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骑士长的色域江湖

 
  白绒的被褥看起来蓬松而柔软,躺在其下的少女紧闭着秀目,长长的黄金睫 毛微微翘起,偶尔随着眼睑的抖颤而轻轻点动,同样金色的柳叶细眉如同精心修 饰过一般,此时却有些微微的皱起,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光景,吉斯克坐在 牢笼外,看着沉睡中的艾德琳,眉头同样微微的皱着。
 
  我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九天前,与艾德琳的争执让他变得有些失控,他愤怒的扼住了她的喉咙,看 着她挣扎,反抗,直至无力的瘫倒下去,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这条鲜活生命,正一 点一滴的从自己的指尖逐渐流逝,这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他以前也杀 过人,用剑、用刀,但这次却不同,当时的他在那一瞬间似乎领悟到了生命更深 层的意义,但那种感觉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下体传来的肿胀感,那是他第一 次对艾德琳产生了纯粹的肉欲。
 
  艾德琳·佩媞,在吉斯克第一次见到她时,便被她那温柔的笑颜迷住了,银 月骑士团的成员本来就以女性居多,而她们大多数人似乎都是以卡莲骑士长做为 她们的榜样,所以在外人看来,银月团的女骑士们多少都显得有些冷傲,而艾德 琳则是一个例外,她在举止言谈间,都显露出一种与骑士团并不相符的贵族小姐 气质,当然不是那种高傲做作的娇气,而是一种稳重内敛的知性之美。
 
  艾德琳算是少数会主动和炽炎团成员打招呼的人,因为卡莲和赖斯坦的关系 从一开始就不是很融洽,所以银月团与炽炎团的成员之间,也多少都有着某种隔 阂,再加上男女性别的差异,这让艾德琳的存在就变得更加耀眼,所以在炽炎团 的男性成员之间,艾德琳的人气其实比卡莲还要高上不少,而她也是第一个让吉 斯克没有产生敌意的女人。
 
  但最初加入炽炎团的几年中,吉斯克忙于在团中迅速攀爬,当时很多成员在 私下都会说他借助了自己诺卡特的姓氏,但他也无暇顾及别人的眼光,而对于艾 德琳的感觉也慢慢停留在了最初的惊鸿一瞥,只是在自己升为分队队长之后,在 某次与艾德琳的偶遇中,她表达了对自己的恭喜,那也是第一次有人在恭喜他的 话语中,没有夹杂着对他的怀疑与讽刺。
 
  从那之后,艾德琳的身影开始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而那道倩影每次出 现之时,都散发着温暖圣白的光芒,这也是从母亲死后,他第一次再次找到了心 中那些许的平静。
 
  所以那天当艾德琳露出鄙夷的眼神之时,他失控了,心中那一点点构筑起来 的完美形象,也在一瞬间分崩离析,当从愤怒中回过神来时,艾德琳的双眼已经 完全翻白,口水顺着那无力伸出的肉舌滑落到自己的手上,略显狼狈的姿态褪去 了光环的加持,让他猛然认识到,自己捧到神坛上的这个女人,只不过是自己对 母亲的眷恋所虚构出来的形象罢了。
 
  但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手,看着失去意识的艾德琳摔倒在地,下体的肿胀感也 随之消散而去,因为内心深处的他明白,即使如此,艾德琳仍是自己在这世上仅 能找到的那一丝平静,或许还有挽救的机会,或许她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失控,就 像自己一样。
 
  之后有下属送来了几处卡莲可能藏身的地点情报,他选中了最有可能的孤儿 院,再之后便是漫长的潜伏与等待,原本也是想借此事平缓下紊乱的心情,但无 聊的等待反而让他不断想起那心烦的事情,而随后副官尼克的问题则将烦躁推向 了顶点,他想发作但因为正在潜伏的状况并不允许,加上其他几名成员在听到艾 德琳的名字后也将目光投向自己,他便故作淡定的撒了谎。
 
  『我干了她』
 
  『今晚抓到卡莲,我就让你们好好享用那个贱货』
 
  一时口快之后他还没有来得及后悔,监视的目标同时有了动静,再之后的事 情算是惊讶掺杂着惊喜,当他与卡莲在转角打了个照面时,胜利的喜悦已涌上心 头,但战斗还是与预想中的一样艰难,他知道卡莲剑术的高超,以自己的实力自 然如同以卵击石,好在他并不是一个人。
 
