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轮奸田阿桃!】(完)【作者:indainoyakou】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情提要》

  阿桃的媳妇产后上健身房运动,有天她跟着去,就他妈的像个花痴一样迷恋上健身教练泰瑞,完美诠释没节欠操的臭三八老太婆,荼毒观众整整两个礼拜。
  泰瑞终於受不了!他的目标只有看似呆呆笨笨的小美,怎知那个田阿桃成天缠着他!四十多岁的人了却像个花痴一样,上个健身房搞得浓妆艳抹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更别提她孩子还是小美那个废物老公!想到每次面对阿桃都得像个牛郎般讨对方欢心,泰瑞烦都烦死了,乾脆给这老女人一点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来缠他!

  「桃姊,今天课程结束后你有没有空?附近有家新开的义大利餐厅不错喔!」
  泰瑞带着阿桃做些不会伤到老骨头的简单运动时问道。阿桃那把死盯着他一身肌肉看的目光还是那么地噁心。

  「好哇!好哇!不过这次你可别跟桃姊争,就让桃姊请你一顿!」

  「没问题!啊你别跟小美说喔,今晚就我们俩享用浪漫晚餐。」

  「浪?漫?晚?餐?」

  听到阿桃喜孜孜的声音,泰瑞忍住白眼的冲动,陪笑陪到底:

  「对!浪漫晚餐!」

  或许是受到晚餐邀约的鼓舞,阿桃犯痴程度更胜以往,三不五时就偷偷摸上泰瑞的手臂,还发出让人倒尽胃口的娇吟,真他妈噁心。但是不要紧,今晚过后他就可以摆脱这个三八老女人,暂且先奉上笑脸吧!

  食不知味的晚餐中途,泰瑞离席小解,顺道联络几名健身房常客、请他们先去开好房间,一切安排就绪,再来只要嘴甜几句,那个花痴便手到擒来。就让那群三、四十还讨不到老婆的王老五去对付阿桃吧!这种自己倒贴的中古货根本就没独自霸佔的必要。喔不,霸着这种货色反而才教人为难呢!

  「桃姊,待会我们要不要……再独处一段时间?」

  「你这什么话,当然好呀!不只一段时间,你想要多久,桃姊就陪你多久!」
  阿桃笑嘻嘻地回答,一脸浓妆又神采飞扬的模样真难看。泰瑞知道阿桃没听出他的意思,还以为只是卡卡油、说说笑,於是换上他迷人的笑容再讲一遍:
  「桃姊,我说的是独处……你,我,两个人。」

  阿桃毕竟算是半个人妻,纵使没再婚,好歹也跟阿马同居十来年,基本底限还是有的。然而当泰瑞真情流露的暗示窜进她心房,道德规范什么的就模糊成了忽视一次也无妨的存在。阿桃很快地说服自己──眼前的小鲜肉都送上门了,不吃实在对不起自己呀!

  即便两人心思南辕北辙,结果却是一拍即合。当餐桌上的廉价红酒终於见底,泰瑞就带着心花怒放的阿桃前往旅馆。

  「泰瑞呀,桃姊跟你说哦……」

  唉,烦死了,有够烦的啊这臭八婆──泰瑞笑笑的表情越来越藏不住真正的想法。好在这三八非常迷恋他的肌肉,随便用力个两下就能让阿桃喊得像叫春一样,自然不会去在意他的表情如何。

  进到旅馆房间,阿桃那三八登时惊讶得噤了红唇,因为里头竟然还有四个大男人!而且全是她在健身房擦身而过的不起眼类型,要不是啤酒肚就是瘦排骨,长相更是没一个比得上泰瑞,他们这些人还脱到只剩一件内裤呢!是要吓死谁!
  「泰瑞,怎那么慢!还以为你又要自己独享了!」

  「哈哈哈!不会、不会啦!这不就把你们的桃姊带来了?还不快来接进房?」
  阿桃愣愣地来回看着男人们和泰瑞。现在是什么情况?什么叫「你们的桃姊」?今晚不是……不是该和泰瑞独处吗?怎么会一下子多了四个不入流的男人!
  「泰、泰瑞呀,桃姊给你搞糊涂了……」

