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可爱的妹妹
可爱的妹妹

可爱的妹妹

小名驯服了美女卡拉,性欲得到极大满足。卡拉无微不至地关心着小名的生活。小名和卡拉的相互依恋更加深入了。过早失去母亲的小名把卡拉当妈妈,当姐姐,卡拉撒娇的时候又成了小名的小妹妹。而卡拉呢?已经把小名当做自己的靠山,丈夫,和值得自己关爱的小弟弟。床上的卡拉对小名是百依百顺的,甘当小名的性玩具和发泄工具,让小名得到性欲和征服欲的双重满足。

  小名18岁了,高高的个子,由于学校篮球队的训练,小名发育得非常结实强壮,胸肌也高耸着,一副大人的样子了。而皮肤娇嫩雪白的卡拉看上去跟小名的年龄差不多,两人走在一起,倒是珠联璧合的一对儿。

  一天晚上,小名和卡拉坐在桌旁,室内没有点灯,桌子上的昏暗烛光衬托着浪漫情调。卡拉穿着低胸晚衣,烛光下,粉白圆润的肩膀,喷薄欲出的乳房,使增添了一层朦胧感的卡拉更加性感了。卡拉问小名:”小名,大姐姐比你大7岁呢。你将来肯定会有别的女人,到那时你怎么处置姐姐啊?“小名说道:”怎么处置你?杀了灭口啊!“说完小名哈哈大笑起来。

  ”小名——姐姐跟你说正经的嘛!“卡拉不禁皱眉嚷道。

  坐在卡拉对面的小名伸手抚摸着卡拉的玉手,温柔地说道:”卡拉姐,我不会辜负你的。你对我很好,很温柔。将来即使我有别的女人,你跟我永远是一家人。“卡拉凝视着小名说:”小名,我不反对你有别的女人。毕竟,富人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嘛。可是千万别忘了姐姐啊。“卡拉说得很深情。

  小名这时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严肃地说:”卡拉,你放心。你永远是我的皇后。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委托罗律师把公司部分股份转入你的名下,以后我们俩联合控股。“卡拉发自内心地笑了,眼角弯弯的,很好看:”这个不用,上次,你给我的100万欧元,我还没开始用呢。公司的事情我才不想管呢,只要小名对我好就行了。“小名说:”卡拉,等我成年以后,我会授权你合法地动用我们的共同财产。

  “

  ”你就不怕我卷了你的财产逃跑?“卡拉笑眯眯地说。

  小名微笑了:”卡拉,你以为我会随便给人100万欧元吗?我可不是钻石王老五。经过长期观察,我知道你是个可以信赖的人,诚实,温柔贤慧,对我有真感情。所以才有那100万的心意啊。如果只是为了找个美女上床,只要我给她买套时装,吃吃高档饭菜,骗骗她我将来会跟她结婚,就足够了。你说呢?“”啊——原来是这样。“卡拉惊呼道。想到自己在小名陷入低谷时曾经想离开小名,卡拉不禁脸红了。

  小名对她的信任,依恋,给了卡拉要向小名承认错误的冲动:”可是小名,我曾经……“小名手一挥,说道:”卡拉,别说了。那个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打赢,你一个弱小女子,为自己的前程考虑而出现动摇,是很正常的。不过你终究没有离开我,这不就最好地证明了你对我的忠诚吗?“说完小名真诚地笑了。

  这个小孩真可怕,连人家心里想的都知道。

  卡拉已经热泪盈眶了,她站起来冲到小名身上,抱着小名的头,狂吻起来。

  吻了一阵,小名的一只手插入卡拉的裙子里面,摸索着深入到卡拉内裤里,揉搓着卡拉的大屁股,一手从卡拉的香肩滑到酥胸上,抚摸着:”卡拉,我刚才还有一点没说,那就是你很性感啊,这么性感的女人,要我到哪里去找啊。哈哈哈!“”哼!坏小名!“卡拉故作生气状的娇嗔:”刚说三句好话,又开始不正经了。不理你了!“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却体现了心里的高兴。

  ”跟卡拉姐的烛光晚宴,是我的快乐时光。有诗为证:“卡拉到手,夫复何求’。”小名说道。

  卡拉大笑:“哈哈哈哈!如果你做诗人,你肯定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哈哈哈!”

  “哈哈!”小名也笑了。

  笑音未落,小名已经把卡拉抱起来了,两手托着卡拉的大屁股,说:“小女奴,说!今晚想让主人怎么玩你?”

  卡拉紧搂着小名的脖子兴奋地大叫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呵呵!

  哈哈哈!”

