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九月鹰飞补遗】



  郭定醒来的时候,天已亮了。

  丁灵琳己换了一身昨夜刚买来的衣服,正坐在窗前梳妆。她的动作轻柔而优美,她的脸在窗外的日光下看来,显得说不出的容光焕发。就连这阴暗的斗室,都似已因她这人而变得有了生命,有了光彩。

  郭定已看得痴了──假如这是他的家,假如这就是他的妻子,他一觉醒来,看见他的妻子在窗下梳妆。那么世上还有什么样的幸福能比得上这种幸福?
  他的心又在刺痛。他不想再想下去,连想都不敢想。他知道这光辉灿烂、美丽的一刻,只不过是死亡的前奏。死亡的本身,有时本就很美丽的。

  丁灵琳忽然道︰「你醒了。」

  郭定点点头,坐起来勉强笑道︰「我睡得一定跟死人一样。」

  丁灵琳柔声道︰「你应该好好睡一觉,我知道你已有好几天没睡了。」
  郭定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丁灵琳道︰「好像已经快到正午。」

  郭定的心沉了下去。

  下午。

  ──叫他们明天正午,在鸿宾客栈等我。正午本是一天中最光明的时候,但现在对他们说来,却是死亡的时刻。

  丁灵琳忽然站起来,在他面前转了个身,微笑着道︰「你看我打扮得美不美?」
  她的确美。她看来从来也没有像此刻这样辉煌美丽,因为她从来也没有这么样打扮过。她看来就像是一只初展开彩屏的孔雀。这也许只因她直到此刻,才真正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这种辉煌的美丽,却使得郭定更痛苦。

  他忽然想起他母亲死的时候,在入殓时,也正是她一生中打扮得最美丽的时候。

  丁灵琳凝视着他,又在问︰「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想什么?」

  郭定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痴痴地看着她,忽然问︰「你要走?」

  丁灵琳道︰「我……我只不过出去一越。」

  郭定道︰「去见玉箫和吕迪?」

  丁灵琳点了点头,道︰「你知道,我迟早总是非要见他们一次不可的。」
  郭定道︰「我也迟早总是要见他们一次不可的。」

  丁灵琳道︰「你要陪我去?」

  郭定道︰「你不肯?」

  丁灵琳嫣然道︰「我为什么不肯,有你陪我去最好。」

  郭定又怔住。他本来想不到丁灵琳会让他去的──「这是我的事,我不要你管。」他想不到她今天居然会改变主意。

  丁灵琳微笑道︰「你若要去,就得赶快起来,先洗个脸,洗脸水我已替你打好了。」

  屋角果然放着一盆水。

  郭定跳下床,眼睛里因兴奋而发出了光,他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他知道玉箫和吕迪都是极可怕的对手。可是他不在乎。这一战是胜是负,他都不在乎。
  唯一重要的事,现在丁灵琳已不是一个人去死了,他忽然觉得这一战并不是没有希望的,他全身都充满了信心和力量。他弯下腰,用双手捧起了一掬水。冰冷的水,就像是刀锋一样,却使得他更清醒,更振奋。

  丁灵琳已走过去,走到他身后,柔声道︰「你也不必太着急,反正他们一定会等的。」

  郭定笑道︰「不错,叫他们多等等也好,我……」这句话他没有说完,他忽然发觉一样东西撞在他后腰的穴道上。他立刻倒下。

  只听丁灵琳轻轻道︰「我不能不这么做,不能让你去为我死,你一定要原谅我。」

  郭定虽然听得见她的话,却不能动,也不能开口。

  丁灵琳已扶起了他,扶到床上,让他躺好,站在床头看着他。

  她的眼睛,又充满了怜悯、感激和悲伤︰「你对我的心意,我已完全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也完全明白,只可惜……只可惜我们相见太晚了。」
     ***    ***    ***    ***

  正午,鸿宾客栈。

  丁灵琳走进去的时候,阳光已照在外面那绿色的金字招牌上。她身上并没有戴着她的夺命金铃,也没有带任何武器。今天她准备要用的武器,是她的决心,她的勇气,她的智慧与美丽。她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世上也不知有多少男人,是死在女人这种武器下的。她的确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而且今天又刻意打扮过。看见她走进去,男人的眼睛里都不禁露出爱慕和欲望。