  赖斯坦在离开巴顿时,曾叮嘱过卡莲可能独自回来的状况,而以她的为人绝 不会对自己的团员弃之不顾,所以对于被关押的银月团成员,都经历了不同程度 的折磨与拷问,目的就是为了削弱他们能够再次反抗的力量,让卡莲即使救到他 们,也只会成为她的累赘与负担。
 
  就如同赖斯坦预想的那样,虽然卡莲反击的攻势猛烈,吉斯克在对上五剑之 后便被踢翻在地,但银月团其他的成员在对抗中开始逐渐落败下来,实力不亚于 卡莲的副团长灵恩,在一开始便被由破魔石做成的箭矢射中的肩膀,虽然胸口被 那一脚踢得隐隐作痛,但吉斯克的嘴角却不禁翘起,自己为了这次围剿预估了所 有可行的方案,而一切都正按着他的计划推进着。
 
  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但场面却异常的惨烈,鲜血染红了大半庭院,数十名 骑士横躺在地,有炽焰团也有银月团的成员,多数已彻底失去了生命的迹象,此 时的卡莲全身被鲜血染红,但无法辨别她是否受伤,吉斯克大概清楚,那多半是 自己团员们的血,即便如此,他知道自己已经赢了。
 
  『现在就放下你们的武器,否则我杀了你所有的下属』
 
  听到吼声,卡莲环顾了一下周围,最后狠狠的瞪向吉斯克,他的威胁并不是 空谈,此刻除了自己,只有三名队友还勉强持着武器,多数团员的脖颈上,都已 被架上了武器。
 
  『不要管我们,卡莲大人你快走!…唔…呃啊…』
 
  灵恩话音刚落,便被人一脚踢中腹部摔跪在地,一口苦水夹杂着鲜红的血液 喷洒而出,同时一把利刃没入了他没有中箭的另一只肩膀,一声惨叫后灵恩颤抖 着身子抬起头来,眼神中尽是愤怒与痛苦,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快走…』
 
  另一脚随后而至,直接踢中他的头部将他踢翻过去,鲜血飞散并扬起粉色的 血雾,卡莲同时怒斥道。
 
  『住手!』
 
  『你知道怎么做,把你的银剑丢过来』
 
  卡莲怒瞪着吉斯克,手中的利刃伴随着愤怒发出微微的颤抖,她多么想此刻 能奋力的投掷过去,但她不能。
 
  叮铃铃的一声,苍白女王无力的被扔到了吉斯克脚下,吉斯克缓缓的捡起了 这把通体白银铸成的细剑并开始反复观赏着,像是故意在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战利 品一样,但就连卡莲也不知道,吉斯克此时确实在查找着什么。
 
  赖斯坦究竟为何要特意叮嘱必须得到这把武器?对他来说这把白银细剑显然 比卡莲还要重要,卡瑟兰的事件一开始,在得知银月团已经前往卡瑟兰之后,赖 斯坦还是执意向国王请命派出了炽炎团,并瞒着国王秘密向这支队伍下达了特殊 的任务,任务失败后赖斯坦虽然有些愤怒,但后果却并没有吉斯克预想的那么糟 糕,他还意外被提拔为了炽炎团副团长。
 
  之后整个爆炸事件在赖斯坦的提议下顺势被嫁祸到了卡莲头上,就连一向窥 觑卡莲美色的瓦罗奥国王,这次竟也没有维护什么,虽然当时瓦罗奥的神情有些 不舍,但在他与赖斯坦的眼神交汇中,吉斯特隐隐的感觉到,赖斯坦骑士长在策 划着什么更大的事情,就连一国之主的瓦罗奥都在忌讳着什么,但既然这把剑如 此重要,他之后为何又带着队伍远走奥姆兰多?加上之后大陆各处频繁的爆炸事 件,巴顿王国的秘密征兵,无论赖斯坦在谋划着什么,他也要一同搭上这足以推 动历史的巨船。
 
