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妇厨房】(11)【作者:kas_ya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步入深渊

  到了妈妈办公室,妈妈正伏在桌子前认真的批改作业,易文知道现在弄妈妈,妈妈一定会生气,而且自己前段时间装得体谅妈妈的样子也会暴露,所以强压住心中欲火装模做样的跟妈妈请教起问题来「小文,你看这个问题是这样……」妈妈找到易文作业的一出难点「嗯嗯」易文站在边上伏下身听妈妈说,眼睛却盯着妈妈衣领口漏出来的一丝春光……

  「听懂了吗?」妈妈温柔的转过头,脑后的发髻不小心轻轻的刮到易文的脸,一丝丝妈妈的成熟发香漂入易文鼻子。

  这个成熟的味道刺激着易文,他一下控制不住直接两只手向妈妈的胸袭去「啪」

  妈妈一抽身一下抽了易文一耳光

  这下易文一下懵了,惊讶的看着妈妈。妈妈语气很强硬,却是露出歉意的表情,,「小文,上次跟你怎么说的?」

  「对不起,对不起阿姨,都怪我太爱阿姨了」易文怕得罪妈妈,计划泡汤,所以不停道着歉看到易文这个诚恳的态度,妈妈突然妩媚的笑起来「你先出去罚站,等我批改完作业,现在学校马上评选教学组长了,考核严得很」

  「好,好」听妈妈并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易文马上站到门外,拉上门「金梅阿姨的脾气,我还真是摸不透,明明是个骚婊子」易文在心里恶狠狠的骂着,一边又开始回想起张凯妈妈的那个视频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隔着窗户外面的窗纸看到妈妈的影子起身,然后走向柜子方向,没了声音「小文,你进来看下作业」

  过一会妈妈声音想起

  易文打开妈妈办公室门,她依然坐在办公桌前,只不过妈妈的装束已经变了。高开叉的黑色职业裙,开叉口露出一截黑丝的大腿,脚上也换了黑色高跟凉鞋,透过黑丝可以看到妈妈的大脚趾甲涂上了艳丽的红色指甲油,看起来异常诱人,上身依然是黑色小西装,里面白色衬衫。

  「这是我给阿姨买的那条裙子?」易文心里一跳妈妈连口红也涂上了,正温柔的看着易文

  易文看了一下桌子,作业都放到了桌子角上,应该是批改完了。

  易文走过去,妈妈也把身子转向桌子

  「这里是……」妈妈拿起易文作业又开始解释起来「啊……」妈妈一声轻哼,易文已经把一只手试探性的放到妈妈一只奶子上,隔着衣服揉起来「别……作业讲完……完」妈妈这次没有反抗

  「我都会」易文知道现在可以享受这块美肉了。

  「你坏……放开阿姨」妈妈闭上眼睛,口里微微吐着热气易文知道妈妈这样肯定已经准备挨操了,直接扶起妈妈的腰身,让妈妈把双手撑在桌子上。

  「阿姨,你连这条裙子都穿上了,还要嘴硬」易文送给妈妈这条裙的裙摆不长,只遮住了妈妈大腿一半,但是开衩却到了臀部中间,妈妈一站起来,被黑丝裤袜裹着的浑圆臀部下半截在开叉口都露了出来。

  「阿姨乖……」易文把手伸进了叉口,揉捏起妈妈的黑丝臀肉「别……」妈妈手撑着桌子,口头上依然反抗着「说什么?」易文一只手揉捏得更用力,另一只手则在臀部的黑丝上摩挲着妈妈吐息声越来越大,易文摩挲的那只手停了下来,扯起那层黑丝,用力往后拉「啪」

  易文松掉手,拉紧的黑丝弹回妈妈肉感的臀部

  「啊……痛」

  妈妈一声惨叫,但是脸却露出一层绯红

  易文的手从臀部移到妈妈的穴口,透过黑丝裤袜和内裤刮动着「还穿了黑丝,我没叫你穿啊,阿姨」

  妈妈此时蜜穴已经被弄得湿漉漉了,两条腿不自觉并起来扭动着「是阿姨自己穿的」妈妈闭着的眼微微打开,羞涩的答道妈妈穿成这样,他们的事是心照不宣,可易文就是要妈妈开口易文这时反而慢下来,一会揉起妈妈的肉臀,一会用手指在妈妈穴口刮搽着妈妈两条长长的黑丝美腿也夹紧在一起摩擦起来,跟着臀部不停在易文眼前扭动「给……给阿姨」妈妈还是忍不住了,低低说了一句「啪!」易文狠狠抽了一下妈妈的屁股,然后学着妈妈语气「昨天操你的时候怎么说的?」
  「老……老公」妈妈脸潮红色更显

