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妈妈和亲家各取所需
妈妈和亲家各取所需
  那段往事,掐指算来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至今回忆起来还非常的清晰。

  我小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整个村子都很贫穷,也很偏僻,大多数的人们都没见过世面。

  大多数人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调生活。

  我的家庭一般,爸爸和妈妈耕种着十几亩田地养活着我和大我十几岁的姐姐。


  日子过得虽然穷苦但却很快乐,那个时候村里还没有通电,也没有什么可娱乐的活动,记得那时,每当夜里被尿憋醒的时候,总会发现爸爸和妈妈都光着屁股叠压在一起。

  那时的我不懂他们是在干啥。

  快乐的日子过了不多年,在我十岁那年。

  爸爸由于脑出血瘫痪在了炕上,再也起不来了。

  那年妈妈四十五、六岁,突如其来的变故,家庭所有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个子不高,且有点发胖。

  圆圆的脸庞,齐耳的半毛头,样子一般,但也不是很丑陋。

  妈妈的胸大,皮肤很白,小肚子上满是赘肉,两条短粗的大腿上边,是硕大的肥臀,走起路来大屁股一颤一颤的。

  以前爸爸身体好的时候,重活累活一点也不让她干,现在爸爸突然的倒下了妈妈感觉有点手脚无措,既要照顾我爸爸,还要忙活地里的活,简直把她就要拖垮了,我那时啥也帮不了,还得上学,只有二十三、四岁的姐姐,一个柔弱得女子帮衬着她。

  日子在艰难中熬了一年。

  爸爸病倒得第二年一开春,邻居二婶子,找到我妈妈打算给我姐姐找个对象,将来结了婚,女婿对我家也有所照顾。

  姐姐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婶子的目的是问问我姐姐有个什么样的条件,妈妈没有意见,只要姐姐同意咋都行。

  最后姐姐提出的要求是必须到我家住,帮衬着我妈妈,直到我长大成人。

  不多久,二婶给物色了一个外乡的小伙子,比我姐姐大一岁,从小妈就死了,弟兄三个,他最小,两个哥哥都已结婚,家里很穷,和他老爹一起生活。

  愿意到我家倒插门。

  小伙子长得黝黑结实,一看就是能干活的人,姐姐和妈妈都相中了。

  我家的房子只有三间土坯房,进门的一间是锅台,做饭吃饭兼客厅,东边的里屋放着粮食和杂物,西边一间里屋是我们睡觉的大炕,仅有的西厢房是牛棚和放农具的屋子,姐姐结了婚得有地方住啊。

  这难不倒妈妈,妈妈就找人用木板在大炕上隔开来,形成了两个狭小的空间,爸爸妈妈和我睡在这边,姐姐姐夫睡在那边,炕沿边上用布帘子挡上。

  很快,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姐姐就算结婚了。

  当晚妈妈催促我早早的睡觉,她也提前躺在炕上,拉严了布帘子。

  姐姐和姐夫也上炕睡在了一个木板之隔的那边。

  妈妈吹灭了油灯,屋里漆黑一片,除了人们的喘气声,听到的就是大街上的狗叫和野猫的发春声,不久隔壁传来姐姐的一丝痛苦的呻吟,紧接着就是一阵轻微的啪啪声,同在我一个被窝里的妈妈,拉过被子把我的头蒙了起来。

  第二天,姐姐姐夫很晚才起来,发现妈妈的眼睛红红的好像一夜没睡好似的。

  最初的几天夜里总是听见隔壁有那种轻微的啪啪声,每当那时妈妈就会把我蒙在被子里。

  到后来,那种啪啪声逐渐的大了起来,姐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有次我的腿不小心碰到了妈妈的腚沟里边了,妈妈竟然没穿裤衩,妈妈的腚沟里边湿滑湿滑的。

  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到底他们是在干什么。

  日子过得好快,转瞬间到了夏天。

  姐夫真的很能干,一个人几乎包揽了全家的体力活。

  妈妈和姐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甚是高兴。

  正执玉米抽穗的时候,姐夫很早就起来去地里打药,妈妈做出早饭,领着我去地里给姐夫送饭,顺便帮着他干活。

  太阳晒的很热,到了地里,我和妈妈顺着玉米棵的间隙往地里走,当就要到地中间的那个水坑的时候,妈妈噶然停下了脚步,顿时她愣在了那里,我也随着妈妈住下了。

  我懵懂的看了一下妈妈的脸,心想为啥不走了?只见妈妈的眼神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了,她张嘴楞楞的看着前方。

