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三国性爱回忆录——貂蝉】



  宪帝时,三国之战,孙坚战死于襄阳。丞相董卓在长安得知消息得意非凡,心想:「终除心中大患,今后再也没人跟他作对了。」

  从此董卓便更加狂傲、无所忌惮,并自封称为「尚父」,以皇上的长辈自居。
  凡是董氏宗亲,不问老少,皆封公侯。又在长安城二百五十里处,筑府建宫做为别邸,名为「媚坞」,「媚坞」的城郭构造型态皆彷长安城,有意跟朝廷互别描头。

  有一次董卓在宫内大宴百官,席中吕布(董卓之义子)向董卓一阵耳语,董卓边听边得意的笑着,然后向吕布面授机宜。吕布立刻飞身扑向席间的司空张温,一剑便斩了张温,令在座的百官大大吃惊。

  这时董卓笑着说:「大家别怕!张温暗中联合袁术,要对我不利,可是那糊涂的信差却把信误送到吕布家,所以……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

  司徒王允一听便大大不安,因为他也是看不惯董卓专权跋扈,也有欲除董卓重振朝纲之意,只是苦无机会而已,今日又见董卓杀鸡儆猴,岂有不惶恐之理。
  明月当空,银光遍洒,司徒府花园里一位女子伫立在亭台栏旁。

  ──这位女子艺名貂蝉。貂蝉本为南方人氏,幼年丧父,随母投奔王允府上为奴,王允夫人见年幼的貂蝉很得己缘,便将貂蝉留为贴身丫环,并赐名为「貂蝉」(其本名无记载)。貂蝉虽名为丫环,实则王允夫妇视同己出,疼爱有加,并请师傅传学授艺。所以貂蝉长大后不但是有天生之丽质、花月容貌,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歌声舞艺实令人赞赏、陶醉──

  貂蝉平视着望向远方漆黑的花圃,娥眉深锁带着忧郁,隐隐约约彷佛有几声叹息。正好王允也为今天席间事件坐立不安,独自漫步花园,忽然听见貂蝉叹息之声,就走进亭台欲问究竟。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你有甚么心事吗?」王允关心的问着。

  正在沉思的貂蝉忽听人声不禁一惊,回头见是王允,随即盈盈一拜:「向大人请安!……奴家并无心事……」

  王允说:「那你又为何在此长叹呢?」

  貂蝉回答:「奴家承蒙大人收留、授学传艺,其恩惠并天比地,恐此生无以回报。今日又见大人赴宴回府后即心神不宁,眉头深锁。奴家猜想大人必有忧虑之事难以解决,而奴家力微又无法为大人分忧,故深深自责。」

  王允一听欣慰万分,突然福至心灵,符掌叫好:「好!好!我有办法了……」
  王允顿了一下,看着貂蝉继续说:「可是……可是要委曲妳了!」

  貂蝉说:「大人之恩奴家即使粉身碎骨也难报一二,只要奴家能为大人分忧解劳,大人尽管吩咐,奴家决无怨言。」

  王允便说:「好!跟我来。」

  貂蝉跟着王允来到书房,王允突然向貂蝉叩首一拜,吓得貂蝉跟着伏在地上颤声连连:「……大人请勿如此……奴家受不起啊……」

  王允不禁泪流满面,说:「奸臣董卓专权跋扈,图谋篡位,朝廷中文武百官皆奈何不了他。他又有一个义子姓吕名布字奉先,其人武艺高强、骁勇善战,让董卓有如猛虎添翼……」这时貂蝉掺扶起王允,王允继续说:「他二人皆是贪杯好色之徒,我想藉助于妳离间她们……不知妳是否愿意……」

  貂蝉含泪拜倒,坚决的说:「奴家全凭大人吩咐,只是……只是……」貂蝉此时竟哽咽难言。

  王允伸手扶起貂蝉,问道:「是否还有难处?」

  貂蝉哀伤的说:「只是,此去奴家再也无法侍奉大人了……呜……」

  王允不忍轻轻的抱着貂蝉,拍拍她的肩背,无奈的说:「唉!天下百姓是有救了……真是苦了妳了!」

  他日,丞相府衙内堂的寝宫里,正泛着一片暖烘烘的绵绵春意。地上散乱着衣物,竟然还有撕裂的碎布片零散着。

  貂蝉全身赤裸、一丝不挂斜卧在鸳鸯绣被上,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肌肤显得非常耀眼。一双贪婪的大掌贴着貂蝉的肌肤,肆无忌惮的到处游走,从白皙的颈肩、怒耸的丰乳、平滑的小腹、柔嫩的大腿以及迷人的神秘丛林。