  「啪」易文又抽了一下妈妈屁股「还有!」

  「求……老……公干……干我」妈妈脸像发烧一样烫,声音更低「乖老婆,我来了」易文掀起妈妈裙子,内裤和裤袜一起拉下到臀部下沿,露出白色而丰满的屁股,然后裤子一解,露出早已挺立的鸡巴,挺进了妈妈早已湿漉不堪的肉穴里寂静的办公室响起噗嗤的一下水声

  「啊……」妈妈昂起头满足的长长呻吟了下,易文把鸡巴顶到妈妈肉穴最深处「干……干……死阿姨」

  易文用连续的冲击回应着妈妈

  「金梅阿姨,你是我的母狗」易文咬着牙,加大冲击的力度「我……啊……啊……是……母狗阿姨」妈妈居然已经懂得羞辱自己来讨好在身后用力耕耘而且有着自己学生身份的外甥,刺激他更加野性而放肆的在自己的后花园抽插「啪!啪!啪!」易文撞击妈妈屁股的声音越来越大「啊……」妈妈红唇微启,呻吟声也更大

  这样抽插了一会,易文停下来

  「来,阿姨」

  他抬起妈妈一条黑丝美腿放到办公桌上,高跟凉鞋的鞋跟踩到了妈妈批改的作业「会弄坏……」妈妈转过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易文话还没说完

  「啊……啊……老公……别……啊……啊」

  顾不上妈妈的言语,易文已经迫不及待的用力抽插起来。此时,妈妈靠着一条踩着高跟的腿支撑着重心,另一条腿则被架到办公桌上踩着自己刚批改的作业。
  看到自己刚批改的作业,妈妈的职业心让她不忍的流下眼泪,但是也没有反抗,易文每一次把插入妈妈体内的鸡巴抽出来,穴内的汁液都溅出来不少「骚货阿姨……干死你……」易文那只抬着妈妈黑丝腿的手紧紧掐着妈妈丰腴的大腿痛感的刺激不停传入大脑,妈妈说不出话来,头微微昂起,闭着眼,开始完全沉浸于肉欲。

  「啊……啊……」「呃…………」

  办公室只剩下男女的呻吟和喘息声

  抽插了半小时,妈妈流下的眼泪也干掉了,只在白净的脸上留下泪痕,易文在肉棒慢慢搅了几下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拔出来阴茎,打开办公室的门「别停了……老……老公……」被抽出鸡巴的妈妈一阵空虚,毫无廉耻,蜜穴还在一张一合,渴望大鸡巴的再次插入「阿姨老婆,乖,我在外面干你」

  「你,你……」妈妈惊到了,这可是学校

  「现在没人,又不是没在外面玩过」易文一把拉起妈妈「来人我们就进来」
  「别……别」妈妈慌张的一只手拉住椅子

  「啪……」易文扇了妈妈一巴掌「臭婊子,你刚刚不是扇我」

  妈妈手捂着脸,易文趁势直接把妈妈往外面推。因为黑丝裤袜只被褪到臀部,妈妈走起路很不方便,只能并着一双大腿,走外八字去外面「扶着栏杆」易文命令到,妈妈现在这样光着屁股,只能依着易文「你快点……」妈妈哀求道,她是真怕现在被人发现「我不会让你出事的,我的宝贝阿姨」易文扶着妈妈的腰身又把鸡巴挺了进去,开始抽插「啊……啊」妈妈又开始呻吟,却不敢太大声

  一阵阵凉风吹到妈妈白白的屁股上,妈妈闭着眼睛感受着凉意和这在自己学校室外被自己外甥进入的快感从楼下往楼上看,只能看到妈妈露出的头在一起一伏,而在这层走廊却能清楚看到妈妈被像母狗一样被人操弄着「啊……啊……」因为在五楼,楼下听不见妈妈的呻吟「金梅,金梅」妈妈被操了一会,爸爸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楼下,妈妈一下被吓到挣开眼「你在干嘛?」爸爸朝楼上喊道
  「啊,没,我在……休息」妈妈应付着爸爸,慌忙转过头哀求起易文来「你快停,老肖来了」

