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催眠夏芸+妈妈】(09-11)【作者:gy77yy】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

  「阿……肉棒……想要真的肉棒……」心玲一边听着沙沙送的CD一边拿着假肉棒自慰着,也还好房间有隔音所以心玲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去,心玲也不知道弄了多久了,只是不停的弄着。

  回到家洗完澡,吃个饭,就回到房间休息,拿出沙沙送的CD来听,好像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心玲就莫名其妙的非常想要,将房门锁好,心玲就拿出假肉棒不停的弄,却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弄总是卡在最后一个关头就是得不到高潮,就在这个时候,心玲的脑海中出现了下午跟沙沙靠在一起的男人,不管心玲再怎么不愿意去想像,脑海却不受控制的想像下去,想像着靠在他身上的是自己,想像着他没穿衣服的样子,想像着自己在他身下用肉棒不断的干着自己,那感觉一定很美好,要是可以跟他在一起服侍他一定相当美好,不停的想像着,也逐渐渴望跟他相处,不知道为什么,心玲不会讨厌他就是觉得他一定不同其他男人,渴望他来拥有全部的自己。

  心玲就这样在床上睡着了,手还放在假肉棒上就算睡着偶而还会插个几下,一旁的CD还在不断的播放。

  隔天一早,心玲起床抬头看看四周,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一样十分着急,迅速的清理一下自己就急着到学校去,到了学校又只是站在校门口等待,等待什么心玲不清楚只知道在等,等最重要的人,是谁?心玲也不知道,也没发现到现在还是淩晨,根本也没有人会到学校来。

  懵懵懂懂的等待中,有一个人站在面前,心玲一看原来他就是昨天跟夏芸在一起的人,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心跳逐渐加快,混乱的脑海却慢慢的清悉,渐渐知道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主人!」心玲主动的跪在徇玮面前,心玲终於找到自己为什么这么早站在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面前的主人,在主人的身边就是自己的归属,心玲心中是一片宁静。

  「起来吧!」徇玮相当开心,没想到不经过催眠,而在CD内加入意识不能轻易辨别就能被吸收的第四声波有这么大的效力,通常脑袋同一个时间只能分辨出三种声波,而第四声波是人听到却不知道的领域,这种直接引响潜意识的方法却不容易成功,只要听者的意志坚强根本就没用,不过对於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的千金小姐可是相当有用。

  「是!」心玲看着徇玮心想:〈原来男人也可以这么吸引人,不,不对,主人是特别的,只有主人才能够这么吸引人。〉

  「现在还早,陪我走走吧!」徇玮一手环着心玲的腰往校内走去。

  心玲靠在徇玮身上,发现碰触到徇玮的地方都异常的敏感,呼吸着徇玮身上的气味,心玲全身有点无力,小穴也痒了起来,才走没多久心玲就已经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主人!我……我想……想要『那个』」

  「那个?!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我想要,主人的肉棒。」心玲被自己说出来的话给吓一跳,什么时候自己变成这么淫荡,说出这种话竟然不会觉得害羞,反倒有些期待、兴奋的心理。
  「想要肉棒怎样?!」

  「想要主人的肉棒插进心玲的小穴,不停的干,干坏心玲」说完心玲心中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就好像是放下心中所有的枷锁。

  徇玮带着心玲来到最近的男厕「我现在还不想要做,你先自慰给我看看,或许可以提起我的兴趣。」

  心玲毫不犹豫的坐在马桶上脱开内衣裤「主人你看,心玲的小穴好湿,好痒,好希望主人的肉棒可以进来。」张开双腿,翻开阴唇,边说边用手指插着。
  淫荡的呻吟伴随着令人遐想的水声,充满着男厕「求……求主人把肉棒插进来……心玲快要受不了了……」

  「原来我们系花是这么淫荡的贱女人,是不是整天都在想着肉棒插阿?!」
  「心玲是淫荡的女人……请主人用肉棒狠狠的干……干坏心玲……」心玲早就已经兴奋到脑袋无法思考,只能顺着徇玮的话说。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看到徇玮掏出肉棒心玲将双腿张开到极限,两手将阴唇撑开,可以清楚的看到小穴正一开一闭的等待肉棒的进入,肉棒没有阻碍的一插到底。