  杀风景的是曼妙身体的旁边,竟然坐着一团「油肉」。肥胖的董卓少说也有两百公斤,满身的油脂四处冒窜,随着身体的动弹也微微颤动着。董卓眯着色眼、气喘嘘嘘的盯着貂蝉的裸体,双手随着目光,眼到手也到的抚摸、揉搓着。
  董卓抱着貂蝉也一起趴下,压在身上,立即凑上嘴唇亲吻着貂蝉。貂蝉也彷佛是久积的相思苦,要在此刻一并爆发似的,报以热烈的回应。

  董卓觉得刚刚酒醒了,现在却又醉了──醉在情欲中。两人尽情的拥吻、翻滚、爱抚……不久,衣裳散落一地。

  董卓靠内侧仰躺床上,貂蝉面向他侧身紧贴着,把头枕在他胸口,惺忪似的媚眼看着握在手中套弄的肉棒──董卓红头硕大、昂然坚挺的玉棒。貂蝉时而笑容嫣然、时而含情脉脉。顿然,貂蝉觉得一阵春心荡漾,屄里在蠕动起来了,双手紧紧握住玉茎连续的套动着。

  董卓扭着头看貂蝉的脸,只见她双眼含春、粉颈低垂、笑意洋溢,而自己的玉茎正握在她的手中,不断的套动着;再看她现在一丝不挂,胸前双峰微动,乳浪层层,一对紫葡萄又跟着在不断的轻触胸口。貂蝉雪白的大腿贴着董卓的下身,来回的磨蹭着,随着动作让平坦的小腹下,乌黑的绒毛若隐若现,真是愈看愈觉入迷。

  董卓在欲火持续上升中,一手伸向貂蝉的乳峰上开始游抚;另一手则在貂蝉柔顺的背上划着。董卓的随着呻吟声越来越高,下身扭动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整个阴户就像毛刷一般,磨刷着董卓的大腿,阴户里冒出的淫液也沾湿了他的大腿。

  貂蝉的情欲似乎升到最高点,突然变成一个疯狂的荡妇般,一翻身、把玉腿一分,扶着董卓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户口,「嗯!」一声便直坐下去,「噗滋!」
  肉棒毫无阻挡的全根没入。

  貂蝉只觉得阴道口有轻微的刺痛,但随即肉棒抵顶花心的舒畅、充实立刻布满全身,由不得一阵寒颤。貂蝉身体遂稍向前伏,双手分支在董卓的两侧撑着,慢慢的抬起臀部、再慢慢的坐下来,让肉棒在阴道里「进进出出」。

  董卓看着貂蝉上下在摇动着,胸前的乳房也前后摆动着,只稍撑着头,便可以看见两人下体交合处的情况。董卓真是觉得既舒服、又养眼,不由己的挺动着腰,配合着貂蝉的动作,而貂蝉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快了。

  貂蝉摆动的乳房,随着动作也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拂着董卓的胸口,当肌肤被柔顺的划过时,两人都会同时一抖,也同时闷哼一声。貂蝉的阴唇,随着肉棒不断的吞吐着在翻动着,而每次总要带出一些淫液,把他们二人的阴毛全部沾得湿淋淋的,显得光耀异常。

  突然,貂蝉喘气连连,把身体挺直,甩动披散的发丝,把头往后仰着,喉咙里不断哼着气喘式的淫语。董卓尚未会意,随即感到穴中的肉棒被一股股的热潮淹没,热烫得浑身一麻,双腿挺得笔直、肉棒乱抖,一股热精猛然冲出,从马眼中直射入貂蝉的穴心深处。

  「嗯!」一声充满幸福、满意的娇哼,貂蝉又软瘫在董卓的身上,觉得自己阴道内又涌出了更多的潮液,加上董卓的肉棒、精水,把屄穴内胀的满满的,让
  充实的快感高潮久久不消……

  太阳刚上山头,丞相府内的花园正是一片鸟语花香。花圃旁边的窗枱上,可以看到貂蝉的半截身影正在梳发整妆,倾国倾城的容貌,顿时让众花失色许多。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敲碎这片宁静,来人正是吕布。原来昨日吕布从王允府回家后,一直等着董卓的消息,直到早上吕布沉不住气,即想到丞相府一探究竟。不料,相府内的家丁说貂蝉与董卓昨夜就同榻而眠了,听得吕布是怒发冲冠,立即奔向内院寝宫,远远就瞧见窗里正在梳妆的貂蝉。

