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床底下的恶作剧】【作者:bouly】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床底下的恶作剧

  前几天为了捉弄妹妹,打扮成变态假面的造型,想趁她放学的时候,躲在床底吓吓她。

  算好了时间,一切就位,打开房门进来的,却是两个人。

  「进来吧。不准乱动我的东西喔。」甜软的女声传来,一听就知道是妹妹。
  另一个青稚的男声说道:「哇,好软的床。」

  头上的床垫嗄叽嗄叽地震动,我不禁埋怨,小玲怎么会带男生回家?

  「不要乱躺啦!」妹妹娇喝道。

  接着是一连串嘻笑打骂的玩闹声,听得我愈发不耐烦,胸中怨气难以宣泄。
  一阵闹腾后,头顶传来咚咚两下剧震,显然那男子和妹妹不知怎地扑上了床。
  「学长,不要啦……」妹妹嘴上不情愿,听者却彷如勾魂,紧张得我手心直冒汗。

  「来嘛,你不是说其他人很晚才回来?」那男子淫笑道。

  我操,敢在我家奸淫俺妹?只等妹妹一声叫喊,准备随时冲出去逮人。
  「好嘛好嘛,你先去把灯关了。」妹妹说。

  我干……才酝酿的杀气顿时又泄没了。

  妹妹续道:「还有窗帘。」

  唰的一声,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那男子惊道:「唉唷好黑喔,这窗帘怎么这么猛?」

  妹妹随口道:「3M的嘛。」

  男子笑道:「嘿嘿,这么巧,我买的套套也是3M的。」

  (M你妈B。)我忍无可忍,从床底钻出。

  才刚站起,一个细瘦的身体就迎面撞来,然后两只爪掌捧住我的头,一张鱼嘴贴在我的脣上,稀哩呼巴的亲舔着。

  我一时惊呆了,好半晌才清醒过来,猛然将那人推开。反作用力之下,一个没站稳,向后坐倒在床上。

  我心里慌急了,苦於眼不能视物,只好双手在床面摸索,想寻路出去。
  一摸摸到一条软腻腻的大腿,温温凉凉,又滑又嫩。那玉腿一开始颤抖着想要移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乖乖躺好,任由我摸索。

  接着又摸到一片毛茸茸的地带,毛里有沟,沟壁弹如棉絮,一触即陷。我再怎么眼盲,也知道摸到了甚么。

  「啊……你猴急什么?人家第一次,你慢点哪。」妹妹轻声呵斥,音调却蕴含着无限娇羞。

  (操你个小骚蹄子,你才猴急,第一次就知道要脱成这样。)我心里骂道,正待要爬去别处,一只脚却被人拉住。

  「我等不及了嘛,小玲,让我舔舔你的小脚脚。」那男子在背后说道。
  我惊出一身冷汗:(靠,才走了个骚货,又来一个变态,我苦也……)
  情况危急,不容我细想,赶紧摸找着妹妹的脚丫子,舔食了起来。

  (这就是高中女生的脚丫子吗?)我轮流吸含着妹妹的脚趾头,像一颗颗剥了壳的鸽蛋在舌尖上打滚,无不圆润弹舌,香甜爽口。

  「嘻嘻,好痒哪。」妹妹被我舔得小脚乱颤,缩来踢去的,动作愈来愈大。
  我抓拿不定妹妹的玉足,心里烦燥,更想到那变态男子在我脚上留下的恶唾臭涎,一时气恼,便大力踢去。

  那男子痛得哼起来:「唉唷,你踢到我的嘴了,好痛。」

  妹妹惊讶道:「啊,对不起对不起,有没有怎么样?」

  我听到这两只狗男女的对话,心里只是好笑,也令我改变了主意,欲循着原路爬回,打算偷偷摸摸将那男子暴打一顿,这才解气。

  待爬到床边,又听那男子道:「破了一点皮,没事没事,不过嘛……罚你帮我口交。」

  (这畜牲,靠靠靠靠靠……)我不停地在心里咒骂,一心只想找到那小变态。
  接着我的脑袋被两只手狠狠抓牢,一根硬烫的肉棒撞进口来,猛烈地抽送。
  此时我脑海里只剩一片空白,人生走马灯一一倒退。

  蓝天白云下,我变回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小朋友。天上鸟在飞,地下虫在叫,我坐在妈祖庙前的石阶上,嘴里含着一根冰棒,冰棒却有点热热的,怎么舔都不消暑。

