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5)【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

  「怎么,你看看,你看看我的儿子,以前多么开朗的一个孩子,现在被你儿子打成什么样子了」看到下跪的女人一直盯着自己的儿子看,越说越火的李局长差点就叫人把女人拖出去了。

  「我,这,我……」今天的巧合让已经准备好为了儿子委曲求全的女人不知所措,自己儿子动手打伤的男孩,居然是那天在公交车上玷污自己身体的那个色魔,这算不算是一种报应。

  虽然女人觉得自己的儿子那一棍打的非常好,化解了她心底大部分的委屈。但是,她也找人问了,这个男孩其貌不扬,但是他的家庭却是恐怖至极,单单是她知道,男孩的父亲是省纪委的书记,母亲是卫生局的局长。

  这样的家庭让身为老百姓的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买上一些补养身体的补品来祈求获得他们的原谅,最少也要保证自己的儿子不坐牢。

  「行了,你走吧,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就结束,居然敢打我的儿子,宁宁长这么大,我和他爸爸都没舍得打过……哼……」

  「李局长……求求您了……」现在思绪混乱的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这么看着她的儿子,焦桐被关进监狱?

  「妈,我头有点疼,你能不能去喊一下医生。」高贝宁突然喊着头疼,让怒气正盛的李局长一下子慌了神,连忙打开门出去找医生。

  空档的房间现在只剩下高贝宁和还跪在地上的美熟妇。

  「你儿子的那一棍打得我真的好疼啊!!!」看着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女人,高贝宁主动的打开了话匣子。

  「你,你活该……」沉默了半天的女人,终于吐出了几个字。

  「哈哈哈,是我活该,那你儿子去坐牢也是活该……」高贝宁恶狠狠的看着这个倔强的女人。

  「你那天在车上侮辱我,只要你放过我儿子,我就不报警,也放你一马……」一直低着头的女人终于抬起了头,看着病床上的高贝宁。

  「笑话,我侮辱你???请问,你有证据么???」高贝宁微笑的看着跪在床边,想要和他做一个交易的女人。

  「你,你到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的儿子,他毕竟也是你的同班同学……」
  「同班同学?这样差点打死我的同班同学我可没福气,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坐牢去吧,呆个七八年就出来了。」

  「不……桐桐不能去坐牢,他还那么小,他不能去坐牢啊……」跪座在地上的女人,仿佛受到剧烈的刺激,脑海里不断的幻想着她儿子被抓进监狱后的画面。
  「你,你可以救我的儿子,对不对?」快要魔障的女人看到躺在病床上,一脸懒散的样子,那似笑非笑的眼光,让她不确定的向他求助。

  「当然,毕竟受害人是我,只要我不提起追究,那最多就算是民事诉讼,大不了你们赔点钱,不至于去坐牢」

  「那你,快点救救我的儿子……」仿佛抓到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急不可耐的她直接跪爬到了床边,抓住了高贝宁的手,不断的哀求。

  「这件事情,不能让我妈知道,你知道的,我妈恨不得让你的儿子被判死刑,所以……」看着这个身材风韵,前凸后翘的女人跪在自己的床边上,一脸的哀求,那因为跪姿而翘起的肥臀美腿,高贝宁不禁暗暗的舔了一下嘴角。

  「高同学,你说,只要我可以办到的,我都答应你,只要你能放过我的儿子。」一心想要自己儿子免去牢狱之灾的母亲,完全没有注意到高贝宁那淫邪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探视。

  「为了不让我妈知道这件事情,你等今晚10点探视时间过去了,再来我这里,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可是,我怎么才能进来这里??」

  「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反正这几天,我妈肯定会给公安局那边打招呼,让他们赶紧提交法院宣判,你也知道我妈的能力……」

