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选民传说】(01-09)


字数:52522字
下载次数: 100





          序章  貌似一个自投罗网的笨蛋

  「噢噢,好,好爽,哦,不要,舒,舒服,好……」低沉婉转的呻吟声,从娇嫩的樱桃小嘴中传出,两根春葱似的玉指在那已经春水泛滥了的沟谷隧道里轻柔的探索,一片粉红色的雾气笼罩下,就连当事人自己也把这当作了一场,可以任由放纵的春梦。

  我坐在屋子一角的藤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专注的看着眼前这难得一见的美好风光。女人发春并不罕见,可是一个虔心侍奉爱神苏妮的修女如此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肉体的景象,大约也只能在欲望的领域里才会发生。

  在这里,几乎所有雌性生物的大脑都会暂时性的出现短路,身体的敏感和感官的知觉将会千百倍的加强作用,同时,肉体的欲望也将变得无比的强烈,平日的教养、羞耻之类将完全被抛到一边,肉欲的享受将主宰身体和灵魂。

  美丽修女的动作已经越来越疯狂,被理智所束缚了二十年的欲望完全爆发出来,潜意识里在女神的圣堂中纵欲的堕落感觉激发出了更加强烈的性感,修长而白皙的大腿一伸一缩,似乎在忍耐着难言的痛苦,右手两根粉嫩的手指已经深深探进了那春涧的谷底,引出了一阵阵汹涌的激流,左手的五指紧紧托起丰满的乳房,托到嘴边,任由自己舔咬、吮吸,远山似的修眉因着肉体的空虚感而颦起,娇嫩的声音,为着同样的理由而小声的哭泣。

  当又一阵汹涌的潮水从两腿之间那神秘的谷地中涌出,一根巨大高耸的肉棒出现在因空虚而泪水迷蒙的眼前,往日的矜持、教养和羞耻感早已经被扔到了无尽洋里,虔诚的修女好像遇到救星似的欢呼着,两只玉手温柔的将之托起,低下头凑上前去,伸处那丁香小舌,一寸一寸的小心舔弄,并且张开了嘴,用心的吞吐、侍奉,好像这就是她的主宰。

  享受啊,享受啊!那温热、湿润的口腔,那甜美细腻的舌头,还有那往日里满脸神圣庄严而此刻却变得无比淫荡的美丽面孔,无不严重刺激着我的大脑,一时间,甚至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忍不住一把抓住眼前那灿烂的金发,狂野而快速的抽插着,引发了身下一阵似痛苦又似无比舒畅的喘息、呻吟之声。

  我再也忍不住了,从那温暖的口腔里面脱出,充分满足自身施虐感的,一把抓住两条洁白、修长的美腿,把它们挂在自己肩头,一手按住丰满松软的嫩乳,一手抓住硬得已经不能再硬的肉棒,对准那粉嫩的、在领域作用之下已经泛滥成灾而无需更多前戏的肥美肉洞,先用龟头把洞口轻轻顶开,之后一下子狠狠地插入到底部。

  「啊!」一双香滑的粉臂在空中挥舞着,春葱似的十指不停的伸缩,似乎想在一片虚空中抓住什么依靠,缀满了晶莹汗珠的脸上,混合这终于填补了空虚的满足感,与失去处女之身的阵痛所混合在一起的复杂而淫乱的表情,白腻腻的胸脯上下起伏、颤动着,发动着肉感的催促,让我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的意乱神迷。
  粗壮的凶器把薄薄的花瓣向左右顶开,长驱直入的伸进那快乐的深渊,并且上下左右的肆意探索抽动,发出一阵肉体与肉体之间摩擦、碰撞所产生出的特有声音,并且把身下那未经人事的少女带入到一阵又一阵的肉欲漩涡中,随着这肉体上不尽的快乐滋味的深入,原本那高雅虔诚的修女变得如一头淫兽一般,配合着肉棒一次又一次对着子宫深处的探索而疯狂的左右扭动着肥大的屁股,嗓子里发出一阵阵嘶哑的,无意义的呻吟。