  貂蝉闻得骚动,料想必定是吕布,随即装腔作势皱眉轻泣,还不时以帕巾拭泪。吕布走近窗户,以询问的眼神看着貂蝉,貂蝉只是不语的摇摇头,并把头转向床铺,吕布顺着貂蝉的眼光看去,竟然看到全身赤裸的董卓横卧床上,吐着浓厚的鼾声睡得正香。一时间吕布只觉得气血翻腾、全身颤抖,可是碍于董卓的威严而不敢发作,只有哀哀叹叹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次日,吕布趁着董卓上朝时,偷偷潜入相府,进到后堂寝宫寻找貂蝉。貂蝉一见吕布来到,即扑到吕布的怀里,哭诉着:「将军!自从大人将奴家许配给将军后,奴家就一心等着将军……没想到太师他……」

  吕布紧紧的抱着貂蝉,貂蝉继续哽咽的说:「……现在我真是生不如死……
  可是我只想有机会能见将军一面,跟将军表明心意,奴家就心满意足了……」
  貂蝉说罢,即奋力挣脱吕布,就往墙角撞去。

  吕布一见貂蝉欲寻短见,立即飞身拦截,一把就抱住貂蝉,心疼的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就你出相府的。」吕布坚决的语气说:「我吕奉先今生若得不到妳,就不算是英雄好汉!」

  貂蝉把头埋在吕布的怀里说:「谢谢将军!奴家在相府里真是度日如年,希望将军怜惜奴家,赶快就奴家离开。」貂蝉略微抬头,继续关心的说:「可是,太师他权势至极,将军你也要小心,不要出差错让奴家替你担心。」

  吕布一听貂蝉语气关心自己,不禁一阵温暖浮上心头,低头一看怀里的貂蝉,竟看到貂蝉泛红的脸庞,眼睛里含着泪水,正仰着头含情脉脉的看着。吕布一阵疼惜,头一低就亲吻貂蝉的眼睛,伸出舌头舔拭貂蝉的泪水。貂蝉全身一软,娇柔的躯体就腻在吕布身上磨蹭着。

  吕布的血脉开始贲涨,潜意识中的兽性本能,呼吸也因紧张、兴奋而更加急促着。随着热情的拥抱、亲吻,貂蝉跟吕布的体内的欲火越来越高;而身上的衣物却越来越少。

  当吕布解除貂蝉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吕布退后半步,仔细的欣赏貂蝉那如磁似玉的胴体,看得吕布惊为天人,不禁又将貂蝉拥入怀中,开使亲吻貂蝉的脸庞、耳垂、粉颈、香肩。吕布时而唇磨、时而舌舔、时而轻咬,双手却也紧紧的抱着貂蝉,让貂蝉跟自己黏贴得水泄不通。吕布早已挺硬的肉棒,更对着貂蝉的下体在乱撞着。

  吕布嘴巴已在貂蝉的乳峰上;高耸的玉茎顶在貂蝉的股沟间,一跳一跳的拍打着、磨擦着貂蝉的股沟。激情中的貂蝉疯狂似的亲吻着吕布的脸颊、耳根、肩膀,甚至还在肩肉上留下轻咬的齿痕。

  吕布把貂蝉放上床,坐在她身旁。此时的貂蝉媚眼微合、朱唇半开,满脸红热如映火炉,紧叠着双腿,一手遮掩着的阴户,掌缘露出卷曲的绒毛;一手横在胸前,随着急遽的呼吸正在起伏着。雪白柔嫩的肌肤,光滑无瑕,在朱红的床褥垫衬托下,更有如玉器漆磁一般,看得吕布心马意猿、欲涨难忍。

  吕布把貂蝉遮掩着阴户的手移开,入目的是成熟女性的阴户,茂盛、曲卷的绒毛中,露出两片丰腴的嫩肉,粉红色的边延到了中间却成为鲜红色的,藉着晶晶的反光,可以看出整个里面正是湿答答的。吕布忍不住往貂蝉的胯下摸去,貂蝉本能的稍稍一缩;这是动物为了保护重要器官的本能,但是她梢微一退后就停住了,因为他想到对方是吕布。

  貂蝉眯着眼看着吕布的阴茎,凶狠的挺硬着,青筋暴露,龟头腥红,正一抖一抖的在挑衅着。貂蝉伸出小手,轻轻的握住,只觉得又热、又硬,不禁上下轻轻套弄着,彷佛在安抚狂怒中的猛兽一般。

  吕布将手掌覆在貂蝉胯间微微隆起的部位,感觉柔顺、湿润的触感,并微曲着中指压在阴唇交缝处,轻微的揉捏拨弄着。貂蝉扭头、挪移、挺动着配合着,鸿沟中的蒂核也开始在膨胀、变硬,爱潮更是绵延不断,湿润了阴户,也沾染了吕布的手掌,更濡染了一大片床单。

  吕布似乎再也忍耐不住了,急躁的翻身压在貂蝉身上,扶着挺硬的肉棒抵着阴唇肉片的交缝处。被情欲给淹没的貂蝉,似乎动了一下想躲避,却觉得混身无力,只是「嗯!」轻哼一声,不知是在抗议,还是默许!