  我顺着她的眼神注视过去,原来水坑里边站在姐夫赤身裸体,估计是喷完农药,正在水坑里边洗澡,水坑里的水很浅,刚刚没过他的膝盖,正在用手撩起水洗澡,我和妈妈站在玉米棵里,姐夫没有看见我们,低着头自顾自的洗澡,只见姐夫结实的腹肌下边黑黑的毛从里边一条乌黑的大鸡巴耷拉在胯下,正好冲着我们这边晃悠。

  他那条鸡巴简直是太粗太长了,几乎和驴的鸡巴那么大。

  这要是硬了起来那的多大啊!许久妈妈才回过神来,把饭递给我,她转身走远了。

  姐夫看见我来给他送饭,急忙在水坑里跳出来,穿上裤衩接过我手里的饭,坐在土坎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边吃边问我:「你自己来的吗?你姐姐咋没来?」我回答他说「姐姐在洗衣服了,咱妈和我一起来的,刚才看见你在洗澡,妈妈到那边干活了。」姐夫听完一下子停止吞咽,脸上禁不住泛起一丝淫笑,他脑海里似乎在想像什么似得。

  自从那天发生的事情以后,夜里隔壁的啪啪声变得更大了,记得有次,隔壁炕上继续着啪啪声和淫叫声,以前都是吹了灯才有,这次却是点着灯,并且连我和妈妈这边也照亮了,妈妈没有睡着,等到那边的声音停止了,妈妈起身拿起炕沿下的尿盆,褪去身上仅有的裤衩,我看见妈妈的裤衩底部全湿透了,她那肥硕的大白腚蹲在尿盆嗤嗤地撒起了尿,妈妈的尿声很大,却尿了很久,我突然觉得有个身影在炕沿外晃动,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姐夫正站在炕下光着屁股,翘着大鸡巴手里端着尿盆也在撒尿,但是没有尿出来,眼睛却透过布帘子的缝隙偷看背对着他尿尿的我妈妈。

  他没有发现我在看着他,妈妈尿完了,屁股离开尿盆,跪在了炕上,撅起大白腚,紫红色的腚沟子一下子展现出来,她用裤衩擦了擦大肥屄上的尿液,姐夫看傻了,鸡巴涨得发紫,忍不住用手撸起来。

  姐姐高潮过后呼呼睡着了,妈妈在炕沿边撅着腚,拿着裤衩使劲的揉搓起腚沟子,再看姐夫,慢慢地撩开帘子仔细的看着我妈妈的大白腚,鸡巴离着我妈妈的屁股很近。

  他手里握着鸡巴加快速度撸动,妈妈的开始喘粗气了,妈妈那两片肥厚的阴唇被自己揉搓的张开一个大口子,露出粉红色的嫩肉和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突然姐夫浑身一颤,刹那间一股乳白色的东西在他的马眼里边喷射而出,一下子喷进了我妈妈腚沟里张开的那个黑洞里边了,突突又是几下喷射,射的妈妈腚沟和手上全是。

  妈妈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猛然一转身,姐夫也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里,马眼里还在往外滴答粘液,妈妈的脸色腾地红了,急忙拉严了帘子,妈妈坐在炕上看了看手上的粘液,忍不住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笑了。

  八月十五前后,正是收玉米的时候,姐姐怀孕了。

  挺着大肚子不能去地里干活,姐夫忙不过来就把他爹叫来帮着收庄稼。

  姐姐的公公五十多岁,强壮的身躯,秃头顶,络腮胡子就连胸前和小腹上也长满了毛。

  别看他五十多岁的年纪,但是很能干。

  白天干活好说,到了晚上得找地方睡觉啊!我家里没有多余的房子,妈妈只好在我们的炕上给他挤出一点地方给他睡。

  爸爸躺在炕头上的专用位置,妈妈靠着爸爸和我睡一个被窝,姐姐的公公就睡在我的旁边。

  晚饭时他和姐夫喝了两杯酒,酒足饭饱,天也黑了,他到挺实在脱去上衣和裤子只剩下一条破旧不堪的大裤衩躺在炕上就睡。

  妈妈喂饱我爸爸,收拾完家务已经很晚了。

  姐姐姐夫早已躺下,我也早早的躺在炕上。

  妈妈出去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躺在我和爸爸中间吹灭了油灯睡觉。

  屋里一切都安静下来,中秋节的月色很亮,穿过窗棂照亮了整个大炕。

  我旁边的老男人呼出的酒气特别难闻,光秃无毛的脑壳被月光照的发亮,满脸的络腮胡子连带着大片胸毛一直到肚脐眼往下的裤衩里边,活生生一个野人睡在我家炕上。

  本来我三个人睡都不宽裕的炕,再加上他就更加拥挤闷热了,妈妈只好侧身躺着

  木板的隔壁又开始了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我姐姐轻微的呻吟,姐姐的公公并没有睡着,他的裤衩渐渐地鼓了起来,并且支起老高。