  只有那善良的老掌柜,却显得有些忧虑担心,仿佛已看出今天必将有灾祸降到这年轻的女孩子身上,最近他看见的凶杀和祸事已大多。丁灵琳一进门,他就从柜台里迎出来,勉强作出笑脸,间道︰「是不是丁姑娘?」

  「是的。」

  「丁姑娘,你的两位客人,已经在后院里等着。」

  玉箫和吕迪居然真的全部来了。丁灵琳忽然发觉自己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虽然她已下了必死的决心,但却还是不能不紧张。她当然也知道这两个人的危险和可怕。

  「来的只有两个人?」

  老掌柜点点头,忽然压低声音,道︰「姑娘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不如还是回去吧。」

  丁灵琳笑了笑,道︰「你明知是我约他们来的,为什么要我回去﹗」

  老掌柜迟疑着︰「因为……」他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忧虑和恐惧,只不过轻轻地叹了口气。

  丁灵琳已微笑着走进去,心里却并不是不知道这老人的好意。可是她已没有第二条路走,就算明知在里面等着她的是毒蛇恶鬼,她也非去不可。

  后院里刚打扫过,厅堂已打扫干净,地上光秃秃的,显得更荒寒冷落。
  「那两位客人就在厅里。」带路的伙计说过这句话,立刻就悄俏退出院子。
  他显然已看出今天这约会并不是好玩的。

  客厅的门开着,里面并无人声,王箫道人和吕迪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更不喜欢笑。他们笑的时候,通常都只因为他们要杀的人,已死在他们面前。

  丁灵琳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露出最甜蜜的笑容,用最优雅的姿态走进去。
  在里面等着她的,果然正是玉箫道人和吕迪。

  这屋子里也只有阳光,但无论谁只要一走进来,都立刻会觉得自己好像是走人了个冰窖里。

  玉箫道人就坐在迎门的一张椅子上,他要坐下来,选的永远都是最舒服的一张椅子。他的服饰还是那么华丽,看来还是那么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屋子里虽然另外还有一个人,他却好像不知道。他根本就从未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吕迪却在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个漠不关心的游人,正站在兽栏里,看着一条已垂老的狮子在笼中向他耀武扬威一样。他苍白的脸上,带着种冷漠轻蔑的不屑之色,因为他知道这条狮子的皮毛虽华丽,但是牙己钝,爪已秃,已根本无法威胁他。他的神色冷漠,装束简朴,屋子里虽然还有同样舒服的椅子,他却宁愿站着。

  丁灵琳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笑得更甜蜜。这两个正是极鲜明强烈的对比,她第一眼看见他们,就知道他们绝不能和平共处的。

  「我姓丁。」她微笑着走进门︰「叫丁灵琳。」

  玉萧道人冷冷道︰「我认得你。」

  丁灵琳道︰「你们两位彼此也认得?」

  玉箫道人做然道︰「他应该知道我是谁。」他的手在轻抚着他的白玉箫︰「他应该认得这管箫。」

  丁灵琳笑了︰「是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认得这管箫?否则就该死?」她用眼角瞟着吕迪,吕迪脸上完全没有表情。他显然并不是个容易被打动的人。

  丁灵琳眼珠子转了转,嫣然道︰「我实在想不到吕公子也会来的,我……」
  吕迪忽然打断了她的话,淡淡道︰「你应该想得到。」

  丁灵琳道︰「为什么?」

  吕迪道︰「上官金虹留下来的宝藏和秘籍,本就很令人动心。」

  丁灵琳道︰「吕公子也动了心?」

  吕迪道︰「我也是人。」

  丁灵琳道︰「只可惜那宝藏和秘籍的地点,吕公子也绝不会知道的。」
  吕迪承认。

  丁灵琳的眼睛发着光,道︰「但我却知道,只有我知道。」

  吕迪道︰「哦?」

  丁灵琳道︰「这秘密我本不愿说出来的,但现在却已不能不说。」

  吕迪道︰「为什么?」

  丁灵琳叹了口气,笑得仿佛已有点凄凉︰「因为现在叶开已死了,就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没法子得到那宝藏的。」