  『接下来你想怎么样?带我去见瓦罗奥国王吗?』
 
  卡莲的声音将赖斯坦拉回神来,一时间似乎无法发现银剑的秘密,他微微抬 头,示意下属将其他三人的武器也一并夺下,自己缓缓的向卡莲走去。
 
  『瓦罗奥国王?他未必肯见你,但有个东西,我们倒是想见见』
 
  『什么?』
 
  『卡莲大人您的奶子』
 
  『奶…?你说什么?』
 
  『您听到了,我们今晚战死了大概有数十位兄弟,怎么也要实现他们生前的 梦想,才能祭奠他们在天的亡灵啊』
 
  周围炽炎团的成员听到这,都不禁漏出了邪笑,一些则舔了舔嘴唇,上下打 量起此时手无寸铁的卡莲,卡莲则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吉斯克抬起一只 手便向自己的胸部抓来。
 
  『啪!』
 
  惊慌中卡莲本能的一巴掌将吉斯克的手拍了下去,吉斯克呲牙吃痛一声后愤 怒的瞪向卡莲道。
 
  『别忘了你现在的形势』
 
  『我已投降,便带我去见国王,你又怎么敢跟我提出这下流的要求』
 
  『哼,你以为自己还能见到国王?你犯了叛国罪,又硬闯监狱劫走囚犯,还 残忍杀害了监狱长柏罗大人,我现在就是要就地正法你,也是在情理之中!』 
  『那你要杀便杀,但若想碰我一根指头,我便跟你拼上这条命』
 
  『但你拼的并不是一条命,你不要忘了』
 
  吉斯克冷冷的说道,卡莲才突然想起周围被俘住的团员们。
 
  『他们逃出监狱,已是死罪,你若想死,我就在你面前把他们一个一个的处 死,当他们都死干净了,我会实现你的愿望』
 
  『你…!卑鄙』
 
  卡莲气的浑身颤抖,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但吉斯克似乎已胸有成竹,只是 冷笑一声。
 
  『既然你明白了形势,就来谈谈我们的条件,或许我会替你去问问,国王是 否想要见你这个叛国罪人』
 
  『…』
 
  『首先,就像我说的,让兄弟们看看,卡莲大人您的这对奶子』
 
  吉斯克说完,伸出右手抵上了卡莲的小腹,换来卡莲的一下颤动,同时食指 顺着衣物平坦的线条向上划去,在快要触及傲人的凸起时,周围的几名银月团成 员怒吼的挣扎起身。
 
  『卡莲大人不要管我们!跟他们…唔!』
 
  话没说完,刚刚起身的几人便被几脚踢回了地上,同时两人还被剑刃刺入了 小腿,发出痛苦的惨叫。
 
  『住手!让他们住手!』
 
  『你该让你的人听话才是,不要把场面变得更难看』
 
  吉斯克再次冷笑着,同时手指恢复移动起来,顺着那傲人的曲线缓缓的滑上 峰顶,手指稍稍用力前压并向上一挑,只见那碍事的衣料之后,发生了几次诱人 的颤动,卡莲同时银齿紧咬,羞辱的将眼神瞥向一侧,身体僵硬的立在那,却明 显能感觉到自己一侧乳房的晃动,就在这群可恶的男人面前,同时在自己的团员 们面前。
 
  『你们…不要管我,这是命令』
 
  『吼吼,你们卡莲大人发号施令了,你们都听到了!即使这样!』
 
  吉斯克哈哈一下,猛地一把握上了那傲人的胸脯,随着隔着衣料却仍旧感受 到了那嫩滑的触感和柔韧的弹性,卡莲浑身打了个颤,眼神收回后狠狠的瞪向吉 斯克,而周围银月团的成员们都开始发出各种咒骂,仍有几人试图反抗却被再次 踢翻在地,脸上还被刀柄砸开几道口子。
 
  『你们都听到我的话了!不许反抗!这是命令!』
 
  卡莲忍着胸部被抓揉所传来的羞耻感厉声喊道,而这让吉斯克则笑的更加的 开心了,最后忍不住收回右手,双手抱着肚子笑了一阵,最后抬起头来时,眼中 都笑出了泪花。
 
  『不愧是我们敬重的卡莲大人,奶子被别人抓着都能说出这么义正言辞的命 令,现在让我们看看,你的奶子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啊?脱掉上衣』
 
