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哈利波特-马份的报复X妙丽的第一次】



  又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为什么总是会输给妙丽。格兰杰那一个麻种呢?
  「这次一定要给那一个麻种一个教训!」跩哥。马份忿恨的走在通往史莱哲林的地窖「马份,过来!」远处史莱哲林的院长赛佛勒斯。

  石内卜正好搬着一箱东西。

  「是!是的先生。」马份只好放弃回去地窖跟克拉与高尔商讨如何对付那个聪明该死的麻种妙丽。

  格兰杰:「帮忙搬这个!」石内卜把一个装着药水的玻璃箱子交给马份。
  「小心搬!那里面是迷情水!」哼哼!天狼星死了,就不会在有人阻止我去找路平了!我要复仇!我不要!再也不要被一只不肖狼啃了!

  「是,是的先生。」马份接过玻璃箱子,看着在里面冒紫色气泡的药水,突然!一个念头闪过马份的脑袋。

  「先生,请问这要怎么用啊?」

  「……」石内卜冷冷的瞪了马份一眼,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先生!等等我!」马份只好跟上去,看来石内卜教授心情不好啊「帮我拿回办公室。」终于走快要到石内卜办公室的入口了,但是石内卜却停了下来「

  我还要去找校长一下,那个药只要一小滴!就可以让一个成年人「意乱情迷」。哼哼~路平你给我小心一点!「最后一句话小声的几乎听不见。

  「呃!」马份对着走远的石内卜身影发呆……成人只要一小滴?那如果是那一个麻种妙丽。格兰杰呢?还有关路平教授什么事?

  「呵呵~机会来了!」马份把药送去办公室放好后,在石内卜的办公室内随意拿了一个小瓶子装了一点迷情水之后快速的离开石内卜的办公室。

  「妙丽!我们要去打魁地奇你要不要去?」哈利跟荣恩问背着一大堆书的妙丽。

  「你看我的样子像有空的人吗?我要去图书馆啦!」妙丽摆摆手走出交谊厅。
  「喔!自己一个人小心啊!」荣恩喊着,便跟哈利拿起扫把尾随着妙丽走出交谊听在妙丽走向图书馆的途中,马份看到了落单的妙丽他知道机会来了,这一刻他计划很久啦!该死的麻种!跟着妙丽直到周围都没有人的时候「唉呀!这不是大门牙小姐吗?」(笨蛋马份还不知道妙丽的牙齿早就变小了)

  「唷!这不是小雪貂先生吗?」就算是假穆迪教授变的,还是可以让妙丽想到就笑「你!哼!又抱着一堆书要去那?你以为念了那么多书你就会变成纯种吗?不要痴心妄想了。麻种永远都是麻种。」

  「总比有人自以为是的好吧!」妙丽不想跟马份说那么多,正想闪过马份身边继续前往图书馆。

  「哼!」马份拿出预藏的迷情水含了一小口,拉住妙丽对准妙丽的嘴强灌下去,(歹势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但是妙丽强烈的抵抗让马份也不小心喝了一点迷情水下去。

  「你!你干什么!?」妙丽眼中有一点泪光,那是我的初吻啊!居然让小雪貂夺走了,而且!我不要你吻过潘西那母牛后又来吻我!!!

  「哼!便宜你这一个麻种了。」马份抹抹嘴,心里想这一个麻种接吻的感觉居然着还不赖!但是下腹部有一种异常的热感窜出。

  「嗯……」妙丽的书已经拿不住掉了一地,脸色微红眼睛水汪汪的看着马份。
  「你到底做了什么?」本来是斥喝的语气因为喝了迷情水却变成娇媚的撒娇。
  「嘿嘿!迷情水!你这该死的麻种!」这样看妙丽。格兰杰真有种说不出的娇艳啊(还没发现自己也有喝一点迷情水==||| 马份你是白痴吗?)
  「迷……迷情水?笨蛋!你用嘴喂我你自己也喝到了啦!」妙丽摇摇头,想着不行去图书馆了,快去找庞内夫人吧。不然……就……

  「你要去那?」马份抓住妙丽的手。

  「去找庞内夫人!你放开我!」妙丽想要挣脱马份紧抓的手。

  「不准!」用力一扯!把妙丽压在柱子与自己之间!啊这就是女生的味道吗?妙丽的馨香正在挑逗马份的嗅觉,手不自觉撩起妙丽的裙子,往神秘的三角地带去。

  「不!不要……马份,不要……快住手。好热……」妙丽想要推开马份压上来的身体,不过因为喝了迷情水已经没有力气了,于是情欲取代一切剩下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

  「让你舒服好吗?」马份看妙丽不在反抗,就把妙丽推到一间没有人用的房间,不过这房间还真不错已经有很舒服的床跟满室的暧昧气息了!(你们也真好狗运,居然刚好到了万应室)事不宜迟,马份立刻脱掉妙丽的长袍与裙子。
  「不行!」妙丽双手护在胸口,最后的理智出现。