  小名说:“好啊!不听话,等着挨揍吧!”说完,两手向上用力颠起卡拉,让卡拉落在自己手上,再颠起,再落下,双手趁机在卡拉的屁股上“啪啪!”地轻拍起来“嗯!嗯——呜——”卡拉浪浪地在小名耳边低叫着。

  小名的JB立正了,赶快抱着卡拉冲向二楼的主卧室。不久,那里传来激烈的“战鼓”声和呻吟声。

  这天,小名正在校园里跟同学打篮球,突然:“小名哥——”一个女孩子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小名一看,哦——好象有点眼熟嘛!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小姑娘大大的眼睛,仿佛两湾清澈的泉水,充满稚气的脸,樱桃小口,娇艳欲滴,红扑扑的瓜子脸,脸蛋上,稍微有点肉呼呼的,雪白的皮肤,让人爱怜不已。高耸的小胸脯,顶起了衣服,显然比同龄女孩发育得好多了。细细的腰身,宽宽的臀,显然是个美人胚子。

  小姑娘笑眯眯地问:“小名哥,忘了我是谁了吗?”

  “你…你是丽——丽!是丽丽!长这么大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哈哈!”

  小名高兴地大叫起来,并一把抓住丽丽的手。

  “是啊!我们今天来这里演出的,没想到碰到了你!”丽丽也高兴了,满脸的笑容,红扑扑的脸蛋更加可爱了,小名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丽丽顺势蹭蹭小名的手,眼睛微微闭上,很舒服的样子。

  篮球场上缺了主力,大家早就停下来注意小名了。这时,其中几个男孩围拢了过来。

  “这是我表妹丽丽。我们好几年没见面了。”小名向大家介绍道(小名的撒谎是为了防止大家对丽丽议论纷纷)。

  “哦!原来是小名的妹妹。丽丽,以后有事就来找我们,我们都是小名的哥们。”胖胖,海豚,石头,老虎和老鹰纷纷说道。

  “谢谢各位大哥哥。”丽丽很乖地微笑着回答道小名就读的学校是贵族学校,纯英语式教学,很多老师是外国人,学费贵得惊人,一般人是读不起的。所以,小名的同学都是来自有钱有势的人家或者是外交官和外商的孩子。刚才这几个不但是小名的哥们,而且几家互相之间在生意上有着很多的联合,是当地知名的“五大家族”(老虎和老鹰是亲兄弟俩,名叫齐虎,齐鹰,外号来自其名字)。

  小姑娘丽丽其实不是小名的表妹,而是小名的老邻居,爸爸以前没有发大财的时候,家住在一个大楼里面。比小名小两岁的丽丽,常跟小名一起玩,小名是丽丽的保护神,谁欺负丽丽就会被小名毒打,丽丽是小名的跟屁虫。丽丽跟外婆过,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跟没有妈妈的小名倒是同病相怜。

  10岁的时候,小名家搬走了,跟丽丽断了来往。之后小名还常常想起可爱的小妹妹丽丽。

  小名拉着丽丽的小手,跟丽丽约好了下午丽丽演出后见。

  14岁的丽丽是市少年文艺团的小演员,今天随团来到这个贵族学校演出群舞“可爱的小天鹅”以欢迎入校新生。碰巧遇到了多年前的大哥哥,丽丽别提多高兴了。

  下午,小名带着丽丽来到校门口,上了卡拉开的法拉利,开往小名家。车上小名向卡拉解释了他和丽丽的事情。

  卡拉看到这个粉嫩嫩的小妹妹,也喜欢得不得了,刚见面就把丽丽抱在怀里亲了脸蛋亲额头。弄得丽丽脸都羞红了。

  回到小名家,佣人摆上晚宴,小名,卡拉和丽丽一起边谈边吃。

  小名问丽丽:“你外婆还好吗?”

  丽丽说:“外婆没有了。我现在跟妈妈过。”说着丽丽眼圈红了。

  小名连忙摸摸丽丽的小脸蛋安慰她:“你爸爸呢”从我记事起,就没有爸爸。“丽丽说。

  小名说:”跟我差不多,我是没有妈妈。不过现在我有卡拉姐了。“卡拉说:”丽丽,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吧。小名是你的哥哥,我是你的姐姐。“丽丽点点头,眼圈更红了,好象马上要哭出来了。

