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罪业-紫萱】(03)【作者:nasekaja】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有人曾经说,得到女孩第一次的男人通常都会让女孩子倾心相对,又有人说,女人天性就是淫荡的,调教一个贞洁烈女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人轮奸了她。陈辉,我的死党也说过类似的话,当时我只笑笑,并没有说话。直到他女友为了钱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我才让他进入了我的圈子。

  当然最后那个那人的结局很惨烈,账户被转空不说,个人还被调查出行贿受贿,在狱中口风不紧牵扯出了一大批和他有关的高层官员。他的女友更不用说,我曾问陈辉是否要放她一条生路?可是陈辉却淡漠地摇摇头,然后全程看着我玩弄他的女友,只是偶尔让他女友口爆一下。最后,神经崩溃的前女友沦落为只穿着大衣短裙,每天在不同场所哀求着被不同男人轮奸的性便器。

  解决完这个事情,陈辉沉沦了好一阵子,最后在我的劝说下,加入了我的狩猎计划,通过各种不同的电子设备窃取情报,为我的狩猎铺平了道路。当然,他有时候也疑惑的问我,为什么从来不见我对任何女人产生爱意?虽然我的回答是奸多了很难固定在一个女人身上,可实际上,我觉得自己根本就是爱无能,只能从畸形的调教玩弄中获取快感。这样不是也挺好么?没有什么牵挂,也能玩不同的女人。

  对于我来说,现在只是本能的满足自己的性欲,对于处女和非处女,只是玩弄的顺序和方法不同,其他的,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当然,狩猎的过程也会发生意外,比如说辅助性的药物快用完了,比如说警方的注意力,比如说雇主的出尔反尔。当然,这种时候陈辉的作用就比较大,毕竟现在电子商务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经济市场。

  其实我不太认为陈辉能完全适应我的生活,毕竟他有完善的家庭,父母健全,还有完整健康的感情经历,不说羡慕,但的确是我没有体验过的生活,所以有些阴暗面我并不完全让他分享,然而,我却低估了他,不,应该说整个人类群体,在邪恶的诱惑下那种有限的抵抗力。

  他越来越适应我说的话,我做的事,以至于我发现有一次他看调教类的书籍和影像,我知道,他还是喜欢上了蹂躏女生的那种感觉,尤其是将清纯不知事的女生调教成人尽可夫的母畜的那种过程,会让他不自觉轻易地达到射精的高潮。
  当然我在别人面前还是一副乖乖邻家大男孩的样子,尤其是在陈辉的家人面前,他四十多岁的父母还一直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所以在陈辉提出考研的时候要住到我家,每周固定时间回家的时候,他的父母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他的做法。

  地下室成为了陈辉的主阵地,其中的一半场地划分成为了他的私邸,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可以找到朋友花了三百万,将那块四十平米的地方装修成为一个隐秘的暗室堡垒,里面的机器有些连我都不认识。忙了整整三天没睡,再次以熊猫眼出现在我面前的陈辉只淡淡说了句搞定,便回到了自己的领土,昏睡了一天一夜。

  之后联络上的网站、母畜出售的工厂、雇主要求的目标,几乎涉及到计划前准备的事情,都是他搞定,让我省了好多事情,这个时候我终于觉得,三百万资金花的值得。也是幸好我有这么大的场地给他折腾,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将旁边的别墅买下来?别开玩笑了,我能买到这栋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当然,陈辉的入住也是我计划之外的事情,本来那个地方我是打算用来做监禁的,看样子要么就是尽快脱手,要么就是另外找地方,其中陈辉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实在不行的话,不是还有另外一半么,我替你改造一下就好了……监控方面可以交给我,完全不会出任何纰漏。」我只能以手扶额,对他无言以对,保密和安全是第一要素,可是只能容纳两个人的地方你觉得能做长期监禁玩弄的么?如果加上隔间和装饰隔音,那基本上就是两个单人厕所的大小,两个人都嫌挤。当然这些顾虑我并没有跟陈辉细说,毕竟很多事情的计划开端还是需要我来负责的。

