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百变魔女李彤彤
百变魔女李彤彤

百变魔女李彤彤

「什么,这么严重的事情我怎么从来没有听李钊跟我提起过」江城市高等学府的校长办公室内,伴随着一声惊呼的李彤彤正看着一份文件,一对36D 的美乳在黑色紧身蕾丝内衣内不停的颤抖,而那双穿着14公分银色高跟鞋裹着超薄黑色丝袜的美腿正踏着光洁的地板来回走动,同时伴随着一阵阵粗重的喘气声,一切的举动都在说明眼前的绝美熟妇内心的不安和恐惧。

  「其实我来你们公司帮你们忙,还协助你做李翔的英语家教都是为了刻意接近你们家」

  一位穿着休闲牛仔裤和格子衬衫的女孩正坐在李彤彤办公室的褐色真皮沙发上抬头看着李彤彤。

  看完文件之后李彤彤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笑笑我们一家人对你应该还算不错吧,再说我家李钊也是本分的生意人,为什么你们国安局会盯上我们家,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李彤彤有气无力的看着对面的女孩。

  「彤姨……你误会了,其实我接近你们家也是为了查明加达腊门岛的那件事情以及林书桓他们家族在短时间内破产的真相,在这段时间的搜集罪证中我也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其实一切事情与李钊无关,主要问题是出在蒋有心身上」秦笑笑安抚着李彤彤说。

  「那既然与我们家无关,为什么你要让我看这些文件呀,你可以去好好查下蒋家啊」

  李彤彤放下紧张不安的情绪,带着一丝疑惑问秦笑笑「彤姨,其实你不知道,蒋有心这个人在商场混迹这么多年,家大业大、手眼通天,想要接近他可真是难上加难啊,再说现在一切证据跟他完全不搭边,反而是你老公在加达腊门岛公司的账目存在着很多疑点,要是现在我们局里行动的话要抓也是抓你老公回去调查,抓蒋有心的话现在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呢」

  秦笑笑意味深长的对李彤彤说。

  「那你要我做什么,怎么样才可以帮的到我老公,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李彤彤坚定的望着秦笑笑,秦笑笑利落的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李彤彤身边贴着李彤彤的耳朵轻轻说了几句话,「彤姨这件事情你考虑一下吧,不过你要是考虑清楚决定之后可不能反悔哦」秦笑笑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说完之后转身便离开了李彤彤的办公室,「砰」的一声关门声把惊讶在当场的李彤彤从遥远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她再一次慢慢的坐回到了她的办公椅上,然后愣愣的看着文件,边看边想着秦笑笑刚才的那番话不知不觉陷入了沉思。

  学校的绿茵场上,2 只球队正在进行厮杀,李翔正在中场左边路进行盘带突破,178 的身高浑身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生辉惹得一边的女啦啦队情绪高昂的大喊加油。突然李翔抓住对方左边后卫一个失误快速的绕过对方带着球往对方底线突破,身后的左边后卫也是反映极快,马上追了上来,就在快要追到的时候,李翔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只见他一个变相急停然后把球传到了禁区前沿,而此时一个黝黑色的身影突然加速启动在对方2 名中后卫的夹防中硬是插了进去,顺着传球的落点一记大力抽射,足球如炮弹一般直飞对方球门左下角,守门员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皮球已经应声入网。

  全场欢呼声雷动,比分3 :2 ,得分功臣蒋干对着全场的欢呼一只手放在自己下体做一个左手搂着女人腰部的姿势全力挺动自己的腰部,右手竖起中指高举过头,这是蒋干进球以后独特的庆祝方式,可能是指自己又射了一炮吧。

  李翔用极快的速度飞扑向蒋干,然后一个大力的拥抱「操,你小子今天是不是喝兴奋剂了,这么猛上演帽子戏法啊」。

  「我日,我本来就很猛好不好,我们整个江城的高中也找不出比我还要高产的射手了,嘿嘿,不过你也很牛逼啊,3 个进球都是你绝妙助攻,要不是你手里有好货色(传球那么精准),我能射的这么爽吗,哈哈哈」。