  「嗯?桃姊不知道我们进旅馆要干什么吗?」

  「这……」

  脑海马上浮现两人裸体交缠的画面,阿桃羞了起来,却又因为眼前那几个噁心的男人面露难色。泰瑞关上房门,两只手压在她肩上,揉个两下便滑到她胸口,左右手分别捧起阿桃的双乳,放慢了声音说:

  「桃姊啊,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其实不光是我,这些兄弟都很哈你呢!
  大家一起来,你也比较爽啊!是不是?「

  阿桃到底是农家出身,虽说年轻时就抛家弃子做起酒家女,观念仍然保守得很,要她一口气接受多P还是太勉强了。但是都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她是否接受已经不重要,男人们发痒的鸡巴在她面前一根根挺起,在在宣示游戏已经开始。
  「都进房了少在那装矜持,过来!」

  「放手……叫你放手!泰瑞!救我!」

  男人们硬是把阿桃拉到床边,四双按捺不住的粗手在她身上又掐又捏地脱起洋装。阿桃吓得花容失色,大叫一声,旋即给泰瑞摀住嘴巴。泰瑞轻咬阿桃左耳,窜入她耳里的不再是温柔或蛮横的声音,而是充满嫌恶之情的嗓音:

  「你这臭三八,也不照照镜子?我泰瑞是你这种中古货追得起的吗?今晚让你试试兄弟们的懒叫,要是还想学人偷吃,就从他们里面挑吧!」

  阿桃听了这番话,又羞又怒地好想扇泰瑞巴掌!她气得不断扭动身体好面对泰瑞,可是这手还没打过去,泰瑞的拳头就先砰地一声打在她的鼻樑上。阿桃顿时晕头转向倒在床上,男人们上床的震动伴随着嘻笑声传来:

  「哇靠!颜面直击啊!泰瑞你会不会太狠,人家桃姊那么疼你耶!」

  「这叫太狠?你们不想想看,我他妈天天都得跟那张老脸陪笑,这一拳还嫌太轻呢!」

  「唉,至少别打破相嘛!这女人啊,老是老了点,上个妆多少能看啊!要是给你打肿了,干起来就没意思了嘛!」

  「好啦、好啦!别啰嗦了,你们快点开始吧!我去旁边坐一下,顺便帮你们录个影。桃姊,记得要笑喔!要上镜喔!哈哈!」

  泰瑞的笑声现在听起来竟然如此令人反感,那声音和充满鼻腔的炽热与血味结合在一起,让阿桃气得掉下了眼泪。她吸着鼻子的丑态给一个她压根看不上眼的男人撞见了,对方那张色咪咪的脸还不断往下压──鼻尖相互碰撞带来的疼痛刚刚发酵,阿桃的唇已被那男人又吸又舔地羞辱起来。

  男人们继续脱阿桃的衣裤,无论她怎么反抗,最后仍然被扒个精光。和乍看粉嫩的肌肤截然不同的两个大黑头灯引起男人们一番笑闹。

  「先不说那个可怕的乳晕,桃姊你身材很不错耶!奶子够大,屁股也够圆,操起来一定很爽啊!」

  听到男人以轻浮的口吻称讚自己,阿桃尽管生气,却也感受到一股久未出现的优越感。她跟过的两个男人中,一个老实过头从来不会甜言蜜语,一个则是色欲薰心但还算呵护她,倒是没人敢对她说这种直白的下流话。因此虽然是第一次听见,并未如阿桃预料中那般反感。

  「哇勒!才刚说你身材好,怎么下面都没顾到?」

  「不、不要看!」

  阿桃羞得闭紧大腿,但是双腿马上就被男人再度扳开,她股间的黑森林再度掀起男人们的嘲弄。

  「靠!骚味好重啊!桃姊已经湿了嘛!你是进来时湿的?还是跟泰瑞约个会就湿啦?」

  「看啊!这个阴唇皱巴巴又黑到发亮,你性欲旺盛吼!」

  「难怪每次都看你黏着泰瑞,其实你在健身房都湿得乱七八糟吧!」

  「这个阴道肉整团凸起来了呢!看得出来是中古货,还是被操得很凶那种!」
  「你们……你们住口!不许那样说我……呜!呃呜!」

  啪、啪!