  陈辉的加入另外一方面的好处就是我的计划性选择精准了很多,尤其是当有一天陈辉让我看一个私密站点,任务、悬赏、考核等级个方面都很完善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将陈辉推了出去跟对方谈判并签订了初步协定,对方固定时间提供狩猎目标多个,根据等级、人物知名度、指定地点不同以及情报准确度来判定任务难度,狩猎等级从金、银、红、黄、蓝、白区分,除了白级只需要完成三个初步任务,其他的等级都是由5 颗星来解锁。跳级完成任务则增加一颗星,3 颗星封顶。而明显低于等级的难度任务则不增加星,连续三个月没有完成任务或者没有接受任务的,降星降段,而降到白之下的狩猎者则会被强制踢出,并列入黑名单,永不再续。

  捕获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一点难度都没有,我更倾向于做哪些固定猎物的捕获调教,回报率也比单一捕获要高很多,当然,其中的风险也高很多,尤其是运输、警方的关注排查。不过有伙伴在的缘故,目前至少没有出过什么太大的问题,即使是协查令,只要在网络上,陈辉就能控制在小范围之内,不会让它扩散。
  在那个站点上,陈辉和我是共用一个账号,所有我看到的他都能看到,而且也能给我一些关键性的建议,包括任务的难易度,以及投产比这些,这些让我省心不少,但有些时候我也会根据我对年轻女孩的兴趣或者陈辉对熟妇人妻的兴趣,稍微违背一下优先选择权,对这些我们感兴趣的女生下手。

  这种不同的选择也让陈辉兴致盎然,当第一次三十几岁的教师人妻脱光了拿着教鞭在他身上起伏,用温热的肉屄夹住他的肉茎的时候,我发现他才肏了十几分钟就在教师人妻的淫屄浪穴内发射了大量的精液。那次我基本没有参与奸淫,而陈辉则整整玩弄了那个教师人妻两天,在她身上所有的肉洞内发泄完自己的欲望后,才交付了任务。

  当然,人妻教师的结局也非常不错,被转移到马来西亚作为当红头牌,开始了用身体赚取外币的旅程,她的丈夫则在妻子失踪后的两个月,也重新结识了新欢,双方各自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嗯,至少我觉得是这样。

  我一边玩弄着紫萱的娇嫩身体,一边暗暗想着。当紫萱哭泣着哀求我插入的时候,我的手掌依然在她光洁的皮肤上不断地游走抚摸。果然外表越是清纯的贱货发浪起来越是投入,她扭动身体配合我的抚摸,并且不断地发出越来越淫荡的声音。而当我解开她手上的绳子之后,她迫不及待地坐到我身上,自己扒开丰满的臀丘,将我的粗大肉茎顶到自己红肿的小屁眼上,然后急急忙忙地坐了下去,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满足的呻吟声。我坐在沙发上,满足地看着小母狗发浪的样子,她雪白的乳肉从我的指缝中滑出,身上的淤青和红肿更是让清纯的她多了一些妖艳的感觉。我在想如果她的粉丝看到这幅画面的话,是不是会发生暴动?或者说集体抗议?我很期待这样的画面,当然,不久的未来,如果她不听话的话,这些就是事实。或许也有她的av大卖的情况?

  我的肉茎被紧嫩的肛门紧紧地包夹着,她上下耸动着粉红色的肉体,犹如一个最下贱的妓女一般用女人身体最羞耻的部位不断地讨好着我,我的肉茎已经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我能感觉到少女娇嫩的十二指肠的蠕动,吮吸着我的巨大龟头。肠道的最深处更是传来一阵阵的吸力,仿佛想将我的肉茎完全吸入她的身体。
  「嗯嗯……好棒……好粗的肉茎……肏的小母狗好舒服……好爽……小母狗要被主人玩死了……屁股要爆炸了……啊啊……主人……不要……那里……不要玩小母狗……不要玩那个地方……小母狗要去了……要到了啊……呜呜……要喷出来了……用力……主人用力肏小母狗……再里面点……对对……小母狗要死掉了……要被肏死了……啊啊……」往后仰着身体,不断地上下快速地耸动,自觉地用屁股套弄我的肉茎的紫萱胡乱地淫叫着,她的粉红色嫩屄也微微地分开,无毛的嫩屄唇里面透露着鲜红的肉色,透明的爱液和高潮时的白带缓缓地流出,似乎对于屁眼独自享用肉茎的快感很嫉妒似的。我忍不住按住她的小阴蒂玩弄的同时,两根指尖也不断地在少女的裂缝口不断地滑动。看来这个骚屄已经迫不及待的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了,我能够感觉到骚屄嫩肉的蠕动,丝丝淫水不断地从粉红色的肉褶中不断渗出,顺着裂缝下端不断湿润着被我扩张到极限的肛门括约肌。
  当我的肉茎从紫萱的屁股里抽出来的时候,一股黄色的粪液随着极度兴奋的肛门肌肉收缩而喷射出来,我清晰地看到少女的尿孔也随着强烈的刺激不断地收缩扩张。布满粉色的肉体不断地颤抖着,紫萱却由于极度的高潮而无法出声,口水无意识地顺着嘴角流下。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高潮了,紫萱的瞳孔泛白,无神地仰望着天花板,白色的淫液黄色的粪液还有肛门被撕裂的红色血液混合在一起,不断地流淌到地上。