  卡莲紧闭了眼睛,然后再缓缓睁开,最后玉手颤抖着开始慢慢撩起自己的衣 摆,吉斯克咽了咽口水,就看着被鲜血染红的衣物之下,开始露出一抹乳白的嫩 肤,结实的小腹曲线缓缓抬高,周围的男人吹起几声口哨,更多人则是睁大着眼 睛静静看着,看着这昔日最高傲的骑士团长一点点暴露着自己诱人的身体。 
  一些银月团的成员别过脸去,有人发现了,就强行将他们的脸掰向前方,看 着卡莲那不断暴露的傲人身材,玲珑的身段凹凸有致,腰胯之上柔滑收缩,完美 的曲线勾勒出纤嫩的腰肢,背后的人们更是能看到那对诱人的腰窝,似乎刚好可 以卡主两个拇指,这样的巧合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不少人已经在脑中幻想着自己 盈握住了那水嫩蛮腰,用自己胯下的宝具刺入那神秘的肉穴。
 
  今晚的终点究竟会在哪?卡莲一边抬高着衣物,一边反复的想着,自己该怎 样摆脱现在的困境?难道就只能这样听之任之?虽然关系到成员们的性命,但她 绝不想在众人面前惨遭奸淫,死也不想!但自己一条命又怎么能和成员们的性命 对等呢?
 
  外衣的不断抬高,已漏出那羞人的胸衣下沿,随后便是猛然的隆起,纯黑的 胸衣不断暴露,逐渐展现出那完整的形状,在胸衣无法覆盖之处,再次露出了那 嫩白光滑的雪肌,但这里的白脂玉肉,对周围的男人们来说,则显得更加诱人可 口,一人更起哄道。
 
  『吉斯克大人快尝尝,卡莲大人的奶子是不是比其他成员的更香啊』
 
  『哈哈哈哈哈』
 
  男人的起哄换来一阵哄笑,但卡莲和银月团的成员们却笑不出,尤其是那些 已经惨遭过奸淫的女性成员,吉斯克也跟着哈哈笑着,但眼睛却死死盯着那完全 暴露出来的傲人双峰,虽然被纯黑的胸衣紧紧包裹着,但仍旧不能阻止那火热的 视线望眼欲穿。
 
  自己幻想了无数次此时的情形,吉斯克甚至已经预想过了各种羞辱卡莲的方 式,但到此时真的实现时,他才发现现实的满足感远比幻象来得强烈,即便脑子 里还一遍遍的想着下一步羞辱她的方法,但吉斯克的下体早已肿涨难忍,就像其 他的成员一样,他现在就想要肏她。
 
  这个想法从脑中一形成,吉斯克的身体便本能的向前踏了一步,同时伸手便 去拽卡莲的胸衣,卡莲被他这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吉斯克的脸上显然没有了方 才的淡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原始的欲望,卡莲同时本能的向后一退,但速度还 是慢了一些,随着她的后退只觉自己背后一勒,胸衣的束带卡的她一顿,同时吉 斯克的手指已拽住了胸衣的前沿,而随着两人一退一扯,胸衣在下一瞬间啪的一 声被扯断开来,卡莲惊呼一声连忙双手去护,但雪白的玉乳已完全脱离了胸衣的 保护,周围的男人都冷吸一口气,还没看清那对雪白奶子的全貌,便被卡莲的玉 手紧紧罩住,但那无法完全被双手覆盖的雪脂奶肉,还是看的众人连连惊呼。 
  『好大!』
 
  『好白的大奶子!』
 
  『别捂着啊!好软的样子』
 
  『哈哈,真是对又大又软的奶子啊』
 
  『可惜没看清奶头!什么颜色都没看清楚就被挡上了』
 
  听着周围的叫嚷声,卡莲双手护得更紧了,同时低头去确认自己没有露出更 多,而对于她身后的男人们都已说不出话来,那完美的凝肌玉背已完美的呈现在 他们面前,尤其是那环抱前峰的羞耻姿势,更看的众人欲火焚身,下一瞬卡莲只 觉眼前一暗,即使不用抬头也知道是吉斯克靠了上来。
 
  卡莲再次试着后退,但因为刚刚的一躲,吉斯克早有了防备,上前的同时就 抬手已示意两名队员从后面靠了上来,卡莲一退之下便撞到了后面的一人,情急 之下还试图抬手攻击,但因为双手正护着胸连忙又放了下来,同时又想起来自己 若是反抗,多半只是会让自己的团员多受些苦,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 劫?
 