  吕迪道︰「所以你找我们来?」

  丁灵琳点点头︰「我算来算去,天下的英雄豪杰,绝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两位。」

  吕迪只不过在听着,玉箫却在冷笑。

  丁灵琳道︰「今天我请两位来,就为了要将这秘密告诉两位,因为…」
  吕迪突然又打断了她的话︰「你不必告诉找。」

  丁灵琳怔了怔道︰「为什么?」

  吕迪淡淡道︰「因为我已不想知道。」

  丁灵琳怔住,笑容似已僵硬。

  吕迪道︰「但我却知道一件事。」

  丁灵琳忍不住问︰「什么事?」

  吕迪道︰「假如有两个人同时知道这秘密,能活着走出去的,就必定只有一个。」

  丁灵琳却已笑不出了。

  吕迪却笑了笑道︰「那宝藏虽今人动心,但我却不想为了它和东海玉箫拼命。」
  玉箫道人忽然也笑了笑,道︰「看来你是个聪明人。」

  吕迪道︰「道长也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玉箫道人道︰「她不如你聪明。」

  吕迪道︰「可是她也不太笨,而且很美。」

  玉箫道人道︰「她总是喜欢自作聪明,我一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
  吕迪微笑道︰「世上的女人,又有几个不喜欢自作聪明?」

  玉箫道人目光钉子般的盯在他脸上,冷冷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吕迪淡淡道︰「我只不过在提醒道长,像她这样的女人,世上并不多。」
  玉箫道人不由自主看了丁灵琳两眼,眼睛里也不禁露出赞赏之色,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惜、实在可惜。」

  吕迪道︰「可惜?」

  王箫道人道︰「一柄剑若已有了缺口,你看不看得出?」

  吕迪点点头。

  玉箫道人道︰「这女人已有缺口。」

  吕迪道︰「你看得出?」

  他当然明白玉箫道人的意思,丁灵琳和叶开的关系,早已不是秘密。

  玉箫道人︰「我若看不出,她上次落在我手里,我已不会放过她。」

  吕迪也曾听说,郭嵩阳从不用有缺口的剑,玉箫从不用有过男人的女人。他看着玉箫道人,不再开口,眼睛里又露出种讥讽的笑意。

  玉箫道人道︰「你还不懂?」

  吕迪道︰「我只不过在奇怪。」

  吕迪道︰「奇怪你为什么选这张椅子坐下来?」

  王箫道入道︰「你应该看得出,这地方只有这张椅子最好。」

  吕迪淡淡道︰「我看得出,可是我也知道,这椅子以前一定也有人人坐过。」
  他忽然结束了这次谈话,忽然从丁灵琳身旁大步走了出去。

  丁灵琳的心在往下沉,血也往下沉,全身都已冰冷。王箫道人正在看着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尖再慢慢地看到她的眼睛。他的目光似已穿透了她的衣服。
  丁灵琳只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完全赤裸着的。

  她并不是没有给男人看过,但现在她却是受不了,突然转身,想冲出去。她并不怕死,可是也知道,这世上还有些远比死更可怕的事。谁知她刚转身,玉箫道人已到了她面前,背负着双手,挡住了她的去路,还是用同样的眼色在看着她。
  丁灵琳握着双拳,一步步后退,退到他刚才坐的那张椅子上坐下,忽然道︰「我……我知道你绝不会碰我的。」

  玉萧道人道︰「哦?」

  丁灵琳道︰「我的确已有了缺口,而且还是很大的缺口。」

  玉箫道人笑了,微笑着道︰「我本来以为你已长大了,因为你今天要来做的,本是大人做的事,现在我才知道你实在还是个孩子。」

  丁灵琳从不肯承认自己是个孩子,尤其在叶开面前更不肯。但现在她却只有承认。

  玉箫道人悠悠道︰「你知不知道,孩子要做大人的事,总是危险得很。」
  丁灵琳鼓起勇气,道︰「我却看不出现在有什么危险。」

  玉箫道人道︰「本来我的确从不碰已有过男人的女人,对你却可以破例一次。」
  丁灵琳已不能动,从脚尖到指尖都已不能动,连头都不能动。玉箫道人看着她的脸色已变了。丁灵琳只觉得他的眼睛里仿佛忽然有了种奇异的吸引力,吸引住她的目光,将她的整个人都吸住。她想挣扎,想逃避,却只能痴痴地坐在那里,看着他。