  「不要停,继续,用力!啊啊,来,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高潮的打击,让那本已经迷茫的意识彻底消散无形,两具肉体结合处的地方,带着一丝血色的水花,从那活塞运动的源头射出,螺旋形的无尽的吸力诱惑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大力深入,而越来越激烈的肉体上的动作所带来的就是越来越粗重和急促的喘息——无论是她的,还是我的。

  「不行,不行了,飞,飞了啊!」鲜红的小嘴声嘶力竭的大呼小叫,宣布着又一次高潮的即将到来,与此同时,处女那原本就十分紧密的阴道,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强烈的收缩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从那全身血液汇聚的地方直冲我的大脑,终于,在又一次深入探底的活动中,我大声的发出了野兽似的嚎叫,十根手指深深陷入了那丰满的乳房,并且在那上面留下了鲜明的印记,伴随着最后一次脉动,把那白浊的精液深深射进了圣职者的肉壶。

  爽啊!我真想忍不住大叫一声,「啪」的一声把尚未完全软下来的肉棒从带给了我男的快乐的桃源洞口中拔了出来,翻身躺在床上,随之而来的混合了血色的潮水把那两条粉腿间本就已经泥泞不堪的床单喷洒得更加污秽。而那两条粉腿的主人,她那满是潮红的脸上充满了无限的满足,在欲望领域的作用下,头脑之中不停的回想着刚刚的快乐,看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再度的疯狂起来。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我的呼吸渐渐的平稳,而身边的美女则忍不住心灵里欲望的刺激,一双玉手再次下滑到大腿根处,再次进行起那伟大的探索、开发事业。

  那一阵阵淫浪的呻吟无孔不入的传到我的耳朵里,没有片刻的功夫,就让我那到处都是淫水污迹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来,而这,本来就是我想要的:前面洞的滋味尝了,后头的菊花洞颗还没开苞呢!要吃大餐就要全部吃完,留一口、剩个碗底可不是我这一向节俭之人的作风,我嘿嘿的淫笑着,忍不住伸出食指沾了一点流的满处都是的淫水,轻轻探进了淡褐色的菊花洞里。

  平生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侵犯,窄小的洞迫不及待的夹紧了手指,那巨大的收缩压力似乎是想要把它一气夹断,我翻了个身,正想进一步的探索其中的奥秘,一阵奇妙的心灵波动却打消了我的欲念,一股圣洁到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气息出现在我周围,一个圣职者,而且还是相当强大的圣职者闯入了我的领域。不是吧?

  我现在可是在苏妮的神殿里啊……

  说时迟,那时快,我右手用力一撑床板,挺身跳了起来,左手顺势抓起身边的黑色长袍,猛的一甩,发动了上面附着的加速魔法,手指一弹,一团刺目的白光亮起,在这一团白光的掩护下,我一丝不挂的冲上前去——开始跑路。废话,这可是在人家的地头上啊,不跑?不跑等着人家几十个牧师来扁我一个吗?难道你觉得我长得很像傻瓜?

     ***    ***    ***    ***

  我悄悄的躲在了树林里面,一边专注的看着林间空地上的那两个家伙打生打死,一边得意的想着,一会儿是来一个英雄救美人好呢,还是趁她病要她命,来一个趁火打劫,一把拿下,之后就地正法的好呢?

  自从三天前,我一丝不挂的冲出了雅宾城苏妮的神殿,那个闯入我领域的家伙就二话没说的跟上了我,整整三天,把我追得上天入地,没睡上一个好觉,只恨得我牙根痒痒,最后,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我就冲着这片黑森林下来了,而追着我的家伙,不用看都知道绝对初出茅庐,竟然也想都不想的追了下来。

  当她追到森林中心地带时,我的气息消失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于是,这个穿着典型爱神牧师礼服的小女孩又一次开始了信心满满的搜寻,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找到我,而是找到了一个巫妖——这座黑森林的原主人。

  善良神灵苏妮的信徒和一个巫妖碰到一起,难道还能有别的结果吗?要是不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那这里就不是费恩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巫妖那一幅骨头架子里,能有脑子这种东西在吗?