  「好的,不管怎样,今晚我一定回来的。」说着,女人还给了高贝宁一个坚定的眼神,让他知道自己的决心。

  「医生,我儿子刚刚说……哎,你怎么还没走,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儿子……」刚刚进门就看到女人紧紧抓住高贝宁的手,李局长一下子就炸了窝,急忙跑过去,推开女人的手。

  「宁宁,你没事吧」

  「妈,我没事,阿姨就是关系她的儿子,害怕会被判刑,所以……」

  「你,感觉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叫保安把你丢出去。」

  「李局长,高同学,今天是我唐突了,对不起……那,那我先走了……」女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了房间,最后出门的那一刻,她深深的看了一眼高贝宁,给了他一个坚定的暗号。

  「今晚,她一定来!」

  「真是的,医生感觉看看,刚刚宁宁说他的头疼……」

  「妈,没事了,现在已经好多了。」

  「那不行,必须让医生好好的检查一下,免得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
  「好好好,都挺妈的,妈你对我真好。」

  「傻孩子,你是我生的,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真是的……」

  随着医生忙前忙后一通的乱忙和,足足检查了2个多小时才确定高贝宁没什么大事,可能是大病初愈还有点小毛病。

  「妈,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晚安!」

  「儿子,妈回去了,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妈再来看你。」

  「妈,把你的手机借我玩吧,我的手机被偷了,一个人在医院的真的好无聊啊……」

  随着房间的灯黑了下去,高贝宁的眼神却亮了起来。他千算万算没想到,那天在车上非礼的那个热火熟妇居然是焦桐的母亲。一想到焦桐那恶心的嘴脸,再一想到自己玩弄了他的母亲,高贝宁的内心就是一阵的酸爽。

  「咚咚咚……」轻微的敲门声响起,高贝宁却像是得到了冲锋陷阵的信号,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阿姨来了,快进来,别被人发现了。」说着高贝宁将病房的门只打开了一条小缝,自己还站在门口,心急如焚的女人只能奋力的挤进去,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挨着高贝宁的身躯,不断的摩擦。

  「阿姨,真厉害,居然真的能在医院关门之后跑进来……」

  「没事,阿姨,真的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桐桐……」

  「放心吧,还不知道阿姨怎么称呼?」高贝宁看着一脸焦急的女人坐立不安的在沙发上,不断试图想要开始话题。

  「阿姨姓王,你就叫我王阿姨吧!」

  「王阿姨,你要喝点水么?」高贝宁就这么和王阿姨绕着圈子,就是不开始正题,那双贼溜溜的眼珠子就在女人身上转悠。

  王阿姨还是今天白天的装扮,看样子一天都没有回家。贴身的制服包裹住了她丰满的身材,黑色的丝袜套弄在她浑圆笔直的双腿双,那刚刚过膝的短裙随着她坐在沙发上,不断的上移,差一点点就露出了裙底的春光。

  「王阿姨,这套衣服不会是我上次在车上看过的那一套吧???」

  「这!!!高同学,王阿姨求求你,赶紧想个办法把桐桐就出来吧。」王阿姨没想到这个男孩居然这么直白的,当着她的面再一次提起了上次侮辱她的事情。
  可是现在是她有求于人,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和高贝宁发火,那就真的断了拯救她儿子的最后一条道路。

  「哈哈,我知道王阿姨,比较担心儿子的情况,那行吧,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才能让你那个儿子不去坐牢。」说着,高贝宁直接坐到了王阿姨的身边,紧紧的靠在她的身上。

  「嗯,哈哈,是,那就多多麻烦高同学了……」看到紧紧靠着自己的高贝宁,王阿姨只能尴尬的一笑,想要往边上挪动一点位置。

  「王阿姨,你儿子的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往大了说那可是蓄意杀人,还抢了我的手机,更是把我打成脑震荡,你说说……这要是着实了,那还不严判重处啊……」高贝宁一边对着尴尬的王阿姨说着,一边用手搂到她的腰上。