  看着这幅淫荡的画面,我的兽欲再次高涨了起来。我握着紫萱的小蛮腰,稍微一用力,将少女的大腿架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在她丰满的雪臀上拍了两巴掌,鲜红的手印清晰地印了上去,失神的少女一声惊呼,回过神来看到刚才在她臀缝内肆虐的粗大肉茎挺在她面前,不由自主地微微张开小嘴,将肉茎包容了进去,也不管腥臭扑鼻,乖乖地含舔了起来。

  「这才乖,马上就让你的骚屄也尝尝男人肉茎的滋味……」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少女的臀缝扒开,将她刚刚被再次开发的过的肛洞对准着墙上的摄像头。摄像头内,新生玉女新星的嫩肛被扩张着完全无法合拢,鲜红的肛肉不断蠕动着,随着我的双手将肛洞用力往两边拉开,本来排泄用的小肛门却扩张到一个夸张的程度,淡黄色的粪水不断沿着括约肌流下。我用纸巾擦拭了一下,然后用三根手指轻易地塞入,抠挖了起来。不知道是疼痛还是舒爽,含舔我肉茎的少女紫萱不断发出咿咿呜呜的声音,肿胀的乳房也不断地在我的胸腹处来回摩擦,挑逗着我的性欲。她的双手扶着我的大腿,以便我的肉茎突入喉咙时候可以稍微减轻下不适感,而感觉着肉茎不断被香舌缠绕的我,则埋头在她的大腿间,粗造的舌头重重地舔舐在她微微张开的处女肉缝上。粉红色的肉缝不断地溢出带有淡淡处女体香的淫水,被我不断地吸入腹中,我的舌头粗暴地进入她的裂缝,拼命地往里深入,不断地触碰着处女体内那层薄膜,而下巴粗短的胡须则不断地摩擦着少女已经完全兴奋挺立的小阴蒂。随着少女浑身颤抖的加剧,我的嘴唇再次感觉到少女屄肉的蠕动,当我加剧了下巴的动作,我突然感觉到一股水流不断地喷射到我的口中,那种带着淡淡腥臊气味的液体让我知道这个玉女明星再次到达了高潮。
  当陈辉打开房门进入的时候,正看见少女的大腿在我的肩膀上不断地颤抖着试图绷直,而我则一边感受着少女骚屄嫩肉的蠕动,一边转头专心舔舐她已经完全勃起的小阴蒂。