  犹豫之间,黑影已再次逼近,吉斯克一边说道。
 
  『拉开她的手』
 
  背后的两人听到命令便去拽手,但此时可是揩油的好时机,两人又岂会傻到 放过?一人在握住卡莲手腕的同时,一手自然的抚上了那纤细的腰肢,哦!摸到 了,寒冷的秋风中,手中骑士长大人的嫩肤温暖而弹滑,稍稍用力恐怕都要按出 水来,那人心中窃喜着,另一人则握住了卡莲右手的手腕,同时利用拇指的角度 死命的向美乳顶去,看似他在拉扯,但却一边享受着拇指背对女骑士长奶子的摩 擦挤压,再加上卡莲刚刚后退撞到的便是他,此时他也不做闪躲,隔着两人的衣 物紧紧的挺着下肢,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根充分感受到了身前肉臀充实而柔软的挤 压,并随着卡莲的些许反抗来回摩擦,也不知是不是身前的女骑士长被自己的大 屌顶发了情。
 
  眼看双手被不断拉开,周围的成员忍不住围上前去,一些受伤的成员也不顾 身体的疼痛,拖着步子向前面靠去,吉斯克更是看到了双臂被拉开的间隙,伸手 便去抓那对无力防御大白奶子,此时一人则急急忙忙的从孤儿院外跑来,看到几 乎已经赤裸的卡莲愣了一下,但还是靠上前来对吉斯克说道。
 
  『副团长…瓦罗奥国王来了』
 
  吉斯克伸出的双手猛地一停,转头道。
 
  『他怎么会知道?』
 
  『我也不清楚,但国王的队伍已经到街口了』
 
  『可恶…』
 
  吉斯克看了一眼卡莲,又阴沉的环顾了一眼周围的这些士兵,今晚的任务由 自己亲自组织和指挥,到底在哪一步走漏了风声?更何况这支队伍是由自己亲自 挑选的人,都是自以为可以信的过的部下,难道还是被瓦罗奥安插了眼线?但他 们大多数都参与了卡瑟兰当时的行动,如果有人吃里扒外,那国王对于卡瑟兰行 动的内幕又知道多少?但事已至此,吉斯克郁闷的开口说道。
 
  『放开她,把衣服穿上』
 
  没想到到嘴的熟肉还是让她跑了,随后吉斯克压住了郁闷的心情,转而恭敬 的出门迎接了瓦罗奥国王,浩浩荡荡的国王护卫队将这狭窄的贫民街道塞得慢慢 的,随后的事情吉斯克便有些恍惚了,瓦罗奥国王对今晚的行动简单的表示了赞 赏,之后便将卡莲与银月团的逃犯一并押回了王城,之后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般,原以为会有公示或审讯,但九天过去了,王城之内却没有传出任何关于卡 莲或银月团的消息。
 
  吉斯克站起身来,艾德琳依旧没有醒来,想到卡莲的事情他又开始变得有些 烦躁,既然一周过去了还没有任何消息,卡莲恐怕早已成了瓦罗奥国王的私密禁 脔,不难想象,那个女人肯定每天都被国王肏到淫汁横飞、爱液四溅,想到那天 在孤儿院她屈辱的表情,那丰满柔软的奶子,现在都成了国王独享的美味了,真 是可惜…
 
  吉斯克出了密室的牢房,无奈之下还是准备继续进行这两天对下属的摸底调 查,但刚回到大厅,管家便径直迎了上来。
 
  『吉斯克大人,有您的邀请函』
 
  『邀请函?谁发来的?』
 
  『是…您的父亲,邀请您去参加家庭晚宴』
 
  『家庭…呵呵,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打开邀请函,吉斯克冷冷的看着上面的文字,时隔这么多年那老家伙还记得 有自己这个儿子吗?自从自己从家里独立出来,父亲杜克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自 己,现在他又怎么想到邀请自己这个逆子参加什么所谓的家庭晚宴?吉斯克还记 得最后与父亲的分别并不愉快,他甚至挨了一巴掌,就因为他推了一下那个可恶 的女人,或许在以前,吉斯克会扔掉邀请函,但现在的他已成为了炽炎骑士团的 副团长,他已不再渴求父亲的认可,而他希望父亲也明白这一点。
 