  咳,想这种东西干什么?还不如看里面的打斗来的过瘾!看着那半透明的粉红祭司服在那一群骨头架子里面上下翻飞,不时之间微风吹过,露出那么一星半点……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忽然间发现,该死的,那丫头的祭司服下面竟然还套了一件锁甲,把衣服下面的春光完全遮住,让我什么都看不见。

  扫兴啊,我咬牙切齿的想到,简直恨不得立刻跳出去,亲手把她扒个精光,不过……

  还是算了,那可是一个高阶的美神祭司加上一个巫妖啊。一对一我都未必有胜算,万一他们看到我出来一下子来一个同仇敌忾,我岂不是死定了!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先让他们分个上下出来吧。

  嗯?不好,小美女明显的临敌经验不够丰富,竟然没有使用防护性的神术,就已经挥舞着一根锤棍冲进了巫妖的死灵群里面,虽然那小槌子明显是经过祝福的,打在那些骷髅、僵尸身上差不多是一下一个,可人家巫妖的召唤可是以打为单位计算的啊,拜托啊,我的小妞儿,你是牧师,不是战士好不好,超度啊,超度你难道不会?万一没注意伤到了哪儿,留下了疤痕,那我可是会心疼的啊!
  就在我以为这次搞错了目标的身份,把一个战士当作牧师了的时候——我这个人,虽然好色,可是战士和盗贼却是绝对不会碰的,我可是个有原则的色狼。
  战士,尤其是练出了一身肌肉块儿的女战士,摸在手里,硬邦邦的一点都不舒服,更何况,她们的力气,大多数比我这个男人还大,站在一起,会让我有自卑感;至于说盗贼嘛,虽说身体的柔韧度是真好,尤其是训练精良的女盗贼,绝对是该大的地方大,该软的地方软,身材一流不说,往往还会经过特别训练,那滋味儿……

  可问题是,盗贼工会可实在不好惹,我可不想走在大街上,让人在背后捅上一刀,或者说是把妹的时候,对方小穴里冒出条蛇来要我一口,虽然未必要得了我的命,可是次数多了,会得阳痿的。更何况,在那种地方训练出来的女人,脸上也许没问题,那身上的伤疤,可从来都少不了!

  哎?我怎么又走神了?唉,这毛病似乎是当年刚开始纵横于肉林之中时,某个前辈指点的,说是能够提高持久度,于是我花了大功夫去培养,可等到养成了才知道,这毛病,可真是误事啊!得得得,不说了,看打斗,看打斗!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美女似乎真的听到了我的心声,高高地举起一双粉臂,大声念诵着美神苏妮的神名,一个刺眼的白色光团在她的手上爆开,来自上层界的正能量彻底覆盖了整片林间空地,甚至连我身上都照顾到了,于是骷髅变成了碎片,僵尸化成了脓水,就连我都被这该死的光晃了眼睛。

  天啊,我收回刚才的话,这丫头才不是笨,根本是扮猪吃老虎,连我都一起算计了。她才不是笨,是有意用这种笨办法让本少爷放松警惕!

  「heal。」

  清脆的女声发出了祈祷,是痊愈术,听到这个声音,我知道,巫妖肯定完蛋了,不死生物被这么治疗一下,还能有个好?他完蛋了,接下来可就轮到我了,可是我的眼睛啊,没关系,我先躲,瞬移加隐身,你想找我?没那么容易,等我眼睛好了再来收拾你!