  「调教的还不错啊,不过程度貌似不太够,只是药物的话,等她清醒了肯定会再次抗拒的……」一边抚摸着少女的臀缝,手指轻松地深入紫萱的肛门抠挖揉捏起来,一边看着少女满脸潮红迷失神智般不断地拼命将我的肉茎吞入口中,陈辉便知道我使用了那个东西,他缓缓地摇了摇头,「要知道这次客户要求可是完全调教好的成熟品……」「这我当然知道……小母狗,快点也让这位主人爽一下!」我抽出了勃起的肉茎,少女口中的唾液在我的龟头顶端和她性感小嘴唇之间连成了一条透明的丝线。陈辉抓着紫萱的头发,将她的脸按在自己的裆部。少女艰难地转头,将面前这个男人的裤链拉下,然后颤抖地掏出了男人半软的肉茎,毫不犹豫地含入口中。「怎么样,这样还可以吧!」「哦哦……果然好舒服,肏这种明星感觉最爽了,舞台上艳光四射,舞台下还不是任人玩弄的母狗……你还没有替她开苞么……」陈辉感觉自己的肉茎被包裹之后,一条温热湿滑的舌头便缠绕了上来,他的肉茎比我稍微细点,但是三角形的龟头却是棱角分明,而且也长了一点,这样的肉茎插入的话女人是最痛苦的,而且最得不到快感的那种。但是喜欢肛交的女人却对他的肉茎爱不释手。陈辉并不是怜花惜玉的人,他一向秉承的就是老子玩女人怎么可能让女人快乐,老子快乐才是最重要的。而我则最喜欢让女人在我的胯下高潮不断,甚至性冷淡的女人也会被我干出潮吹。「好吧,反正今晚时间还有很多,一点点来,似乎这个小贱货更喜欢sm呢!」嘴巴,屁股和骚屄在男人的折磨摧残之下,紫萱已经神志模糊了,只知道男人的肉茎刺入,自己就要好好舔舐,下体传来的前所未有的刺激也不断地犹如一波波的浪潮不断涌向她的脑海,当男人将她放下来,似乎另外一个男人立刻将自己抱了起来,身体轻盈的她立刻被男人抱成小孩尿尿的姿势,同时自己刚刚有些要合拢的屁眼又再次被男人的肉茎顶住。她知道男人又想肏玩她的后庭了,真奇怪那些男人为什么老喜欢玩弄自己最羞耻的地方?或许这能给男人们带来更多的征服感?她迷迷糊糊的想着,本能地放松了括约肌,以便男人能够更顺利的刺入,自己也能少点痛苦。男人的大手肆意在她肿胀的难受的乳房上游走揉捏,奶头上的时不时传来的快感刺激让她舒服地呻吟着,连龟头突入肛门的不适感也减轻了很多。整根肉茎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自己的肛门,少女娇嫩的臀部肌肤与男人的腹部相接触,那根肉茎似乎要顶穿自己一般。

  「恩……啊……又……又要来了……好长……主人的肉棒……好爽……小母狗……小母狗的屁股好舒服……小母狗的肛门要被肏穿了……小母狗的肛门被主人干的好爽……快……快点……快点给小母狗……啊啊……」男人的龟头不断地摩擦着自己肛肠肉壁,跟刚才完全扩张不同,这根肉茎似乎要把自己的屁股给捅穿,而且棱角分明,紫萱感到自己的排泄器官的肉褶随着男人的抽插动作不断地被带着前后移动,酥麻酸痒肿胀完全被龟头的摩擦不停地带起,她只好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说着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淫荡话语来让男人更激烈的玩弄自己。
  「果然是贱母狗……天生下贱的女人啊……第一次被肏肛门就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不过奶子还真不错,又大又挺,以后的奶水一定会很多吧……」紫萱迷糊地听着男人的话语,一边更加卖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腰部,让男人的龟头能够更深入的摩擦自己的肛肠嫩肉。她突然感觉男人松开了她的乳球,肛门内的肉茎也暂时停止了抽送,但是自己的白皙大腿却被用力扩张到极限。她睁开眼睛,面前的那个将她弄来这里的男人正淫笑着站在她大腿之间,那根粗大的带给她无限快乐和痛苦的肉茎正半没入她的胯下。她突然感觉一根火热的铁棍顶住她的处女嫩屄,慢慢地往内推送。终于还是被这个男人肏屄了么……紫萱悲哀地想到。嘴巴里面都是男人肉茎的味道,屁股也被两个男人先后尽情的插入享用,现在第二个男人正在玩弄自己的屁股,而那个恶魔就要来夺取自己的处女了么……难道长的漂亮也是一种罪过么……从小在家人的庇护下长大,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的紫萱,终于眼泪从眼眶中不断地流了下来。