  他的眼睛里仿佛在闪动着碧光,就像是忽然亮起了一点鬼火。丁灵琳看着这双眼睛,终于完全想起了上次的事。「……去杀叶开﹗拿这把刀去杀叶开。」这次他要她做的事,是不是比上一次更可怕?

  她已用尽了全身力气挣扎,冷汗已湿透了她的衣服,但她却还摆不脱。玉箫道人眼中的那点鬼火,似已将她最后的一分力气都燃尽。她已只有服从。无论玉箫道人叫她做什么,她都已完全无法反抗。

  玉箫道人淫笑着看着这个武林世家的绝世美女:「你知道我的道号为什么叫玉箫道人吗?」

  丁灵琳茫然道:「是因为你用玉箫作为兵器。」

  玉箫道人淫笑道:「不完全是,还因为我下面的玉箫也非常厉害,好了,我现在很累了,你跪到我的面前来。」

  丁灵琳茫然的走到玉箫道人的面前,优雅的跪了下去。

  「现在解开我的腰带,对,把我的裤子脱下来,对…。」

  丁灵琳顺从的服从着玉箫道人,玉箫道人那巨大的鸡巴立刻挺立起来。
  「用你的脸蛋来抚摸我的鸡巴,对…好…」

  丁灵琳温柔的用自己那美丽可爱的脸蛋蹭着玉箫道人的大鸡巴,玉箫道人的鸡巴感受到了丁灵琳那滑腻腻的脸蛋,变的更加硬了起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抓住丁灵琳的头发,用力把大鸡巴捅入丁灵琳的樱桃小口。

  丁灵琳不由自主的尽量张开嘴容纳那又根粗又长的大鸡巴,一下子小嘴被塞的满满的,呼吸几乎都已经停顿,而那根大鸡巴一口气捅入到丁灵琳的喉咙,丁灵琳难过的想吐,可是整个嘴都被大鸡巴占据,呕又呕不出来。

  玉箫道人看着丁灵琳那绝色的容颜上表露出来的痛苦表情,兴奋无比,用力的在丁灵琳的樱桃小口中抽插,抽插了数下,不禁有一种玷污胯下美女的冲动,抽出了自己的大鸡巴,丁灵琳如释重负,弯腰要呕吐,但却被玉箫道人拉着头发把脸抬起。

  玉箫道人吩咐道:「张开嘴。」丁灵琳无奈又张开了樱桃小口。

  「把我的尿喝进去。」丁灵琳茫然的点头。

  玉箫道人把龟头插入了丁灵琳的樱桃小口,运气憋出一泡尿,射入丁灵琳嘴里,丁灵琳卷起香舌,用力的把玉箫道人的排泄物全部的喝了进去,辛亏丁灵琳气功不凡,否则绝对无法一口气把这么多尿都喝进肚子,尽管如此,丁灵琳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大力吞咽。

  玉箫道人看着这个骄傲的武林世家美女喝自己的尿,得意之极。命令丁灵琳舔自己的鸡巴,丁灵琳伸出香舌,卖力的为玉箫道人的龟头服务。如果有旁人在场,绝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美丽动人的武林世家的美女,夺命铃铛丁灵琳正在全力以赴的为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老头吹箫,喝尿。

  舔了一会,玉箫道人觉得这样麻木的丁灵琳没有趣味,灵机一动,封住在丁灵琳的要穴,让丁灵琳虽然能够行动却无法运气,然后解去了对丁灵琳精神禁制。
  丁灵琳猛抬头看到玉箫道人的大鸡巴,急忙站起来要逃跑,玉箫道人淫笑着抓住丁灵琳的衣裙,用禄山之爪抓住了丁灵琳那微微挺起的胸部,用力一拧,只疼的丁灵琳大声惨叫,跌倒在地。玉箫道人抓住丁灵琳的双脚,用力向两边一分,一把拽断了丁灵琳的腰带。