  「高,高同学,你……」王阿姨作为一个结了婚,生过孩子,还经历过社会的女人,当然知道高贝宁的手在干些什么,也知道他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
  可是现在不是和高贝宁闹翻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儿子救出来。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的了,哪怕是要了她的命。

  「王阿姨,你别动啊,好好听我分析,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给你分析……」接着高贝宁,搂着女人的手用力一拉,将刚刚才挪开一点地方的王阿姨直接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小高,小高,别这样,真的不能这样,阿姨是结过婚的人,孩子,孩子都和你一样大,你不能这样……」躺在高贝宁的怀里,王阿姨一边抵御着高贝宁到处乱摸的手,一边低声的苦苦哀求。

  「王阿姨,你别忘了,现在能救你儿子的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我真的就不管了。」看着呆若木鸡,被直击要害的王阿姨,高贝宁继续说道,「那你下次见你的宝贝儿子,真的要等到去监狱才行了。」
  「不可以,桐桐绝对不可以坐牢,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吧……」到底是身为人母的王阿姨,人人常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在拯救自己儿子的道路上,她可以牺牲一切的东西,包括她自己。

  「王阿姨,真的好伟大,好感人的母爱,焦桐真的好幸福,有这么一个好妈妈。」高贝宁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王阿姨,一边用手轻挑的抚摸着女人的面颊,一边从上而下的欣赏女人屈辱的神情。

  「王阿姨,焦桐的事情对我来说其实非常简单,也非常容易解决,可是我为什么要帮助一个伤害我的人?」

  「我,小高,王阿姨求求你,只要你能救出桐桐,你要王阿姨干什么,王阿姨全听你的。」女人任命的躺在了男孩的怀里,她知道自己说出的这句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王阿姨,真是爽快,你儿子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高贝宁当着女人的面,直接拍着胸口保证。

  「真的?谢谢,谢谢,谢谢小高,王阿姨……王阿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听到高贝宁答应,打包票解决她儿子的事情,王阿姨开心的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了。
  「王阿姨,你儿子的事情解决了,现在是不是要解决我的事情了???」说着,高贝宁淫邪对着王阿姨笑了起来。

  「小高……」刚刚还一脸欢喜的王阿姨,一瞬间就满脸尴尬的看着似笑非笑的高贝宁,紧张的用力抓着自己的衣角。

  「小高,王阿姨一把年纪了,结过婚,还生了孩子,你还小,以后会有更好的女孩,你能不能放过阿姨……」女人一脸哀求的看着高贝宁,那双套着黑色的美腿不断紧张的紧闭松开,诱惑着高贝宁的眼神。

  「王阿姨,你可要说话算数哦!!!这样我才能说话算数……」高贝宁的手直接摸上了女人套着黑丝的美腿,在上面轻柔的抚摸着,「啧啧啧,真是一对好腿,丝滑无比……」

  王阿姨不敢直接拍掉那双在自己腿上轻薄的手,反而紧张的双手握住拳头,「小高,高少爷,不要……不要……」

  女人的哭泣不能阻挡高贝宁的侵犯,反而激发起了他征服的欲望。他的双手划过了女人的大腿,在那娇嫩的大腿内侧不断的研磨,越来越靠近裙底的根部。
  面红耳赤的王阿姨完全没有办法,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这场她求人的交易。只能无助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苦苦的忍耐着丈夫之外,自己儿子同班同学的男孩的玷污。

  「王阿姨,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衣服……让我好好欣赏一下,熟妇的美妙韵味……」高贝宁松开了女人的腿,命令她在自己面前脱掉遮羞的衣服。

  「求求你,求求……」

  「哈哈哈,你可以不脱,那你再试试别人救你的宝贝儿子吧……大门在那,走吧!!!」高贝宁一点都不担心女人会因为羞愤一走了之。王阿姨这么关心她的儿子,那她一定会为了儿子放下自己的身份。