  晚宴定在了七点,吉斯克不紧不慢的踏点来到了诺卡特宅邸,想起自己前段 时间站在门外时的情形,吉斯克甚至觉得有些可笑,进入这熟悉的宅邸,一些佣 人还是认识他的,依旧健在的老管家叫了声少爷,便带他进去了主宅的大厅。 
  『哥哥,好久不见』
 
  说话的,是芬恩·诺卡特,小自己三岁的亲弟弟,母亲死时他只有十岁,之 后父亲迎娶那个女人时,他以为弟弟会和自己站在反对的一边,但他没有,年少 的吉斯克一怒之下便打了他,之后两人的关系便没有再次好转,十七岁时吉斯克 离开了诺卡特宅邸,之后几年他过得并不容易,有一次他与芬恩在外面偶遇,两 人没几句便发生了矛盾,芬恩仗着自己人多,当众羞辱了他,两人的关系之后便 彻底决裂。
 
  『听说你成为了什么…哦,咱们炽炎团的骑士长?哦不对,是副团长,真是 恭喜恭喜啊』
 
  吉斯克冷冷的看着那张故作讽刺的脸,心里倒也没有什么波动。
 
  『这么多年,你倒是还和以前一样,是个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
 
  『什么?至少我是侯爵!你没有资格这么说我!你这个贱民!』
 
  轻轻的挑拨,芬恩便愤怒的吼了起来,吉斯克觉得有些好笑。
 
  『还不是,你是在诅咒父亲死去吗?』
 
  『父亲?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断绝关系了吗?现在回来是打算和我抢继承权的 吗!?』
 
  『哼…是他请我来的,我多少算是你们的客人,你的态度未免太失礼了』 
  『你这个混…』
 
  『够了』
 
  杜克此时从二楼走下打断了芬恩,而在他旁边跟着的是一位依旧美艳动人的 成熟贵妇,盘卷的红发加上一身性感的红色礼服,几条明亮的丝带若隐若现的遮 挡着胸前的那抹白肉,女人婀娜的走姿性感撩人,但吉斯克看来,却觉得有些反 感,而他没有表现出来。
 
  『你来了』
 
  『嗯,不知道今晚叫我来有什么事?』
 
  『先坐下享受晚宴吧』
 
  吉斯克没有拒绝,之后佣人们陆续端上了丰盛的佳肴,四人坐在宽大的餐桌 前默默品尝着鲜美的食物,芬恩明显有些烦躁,频繁的看向父亲,不知他为何要 突然将吉斯克叫来,至于杜克和吉斯克,则只是淡然的享用着晚餐,至于他的后 母,则也会时不时的瞟向吉斯克,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不知今晚所为何事?如果没事我要回去了,今晚我的副官还有事情要向我 汇报』
 
  晚饭进行得差不多时,吉斯克最先打破了沉默。
 
  『哈哈,如今你倒是真有一个副团长的样子了,我为你感到高兴』
 
  『哦?』
 
  杜克的话让吉斯克有些意外。
 
  『听说前段时间你亲自抓住了卡莲,瓦罗奥国王在之前的皇家晚宴上亲口提 到并称赞了你,我的脸上倒也是沾光不少』
 
  『卡莲?银月骑士团的那个卡莲吗?』
 
  芬恩忍不住问道。
 
  『嗯,你不知道吗?你该好好整理下你的社交圈子了,不要总跟那些下位圈 的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这事七大贵族的人可都是知道的…罢了,芮嘉娜,你和芬 恩先上去吧,我和吉斯克还有事要谈』
 
  杜克的语气中明显带着对自己这个二儿子的失望,杜克则小声不满的嘟囔了 两句,芮嘉娜听到杜克的话,便优雅的点了点头,但眼神之中却无法掩盖心中的 意外,临走时还盯着吉斯克看了一眼,似乎不明白这个弃子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 重要了。
 
  『这只是我的职责,倒是卡莲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国王可对她的身体可还满 意?』
 