  吕布扶着肉棒在穴口转动几转,然后开始缓慢地向前推进,觉得穴口紧缩箍束不易进入。在吕布肉棒的龟头,刚刚抵顶在蜜穴口之时,貂蝉是有一点点紧张,甚至有轻微的刺痛感。但是,当吕布改插为磨时的温柔对待,貂蝉立即可以感受到这份疼惜之心,感激之心油然而起。

  只是吕布这样磨磨蹭蹭,让貂蝉觉得屄道内骚动得难受,简直比插入时的刺痛还难忍,遂把小蛮腰配合着肉棒磨转之势,轻轻的扭动。谁知,貂蝉这一动,吕布的肉棒竟然藉着淫液的润滑,「滋!」整个龟头就挤进洞口,刚好,龟头凹下的帽缘,正好「卡」在穴口。

  「嗯!」吕布的龟头被热热的、湿湿的肉壁,紧紧的裹着;「啊!」貂蝉觉得屄穴被撑得开开的,虽然隐隐作痛,却也充实得舒服。

  吕布一见龟头既进了,心情一宽,在加点力道,把肉棒慢慢的向里面挤,以最轻柔、最缓和的动作,企图让貂蝉在最没痛苦的感觉之下,领略到性爱的高潮仙境。也因此,让吕布肉棒的神经细胞,可以很清楚的感觉董小宛屄穴里的每一个凸点、每一道皱折。

  尽管吕布是如此轻缓的动作,貂蝉还是难免有痛楚,但是这些刺痛很快的就被肉棒充满的快感、兴奋所取代。而且阴道深处滚滚的热潮,让子宫壁附近酥痒难当,恨不得肉棒快顶着骚处,以解一解蠕痒之苦。貂蝉便不自主的挺举下身,扭动腰身,一阵阵的舒畅随之满全身、窜向四肢,另她是一阵抽搐、颤慄、呻吟
  ……

  当吕布的龟壳感到抵到最里端终点时,感觉整根阴茎正被四周温暖湿濡的肉紧紧包住,虽然只有阴茎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实上他却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无力,闭着眼睛喘口气,静静的感觉这种人间美味,并且凝聚后继动作的精力。
  「喔!」貂蝉被肉棒充满的快感,挑动潜在的淫荡情欲,双手紧紧抱住吕布的背部,凑上樱唇吻,并且深深的吸住。冒辟疆的嘴唇被董小宛的舌头顶开,貂蝉的舌头继续伸入吕布的口中。就在这种热烈的「法国式接吻」下,吕布开始缓和的抽动肉棒。

  吕布彷佛全身的、精神力量都集中在阴茎,抽插移动的阴茎,不断的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压缩力道,让肉棒似乎难耐压力似的要爆开来,使得冒辟疆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貂蝉的腰臀也越扭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一阵阵的快感,正慢慢地把她推向人间乐事的最高点。吕布觉得貂蝉的阴道越来越湿滑,抽插也越来越顺畅,不由自主的像策马驰骋般的加快抽动,使得「噗滋!噗兹!」之声几乎连成一线,没有间断、休止。突然,吕布觉得肉棒在膨涨、阴囊也一阵阵酸麻,一声低吼未了「嗤!嗤!嗤!」一股股的热精,便连续激射而出。

  「啊……」貂蝉的子宫壁,彷佛受到强烈的撞击一般,一股股的温热精液接踵而至,烫得貂蝉的内脏如焚,抽搐不已。「嗯……」貂蝉又是一声淫荡的娇吟,阴道壁有节奏又急促的收缩着,一股滚烫的热潮从子宫里急涌而出。高潮的刺激让貂蝉似乎晕眩,手指长长的指甲,不知不觉中在吕布的背上划出几道抓痕。
  吕布软趴在貂蝉的身,还意犹未尽的缓缓扭动屁股,这种抽送不同于高潮,高潮所带来的是一触即发的舒服,而这种高潮后让肉棒在蜜穴里的抽送,却是能让双方维持一段长时间的舒服。

  「呼…嘘…呼…嘘…」两人都深深调着呼吸,静静让汗浸湿他俩的皮肤。他俩都不想动,累、又倦,都夹杂着高潮后的轻松;他俩只想眼睛一闭,让高潮在
  半梦半醒中消退……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10 暂无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