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倔强的公子
倔强的公子

倔强的公子


那是一块方形玉佩。雕纹是一对鸳鸯。圆扣以红绳串过。结成细致的并蒂同心结。云朱雀激动地握着玉佩。「怎么会……」「这玉佩她不是给璃堂哥了吗?

为什么会在这?

她瞪着手上的玉佩。再看向桌上被玉佩压着的画。

画中是名小姑娘。穿着紫色衣裳。笑得灿烂。调皮地坐在窗棂上。眼眸因笑容而弯弯的。身后花儿飘落。美似春神。颤着手。她摸着那幅画。画中的人她很熟悉。那是她……是以前的她。

可是怎么会?这里怎会有她的画像?还有……玉佩为什么也在这?为什么突然。她听到有脚步声停在门口。她抬起头看向来人。

「为什么?」云朱雀瞪着封日岚。举高手中的玉佩。「为什么这玉佩会在你这里?还有这画像。你到底是谁?」封日岚定定地看着云朱雀。他找不到玉佩。正在想会不会放在书房忘了拿了。

谁知走到书房却看到她……那一瞬间。他就知道瞒不住了。

终究被她发现了!

封日岚苦笑。声音有点哑。「你真的觉得这世上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你有两个双胞胎妹妹。那你说。我和方璃堂会是什么关系?「「你们……」云朱雀怔怔地看着他。摇着头。她不敢相信。

「可是怎么会……你们的姓……」

「我姨丈姓方。璃堂是我双生弟弟。我阿姨因不能生孕。姨丈又不想另外续弦。因此在我娘生下我和璃堂时。就把璃堂过继给姨丈当儿子。」「那璃堂哥他……」「他知道。」封日岚回答她的疑问。「我和璃堂从小就知道彼此的存在。即使不常见面。可是总是会通书信。他的信里最常提到的人就是你。」「那么玉佩和画像……」她看向画像。她知道这不是璃堂哥画的。笔法不像。

画风也不像。

「画是我画的。」封日岚回答她。黑眸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心紧缩着。等着她的反应。

云朱雀一震。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画是你画的……那……」她摇头。眸光惊骇。「是你……那天。书房的人是你?」「对。是我。」封日岚点头承认。「那天我去找璃堂。你却刚好进来。而且把我当成他。」「不……」云朱雀摇头。「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要假冒他?」她的眼眸紧盯着他。

「为什么?」封日岚笑了。黑眸与她相视。「你认为是为什么呢?」她真的不知晓吗?

「我……」云朱雀心脏一缩。逃避地回避他的视线。看着玉佩。她咬了咬唇。

又问:「璃堂哥看过这玉佩吗?」

「没有。我没告诉他书房里的事。」

听到他的话。云朱雀退了几步。

「朱雀。」封日岚上前要扶住她。

「不要碰我!」云朱雀用力推开他的手。她惊怒地瞪着他。声音像似从喉咙深处进出来。「你知道那天。我离开方家回家后。没多久就马上出门了吗?」封日岚一愣。云朱雀狠狠地瞪着他。眼眶痛苦地红了。

「你知道我回去后。看到的是什么吗?是飘扬的白幡。我连他的尸体都没看过。我以为那一次在书房。是我见他的最后一次面。可竟然不是……」她深吸口气。小脸苍白。「那人竟是你。而你却什么也没跟他说。连我答应他求亲的事也没说。那他不就一直等着我的答案吗?」「我……」封日岚怔愣住了。他不知道。他以为她和方璃堂会再见面。她会再说一次成亲的事。所以他瞒住了在书房里的事。自私地留下玉佩。不想还给方璃堂。

可他没想到他们俩没碰到面……「我不知道……」「闭嘴!」云朱雀紧握着玉佩。朝他怒吼。「你怎么可以装成他?

怎么可以私自留下玉佩。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说?甚至四年后还若无其事地接近我。封日岚。你安的是什么心?「「我安的是什么心?」封日岚重复她的话。自嘲地笑了。「你真不懂吗?云朱雀。你真不懂吗?」他看着她。黑眸灼热。带着浓烈情感。此时此刻。他不再隐藏、不再压抑。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私自藏起玉佩。为什么不让璃堂知道吗?

因为那一个下午。一个小姑娘像偷儿似地从窗户进来。也像偷儿一样偷走我……「「住口!」云朱雀不敢再听。惊慌地打断他。她不想知道。她也不想听!

她躲开封日岚的注视。不想面对他的眼神。可封日岚却不放过她。上前用力握住她的肩。逼她看他。

「看着我。云朱雀。四年前。我爱上了一个小姑娘。可我知道她不属于我。

所以我自私地留下玉佩。我只想要留下一个属于她的东西……」「住口!住口!」云朱雀用力推开封日岚。他的话让她心慌意乱。她不想再听。「那又怎样?在我心中你什么都不是。你顶多只是璃堂哥的替身!」「我无所谓!」封日岚朝她吼:「我不在意当替身。只要能留在你身边。我不在意!」「你……」云朱雀怔忡地看着他。像看个疯子。

「只要你不拒绝我。我心甘情愿。」他不在乎。只要能陪在她身边。他不在意当方璃堂!

他爱她爱得很卑微。可是无所谓。他只要求一点点。只要求有她的陪伴。其余的。他不奢求。看着他。云朱雀慌了、乱了。他的话让她害怕。让她抗拒。也让她口不择言。「我不要你当替身。你永远不会是璃堂哥。你也不配!因为你是罪人。我恨你。我永远不想再看到你!」伤人的话不经大脑地说出。她只想伤他。只想让他离她远远的。

「我不要你。我不需要你。我不需要!」说着。她将玉佩丢向他。哐啷一声。

玉佩在地上成了碎片。

那轻脆的声响让两人一怔。瞪着丢出玉佩的手。云朱雀一愣。

「你……」封日岚脸色一白。看着碎掉的玉佩。不敢相信她竟然这么做。

云朱雀咬着唇。冷冷地看着他。「这玉。我不要了!而你。我更不想要。」她说得冷绝。

他的心因她的话而刺痛。他看着她。声音嘶哑。「你说真的?」「对!」云朱雀抬高头。神情高傲。不带一丝感情。

「我恨你!是你让璃堂哥带着遗憾离去。是你让我连他最后一面也没看到。

我恨你!你滚。离我远远的。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她冰冷地说着。看到他沉痛的眼神。心口却莫名地揪紧。她握紧拳头。不懂为何自己的心会痛。封日岚低声笑了。只是却笑得极冷。眼神尽是冰寒。「我懂了。你放心。我会如你所愿。再也不会缠着你了。」语毕。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连看也不看她一眼。他离去后。她瘫下身子。像打了一场仗。神情空茫。呆呆地看着右手——那只把玉佩丢出去的手。

不知为何。她觉得她的心仿佛也碎了。碎成一片一片……◎◎◎◎◎◎「封日岚。我真被你害惨了!」申屠飞靖怒气冲冲地瞪着封日岚。气得快说不出话来了。

他这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呀?竟然认识了两个孽障。好嘛。至少那孽障老婆让他甘之如饴。他被贱踏的很爽可以吧?可是封日岚这家伙给他什么好处了?