  「靠,为什么吃亏的总是我,哎……为他人做嫁衣」。李翔故意低落的说「这个都是命啊哈哈,谁叫我有根好鸡巴呢(黄金右脚)」。蒋干得意大笑「操,给你点颜色,你还真TMD 开染坊了,下次我不助攻,看你怎么进球,肏肏肏」。

  李翔别过头一脸不屑「好啦好啦,别他娘的说气话拉,比赛时间也差不多结束了,今天这场赢的还真的惊险,江城一中的实力确实强悍啊,要不是我们2 个今天都发挥好的话,估计今天主场要被逼平了」。蒋干一边调侃李翔一边又一本正经的说道「妈的,今年高中联赛的金靴奖估计你是拿定了,说吧,今天上演了帽子戏法,你要怎么报答我」。李翔一脸坏笑的看着蒋干「金靴不金靴倒是其次,最近我在计划搞一个少妇,估计一会就有回信了,要是搞到手的话,那可比金靴奖有价值多了」。

  「我擦,金靴奖还不如一个少妇,到底是哪家良家妇女那么入你法眼啊,真钓到手的话约出来给我过过目啊」。

  「成不成还不一定呢,再说了一个少妇而已,只要尝试过本大爷的鸡巴以后,她就没有回头路咯,只能一辈子心甘情愿的做我的母猪肉便器了」蒋干得意的笑了笑「我操,你真变态,玩了人家还把人家调教成母猪,什么时候调教完毕了记得拉出来给我看看,有兴趣的话我也干上几炮」李翔兴奋的问蒋干「那是肯定的,我们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我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我的母猪肯定也是你的母猪啊哈哈哈」蒋干豪迈的拍了拍李翔的肩膀「注意防守吧,熬过这3 分钟我们就赢了」终场哨声响起,高等学府3 :2 力克江城一中。踢完球蒋干和李翔一身大汗赶紧飞奔向了更衣室。

  「点亮我胯下的火、火火火火火」更衣室内蒋干的电话铃声想起「喂,嗯、要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没多大问题吗?不错,不错,不过你给她个期限,今天晚上12点以前必须答复你,不然就一切免谈,至于这其中的措辞和最后的后果你应该明白,不成功的话,你自己知道的,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挂掉电话后蒋干的脸孔瞬间从一个17岁的阳光少年变成了一副久经人事的阴狠狡诈的容貌。

  更衣室门外2 个绝色熟妇在门口边聊天边大声催促,李翔的妈妈李彤彤178身材穿上14公分的高跟鞋以后更加把她那妩媚到极点的身材衬托出来,齐逼短裙下一双完美无瑕的黑丝美腿再加上画着淡妆的绝美的瓜子脸蛋一头披肩长发能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但是学校里的男教师却又故意的躲着她远远的,一个是因为李彤彤校长的身份,另外一个是李彤彤还是学校英语组的组长,教学水平又高明,所以大多数男教师对李彤彤除了性幻想以外,还有着对女精英或女强人那种浓厚的御姐气息深深崇拜,但是李彤彤平时人前人后表现出来的态度又如同少女一般火辣俏皮,久而久之学校的男教师和男同学给李彤彤起了一个【百变魔女】的外号。

  在李彤彤身边的是蒋干的妈妈苏慕雪,一张东方古典美的精致脸庞,配上一头褐色的长波浪发型,身着一套OL黑色紧身套裙,腿上一双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足蹬着一双10公分的杏色尖头高跟鞋,172 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列配方这样的造型和李彤彤相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而且有一种异样的美丽。跟李彤彤一样身为校长的她也是教育好手,学校语文组组长,也是学校内男人和男生性幻想对象,同时也拥有着强大的气场,只不过跟李彤彤各有千秋而已,学校的教师和学生背后叫她贵妇人。