  一、二、三、四、五,当我数到第五声的时候,一声惊叫传来,那是那丫头踩中了我刚刚留下的陷阱,这个时候,我的眼睛也已经大概能看到些东西了,我揉揉眼睛,淫笑了一声,嘿嘿,小美女,哥哥我来了。

  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回走,不是我吹牛,我留下的陷阱是个麻痹法印,凭我大法师的实力,就算对方是拥有神格的,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踩上了我的陷阱,也要一样中招,何况那小丫头不过是个牧师,就算是高阶的那也不能和神比不是。

  可走到跟前,我却发觉了不对,虽说我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的恢复,可也不会离得这么近,连个大活人也看不见吧?可是,的的确确,在我刚才站的地方,除了树叶的绿色,绝对看不到第二种颜色——更何况是那么鲜明的粉色,只要她在,我没有理由看不到啊。

  不可能!我用力揉了揉眼睛冲上前去,想要靠近一点儿察看,于是,一股强烈的魔法能量,在我的身边炸开了。只是一刹那,一股麻痹的感觉从头顶一直覆盖到了脚尖,我,自己踩中了自己留下的陷阱。

  「嘿嘿。」悦耳的笑声传来,那粉红色的身影丛林字里面款款的走出。一头金色的长发,直垂过耳边,翠绿色的大眼睛里面闪烁着狡猾的光芒,由于刚刚的那场运动让她的小脸儿红扑扑的,还带着一丝汗水,看得我只想扑上前去咬他一口才叫过瘾。

  再看那身材,啧啧,那对小乳鸽,虽然不是我所喜欢的豪乳,不过看年龄应该还有培养的潜力,在那紧身的锁甲包裹下,在胸前一晃一晃的,简直就是诱人犯罪嘛,还有那与年龄完全不符的大屁股,真想上去摸一把,可是该死的,我中了自己的麻痹术啊!

  虽然这小丫头已经足足追了我三天,可我还一直没有机会从近处看到过她的正脸儿,之所以把她列入我的狩猎目标,不过是因为被她追得烦了而已,至于说她万一长得难看怎么办?嗯,这个问题根本没必要考虑,要知道,苏妮的教团从来不收丑女,就连张像一般漂亮的都进不去。现在看到正脸儿了,而且,我们之间的距离,还不足三米,可是这样的见面方式,和我心里面想的,实在差得太远了!

  小丫头的手上还闪烁着绿色的魔法探测光,可见她早就已经发现我的陷阱,于是安静的躲在旁边等着我自食其果。现在要是有面镜子,我肯定我脑袋上面一定顶着一颗猪头,老天啊,我有那么笨吗?

             第二章    淫神传说

  传说欲望之神米杨卡,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神灵,混乱中立(偏邪恶)阵营。他被他的敌人污蔑地称为淫神、色鬼的庇护人,却被其信奉者以欲望的守护者、冬之贵公子、爱欲大师等名讳来尊称。他的神域无比宽广,并且作为费恩世界上仅有的几位高等神力者而受到世人的膜拜,而他所司职的神职,更是包括了从疾病到庆典、从丰收到寒冬、从暗杀到运气、从伤害到意外的几十项神职,从某种程度上讲,他几乎无所不能。

  欲望之神的崛起,即使在神界也是一个流传久远的传奇,倒退几万年,他不过是一个侍奉着猫与欢愉之女神夏丝的一名地位低下的准神。当时,夏丝本身也不过是个弱等神力,而侍奉着她的比杨卡作为准神,所拥有的更是最基本的0神格。

  然而,米杨卡掌握着一个神职,肉欲。并且拥有着一个相当独特的领域力量,就是依靠着这独特的力量,他从一个准神的地步上一步一步强大起来,这个力量就是:他能够让一定范围内任意被他所选中的雌性生物发情,或者,按照教义上的说法来说,将会被挑起其内心最深刻的肉体欲望,并渴望着被主宰所恩宠,从而获得至高的愉悦。

