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丽人生活记】(01-2.1)【作者:大宝(wdyonghuming)】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部第一话两位美女之间的游戏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捆绑,她就是喜欢那种被紧紧束缚的感觉,被这个心病缠绕了自己的生活,也许吧,上天赋予她完美的脸蛋和身材,同时也给她带来这一个缺陷,一个让自己难以自拔的感觉。但是她不喜欢被虐待,紧紧是喜欢捆绑,这和意义上的SM差很远。她就是赵悦,一个出生坏境非常好的80后,现在大概有25了吧,刚刚大学毕业,开始帮父母打理自家的公司,一个在宝京(虚构地名)知名度很高的公司。

  赵悦有自己的一栋公寓,当然,公寓里有保安,有保姆,不过没有她的允许,谁都不敢进她的公寓,保姆是她需要时随叫随到的,保安是负责不让外人进入的。
  也许吧,这就是外人所谓的有个性吧。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自缚制造自己的空间。不让人打扰,更不会让人知道。

  苏菲是她在网上认识的另一个喜欢捆绑的她,通过彼此交谈而相互理解和支持,但赵悦知道,苏菲一直想把她当成自己的束缚品,但赵悦怎么会同意呢,她是一个骨子里高傲的人,不想让自己被谁控制,更不会让别人把自己当玩伴。所以每次苏菲提出这个要求时都被赵悦直接拒绝,不给任何机会。她们谈话的内容只有捆绑,没有其它的。但赵悦一直有种预感,苏菲有一天会成功的束缚她,控制她,但是这只是一种预感,她只能让自己更小心。不能给苏菲任何机会。
  苏菲也是个20多岁的美女,和她相比,是另一种韵味的美,她们通了视频,因为都为自己的美丽而自豪。但赵悦却忽略了这一点,苏菲看到了她的长相后,这是她的欲望更强盛了。苏菲通过网络,查到了赵悦住处的位置,这是赵悦不会想到的。

  赵悦习惯了在家玩自缚,刺激却越来越少了,她开始喜欢上自缚出行了,当然,要确保万无一失,越是她这种有地位有家境的人,越丢不了脸皮的。这次,她穿了她一向喜欢穿的紧身连衣裙和连裤肉色丝袜,因为是夏天,她喜欢穿凉高,以为她认为自己的脚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更何况,她喜欢自己小巧的脚丫,一米七五的身高却只穿37的鞋,鞋跟有7厘米这样。她所谓的自缚外行,只不过是在她的奥迪A8里戴上手铐脚镣,因为她还不敢在公众场合自缚,她太怕万一了。

  出门有一段距离了,但她发现,有辆宝马车一直在跟着她,因为她一出门时看到那辆车是停在她家门外附近的,后来竟然发现她就在后面跟着,这那面使人产生怀疑,她试着多拐几个路口,但发现那辆车还一直紧跟后面。不对,她被跟踪了,谁知道是不是什么不法分子有什么企图,更何况她现在的自缚行装不能让人知道,她却偏偏喜欢把钥匙放在家里,要想打开必须要回去。于是她决定返回。她加快了速度,想甩开后面的跟踪者,此时,赵悦是浑身不自在,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可能是车开得太快,前面竟然有几个交警在拦她的车,怎么办,要是停下,自己可就被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自缚,可要是不停下,那麻烦可将不小啊。不管了,赵悦避开交警往家中开去,的确,交警追来了,赵悦此时发现,原来跟踪自己的那辆宝马车已经消失不见了。换的是交警了,怎么办,交警一直跟着,自己离家不远了。关键时候,赵悦决定避开自己的公寓继续往前开。不知道开了多久,后面的交警终于不见了。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回去把车牌换换应该没事了。她掉头开始往公寓行驶,真想快点到家把身上的镣铐解开。可天公整人,离家还有差不多一公里的时候车油没了,这个把她吓坏了,在这里不可能有加油站的,她把车停在路旁,看看身上的镣铐,怎么拿都拿不下来啊。看来只能等到天色晚的时候偷偷回去了。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天色终于夜了下来。但现在不是时候,路上还有行人。不知道受了多少煎熬,终于熬到了晚上十一点,她想,现在应该不会有人了吧。她看了看外面,确定没有人了,于是便悄悄然的下了车。走了两步路,脚镣碰地的声音是如此的清脆,让她把心吊了不知道有多高,还真怕碰到人,她一路上都是靠着路的边边走着的。幸亏,一路上没碰什么人,只有一些车辆从旁边路过,她很小心,应该不会被发现。就在离公寓不到100米的时候,她给保安打了个电话,让他放假回去休息,保安当然奇怪,可二话没说就开着自己的摩托车走人。赵悦看着保安离去,便开始往公寓里跑去,快点找到钥匙。终于进了家门,可怎么也找不到钥匙,她在想是不是记错位置了。可就在此时,一个女人的生意把她吓了一跳,「在找什么东西啊。」她转过身去,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她——苏菲。看着苏菲脸上的表情,赵悦已经意识到噩梦的到来了。

  「苏菲,你这是在干嘛,你是怎么进到我家的?」赵悦已经很生气了,她决不能让苏菲得逞。

  「哈,这个问题很简单,这样吧,从你给自己戴上镣铐,到你出门回来,都在我的监控之中。从你车门时跟着你的跑马道你后来你遇到的交警都是我一手安排的。还有你戴着镣铐从车里走回来,一路上都被我监控着,自己看吧。」说着,苏菲指了指摆在桌上的手提电脑。

  赵悦带着不解的疑问戴着镣铐叮叮当当地走到电脑旁翻阅着电脑上的图片,着都是她戴镣铐走在路上的相片没错,还有她在家里给自己戴上镣铐的过程,都被拍得清清楚楚,她明白了,原来她被苏菲监控,并被她设计了。顿时赵悦有说不出的愤怒,她最讨厌这样,被人玩在手心里。

  「这又能怎么样,告诉你,苏菲,你休想把我怎么样,我不会听你摆布的。
  你把今天相片都给我删了,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要不我可以控告你。让你坐上几年牢,享受牢里的手铐脚镣。「赵悦不会让人控制她,无论是谁。

  「哈,是吗?对啊,你可以让我坐几年牢,那又怎么样,而万一我把你这些相片公布到网上,发给你的朋友亲戚们,你猜猜你的生活会怎么样?我这样做只不过是找个捆绑的玩伴,这不都是你我的爱好吗?赵悦,丑话摆在前面,不管你怎么想,现在已经又不了你做主了。仔细想想吧,我先走了,等你答复。」说完,苏菲即走出了门口。

  赵悦顿时无语,是啊,这个问题该怎么办,她是个丢不起脸面的人不能让相片传出去,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她没有想到,苏菲能耐竟然这么大,她到底是什么背景啊。算了,可以答应她一个要求,决不能让步。赵悦无奈地摇摇头,她迟早有一天会让苏菲捏在手心里。哈,其实赵悦开始慢慢欣赏起苏菲了,还真有控制她的欲望了,但苏菲会给自己什么要求呢,赵悦内心怀着一种期待和好奇。
  累了,也该休息了,糟了,苏菲把镣铐钥匙带走了,自己怎么把镣铐解开啊,赵悦意识到这一点,但已经为时已晚了,苏菲早不知道开着她的宝马飞到哪了。
  这解不开镣铐,裙子内衣内裤裤袜是不能脱下来的,没办法,只能把它们给剪了,要不怎么洗澡啊,现在她可是以身臭汗啊。今晚,赵悦无奈地带着镣铐进入梦乡,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了,但感觉却特别好,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另一种味道的新鲜感吧。明天再跟苏菲拿钥匙吧。