  接连吃了两巴掌的阿桃这下不只是鼻樑疼,双颊也红了起来,泪水再度滚落。其实正因为男人们的污辱八九不离十,才让她焦急到忍不住出声。是啊!阴唇又黑又皱,就是被色阿马干的啊!那个男人长得丑,好赌又散财,喝酒还会跟她吵架,浑身上下没什么优点,老二说实话也没猛到哪去,但就是很会干她!年轻时根本就是照三餐在做人,综艺团上下谁不知道呢?她那曾经紧致的小穴就是给阿马干到变成这副丑丑的模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呀!

  「好了,我先来……哈!湿成这样,轻轻松松就插进去啦!喔……喔干!桃姊的黑鲍鱼还是不错的喔!哈哈!」

  在阿桃羞耻地回想自己的小穴随着岁月逐渐转变的过程,一根稍微比阿马大一些的鸡巴,没戴着套子,就这么插进来了……她湿润柔滑的阴道吸住那根无套鸡巴,鲜明的阴茎触感化为美妙的直觉,以往几乎都是戴套办事的阿桃脑海浮现出了鸡巴雄伟的模样。

  「啊!啊!不、不要……嗯!啊!不要呀……!」

  「呼……呼!别他妈苦着一张脸,笑啊!你不是喜欢被干?」

  下体发出了滋啾、滋啾的水声,不需要别人羞辱,阿桃也明白自己湿成这样就是想要给男人的老二填满……可是她想的是泰瑞!是年轻又帅的肌肉男!而不是这种挺着啤酒肚的糟糕男人啊……!

  「啊!啊!呼!泰……泰瑞!嗯!啊……!」

  「别总是看着泰瑞啊,看我这边!臭女人!」

  啪!

  降温没多久的脸颊再度炽热起来,阿桃吓得和压在身上的男人互视,对方脸上的享受表情变得更狰狞了。英勇地闯入湿臭秘毛之间、抽插着她肉穴的那根鸡巴动得越来越快,床铺随之震动起来。

  「呼!呼哈!好爽啊!就一个中古肉穴来说,桃姊的臭鲍鱼还是挺讚的啦!
  哈!哈呼……!哈啊……!「

  「呜!嗯!嗯!嗯呵……!」

  即使不是理想中强壮硕大的阳具,这男人努力干着肉穴所带起的全身律动仍然令阿桃忍不住与之同步,从目光、呼吸、叫声乃至抱紧对方的力道,磨合速度快到彷彿这正是身体所期待的发展……就在两人床第间的默契到达完美结合的时刻,老二抽插的力道更上一层楼,双颊泛出浓浓红晕的阿桃清楚感受到对方即将射精。

  「呼!呼啊!桃姊!射里面、可以吧!」

  「呜!啊!啊!不!不行……不可以在里面!啊!噫!噫嗯……!」

  啪!

  三度挨下的巴掌让既害怕又心生期待的阿桃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男人们从来不是在询问她的意见,仅仅是告知他们接下来要採取的行为。因此她只能向眼前那位濒临极限的男人点点头,允许对方以体内射精为这趟冲刺划下句点。
  「要射了!我要射了!桃姊,抱紧我……!」

  阿桃乖乖遵照对方指示,将那副欠缺魅力的身体抱往自己的方向。她自豪的乳房一直没被这男人关爱到,如今只能狼狈地被男人的胸膛压垂到两侧,淫荡地凸起的黑乳晕随着高潮冲刺剧烈晃动着。

  「桃姊!桃姊!射了……!」

  「啊!啊!哈啊啊……!啊啊……」

  内射了……被根本没交集的男人内射了!连干了她十几年的色阿马都得听话戴套才能插入的肉穴,居然这么轻易地被这种男人内射!量还多到射了好几秒才罢休……!