  「不行什么?」马份轻抱着妙丽,让妙丽坐在床上,掰开妙丽紧闭的双腿,下巴靠在妙丽纯白的内裤前磨蹭,天啊!马份可以感觉到妙丽的湿润,脱掉自己的衣服马份剩下一件纯黑色的四脚内裤。马份站了起来!让妙丽看清楚自己搭的高耸的帐篷。

  「啊!下流!」妙丽别开脸,但是不在坚持保护他的胸口「滋!剥、剥、剥!」马份粗暴的撕开妙丽白色的衬衫,连钮扣都因为太大力而飞出去「啊!不要!」妙丽又想护住胸口,但是马份手更快的将妙丽的双手固定起来,空出另

  外一手去抓了本来准备绑蚊帐的缎绳绑住了妙丽的双手,并把妙丽的手固定在床头

  「马份!你不要这样!」妙丽只剩下纯白的胸罩跟内裤跟白色的袜子「不要怎么?这样吗?」马份跨坐在妙丽的下腹上,开始抚摸妙丽的肌肤「啊……不要……」妙丽的眼神变了,变的更加的情欲,比起一开始真正的反抗,现在叫的‘不要’更像是给马份鼓励。

  而马份也接受到讯息肆意欣赏这样春光荡漾的妙丽,边沿着她的颈际吻上耳垂,妙丽一震,虽然仍不断摇头着躲避,但是嘴里微弱的声音却是舒服的淫语。
  不知道马份从那变出了一把小剪刀(万应室嘛!)轻拍妙丽的脸颊,要妙丽看清楚,马份一片片的慢慢剪着妙丽的胸罩。

  「快要剪到啰!你的粉红色乳头就要出现了。」

  「不要!不要说出来!你很讨厌」妙丽羞红了脸卡扎一声妙丽粉红色的乳头就接触到空气了,冰冷的空气让妙丽的乳头一瞬间硬了起来!

  马份忍不住嘴巴凑了上去轻咬蔓舔又吸允,弄的妙丽只有不断的淫声浪语才有办法回报马份的挑逗,马份突然抬起头又拿起剪刀在妙丽的内裤上剪了一个洞,那一个洞一剪开房间内立刻满益了妙丽初次性欲的香味,原来马份对准了洞口才剪的。剪完后马份也脱下他的内裤,不过马份不急,他要妙丽自己说!

  「这样舒服吗?」马份攻击着妙丽的左胸与香味四逸的下体,也解开了绑住妙丽的缎绳「啊!不要……好舒服!」妙丽忍不住轻声淫哦了起来,获得自由的双手环抱住马份,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好让自己不要沉沦在马份带来的情欲中「不要?不要什么?这样吗?」马份在妙丽的耳边小声的说,突然加重力道在妙丽的私处的红豆!

  「啊!」妙丽大叫一声!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欲望「求求你……」

  「求我什么?」马份邪笑着,就要说出了「不……不行!」理性啊!妙丽最引以为傲的理性!

  「不行什么?插进你的体内吗?」马份啄了一下妙丽的唇瓣,撑开妙丽的双腿,完全勃起的肉棒抵在妙丽的洞口,挑逗着妙丽的感官「对!插我!」妙丽大喊!理性已经被欲望取代了马份将小头插进妙丽的身体中!虽然缓慢却很坚定,一点也不迟疑!

  「啊!啊!」妙丽抓紧马份的背,一份充实的感觉塞进妙丽又湿又兴奋的小穴口「准备好了吗?」马份的小头碰到障碍物了,那是妙丽处女的象征「什么?」妙丽还沉醉在马份充实的感觉上,并没有发现一切都还没有开始「这个!」马份一冲到底!冲破了障碍物!假装没听到妙丽的惊呼声!然后停住不动。

  他可以感觉到妙丽的子宫正在吸吮他的小头!这感觉很舒服!但是马份还是停止动作,他要妙丽习惯他的存在!要妙丽永远不要忘记这一刻!

  「啊!啊!」妙丽痛到眼泪都流出来了「不要哭!看着我!」马份擦去妙丽的眼泪「告诉我,谁在插你?」

  「马份。。。」妙丽很痛,但是还是乖乖的回答马份「说完整一点」马份用力捏着妙丽的乳房「啊!!好痛!」

  「说!」

  「是跩哥。马份在插我,好痛!」妙丽又流出泪水「在插谁?我在插谁?」不行给妙丽喘息的机会,要让妙丽永远记住她的第一次是给我跩哥。马份夺走的!这样不论妙丽后来跟谁做!只会想着我!跩哥。马份!!