  「叫他别上来,说你有事」易文倒是很冷静,鸡巴也没停,妈妈的淫液也被鸡巴带出来更多「老肖……啊……啊……你不用上来了,我等下就回去了」妈妈强忍着快感朝楼下的爸爸说道看到妈妈现在一边挨操一边应付自己老公的样子,激起易文更强的兽性,每一次插入都用上了最大的力气「金梅阿姨,现在就干死你」

  「啊……啊」妈妈感觉越来越强,顾不上楼下的爸爸,把头埋在双手剑呻吟起来「你别……别这样」妈妈用最后一点理智央求道,但是屁股却的一次次主动迎上去「你忘了叫我什么?」易文凶狠掐起妈妈的臀肉「啊……啊,老公」妈妈痛着回复,

  爸爸在楼下看妈妈把头收了回去,并不知道此时自己平日怜惜的老婆被外甥在室外用自己从未用的体位一边操干一边毫无顾忌的施着虐。

  「金梅,你怎么了,我上来看看」爸爸觉得奇怪,关切的朝楼上喊道妈妈没有回应,现在她正闭着眼在迎接高潮,爸爸走到了楼梯,去妈妈在五楼的办公室。
  「啊……」妈妈和易文一起长长的低吼了一声,妈妈的淫液和易文的精液都从妈妈肉穴里溢出,流到了黑丝上,一条条白色的痕迹。

  「怎么办?老肖要上来了」妈妈高潮余韵未消,却开始慌起来了易文低低一笑,俯下身从妈妈膝盖处横抱起妈妈,妈妈双手搂着易文脖子,长长的黑丝美腿挂着高跟凉鞋无力的垂着,而熟透的丰满屁股暴露在空气中,臀部下沿的白色内裤和裤袜黑白交织,这场景太淫靡,妈妈以前肯定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样场景的主角。易文看看睁着大眼睛,长长睫毛一闪一闪的妈妈,知道这具美熟肉体依然在他手里「我还没玩够呢,宝贝阿姨」

  「别闹啊,小文」妈妈开始挣扎起来

  「又忘了叫老公?是不是现在就让老肖看到你的样子」易文想在妈妈最慌乱的时候控制住她「老……老公」妈妈眼神急切的看着易文「老肖就到了啊」
  「金梅,金梅,你怎么了?」爸爸的声音到了四楼了,但是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美熟教师老婆接下来会被操得更加高潮连连,陷入欲望陷阱。

  易文一撇嘴,把妈妈抱入办公室,拉上办公室门,进了办公室里面的厕所。
  妈妈在学校的办公室是住宿办公一起,里面空间本来不大,厕所更小并且是蹲式的,只能容纳一个成年人蹲下多一个身位,更要命的是这个厕所也没有窗户,妈妈平时基本都不用这个厕所,但是现在没办法,也只能在这里藏身「等下叔叔进来,你就说你肚子不舒服,要在厕所呆很久」

  「嗯」妈妈对易文这样处变不惊的性格突然多了一丝好感「你真是坏透了,想这么多鬼点子弄阿姨」,易文没说话,坏笑着把舌头送到妈妈嘴里妈妈把头一歪道:「刚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弄阿姨?」

  「那我就出声让叔叔听到了」易文嘴巴追上妈妈的嘴「别……」妈妈一下张开嘴,也伸出来舌头和易文缠绕在一起小小的空间只有他们的吸允声

  「金梅?」爸爸打开办公室门,「奇怪,人呢?门还是掩上的」

  「老肖,我肚子不舒服,在厕所里」厕所响起妈妈含含糊糊的声音「听小东说你不回家吃饭,我刚好路过,带了点东西来吃」爸爸把手上东西放到桌子上厕所里妈妈没有出声,房间陷入了寂静