            第二话家里来了美女小偷

  第一次裸睡,总有点异样,熄灯有一段时间了,可她怎么也睡不着,也许还有些心理阴影吧,她在想,苏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想着想着,突然发现窗口有人爬了进来,不会吧,才叫保安走这小偷马上就来,这也太敬业了吧。不行,不能让她发现自己这个样子,只能装作看不见他。那小偷胆子真大,竟然朝她走来,赵悦紧紧抓住被子,开着空调,她不会难受,但奇怪的是窗子什么时候开的。
  小偷越走越近,竟然在她旁边的柜子翻找东西,完了,赵悦平常的束缚工具可都在那里放着呢。果然,小偷看到了那些东西,并好奇地看了半天,又看了她几眼,此时赵悦才发现,这小偷是个女的,因为一身长发加很不专业的高跟鞋,太不像个小偷了,可不是小偷半夜摸进别人房子干嘛。想着,突然感觉到脚上的脚镣被人摸着,才发现被子没盖好,脚镣露在了外边。这个怎么办啊,不能醒了,这可万口莫辩啊。可愤的是那女小偷竟然在脚上铐上了手铐,不对,赵悦立刻感到不妙,但已经晚了,女小偷此时已经拿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把她嘴巴捂住,拿了跟绳子将一头绑在她手上的手铐,将她拉了起来。赵悦的挣扎无济于事,只能呜呜地叫着。赵悦被她拉起身,那人的意思是要去哪,可这样的她根本走不了了。可那人根本不管这些,使劲往前拉,害得赵悦差点摔倒,没办法,赵悦只能跳着跟着她走,不对,是跳着走。跳到客厅的一半就停了,幸亏没有下楼,要不后果可不堪设想啊。为什么到这里就停下,接下来赵悦就知道了,这个女的竟然要利用天台上的挂钩把她吊在这里。这挂钩是她一直想用但一直用不到的工具,今晚竟然让那女给她用上了。很快,手背固定好了,两手背拉上头顶挂着,那女的又找来了她的黑色吊带丝袜,给她穿上,这有必要吗。更让赵悦吃惊的是,那女的竟然找来了她的10厘米高的高跟拖鞋,给她穿上,然后把她调到了双脚恰好能碰地的高度。然后竟然拍起了照就走了。

  赵悦内心除了漠然便是迷茫,这一系列的事情肯定和苏菲有关,她不会放过苏菲的。这今晚怎么办,现在是凌晨一点,她要被这样吊到什么时候啊,明天没有她的允许保姆是不会自己进来的,当然,她也不希望让保姆看到她这样那她还真的生不如死。赵悦想尽办法,可怎么也脱不开这束缚啊,眼看脚被这么固定着没动快一个小时了,可赵悦除了着急也就只有无奈了。怎么办啊,脚都开麻了,十厘米的高跟鞋啊,把鞋子脱掉,那更难受。情急之下,她发现,吊她绳子的另一头离她不远。她慢慢地很吃力地挪了过去,终于走近了,可此时的情况是她的双手已经被吊到了尽头,两只脚凭着高跟鞋还能勉强站住,双手和双脚都是铐着的,根本没有可解开绳头的能力啊。没办法,赵悦不得不放弃。只能回到原位,找着最舒服的姿势站好,慢慢熬此长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死怎么过的这个晚上,总之天亮了,此时她是如此盼着苏菲的到来,可却迟迟不见她的到来。
  大概到了8点,终于有人能敲门,没错,是苏菲的声音,她可真会装,明知道自己开不了门。可不出赵悦所料,苏菲自己开门进来了。可看到赵悦这个情况的苏菲也顿时一阵吃惊。赵悦可不管她是不是装的,大声的呜呜叫,让她快点把自己解开,要不双脚可要废了。赵悦明白了赵悦的意思,急忙把她从挂钩上放下来解了下来。

  「苏菲,你是不是有点多分了,告诉你,这次我不会原谅你的。」一拿开嘴里的东西,赵悦就开始抱怨。

  「赵悦,我也不知道什么回事,这个你要相信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菲显得一脸茫然。

  「苏菲,你就别装了,你故意把我镣铐的钥匙带走,昨晚还装个小偷进来把我吊在这里,别以为我不知道。」赵悦已经生气得难以控制了。

  「赵悦,钥匙我没拿啊,我知道了,在我监控的录像里沃看到了一个女的偷偷摸摸的在你家里拿走了一样东西,当时不怎么放在心上,现在想想就对了。赵悦,除了我,你还被另外一个人浸入了你的生活。」

  「什么,还有另外一个人。」苏菲的话可是给她当头一棒。那个让你昨晚也拍了许多她被缚时的照片啊。竟然被人莫名其妙地这么玩弄着,还不知道是谁,这让她太气愤了。赵悦越想越难受,可此时她更担心的是她身上的镣铐怎么办,她自己的镣铐她知道,没有钥匙除非是拿电锯给锯开,但这是不可能的,新加耳朵手铐也是一样的材料,看来那人是存心要整赵悦的。

  「我先扶你去休息吧,看你也累垮了,镣铐再想办法解决吧,休息要紧。」
  苏菲也知道赵悦在想什么,目前也只能安慰她先好好休息。

  「嗯,苏菲,这次谢谢你。」赵悦也觉得累困交加,只想休息。苏菲扶着赵悦回到床上了就走了,她回去查查那个监控到的录像,看能否找出这个坏女人。
  赵悦也只能靠她了。

  这次真把她累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她躺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梦里又遇到有人把她给绑了,醒来才发现只是个梦,看看外边,又是一个晚上啊。但赵悦却发现身上的手铐不见了。但赵悦并不觉得危险就此解除,因为脚镣还在。她还看到了一张丢在床边的字条,上面写着:今晚十点,在人民公园正门见,不来后果自负。穿不能低于十厘米的高跟鞋,切记。

  看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没办法,赵悦起身穿好衣服,脚镣还在,内裤和连裤袜穿不了,她只能光着下身穿上裙子,没办法,自己的裙子都死短的,当然不忘她的黑色吊带丝袜,戴着镣铐呢,穿丝袜只有好处没坏处。再穿上她其中一双到十厘米的红色高跟凉鞋,那晚让她受罪的十厘米。吃了一些面包,算是自己今天的一餐吧。

  开上她的奥迪A8(不要质疑,赵悦让苏菲帮她开了回来),出了门口才发现保安还没收假呢,算了,自己这个处境不能让他知道,暂时让他放假吧。终于到了,现在是九点多点,还差一段时间,赵悦在想着待会怎么应对。可此时车右座的门突然打开,走近一个三十来岁的性感美女,说她性感,是因为她除了超短裙之外,还有几乎透明的白色薄纱上衣,红色内衣特别显眼,黑色丝袜加上一双也是大概十厘米的高跟凉鞋。说她漂亮,是因为她的脸蛋身材不在赵悦之下,她也有一米72左右的身高啊,同样一身的骨干美,更有一双美腿,这可让赵悦一直引以为豪的美腿也在心里赞叹。

  「你就是偷走我钥匙,昨晚把我吊在客厅的那个女贼吧。」赵悦不怀好气地说。

  「哈,我是苏菲认的大姐,在捆绑这条路上我陪她走了一段路,很多东西都是我教的她,但她没出卖你,我是在她聊天记录上看到你的,其实我盯上你有一段时间了,发现你是我喜欢的捆绑对象。我叫陈雅,很高兴认识你。」陈雅说完话,向赵悦伸手示好。机会来了,赵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讲手铐铐在陈雅的一只手上,并迅速将手扭到背后,陈雅疼的嗷嗷叫,然后趁势将另一只手扭到后面铐上。终于完成了,这一过程把赵悦给紧张的,万一失手了后果可不堪设想。她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机会。可陈雅竟然推开没锁上的车门想溜走,赵悦怎么会放过她,迅速抓住她的脚,也铐上手铐,都是芊芊细脚,铐上手铐依然适合。这样陈雅就老实了,她只能束手就擒啦。