  「呼哈啊!有爽、有爽……」

  男人高潮后的讚美稍稍淡化了内射的恐怖,但阿桃仍然紧张得心脏猛跳个不停,呼吸也急促得彷彿刚跑完百米。那根射后萎缩不少的老二抽出肉穴时,浑身酥麻的阿桃颤了一下,还没平复过来,另一根更加肥大的鸡巴接着插了进来!
  「阿桃的臭肉穴都是淫水跟精液呢,我看看能帮你刷出多少吧!嘿咻!」
  「噫呜!啊!啊!啊哈啊啊……!」

  这根鸡巴可合了阿桃的意,要比她以往吃过的鸡巴强壮多了!虽然不晓得泰瑞那种精壮男是否比这更猛,起码自己那给阿马奸了那么多年的肉壶还是头一次感受到紮实的撑涨感!

  尽管早已不是年轻女人那么紧致有弹性的肉穴,阿桃发臭的小穴终究只吃过积弱的小屌,纵使经验再怎么丰富,给这大屌一插,整个人都不禁随着肉棒的韵律酥软起舞了!

  「啊哈……!啊啊……!好猛!好猛啊啊啊……!」

  抱紧陌生男人浑厚的背肉、感受着双峰被无情压扁的贴合感,阿桃终於抛开最后的理智、臣服於让她欲仙欲死的大鸡巴下。

  这女人不愧是色阿马一吃就离不开的货色,发起浪来骚得比年轻妹妹还来劲,就是大腿开开给人压着干,呻吟也销魂得令一旁等着的男人们饥渴难耐。不一会儿,两根老二自动送上门,一根套着包皮、发出浓臭尿骚味的老二先进了阿桃的朱唇,另一颗灰灰的大龟头则是蹭起她红润的脸颊。

  「啾啵!啾啵!啾噗!啾啵!呜呼嗯……嗯噗!滋噗!滋噜!滋噜噜噜噜!」
  阿桃流畅的口技再度引发男人们的争夺,这下不光是她臭得迷人的肉穴,嘴巴也逼得互不相让的男人们甘愿排起队了!看她吸屌吸到扑了层厚粉的双颊都内凹进去、鲜艳红唇紧密地和老二圈成一块儿,就连正埋头操着臭穴的大屌男也忍不住想提前转移阵地!

  「看阿桃吸得滋滋叫,你这王八一定很爽吼!来啦,交换啦!」

  「干你娘,别打断我啦!桃姊,等一下,先让我把龟头翻出来,对……啊!
  啊干!好爽!桃姊,好爽啊……!「

  沾满尿垢的乾黏龟头给阿桃那口水满溢的嘴巴贪婪地吸上几口就变乾净了,一根臭屌进到她嘴里没几下就去了骚味,可见阿桃吸得有多猛!

  「滋噗、滋噜、滋噜!啾噗、啾咕、啾咕、啾噜噜噜!」

  「呼!呼!不行了……!吃我的精液啊!桃姊……!」

  「啾噗、啾噗、啾噗呜……呜咕!咕!咕……咕咳、咳呃……」

  被男人粗暴地压着干、又被蛮横地抱着头射进嘴里,阿桃非但没有被轮暴的不快,反而因此愉快并享受了起来。包茎老二在她嘴里射完还没抽出,她又执拗地继续伸舌挑逗,那男人忍了数分钟,再度从她嘴里勃起了,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吸吮攻势。操她肉穴的男人好想赶快射一发就往她嘴里送,但见情欲奔放的阿桃双腿夹紧他不放,索性直接在她体内待机到二度勃起,干上两轮才换苦苦等候的兄弟上场。

  「滋噗!滋噗!滋噜!滋呼……喔吼!喔吼喔喔!用力插我、用力插我!我……我好舒服……好舒服!嗯咕……!啾噗!滋噗!啾噗!滋噗……」

  就这样──阿桃跟这四个男人干了一整晚,而泰瑞中途就离开去找年轻妹妹,阿桃自始至终都没能吃到她梦寐以求的小鲜肉。虽然她是被泰瑞骗来给这些男人轮奸,事后却一点也没有怨恨泰瑞,也不再执着於那个男人了。

  现在阿桃每个礼拜的行程都排得满满满,她已经很少出现在健身房,去也只是让好色的男人们对她上下其手、顺便到更衣室来一发。与其上健身房,不如把白天的时间排给男人们,反正听说床上运动消耗的热量也很可观!至於晚上呢,当然是怀着越来越稀薄的歉意陪在阿马身边,让阿马那根短小精干的老二努力取悦自己。毕竟两人在一起十几年都戴着套子,突然间怀了孕实在有点对不起阿马呢!不过没关系,只要偷偷拿掉、下次注意吃药就好啦!