  蒋家和李翔在生意上是合作伙伴,这个学校也是两家各出资一半由两个女强人一起打理。

  「小宝,你给本姑娘快点,再不快点换完衣服出来,就来不及去机场接你爸爸了,到时候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李彤彤在更衣室门口边跺脚边叫嚷着「来了来了……哎……李彤彤大人,小的马上就出来哈,马上……马上」「百变魔女讨债来了,我先走了兄弟,今天合作愉快哈」李翔跟蒋干道别「去吧去吧,不然怕你一会断了腿就没人跟我配合踢球哈哈」蒋干边穿衣服一边还不忘戏谑下李翔换了一身运动装的李翔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更衣室门口,「走吧李彤彤大人」说着还不忘深深的鞠了个躬「噗嗤」2 位美妇被李翔逗的笑了出来「啊,暮雪阿姨,我和我家大人先走了,蒋干在里面也快换好衣服了」李翔诚挚的望着苏慕雪「嗯,小翔你和彤彤先去接你爸爸吧,我在这里等蒋干一起回家」

  「嗯好的,暮雪那我们先走了88」「暮雪阿姨88」「88」李彤彤娘两用飞快的速度跑到停车场,坐上宝马Z4疾驰而去苏慕雪还是静静的呆在更衣室门口,不一会蒋干也出来,「妈,走吧,我们也回家去」「嗯,走吧」

  走了几步苏慕雪突然停住脚步望着身边的儿子问到:「你爸爸交待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办的差不多了,嘿嘿,估计今天晚上就能知道结果了,如果她踩到这个陷进里去的话,那一切都好办了,到时候我要让她体会做女人的极致乐趣和后悔自己是一个女人这两种感觉」。蒋干阴狠的笑了笑「哎……这个事情妈妈也支持你,就是搞归搞,不要把自己身子累坏了,蒋家可就你这一个宝贝儿子,如果为了这个骚货搞虚了自己的身子,那可就不划算了」。苏慕雪语重心长的对蒋干说到「妈,你放心吧,用不了多久这个骚货就会臣服在我胯下,就像当年项月心这骚货臣服在我爸胯下一样,到时候对我而言她就不是什么女人了,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只为了做爱什么事情都愿意替我去做的母猪而已」。

  「嗯,那妈妈就放心了,走吧,开车去菜市场,妈妈今天做一桌好菜我们全家好好吃一顿,提前庆祝下你的成功」苏慕雪对蒋干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好啊,好久没吃妈妈你做的菜了,今天有口福咯」。

  江城机场一个帅气的中年男子坐进宝马Z4. 「老公外面忙么,这次回来准备在家呆多少天呢?」李彤彤俏皮的望着老公「明天早上10点的飞机,最近事情很多,很忙啊,我也想停下来歇息下,在家休养一段时间,可是公司目前状况不允许啊」李钊望着美艳的妻子无力的回答「啊……啊……啊……老婆大人痛啊,痛啊,小……小心开车」原来李彤彤一气之下,左手握方向盘右手一把揪住了李钊的耳朵狠狠的拧了下去「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每次看你回来都说累,说,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在里面」李彤一边拧着李钊的耳朵一边恶狠狠的问「什么」后座的李翔和李钊几乎同一时间脱口而出两人面面相觑3 秒之后同时遥了遥头「李彤彤大人,您这又是演哪一出啊」两父子无辜的望着这个主宰他们生杀大权的女王无奈的说「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算你老实,本姑娘暂时没看出你有什么异样,先放你一马,等本姑娘查实以后,无罪无赏、有罪重罚」李彤彤别过头阴森森的看了一眼李钊,可把李钊吓出了一身冷汗(冷静冷静,奶奶的在外做牛做马、辛苦奔波、安分守己的做一个良民都差点被严刑逼供、屈打成招,要是真出轨了,那你妈不是早就被吓的下跪认罪了啊,还是做老实人好……哎……老实人好)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看着李钊傻不拉几的表情李彤彤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银铃般的笑声把两父子又给听傻了「本姑娘略施小计就把你整的服服帖帖的,谅你也不会出去拈花惹草哈哈哈哈」李彤彤得意的大笑,边笑边看着李钊,那美态居然让李钊看傻了。望着老公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自己,还不时瞄着自己的胸部,李彤彤双颊绯红,给李钊使了使颜色提示儿子坐在后座,李钊才不情愿的收回了目光。