  「赵悦,你敢对我这样,你知道我手上有你多少照片吗?」陈雅试图吓唬她让自己脱身。

  「哈,我说陈雅小姐,你人都在我手上了怎么拿相片威胁我啊,告诉你,现在就等着我回去怎么收拾你。」赵悦决定不会放过她,自己哪有那么容易受人摆布,这也幸亏陈雅把她身上的手铐给除掉了。陈雅不说话了,她用沉默表示她的愤怒,但无可奈何。

  车很快地开到家,因为赵悦的心早飞到家里了。她找了根绳子把一头绑在了铐在脚上的手铐上,另一头则握在手中,牵着她跳进她的公寓。陈雅显然很不乐意,也很吃力,但没办法,不跟着她跳着走,绳子会把她绊倒了。进了公寓不说,赵悦还把她往楼上牵,陈雅受不了了,干脆整个人蹲了下来,赵悦明显不满她的不听话,用力拉了绳子,可陈雅也来劲了,坐在地上赖着了。

  「你可真不要脸啊,有你这么耍赖的吗,想让我给你解开脚上的手铐再上楼也行,先把我的脚镣钥匙给我。」赵悦可不笨,知道陈雅不会轻易交出自己脚镣上的钥匙的。

  「哈,想都别想,不可能,除非你把我放了。」陈雅也不笨,是不会上当的。
  「行,想和我耗着,有你受的,你不上是吧,我就在这里让你好好享享福。」
  说完,赵悦气哄哄的戴着脚镣上楼取工具去。但脚的一阵酸痛不得不让她放慢了速度。下来时发现陈雅竟然已经移到门口边,她是想逃,但是她不知道赵悦已经把门给反锁了的。赵悦笑着走过去,看着害自己的人的这副猥琐像,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赵悦拿起绳子在陈雅手腕手臂的关节上呈8字形帮了几圈,再将一根绳子从手腕上通过下身连接到天台上的挂钩(赵悦家里的挂钩在一楼二楼都分布一个),赵悦把绳子拉到极限,即使是十厘米的高跟鞋,也要垫垫脚才能让她下身舒服点,这个让陈雅站好也不是,不站好也不是,一个是下身的敏感,一个是脚丫的疼痛,哈哈,赵悦让陈雅自己选择。捆好上身之后,赵悦将陈雅从脚踝到大腿也8字形的绑了几遍,并拿好摄影机开始拍摄。看着陈雅上下为难,痛苦的表情,赵悦便极度兴奋,她可不陪陈雅这么耗着,回房间去睡觉,什么事第二天起来再说。
  陈雅被赵悦这么一弄,真是后悔莫及啊,她就不应该小看赵悦的,现在被他弄成这样要熬到什么时候啊,脚一直在抖着站着,放下脚了下身就会受刺激,赵悦可真比她狠啊,即使是这么绑着站一个晚上也是个极限了,上次她绑赵悦是凌晨一点啊,第二天8点就放下来了,可现在才晚上十一点,明天又不知道赵悦什么时候才把醒来把她放下来,她这个样子可受不了那么长的煎熬啊。突然之间,陈雅眼光突然呈现出了一种有救的喜悦,她往吊她的固定另一个绳头的位置慢慢地跳了过去,可下身的剧痛是她难以想象的,跳到半就忍不住整个人要倒下,但是有绳子吊着她,她越想倒下,下身就越受到刺激。陈雅不管那么多了,忍住下身的疼痛,继续向目的地挪去,可就差几米的情况,她发现绳子的绷紧程度让她已经不能挪动分毫了。陈雅不愿相信,拼命地挪啊挪,可是半天还是原位,只是无谓地增加了下身的疼痛。陈雅彻底放弃了,也受不了了,整个人就要虚脱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把她抱住……

             第三话奇怪的保安

  赵悦回到床上,揉着自己被脚镣磨疼的脚踝,说不出什么滋味,毕竟她也喜欢这种被限制而不可奈何的感觉,但她性格又比较孤傲,不喜欢受制于人,毕竟颜面下不来,所以说她只能被这种犹豫折磨着,痛苦地徘徊。这次擒获了和自己作对的陈雅,还顺便给自己带回来一个任自己宰割的玩伴,赵悦内心还是很高兴的,她一定要想出一些方法来好好折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几天不去公司了,这样肯定要被父母亲骂的,可脚镣除不去怎么去上班啊,头大啊。要想想办法。

  现在的赵悦,一边欢喜一边愁啊,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不睡了,去对陈雅严刑逼供,交出自己的钥匙。

  穿上睡裙,随意穿上一双凉高拖,拖着脚镣往楼下走,才发现自己丝袜都还没脱,又还戴着脚镣,穿着凉高拖怪难走的,因为鞋子太滑了,赵悦也懒得换了,反正在自己家里面,没打算出去(赵悦在家里喜欢穿高跟鞋走动,和一般家里换上平底拖鞋的情况不一样)。伴随着一阵高跟鞋咯咯声和脚镣不时碰地的清脆声,赵悦气势汹汹的下楼了,人未到声先到,可还没到了楼下,在迈下楼梯的第一步,一只高跟拖鞋不幸先滚下楼去,没办法,都说了,鞋子太滑了。赵悦也暗自发笑,幸亏不是在外面,要不丢人了。她干脆拿起另外一双凉高拖,光着脚丫往楼下走去,地板穿来的凉意让她打了个寒战,虽说是夏天,可她的脚是在太敏感了,毕竟脚是女人极阴之地,何况她全身上下都是很敏感的。来到楼到中间弯腰把高跟凉鞋给捡起来,到一楼把鞋穿好后,赵悦就直达一楼客厅,可看到的一幕让她惊呆了,眼前只剩地上一捆麻绳和一张纸条,陈雅早已不见踪影。这就让她诧异了,陈雅怎么可能解开束缚逃掉的,脚上和手上的手铐没解开,她跑也指定跑不远。
  赵悦打开地上的纸条:30分钟以内,拿上我身上手铐的钥匙,来你们小区后面的小山的小凉亭交换你的脚镣钥匙,步行前来,不来后果自负。——陈雅赵悦想不通,为什么要去后小山,要那么大一个弯子,难道陈雅又怕她把她绑起来不敢见我,还要她步行去,哼,要小心陈雅的埋伏,陈雅脚上锁着手铐,怎么跑得到那么远,幸亏现在是半夜了,基本没什么人,赵悦在一楼找了件波西米兰长裙换上,刚好盖住了脚镣,但地上的链子解决不了,没办法,晚上又没有什么人。她把陈雅的手铐钥匙和家里钥匙放进包里,带上包,拖着脚镣,赵悦不管三七二十一,锁上门就出去了,她太想得到她脚镣的钥匙了。

  赵悦想着,开着车绕近道开过去,肯定比双脚靠着手铐的陈雅先到,到时再埋伏擒住她。才不听她的要什么步行呢。可这时候发现包里的车钥匙不见,再看看车,车也不见了,包是放在一楼的,难道陈雅把她车开走的,这样赵悦就郁闷了,估计还有20分钟左右的时间,小山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估计步行的时间刚好够用,不想那么多了,赵悦拖着脚镣往小山方向行动。夜深人静,脚镣和地面撞击的声音显得格格不入,这样太招摇了。赵悦停了下来,走到旁边偏僻一点的地方,从包里拿出一个麻绳,掀开裙子把脚镣的链子提上用来绑住,绳子另一头绑在大腿上,这样就没那么吵了,走路也轻松多了,对了,自己怎么还是穿着凉高拖出来,疏忽大意了,待会要是动起手来很不方便啊。算了,时间紧急,出门那么远了,不喜欢走回头路的她不可能会去换了。