  卡拉赶紧把丽丽抱进自己怀里,轻轻地哄着。

  小名看到丽丽反应如此强烈,不禁有些疑惑。也没再说什么。

  晚饭后,小名带丽丽来到自己房间,两人边吃着小零食,边神聊着。

  小名了解到,丽丽的妈妈原来是省文工团的芭蕾舞演员,这一行是吃青春饭的,现在丽丽的妈妈已经不能再演了,省文工团”卸磨杀驴“,先让她作份闲职一年,然后让她下岗了。

  下岗后,丽丽家生活很艰难,妈妈靠给几个有钱人家的小女孩业余辅导舞蹈基本功,赚取微薄的薪水,养活丽丽。丽丽的妈妈18岁未婚就生下丽丽,怕人言可畏,所以丽丽好多年由外婆带。后来外婆走了,妈妈自己带丽丽,为了让丽丽不受气,也就没找男人。

  ”我可以帮你妈妈找份工作。办公室的。“小名说。

  丽丽瞪大眼睛:”真的吗?大哥哥,你好利害哦!!“虽然知道小名家大业大,但是小名的实力丽丽还不能一下子完全理解。

  小名笑了,拍拍丽丽的脑袋,又摸摸脸蛋,说:”大哥哥以前骗过你吗?“”好。我告诉妈妈。下次我带妈妈一起来看你。“丽丽满眼放光。

  小名突然眨眨眼说:”丽丽,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吗丽丽听了,不禁浮想起小时候跟小名一起时的情景。丽丽小时候和小名常在一起玩,对小名的话她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当大人不在家的时候,小名多次曾让丽丽脱了衣服研究身体。

  那时小名八岁,丽丽六岁。丽丽来小名家看图画书,小名说:“丽丽,脱了裤子,让我看你的屁股,你看画报。”

  听话的丽丽脱下了裤子,趴在床上,翻看画报,而小名在她后面抚摸她的小屁股玩,还扒开小屁股蛋看丽丽的肛门,并经常说:“丽丽,你大便的时候没擦赶紧哦!我看到渣渣了!”

  每当这时,丽丽就脸红了:“你再说,不给你看了!”

  小名连忙哄哄:“好,好,我是说着玩的。呵呵。”边说边轻轻拍着丽丽的小屁股蛋。

  小名忍不住冲动,一次次地从后面扑向丽丽,以下身接触丽丽的屁股,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玩了一会儿,小名就让丽丽翻身,抚摸丽丽那软软的肚子。(六岁的丽丽不可能有乳房,所以丽丽的胸脯当时不吸引小名。)摸摸丽丽的阴户,外面一层薄薄的皮肉,里面硬硬的,不好玩。阴户上没有阴毛,却能看到一道缝。不断摩擦着这道缝,小名觉得好冲动啊!

  小名当医生,丽丽当病人,这样玩过家家,是两人的保留节目。每当这时,丽丽坐在小名腿上,让小名摸全身各处,检查身体是否健康。

  还有一个他们都喜欢的游戏是,小名当流氓,丽丽当美女,流氓对美女“捆绑”,百般“折磨和拷打”,其实不过是做作样子,而丽丽显然也很受用。

  小丽丽撒尿的时候,是小名的快乐时光,他总是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听着。

  两人也常常钻进一个被窝,用两个小手电互相照对方身体的各个部位。这时小名总是把丽丽的阴道和肛门看个够,摸个够。

  这些记忆对丽丽来说,仿佛是昨天刚刚发生过的“小时候的游戏?”丽丽的脸红了。小姑娘的娇羞让小名心动不已啊。

  “是啊!大哥哥现在还想跟你玩那些游戏,好不好啊?”小名问。

  丽丽的脸更红了:“哎呀!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嘛。再说,卡拉大姐——”

  “哦——你说她啊!”小名笑了:“她是我的人。不用怕。”

  丽丽脸上露出难为情的样子,低下头。

  如果丽丽反对,她早就蹦起来了。这样的娇羞就说明了她半推半就的态度。

  小名还等什么呢?

  一把抱起丽丽,小名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小妹妹,要听话。要不然哥哥打你的小屁屁。”

  说完小名捧起丽丽的脸蛋亲亲,然后找到丽丽的樱桃小口,贪婪地吃起来。

  “嗯—嗯——嗯!呼!嗯!”丽丽轻哼着,软软地倒在小名怀里。

  小名突然停下来,问道:“小妹妹,今天洗澡了吗?”