没有!完全没有。那为什么封日岚惹到了云朱雀。现在两个人不欢而散。连带的他这个无关的人也有事。就只因为他跟姓封的是一同长大的好兄弟?

有没有搞错呀?关他屁事呀!

「飞靖。你的心里话一定要说出来吗?」封日岚看也不看申屠飞靖一眼。举起酒壶。仰头大口喝酒。

「你管我!」申屠飞靖没好气地瞪他。「你这家伙还有心情喝酒。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关系。我现在被我岳父大人迁怒。他简直是把对你的怒火全发在我身上。他娘的。我是招谁惹谁了呀?」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他要被这样对待?

「是吗?辛苦你了。」抹去唇边的酒渍。封日岚语气清淡。俊庞仍然勾着淡笑。可眼眸里却泛着不易发现的萧索。

「你这家伙还幸灾……」申屠飞靖气得大骂。可骂到一半却又住了口。看着封日岚那模样。忍不住叹气。

瞧他。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下巴也全是未刮的胡碴。眼眶腥红。哪像他认识二十多年的封日岚?

他从没看过封日岚这么狼狈的模样。那张嘴就算在笑。也笑得萧索苦涩。哪有以往的风流潇洒?

看来。这次他这好友也栽得很惨呀!

申屠飞靖再次叹气。见封日岚这模样。他也骂不下去了。好。他不骂。那他埋怨总行了吧?

「你这家伙。啥时有个双胞胎弟弟。我竟不知道?而且你弟弟竟还是那个方璃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这世上的事怎会这么巧?哥哥和弟弟爱上同一个女人。有没有这么诡异呀!

封日岚敛下俊眸。唇畔的笑泛着一丝苦涩。「你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对她是一见钟情吗?」申屠飞靖点头。「记得呀!怎样?」

「你知道那一见钟情是什么时候吗?」封日岚轻问。又像是自言自语。敛下的眸光飘渺。

「不是云玄舞婚礼那时候吗?」申屠飞靖搔搔头反问。

「是四年前。」封日岚闭上眼。想到他失了心的那一刻、初次见到美丽精灵的那一天。

「啊?」申屠飞靖一愣。惊讶地追问:「四、四年前?你四年前就见过云朱雀了?『封日岚没说话。又灌了一口酒后。才淡淡开口。「我一直和璃堂有在通信。

在信里璃堂最常提到的就是隔壁的邻居小姑娘。透过他的信。我知道他有多喜欢那个小姑娘。我看了很不以为然。一个没长大的黄毛丫头有什么好喜欢的?」他顿了顿。轻吐了口气后。才又续道:「某一天。璃堂跟我说他开口向邻家小姑娘求亲。他说他想娶她。我看到时吓呆了。老天!我可不希望我弟弟情窦初开的对象竟是个小丫头。我想他一定没见识过真正的女人。才会这么傻。」「然后呢?」申屠飞靖好奇地问。

「我决定要去阻止他。于是我跑去找璃堂。刚好那天璃堂不在。我就在书房等他。然后……」『「然后怎样?」申屠飞靖睁大眼。

「然后……」想到记忆中最深刻的那一幕。封日岚温柔地笑了。眼里泛着深深的情意。

「一个小姑娘从窗外跳了进来。她就坐在窗棂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就这么看着我。然后对着我灿烂微笑。」他闭上眼。想着那一幕:「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心脏似乎快停止了。我移不开眼。像个傻子一样看着她。她美得似春神。让我不敢开口。就怕会吓走她。」他永远记得那一天。那个动人的小姑娘。只用一个笑容、一双眼瞳就悄悄夺走他的心。

「直到她开口叫我璃堂哥。我才惊醒。知道眼前的小姑娘就是璃堂一直在信里提到的邻家姑娘。那个他想娶的小姑娘。」明了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没希望了。她不会属于他的。申屠飞靖听得傻眼。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愣愣地看着封日岚。封日岚看向他。俊庞勾起一抹嘲弄。「不过我这个当大哥的很卑鄙。我假冒了璃堂。得到那小姑娘的亲吻和玉佩。我知道那不属于我。我该把玉佩还给璃堂的。可我自私地留下来了。我想他们会在一起的。那让我留下这玉佩应该没关系吧?可是……」他痛苦地握拳。

「日岚……」申屠飞靖皱眉。

「可是璃堂走了。就这么走了。」封日岚勾起一抹笑。却笑得好苦。眉眼尽是深深的痛苦。「听到消息时。我不敢相信。他还那么年轻。而且……」封日岚痛苦地闭上限。哑声笑了。

「而且。他根本不知道云朱雀已经答应了他的求亲。因为那天是我假冒了他。

而云朱雀根本没跟璃堂再见一面就又离开家了。他就这么带着失望走了……而我却完全不知道。自私地留下玉佩。我是。罪人。飞靖。对云朱雀和璃堂来说。我是破坏他们的罪人……」封日岚轻喃着。声音带着嘶哑的痛苦。大手紧握着酒壶。仰头大口灌着。酒液滑下下颚。湿了脸。也湿了衣领。

「日岚……」看不过他自责的模样。申屠飞靖立即上前用力抢不他手中的酒壶。「好了。别再喝了。方璃堂会死不是你的错。生死由命。你怎么知道方璃堂会死于瘟疫?这根本不是你能预料的呀!」「是吗?是这样吗?」封日岚低语。却忘不掉云朱雀那伤心欲绝的模样。对她来说。他永远是罪人吧?