  正当我将肉茎顶在面前少女的处女嫩屄上,准备要帮她开苞,让她完成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转变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少女一边淫叫着一边哭泣,淫虐的欲望突然沾满了我的内心。「好好记住这一刻,老子的鸡巴要帮你的小骚屄开苞了,这也是你从玉女明星变成下贱母狗的开始,记住这种舒爽愉快的被肏感觉吧!!」我一边说着,一边用力一挺腰部,肉茎怒吼着突破了少女的处女膜。「长得漂亮就是一种最大的罪业……小母狗,要怪就怪你父母将你生的太漂亮了!!好好享受你最喜欢的肉茎吧!」粗大的肉茎将少女的嫩屄洞扩张到极限,随着少女的惨叫声,我毫不怜惜地开始享受在处女骚屄紧夹下的抽动带来的快感。肉茎顶到少女宫颈的时候,几乎还留有三分之一在外面,而当前端抽出来的时候,我清楚地看见处女的鲜红血液沾染在我的肉茎上,我淫笑了一声,立刻将抽到洞口的肉茎再次狠狠地捅到紫萱嫩屄的最深处。少女一声声的惨叫和僵硬的身体带给我和巨大的快感,疼痛的感觉让少女陡然从情欲的深渊中清醒了一会儿,她的肛门嫩肉和骚屄嫩肉随着疼痛的刺激而本能地不断地紧缩,想要将侵入体内的男人肉茎挤出去来缓解疼痛,却不知这样的紧缩却让陈辉的肉茎感觉好像套了个温暖的皮套,甚至还有丝丝吮吸的感觉。

  「呜呜……疼……小母狗好疼……求求主人……轻一点……放过小母狗……啊……裂开了……要被主人肏死了……屁股也裂开了……子宫要坏掉了啊啊……」紫萱感觉两根肉茎不断来回蹂躏着自己的屁股和阴道,虽然自己的爱液不断地分泌出来,但是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并没有因此而减轻。自己的处女嫩屄每次都被男人的肉茎重重地撞击到宫颈,最深处的那个地方的瘙痒也随着疼痛减轻了一些,那根粗大的肉茎似乎已经将自己的子宫和胃部都挤压到了一起,而结合处更是没有一丝空隙,每次抽出似乎都要将自己的子宫拉出来一般。但是紫萱也知道,现在已经这样了,面前的两个男人绝不可能放过自己,她只能按照男人的要求说着男人们最喜欢听的话,希望男人尽快的将兽欲发泄出来之后能够放自己离开。
  多次的高潮让面前的少女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陈辉看着少女被前后夹攻,无力的修长大腿软软地挂在男人的身上,白嫩饱满的乳房在自己的搓揉捏弄下泛着粉红的颜色,过度兴奋的连青筋都爆了出来,而括约肌的紧夹也让陈辉更加卖力地肏弄着少女刚被开苞没多久的肛门。不得不说陈辉这个家伙对女性后庭的兴趣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四十五度角的勃起角度更是让他的龟头可以更好地深入女人的肠道,并且摩擦肠道壁的嫩肉。紫萱不久就由惨叫变成了呻吟,而肠道内壁的蠕动也慢慢地加剧了起来,好像肛门深处有一张小嘴,不断地吮吸男人的龟头。陈辉感觉龟头上的酥麻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动作的频率也越来越快,每次退出一小截便再次狠狠地冲顶紫萱的直肠,紫萱的身体被冲顶的快速上下颤动,连带着我根本不用太激烈的动作,面前的少女便自己用骚屄嫩穴不断套弄我的肉茎。

  当陈辉嘶吼着强行按住少女的胯部,将肉茎深深地抵入少女直肠喷射精液的时候,我也按住少女的大腿根,顺势一挺腰部,已经被我撞的有些松开的宫颈再也无力阻止我的肉茎前进,完全洞开着的嫩屄第一次完全容纳了我粗大的肉茎,而龟头则随着少女的惨叫呻吟进入了一个更加狭小紧包的空间内。我这才满意地淫笑了起来,在处女的子宫内射精,这才是让女人尽快怀孕的最好选择。