  「阿……顶到底了……好大。好热……主人的肉棒进来了……」心玲不停的扭腰想得到更大的快感。

  「心玲不是处女?!」

  「心玲……是被假肉棒……给弄破的……」

  徇玮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大力,弄的心玲乱叫连口水都跑出来。
  「好……好舒服……来了……高潮了……」心玲从来没有过这么彻底的高潮,心玲虽然已经高潮失神,不过徇玮还是不停的弄,才没多久心玲又达到第二次的高潮,心玲已经全身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不停承受徇玮所带来的快感,一次比一次强,心玲觉得自己好像漂在空中舒服到没有办法想事情,只知道听从配合徇玮,从本来坐着到现在靠在门上,心玲只能任其摆佈,心玲根本无力站着徇玮每一次的插入都将心玲给顶起来,这样的姿势带给两人更大的快感,终於在心玲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下,徇玮也射了,才将肉棒拔出来而已,心玲马上就失去支撑力滑坐在地板放,两眼失神,徇玮将肉棒移到心玲面前,心玲呆呆的看了一下才将肉棒含在嘴中清理。

  随着时间的推进,校园也慢慢活络起来,在校园内某处众人的视线很有默契的全部集中在两个人的身上,男性的眼神中是带着羨慕跟忌妒,而女性的眼中却是带着忌妒以及疑惑。

  徇玮带着心玲在校园中四处散步,毕竟有美女相陪,在无聊的事情也会变的有趣,一路上心玲都紧紧靠在徇玮身上,完全不理睬附近人的眼光,徇玮则是很大方的接受众人羨慕跟忌妒的眼光,不过很快的徇玮有产生一个疑问,男生羨慕忌妒他懂,毕竟哪个男人不希望能够有美女作伴。

  但是女生也投来同样的眼光,这就让徇玮不太了解,虽然说心玲是同性恋但也因该只是少数量的人知道或有过关系才对,怎么会一路上碰到十个有九个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

  徇玮忍不住轻声的在心玲耳边问:「心玲,你跟多少女生有过关系?」
  这个动作却招来大多数女生们更忌妒的目光。

  「呵呵,玮吃醋啦!我们科系九成以上的女生都跟我有过一次,至於其他科系大概只有四到五成左右而已。」说完还当众亲了徇玮一下,使的那些女生们的眼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了,要是目光可以杀人,徇玮早就成了肉酱而且大多数都是女生所致。

  为了使催眠计画不让人怀疑,徇玮早在男厕的时候就重新洗过脑,现在心玲已经把徇玮当成最爱,也不会反抗徇玮的任何话,对於徇玮的挑逗以及对徇玮的渴望则是大大的加深,其他就完全正常。

  「你可真利害!」这倒是徇玮的真心话,毕竟这是以商为主的大学,男女生比例是1:15,就算是出现女同性恋也不希奇,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多,而且才两年而已,要是被其他的男性听到大该有不少人会去跳楼吧。

  「别吃醋!人家以后不会了。」

  「当然不会了,因为你爱上我的肉棒,对不对?!」看着羞红脸的心玲,徇玮忍不住把手伸到心玲的臀部摩蹭起来。

  心玲被徇玮一摸全身如遭电击快感四窜,无力的靠着徇玮轻轻的点头。
  「点头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要说出来。」周围的人已经渐渐散去,徇玮从不容易被察觉的角度将手伸入裙中刺激着心玲的阴核。

  心玲马上就欲火窜烧,得要紧咬下唇才不会哼出声音,听到徇玮的问话心玲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对……我爱上……爱上玮的大肉棒……阿……肉棒……玮给我肉棒……」心玲无法自制的用手隔着徇玮的裤子摩擦着肉棒。

  「不行!我要处罚你跟那么多女人有过关系,你可以用假的肉棒纾解一下,但是不准高潮。」

  扶着心玲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在这里拿出假肉棒放进小穴。」
  路人虽然是比较少了,可是并不代表没有,心玲虽然怕被人看到,但是却无法反抗徇玮的话,偷偷的拿出背包内的假肉棒,趁人比较少的时候快速的插进去,小穴早就已经够湿,所以很顺利的插进去,心玲还忍不住的叫了一下,惹来附近人注意的眼光。

  「我们的课快到了,你就这样一直插到今天的课结束吧!」

  「好!」

  跟之前比,心玲走路的速度明显的变慢,走起来也显的扭捏,因为之前内裤就被徇玮给收去了,为了不让假肉棒从湿润的小穴滑出来,心玲只好用力夹紧,可是在用力夹紧的同时,每走一步假肉棒就摩擦小穴一下,所带来的快感又使的心玲有点脚软无力。