而且。永远没有赎罪的机会。

他睁开眼。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走到窗前。继续说着:「后来。我去祭拜璃堂时。才知道云家人早已搬离了。没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你没派人去查吗?」「没有。」俊眸微敛。封日岚淡声说道:「要查什么呢?就算见到面能说什么呢?就这样了吧!谁知道……」「谁知道我娶了白琥?」申屠飞靖接话。「是呀!」封日岚摇头苦笑。该说是命运太过巧合吗?「没想到你也和云家有关联。知道你认识云白琥。我就知道会遇见她了。」「少来!明明是你想看到她吧?」申屠飞靖拆穿封日岚。拜托!想不想见一个人是可以选择的。「不只这样。你还提出这什么烂游戏。日岚。其实你根本没死心吧?」「她变了。飞靖。」其实他曾偷偷看过她。他不想现身的。可是他却看到了不快乐的她。

跟四年前的她完全不一样。她变得好有距离。脸上的笑不再天真。那古灵精怪的模样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她。即使笑容满面。可他听得见她心里的哭声。

那样的她。让他心痛。

「她不快乐了。她连笑都带着愁。旁人看不出。可我看到了。我看到她眼中的泪。我看得心好疼、好疼。」他不想看到那样的她。所以他故意出现在她面前。故意逗她、惹她。他不在意当方璃堂的替身。只要能待在她身边。他不在意的。其实。他还是自私的。他想得到她。即使她不爱他。他也无所谓。只要她待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只是。他的心也有不满足的时候。一方面甘愿当替身。一方面却又不甘心永远只是替身。他是封日岚呀!他多想要她爱上封日岚呀!即使只有一点点也好。

可是……她不爱他。甚至拒绝他。

封日岚笑得苦涩。他转头看向申屠飞靖。薄唇再也勾不起一丝笑容。此时此刻。他笑不出来了。

「飞靖。你知道吗?她连让我当替身都不肯了。」那些残忍的话——刺痛他的心。

我不要你当替身。你永远不会是璃堂哥。你也不配!因为你是罪人。我恨你。

我永远不想再看到你!

她的话。一字一句都像利刃一样狠狠刺着他的心。他被砍得逼体鳞伤。再也无话可说了。他不是不会痛。他的心也是肉做的呀!

可是。他能说什么呢?她都拒绝了。他也是有自尊的呀。不可能再死皮赖脸地缠着她了。

不可能的……他的、心也被伤了。很疼很疼……申屠飞靖想开口安慰封日岚。

可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能呐呐开口。

「那、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封日岚伸手接住落下的花办。手慢慢握紧。黑眸掠过一抹沉痛。「就这么结束吧!已经没有以后了。」他会如她所愿。离她远远的。再也不会缠着她了。

◎◎◎◎◎◎

她如愿了!

封日岚离开了。再也不会缠着她了。

真的……离开了……云朱雀坐在贵妃椅上。目光怔忡。小脸不复以往的从容冷静。就连向来精明狡诈的眼神也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空白的表情、空茫无依的眼神。就连笑容也挤不出一丝丝。

她不懂。她怎会笑不出来?

她不懂。为何一闭上眼。想到的全是封日岚那冷漠的眼神。还有那张不再对她笑的脸。

我会如你所愿。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他的话一直在她脑中回荡。让她想忘也忘不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懂。她明明恨他的。他怎能拿走玉佩。怎能装成璃堂哥。

怎能这样欺骗她?

她不能原谅他!只要想到璃堂哥死前根本没听到她的回答。想到璃堂哥是带着遗憾死去。她就不能原谅封日岚!

她恨他!可是。为什么他走了。她却一点也不开心、不快乐。甚至记得他离去前的神情?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云青珑接话。锐利的眸光直视着二妹。看到她心魂不定的模样。忍不住叹气。

「你在想什么?」走进房。云青珑迳自坐下。开口询问。

避开大姐的目光。云朱雀低下头。「没什么。」「是吗?」云青珑可没那么好打发。她咄咄逼人地问:「要没什么。你的脸色怎会这么难看?你看看自己。这像向来冷静从容的云朱雀吗?你在慌什么?在怕什么?」云朱雀不说话。仅是低着头。小手紧抓着裙摆。

云青珑却不放过她。「云朱雀。抬起头看着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畏缩缩的?」「我没有。」深吸口气。云朱雀抬起头。倔强地看向大姐。「我没有怕。我也没有慌。」「是吗?」云青珑讽刺地笑了。「你有看过镜子里的自己吗?还是你连看也不敢看?」「够了!」云架雀闭上眼。受不了地低吼:「你到底想说什么?」「你爱上封日岚了。对不对?」「没有!」睁大眼。云朱雀站起来大声吼着:「没有。我没有!我没有爱上他。我恨他。我恨死他了!」她握紧拳头。焦躁地大吼:「你知不知道他干了什么事?四年前。我看到的人根本不是璃堂哥。而是他!他拿走玉佩。却什么都没对璃堂哥说。他怎能这么做?他怎能?甚至四年后还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我面前。还说甘愿当璃堂哥的替身。

他怎能这么无耻地开口?」

云朱雀崩溃地吼着。眉眼间尽是狂乱。她不能原谅他!可是为什么他的脸却无时无刻出现在她脑海中?为什么她一直记得他离去前的眼神?

那受了伤的眼神。一直出现在她脑中……「那能怪他吗?」云青珑冷静地看着她。「你怎么不怪你自己?」「怪我?」云朱雀一怔。

「你认识方璃堂多久了。你不是很喜欢他吗?为何四年前你认不出来那是封日岚假冒的?你要是能认出是封日岚的话。那他能拿到玉佩吗?好。就算姓封的没拿到玉佩。那方璃堂就不会死吗?」「我……」云朱雀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只能痛苦地摇头。「不是这样……我……」「对。你比谁都懂。这事没有谁对谁错。你只是在怕。你只是怕自己爱上封日岚。所以你抗拒。你找个罪名安在他身上。你找个理由让自己恨他。因为你不许自己爱上他。是不是?」「不!我没有爱……」

「你要没爱上姓封的。你今天会变成这样吗?」云青珑不想听她辩驳。打断了她。

「你看看你!」她拉住云朱雀。强迫云朱雀看着镜中的自己。「你看看你的样子。你敢对着镜中的自己说你没爱上封日岚吗?」「我……」云朱雀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镜中的她眼神慌乱。小脸尽是挣扎、害怕。

她怕什么?