  车子继续行驶,一家人在车里闲话家常,时间不知不觉也过的飞快。转眼间就到家了,李彤彤下车之后就匆匆的跑到厨房,连妆都没卸就开始洗菜做饭了,两父子做在沙发上聊天,李钊兴致勃勃的听儿子给他讲解今天这场惊心动魄的足球比赛,讲的差不多的时候李彤彤那边饭菜也已经烧好了,一家人坐下来边聊边吃饭,期间李彤彤破天荒的问了李钊很多关于公司近况的问题,李钊基本上都如实回答,就是关于加达腊门岛的细节一直含糊其词。饭后一家人看了一会电视,李翔首先受不了疲劳轰炸,先去睡觉了。

  10点多的时候李钊也回房间休息了,李彤彤刚洗完澡正想去房间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秦笑笑的电话,李彤彤走到了阳台按了接听键。

  「喂,彤姨吗?」

  「是的笑笑,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嗯,彤姨,我们……呃……啊局长今天打电话过来,说你们的案件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叫我问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合作打入蒋家内部搜集罪证,他需要你今天晚上12点以前就……哦啊……轻点……喂彤姐,他需要你12点以前答复他,错过了这个时间就没这个机会了。

  李彤彤拿着半天不说话,内心一直在做斗争。

  「笑笑,答应你是没问题,问题是你说蒋干喜欢调教女人,我怕……我怕……要是跟他发生那个关系的话……就不好了吧?」「彤姐,你还怕这个干什么,蒋干只不过是一个黄毛小子而已……啊……啊……啊。啊。啊……呃哦……轻点……轻点……饶了我吧?」「喂,笑笑你的声音怎么突然这么小了啊,你没事吧?」「……没事彤姐,刚才电话信号不好,你都是当妈的人了,还怕小屁孩啊,他们能有什么手段啊,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好色的初哥而已」「嗯,你说的也对,能不能明天答复你呢?」

  「不行,彤姨,过了明天可能格局就不一样了,局长说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既然你不想做的话,那只好明天先去找李钊谈谈了」想起今天晚上在饭桌上李钊对加达腊门岛投资的事情回答的凌磨两可,李彤彤心中已经确定了加达腊门岛那边确实如同秦笑笑所说的出了重大问题,以她对李钊的了解,家里和公司里如果出了什么大的事情李钊基本上都自己一个人背一个人扛,不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李彤彤和李翔怕他们母子担心。想到这里李彤彤坚定了决心,李钊可以为了这个家庭牺牲一切,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好的笑笑,我答应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绝对配合你找出证据拯救家人」「这样就对了,到时候我联系你吧」

  「好吧」

  答应了秦笑笑之后李彤彤竟然觉得一身轻松,好像放下了心中的重担。怀着愉快的心情走向了卧室。

  江城市野人会所内一张豪华单人大床上一个少妇正全身穿着紧身皮装跨坐在一个少年身上,少妇媚眼如丝不断扭动着腰部去取悦少年,而少年则用一双晒的黝黑的双手用力将少妇的一对大奶子捏成各种形状,少妇长发披肩,脸上画了妩媚的浓妆,微微颤抖的娇躯发出一阵阵模糊的呻吟声。