  再怎么说,无套打炮总是比乖乖戴着套子来得爽,她的人生都已经被套子套了这么多年,现在当然是能直接干就直接干!

  在这之后的田阿桃……

  《A》变成臭三八肉便器!

  《B》当上黑道老大!

  《C》签下魔法契约!

                 §

           《A─臭三八肉便器结局》

  「大家好──人家是臭三八阿桃!这个生过一胎又堕过一胎的臭肉壶,又不小心怀上了不知道是谁的种哦!你们看!臭三八的肉肉都外翻滴汁了,阴唇也变得松垮垮地包不住肉穴,每天都好臭好臭、臭到走在路上都被人嫌弃呢!臭三八今天也会挺着肚子、等待大家的老二光顾喔!请大家一定要把臭三八操到唉唉叫、操到爽死才可以放过我哦……!」

 真不愧是孩子没带大就跟人跑、被人干到四十多岁还不要脸地红杏出墙的中
  古烂货呢!就算挺着四个月大的肚子录下这种丢脸的影片,髒兮兮的烂黑鲍还是不断地流出黄浊的腐臭浓汁,了不起喔!

  只可惜阿桃就连当个肉便器也嫌太老,最初那批健身房男人们的关爱只是昙花一现,大家很快就玩腻了。自觉到无法脱离肉便器乱交生活的阿桃只好录下这种影片,到处出钱找男人干她,不管来者是谁都OK喔!轮奸更是大欢迎!结果一点也不意外地染上了一种又一种的性病,变得越来越少男人愿意操她了。阿桃只好勾搭同样一身病的患者,自愿当那些人的肉便器。

  现在阿桃那凸起的臭烂穴上长满密密麻麻的噁心小肉芽,私处大片溃烂出血,但是当同病相怜的男病患掏出满佈湿疣的变形阴茎,阿桃依然会忍耐疼痛好让男人干她!阿桃虽然是个过期又带病的臭三八,同时也是个尽责又伟大的肉便器呢!
  (这时候的阿桃还不知道,除了菜花、淋病、爱滋病等等,其实她早期就患上最令人反感的梅毒,并在五十五岁长出可怕的梅毒瘤,整颗头变形,一只眼睛还突出来,吓都吓死人!不过她毕竟是肯和性病重症患者做爱的肉便器,就算变成可怕的怪物,牛皮纸袋仍然可以解决一切!自从她套上牛皮纸袋,几乎没人再看过她的模样了,但是只要在她面前露出肉棒,纸袋就会随着急促的呼吸一收一张。只能说虽然已经没脸见人,本质还真不愧是个臭三八肉便器呢!)

                 §

            《B─黑道老大结局》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拜託你们!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我真的不敢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噫噫!不要!不要!好痛!好痛啊!噫!噫啊!会烂掉!会烂掉的!拜託!好痛啊啊啊啊……!「

  四十好几、全身刺青的风尘欧巴桑像个臭小鬼一样哭着求饶是为什么呢?啊,原来是逞凶斗狠却被对方抓了起来,为了教训爱出风头的阿桃,用尖锐的钩子钩出了她的子宫,再放给凶狠的黑土狗嘎噜噜地咬烂!宫颈整个被土狗的利齿撕裂开来、子宫给咬得血肉模糊,就连卵巢也被咬碎吐到水沟里呢!奄奄一息的阿桃和小弟们被送进急诊室时还遭到一番追打,结果被木棒敲到面目全非,光脸上就缝了一百针!