  赵悦加快了脚步,拖着沉重的脚镣,不到一半的路程脚就疼痛得受不了了,没办法,她找了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这一路还算顺利,幸亏是在自己小区里面,那么晚了没什么人,要是在外面就不知道有多麻烦。赵悦看了看时间,天啊,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这样的速度估计是及时找不到的,陈雅应该不会那么没耐性吧。想着想着,赵悦开始有点厌倦脚镣了,这种滋味怪不好受的,可内心深处又仿佛得到某种满足,隐隐约约,赵悦知道,是自己的自虐性的缘故。正想得出神呢,突然一个手电筒照过来,把她吓得心脏病都要出来。她赶紧收拾好长裙,主要是盖好脚镣。

  「你是谁?那么晚了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嘛?」走进一看,原来是门卫保安,奇怪了,不是放他假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问你话呢!」保安又一次吼着。

  「喊什么喊,我是A栋别墅的房主,晚上出来散步管你什么事?」赵悦不怀好气的回答。还从来没有过什么时候被一个保安这种态度说话。

  「不好意思,请你和我去门卫管理室那里核实一下,最近小偷比较多,请你配合一下工作。」保安居然不退让。

  「你个臭保安敢说我是小偷,告诉你,趁本姑娘现在还没发飙,你马上给离开我的视线。」赵悦火了,还从来没受过这种气,要不是自己还讲点素质,早就发飙了。

  「对不起,小姐,我也是职责所在,请理解,只是过去做个核实,不远,就在前面。」保安态度变得柔和,耐心说到。

  什么时候这么敬业,赵悦想着家里出现小偷怎么不见他抓过,现在跑来这里装负责,还真是时候,还不远,好不容易走近后山又要被你牵回去,谁有那么傻。
  现在脚踝都快磨破了,她更加不回去。「不去,没那个时间陪你折腾,你现在给我离开,别再烦我。」

  保安也火了,还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对不起,今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说完,保安上去要强行拉着赵悦的手带她走。

  赵悦也着急了,步行,现在不是闹大的时候,自己身上的脚镣可不能让人知道。赶紧换个口气「保安大哥,这样吧,我给你点小费,今晚我真有点急事,没时间陪你过去,你就行个方便好不?」

  「不行,我这个人从不贪小便宜(只贪大便宜)。你最好还是配合一下。」
  保安居然对金钱免疫。

  赵悦郁闷了,怎么办,事到如今,三十六计,跑为上计。「你看那边,外星人。」趁着保安转头去看的一瞬间,赵悦赶紧往小山方向跑去。这不跑不要紧,一跑,问题都出来了,首先,脚镣限制,整个人要摔倒,然后是没几步一个高跟凉拖就掉了出去。

  保安不费吹灰之力,一下子就抓到我,居然给我反手上个手铐。「看你跑,老实点。」赵悦没话说,使劲想甩开他,可就在他这么来回动,脚镣的链子一下子碰到了保安,再加上链子的声响。「什么东西?」保安毫不犹豫的掀开了长裙底部一看,这一看,也把他吓了一跳,赵悦顿时脸红耳赤,无地自容。眼泪跟着流了出来。

  「你这个人还真是怪了,给我老实在这里呆着,我去开辆单车,把你拉去办公室,到时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说完,保安把赵悦甩掉的高跟凉拖拿回来让她穿上,然后就离开去拿车了。赵悦哪里呆得住,见他离开,不管自己身上反手的手铐,立马往后山跑去,经过刚才的吃亏,这一次,她小心多了,但速度慢了很多,可至少能脱离这个保安的控制了,她想,下次可不能再碰到这个保安了,要不事情就大了。

  不敢停顿,忍着脚踝的疼痛,终于来到了后小山下,凉亭在半山腰,不知道陈雅还在不在,不在就麻烦了,中间耽搁了那么久。就这样,赵悦双脚戴着脚镣,双手反铐后面,穿着黑色吊带丝袜和高跟凉拖,走进了后山的山路。这里是阶梯路,有微暗的路灯,勉强能让赵悦看得见路,可大家都知道,丝袜凉高拖,加上脚镣,爬着山路,是不是踩中几颗石头,好多次都差点摔倒,鞋子脱落无数次。
  脚踝疼痛得在打抖,有时候站都站不稳。眼看离凉亭不远了,后面山下突然照来了熟悉的电筒,赵悦赶紧移到旁边的花草丛中躲起来,那个保安居然往山上走来,经过他的前面,幸亏他什么都没发现,往山上继续前进了。等了不知道多久,确定那保安走远了,赵悦才从花草丛中走出来,继续往凉亭方向走去,可没走多远,赵悦发现自己的包包不见了,刚才还在的,好像刚才躲进花草丛中后出来就不见了,难道遗忘在那里了。赵悦回到刚才花草丛的地方,蹲下来仔细寻找,就在她蹲下没多久,后面突然就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巴,并塞进一些丝状物,然后拿了一个圆球塞住嘴巴,在后脑固定住,赵悦知道这是什么,可没让她多想,眼睛也被用一块布蒙上了。接着那个人突然把手伸进没穿内裤的下面,塞进了一个东西,然后在外面拿着什么东西围住下面,赵悦对这一切无可奈何,任由摆布,虽然看不见,但是她能感觉出来,是跳蛋和贞操带。做完这一切,那个人就离开了。赵悦赶紧用膝盖蹭掉遮住眼睛的布,可以那个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赵悦不敢相信,这一切仿佛就像一场噩梦,她坐在地上,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发生。不管那么多,先把脚镣解开再说,看着铐在脚上不可除去的脚镣,她深知这一切都是因它而起,这该死的脚镣。突然,她竟然发现脚镣被那人用绳子的一头绑住,另一头在哪,赵悦赶紧起身,顺着绳子走去,接着的这一幕让她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第四话碰上女乞丐

  是陈雅,她的嘴上同样被塞了口球塞,双手被反铐在后面,双脚上也还是自己铐上的手铐,还是原来那身超短裙和白色透明薄衣,黑色丝袜加上10厘米高的高跟凉鞋,但是现在的她被用绳子把手脚上的手铐绑在一起成驷马的样子,连着自己脚镣绳子的另一头正是绑在这条绳子上。赵悦突然觉得好恐怖,这一次玩弄她的不是陈雅,而是一个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人,现在她要无形中被这个人控制。
  陈雅也看到了她,在那里呜呜地叫,赵悦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过去蹲了下去,用背对的双手将把她弄成驷马的绳子解开,还有牵着我们的这条绳子,当然,口球塞被锁头锁住,只能回去用刀把皮革剪掉。她们两都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神交流。现在她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今晚怎么办,赵悦的包不见了,没了家里的钥匙,回不去。但是不管怎么样,先下山。赵悦戴着脚镣,穿着丝袜,凉高拖,下山基本是走一步掉一次鞋,固定脚镣链子的绳子被那个人解开了,脚镣掉在地上,时不时卡在石缝里,把她几乎要弄崩溃了。但看看陈雅,赵悦心理还是挺安慰的,陈雅是手铐铐的脚,加上10厘米高的高跟凉鞋,让陈雅只能坐在地上挪着往下走。

  不管怎么样,幸亏还有石阶。

  也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她们俩终于来到了山下。但这个时候她们也感觉到天就快要亮了,容不得她们休息片刻,赵悦也管不上脚镣敲在地上发出的清脆声,陈雅则是连蹦带跳叫小碎步拼了命地移动,不管怎么样,陈雅的速度连小孩都赶不上,并且没几步就累得不成人样,几次不是赵悦给她靠着,她早不知道摔成什么样了。历经千辛终于到家,可没钥匙进不了家,没办法,天都亮了,不能这样呆在外面,赵悦赶紧带着陈雅,躲进了她家的车库。两人根本顾不上什么环境,一进车库就瘫在了地上。两个人就呆在这个地方,带着恐惧,带着饥渴,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躲了一天。