  「不要,不要,我脱,我脱,我……呜呜呜……」急忙站起来的王阿姨,呆呆的看着舒服瘫在沙发上的高贝宁。

  她曾经怎么也想不到,已经快四十岁的她会在外人面前主动的脱掉自己的衣服,还是在自己儿子同学的面前。

  无论她怎么拖延,几件单薄的衣服还是被无情的抛弃在了地上。只穿着三点式的王阿姨就这么赤裸裸的站在高贝宁的面前,任高贝宁肆意的观赏。

  甚至在高贝宁的要求下,女人保留了黑色的丝袜,依旧套在她笔直的长腿上,踏着高跟鞋显得那双美腿举世无双。在她雪白的肌肤的衬托下,黑色的丝袜是那么耀眼和魅惑。

  「啧啧,王阿姨你到底多大年纪,怎么会保养的比一般的小姑凉还水嫩?……」灯光下,王阿姨的身体反射出了洁白的光辉,那稚嫩多汁的肌肤就像是初生的婴儿,觉得可以掐出水。

  虽然女人奋力的阻挡,但是那硕大到惊人巨乳完全无法被遮挡,丰盈而出的乳肉从胳膊的两旁华丽丽的的展现在高贝宁的目光下。

  「呼呼呼……」女人看着越走越近的高贝宁,那凶狠的狼性和赤裸裸的占有欲,让王阿姨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本就扑通的心跳更是急剧的跳动。

  「香,真像……真是一个极品尤物……」看着这个完美的犹如艺术品的熟妇,那不同于杨惠婷和张怡的美感,就好像是熟透的蜜桃,多汁到让人迷醉。

  「王阿姨,来,把我的衣服也脱了……」站在王阿姨身边的高贝宁,直接命令这个同学的母亲来脱掉他的衣服,让他和自己同学母亲赤裸相对。

  「真乖……王阿姨,太棒了……」男孩的鼓励的话语却像是刺耳的魔咒,让王阿姨觉得屈辱不堪,甚至她觉得自己都没有活下去的尊严。

  「还是王阿姨,有情趣,知道把最后的那一层衣服留给我来脱,哈哈哈……」高贝宁转身来到王阿姨的身后,从后面搂住了上半身赤裸的女人,将她死死的搂在怀里,一双大手按在了女人裸露的乳房上。

  「啊……小高,你真的要这样,不能放过王阿姨么???」女人的乳房第一次被外人玷污,那施暴的双手用力的在巨乳上揉捏,就好像是揉一堆面团。
  「王阿姨,你真的太吸引我了,我一定要得到你,要怪,就怪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吧……」高贝宁在女人的耳边轻声的说着,一只手蹂躏着女人的丰乳,一只手在黑色的丝袜上轻挑的爱抚着。

  现实的残酷,面对强权的无力,对儿子牢狱之灾的恐惧,让这个足以当高贝宁妈妈的女人,在高贝宁的面前失去了拒绝的勇气,只能按照高贝宁的吩咐,老老实实的脱掉了男孩的衣服。

  当高贝宁这个自己儿子的同班同学真的和她赤裸相对的时候,王阿姨觉得自己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她不知道本来幸福美满的生活,会发生这样的巨变。
  「哦,王阿姨的身体真的好诱人,你看,我的兄弟都点头称赞!!!哈哈……」当赤裸的高贝宁将同样赤裸的同学母亲搂入怀的时候,那女人美妙的肉体,和不伦的激情,让高贝宁胯下的巨物高高耸立。

  「这……这还是人类该有的尺寸么???」王阿姨虽然结过婚,生过孩子,对性事绝对不会陌生,但是高贝宁这样举世无双的大肉棒,真的震撼了她双眼。
  看着怀里的王阿姨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胯下的巨物,高贝宁得意的哈哈大笑,「王阿姨,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得多啊?那你好好的摸一摸这个宝贝。」

  「不要,不……」高贝宁牵着女人的手,直接搭在已经勃起的肉棒上,让坚硬如铁的硬度,和灼人的温度带给那女人更深的刺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