她怕……怕他总能轻而易举地撩拨她的情绪。怕自己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移到他身上。那不正经的笑容。狂妄不羁的模样。她一直都知道的。他不是璃堂哥。她从没把他当璃堂哥过。

她一直当他是封日岚。她从来就没把他当替身过。从来没有!

云朱雀闭上眼。不敢再看自己。也不能再看。「不能。不能的……」「为什么不能?」云青珑挑眉。咄咄逼人地问:「就因为方璃堂?

难道你心中的方璃堂是这么自私的人?只许你一辈子爱他?就算他死了。你也得为他守丧一辈子?他是这么自私的混帐吗?「「不!他不是!」云朱雀用力摇头。「那是怎样?你说呀!」云青珑追问。

「是、是……」云朱雀睁开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是、是我。我怕。我怕再失去……」她颓丧地坐下。痛苦地合上限。「若是再一次失去怎么办?我不想。我怕了。」她痛过一次了。那滋味很疼很疼的。所以。她不想再爱了。只要不爱。就不会疼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却还是一样疼。一样难受。一点也不快活。为什么?

「傻瓜。」云青珑心疼地看着二妹。「逃避不能解决一切。朱雀。你那么聪明怎会不懂呢?」「我……」睁开眼。云朱雀无言地看向大姐。「我不知道。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喃喃自语。心里早已六神无主。

她只记得他。记得他的笑。记得在市集里。她形单影只地孤独一人时。他来到她面前。拿着糖葫芦。笑着对她说。他总算找到她了。她的心是不是就是在那一瞬间沦陷的?因为。他找到她了……她寂寞好久好久了。她在黑暗深处哭喊着。

可没人发现她的孤寂。连她自己也没发现。可他找到她了。带着笑容找到她了……只有他。看到真正的她。

或许。早在遇见他时。她的心就不再像从前一样。她的心早已悄悄悸动。只是她故意忽略。然后残忍地伤了他。云朱雀苦涩地笑了。她忘不了他冷漠的眼神。

每每想到。心口总随之刺痛。很疼很疼……而他。是不是更疼呢?

「朱雀。去看他吧!」云青珑语重心长地开口。「看谁?」云朱雀不解地看向大姐。

「方璃堂。」云青珑淡淡说出这名字。

云朱雀瞬间一震。云青珑轻拍她的肩膀。沉声说着:「你逃了四年了。也该去看他了。也许到时你就会有答案了。」听着大姐的话。云朱雀不语。眸里有着迟疑。

她真的要

「我来看你了。璃堂哥。」云朱雀站在墓碑前。眸光深幽。注视着墓碑上的名字。

踌躇不决了几天。她还是来了。

大姐说的对。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她逃了四年;如今是该面对了。

「对不起;四年后才来看你。」她坐在墓碑前。纤指轻抚着墓名。微微笑了。

「对不起。四年前没送你一程。你会怪我吗?」她轻问。眸光迷蒙。

风。微微轻拂。拂去她眼角的泪。

「我知道你不会。」螓首轻轻地靠在墓碑上。「你一向疼我。从来就不舍得责怪我。」她轻语。像在撒娇似的。笑褥温柔。「你知道吗?其实四年前。我有答应你的求亲哦!只是我误把你大哥当成你了。而他也没跟你说。还偷藏了我给你的玉佩。他很坏。很过分。对不对?」她像个小女儿似地告状。

「可是。我也很坏很过分。我对他说了好伤人的话。我像是疯了。只想赶走他。让他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她敛下眸。低低的语气似在忏悔。「你知道我那么伤你大哥。他一定会生我的气的。对不对?」轻问完。她又赶紧解释。「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好怕好怕……你就这么丢下我。失去的滋味好痛好痛。我痛怕了。才不敢接受他。我怕再次失去。怕他也像你一样离开我。我不想再痛一回了。」她任性地将过错全推给他。「都是你的错。谁教你要丢下我。你明知道我很怕寂寞的。明明知道的……」她闭上眼。隐忍许久的泪水随之滚落。「我……我好像爱上你大哥了。」哽着声。她轻声说着:「可、可我没把他当成是你。我没有。就算你们长得一样。可是个性差太多了。你那么好。他那么烂。我也觉得我眼光有问题。怎么会喜欢上他呢?」真的。她觉得自己眼瞎了。那家伙不只个性差。嘴巴又惹人厌。出口的话都让人很火大。每一次。她都被他惹得气到想杀了他。「他真的很惹人厌。真的真的……可是呀。跟他在一起。我就会气得忘了悲伤。忘了寂寞。只记得他。」云朱雀幽幽说着。唇办隐隐扬笑。「好奇怪。是不是?」他呀。竟能抚慰她的孤独。

「璃堂哥。我、我想再爱一次。」鼓起勇气。她大胆地说了。「虽然我还是会怕。可是我不想再逃了。逃的滋味其实也不好受。你看。我逃避你死的事实四年。却也难受了四年。现在。我不想逃了。」抬起头。她认真地看着墓碑。「璃堂哥。我接受你离开了。真的……你会为我开心的。对不对?她低下头。额头贴着墓碑。

仿佛回到过去。她对他撒着娇。他会摸着她的头。疼宠地看着她。

「璃堂哥。你一路好走。」声音哽咽着。她说出四年前早该说出的话。

这四年。她任性够了。她知道家里的人包容了她四年。就算想开口劝她、骂她。也都忍着不开口。他们在等她踏出一步。

而现在。她踏出去了!她不再活在过去。她想活在现在。不想再被过去绑住了。抬起头。云朱雀眨去泪水。看着墓碑。她绽出一抹甜笑。「璃堂哥。我想去找他。我想求他原谅。你想。他会原谅我吗?」她问。却没有答案。因为连她自己也没有把握。

那些残忍的话仍言犹在耳。一字一句的。是那么伤人。她知道。她重重伤了他。

他。还会理她吗?