  丁灵琳惊慌的尖叫:「老流氓,无赖,快放开我。」

  玉箫道人哈哈大笑:「这可不是我去强奸你,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哈哈,想不到我居然能玩到你这么一个武林世家出身的绝世美女,哈哈。」

  同时手并不闲着,几下扒掉了丁灵琳的裤子,露出了丁灵琳那修长雪白的一对美腿,丁灵琳匀称结实的美腿徒劳的在空中乱蹬,但只是让玉箫道人更仔细的欣赏到了那双美丽的腿。

  玉箫道人一面欣赏一面赞叹:「不愧是武林世家的大闺女,瞧这两条大腿,雪白粉嫩的又这么曲线玲珑,一点没有因为练功练的粗壮,毕竟是名家子女,与众不同。」

  用手先在丁灵琳纤细的,曲线优美的小腿上抚摸,又向上深入,在她那雪白滑腻的大腿上抚摸着,又滑到丁灵琳娇嫩的大腿内侧,感受着那非同一般的滑腻的感觉,而丁灵琳的哭叫声和大腿乱蹬引起肌肉的抖动,反而加强了玉箫道人的感觉,玉箫道人的手又逐渐探到了丁灵琳最后的防线——底裤上。

  玉箫道人大手一挥,拽掉了丁灵琳的底裤,于是,丁灵琳最宝贵,最隐秘的部位全部裸露在玉箫道人的眼前,丁灵琳那白滑滑的大腿,桃源洞口,芳草如茵,珠润臀圆,一览无遗。

  玉箫道人淫荡的笑着,运起神妙的内功,把中指摸上了全力挣扎的丁灵琳桃源洞口边上那粒娇嫩的花生米上,丁灵琳突然感到一阵难以言语的快感,冲击着她那隐秘的方寸之地。她的尖叫声突然转变成了呻吟声:「救命呀…救…啊…啊…嗯…欧…欧…」

  丁灵琳只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她的桃源洞口抚弄着,拨动,搔弄越来越快,丁灵琳美丽动人的娇躯随着玉箫道人中指的颤动而颤抖着,她的神智已经模糊,好象叶开回到了她身边,和她在床上疯狂一般,她的身子止不住一阵阵的抽搐,她那雪白的屁股也缓缓的筛动起来,雪白修长的大腿也不知羞耻的张开了。

  玉箫道人收起神功,抓住丁灵琳的上衣,用力一扯,丁灵琳那羊脂白玉般的一双乳房已经从衣服中突露出来,丁灵琳的乳房在她躺在地上上显得不算丰满,但却非常细致玲珑,在雪白的丰隆的乳房陪衬下,那粉红色美丽的乳头挺立,这一切都在撕裂衣服引起胴体的震动中轻微的颤动着,而丁灵琳还没有从玉箫道人和合神功的刺激中清醒过来,依然闭目呻吟。

  玉箫道人伸出禄山之爪,在丁灵琳那一对小巧可爱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着,那雪白滑腻的肌肤,给了玉箫道人从来没有过的刺激,他激动的把头趴下,用嘴吸允那娇嫩的乳头,用舌头舔那雪白滑腻的乳房,拨弄那粉红色的乳头,用牙齿轻轻滑过那滑腻腻的乳房。

  突然,他想起别的男人曾经抚摸过,吸允过这对美丽的乳房,不禁激起了他的虐待狂性格,他原本轻轻含住丁灵琳美丽的乳房,情不自禁的的加大了力量。
  丁灵琳在享受着情郎的爱抚时突然感到乳房上一阵剧痛,啊的一声挣开了眼睛,猛看见趴在自己赤裸娇躯上的竟然是那个丑陋的玉箫道人,大声尖叫起来。
  玉箫道人抬起身子来,一双邪恶的眼睛如同冒出火来一般,他双手抓住丁灵琳穿着雪白罗袜的双脚,用力向上一举,而丁灵琳的挣扎怒骂似乎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似的,丁灵琳的下身被这个动作凸现出来,他挺起鸡巴,就向丁灵琳已经爱液泛滥的小穴刺去。