  其实阿桃也不是第一次进急诊室,上个月她滋事才被人家割了左奶头,学不乖,后来连右奶头也被割除,她还是学不乖!就只仗着自己得几个老大的宠,整天血气方刚地寻仇,想当然就是子宫被咬烂、顶着个大花脸离开医院。后来阿桃借了高利贷,才把脸整回原来的样貌;为了还钱,她自愿当老大们的宠物,让那些男人恣意玩弄她的身体。

  宠物阿桃已经没了昔日呼风唤雨的能耐,她满背的威武刺青都被肉字、公厕图和性器官图等各种下流刺青所覆盖,整年挂着鼻钩露出她的臭鼻孔,嘴巴除了吃饭和口交外的时间都套着扩嘴器。乳房每天按三餐捆绑并挂上重物,直到两团乳肉从肉色转为暗红、再从暗红转为暗紫才松开,原本饱满的奶子没多久就变成严重下垂的布袋奶,随着重量加重,下垂幅度也会更夸张吧!她那穿了大环的阴唇则是无时无刻挂着铁制鸡巴吊饰,脱垂到就算穿着内裤也能轻易从两侧露出来了!

  现在阿桃为了更快地还债,固定在几个堂口当万用便器,她喝兄弟们的尿、吃屎吞痰,槟榔渣和菸蒂也全部吃下肚,做这些只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还清整形、闹事加上利息欠下的大笔债务,不然又波及到剩下的家人就糟糕了呢!

  (这时候的阿桃还不知道,其实她连便器都没人想要用,不久之后只能当沙包还债、给脾气火爆的兄弟殴打取乐。结果脸蛋又破相了,一只眼睛被打瞎,牙齿掉了一半,两粒布袋奶也被木棍打爆啰!出院后的沙包桃浑身上下不是纱布就是密集的烫伤和水泡,那些兄弟怕失手打死她,纷纷改用香菸或打火机烫她来取乐;就算被如此对待,我们的风尘欧巴桑仍然哭着流下恶臭的淫水,散发出惹人反感的骚味、吸引大家更狠心地虐待她呢!)

                 §

            《C─魔法契约结局》

  「魔法少女田阿桃!绝不姑息邪恶!看我的心动变身!啦啦啦!噜啦啦啦──!」

  穿着小一号的卡通制服、奶头部位和私处部位都剪了个大洞,如此打扮的阿桃正坐在老游民的腰上努力摆动着身体,好让身体分泌更多魔法爱液、净化几个月没洗澡的游民鸡巴!可是游民们却不感谢阿桃,反而指着她手臂上满是针孔的瘀青,嘲笑她吸毒吸到爬带爬带了。不过阿桃才不会在意这些呢!每当她使用魔法注射器就会获得源源不绝的能量,她必须趁这时候净化可怜的游民!

  「净化你!净化你!用人家的心动净化魔法!噫嘿嘿──!」

  即使被游民辱骂着动手殴打,阿桃仍然笑嘻嘻地净化大家呢!心动魔法让她一点也不感到疼,就算眼角肿起来、就算牙齿掉下来,只要使用魔法注射器就不会有事啰!幸好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好人愿意无偿提供阿桃心动变身时需要的特殊魔法粉末,阿桃才能每天每天不间断地净化大家哦!

  「欸嘿嘿嘿!噫嘻嘻嘻!噫……噫咯!噫咯!咯叽噫噫!」

  啊啊,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就表示魔力要耗尽了,是时候结束辛苦的一天、回家了呢!要是不赶快回家,鼻血会一直一直流,身体里面也会出现一只手乱抓乱搔的,很讨厌呢!虽然舍不得公园的大家,阿桃也只能强忍这份寂寞,带着大家净化后的种子回到家里。阿桃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这都是她努力净化世界的证明,今晚就好好睡个觉,明天继续加油吧!

  (这时候的阿桃还不知道,魔法粉末将在她产下畸形死胎后断绝,因为金主已经玩腻她了。不能没有魔法粉末的阿桃,最后受到邪恶势力的引诱、袭击那些曾经被她净化过的游民!但是就算拿到了钱也不知道该怎么买粉末,后来还被游民打爆头、拖进山上废墟监禁起来。沦为邪恶囚徒的阿桃再也不能心动变身了,每天身体都好痒、好痛、抓到流血还是痒到受不了!痛到大喊的话头又会被打爆,脑浆好像都流出来一点了,吓得阿桃不敢再出声,只能乖乖待在冰冷的废墟,一边躺在屎尿堆上给游民们轮奸,一边伴随着不自然的抽搐发出咯叽、咯叽的奇怪声音呢!)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