云朱雀幽幽想着。眼眸轻扬。却落入一双黑眸里。她一愣。傻傻地看着前方的身影。

他、他怎会在这?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她不由得紧张地绞着手。眼眸紧紧瞅着他。想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傻愣愣地等着他的反应。

封日岚静静地看着云朱雀。薄唇勾起一抹笑。「好巧。你也来看璃堂。」他笑说。云淡风轻的模样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是、是呀!」云朱雀渴望地看着他。见他肯理她。心头不由得雀跃。可又觉得他的态度怪怪的。封日岚淡淡一笑。黑眸只看了她一眼就移开。走向墓碑。手上拎了水袋。

「璃堂。大哥知道你不喝酒。所以大哥我只好带着茶来看你啦!」说着。他将水袋打开。淋着墓碑。

倒完茶。他留下最后一口。仰口喝尽。「好啦。再会了。下次再来找你。就不打扰你和云姑娘相聚了。」说着。他朝云朱雀点头。「云姑娘。不打扰你和璃堂了。」说完。他不再看她。随即转身离去。云朱雀一愣。知道奇怪在哪了。

他是在对她笑。可却笑得生疏。就算跟她说话。也是带着有礼的。口吻。而且还叫她云姑娘……他对她就像对待陌生人。不再逗她。不再对她嘻皮笑脸。只剩下敷衍的应付。

「等、等等!」她赶紧叫住他。

封日岚停住脚步。转身看她。俊庞仍然噙着薄笑。只是眼神却很淡。「还有事吗?云姑娘。」「我……」他的态度让她无法适应。她不习惯这样的他。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好一会儿。她才支吾开口。「你、你在生气吗?」她瞅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他挑眉。

「我要生什么气?」他反问。她的态度让黑眸轻掠一丝光芒。却随即被冷淡取代。「因为我……」「说了那些伤人的话。

封日岚淡淡一晒。「没什么气好生的。云姑娘。你多心了。我不会对不重要的人生气的。」云朱雀一怔。他的话狠狠打击了她。

啥?不重要的人?这是什么意思?是指她变得下重要了?他不在乎她了吗?

「若没事。我先走了。」语毕。他转身离开。

而这次。她没再叫住他。心里仍被他那句话震撼住。不重要的人……她?是不重要的人?

◎◎◎◎◎◎

「哈哈哈……活该啦!」听了云朱雀的话。云青珑一点也不同情。反而哈哈大笑。

「自作孽不可活。」云白琥也冷冷地丢了一句。

「二姐。我同情不了你。」云玄舞捧着茶碗。小口地喝着茶。慢条斯理地开口。

「不重要的人……」云小妹嘟着小嘴。「二姐好可怜哦!要是褚日扬这么跟我说。我一定会哭死的。」光是想像。她眼眶就红了。

「小妹。你给我闭嘴。」云朱雀瞪过去。此时此刻她装不出任何笑容。只觉得闷透了。

封日岚。算你狠!一句话就打得她溃不成军。「哦!」云小妹赶紧捂住嘴巴。

「你对小妹生气没用。也改变不了事实。可怜哦。姓封的不理你了。活该。

谁教你要那么伤他。」云青珑冷哼。

云朱雀轻咬唇办。乖乖地听大姐训话。没办法。是她有错在先。确实是她先伤了封日岚。

是她先说不要他的。也难怪他现在不要她了。

「大姐。你说该怎么办?」拿不定主意。云朱雀开口求救。

「我怎么知道?」云青珑耸肩。「不然你就放下面子去缠他。求他原谅啰!」「缠他?求他?」云朱雀睁大眼。眉尖皱起。「有用吗?他……连看我的眼神都好冷淡。」那样的他让她好不习惯。她不爱他对她冷淡。这时候她倒宁愿他逗她。惹她生气。也好过冷漠。

「大姐。他真的很生气吧!」云朱雀喃喃低语。「对。我是有错。可他是男人耶!男人心胸要宽大嘛!我、我都低下头了……」「有哪个人被这么对待不会生气的?二姐。要是你。会不生气吗?」云玄舞懒懒地打断云朱雀。

云朱雀一愣。会!她会气疯了。甚至会当场劈死这么对她的人。哪还能和颜悦色呀?

「而且。你有低下头吗?」云白琥反问。

「我……」云朱雀张口。然后低下头叹气。「没有。」她看到他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想道歉。却又开不了口。很想告诉他。其实她爱上他了。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吞了下去。

说到底。她就是没办法在他面前诚实。面对他。她变得别扭。无法说出真心话。她伪装习惯了。要她坦诚。放低身子。好难好难。

「二姐。做错事就要认错。」云小妹义正严词地训话。「像我。做错事就会乖乖道歉。这样褚日扬就不会生我的气了。你也开口道歉嘛!这样封大哥也一定会原谅你的。」「小妹……」云朱雀看着妹妹。忍不住笑了。她疼爱地摸着小妹的头。

「小妹。单纯也是好事呀!」就是单纯。才能直率。

而她。却总是直率不了。

她想着封日岚。想着他对她的好。想着他对她的死缠烂打。不管她怎么冷漠对待。他一样笑嘻嘻的。

现在应该要相反过来了。是她伤了他。就该由她去缝补伤口。

「怎样?打算怎么办?」见二妹一脸坚定。云青珑知道她有打算了。

「找他。」云朱雀自信地抬起小脸。脸上又恢复以往的从容。「就算他把我当陌生人也无所谓。这一次。换我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不过呀;该怎么找机会与他见面呢……云朱雀敲着桌面思考着。眼眸轻扬。

刚好看到走进来的申屠飞靖。然后。她笑了。

看到她的笑容。云家三姐妹挑眉。也跟着看向申屠飞靖。然后。也跟着笑了。

看到姐姐们都在笑。云小妹抓抓头。虽然不懂姐姐们在笑什么。不过她也跟着对申屠飞靖笑。

看到云家四「鬼」的笑容。申屠飞靖立即停住脚步。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娘的。他有不好的预感!

◎◎◎◎◎◎

天杀的。他申屠飞靖是造了什么孽呀?为什么好事没他的份。衰事就一定有他?

申屠飞靖苦着张脸。默默走在封日岚身后。嘴巴不住咕哝着。

「飞靖。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封日岚转头看向好友。一路上就听他在碎碎念。可又全含在嘴巴中。让人听不清楚。「没、没有呀!」申屠飞靖咧出笑脸。

用力拍封日岚的肩膀。

「没事。我好的很。」

他笑得开朗。只是眼神却很心虚。「是吗?。」封日岚狐疑地看着申屠飞靖。

把玩着摺扇。俊眸微眯。

「不过你平常不是都黏在嫂子身边。怎么今几个有空约我去酒楼吃饭?」「哎呀。一天到晚看那女人。看久也是会腻的。而且好久没跟你吃饭聊天了。

难得一次嘛。哈哈……」申屠飞靖打着哈哈。汗水却开始滴落。

唉!为什么他得干这档事呀?