  「动起来,骚货」随着少年的一声命令,少妇抬起了自己的那浑圆雪白的屁股重重的砸了下去「啊呀……啊……啊。呃……呃……哦哦哦哦」随着少妇频率的加快,少年的双手放开了少妇的一对大奶子,搂住少妇的腰配合她的频率上下摆动。

  「啊……不行了……我要死了……主人……主人……饶了骚货吧……饶……呃、、哦了骚货吧,要丢了、、、、、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年最后搂住少妇的细腰用力往下一按,粗长的阴茎整根末入少妇的肉穴之内,马眼一酸大量精液喷发而出。「

  「啊啊啊啊,主人……都射到骚货的子宫里了……主人好棒……好棒」一股滚烫的精液注入子宫之内少妇整个人不停发抖,顺着少年插入的粗长阴茎流出大量淫水「笑笑奴,你真是越来越骚了,你这白虎逼真是越玩越有味道啊哈哈哈哈」男子奸笑的坐起身抱住少妇,将插入下体的阴茎慢慢拨出,顺势而出的淫水打湿了少妇屁股下的一大片床单。少妇瘫坐在床上,慢慢抬起了头————秦笑笑,既像一个花季女孩又像一个成熟少妇。少年站起身粗暴的一把抓住秦笑笑的头发,将她的嘴巴抵在自己胯下阴茎上「张嘴,把我的宝贝舔干净」经历一次极致高潮之后秦笑笑闻言双手抓住少年接近20公分长的肉棒塞到了嘴里卖力的吸允着。

  想起了李彤彤的风骚,蒋干把所有的欲望都发泄到了秦笑笑身上,每一次吞入一半多的肉棒已经勉强了,但是秦笑笑却还是尽量把肉棒往里嘴里噻,努力尝试这种接近深喉所的刺激,秦笑笑的动作让蒋干很满意也很受用。

  「我这个黄毛小子怎么样?厉害吗?嘿嘿嘿」

  蒋干得意的看着胯下正在努力吞吐自己阴茎的秦笑笑「呜……呜……嗯嗯」

  嘴里含着阴茎的秦笑笑一边卖力吸允着蒋干的阴茎一边含糊的发出一些呻吟声。

  「嘿嘿,你们女人平时在外面一个一个装的很清高,认为自己是女精英、女强人,其实只要含住我的大鸡巴或让你们享受交配的快感之后,你们就是一群沉浸在性爱欲望里不知廉耻的母猪而已哈哈啊哈」蒋干看着含住自己阴茎的秦笑笑不停的扭动着那傲人的身材嚣张的大声狂笑。

  ——

  同一时间,蒋家蒋有心卧室内,还是早上那一身OL装扮的苏慕雪跪在床上,一双肉丝美腿分开,紧身包臀裙被提到了腰间,浑圆的屁股上肉色丝袜已经被撤的破破烂烂,更让人惊奇的是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裤,肥美的褐色肉穴正在承受着一个巨大阴茎卖力的抽插,双颊绯红略带扭曲的五官好像讲述了苏慕雪此时享受性爱的快感。