  爸爸看着桌子,突然发现了被踩过的作业本

  「咦,金梅,你办公室门都没锁,是不是来了熊孩子,怎么作业本被踩过一样」

  「金梅?」

  「嗯,嗯」妈妈模糊的声音又响起「可……可能吧,我最近肚子不舒服,在厕所时候可能有学生进来了,老肖你帮我看一下,啊……」

  妈妈最后一声拖得很长

  「你咋了?声音好奇怪,感冒了?」爸爸有点奇怪了「拉……拉肚子」
  「你注意身体啊,吃坏了什么东西吗?」爸爸关切的问道厕所里妈妈又没了声音

  爸爸当是妈妈现在肚子不舒服没力气回答自己,就自己坐到了妈妈办公椅上此时,妈妈上身衣服衬衫胸罩已经被易文剥光,因为没地方丢,衬衫和胸罩都掉到了厕所坑里,下身开衩裙褪到膝盖上,内裤被扯断一边拉了出来,只有美腿依然被黑丝包裹,脚上还踩着高跟凉鞋。

  妈妈被弄成这样除非爸爸离开否则是不可能出厕所门了。

  易文深知这一点,现在这个时候可以更加肆意玩弄眼前的妇人,虽然刚刚他和妈妈已经弄过了一次,但现在以他的体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机会的,他也正是受了张凯妈妈被玩弄视频启发,才会想到厕所这一招。

  「现在的小孩,真是什么都敢做」爸爸实在无聊翻起了妈妈批改的作业,几本作业本被妈妈架起腿的高跟凉鞋鞋跟穿了孔,爸爸还以为是其他学生搞得破坏办公室里依然听不到厕所里妈妈的声音,但是妈妈已经被易文换了几个姿势玩弄,从开始的舌吻,之后易文在这个狭小的空间硬是强迫妈妈蹲下给自己口交。在妈妈嘴里,易文的鸡巴又挺立起来。现在妈妈一双黑丝腿夹着易文腰,双手扣着他的脖子,背靠墙,蜜穴又被易文插入了「老公对你怎么样?母狗老婆」易文羞辱着妈妈「啊……啊……老公……好……」妈妈媚眼如丝因为体位的关系,易文每一次进入,妈妈都感觉鸡巴直达子宫「阿姨,来,乖乖舔了」

  易文用手指在穴口结合的边缘沾上淫液,直接送到妈妈嘴里,妈妈用舌头缠绕着易文指头吸允着,这在之前,妈妈是绝对不会做的。

  「金梅啊,你在厕所多久了,没事把」爸爸又担心问起来妈妈迷情的看着易文

  「回答」易文神情冷峻的说道,然后深深挺动了下腰身「啊……」妈妈轻呼一声

  「肚子不舒服,……蹲下就没事」

  现在这个36岁的美熟妇人已经忘掉了自己母亲,人妻,教师的身份,连答自己丈夫的话都要外甥允许。

  「要不要我去叫医生?你呆了好一会了,不会有事吧」爸爸还是很关切厕所又没了声音

  「金梅?」

  「没事,我说了我一会就没事了,只是现在拉肚子」妈妈温柔的声音响起「可是……」爸爸没法「我再等下,你要还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厕所里的妈妈没有回应

  爸爸继续坐了下来

  狭小的厕所空间里,因为没窗户的关系,里面空气开始减少,妈妈和易文呼吸都感到急促,更因为剧烈的运动,一层细腻的汗水已经覆盖在妈妈的皮肤上「你还要怎么弄」妈妈居然主动问起易文

  空气稀薄下的性爱,更让妈妈着迷,既然爸爸没发现,妈妈就更加放肆「乖乖阿姨老婆,我要完全吃了你」

  「讨厌……啊」妈妈妩媚一笑

  「来,阿姨老婆」易文按住妈妈的肩膀,妈妈心领神会的蹲下去「不是这样,跪下去」易文并没有满足

  「你又弄阿姨」妈妈虽然嘴上做怒状,膝盖却弯了下去,一双媚眼正对易文挺立的鸡巴「吃吧,宝贝阿姨」

  妈妈张开嘴巴含下了易文的鸡巴,双眼还抬起看着易文厕所门外就是这个美妇老公,厕所里美妇却跪在自己下体前吞吐鸡巴,易文的征服感前所未有「难怪他们要这么玩」易文低低说了句

  「恩?……恩」含着易文鸡巴的妈妈仰视着自己的外甥,感到奇怪「没什么,宝贝阿姨」易文摸摸妈妈的头

  「我要进去深一点」易文两只手按住妈妈的头,推起在妈妈嘴里的鸡巴「恩恩」妈妈之前被易文强迫这样深喉过一次

  「慢点慢点」慢慢的易文的鸡巴在湿滑的嘴里挺到妈妈的喉咙口,阴茎能感受到喉咙壁「恩恩恩……」本来空气就少,现在妈妈更感呼吸困难,手指甲咬掐到易文的肉里易文抽了出来,妈妈大口的吸着气