可偏偏是上头的「姐姐」吩咐。他不能不办呀!为什么……堂堂一个大侠要这么被妻子的娘家欺负呀?

「是吗?」封日岚很难相信申屠飞靖的理由。尤其看到申屠飞靖的眸光闪烁。

摆明就有鬼。

认识二十多年了。这家伙的说谎功力还是一样烂!

不过他也不拆穿。等着看申屠飞靖玩什么把戏。「那走吧。酒楼就在前面了。」他笑了笑。率先往前走。

「哦!好。」申屠飞靖赶紧跟着。他可不是傻瓜。自己的扯谎功力有多烂。

他自己很清楚。以封日岚的精明。一定也看出他在扯谎了。

不过。封日岚干嘛不说破?

申屠飞靖皱眉。真的摸不透封日岚的想法。只好默默跟着进了酒楼。让店小二带到二楼的包厢。

「客官。到了。请进!姑娘已经等你们很久了。」店小二弯身说道。

「姑娘?」封日岚挑眉。掀开帘幕。就看到云朱雀坐在里面。一看到他。清丽的小脸绽出笑容。他立刻转头看向申屠飞靖。

「哈哈……」申屠飞靖立即干笑。

「呃……我想起我还要帮白琥办件事。先离开了。你们聊呀!」说完。不敢再看封日岚一眼。赶紧离开。

「封日岚。我有话跟你说。」怕他离开。云朱雀赶紧开口。

「哦?」封日岚看向她。走进包厢。随意找张椅子坐下。俊庞勾起淡笑。

「什么重要的事让云姑娘这么大费周章。还找飞靖搞这把戏。何必呢?只要你开口。我就会来的。」「是吗?你真会来吗?」看着他。云朱雀咬着唇。

「当然。」封日岚淡淡一笑。俊眸轻敛。端起茶碗轻喝口茶。「你说谎!」她却不信。「你根本就不会来。因为你根本不想见到我。对不对?」封日岚没说话。只是笑容微敛。「不想见到我的人是你。」「我没有!」云朱雀急得想抓住他的手。可他却避开。不让她碰。他的闪躲让她一怔。

「我……对不起。」她张口道歉。「那天的话我……我是急了、慌了。才会口不择言。我不是真心的。」「是吗?」封日岚冷冷扬眸。冷淡地看着她。「那又如何?那些对我已不重要了。」「我……」他的冷漠让她不知所措。呐呐地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睁着眼看着他。

封日岚别开眼。避开她的注视。「若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以后请不要要这种把戏。别忘了。当初是你不要我的。」语毕。他立即起身。「我……我爱上你了!」云朱雀鼓起勇气对他说道。小脸微红。可她不逃避。深深地看着他。

「也许。在之前就爱上你了。只是我怕爱人。我怕……璃堂哥离开了。丢下我一个人。我好难过。我好怕再失去。才不想再爱。所以才会开口伤你。其实是我的胆小在作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真的不是故意想伤他的。她不是……「我、我一直在逃避。我逃了四年。

不敢面对璃堂哥死亡的事实。就连遇到你。我也在逃。我在逃避对你的心动……我从来没把你当成璃堂哥。我知道你是封日岚。我一直都知道的。」她走上前。咬着唇。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衣服。「封日岚。不要生我的气了。

好不好?」

甩开她的手。封日岚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不生你的气。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封日岚……」

「够了。」他打断她的话。不想再听了。「云姑娘。就这么结束吧!我累了。」他的心犹痛着。

要原谅她。对现在的他而言。太难了。

「累了?」云朱雀怔怔地看着他。

不再多说什么。也不再看她一眼。封日岚转身离开。

「我不会放弃的!」对着他的背影。她开口说道。

封日岚顿了一下。却没转身。迳自离去。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云朱雀握紧小手。眼眸闪着坚决的光芒。

「我不会放弃的……」

她。绝对会再让他对她死心塌地!

第十章

「岚哥哥。你真的不原谅云姐姐啊?」香迎袖睁着大眼。好奇地看着封日岚。

这几个月江湖可热闹了。因为云姐姐竟然放话说。岚哥哥生是她云朱雀的人。

死是她云朱雀手里的魂。谁敢跟她抢。摆明在跟她作对。

此话一出。当然惹起许多人的不满。尤其岚哥哥的红粉知己众多。爱慕他的人可也不少。那些姑娘对云姐姐的话可感冒极了。

不过。云姐姐也很狠。只淡淡丢下一句。要是敢跟她抢男人。她绝对会去挖那人家的祖坟。盗个精光!

还真缺德呀!

可是。这威胁真的有效。吓退一千众女。也让江湖人士听得啧啧称奇。同情起封日岚来了。

可怜哦。竟然惹到这种恐怖的女人。真的很可怕耶!云姐姐的手段让她也叹为观止。而且这几个月云姐姐天天上门来找岚哥哥。可岚哥哥总是冷淡对待。她第一次看到岚哥哥这样。冷漠得不近人情。看来岚哥哥真的很生气呢!

但即使岚哥哥再怎么冷淡。云姐姐却还是锲而不舍地上门来。扬着笑脸。不在乎岚哥哥的冷淡。

一开始她也很气云姐姐竟这么伤害岚哥哥。可是后来她了解原因后。反而同情起云姐姐了。而且……云姐姐会生气。她也是祸首之一呀!

「岚哥哥。对不起。我不该拿走你的玉佩的。」她一直知道岚哥哥有喜欢的姑娘。不只是她。连封家父母也知晓。

因为岚哥哥总爱躲在书房里。眷恋地看着画像。手则抚着玉佩。那玉佩。他从不离身。

因此一看到云姐姐。她就认出云姐姐就是画像里的小姑娘。就是岚哥哥一直思念的人。

看到云姐姐对岚哥哥的无情。为了帮助岚哥哥。她才偷偷拿走玉佩。也拿出藏在暗格里的画像。然后叫云姐姐去书房。

她原以为云姐姐看到画像就会明白岚哥哥的情意。就会感动。就会接受岚哥哥。谁知道却搞砸了!

害她愧疚不已。虽然岚哥哥不怪她。可她还是责怪自己。干嘛去多管闲事呢?