  话说苏菲有几天不找赵悦了,其实是她也碰上了小麻烦。正好是赵悦和陈雅躲在仓库的这一天她出去买好对付赵悦的工具正准备回家。这一天苏菲穿的是白色吊带连衣裙,一米7的身高,一头黄色短齐发,一双超薄透明灰色连裤袜美腿,再加上她喜欢的7厘米高的红色高跟凉高拖,苏菲喜欢穿凉高拖,因为她总是自豪于她的美腿,穿凉高拖会更诱人。苏菲每次开车回家都有一个习惯,这个和赵悦是差不多的,只是苏菲更大胆,苏菲喜欢用铁链讲自己双脚绑紧,然后用大锁锁紧,虽然这样,依然不影响她开车。当然,她的钥匙在家里,因为她现在住在郊外的别墅,车库就在家里,虽然房子大,但她和赵悦一样,除了有事叫保姆,其他时间都是一个人。

  苏菲很开心,因为她准备可以拥有属于她自己的奴隶,而且是一个很难驯服的高傲的大小姐——赵悦。她坐上车后毫不犹豫的用铁链将他的性感的双脚绑得紧紧的,因为兴奋,这一次她帮得特别用力,但是这样却更能满足她内心的欲望。
  随着一声脆响,大锁无情的把她铁链牢牢的捆在了她最爱的双脚上。

  苏菲开着跑马车,一路上想着回去该怎么对赵悦使用这些工具,好好的伺候着大小姐赵悦,越想越高兴,为了得到赵悦,她可是煞费苦心啊,先是把她汽车的油放走一大部分,然后是安排交警给她制造麻烦,不错,她父亲是宝京市里的公安局局长,妈妈也是监狱局的政委,显然的一个官二代大小姐。正想得有滋有味,车上的显示仪器上突然冒出了汽车出故障的警报,苏菲傻了,不可能吧,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出故障了,可这是怎么回事。苏菲把车停靠在路边,旁边是一些小区楼,可大白天肯定到处都是人流动的影子。怎么办,离家有一段距离,脚上铁链大锁的钥匙在家里没办法解开,这可是让苏菲犯难了,还是头一次有这种情况,没办法,苏菲想来想去,只能等晚上人基本没人走动的时候再想办法回家去拿钥匙。

  看着被铁链紧紧捆绑的双脚,还是8字形的绑法,苏菲把丝袜双足从高跟凉拖拿出,使劲想把它们从铁链里解放出来,可是只是浪费力气,这一次她绑得比任何一次都紧,不一会儿脚就传来了一丝疼痛,苏菲不得不放弃了,她心疼她的双脚,可不能把它们弄伤了。苏菲只能再一次埋怨这该死的汽车。没办法,苏菲把车锁好,爬到后排的长椅子,然后拿出刚买的工具,东西还真是齐全、应有尽有啊,其实外面的手铐脚镣根本只能玩玩,没意思,苏菲用的都是从她爸妈那里骗来的很正宗的最坚硬的手铐和脚镣,并且还送给了陈雅和赵悦,不错,现在他们身在的镣铐就是苏菲送给她们的国产正宗货色,所以没钥匙她们素手无策。既然暂时没地方去,不如自己在车上玩玩。苏菲拿出个跳蛋,塞进了她的下面,并且定时半个小时后启动,然后给自己嘴上戴上了口球塞。苏菲想了一会,她决定把手铐钥匙丢到车外的路边的一个公共石凳下,说道做到,她看了看没人走过来,打开车窗,毫不犹豫的迅速的把钥匙和跳蛋的遥控丢了出去,钥匙虽然没有按照原计划掉到石凳下,但是也掉到了石凳旁边,记住好位置后,苏菲把车窗关好,然后将绳子在胸部前后绕了好几个圈,用力绑好,接着拿出一条绳子在自己的下面用力绑了个丁字状,不时还发出呻吟的声音,对于处女的她当然敏感。她用一副手铐将手铐在了后面的绳子上,手铐锁上的一瞬间,她完成了她又一次刺激的野外自缚。不一会儿,跳蛋毫无征兆的在她的下面调皮的抖动了起来,顿时把她弄得一阵酥软,幸亏有口球塞,要不她早就尖叫了起来,但是没一下子,口球塞和嘴边已经满是口水了。跳蛋的抖动是随机的,苏菲敏感的下面太脆弱了,没过多久流出的淫水已经弄湿了她的内裤和丝袜,这是苏菲第一次挑战跳蛋,可是没几分钟她就认输了,她想马上停止这一切,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还是设定的最低档,但是已经足够让她飘飘欲仙了。幸亏她只是调了一次10分钟的震动,但是就这一次,就让她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已经黑了,幸亏苏菲的车窗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所以她才敢这么任性。苏菲看了看车上的时间,现在是晚上8点钟,恩,还有2,3个小时这样,她就可以动身,开始她的再一次自缚出行,只是这一次带有很大的被迫性和危险性。苏菲开始回味着白天跳蛋给她带来的那一阵阵麻酥的感觉,是的,她爱上了这种感觉,特别是在被紧缚的情况下,让她沉醉在这一份感觉中难以自拔。因为这个地方已经临近郊区了,这个时候在路上基本看不到什么行人了,苏菲观察很久,发现真的没什么人了,于是决定现在出去先把身上的手铐和绳子解开。她再次看看前后左右,确认没人后,她用被开在后面的双手艰难的打开车门,将绑着铁链,穿着丝袜凉高拖的双脚先迈出去,接着是身子伸了出去,艰难的站了起来。容不得她浪费时间,她赶紧小碎步向石凳挪过去,到了她今天记住的地方,接着微暗的路灯,却发现钥匙和跳蛋遥控不见了,这可把她吓傻了,她在左右前后找来找去还是找不到,天啊,苏菲要崩溃了,难道是小孩子路过把东西捡走了,这可以等于要了她的命啊。

  随着一阵嘣的声音传来,把苏菲吓得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她回头一看,原来是车门突然锁上了。苏菲还没把魂收回来,发现汽车突然在她眼前开走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谁把她的车开走了,她想叫但是叫不出来,任由着车子消失在她眼前。天啊,难道今天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她被人陷害了。

  苏菲想着一定不要让这个人得逞,那人想让她出丑,让她难堪。苏菲好不容易的站了起来,找到刚才摔倒掉出去的高跟凉拖,把鞋子穿好,然后赶紧往家里跑去。可没走两步,她底下传来的高度刺激震动让她顿时酥软蹲在了原地,是跳蛋,有人把她跳蛋的开关打开了。苏菲赶紧小碎步挪到那个石凳坐下,忍受着(也可以说是享受着)跳蛋给她但来的一阵阵麻酥无力飘渺的感觉,可正当她想好好沉醉在这一时刻的时候,前面突然站了一个人,还好是个女的,她手里拿着个袋子,整个人脏兮兮的,是一个捡破烂的女乞丐。那个女乞丐看着苏菲发着呆,让苏菲整个人无地自容,想立马找个洞口钻进去。苏菲想停止跳蛋给她带来的感觉,可现在是跳蛋控制着她,不是她控制着跳蛋,苏菲在跳蛋有频率的震动下,不自觉的在口球塞的作用下发出呜呜的声音,口水还不停的往外流,真的很淫荡,要是个男的早就受不了了。

  女乞丐没有说话,发呆了一会后,向苏菲走近,苏菲顿时紧张极了,她要干嘛,苏菲拼命往后移动,她知道她跑不掉,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痛苦的流出了眼泪。女乞丐走过去拿掉了她脖子上的白金项链和手腕上的名贵手表,原来是起了贪财之心,虽然这点钱财对苏菲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却极度伤害了她的自尊心。
  苏菲顿时痛苦了起来。女乞丐还不甘心,居然动手去想拿掉苏菲的高跟凉拖,这个触动了苏菲的底限,她收紧双足,按住高跟凉拖,硬是不让女乞丐拿掉。
             第五话陌生的男人