  「夏芸!」走到教室门口,因为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人并不是很多,徇玮远远的就看到沙沙站在门口等。

  心玲也往沙沙的方向看过去,突然恍惚起来,过了一下子才被徇玮的叫声叫醒,不过醒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沙沙就有点想要的感觉了,也很想羞辱欺负沙沙,而沙沙好像也恍神的样子,徇玮正在叫醒沙沙。

  刚醒过来的沙沙先是看看徇玮,之后看到心玲的时候就跑去抱住心玲。
  「沙沙!想要了是吗?!忍耐一下都不行吗,真是淫荡。」从汙辱沙沙的过程中心玲也得心理上的些许满足,伸手下去玩弄沙沙的尾巴,看着沙沙羞辱的神情中带点舒服享受的表情,心玲感到畅快高兴。

  「因为……看到……主人跟玲姐……所以母狗……才忍不住……」

  带着心玲跟沙沙进到一旁无人的教室,徇玮从后头玩弄沙沙的乳房以及小穴,还在沙沙的耳边轻轻吹气,说了几句耳语,便含着耳垂舔弄,引的沙沙忍不住呻吟。

  「玲姐……沙沙帮你……」沙沙也伸手到心玲的裙内,握住假肉棒慢慢的抽送,还主动吻着心玲。

  徇玮趁着两人吻的火热,拔出沙沙的尾巴,肉棒先在小穴插几下弄点润滑,在插入沙沙的后庭,不断的抽插,还不忘用手挑弄阴核。

  也还好沙沙吻着心玲才压抑住呻吟的声音,心玲抱紧沙沙,扭动着腰催促沙沙的动作快一点。

  这时候教室外的走廊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沙沙的后庭也夹的更紧,徇玮一时忍不住,全都射进沙沙的后庭内,沙沙也同时达到高潮而无力的靠在心玲身上,心玲则是着急的从沙沙的手中接过假肉棒自慰起来,可是无论如何就是高潮不了,只好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徇玮。

  这时候教室外的走廊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沙沙的后庭也夹的更紧,徇玮一时忍不住,全都射进沙沙的后庭内,沙沙也同时达到高潮而无力的靠在心玲身上,心玲则是着急的从沙沙的手中接过假肉棒自慰起来,可是无论如何就是高潮不了,只好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徇玮。

  「不行!我说过这是惩罚,今天在学校你都不准高潮。」

  心玲的声音变的相当沙哑,好像就快要哭出来一样:「玮!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求你给我!」跪在地上拉着徇玮的裤管,还不停的用假肉棒插送着,楚楚可怜但又十分淫荡的样子,使徇玮的血液又开始往下体集中,不过毕竟是刚发泄完不久,在怎么想,也还是只能用想的。

  看着徇玮不理的表情,下体也完全没有反应,心玲只好停下动作,心中是难过的不得了,只好抱住徇玮,感受着徇玮的碰触来纾解心中的难过。

  沙沙也清醒的将尾巴插回充满徇玮精液的后庭,虽然精液在后庭中倒流出来的感觉有点不适应,但是一想到是主人的精液,沙沙又有一种满足感。

  「走吧!该去上课了。」

                (十)

  「铛铛……铛铛……」

  一下课,几乎全班的男女同学都围在心玲的周围,想来因该今天早上的事情传到这边来了。

  以前心玲对男性是不理不睬,男生们私底下都叫她『高傲玫瑰』,不过对女性却又是相当热心友好,态度都这么明显了,大家也不是白活这二十几年,当然都很识趣的不去惹她,当然也会有少数几个不怕死的想摘下这朵玫瑰,不过往往没试几次就遭到全体女性的厌恶,在这阴盛阳衰的情况下,是很有效用,毕竟聪明人不会为了一朵玫瑰放弃一片花园,久而久之也就没有敢去追她。

  不过,今天早上心玲跟某位男生走在一起的消息,应该是让不少人吃惊,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也是可以理解,不过要是让他们知道跟她在一起的男生就坐在他们后面肯定会更吃惊吧!

  显然徇玮并不想让大家知道这件事情,也不管被围住的心玲就自己先离开,沙沙则是跟在后面。

  刚走出校门口徇玮就被一群像是MIB的怪人给叫住:「林徇玮同学吗?!」
  「你们是?」不是在拍电影吧!