「傻迎袖。我说过了。我不怪你。」封日岚淡淡一笑。伸手轻摸她的头。

「秘密迟早会被发现的。你的举动只是让事情提早发生而已。」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也不打算一直瞒着云朱雀。

只是。就算对云朱雀的反应早有准备。可他还是被她的话伤了。那痛澈心扉的滋味深刻难忘。

「那你为什么不原谅云姐姐?」香迎袖追问。不解地看着他。「难道你不喜欢云姐姐了吗?」「我……」封日岚张口。却回答不出来。看着香迎袖。他笑了笑。

「迎袖。你还小。不懂。」

「别说迎袖不懂。连我也不懂。」申屠飞靖大步走来。一张俊庞凝着衰气。

没好气地瞪着他。「飞靖。你怎么来了?」封日岚挑眉看向他。「哼!拜你之赐。

我最近日子难过死了。」申屠飞靖冷哼。觉得自己真的衰到底了。

「奇怪了。你和云朱雀的享关我屁享呀?你知不知道。你一天不理云朱雀。

我的日子也跟着难过。每天被岳父瞪就算了。连白琥都对我冷嘲热讽的。是怎样?

当你兄弟就一定要这么衰吗?」

申屠飞靖哇哇大叫。娘的哩。认识封日岚真是他这辈子最衰的事。他能不能不要这兄弟呀?

听到好友的埋怨。封日岚不禁笑了。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辛苦你了。兄弟。」「少来这套。」申屠飞靖拍开他的手。俊庞很哀怨。「日岚。我求你啦!不要再使性子了。好不好?」「我没有使性子。」封日岚敛下眸。声音冷淡。

「没有你干嘛不愿谅云朱雀?」申屠飞靖冷哼。斜睨着他。没好气地碎念着。

「不是我在说。男子汉大丈夫。干嘛跟个女人计较呢?尤其人家都放软姿态了。这几个月不顾你的冷脸。每天来找你。你不理她。她也无所谓。不在意贴你的冷屁股。说真的。已经很好了。」唉!他家白号要肯这么对待他。他一定感动得痛哭流涕。

「飞靖。我不是你。」封日岚淡声说道:「对我来说。要原谅很难。那些话太残忍了。而且。你懂我的个性的。」「我……」申屠飞靖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对。他很了解他这兄弟。封日岚看似好脾气。也向来不会计较无关紧要的事。

可是一旦让他发怒了。要挽回就很难了;他看似随和。可自尊心却化谁都高。

他知道封日岚对云朱雀有多么百依百顺。她再怎么冷漠以对。封日岚都甘之如饴地疼她、宠她。甘心当替身。只求陪在她身边。他要求不多。即使渴望她爱他。却从不开口。只求陪在她身边。

他爱得很卑微。连自尊都不要了。可是云朱雀却开口说不要他。一句又一句的残忍话语。如利刃般刺伤了他。

他的爱被贱踏。他的自尊也一滴不剩。他被伤得很深很深。

他看过封日岚颓丧的模样。知道他受的伤有多重。也知道那时的他有多难过。

「唉!你们两个真是……」申屠飞靖叹气。没辙了。也无话可说了。「算了算了。我就继续倒楣算了。」他抓着头发。正放弃地准备离开。却看到云朱雀站在身后。

他愣了一下。偷偷瞄了封日岚一眼。赶紧开口。「呃……朱雀。你什么时候来的?」封日岚也抬眸看向她。两人的眼睛对上。他却视若无睹地移开。冷漠的模样让云朱雀的心紧缩。

方才的对话。她全听见了。她真的伤他伤得很深……「呃……」申屠飞靖尴尬地看了两人一眼。「那……你们两个慢慢聊。迎袖。

走吧!」抓着香迎袖。两人快步离开。

◎◎◎◎◎◎

「有事吗?」封日岚淡淡开口。黑眸看向云朱雀。俊庞噙着一抹浅笑。却是疏远有礼。

云朱雀看着他。这几个月。他就是以这种态度对待她。

直到被他冷淡对待后。她不禁怀念起以前那个嘴巴坏的他。会痞痞对她笑、会惹她生气的他。

她想念以前的他;可是。这是她自找的。谁教她伤了他的心?他爱她爱得那么卑微。是她将他的爱弃若敝展。非但不领情。甚至还因为害怕而口不择言地伤害他。那时的她只想保护自己。只想逃避一切。

只想……伤害他。「对不起……」咬着唇办。她轻声低语。「我……把你伤得很重很重吧?我那时真的只是慌了。我乱得不知所措。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不敢承认自己爱……」

「够了!」封日岚打断她的话。脸庞再无一丝笑容。有的只是深深的冷漠。

◎◎◎◎◎◎

「不要再说爱我。你的爱我承受不起。云朱雀。你到底要我怎样?

你以为只要一句爱我就能挽回一切吗?你把我当成什么?要就要。不要就不要。我是人。不是你的玩物。可以让你呼之即至、挥之即去!「「不!不是这样的……」云朱雀慌得想解释。可他却不听。

「你觉得玩我还玩得不够吗?我的自尊还被你贱踏得不够吗?」他嘲讽。黑眸竟是冷意。「够了。我不想再跟你多有牵扯了。我如你所愿。

不再缠你。离你远远的。也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我……」云朱雀怔怔地看着他。眼眸迷蒙。「你、你恨我吗宫不再爱我了吗?」颤着声音。她害怕地问。

封日岚闭了闭眼。「爱与不爱。已经无所谓了。」「已经……无所谓了?」她重复他的话。盈泛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滑落。她赶紧低头。不让他看见。「是吗?那、那我知道了……」她低语。滚烫的泪水滴落。一颗一颗掉落于地。

他看见了。她、她哭了?

第一次看到她的眼泪。封日岚目光复杂起来。她哭什么?她伤了他。他都没哭了。她哭什么?

她以为眼泪就能解决一切吗?不!不可能!