  这几日首次再听到卡莲的名字,吉斯克掩盖不住好奇的问道,而听到他的问 题,杜克的脸上明显有些疑惑,大概是没想到被自己猜中了,卡莲已成了瓦罗奥 的私有婬胬,每日每夜的接收着国王肉屌的爆操。
 
  『这事现在以你的地位本不应该知道,但你毕竟是我诺卡特之子,其实国王 已与卡莲达成了协议』
 
  『达成协议?和一个犯人?』
 
  『我们都知道银月团的事并未经过王庭的正式审判,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还 不是犯人』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国王想为银月团平反?』
 
  『没错,国王与卡莲达成的协议,便是重新调查卡瑟兰的事件,洗清银月团 的污名』
 
  『可笑,为了什么?那个女人还能给国王什么?』
 
  『一场婚礼』
 
  『婚礼?国王想要娶卡莲?笑话!他在想些什么?难道把她当成一个任意肏 玩的肉壶还不够?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
 
  『小心你的语言,瓦罗奥国王到现在可还没碰过她的一根指头,为卡莲洗刷 冤屈,美丽的骑士长大人感动万分以身相许,这是一场美谈不是吗?同时银月团 也将名正言顺的并入正规军,可以成为王国内一股更可靠的力量』
 
  『未免有些晚了吧,而且更可靠的力量又是什么意思?炽炎团还不够吗』 
  杜克看着吉斯克,表情变得明显严肃了起来。
 
  『炽炎团可靠,但毕竟是一支由外人带领的军队,赖斯坦最近的举动,瓦罗 奥国王并不高兴,你在卡瑟兰的任务,国王也早就知道,你难道以为瓦罗奥国王 会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吗,他毕竟是一国之王,赖斯坦私下的小动作国王都已 看在眼里,无论他在谋划什么,在炽炎团之中,国王都需要一个能够更加信任的 人』
 
  『你是说…』
 
  『没错,你现在既已是炽焰骑士团的副团长,坐上骑士长之位也只是近在咫 尺,但你同样是我诺卡特之后,国王对于你,则赋予了更多的信任,不然也不会 让我告诉你这一切』
 
  『你就这么确定我还是诺卡特之后?』
 
  『我与你之间的矛盾,或许是我以前太过疏忽了你的感受,但你也要站在我 的立场上想一下,你母亲的死对我的打击也很大』
 
  『所以你很快的娶了那个女人?母亲的护工?还是说在母亲死前你们就已经 搞上了?』
 
  『你…这件事我以前跟你解释过,但你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去理解,但你是 个聪明人,我希望我们之间的事不会影响你的决定,这并不是一件小事』
 
  吉斯克站起身来,用餐布擦了擦嘴,一副准备离开的姿态。
 
  『你说的没错,我是个聪明人,国王既然知道一切,我也不想做出什么叛国 的行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忠于巴顿王国的,国王大人若需要我,便可直接传唤 我,但我希望是以我吉斯克之名,而不是诺卡特,麻烦您转告国王了,诺卡特侯 爵』
 
  关于母亲的问题,父亲给出了一个并不令他满意的答案,没有歉意、没有忏 悔、只有同样的借口与说辞,吉斯克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他胸口已燃起一阵怒 火,说完这些话后他便径直离开了宅邸,也没有再看杜克一眼。
 
  母亲在吉斯克十一岁那年患上了血啼症,那时的他和弟弟只知道母亲是生了 病,之后一直卧床不起,却也不清楚血啼症所意味着什么,之后芮嘉娜做为母亲 的护工出现在了诺卡特之宅,芮嘉娜最初给他的印象是一个漂亮的大姐姐,而兄 弟两人和芮嘉娜的关系也比较融洽,甚至一度成为两人私下爱慕的对象。
 
  母亲在病魔的折磨下维持了两年的生命,母亲去世后,芮嘉娜依旧会来宅邸 照看两人,那段时间这个温柔的大姐姐给了他很大程度的安慰,甚至几乎成为他 唯一的精神寄托,直至一个月后的一次意外发现。
 
  年少的吉斯克在一天中午经过父亲的书房时,无意间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细琐 声响,起初他以为父亲是在独自哭泣,但很快他察觉房间内并不只有一人,于是 好奇的他便轻轻转动房门,悄悄的从缝隙中望了进去,而里面正发生的一切,是 让他之后一段时间无法抹去的阴影。
 