  「好疼……小母狗好疼啊……啊啊……主人……求求你……可怜下小母狗……不要那么……啊啊……不要那么用力……不要那么用力肏小母狗的子宫……子宫要坏掉了……呜呜……呜……不要……放过小母狗……呜呜……」少女的白嫩小手拼命地推在我的胸膛上,想要将我推离她的身体,龟头强行突破子宫那细小的入口,带给少女剧烈的疼痛并不亚于第一次被男人奸淫肛门。她感觉男人的肉茎已经完全顶入了子宫,甚至要突破子宫顶到她的胃部,痛苦和恐惧的感觉让她暂时忘却了春药带来的快感,拼命地哀求着眼前的男人。我已经这样被你肆意玩弄了,难道你真的想要肏死我么……紫萱拼命推搡着眼前这个依然在她子宫内不停抽送的男人,虽然男人似乎完全没有感觉,但是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却让她不由自主地哭出声来。她感觉自己的子宫在不停地收缩,似乎想要勒死闯入进来的巨物,每次那根巨物退出的时候似乎都要将自己的子宫都拉出去一样。突然,她的头发被一股大力拉扯过去,她不由自主地往后弯腰,另外一根比较细一点的肉茎粗暴地直接塞入了她的口中。腥臭的气息和精液酸酸的味道直冲她的鼻梁和口腔,紫萱忍不住呕的一声,大量的胃酸泛了出来,从嘴角不停溢出。男人的肉茎轻易地突破了她的喉咙,在她细小的喉管里抽送了起来。

  「小母狗,你的子宫还真是紧凑啊……等你为男人打过几次胎估计就会松动很多了,子宫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包住男人的肉茎吮吸了……那个时候估计只有马茎才能满足你了……不过没关系,等会儿我会让你多爽几次,你自然而然就会把你的贱卵子排到子宫里面,我们兄弟再多肏你几次,把你的子宫用精液灌满,肯定能够怀孕的……」我一边淫笑着小幅度抽送肉茎,一边两根手指夹起少女勃起的肿胀阴蒂来回搓揉。我感觉到紫萱阴蒂的颤抖,每一次揉捏都会让她的骚屄豆大一点,然后现在的阴蒂已经完全挣脱了包皮的束缚,挺立在尿道的上方,而在子宫内抽插的肉茎,随着少女口交时发出的呜呜声加剧,也很明显感觉到少女的子宫开始慢慢适应了这样的肏弄,甚至出现了一阵阵吮吸的力度,让我的快感倍增。

  突然,我感觉到少女的子宫剧烈地收缩了起来,紧紧地包裹住我的龟头,而她的身体也紧绷了起来,我知道这个骚屄在被肏子宫的情况下又要到高潮了。我停止了抽插,对着陈辉使了个眼色。陈辉当然明白我要做什么,突然将小腹紧紧地顶到少女的脸上,紫萱喉咙上的凸起突然往里面突进了一段距离,另外陈辉本来轻柔挑逗少女乳房的双手同时也用力掐住少女的奶头,将整个饱满肿胀的奶头捏扁。少女浑身突然僵硬,然后剧烈地颤抖挣扎起来,发出了呜咽的悲鸣。直到好一阵之后,少女才浑身瘫软下来,我突然感觉骚屄水多了起来,但是少女的子宫并没有喷射出高潮的爱液。确认少女只是在高潮边缘徘徊,我这才重新开始抽插的动作。

  紫萱麻木地任由男人们肏着自己的嘴巴和骚屄,刚才剧烈的高潮就要到了,那种强烈的让她可以暂时忘记一切的快乐,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所打断,现在她只剩下瘫软着的力气了。可是,很快,她又感觉到那股快感从她的下体开始蔓延,男人的龟头不断摩擦着子宫的内壁,小屄豆也被男人手掌快速摩擦着,那种酥麻瘙痒的感觉让她拼命挺动腰部迎合男人的抽送,宫颈被扩张的疼痛似乎也消失了。快点,再深点,快要到了……紫萱一边挺动腰部,让男人可以肏的更深,一边张开小嘴,任由男人在她喉咙内享受,她只是想达到那种快感,让自己的欲望尽情地喷射出来。但是跟刚才一样,乳头和阴蒂传来的疼痛感觉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快感。