  「哦……老公你好棒……暮雪要被你插死了……老公用力插死暮雪吧,插死我吧」

  「啪……啪啪啪」蒋有心跪在苏慕雪身后,用力拍打着苏慕雪那诱人的肉丝美臀,并用自己的大阴茎快速的抽插着苏慕雪的美肉壶。

  「蒋干去哪里了,怎么现在还没回家」蒋有心一边抽插一边问苏慕雪「啊……呃……儿子可能今天晚上去野人会所了吧,好像吃完饭后打了个电话给秦笑笑约她去野人会所谈事情去了,啊……再用力老公」苏慕雪被蒋有心插的媚眼如丝,一只手伸了过去拉来蒋有心的手放在自己嘴边,一边轻轻舔着一边娇声娇气的说看着眼前能让所有男人疯狂的妻子正在自己胯下辗转呻吟,蒋有心满意的伸出自己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苏慕雪的后背,胯下的阴茎改用九浅一深的方式抽插着肉穴。感受到背部的阵阵瘙痒和九浅一深的挑逗试插入,苏慕雪整个人疯狂的前后移动着自己的美臀,每一次阴茎抽出之后准备插入的同时苏慕雪的美臀就配合着往后一退,让蒋有心那巨大的阴茎重重的砸入自己的肉穴之中,伴随着每一次的狠狠的插入,苏慕雪都发出咿咿呀呀动人心魄的呻吟声。

  「蒋干也是该历练历练了,这次把李彤彤交给他就是看看他的手段成熟不成熟,能不能让李彤彤陷进去」

  「老公……哦……我看我们家蒋干没问题,李彤彤又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而且她的智商远远不如她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高,只不过有个有钱的老爸和一个愿意打拼的老公,要是生长在普通的家庭,以她的姿色怕早就被哪个男人哄骗过去当娼妇了」

  「是么,我还以为这女人挺精明的,听你这么一说,原来也就这么回事啊」「本来就是这样的啊,你看这骚货天天黑丝高跟、齐逼短裙打扮的这么性感妖艳来学校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么,再说他老公长年出差在外,穿的那么骚不是渴望男人来干他么,一个渴望被男人干的女人智商能有多高啊」「嘿嘿,说的也对,你不是也天天丝袜高跟一身OL性感装扮吗?嘿嘿,那你是不是跟她一样呢」

  「讨……讨厌啦老公,人家这样是一种习惯啦……人家就算渴望被干,也是想老公你好好的干人家,别的男人人家才没兴趣呢,再说人家不穿内裤上班还不是为了勾引你么」苏慕雪越说越小声,最后竟然害羞的低下了头,高贵成熟的美妇人竟让也有少女娇滴滴的一面,看着眼前的妻子蒋有心情欲大发挺动阴茎开始更加卖力的疯狂抽插。

  「啊……有心你好厉害……太棒了……顶……顶到子宫了。啊啊啊啊啊……好美……美……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

  「啊……老公用力……肏死彤彤吧……啊……继续用力啊……用力啊……给彤彤……彤彤还想要……」

  半夜李翔迷迷糊糊的醒来准备上厕所,经过李彤彤和李钊的卧室的时候听见李彤彤压抑的呻吟声(哎,都老夫老妻了还搞得动静那么大……呵呵,不过算啦体谅一下啦,毕竟老爸出差这么久回来一趟也不容易)上完厕所回到房间,李翔想起蒋干白天跟他说的绝美少妇,不由得下体一热(这小子眼光向来很高,如果他说是个绝美少妇的话那到时候可真要好好见识一下)想着想着渐渐的进入了梦乡李彤彤房内才不过一会时间,李钊已经在美艳的李彤彤身上缴械投降了,精疲力尽的李钊做完之后就沉沉的睡着了,剩下李彤彤一个人寂寞的坐在床边回想着刚才的性爱与今天发生的事情(情况这么严重,看来秦笑笑没有骗我,明天就要跟秦笑笑接近蒋干了)一想到蒋干那结实的身材李彤彤春心一荡(哎……想什么呢李彤彤,你都是做妈的人了,怎么还想这些问题,靠美色当然不行了,你要运用你自己的智慧啊。嗯,秦笑笑说的对,一个黄毛小子而已,在意那么多干什么,再说我好歹还算是他的长辈,看他平时对我说话那么毕恭毕敬的,收拾这么一个小子哪里有那么复杂)看着睡的死死的李钊,李彤彤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阴唇(老公,人家还没满足,还想要啊……怎么每一次都自己爽了以后就倒头大睡啊,哎……算了不想这些了,早点睡觉吧,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呢)想着想着李彤彤躺在床上抱着李钊沉沉的睡了过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