  丽丽一愣,说:“洗了啊。”

  “好!哥哥要检查一下,你是不是洗干净了。嘿嘿!”小名坏笑着。

  “嗯——呜。不要啦!哥哥好坏啊!坏哥哥!”丽丽撒娇地说道。

  二十岁的丽丽虽然没有高昂的性欲,却有着青春期的躁动不安和充满了对异性的好奇,再加上小名是她从小的哥哥,值得信赖的靠山,所以丽丽很快就被小名俘虏了。

  半推半就着,娇嗔着,丽丽被小名“挟持”到床上。很快,18岁的少男开始扒掉20岁少女的衣服了骂着小名,微微挣扎着,丽丽闭着眼睛,却顺从地让小名脱下上衣,并伸直胳膊配合着。

  小名解胸罩的时候,丽丽身体微微前倾,让小名顺利解开背后的扣子。

  乳罩一除,丽丽那挺拔的一对小乳房颤颤地抖动着,小名连忙抓住不放,揉搓着上面那两粒粉色小葡萄,按摩着乳房,并把小乳头放在嘴里吸吮,舔弄和轻咬着。

  “嗯——哎呀——好痒啊!”丽丽叫着,却抱着小名的头使劲地把乳房向小名嘴里送着,仿佛这样就会逃脱那麻痒感。

  小名的嘴离开了丽丽的胸脯,又一下子埋在丽丽的肚子上,哇——好嫩,好滑啊——小名兴奋地在丽丽的肚子上亲个不停,双手抱着丽丽的小蛮腰来回抚摸着。

  丽丽报复般使劲地把小名的头不断按向自己的肚子,按得小名喘不过气来。

  丽丽高兴地大叫大笑着,随着丽丽的叫笑,肚子上下震颤,更让小名兴奋不已。

  小名抬起身,颤抖的手开始扒丽丽的牛仔短裤了。

  丽丽闭上眼睛,臀部稍抬,让小名脱下短裤。内裤也被小名脱到了膝盖处,丽丽突然坐起来说:“哥哥,你不要欺负我,好吗?”

  停下手里的动作,小名把丽丽的头搂在怀里,抚摸着丽丽的脑门,头发和脸蛋说:“哥哥不会欺负你,哥哥会保护你的。”

  丽丽在小名的怀里是很受用的,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嗯!丽丽相信哥哥。”

  脱下了丽丽的内裤,丽丽彻底地赤身露体了。坚挺的小乳房,柔软雪白的肚子,骨盆宽宽,浑圆娇嫩的大腿,阴道出已经长出了些许阴毛,当然比卡拉的浓密阴毛是差远了。阴户的一道沟若隐若现,发出动人的风情小名以飞快的速度脱下自己的衣服,跪在丽丽身边。慢慢地,轻轻地抚摸着丽丽身体上每一寸肌肤,丽丽看着小名,眼睛里面亮亮的,象是一对宝石。她的呼吸越来越重了。

  “丽丽,哥哥检查你的身体,果然洗得挺干净。哥哥现在要检查最重要的地方——你的下身!”小名说道。

  “嗯——不要,不要!”丽丽娇嗔道。

  “不听话的小妹妹是要挨揍的。快!听话。”边说小名边抬起丽丽的双腿,露出了丽丽的阴道和屁眼。

  “哎哟——哥哥好坏啊!”丽丽突然发现这个动作等于向小名暴露了自己的一切,不禁娇羞得小脸通红,双手连忙捂住自己的双颊。

  哇——粉红色的处女阴道啊!

  一向反对口交的小名忍不住用嘴舔了舔丽丽的粉红阴道。

  “啊——那里,怎么——可以——呢?”丽丽浑身一震,说道。一双玉腿不禁想夹紧,却被小名的手给牢牢地控制住了。

  小名看丽丽反应强烈,不禁再次用嘴舔舔20岁小姑娘的娇嫩阴道。

  然后小名放下丽丽的一条腿,用手抚摸着丽丽的阴道。

  小时候的感觉又回来了,丽丽阴道痒痒的,心里暖暖的,轻轻地哼哼起来。

  “小美女,想不想让哥哥疼你啊?”小名问。

  “想啊!不过哥哥学坏了,哥哥欺负小妹妹了。”丽丽撒娇地说道。

  小名扑向丽丽,拼命地吻着丽丽的脸蛋,眼睛,鼻子,嘴唇,下巴,脖子丽丽闭上眼睛轻轻地叫着。

  一翻身,小名让丽丽趴在自己身体上,然后抚摸丽丽的后背,屁股,并开始轻轻地拍打丽丽发育良好而微微凸起的屁股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丽丽毫不反抗,紧紧趴在哥哥身上,承受着哥哥的爱抚和轻轻拍打。丽丽的呼吸却越来越快了,越来越不均匀了。

  翻身侧卧,小名抓着丽丽的手,放在自己勃起的JB上,让她的玉手给自己轻轻地按摩。

  “啊!这么大的棒棒!好烫啊。”丽丽惊呼着,却没有松开手。青春期的丽丽对哥哥身体也有着渴望和向往。

  “丽丽,跟哥哥一起睡觉吧!”小名说道。

  “嗯!”丽丽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答应说。

  小名抱着丽丽的脸亲了一下嘴,说:“丽丽,等一下,你会有点疼。不过,很快就过去了。你怕不怕?”