  「求求主人……呜呜……不要折磨小母狗了……快点把小母狗肏上天堂……小母狗要达到高潮……呜呜……请主人随便肏小母狗……只要让小母狗高潮就可以了……呜呜……」口中的肉茎刚离开,紫萱便迫不及待地挺动着下体,迎合着我粗大的肉茎,肿胀的喉咙发出嘶哑的叫喊哀求声。淫荡的话语不断地从少女的樱唇间吐出,痛苦和快感的交织折磨让紫萱这个玉女彻底抛弃了羞耻感。只要能让自己达到高潮,要自己做什么都可以的想法已经完全占据了少女的脑海。
  「哦?刚才不是还在说要把处女留给自己的男友么……没想到原来被开苞后居然这么淫贱啊……那就求我用精液灌满你的子宫,让你怀孕,让你高潮啊……」我一边享受着紫萱紧嫩淫屄的套弄,一边淫笑着说道。「如果不好好求我,让我满意的话,我就这样肏你的贱屄一个晚上哦!不过似乎你更喜欢这样是不是?」「不……不是啊……小母狗要主人……要主人的精液灌满……灌满小母狗的子宫……让小母狗怀孕……让小母狗高潮……啊啊……舔……舔的好舒服……不……不行了……啊啊……求求主人……肏烂小母狗的子宫……小母狗的贱屄就是留给主人肏的……啊啊……」紫萱迎合着男人淫靡的想法,哀求着男人,她感觉到插入自己子宫里面的龟头突然涨大了一圈,撞击的力量也大了几分。突然,另外一个男人一边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边含住了左边的奶头,不断地舔弄着奶头的顶端,敏感的乳球立刻挺了起来,往男人的口中不断地送过去。

  「既然你这么可怜地哀求我……那么,我就把珍贵的精液赏赐给你吧……」我淫笑着加剧了动作,然后又将旁边放的笔记本电脑转了过来,「那么精彩的瞬间,也让你的男友好好地欣赏下他心目中的女神是如何惨叫着达到快乐的高潮的……」电脑屏幕上的4 个窗口,正在播放着紫萱被两个男人肆意玩弄,奸淫的画面。这是直播,同时也录了下来,作为之后的要挟和收藏,也是我们生财的一个方式,贩卖影集。

  「不……不要……不要让他……不要让他看到……」看到画面的瞬间,紫萱开始崩溃了,但是在欲火的煎熬下,那微弱的哀求很快就被淫荡的呻吟所覆盖。尤其是身上敏感点被同时刺激着的时候,达到高潮才是紫萱现在最渴求的事情。
  「来,说说看,小母狗现在正在干嘛……要大声哦,听不见的话可不行……」我把耳麦放在紫萱旁边,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我知道凭借肉茎的动作和骚屄的抽搐程度,胯下这条小母狗便完全无法反抗我的要求,这样的调教更是让我的征服感大增。

  「恩……啊啊……好……好大……小母狗……小母狗正在被主人肏屄……刚才被主人肏了小屁眼和嘴巴……现在正在被主人……啊啊……肏处女屄……肏子宫……啊……好爽……好舒服……主人要把精液灌满小母狗的骚屄和子宫……让小母狗怀孕……让小母狗高潮……小母狗的子宫就是要被主人肏的……要被肏烂了……主人可以随便肏小母狗的肉屄……啊啊……小母狗一定会用骚屄好好夹紧主人的肉茎……」话说到一半,紫萱的嘴唇再次迎接着陈辉肉茎的刺入,画面上的紫萱完全看不出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气质,像一个最下贱的妓女一般用淫荡的话语取悦男人,然后扭动着身体迎合男人的抽送,嘴巴也开始寻找着面前男人长长地肉茎,迫不及待地自动含入,然后主动吞吐了起来,似乎这样才能缓解骚屄子宫的瘙痒。

  我也感觉快到顶点了,肉茎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每次顶到子宫深处的时候,少女平坦的小腹都会微微凸起,隔着小腹都可以触摸到我的肉茎在里面抽动。一边抽插着,我一边捏着少女的阴蒂玩弄,终于在少女发出一声沉闷的嘶鸣后,我感觉到少女的子宫急剧收缩,温热的体液不断地冲击着我的龟头和棒身,我知道少女又再一次高潮了,于是我也握住紫萱纤细的腰部,将龟头死死地顶着少女娇嫩的子宫壁,大吼一声的同时,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冲击到了紫萱的子宫内,打在她的宫壁嫩肉上。

  少女浑身颤抖着接受男人的肉茎喷射,那股滚烫的液体带着极度的邪恶和快感刺激着紫萱的身体,刚才高潮过的子宫抽搐着紧紧吮吸男人的肉茎,本能地想要将所有的精液完全吸入,可是处女的子宫却无法完全容纳大量精子的进入,慢慢地一些白浊的液体混合着鲜红色的血丝慢慢地从骚屄和肉茎的交接处流淌了出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