  当年的过程是怎样的现在已经不得而知,反正是米杨卡利用了漫长的岁月,让欢愉女神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他所掌握的肉欲之中,并最终臣服于他的跨下,心甘情愿的交出了自己的神格与神职。米杨卡顺利地掌握的欢愉的领域,此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一连征服了六位弱等神力的女神和两位拥有着中等神力的女神,只不过,在此过程中,他非常的小心,谨慎的选择着目标,从来不会向比自己拥有着更高神格的女神下手。最终,当他把黑暗之后罗丝也征服于跨下的时候,他的神格,空前的积累到了17的高度,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高等神力的强者,神职更是达到了空前的四十项。

  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弱弱的教训一句,我这位老大有点儿得意忘形了,他选择猎物的时候,已经不再那么谨慎,虽然依然不会向拥有比自己更高神格的女神下手(怀疑不是他不想,而是再也找不到了)却挑中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对象:独角兽女神拉若。

  拉若虽然仅仅是一个弱等神力,而且还是森林女神米利儿的从神,可是由于她管理纯洁领域的身份,与正义之神提尔有着相当紧密的关系,同时,米利儿也因为不久前米杨卡征服新芽女神希尔维亚的事情而对他极为不满,更何况,米利儿也是女神,说不定什么时候,米杨卡的手就伸过来了。米利儿本身虽然仅是中等神力,可她有一个硬得不能再硬的后台,她的老爸,自然之神西凡斯顿。
  一个高等神力,对两个高等神力的战争就此展开,这场混乱几乎持续了上千年,趁着这场混乱,有一个被称作暗黑破坏神巴尔的家伙,偷走了至高神艾恩珍藏的神力石板,想要以此作为要挟,获得拥有至高神一样的权利(这家伙纯粹是发疯了,据我分析,根本原因实际上还在于米杨卡把他的两个情妇虐待女神和疫病女神都收为了胯下忠犬。普通人把一顶绿帽子戴上几十年都受不了,巴尔一戴就是两顶,还戴了几万年才发疯,这等毅力,实在是让人佩服啊!),这终于触怒了艾恩,再加上对神界的混乱早有不满,艾恩一气之下,把所有的神全都轰出了神界,并且宣布,找不回神力石板,他们谁也别回来。

  众神都被轰出神界期间,世界上的所有神术都失去了作用,因为没有一个神能回应自己信徒的召唤。而且不仅是神术,就连奥术,也因为魔网守护者的离去而变得不可预期(也就是说,一个强力的大魔法,可能完全没有作用,一个原本只是用来照明的戏法,反而可能把施法者活活烧死),即使是最强大的法师也不敢随意使用自己的法力,因为谁也不知道在施法以后会发生什么。那个时代,更是被命名为混乱的年代。

  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什么大法师呢,不过是会两手戏法,在魔法商店里打打工而已,整个的混乱年代,我几乎全都泡在卡萨兰的妓院里,而且,非常幸运的是,被赶出了神界的欲望之神米杨卡,当时也躲在那里,我们两个不打不相识(怎么打?我们一个神一个魔法师当然不会像战士那么粗鲁,当然是骑在女人身上,一边比耐力,一边交流感情了。)结下了不错的交情。

  后来,一个叫蓝克顿的战士宰掉了在人间闲逛的巴尔,获得艾恩的赏识成了新的死神,众神也都一一的回归了神界,而我凭借着和米杨卡的交情,顺利地成为了他在人间的选民和代言人,提尔和西凡斯顿鉴于前事对于我老大的事情采取一种放任的态度,只要不再惹到他们就好,而我这位老大也聪明的没有再去招惹拉若,因为他有了一个新的目标:拥有高等神力的爱与美之女神,苏妮,神界的太平日子没过上两年,再次上演全武行。