  他伸手扒开裤衩的边缘,腾地一下一根手电筒大小的鸡巴弹了出来。

  我看见妈妈突然吃惊的抬起了头然后有落下来,妈妈也没睡着,她在看着他。

  他握着大鸡吧,听着隔壁的动静慢慢地上下套弄起来。

  自从爸爸病倒一来快两年了,四十多岁的妈妈正执虎狼之年,特别是看到我夫的大鸡吧之后,每当隔壁有动静,就会看见妈妈脱去裤衩把手伸进裆部使劲
的揉搓自己。

  这晚,妈妈的手也没闲着,妈妈看着老男人撸鸡巴,自己也揉搓的开始喘出了粗气,老男人听见我妈妈的喘气声有点特别,就转头看了看我妈妈的脸,正好和我妈妈四目相对,羞得妈妈赶紧停止揉搓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老男人似乎看懂了什么,隔壁的声音还在继续。

  他侧过身一只粗糙的大手越过我伸进了妈妈的怀里,妈妈惊呆了,缓过神来赶紧抓住他的大手想挣扎,但是她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或许是怕惊醒了我,妈妈放弃了。

  姐姐的公公撩开我妈妈的背心,露出两个浑圆的大奶子,就揉搓开来,妈妈一动不动的任凭他收拾,他的手滑过妈妈的小肚子伸进了裤衩里边。

  妈妈闭着眼睛嘴里开始小声的哼哼,他想拉过我妈妈去,却被妈妈拒绝了,他并没有放弃,把我妈妈的手拽了过去放在了他的鸡巴上,妈妈没有拒绝,自愿的握着他那粗大的鸡巴套弄起来,他阳面躺在我旁边,舒服的享受着我妈妈给他套弄着,妈妈的手有慢到快,不大功夫,老男人夹紧了双腿,屁股往上挺迎合著我妈妈的手,一股股精水喷涌而出,妈妈急忙松开手,在枕边拿了些卫生纸扔给他。

  隔壁安静了,我身边的老男人也打起了呼噜。

  第二天人们都像没事一样早早的开始了各自的劳作,姐姐的公公干活更加卖力。

  晚饭他又喝了几杯酒,眼睛色眯眯的看着我妈妈,妈妈回了他一个眼神。

  他乐呵呵的就躺下了。

  照往常一样妈妈收拾完家务照顾好我爸爸睡下。

  今晚妈妈在东边里屋洗了个澡,最后一个上炕睡觉。

  老男人的酒气太难闻了,熏的我想吐,我不打算挨着他睡,就和爸爸靠在了一起,妈妈来到炕上一看我挨着爸爸,为了不影响我睡觉,她就挨着姐姐的公公背对着他侧身躺下了。

  今晚木板的隔壁没有动静,老男人也打着呼噜,我认为今晚一切都平静了。

  外边阴天没有月光,屋里漆黑一片,只有断断续续的雷声和划过天空的闪电偶尔照亮一下屋里。

  妈妈侧身搂着我睡着了。

  我太困了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被尿憋醒了。

  和往常一样我会推醒身旁的妈妈给我拿尿盆,外边刷刷的下起了雨,凉风吹进来甚是清爽。

  屋里一片漆黑,一挥手没有摸到妈妈,妈妈呢?我随口叫了一声妈,还没等我说出尿尿那两个字的同时,一道闪电照亮了整间屋子,我看见那个黝黑浑身长满毛的老男人赤裸裸的趴在我妈妈丰满白皙的身上正在前后移动,妈妈的背心翻上去露出来的两个大奶子被姐姐公公的胸部压扁了,她下身光溜溜的,双手抱住他秃瓢一样的脑袋亲吻着他长满胡须的臭嘴,两个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妈妈两腿雪白的大腿岔开抬得很高夹着老男人的下身,膝盖弯曲脚后跟死死的勾住他的屁股。

  配合着身上男人的动作。

  闪电过后又是漆黑一片,他俩听见了我的叫声,一阵慌乱,妈妈回到了我的身旁,她的下身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腿,我感觉妈妈的裆部湿滑湿滑的。

  我说尿尿,妈妈赶紧在炕沿下拿了尿盆。

  尿完了,重新躺下睡觉,我发现妈妈已经穿上了裤衩,侧身搂着我睡觉。

  过了许久,一只大手在妈妈背后环抱住了妈妈的肚子,慢慢地撩起妈妈的背心,然后有一点一点褪去了妈妈的裤衩,妈妈弓起身子屁股往后一撅,抬起了上边的一条腿,我听见被窝里噗嗤一声,妈妈轻轻地舒了口气。