  丁灵琳为了保卫自己的贞节,用力的扭动下身,让玉箫道人无法准确的刺入自己的体内,玉箫道人几次冲刺都没有插中位置,勃然大怒,把丁灵琳的左腿架在肩膀上,用右手抓住丁灵琳的娇俏的乳房,用力一捏,雪白的乳房在巨爪下变形,变红,变青。难以忍受的剧痛使丁灵琳惨叫着,脑海中什么都忘记了,扭动着上躯,却忘了下面更危险的地方。

  玉箫道人那粗如儿臂般的鸡巴已经趁机攻入玉门关,深入盘丝洞,巨大的鸡巴给丁灵琳小穴带来的冲击使得她张大樱桃小口,大口大口的吸气,连尖叫一时间都忘记了,嘴里无意的传出「啊…啊…。欧………欧…」的声音。

  玉箫道人精深的床上功夫,巨大的鸡巴使得美丽骄傲的她欲死欲仙,玉箫道人埋头苦做功夫,对准花心,长驱直入,急捣猛攻,感受着叶开的情人,武林世家美女丁灵琳紧紧的小穴给他带来的快感。

  直到他抽插了数十次,美丽的丁灵琳才从他鸡巴刺入小穴带来的快感中挣脱出来,破口大骂:「畜牲,老流氓,卑鄙…啊…无…无…啊…无耻!…啊…啊…欧…老…啊…欧…啊…老…老…混…啊…欧…蛋。」

  她虽然不断扭动下身想躲开玉箫道人的抽插,但下身已经被玉箫道人牢牢的控制住了,只得任凭玉箫道人挺枪跃马,直捣黄龙。丁灵琳的娇躯受到玉箫道人超常的大鸡巴暴风骤雨般的猛烈冲击,上下的抖动着,美丽的双乳激烈的波动。
  修长匀称的双腿被玉箫道人握在手中,随着玉箫道人的动作而上下摇动。这一切,和她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叫骂声构成一幅精彩而妖艳的画面。

  玉箫道人抽插了数百下,突然退出丁灵琳的小穴,体内突然的空虚使得丁灵琳一时忘记了喝骂,只顾大口大口的喘气,引发她那美丽的双乳上下耸动,玉箫道人抓住丁灵琳的小蛮腰,用力把她翻过身来,跪在了地上,她不由自主的用双手撑住了地面,玉箫道人跪在她的背后,用力一挺,鸡巴从后面插入了丁灵琳的小穴。

  丁灵琳刚刚缓过气来,小穴又受到了冲击,两腿一软,向两边岔开,发生了她毕生为之后悔的事情……

  由于丁灵琳的大腿向两边岔开,导致她那本来就不丰满的屁股形成的臀沟裂开,露出了她那从来没有爆露在别人面前的菊花蕾,玉箫道人看到那美丽的屁眼,鸡巴更挺,用力抽插,手探到丁灵琳的胸前,抚摸搓弄那变大了的柔软的乳房。
  这时丁灵琳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她从开始的冲击中清醒过来,而这象母狗一样被操的姿势使得她感到极度屈辱,大骂:「下流的东西,王八蛋,无耻…」
  她的怒骂使玉箫道人怒火冲起,一低头看到了她那美丽神秘的屁眼,决定给丁灵琳这个武林世家的绝世美女来个厉害的,他先用手指抚摸丁灵琳的菊花蕾,感受那娇嫩的肌肉给他带来的舒适,抚摸了一会又捅入了丁灵琳那未经人道的屁眼探路。丁灵琳感到了指头插入屁眼的剧痛,疼的尖叫起来,并不断的扭动着屁股,收缩屁眼,想逃避玉箫道人的指头。

  玉箫道人感受到了丁灵琳收缩屁眼给手指带来的压力,又听到了丁灵琳充满痛苦的尖叫声,淫笑着拔出了手指。丁灵琳以为玉箫道人不再进攻她的屁眼了,停止了屁股的扭动,她刚刚要再次开口大骂,玉箫道人突然把她的身子再次调转过来,变成仰面朝天。