  父亲的书房里,年轻的芮嘉娜几近全裸,两条包裹着吊带丝袜的修长美腿然 绕在父亲的腰间,足以做她父亲的杜克侯爵浑身紧绷,满头汗水的卖力抽挺着下 肢,将书桌上的美艳少女肏得娇躯乱颤、闷哼不止,那刻意压抑着的淫叫声让杜 克更加兴奋,看着身下两团丰满的大白奶子前后甩动,他双手离开支撑的桌面握 上那水嫩的蛮腰,下肢用力一挺同时双臂收力,将正被干的淫液直流的芮嘉娜直 接顶了起来。
 
  『喔…顶死我了…杜克大人…您…太厉害了…嗯…哦…我忍不住了…』
 
  『忍不住就叫出来,哦,你的小穴实在是太紧了』
 
  『您的肉屌…喔…也好大…好胀…我的小穴…被塞得满满的…哦…好充实』 
  门外的吉斯克睁大着双眼,自己暗恋已久的芮嘉娜,此时正以他无法相信的 浪态环抱着父亲的脖颈,那对沉甸甸的雪脂大奶正随着父亲的抽插上下颠簸,两 人下体的连接处,父亲那根黝黑粗壮的大肉棒正不断的进出在少女的蜜穴中,泛 滥的淫汁不断随着交合的啪啪声迸溅到地板之上,芮嘉娜主动伸出舌头,迷乱的 眼神索求着对方的进攻,父亲一口含住了那淫乱的小嘴,两人开始疯狂的吸吮着 对方的嘴唇,两条肉舌交缠旋转,淫靡的口水相互融合后再次回到两人的口腔之 中,滋滋作响的热吻配合着下体快速疯狂的拍击声,让整个书房都充斥在淫乱的 氛围当中。
 
  吉斯克摇了摇头,从自己短暂的回忆中抽离了出来,现在还想起那个女人干 什么?在那之后没多久杜克便迎娶了芮嘉娜,而两人结婚后,芮嘉娜便开始重新 布置宅邸的装饰与布局,而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她开始丢弃母亲生前使用的东 西,在那之后他与芮嘉娜的关系便开始恶化,直至众叛亲离,而他也从那个令自 己厌恶的家,搬了出去。
 
  比起那些令自己不愉快的回忆,自己更应该着眼于瓦罗奥国王的事,瓦罗奥 看样子已经完全不信任赖斯坦了,那骑士长究竟在搞些什么?如果他所作的这一 切不是为了国王,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一边想着,吉斯克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宅 邸,才一进门,管家便又迎面走了上来。
 
  『您的副官尼克大人来了』
 
  『嗯,我叫他来汇报些事,他在哪?』
 
  从那晚孤儿院的事发生后,吉斯克便叫尼克开始重新彻查自己队伍里每个人 的底细,此时看来是有了成果,自己倒想知道是哪个混蛋敢吃里扒外。
 
  『他,去您的密室等您了』
 
  『!你让他一个人在那?』
 
  『呃…因为他以前也去过,我也没有多想』
 
  『没你的事了…』
 
  说完吉斯克便快步向密室走去,尼克那个混蛋应该没这么大胆子吧,在自己 不在的情况下敢碰艾德琳,但越想他越觉得不安,不断的加快着自己的脚步,眼 看到门前时他却迟疑了一下,万一他真的碰了艾德琳,自己又该怎么办?庆幸的 是,密室内没有传来任何的声响。
 
  带着些许的不安,他推开了房门,进入房间后,他便跟尼克对上了眼,尼克 站在那有些窘迫的看着他,而吉斯克也迟疑了一下,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一时没法 表达,片刻之后他反映了过来,此时的尼克只有上身穿着衣服,而他的下体正一 丝不挂的对着自己,而那根疲软的肉屌此时无力的垂挂在双腿之间,一些混合的 液体还没有完全的风干,而在他身后的大床上,浑身赤裸的艾德琳蜷缩在那轻声 抽泣着,在那完美如桃形的肉臀之间,大量粘稠的精液正不断从蜜穴中溢出,混 合着一些淡淡的血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