  神界打得热闹,人间米杨卡和苏妮的信徒之间也一样是互相敌对、互相拆台——信徒可是神格的基础,除了那些像艾恩一样的老怪物,众神谁敢忽视信徒的数量?只要让对方减少一个信徒,就是为了自己老大尽了一份力量,神灵的眼睛是无所不在的,你帮了他,他自然不会忘记你。于是就连我这个魔法师,也因为身上的欲望之力受到了美神神殿的追杀,不过,我本人倒是乐此不疲,要知道,从那里出来的可都是美人啊。

  我怀里抱着无助的小美人,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也该为老大尽一点心力。这小美人儿的实力相当不错,估计是某一个神殿的上层神官,虽说这样等级的神官怎么会跑出来是很值得奇怪的事,可要是能了解一间神殿的布防,甚至攻占一间爱神神殿,不但对于米杨卡老大是个好消息,而且一想到那神殿里面的无数美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也是人类天生的坏习惯啊。

  「乖乖小美人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是想到就作的人,一边伸出舌头,舔着那已经红透了的小耳朵,一边进行着我那温柔的考问,开玩笑,想让我的手离开喜欢的地方,连门也没有。

  「我,嗯,我什么,我死,我不要,嗯,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呼呼。」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呻吟与口水,糯糯的在我耳边响起,只不过,那断断续续的语气,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只能诱发我的虐待欲望啊。

  「是吗?」我微笑着问,两片嘴唇夹住了她的耳垂,牙齿在上面轻轻磨擦着,左手掌中的一只乳房在我的指下被随意的捏扁、搓圆,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让那张红艳艳的小嘴里不停的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而我的右手,则继续探索者那一片已经湿漉漉的森林谷地,「我的亲亲小宝贝,你还能坚持多久呢?」

  「我,就是死,啊,不要,停!啊!我不会说的!啊!」随着我手上力度的加大,女孩的叫声也有越来越大的趋势,那红艳艳的小嘴儿让我忍不住又低下头去狠狠地咬上了一口。

  「是不要?还是不要停?你放心,我根本也没有停的意思啊,小宝贝。」我淫笑着,同时毫不客气的把右手的中指伸进了花园的河谷中,缓缓地向里面探索着,「舒服吗?我的宝贝儿?想要更舒服的话,就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吧。」
  「不,死也,死也别想!」天啊,都已经潮水泛滥了,还能忍住,我都有一点佩服她的耐力了,只不过,要是连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儿都拿不下,那我也枉称欲望之神的选民了。手指上再加了一把力量,右手的中指和大拇指轻轻夹住了那早已经膨胀起来的小樱桃,轻轻往上一提,「还是再想想?」

  「啊!」随着女孩的一声尖叫,一股乳白色的粘稠液体就喷在了我的手上,女孩的脸已经红成了一颗苹果似的,小嘴大大的张着,向外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出来话了。

  「看看,看看你都淫荡成什么样子了?说吧,只要你说出来,就能得到更大的快乐哟!」我一边舔着手上那咸咸的,带有着一丝处子清香的蜜汁,一边在女孩儿耳边轻声呢喃着,而女孩儿,在我的右手终于离开自己身体的圣地之后,索性对我不理不睬,闭上眼睛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和混乱的思想,我冷笑了一下,右掌猛的向她那丰美的翘臀上落下,同时大喊了一声:「快说!」

  「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就是女孩儿一声「啊」的尖叫,紧接着她已经大声地说出了我要的答案,「我,我叫艾黎。」

  艾黎?这名字好耳熟啊?我尽量的显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右手老实不客气地在那刚刚打击过的地方反复的揉搓着:「你看,小美人儿,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吗?艾黎?好名字啊,在卡萨兰语中是鲜红苹果的意思啊,小乖乖,看看你自己,现在不正像一颗鲜红的苹果吗?」话没说完,我脑袋里猛的灵光一现,艾黎,不正是卡萨兰大神殿主祭女儿的名字吗?