  易文趁着空挡又把鸡巴插到了妈妈嘴里,妈妈被这样反复折腾,眼白都又翻起,而且膝盖渗出不少的血丝,黑丝磨损得掉了不少丝线「你欺负阿姨」妈妈实在受不住,求饶道

  易文看这样确实玩不下去,想换个玩法,就摸摸妈妈的头「乖乖老婆起来,把裤袜脱下来」

  妈妈起身抬起脚,脱下了裤袜,现在全身上下就脚下的一双高跟凉鞋「转过身去,老婆」

  妈妈转过身去面向墙壁,易文一下把黑丝裤袜套在妈妈头上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想取掉头上的裤袜

  易文握住妈妈的手

  「乖乖老婆,照我的做,跟上次一样,是游戏」

  妈妈听了没有反抗,易文把妈妈往墙上一推,妈妈脸隔着裤袜贴上了墙,而圆圆的乳房也被墙挤压成了椭圆形易文又用后入的方式操起了妈妈,而且一边操,一边掐着妈妈白花花的臀肉,不一会臀肉就被掐的起了不少血痕妈妈呼吸越来越急促,因为无法呼吸的缘故,妈妈现在置身一种奇怪的快感,就像她痕早之前感受的那样「啊……啊……」易文的撞击,同时让妈妈贴在墙上的乳头不停和墙壁摩擦起来,带着痛感和快感「呃……呃……」

  隔着裤袜,妈妈发出的呻吟也急促起来

  「啊……」易文抽插疯狂起来,肉体碰撞的声音被厕所墙壁隔开了,爸爸还一无所知的做在办公椅上「骚老婆……啊……快说你是妓女」

  「啊……啊……妓女……我是」妈妈的声音含糊起来,但是很顺从「给我去接客……」易文一步步诱导式的羞辱着妈妈「你是骚货老师」

  「啊……啊……我骚……我骚……我接客」妈妈没了廉耻,但也是把这当成性爱游戏的一部分,羞辱的话更让妈妈性奋起来,倚着高跟凉鞋鞋的支点,屁股抬得更高,好让易文更容易进入「呃……呃……」裤袜让妈妈呼吸更困难,她也能感受到身后少年进入得越来越快……高潮要来了「啊……」身后少年一声低吼,精液又一次进入妈妈体内,妈妈后背挺直,腿绷直,眼睛闭起妈妈也泄身了
  同时一股热流沿着妈妈的大腿流了下来,流到厕所坑里,妈妈的那些衣服上,妈妈居然潮吹了「阿姨……」易文惊喜得看着妈妈,而妈妈已经顾不上自己的窘样,闭上眼,摊在易文身上急急呼吸起来「小文老公……」这是妈妈第一次高潮后叫易文老公「你好厉害」

  被妈妈这样一个美熟妇这样夸,易文一下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应该的应该的」易文胡言乱语一句

  「呵呵……」妈妈一下被易文这时的可爱性情迷到「金梅?好了吗?」门外爸爸声音响起

  「老肖,我还是不舒服,你去叫医生过来吧」妈妈闭着眼睛,依偎在易文怀里,跟门外的爸爸说道「哎呀,你早说嘛……我这就去」爸爸一听赶紧起身出办公室听爸爸远去的脚步声,厕所门打开了,易文抱着赤裸的妈妈出来了,怀里的妈妈雪白的臀部和大腿又留下了一层易文的掐痕,膝盖因为跪地时间久了也出现了红色的血丝和轻微淤青痕迹,而乳头因为和墙壁的摩擦已经充血了看着自己美熟身躯上处处的伤痕,妈妈手摸着易文脸庞微笑说道:「老公……老婆今天好痛」
  易文认真得看着妈妈道:「乖乖老婆,老公会对你好的,你要听老公话」
  「恩」妈妈把头埋进易文怀里,算是答应了。

  她不知道一只脚已经踏入无底深渊。

  「你赶紧回去,我收拾一下等老肖」妈妈下了地,对易文说道。

  「恩」易文点点头,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看易文走出去,妈妈摸着膝盖上的淤青,手捋了捋散乱的头发,回味起刚刚的云雨,「有什么不好吗?不影响家庭就行,又不犯法……」妈妈低语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