  「我们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请林同学跟我们走一趟。」

  听到这些话,徇玮的头上跑出三条黑线:「不会有白癡说自己是坏人吧!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没有恶意,说个让我跟你们走的理由听听。」

  「那好吧!简单的说就是黄先生想请你走一趟。」

  「黄先生?!该不会是黄心玲的老爸吧!」消息这么灵通,早上才有传闻,下午他就知道,也太神了吧!

  「既然林同学也知道了,那就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看他们的表现也知道,不管自己答不答应都是要去一趟的,只是差别怎么去而已,先叫沙沙自行回去,徇玮认命的坐上他们的车子。

  来到郊区的一栋三楼半的别墅,在他们的带领下徇玮来到一间书房,请徇玮坐下之后就留徇玮一个人在书房内,大约过了五分钟进来一位中年男子。

  「你就是林徇玮?」来人在徇玮的面前坐下。

  「对。」

  「我是心玲的父亲,听说心玲跟你走的很近。」

  心玲的父亲并没有等徇玮回答:「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希望你离开心玲,你并不适合她,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为什么?!」

  「也许你是因为真心喜欢心玲才接近,也可能为了钱财而接近心玲,不论如何我都不准你在去接近她,你也不够资格,这样说你应该清楚吧!」

  看着心玲父亲一副高傲的表情,徇玮也只是皱皱眉头,并没有给予正面的回答。

  「就我所知你家是单亲家庭,现在只靠着你母亲一个人的收入生活,这样吧!你就别在接近心玲,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们母女好过一点,再让你母亲升迁,这样够了吧!要是你不答应,我既然可以让你母亲升迁也就可以让你母亲失去工作,我想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懂的选择,来人送客!」不在看徇玮一眼,走到书桌前看着文件。

  刚刚带领徇玮的人很快的就从门外进来,领着徇玮离开,开车载徇玮回到校门口拿给徇玮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就走了。

  徇玮拿着支票边走边思考,对於心玲父亲的反应并不意外,也猜到早晚会碰到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不断的思索着这个问题,毕竟是好不容易才到手的猎物谁都不想放弃,思考到一半突然闻到一阵中药的味道,灵光一闪有了主意,跑到附近的中药店,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三包药材脚步也变轻盈,对於先前的事情已经毫不在意的样子。

  回到家中,徇玮就马上直奔自己的房间,拿出之前的研究心得,找到自己需要的部分后开始认真的看了一遍,摊开所有的药材开始配药。

               (十一)

  成功地将份量给分配好后,徇玮刚好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来到客厅,刚好碰到准备上楼换衣服的天兰。

  「主人!」

  「你回来啦!今天有听话吗?」

  「请主人检查。」拉起窄裙,纯白色的内裤在小穴的位子有明显的水痕,大腿根附近也有沾湿的样子;再脱下内裤,一条可疑的线从小穴内一直连到天兰右腿跟上的遥控器。

  徇玮上前缓缓的拉动线,每轻轻的拉一下,天兰的身体就抖了一下,徇玮用另一只手捏阴核一下,天兰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呻吟。

  「主人……兰奴……兰奴要忍不住了……」

  隔着衣服搓揉着天兰的双乳:「那就不要忍了,高潮吧!」

  忍了一天没有高潮的天兰,一听到徇玮的话,弓起身体,马上就达到高潮。徇玮意犹未尽,还在慢慢玩弄着天兰的身体,最后一把将线往后拉,随着徇玮的动作,天兰又达到一个小高潮,一颗沾满淫水的跳蛋掉在天兰大腿根附近,马达的声音不停的响着,将沾上淫水的双手伸到天兰的嘴前,天兰仔细的舔乾净。
  「妈!我肚子饿了,快去准备晚餐。」拍拍天兰的大腿,徇玮到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天兰回神后,伸手拿起跳蛋用舌头清理一下跳蛋上的淫水,放进小穴,再用手纸将跳蛋推进去。完成后天兰做了几次深呼吸,站起来,不过才一站起来就差点脚软站不住,被跳蛋刺激一整天,刚刚的高潮几乎让天兰把体力给用光了。
  在原地站了一下,天兰才拿起地上的内裤回到房间里换衣服。刚换好衣服下楼,徇玮忽然问了一句:「妈,你快乐吗?!」

  天兰听到忽然迟疑了一下:「能在主人身边,兰奴很快乐。」

  徇玮回头看着天兰:「妈,你已经醒了,对吗?」

  天兰也看着徇玮,两人僵持了一下,天兰首先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昨天晚上,那时候你应该也刚醒不久吧!」徇玮的口气相当确定。