  「啊,嗯,不要,不要停。」在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以后,女孩似乎放下了自己心里一块大石头似的,终于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身体的美好感觉中来,那漂亮的小脸儿,越发的红嫩,红得好像能挤出蜜来,却全没发现我的脑子已经又走神了。

  艾黎。密苏卡,卡萨兰美神大神殿主祭苏文。密苏卡的独生女,自幼显示出难以想象的神学与战斗天赋,十岁的时候就取得了牧师的资格,十二岁被任命为辅祭,第二年通过祭司考试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美神祭司,被称为卡萨兰的圣女、苏妮的爱女。对比头脑里面的资料,我很难相信自己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随便都能捡到一个圣女,不过传说中的那个艾黎今年应该是十五岁,而我怀里这个小宝贝大概也是这个年龄上下,而且我可不记得苏妮还有第二个叫这个名字的高级牧师,最重要的是,这里实在离卡萨兰很近。

  算了,我还是信了吧,别忘了,幸运女神摩拉,现在也正在我那位老大比杨卡的胯下承欢呢。脑子里这样胡思乱想着,我右手的食指已经不自觉的挤进了艾黎屁股后面的得那个紧密的小洞里面,随着又是一声尖叫,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差一点就溅到了我身上。

  「呼!」女孩儿发出了一生漫长而又酥软的呻吟,红艳艳的小脸儿上满是一幅甜蜜、满足的神色,不是吧,尿个尿都会这么舒服的?而且这还是在我面前耶!看来这位卡萨兰的圣女实在是很有被虐的资质啊。想到这里我已经不自觉的想起我那位老大上次送我的那件礼物来,呜,不行了,肉棒已经胀得发疼了,要是再不赶快消消火,可能要出大问题了。

  我把带着一颗蓝宝石戒指的右手无名指塞进小美人儿的蜜洞里,发动了储存在里面的时空门魔法,虽说打野炮别有一番情趣,可我是体质差差的魔法师,万一没注意感冒了,那会很麻烦的。至于说为什么要用戒指里储存的魔法,废话,现在我可是谷精冲脑、欲火沸腾,什么力气都有,就是没有足够的清醒,而清醒,这可是发动任何法术都必须的条件啊。

  「欢迎主人归来。」时空门的另一面就是我魔法塔顶层的房间,那里,一条赤裸的身影正跪在沙发前面迎接我的到来。

  这是一个味道相当独特的女人,一头亚麻色的头发一直垂到小腿上,美丽的面容只能用妖艳一词来形容,一双深褐色的眼睛里面似乎拥有过太多沧桑的经历又不时闪烁过一道嗜血的光芒,小麦色的肌肤细腻而又光滑,从背后看,纤细而又挺拔的躯干更加衬托出身材的美好,虽然是跪坐在地上,可是那对修长的美腿和纤巧的脚掌却无一不充盈着动人心魄的魅力,她的身体是完全赤裸着的,除了在天鹅一样美好的脖颈上面则套着一个鲜红的项圈代表着她的身份之外,就只有在右上臂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皮制环套,而唯一可以算作饰物的,更只有右边乳房的乳头上带有一枚黑珍珠乳环。

  这个表面看起来十分温柔顺从的美女,就是当初缔约时欲望之神比杨卡送给我的礼物。别看她现在这么温柔顺从的样子,如果不是当年老大强制性的进行了契约转让,这些年,我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要说起来,我也算是一个大法师了,整个大陆上会让我怕的,没有几个,而她已经被我加我老大压在下面干了超过一万年,可你要是让我现在跟她分个高低强弱,那你还不如让我自杀死得比较痛快。因为,她在被我们骑到胯下以前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天界的虐待女神,劳薇塔——只不过在被征服以后,原本只会虐待别人的她,早已经被开发出了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性受虐狂的受虐体质。