  苏菲的反抗好像若怒了女乞丐,女乞丐开始去撕烂苏菲的连衣裙,还把内衣胸罩都用力扯掉。此时的苏菲身上除了绳子镣铐,还有一双美腿上丝袜和高跟凉拖,就还剩下内裤和跳蛋。一阵震动的声响,加上微暗的路灯,让女乞丐看到了苏菲透明蕾丝内裤里阴部里的粉红色跳蛋,女乞丐突然发声大笑起来,大喊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这可把苏菲的胆子吓破了,人来了怎么得了,苏菲不管三七二十一,连跳带蹦加小碎步,赶紧往郊区外的家里跑去。虽然阴部跳蛋的麻酥感觉还在,可这时候的苏菲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女乞丐居然追上来,用力打着苏菲的屁股,喊着:「跑啊,跑啊,快点跑,哈哈哈。」苏菲真想骂人了,可除了呜呜呜就没有其它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苏菲被自己绊倒,摔倒在路的正中间,疼痛加自尊被践踏,苏菲在地上大声痛苦了起来。

  这时候来了一辆自行车,还是个男的,那男的一来,女乞丐就跑得没踪影了,男的把苏菲扶了起来,问了问她:「美女,怎么了,怎么被人绑成了这个样子。
  哎呀,你底下这里有什么东西一阵一阵的震动,还有嗡嗡的声响啊?「
  男的一席话,顿时让苏菲脸红耳赤,是啊,是谁把她绑起来的,还不是她自己自作自受,要说话才发现只能呜呜的叫,男的似乎没有想到帮她拿下口球塞的意思,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

  苏菲感到很奇怪,这男的怎么知道她家的,难道见过面自己没印象,不管那么多了,先回到家好好休息吧,刚才这一折腾,苏菲只想回去好好休息。然后再想办法用钱封住这个男的嘴。停止了逃跑的紧张和哭泣,苏菲突然觉得阴道的跳蛋又显得那么敏感,全身再次回到酥软无力的感觉。

  本以为能解放了,可是男子接下来的举动让苏菲顿时要崩溃,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绳子,将绳子一头绑在单车后面,另一头居然绑在了苏菲绑在阴道的丁字状绳子上,苏菲还觉得奇怪,这个男的要干嘛,可自己是在酥软无力,靠在男子身上根本没办法阻止男子的任何举动。说真的,上身全裸,下身又是一双丝袜美腿,阴部还有这跳蛋的挑逗,全身又被捆绑得很结实,苏菲自己都觉得自己很骚。事到如今,苏菲除了脸红尴尬,还有的就是这个男的不要起什么色心把她强奸了,其它就不管了。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让苏菲顿时又发现自己陷入了地狱般的折磨当中去。

  男子骑上单车,不顾苏菲身上的情况,一个劲的往前开去,苏菲发现她的阴部被单车用绳子牵住,不跟着走,待会吃痛的就是阴道了。带着跳蛋带来的酥软和刺激,又带着被迫的无奈,苏菲又开始了她的连蹦带跳加小碎步的奔跑。现在的苏菲,脚踝已经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腰部也因为体力耗尽,已经快支持不住了,跳蛋此时像老天爷一样在讽刺着她,不停的给她提醒,你现在很淫荡。不管苏菲平时怎么疼爱她的脚,现在也无法改变双脚被自己的犯错所带来的折磨,还有平时喜欢的丝袜凉高拖的性感打扮,让她的脚丫承受了更大的痛苦。7厘米的红色凉高拖,跑起来既不方便,加上滑滑丝袜足底,让她随时小心着鞋子掉出去,鞋子掉出去的的后果,就是她的脚底要承受地上石头带来的锥心的痛苦。更要紧的是,她的双脚被她自己用冰冷无情的铁链捆绑得紧紧的,最多只能小碎步一次移动半个脚丫的距离,有时要跳着跑才能算自己迈出了平时正常的一步。加上跳蛋的连续的频率跳动,让她不得不本能的收一下腰,没办法,这种速度,连乌龟都跑不过,何况要赶上单车,没几步,单车开出一段距离后,绳子被拉倒了极限,一下子拉紧了苏菲的阴道,跳蛋也被往阴道里挤进,这下把苏菲给弄瘫了,随着一声大声的呜呜的尖叫,她整个人再次摔到了地上,两只大腿夹得紧紧的在那里小幅度的抽蓄。男子停下来,看着瘫在地上的苏菲,内心不由得发笑,还真是敏感,也难怪,平时传得那么性感,性欲肯定不是一般的高。男子拿出跳蛋的遥控,把跳蛋关了,然后扶起了苏菲,说道:「你不回家我就把你绑在那根路灯杆下,等明天天亮了人们跑来看看这么性感的你哦。」

  苏菲拼命的摇摇头,呜呜的发出了反抗声,男子便说道:「那我们回家吧,看你穿着高跟凉拖怪难走路的,我帮你脱掉。」苏菲再次拼命呜呜的摇摇头,她可不想让她脚底伤痕累累。「那你就要快点哦,我可没那么耐性陪你走这么慢。」
  苏菲只能呜呜的点头,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怎么快,苏菲再次流出了委屈的眼泪。

  男子推着单车,慢慢的往前走着,苏菲蹦蹦跳跳,拼命在后面加速,绳子几乎一直保持着绷直的状态,拉紧着她的阴道。这样蹦蹦跳跳,跌跌撞撞,中间苏菲想停下来休息,跳蛋的震动马上开始,没办法,没多久,苏菲就体力透支,在跳蛋的震动中来了高潮,接着就进入了梦想。

  在噩梦中惊醒的苏菲,发现天已经亮了,天啊,自己还在郊区外面一个比较隐蔽花草丛后面,路上的行人很难发现自己。现在都是些晨跑的人,苏菲看看自己现在的情况,除了昨晚的装备,自己阴道的地方竟然多了一个贞操带,是加了锁的,没钥匙打不开,苏菲知道,这是那个人留下的。再看看其它地方,苏菲发现,自己胸前的绳子上挂着一把钥匙,她看得出来,这应该是自己身后手铐的钥匙。苏菲知道,只要解开绳子,就能拿到钥匙,可事到如今,现在只能回家,因为在家里等着她的,还有脚上铁链上大锁的钥匙。

  天啊,苏菲发现,她的那双高跟凉拖不见了,那人居然把它们带走了,苏菲知道这里,离自己家还有不到200米的距离,可是不能走大路,只能走小路,到自家的后院再进家门。但是这小路都是些泥巴路,到处都是坚硬的小石头。没办法,趁着早上人还不多,苏菲赶紧往家里赶去,看看四周没人,苏菲从花草丛中冒出来,往小路「跑」去。才跑两步,苏菲的脚底就疼得她流出了眼泪。
  终于到家了,苏菲从门前的地毯下拿出了钥匙,赶紧打开门,可是发现背对的双手够不到,也许也是少了高跟鞋的缘故吧,苏菲只能把钥匙丢在地上,再趴下去用最咬住钥匙,艰难的把门打开了,自己滚进了家里,然后用脚把门关上。
  苏菲找到了剪刀,把身上的绳子解开了,拿到了钥匙把手铐解开了,在手铐解开的一刹那,苏菲仿佛获得了从生。还不能高兴太早,苏菲赶紧爬去自己的卧室,在拿到双脚上铁链的钥匙的同时,还看到了一的字条:看到字条后,请加QQ××××××××,马上。苏菲那字条使劲揉成一团,丢尽了垃圾桶里,她决定暂时先不理会这个人。可是想了一下,万一昨晚被他偷拍了,那可就麻烦了,不对,那人没带照相机,不用怕。