  天兰不语,在珣玮的对面坐下。

  「你怎么不报警?」

  天兰摇头。

  「你已经醒了,大可不必理我的话,可是你的表现让我疑惑,我想知道你的想法,可以跟我说吗?」

  天兰还是沈默,双方都没有人开口,电视的吵杂声是唯一的声音。十分钟过去了,天兰才缓缓开口。

  「当我一醒来,我的直觉反应就是拿起电话,不过我并没有报警,再怎么样你还是我最爱的儿子,妈并不希望你在人生的纪录上有个汙点,这几天的事情对妈来说,就好像做了一场很真实的梦,妈也思考了很久,之所以还是听着你的话做,是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你了!爱上这样的生活。」

  天兰的口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述说一件跟她不相干的事情,不过说到最后,天兰流泪了。

  「认清自己的感情后,我决定继续保持原样,没想到这么早就被发现了。」
  「妈!」看到天兰的泪,徇玮心慌了。

  「别再叫我妈了,好吗?我不要再当你母亲的角色了,就让我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待在你身边,就算必须是奴隶我也愿意。」天兰口气激动,跪在徇玮跟前。
  徇玮本来是要喊『妈!』,不过嘴张开了又合起来,弯下腰扶着天兰:「天兰!我本来是打算任你处置的,对於你的要求我是不会有意见,你大可不必当奴隶。」

  「不!让我当奴隶吧!这样我的心才过的去,我竟然爱上自己的儿子,而且还做过……做过……」天兰害羞的说不下去。

  「做过什么?怎么不说下去?」既然事情都解决了,徇玮也不再拘束,以言词挑逗。

  「你都知道了,还……」

  天兰的话还没说完,徇玮就被天兰害羞的样子给吸引,忍不住吻住天兰的嘴让天兰说不出话,刚开始天兰愣了一下,随后就回应着徇玮的吻。

  感受到天兰的回应,徇玮大胆的开始抚弄着天兰的双乳,也许是心态不一样了吧!摸过不少次的双乳现在带给徇玮另一种美妙的感觉,两人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散落在地上,抱着天兰躺在沙发上,徇玮仔细地欣赏面前的美景。

  坦白后,天兰也不必再装,害羞的遮住私处,不过却被徇玮轻轻的移开。
  「这么美丽的风景怎么可以遮着。」过去几次的经验让徇玮完全掌握住天兰的敏感带。

  在徇玮熟练的挑逗下,天兰的私处早就已经准备好,早就已经有经验的天兰当然知道下体传来的空虚感代表着什么,趁着两人热吻的时候,天兰伸手握住肉棒搓动,徇玮也对天兰的阴核做集中服务。

  天兰先耐不住空虚,开口求饶:「快给我……别再捉弄我了……把大肉棒给我……人家的小穴好痒……」

  「来,我用大肉棒帮你止痒。」

  「用力……再大力点……好舒服……」

  抱住天兰,徇玮利用站立的姿势让肉棒大力的在小穴内抽动,天兰双腿紧紧的夹在徇玮腰上,双手无力地挂在徇玮的肩膀上,用呻吟表达出肉棒带给她一次又一次的快感。

  「舒服吧?」

  「好棒……好舒服……啊……快要丢了……丢了……」

  徇玮更用力的插个几下,天兰就达到高潮了。

  「真敏感,我都还没,再来!」

  让天兰趴在矮脚桌上,屁股高高翘起,对准后庭缓缓的插入。

  「好大……又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渐渐加快速度抽动:「不喜欢吗?那我要拔出来了。」

  「别拔……别拔……我很喜欢……继续……」

  乳头上传来矮桌上玻璃冰冷的感觉,让天兰觉得格外的刺激,肛交所带来的快感更是让自己疯狂,每一次的进入都带起无法形容的快感,比起小穴更令人舒服,再加上从背后进入的姿势,天兰觉得自己的后庭快要被肉棒给弄坏了,但是又无法自拔的爱上这种感觉。

  「好紧,快出来了。」肉棒被紧紧的夹住,徇玮忍不住射在里面。

  一股热流射进肛门内,天兰又再度达到高潮,失去肉棒的支撑,天兰整个人坐在地上,趴在桌子上感受着热热的精液倒流出来,天兰觉得好满足,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