  我老大那个家伙,拳头大、面子大、下面那根家伙也挺大,可就是有一个毛病不太好:喜新厌旧。嗯,要说这是他的毛病的话,其实也不尽然,仔细想想,换了你,一万年的功夫就只插这么几个洞,就算是女神的洞,也早晚要插腻了啊。既然这样,当我们定约的时候,他就十分大方的让我在他的六个初级收藏品里面随便挑一个作为礼物,当时我刚刚迷上那变幻多端的调教技法,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原本就职司虐待的劳薇塔。

            第三章    女神的滋味

  应该说,这个奴隶还是相当不错的,不但够浪,技巧也好,而且非常听话,最重要的是,她还拥有远在我之上的魔法实力和战斗实力,不但能够做仆妇、厨娘、侍女的工作,甚至连老师、保镖的工作也都包办了,可在不久以后,我就终於明白了,这个美貌风骚非比寻常的美奴,她毕竟依然是一个神,虽然因为契约的关系,她不能做任何违背我命令的事,更不能做出任何背叛我的行为,但是如果有能够让我自己找死的机会,她也决不会放弃。

  记得是在一次进行召唤试验的时候,我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去绘制封魔法阵,却在最后关头被一滴偶然甩落的墨水改变了一处符号的形状,那本是一个极其微小的错误,我根本没有任何发现,可在我正准备开始试验时,她却提出要为我去准备晚餐。最后的结果是,被我召唤来的巨塔那魔轻易撕碎了我所绘制的封魔阵,在我没命似的逃出了召唤之间后,却惊讶的发现,本说去准备晚餐的她,那时正站在门外,我清醒的记得,她看到我时,眼中那失望的神色,更让我感到恐惧的,那个彻底毁了我的实验室并把我追杀得上天入地的恶魔,在她那条由火焰组成的九尾猫下,竟然没能走上两招……

  事后,我仗着各种各样的药剂作为后盾,用尽了我所知道的所有手段不眠不休的整整玩弄和折磨了她两天两夜,然而自那以后,我却再也不敢忘记,这个在我胯下婉转承欢的小女人,她毕竟依然拥有着准神的位阶.

  「起来吧,我的美人儿。」我轻轻抚弄着劳薇塔的长发,让她站了起来,一边抱着怀里面的小美人坐到了沙发上。自从召唤事件过后,虽然在床上我依然是随心所欲——当然,这其实也是变成了受虐狂的痛苦少女所巴不得的——可是在平常时间里,我却要尽量做到在不知不觉间给她一些尊重和敬意,同时也尽量小心的下达每一个命令、密切注视着她的所有举动,以免回头她一个不高兴,我可不觉得作幽灵有什么好玩。

  「主人,这是您的新猎获物吗?相当不错的货色啊。」听到我的话,劳薇塔毫不客气的站了起来,并且一眼就看到了我怀里抱着的小美人儿,她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不自觉的伸出了鲜红的舌头舔过那同样艳丽的嘴唇,那神色,就好像是注视着一条青蛙的毒蛇——虽然经过调教的痛苦少女已经成为了男人床上的恩物,可对女人来说,她依然是不折不扣的虐待狂,这也是当初我选择她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呵,」我笑了一声,把小美人儿架起来交给她,顺便在那对丰乳上又狠狠地抓上了两把,「是啊,相当不错的猎物,费了我好一番手脚呢!送她到下面,我已经把欲望领域释放在她身上,让她好好享受两天。你也先别动她,她是卡萨兰爱神殿主祭的女儿。」欲望领域就是我那位老大的看家本事,现在的他已经能无远弗界使用这一技巧,而作为他选民的我也就自然获得了一些这方面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被我玩弄了这么一会儿,艾黎就已经有些发狂了的原因。

  「哦。」劳薇塔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一只手就把艾黎接了过去,但是我相信,她绝对不敢有任何的阳奉阴违,因为我已经清楚的下达了命令,并且以她的聪明,绝不会不明白,卡萨兰的圣女对於欲望之神的意义,「送到哪?
  下层的牢房还是底层的改造间?「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hopin8920 金币 +15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