  最终是妹妹将我拉回了现实。原来妹妹也在床上摸爬着,摸到了我的下半身,便钻躺在我身下,扒去我的内裤,开始用嘴帮我含屌。

  我既伤心又生气,还有一点点欢喜。

  我他马是怎么了?脑子始终一片混乱,又意识到口里的鸡屌戳来戳去,我怒极攻心,无力多想,只是使劲咬下去。

  就在将咬未咬之际,我的懒叫传来一阵剧痛。

  原来妹妹的口活不太好,不小心在我的懒较上咬了一口。

  (我操啊……你个骚蹄子,小荡妇,臭淫娃……)我在心里将妹妹诅咒了千百遍。

  「咦,怎么变小了?」妹妹吐出我的病屌,好奇地用手摸着。

  「有吗?我……我本来就没有很大。」那男子羞愧地说,抽插的速度顿时变慢了。

  「喔。」妹妹又含住我的懒叫,感觉比起之前,舔食得更加小心,更加温柔了。

  (想不到这变态不但是个包茎,还是个弱智,爷嘴里这德性能说话吗?)
  重伤之际,我全身乏力,已经不敢想着要暴打这傢伙,只思忖着要怎生逃出去,再假装撞破他们的丑事,以保全妹妹最后的贞操。

  那男子又说话了:「啊……小玲,我……快不行了,你先缓缓,我想要插你下面了。」

  我一听那怎么行,赶紧给他抱得紧紧的,生怕他一离开,妹妹的贞操立即不保。

  想不到妹妹却吐出我的懒较,把我身体翻转过来,默默的骑在我身上。我还来不及反应,懒叫咻的一声便滑进去。

  (靠靠靠……脖子好疼。)转身之际,脖子差点被扭断!此生之险,莫此为甚,老子生命差点走到尽头。

  「啊……小玲……你这招好棒好厉害。」那男子感受到鸡屌周围环境的变化,舒服地说道。

  (操你妈废话,是你爷爷拿命搏来的招式。)为了让这廝提早缴械,我使出浑身解数,含泪卖力帮他口交。

  那男子感受到炙热的口腔在转动,灵活的舌尖在跳跃,全然不同的刺激冲击,爽得他欲仙欲死,如痴如醉,哪里还想着要去操妹妹的小穴,更不知妹妹的小穴已经让我操了。

  妹妹误以为学长在夸奖她,本来还觉得下身有些疼痛,但为了讨好学长,便加大动作摇了起来。这一摇之下,本来紧缩包覆的嫩腟软腔,变成千百只纤纤小指,轻摩爱抚着我的龟头。

  (啊……怎么愈变愈大了,好大……唔……不行了……)妹妹的痛意愈来愈烈,终於身体一软,整个人趴在我胸口娇喘着。

  我怜惜地抚摸妹妹的秀发,都被汗水濡湿了。另一只手轻抚着妹妹背上,原本平滑如绢的冰肌玉背,也湿成一片泽地,甚至能感受到一根根毛孔奋力地舒张着,蒸腾出丝丝热气。

  此时在我心里,妹妹不再是一个小荡妇,而是我的好妹妹,好媳妇儿。
  我多么想亲吻我的小宝贝,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变态男的鸡屌,阻挡在我们兄妹面前,无情地鞭笞着哥哥的口腔。

  「啊……啊……我快射了,啊……」那男子愉悦地呻吟着。

  (操你妈逼,早泄男死变态,老子还没射呢。)

  我心下惊恐,顾不得妹妹疼痛了。挺起鸡巴一阵狂冲猛送。又怕妹妹叫出声来,便押着她的后脑,让她吸吮我的奶头。

  「啊……啊……」

  (啊……啊……)

  「唔……唔……」

  三个人各自倒下,满室淫糜,只剩下男女喘息之声。

  我揪住这个空档,小心摸找到内裤,悄悄穿上,再蹑步至门边,碰的一声用力开门。

  「你们在干什么?」我大喝道。

  房外的光线从我身后照进来,在那对男女眼中,我就像是一尊威猛的斯巴达,无比雄伟庄严。

  待我打跑了那个小变态,妹妹还只是瑟缩在被窝里,不敢吭一吭声。

  我教训着妹妹:「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爸妈。你已经够大了,应该要懂得保护自己,你自己好好想想。」

  见妹妹感激地点着头,我才闭门而去。今天实在是太荒唐了,我也要自己好好想想。

  隔了几日,市内某所中学一角。

  「学长,不行啦,快要上课了。」小玲摇头道。

  「拜託啦,你不是很喜欢我吗,帮我舔一下就好了,很快的。」变态鸡屌男哀求道。

  小玲为难说:「好吧……」接着跪了下去,帮男子解开拉炼。

  「唔……唔……嗯……噗啾……唏呼……啵比……」

  小玲猛地吐出小鸡屌,脸上先是惊恐万分,再垂头摇首,喃喃自语道:「不一样,不一样,上次没有皮的。」

  「什么不一样?」鸡屌男着急地问。

  小玲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跑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