  玉箫道人抓住她纤细的脚腕,向上一举,丁灵琳的桃源洞口已经完全爆露在玉箫道人的面前,但玉箫道人不屑一顾,用力的再向上举起,终于把丁灵琳的美丽屁眼提高到了合适的高度,而丁灵琳的双腿被提的越高就越显的修长匀称。
  玉箫道人岔开丁灵琳的美腿,将大鸡巴在丁灵琳的怒骂声中顶住了丁灵琳的菊花蕾,丁灵琳突然感到屁眼被鸡巴顶住,不禁吓的屁眼收缩,一时忘记了继续骂,急忙的扭动着屁股。玉箫道人的龟头感受着丁灵琳菊花蕾带来的舒适,追逐着丁灵琳的屁眼。

  他再将丁灵琳的双腿岔开点,他那粗如儿臂般的大鸡巴就准确的刺入了闻名江湖的美貌侠女丁灵琳那从来没有被人碰到过的屁眼……那撕裂般的剧痛使得丁灵琳杀猪般的尖叫起来「混蛋,恶棍,色啊………」她那美丽可爱的的容颜痛苦的抽搐着。

  玉箫道人一面抽插着,一面欣赏着骄傲的女侠丁灵琳那痛苦的表情,而他的大鸡巴更感受着丁灵琳屁眼和大肠带来的美妙感觉。丁灵琳感到屁眼里面又涨又痛,痛苦的哀叫着,玉箫道人淫笑道:「你还敢不敢骂我了?」

  丁灵琳上气不接下气的骂道:「流…啊…啊…痛…痛…好涨…疼死啦…别…别…啊…啊…」

  那紧夹的感觉,惨绝人寰的哀叫声,痛苦的表情,使得玉箫道人血脉偾张,感觉到了高潮的接近,更加用力的抽插着,那巨大的痛苦使得丁灵琳脑海中一片空白,屎尿失控,尿了出来,而屎却被玉箫道人那粗大的鸡巴顶了回去,剧烈的疼痛使得她也尽量收紧屁眼,不仅使玉箫道人获得了更大的快感,也使冲到屁眼的屎又被逼了回去。

  但尿却不受控制的冲了出来,由于她修长的美腿被玉箫道人抓住压到了她的肩膀上,阴户和尿道都改变了方向,她的尿也就改变了方向,划出一道漂亮的曲线,落到了她自己的小腹上,而她的尿随着玉箫道人那超级大鸡巴的抽插也时停时尿-玉箫道人插的时候,痛苦使她的括约肌无力约束,尿了出来,而玉箫道人抽的时候,稍微轻松的感觉使括约肌约束住了尿水。

  玉箫道人看着这个以泼辣闻名的武林世家美女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撒尿,兴奋无比,更加卖力的抽插着,突然,一阵奇异的感觉袭来,他的动作一下僵住了。
  丁灵琳感受到屁眼里面一阵滚烫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不是非常明显—尤其是她正在被巨大的痛苦攥住的时候,只见玉箫道人缓缓的抽插了几下,放开了她的双腿,趴在她的身上剧烈的喘气,她也无力反抗,脑海一片空白,双眼茫然的看着蓝蓝的天空,而屁眼仍然遗留下来疼痛使得她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歇了一会,玉箫道人缓过气来,坐了起来,运起魔功,看着丁灵琳,丁灵琳很快的又被玉箫道人的眼神控制住了。

  「你是我的仆人。」

  「我是你的仆人。」

  「来,给我穿好衣服……………」

  玉箫道人看着重新打扮整齐的丁灵琳,发现穿上衣服的丁灵琳显得更漂亮,更美丽,微笑着把手伸向丁灵琳。

  就在这时,突听「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人标枪般站在门外。
  玉箫道人一惊,回身怒喝︰「什么人?」

  「嵩阳郭定。」

***********************************  这个帖子我能找到的就这么多了,如果谁有可以来帮忙补全下。
***********************************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