  苏菲解开了全身束缚(除了贞操带),把一身淫水的连裤丝袜和内裤用剪刀借了下来,苏菲知道,贞操带里有跳蛋,她怎么也取不出来,贞操带几乎全部带钢,她知道她没钥匙弄不开。给脚踝和脚底放了些疗伤痛的药,带着疲劳,苏菲再次进入了梦想,她该好好休息了。

             第六话神奇的机器

  终于熬到了晚上,可没有钥匙,赵悦和陈雅就进不了家,现在是一天没吃东西了,饥渴加疲劳,她们只想好好回去吃上东西,睡上一个好觉,这是她们现在最大的愿望。赵悦穿着波西米兰大长裙,脚上的脚镣可以很好的盖住,只要把嘴上的口球塞弄掉,她也许可以出去活动,可以找到保姆帮她把门打开,陈雅就不可能了,一身超短裙,一出去别人就会看到丝袜凉高的她的脚上俨然一副手铐铐在上面。她们两个被口球塞弄得口水都流干了,她们相互对望,都希望对方能想出什么办法。可这时候一个奇迹出现了,一个美女出现在赵悦家门前,赵悦看到了希望,她知道是谁,是林雯,她的闺房密友,当然也是她的KB玩伴,可她不是出国留学了吗。不管那么多,伴随着脚镣在地上吧啦吧啦的声响,赵悦跑了过去。

  陈雅也着急了,怕赵悦抛下她似的,也急忙跳了过去。

  林雯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看到赵悦嘴上的口球塞,再看看被铐在身后的双手,林雯笑了起来:「哈哈,赵悦,玩自缚是吧,是不是现在遇到麻烦了,终于被我抓到把柄啦。咦,后面那个女的是谁?」看到多出一位美女,脚上和手上都手铐铐住,一个和赵悦一样的口球塞,林雯仿佛看到了猎物。赵悦除了呜呜呜,什么也说不出来,林雯也不多说什么了,打开门,把她们两个带了进去。

  「钥匙在哪里?」林雯问道。赵悦除了摇头,接着就是眼泪流了出来。林雯感觉到不妙,找来了剪刀,把她的口球塞剪了下来。

  「说,怎么回事,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林雯第一次看到赵悦居然哭了。
  赵悦把这几天的遭遇和林雯说了一遍,林雯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赵悦她现在被人控制了,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林雯同样也把陈雅的口球塞剪了下来,问她「赵悦脚镣上的钥匙呢?你放在哪里了?」

  「钥匙可以给你,那你们也把我放了,把我的身上手铐的钥匙还给我。」陈雅不傻,知道她们不会轻易放过她。

  「你的钥匙在我包里,被那人拿走了。」赵悦有气无力的说。

  「什么,那我怎么办,我得不到钥匙你们也别想得到,除非你们帮我把钥匙找回来。」陈雅不会这样就交出钥匙的,她要给自己想办法。

  「现在不是你讨价还价的时候,你现在是在我们手中,没有条件说这话。」
  林雯火了,其实她早就想好好调教眼前这个美女了。陈雅只是扭了个头,表示不接受她的警告。「好,你等着。赵悦,我先去帮你把手铐钥匙拿回来。」林雯说完,正要走出去,后来想了一会又回来,让陈雅跪在地上,然后找来一条绳子,把双手往后拉到极限,连接客厅上的挂钩,这这么吊着。然后才走出门去。
  陈雅现在哪还受得了这样的折磨,跪在那里不断的呻吟,赵悦现在没心情搭理前面这位美女,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休息。没多久林雯竟然成功拿着钥匙回来了,帮赵悦把手铐用钥匙解开了。赵悦觉得奇怪:「林雯,你是怎么拿到钥匙的?」

  「这个简单啊,我丢给了那个保安1万元,并且让他封口,他答应了。」林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保安难道会不喜欢钱,她才不会相信。赵悦觉得有点蹊跷,但是眼前的她只想好好休息,在林雯的搀扶下回到了二楼卧室,脱掉身上脏兮兮的裙子和丝袜,带着贞操带,带着脚镣,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想。

  陈雅跪在那里,手臂被拉到极限,己经麻木没了知觉,膝盖不断传来的疼痛让疲劳的她无法进入休息状态,让她保持冷静,想着该怎么脱身。林雯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她的眼前。看看眼前这位也上了1米70的美女,大大的清澈的眼睛,和她同样白皙的皮肤,两个大圆耳环,上身红色透明薄纱衣,黑色胸罩特别显眼,下身是白色透明长裙,腿上的黑色吊带袜显得很不协调,内裤也是隐隐可见,应该也是黑色的。脚上又是一双7厘米高跟凉拖,白色的鞋子搭黑色丝袜,陈雅看到,她的脚形很好看,显得她很性感,很诱人。不错,林雯和苏菲一样,对自己的美腿美脚很自豪。五只脚指甲上全涂上了红色指甲油。虽然自己身陷困境,但是和想得到赵悦一样,陈雅对这位林雯也起了歹心。

  「考虑得怎么样了。」林雯找了个椅子,在陈雅前面坐了下来。说完话,居然伸出脚去「抚摸」陈雅的脸蛋,胸部和阴部。

  「好吧,我带你去取,但是你要开车带我去,我现在一点都动不了了。」
  「好,没问题,我有车。」说完,林雯收回脚丫,穿上鞋子,把陈雅放了下来,扶着她出去。不愧是好姐妹,林雯和赵悦的车一样,是辆奥迪A8,林雯在陈雅的引路下,往陈雅家开去。

  陈雅家也是一个别墅公寓,林雯扶着陈雅走了进去。家里没人,当然没人,陈雅也是自己一个人住,除了随叫随到的保姆。

  「钥匙在哪里?」林雯扶着陈雅坐下沙发后就问道。

  「呢,看到那个保险柜没有,钥匙就在里面。」陈雅拿眼神告诉林雯客厅前面的一个长得很奇怪的保险柜。林雯研究了半天,还是搞不懂怎么打开。

  「看到底下两个足形的踏板没有,你把鞋脱了,把脚踩在上面,然后再在上面的数字键盘那里按下1,柜子就打开了。」

  林雯觉得很好奇,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保险柜,她把双脚从高跟凉拖里伸出来踏上去,这两块板慢慢往下陷了进去,林雯觉得好玩,赶紧就按了数字1,可发生的情况让林雯发现自己上当了。因为她感觉到脚上被铐上了东西。林雯赶紧坐到地上,把双脚拿出来一看,天啊,是一副手铐,而且还是一副狼牙手铐,就是铐环内带齿牙的手铐,这种手铐会因受扎往里收缩,齿牙就刺进脚踝里,是一个积极残忍的酷刑手铐。看到这一幕,林雯动都不敢动一下,一不小心,自己的脚踝就会被收到残忍的酷刑。

  「哈哈哈,美女,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和我作对,再对我凶啊」陈雅看到林雯中了自己的陷阱,高兴极了。

  「你这个丑女人,钥匙在哪里,快给我解开。」林雯火冒三丈,用双手朝着陈雅爬了过去,虽然两只脚动不了,但是她至少两只手是自由的,而陈雅手脚都被铐着。

  看到发了疯的林雯朝自己怕了过来,陈雅赶紧跳着躲离林雯的逼近。两个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躲,耗了一个大半晚,陈雅已经体力透支了,丝毫动不了了,只能等待着也筋疲力尽的林雯的靠近。陈雅感觉到不妙,立刻说到:「你别过来,我给钥匙,但是你答应我要放过我。」

  「好,我答应你。」林雯可不想自己的脚踝被这么一直铐着,还随时面临着酷刑的折磨。先把手铐解开,其他以后再说。

  「这个机器你一旦沾上了就很难全身而退,你只能过去再把脚伸进去,再按数字3,它会给你铐上一副脚镣,但是这副狼牙手铐的钥匙会从旁边喷出来的。」
  这个机器是苏菲送给她的,考虑再三,她一直不敢玩,今天正好给林雯用上了。