  丽丽的脸离小名很近了,仍然握着小名的JB抚摸着,呵气如兰地问:“为什么跟哥哥睡觉会有点疼呢?以前我们一起睡,从来不疼的。是不是坏哥哥真的要欺负小妹妹了?”

  原来小妹妹还不懂这些呢。小名决定先不说明,等她经历一次,自然就知道了。

  “哥哥当然不会欺负你,只能爱护你啊。”说完小名不断地亲着丽丽,丽丽闭着眼睛高兴地迎接着小名的亲吻。

  小名说:“可是哥哥等一下会进入小妹妹的身体,小妹妹就会有点疼。不过第一次过后,以后就不疼了,就变得舒服了,非常舒服。你说好不好?”

  听说大哥哥要进入自己的身体,丽丽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心里充满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嗯!丽丽不怕。”丽丽再次答应道。

  再次抬起丽丽的一双玉腿,把丽丽的脚扛在自己肩膀上,小名把勃起的JB在丽丽的阴道口摩擦着。上下,左右,小名的JB在丽丽的阴道外作着各种可能的轨迹。

  “嗯——嗯嗯!呜呜呜——呼呼!”丽丽只觉得奇痒无比,扭动着身子,仿佛要逃避,心里却又朦胧地期待着什么。

  小名对准了丽丽的阴道口,一使劲,“嘿!”地一声轻叫,小名的JB插入了丽丽的阴道。

  “呜——”丽丽只觉得下身撕裂般地疼痛感传来,腰腹和屁股不禁一颤,却强忍着没大叫出来,只是闷声哀鸣着。

  小名用双手托起丽丽的屁股,JB一下子进入了丽丽的阴道,“哇——好爽啊!”小名大叫道。

  处女的阴道很紧,小名不禁有了头一次跟卡拉肛交的感觉。兴奋无比啊!小名很快就抽插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刚破处的丽丽,阴道仍然有点疼,却适应了很多,可以承受了。疼感还没有完全过去,奇痒的感觉又来了,两种感觉不断交织着,混淆着,使头一次做爱的丽丽,不禁随着小名的活塞运动而轻轻地叫起来。

  处女的阴道太紧了,把小名的JB紧紧地含着夹着,再加上小丽丽无师自通的叫床,使小名兴奋无比。跟卡拉的美丽性感温柔相比,丽丽的清纯天真可爱,同样给小名以无限地享受。

  抬高小女孩的双腿,小名的手离开丽丽的屁股,开始按摩揉搓丽丽的酥胸。

  这样一来,酥酥麻麻痒痒的感觉从阴道和乳房两个地方袭来,丽丽觉得浑身都软了。

  “哎哟!哎哟!哎哟!坏小名,坏哥哥!哎哟!嗯!嗯!嗯!嗯!”丽丽两只手使劲地揪着床单,满脸通红地叫着小名更加兴奋了,加紧了冲刺。处女的阴道给小名极大的性刺激,让小名无法坚持良久。不久,小名低沉地吼了一声,小钢炮抖动着向丽丽阴道内倾泻出全部炮弹。

  滚烫的精液进入丽丽阴道,丽丽伴随着大喘气叫了起来:“吖——”

  射精后的小名把丽丽紧紧抱在怀里,不断地抚摸着,亲吻着。

  丽丽经历了疼痛,麻痒,还有——还有一种…一种丽丽也说不明白的感觉。

  反正是又爱小名又恨小名的感觉啦!要说恨嘛,现在自己却紧紧搂着他,生怕他跑了似的。“好奇怪的感觉啊!”丽丽想着。

  丽丽的处女红和小名的部分精液撒在床单上,紧紧拥抱的两人也不去管了…小名的家族控股企业有不少慈善和社会公益捐款,其中就有大学。很快,小名就通过罗律师,给丽丽的妈妈在一个知名大学里找到了舞蹈课老师的工作。由于教员的待遇普遍上调,所以丽丽的妈妈现在收入也不错了,生活状况跟以前真是天地相差。而且做了老师,受人尊重,再也不是以前在文工团时任人宰割的情况了。丽丽和妈妈都很感激小名。

  失身于小名的丽丽对小名更加依恋了,而小名对丽丽也十分关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