上,女儿的眼神似乎是相当快乐的。

  被二十个男人轮奸的感觉是怎样的呢?我的心中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我也丝毫没看到梅田已经靠了过来,他光着下半身露出他的巨大阳具,看起来根本是怪物,真的太大了。他的阳具有点勃起了,刚好对准我的嘴巴,我也不会抵抗的含入了他的阳具。

  「我正替我的女婿口交啊,而且在我女儿的眼前。」我心中对自己这样想着。
  「母狗,跟由纪一起侍奉我吧!」梅田先生一边享受着我对他的口交,一边对我说着。

  我无法用嘴巴讲出任何一句话,只能用我的嘴巴将他的阳具含的更深来回应了。梅田高兴的笑了出来。

  「好!母狗,做的好啊。」梅田说着。

  金黄色的屏风,展开后放在大榻榻米的会客室里,由纪换上了新娘的白色美丽和服,我换上了素色的高档和服,我梳了个包头,是个适合和服的发型,而和服内是麻绳编成的绳衣,下体是没穿和服的,刚好让麻绳穿过胯下,紧紧的绑在腰间,我每调整一下姿势,下体阴户就会传来刺激感,我渐渐感觉到我的乳头变硬了。

  一整天的婚礼过后,我与梅田由纪送走了亲朋好友,就只剩下原本就有意要留下的几位客人而已。

  「好了!现在我们要进行第二场特别的仪式了!」主持人是梅田流调教会的大弟子他对大家说着。

  「好了!现在请我们梅田先生的丈母娘川村女士先走出来吧。」在主持人的呼喊下我站到了人群的中央。

  「川村女士请跪坐於梅田先生的面前。」主持人继续说着。

  「是的!」我在宾客的面前跪坐了下来。

  「现在,川村女士成为梅田流家畜奴隶的仪式正式开始。」主持人继续说着。
  「请川村女士脱下你高档的和服,在众人的面前裸露身体吧!」主持人继续喊着。

  我解开了我要间和服的系绳,与外面的振袖、内衬、等等衣物,当衣物落下露出我身上的麻绳时,现场宾客们都发出的惊呼声。

  「哇!不愧是梅田先生的家畜奴隶啊!」一旁宾客中的里中小姐说着。
  「是啊!这真是太美的画面了!」宾客里中小姐的朋友泽村女士也说着。
  「请川村女士低头……现在进行项圈挂戴仪式,象徵正式成为梅田流的家畜奴隶。」主持人说完后,梅田先生拿起了一旁侍从手捧盘子上放着的项圈,走向前来,为我戴上了皮革项圈,然后再接手过狗绳,扣在我脖子上的项圈上。一旁的宾客们纷纷给予掌声,大家也七嘴八舌的称赞着。

  「恭喜川村女士正式成为梅田流家畜奴隶了!大家举杯恭贺。」语毕,宾客们纷纷举起酒杯,大声的祝贺我成为梅田流的家畜奴隶了。

  「好的!现在轮到我们美丽的新娘了!由纪小姐,请出来。」主持人语毕,由纪在宾客们的掌声中走到我的身边。

  「也请由纪小姐脱下你美丽的新娘和服。」主持人语毕,旁人也出来帮忙解开由纪身上的和服,由纪的身上也早已经绑好了麻绳,乳头还夹上了铃铛,看起来可爱极了。

  戴上项圈后的由纪与我一同跪坐在地上,狗绳系在项圈上,梅田拉起两条狗绳,我们母女俩正式成为梅田主人的家畜奴隶了。我很高兴可以与由纪一同侍奉梅田主人,纵使她的身份比我更高档与尊贵都没关系,只要可以一起当梅田主人的奴隶什么都可以的。

  梅田很高兴的拉着两条狗绳,牵着我们母女俩,绕着宾客们爬了几圈,准备接受今晚众人的调教,不管宾客是男是女,都是我们的主人,这就是我们身为梅田流家畜奴隶的工作。

  台下坐满了观赏梅田流母女共同调教的观众,门票早已经卖光光,我知道我被绑着,悬吊在舞台上,由纪碰到了我,她也被绑着悬吊在台上,我们分属不同麻绳,却绑在同一条绳环上,她的右脚被弯曲后绑着,左脚直直的悬在空中,跨下那神秘的女人阴户,在这里成了公开观赏的物器,我的双脚被张开后绑起,双手固定在背后,三条绳子固定着我的身体,我的阴毛在婚礼的那天就被公开的剃毛了,现在我与由纪的耻丘都光溜溜的,就像是未长大的小女孩一样,只剩下一条肉缝。

  麻绳的工作并不简单,就像是梅田这样的专业绳师,也得花上一个小时才能绑完我们两人,所以三个绳师一起在台上施展綑绑的功力,速度也就快多了,毕竟绑的越快,我们能在台上撑的时间就越久了。

  不一会儿我们就都被高高的吊起了,三个绳师不断的推动我们的身体,绳子被一圈圈的旋转,我与由纪的身体都紧紧的靠在一起了。在绳师们的推动下,我与由纪被绳子拉进到不能再拉进了,接着他们松开了双手,随着绳子的张力,我与由纪在观众前不断的旋转,身体的旋转伴随着皮鞭的鞭打,我与由纪欢愉的叫了出来,展现M女被虐的快感。

  底下的观众当然不会相信台上的我们是真母女,只会以为这是一场调教会的噱头,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来观赏这场虐恋秀。在全场观众中,我与由纪展开了一场女女同性爱的表演,更多咸湿的动作,加上绳师的皮绳紧缚,汗滴都渗进了绳里,让麻绳的颜色更加深色了。

  由纪的双腿被强制张开,露出她早已经被剃光阴毛的阴部,台下的观众看的目不转睛。我的双腿也被麻绳与铁链强制的叉开,露出阴户,我们母女俩都在台上向大家展现最私密的地方。

  在一场又一场的公开调教表演中,我与由纪越来越受到大家的注目,梅田流调教会在这里的根基也越紮越深。公开的调教与露出阴户成了家常便饭的游戏,我与由纪在家时更是全天候全裸,因为梅田流的调教奴隶是没有权利穿上衣物的。
  「绳。母女」斗大标题写在网路上,正式向外界公开我们母女的秘密,因为我与由纪已经成为梅田流调教会的活招牌了。两个女人的身体被麻绳所綑绑,吊高,鞭打,再来像是狗一样的在地上爬行着,我们拍摄了第一支母女共演的DVD,也是我与由纪唯一的一支影像纪录片。

  也许「绳。母女」会一直表演下去吧!就这样让我们都一起成为奴隶吧!为麻绳为虐恋而活着,纵使再也没有遮蔽自己身体的权利,纵使只能以奴隶家畜的身分活下去也好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