  在妈妈背后一股力有节奏的冲击着她。

  我动了一下身子,右手不小心摔到了妈妈的裆部,一下子触碰到一条很粗的肉棒正包裹在妈妈肥厚无毛的阴唇里边进进出出,并且沾满了粘液。

  我的手放在那里没动,那条肉棒深深地插在里边不动了,吓得妈妈轻轻地喊了一下我的名字,我假装睡着了没有回应她。

  妈妈以为我睡着了,轻轻地拿开我的手。

  一转身又离开了我的被窝。

  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炕上,这才看见妈妈竟然骑在姐姐的公公下体上,白白的大腚坐在那里不住的在摇晃,男人的两只大手分别抓着妈妈的两只奶子,妈妈好像顾不了那么多了,嘴里不住地低声叫唤,突然木板的隔壁也传出姐姐的呻吟声。

  又一道闪电,看见妈妈重新被压在身下,妈妈死死的抱紧他的后背,老男人的动作加快了,嘴里不住的喘着粗气。

  隔壁的撞击声也越来越大。

  当最后一道闪电照亮的时候,雨停了,妈妈身上的老男人趴在那里不动了,下身使劲顶住我妈妈的下身,浑身在颤抖,妈妈张着嘴长舒了一口气,满足的抚摸着他的秃脑壳。

  隔壁经过一阵快速的撞击声也忽然安静下来,紧接着就是两边卫生纸擦拭的音。

  妈妈又回到了我的被窝一会就睡着了,两边的爷俩都打起了鼾。

  只有我看了看病榻上的爸爸,留着泪一夜未眠。

  等我睡醒的时候,天已亮了,可是外边还是轰隆隆的雷声和淅沥的雨声。

  下雨天人们无法下地干活,借此可以休息一下。

  我睁开眼睛,炕上的大人们都在还在睡梦中。

  妈妈和她的亲家公依然赤身裸体,妈妈侧身搂着她的亲家公依偎在他身上,安然的呼呼大睡,一条大腿压在他下身上,妈妈的股沟里边还夹着一团卫生纸。

  我眯着眼睛偷看着他们,不想惊扰了他们。

  突然姐夫的爹醒了,推开半伏在他身上的我妈妈,妈妈也醒了,她急忙做起来看看我,快速的拉起被子盖在身上。

  她的亲家公爬起来端去尿盆撒了泡尿,低下头瞅着我妈妈的脸蛋,大黑鸡巴再次挺了起来,他放下尿盆钻进了我妈妈的被窝里。

  木板的隔壁没有动静,姐姐姐夫还在梦中,爸爸躺在我身旁一动不动,他啥也不知道。

  姐夫的爹爬进了被窝里妈妈的下身那里,被窝的边缘让妈妈抬起来的腿给支起,露出了妈妈的下体,我看见一张脸正贴在妈妈下身毛从里边,妈妈闭着眼睛,看似很是享受,不一会,她的亲家公爬出被窝,背靠着窗台坐在那里点上了一只烟,他拉过我妈妈起,把我妈妈的头往他的胯下按了下去,妈妈顺从的趴在他的大腿根部拉过被子把他的下身和自己盖起来。

  被子里边一起一伏的动,姐夫他爹,慢慢抽着烟,不多时,妈妈可能是在被窝里憋闷了,就露出头来了,刹那间我呆住了,平时很爱干净的妈妈这时的嘴里竟然含着她亲家公又黑又臭的大鸡巴在吞吐著。

  妈妈吐出鸡巴又舔着他两个蛋蛋,然后又含着鸡巴。

  姐夫他爹抽完烟,扶起我妈妈让她躺下去,岔开妈妈的双腿趴上去,屁股往下一沉,那条大鸡巴没入了妈妈的体内。

  他整个身子压在妈妈身上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

  妈妈随手重新把被子盖在了上边,连头也蒙住了。

  被窝里开始了连续有节奏的蠕动。

  很久一段时间,被窝里一阵快速的蠕动之后回复了平静,又过了一会,姐夫的爹爬出被窝,鸡巴软了,而且还粘着一下白沫一样的东西,他用自己的裤衩擦了擦穿上了衣服。

  妈妈随后也爬起来,赤裸着身子背对着我的脸蹲在尿盆上,妈妈并没有撒尿,我看见一股像鼻涕似得东西在妈妈的肉洞里边流了出来,而且流出很多。

  妈妈擦干净屁股,穿上衣服下炕做饭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