握紧拳头。封日岚冷下心。不再看她。掉头转身。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知道他离开了。云朱雀捂住嘴巴。痛苦地蹲下身。眼泪不停滚落。湿了脸颊。她不在乎。她只在乎他……「对不起……」是她的错。是她伤了他。「对不起……」她不停喃着。可再多的歉语也无法唤回他。

他心死了。不再爱她了。

「对不起……」她呜咽。眼睛因泪水而迷蒙。蒙蒙水光中。她看到一双鞋停在她面前。

她一愣。抬起泪湿的脸。「封……」看到是他。她睁大眼。

「该死的你!你哭什么?」封日岚用力拉起她。粗暴地抓住她的肩。用力摇着。「云朱雀。你哭什么?你以为你的眼泪能挽回什么?你哭什么?你哭什么?」「我、我……」云朱雀拼命摇头。想开口解释。可他却突然低下头。粗鲁地吻住她的唇。

「该死的你。该死的女人!」他粗鲁地吻着她。啃着轻颤的唇办。

「你该死!该死……」

而他。该死地放不下她。放不下她的泪水。

离去的脚步只走了几步就再也迈不开。听着她的低泣。他心痛难忍。明明生气。却又放不下她。

他用力咬着她的唇。像要发泄自己的怒火。对着唇办粗鲁地咬着。故意弄疼她。

「唔嗯……」云朱雀紧紧抓着他。不在意唇上的痛。他肯理她。她心中早已狂喜不已。

「日岚……」她哽着声音。趁着空隙怯怯地问他:「你、你不生气了吗?」「闭嘴!」他瞪她。却又心疼她脸上的泪。

「哭什么?不许哭!」他的态度粗鲁。可却温柔地吻去她脸上的泪。

「这个。收好。」他将一样东西塞到她手中。「这是……」云朱雀震惊地看着手上的玉。是被她丢碎的鸳鸯玉佩。一片一片地被黏起来了。

「这……你……」她怔怔地看着他。是他把玉一块一块拼黏起来的吗?她明明伤了他。可他却还是捡起碎片。将它黏好……封日岚恶狠狠地瞪她。「这玉。

你再丢一次看看!」

「不!不会了!」云朱雀赶紧摇头。「不会再丢了。不会了……」她笑了。泪眸可怜兮兮地瞅着他。「你、你不生气了吗?」「气!气死了!」封日岚没好气地道。可是看到她的泪水。再有多大的气。

他也不忍再生了。

「那……」听到他还生气。她不由得惊慌起来。封日岚用力抱住她。「我警告你。再有下一次。我绝不会原谅你。知不知道?」他硬声说道。

云朱雀眨了眨眼。明白他粗鲁下的温柔。忍不住笑了。「知道了。再也不会了。」紧握手中的玉。她抬起头对他绽出美丽的笑容。美眸泛着爱意。

「日岚。我爱你。」

封日岚用力吻住她。声音没好气地在她嘴里咕哝。「我也是……」爱她的心。早在四年前。就已不可自拔。

番外一章——过去。现在

大哥。今天我和小雀儿逛市集。我买了串她最爱的糖葫芦给她。她笑得好甜好甜……「啊?糖葫芦?啧。果然是个小丫头。」看着弟弟写来的信。少年不以为然地摇头。

大哥。小雀儿又去盗墓了。我很想她。怕她出意外……「放心啦!该死早就死了。还用得着你担心吗?」少年冷哼。云家盗墓可是名不虚传的。

大哥。我向小雀儿求亲了……

「什么?」看到这一句。少年震惊地跳起来。「求亲?老天!我有没有看错?」他不敢相信。用力瞪着信。确定那两个字是真的存在。「不行。我这弟弟一定是昏头了。我得去劝他。」说做就做。少年赶紧出门。打算拯救昏了头的亲弟弟。

不过。他扑了个空。老弟刚好不在。他只好到书房等他。初春已临。窗外拂来花香。让他心神俱爽。走到书案前。翻起老弟的书。

「璃堂哥!」

突来的轻唤让他转头。一转头。立即傻了眼。他看到一个紫裳小姑娘坐在窗棂上。身后花办轻飘。而她笑得轻灵。美眸直勾着他。让他喘不过气。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她是谁了。

她是弟弟口中的邻家小姑娘。透过书信。他仿佛也间接认识了她。明了她和弟弟之间的一切。

他像着了魔。等他开口时。才发现自己竟假冒了弟弟。

老天!他疯了吗?

可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他和她说着话。贪婪地注视她的一颦一笑。

她给了他一块玉佩。还亲了他。跟他说。她答应他的求亲……不!不是他。

是弟弟的求亲。

然后。像风般。她撩拨完他的心就离开了。

他怔怔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手不禁揪住胸口。感觉自己的心在悸动。「大哥?

你什么时候来的?」突然。惊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少年一愣。转头看到弟弟。瞬间回到了现实。「我……」看着弟弟。他知道他该把玉佩给他。告诉他。邻家小姑娘答应他的求亲了。可不知为何。他却偷偷收起玉佩。不想还给他。

「怎么了?」

「不!没什么。」他心虚地避开弟弟的眼神。告诉自己。只是一个玉佩。没关系的……反正弟弟和她还会再见面。迟早会知道她答应他求亲的事。是呀。他迟早会知道……她。不属于他……想到这。他不禁黯然。没想到几个月后。他听到的却是弟弟的死讯。他不敢相信地赶去奔丧。途中。他想着她。她是否伤心欲绝?

可他没机会证实。因为她离开了。他不禁枨然。想找寻她。却又不知用何理由;见到她。他又该说什么?

就这样吧!他将心中的失落收藏。

几年过去了。他却仍记得她。忘不了……没想到好友申屠飞靖竟认识云家人。

他又惊又喜。想见她。却又不敢见。他和弟弟长得一模一样。她看到他应该会难过吧?

那……他总可以偷偷看她吧?

因此。他悄悄地躲在暗处。偷窥着她。

她变了……他看到她对家人笑。可当家人离开。她独自一人时。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剩下浓浓的孤寂。

那样的她。让他心痛。

那狡点似精灵的她不见了。剩下即使笑却仍泛着轻愁的她。他看得出来。她虽然在笑。可他听得见她心里的哭声。

她在哭。她好寂寞。

他好心疼。他放不下这样的她。他渴望接近她。渴望拥有她……因此。他故意出现在她面前。并且提出当替身的建议。他不在意当弟弟的替身。只要能陪在她身边。他不在意……他爱她。好爱好爱……早在四年前。在她坐在窗棂上对着他笑的那一刻。他的心就沦陷了。再也无法自拔了。

「璃堂。我会照顾她的。」站在弟弟的墓前。他慎重承诺。「我不会让她寂寞孤单。我会一辈子陪在她身边。」陪她、伴她、爱她。一辈子……

「日岚……」

听到她的叫唤。他转头。朝她伸出手。她笑着走向他。柔荑放到他手上。而他紧紧握住。

这双手。他会握住一辈子。她的笑容。他会守护一辈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