  「是跩哥。马份在插妙丽。格兰杰!是跩哥……」妙丽哭喊着「乖女孩,我要开始啰!会有一点痛,但是不会很久的」马份又再一次擦干妙丽的泪水后就像他自己宣告的那样动起来。

  马份紧抱住妙丽,以规律的节奏进进出出妙丽的私处,马份尽量放轻力道,不想让妙丽太痛苦,但是他发现有一点多于,因为他看见妙丽的眼底又像刚刚央求他插进她体内时那样的充满情欲。

  「啊……好舒服!跩哥,好棒啊!」只是很规律的活塞运动就可以让妙丽呻吟成这样那……

  马份突然一改方才的柔情,便成了粗暴又狂野的猛插妙丽的小穴!

  「啊!啊……」妙丽呻吟着,虽然会痛但是也渐渐被一阵又一阵的狂喜给淹没!她觉的自己快要死掉了!舒服的不得了。就快要受不了!

  「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死了!」妙丽开始胡言乱语,指甲掐进马份的背!背部弓起,马份知道妙丽快要高潮了,也加快了速度!

  「啊啊……」到了最后一刻马份轻声的呻吟而妙丽则是大声哭喊着!

  马份最后一次冲刺!将他小头顶住妙丽的子宫颈口精液满满着注入子宫中!不停的射着……直到把存量都发射完毕!才把脸埋进妙丽的颈间,抱着妙丽的身体,呼吸深沉。

  妙丽却因为第一次的高潮与接受太多的狂喜昏过去了。

  就这样妙丽的第一次给了马份妙丽幽幽的醒来,不敢相信……她居然跟死对头马份做了。第一次!看着躺在身旁搂着自己安稳睡觉的马份,妙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又想到自己在马份的怀里那么的……

  妙丽……想哭,却又不行否认真的很舒服……怎么办?怎么办?

  感觉到身旁有一股骚动,马份睁开眼睛「你醒啦?」

  「废话!你要忘记今天的事!不准记得!」妙丽拉着被子下床在一堆衣服中掏出魔杖。

  此举让本来还悠闲的躺在床上的马份跳了起来!也急着找自己的魔杖「哼!你也会怕!」

  「你刚刚在床上可爱多了!」

  「你说什么?」

  「说实话!」

  「你还敢说!不知道是那一个笨蛋!居然想的出对嘴的方式喂我喝迷情水!自己也喝到

  还敢说!笨死了!「妙丽一挥魔杖,马份立刻跳开!不过妙丽是把破烂的胸罩召唤到自己眼前,修复!穿上去。

  「哼!不知道是谁还很高兴被我亲的!」马份看妙丽开始在穿衣服,自己也开始穿了起来!但是看到自己造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妙丽还真有一点不好意思「谁!谁高兴啊!」妙丽红起了脸!

  「你啊!刚刚还叫着很舒服啊!不要停啊!」马份不甘势弱的吼回去「你!你!你!你跟本不会做迷情水!是谁做给你的!」妙丽脸又更红了,只好快转话题!


  「才不告诉你!」马份脸也红了起来。总不可以说是跟石内卜偷的吧「哼!反正我也会查出来!喔……」妙丽本来想要大步走开,但是下体传来的微痛却让她停下脚步。

  「那里痛?还会痛吗?」马份立刻凑上前去扶住妙丽让她坐下。还会痛吗?我尽量小力了ㄟ!

  「我觉的我被大卡车碾过啦!」妙丽委屈的叫!

  「什么车?什么是大卡车?真的很痛吗?」马份紧张的团团转「呵呵。」妙丽想起马份跟本不知道什么是车子。纯种的笨蛋,但是看这样为自己紧张的团团转心中一暖。拉住马份的手「什么?」马份蹲下去但看到妙丽露出微笑就知道。还好啦!没有什么事。害我心里吓了一跳。

  「你跟谁做过?人家是第一次啊。那你呢?」妙丽附在马份的耳边羞涩的问。
  「……」马份的脸突然暴红!飞快的站起来。

  「说嘛!」妙丽摇摇马份的手。

  「也……也是第一次啦!」唉呀呀!马份兄也是第一次啦!

  「那……迷情水是谁给你的?」称胜追击!妙丽站起来走向门边「……是石内卜教授的。」马份认哉!乖乖说以免遭殃「他就这样?你啊?」妙丽不信!
  「我偷拿的啦!」马份准备开门了。

  「等等!」

  「???」马份低头看拉着自己手的妙丽啵!妙丽偷亲了马份一下!就快速的开门跑掉了。

  马份追出去,却刚好看到哈利跟荣恩在远处向妙丽打着招呼,而妙丽捡起满地的书回看马份一眼就往两位好友的方向奔去

  这一天!马份……对哈利跟荣恩更不爽了!

                后记:

  又一次的温存……

  「不过很奇怪……」马份搂着妙丽「什么?」

  「我偷拿迷情水那一次,石内卜喃喃的说着要路平教授小心一点耶!该不会……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