  林雯想了一下,一副普通脚镣总好过这副狼牙手铐好,于是就毫不犹豫的爬了过去换,果然,林雯拿到了钥匙把狼牙手铐给解开了。看着脚上这副脚镣,发现自己竟和赵悦一样的待遇,还真是无奈。

  「那我的脚镣要怎么样才能解开?」林雯语气和善的问。

  「这台机器是我的一个朋友苏菲送给我的,你可以去她那里问问,她住在××××××。现在那么晚了,你只能明天过去找她,没什么事她应该在家的。」
  陈雅一身疲劳,没心情和林雯这么斗下去,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

  「好吧,看在你说实话的份上,我就放过你了,这副狼牙手铐就不用在你身上了。」说完,拖着脚镣,穿上她的高跟凉拖,拿着狼牙手铐,林雯消失在陈雅的家。看到林雯的离去,陈雅给自己喝上几口水就爬到卧室的床上进入了梦想。
             第七话公车上的耻辱

  苏菲并不知道,她断然拒绝了那人的加Q要求会给她带来什么后果。当然,我们会在后面的情节知道。

  早上苏菲刚躺下休息,中午就传来不断的门铃声,不得不把还酥软无力的她唤醒,她看了看摄像头,谁会在现在来找她,但是看得的人让苏菲顿时来了精神,是一位穿着波西米兰大长裙的美女,戴着一副墨镜,她没见过这个女的,但既然主动送上门,她是不会放过这个猎物的,刚好昨晚被人玩弄了一个晚上,今天要在这个美女身上拿回尊严。

  苏菲起身,穿了一身睡裙,刚穿上一双肉色吊带丝袜和红色高跟凉拖,但是脚底传来的痛苦让她顿时把脚手了回去,虽然这样,但是没办法,她家里全是高跟鞋,没有平底鞋。苏菲忍着疼痛,按了自动开关,门就自动打开了。苏菲从2楼卧室走下一楼客厅。

  林雯那晚从陈雅家出来,就回家休息了,剪掉内裤丝袜后洗澡,然后就穿着黑色吊带丝袜,裸着自己的阴部脚上戴着脚镣就睡觉了,第二天醒来就往苏菲家赶来了,不错,来苏菲家的正是林雯看到和自己一样相似的身材美腿,林雯内心感到一丝震撼,看来美女还不止她和赵悦,陈雅和这个苏菲和他们都有得一比。
  从苏菲的穿着打扮,林雯知道,苏菲也是一个和她一样都自豪于自己美腿,喜欢让自己的两只美脚性感的展现在别人面前。但是透过肉色的透明丝袜,林雯看到苏菲两只脚踝上深深的红印,明显是被东西磨破的,林雯判断,苏菲肯定刚脱下脚镣不久。

  「你好,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苏菲给早已坐在沙发上的林雯端上杯茶,礼貌的问道。

  「谢谢,你好,我叫林雯,今天来是有一事想请你帮忙。」接过茶后,林雯没有喝,把它放到桌子上。

  「哦,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说说看。」

  林雯慢慢的把裙底撩开,在林雯穿着肉色丝袜和白色凉高拖的脚上,赫然是一副脚镣,太美了,苏菲看到,一双脚形很好的脚踝上铐上这么一副脚镣,是在是太诱人了。

  「我上次不小心,被你送给陈雅的机器给铐上了,她让我来,和你拿着脚镣的钥匙,不管有什么要求,我都能办得到。」林雯开出条件,她一定要想办法拿到这个钥匙。

  「哦,我想起来了,我是送给她一台机器,但是这个机器你戴上了刑具的就只能通过交换刑具来获得钥匙,你这一副脚镣已经是最轻的一副刑具了。抱歉,我帮不上你的忙。」苏菲想给她加上镣铐都来不及,怎么会想办法帮她解开。
  「真的没有办法了,还是你不想帮忙。」林雯听到苏菲那么一说,脸色立刻变,她才不相信这种话。

  「哈哈,我说没有就没有,再说了,我凭什么要帮你。」

  「今天你没有也要有,不帮也得帮。」林雯不再罗嗦,首先动起手了来,正要过去擒获苏菲,林雯可是一个散打高手。现在的苏菲很酥软,哪有什么力气和林雯打斗,她看到林雯从包里拿出了一副狼牙手铐,觉得大势不妙,立刻跑进了一楼的一个房间,林雯拿着狼牙手铐,拖着脚镣,追了上去,刚跑到到门口,手腕突然遭到一阵麻痛,手铐掉在了地上,定眼一看,原来是苏菲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条长鞭,正不断往她那里抽。林雯哪里受得了这么抽打,立刻转身,逃离苏菲的鞭子。但是脚上的脚镣极大了限制了她的动作,苏菲哪里会让她逃走,用力一遍往林雯脚上一抽,林雯呻吟了一下疼得单脚跪地,苏菲再往另一只脚来一鞭,随着一声「啊」,林雯立即变成了双脚跪地。可林雯竟没停下来,又想站起来,苏菲在给她脚上来一鞭,林雯再次发出了让人锥心的叫喊声。跪在地上的林雯顿时哭泣了起来,叫喊着:「别打了,别打了,我不跑了,我不跑了。」苏菲看到林雯屈服就暂时停了下来,把掉在地上的狼牙手铐丢过去:「把双手在后面铐上。」林雯哭泣着,用手摸了摸被鞭子抽打的两只脚受伤的地方,然后捡起手铐给自己的双手铐了上去。

  苏菲再找来了一些工具,撩开长裙,用绳子在大腿部位和膝盖部位各紧绑了一个8字,接着在没穿内裤的阴道里塞进一个跳蛋,然后用绳子绑个丁字内裤,固定好。然后拿了一块布把手上的手铐包好,接着拿出一团丝袜把林雯的最给堵上,再戴上了口罩。林雯猜想到,苏菲指定要带她出门去,去哪里,干什么,林雯现在除了无奈就是一丝丝恐惧,大白天就这样出去被人发现那可怎么办。
  不出所料,苏菲上楼换了一身薄纱上衣和超短牛仔裙后,真的要带着林雯往外面走,林雯赶紧拿上自己的包,因为包里有铐在自己手上狼牙手铐的钥匙,这一点是苏菲所忽略的。就这样,一个穿着白色薄纱上衣,显眼黑色胸罩,超短牛仔短裙,肉色吊带丝袜和红色高跟凉拖美女,带着一位戴着墨镜,戴着口罩,穿着一身波西米兰长裙的美女,一起出门散步逛街去了。虽然脚底还隐隐传来一丝丝疼痛,但是她的精神亢奋到了极点,今天她要带着这位美女去紧缚外出。一出门口,苏菲就打开了跳蛋的开关,她说了,她要把昨晚失去的尊严在这个女人身上拿回来。跳蛋一开,林雯立刻不自觉的呜了一声,酥软和刺激感让她在原地不停的扭来扭去,甚是妩媚。看到林雯在原地享受着,苏菲怎么能放过她,蹲下把林雯的裙底向上掀开,里面的绳子镣铐丝袜跳蛋被一览无余。这把林雯吓坏了,幸亏现在附近没什么人,她立刻呜呜地表示抗议,同时不停的跺着脚。「我没让你停下来,你就得跟着我走,和我保持5米之内的距离,知道了吗。」苏菲给林雯下命令,她必须要这么做。林雯会意的点了点头。忍者跳蛋,顾不上什么感觉了,林雯拖着脚镣,时不时扭着屁股紧紧跟在苏菲的后面。过了一会,跳蛋突然停了下来,苏菲关了。

  苏菲带着林雯,居然往公车站牌方向走去,林雯知道,苏菲这个坏女人肯定要把自己戴上公交车,想办法让自己出丑,天啊,公交车啊,人流混杂,自己除了小时候做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