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被玩弄的xingjing妻子
F 市是H 省的第二大城市。可也只是从人口上来说。F市虽说有悠久的历史,可是对经济却没什麽大的帮助。除了偶尔出的几个大贪官,在全国有点名声。在其它时候,也没有人留意它。

  可是,最近却有些变化。这变化是不但是省里都在谈论F 市,在全国它也好象有了些名气,也在谈论F 市。

  可是这好象又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

  原来最近F 市出了一个大色魔,在两个月内接连强暴了十多个少妇,可公安局却一点线索也没有。

  本来这也没什麽大不了的,公安局急是有点急,但也不是很急。

  但当有人将事情反映到了省报后,情况就不同了。本来国人对这事就有特别的兴趣,更何况是强暴了十多个少妇,更何况据说这十多个少妇个个是单位的局花什麽的。所以先是全省沸沸扬扬。 等到上省报后又被全国性的某一文摘放到了第一版后,变得全国人民都把火热的眼光投向了F 市。

  然后就出现了谣言,说F 市有一个采花帮,F 市长得漂亮一点的女人都让他们给玩了。这个谣言原来是传的人多,信的人少。可是传着传着,传的人也信了起来,因爲谣言已经变得有鼻子有眼睛了。

  最后在F 市自己的人也开始流传了,特别是那些「无花」,平时特难打发的八个小时全部用在增加这个传言的可信度上了,下班的班车上也不闲着,忙着给这个传言添油加醋。

  省领导都有点吃不消了。省里下了死命令。要求这个月必须破案。否则,否则,公安局高局长的乌纱帽可就有点危险。 高局长已经50多岁了,他是好不容易等到前任箩满钵满,功德圆满才在去年转正。由于刚上任,要做个清廉样,不敢肆无忌惮捞钱,所以连爲上台花的打点钱都没挣回,儿子媳妇也还没安排上好单位。这麽早就下台,可就冤到家了。会要他的命。

  现在都已经18号了,色魔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局长跳楼的心都有。

  可是,底下的人可不急呀,非但不急,还有不少特意想要他下台的。

  无奈,高局只好许诺,如果谁抓住色魔,就立马任命爲刑警队副队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公安局这些人积极性倒是来了,但只是更明目张胆地将F 市搞得鸡飞狗跳,大家又发了小小的一笔横财。

  进展却一点没有,色魔好象突然去了太空。

  倒是有一个人一直在兢兢业业的办案,这个人就是许远。 许远从警校毕业了八年,办案能力没说的,可是因爲没有靠山,平时又不怎麽会吹牛拍马,也不是很得上面的欢心。所以到现在还是个小小的刑警。比他后来的好些警察都比他职位高,或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实权,也就不怎麽将他放在眼里。他心里窝火,可也没有办法。

  所以,对于局长的许诺,他是最上心的一个。但是酒吧,舞厅什麽地方都跑遍了,所有道上的朋友也问得不敢再见他,卷宗也翻得几乎成了碎片,可是还是没什麽线索。

  已经晚上9 点了,他还在看卷宗。值夜班的小张笑他:" 你真是要官不要命呀".他笑笑,没理他。

  不过,也不是说一点成果都没有。至少他总结出了色魔下手的特点。 那就是一般在舞厅里挑选下手的对象,这些受害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长相漂亮,皮肤白晰,身材很好,特别是乳房丰盈。更有一点,她们都是良家少妇,但穿着都非常性感,与舞厅小姐区别并不大。但是色魔却能准确识别,说明这个色魔对于舞厅情况非常熟悉。

  但是,这些情况能起到什麽作用呢?

  一直到快11点,许远才返回了家。一进门,老妈就一通抱怨,儿子才1 个多月,也不知道要顾一下老婆孩子,还要老婆担惊受怕。

  许远歉意地对妻子黄菲笑笑,妻宽容地也笑了笑,她早就习惯了。

  黄菲正在休産假。她在中国银行工作。三年前被抢匪抢包,正好被他赶上,自然英雄救美。一来二去,竟然发生了感情,走上了红地毯。这也是他最自豪的事情。因爲黄菲不仅工资高,人更是漂亮,像个电影明星似的。

  许远的每个同事,不分男女,见到黄菲的都有点喝了陈醋的感觉。 黄菲身高将近一米七,一张脸像画出来一样,而身材更是凸凹有致,非常惹火。更由于刚生了小孩,胸前一对大奶,几乎要跳出来。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几达百分百。

  许远看到迷人的妻子,心里猛然一动,自己的妻子不正是色魔渴望的类型吗?

  如果用妻子引蛇出洞,应该是大有可能的事情。他犹豫了好半天,还是对黄菲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一听丈夫这样说,黄菲羞得不行。说:" 这怎麽可以呢?

  我做不出来" 可是禁不住丈夫的再三恳求,再看到丈夫三十岁不到就几乎白了半边的脑袋,她心软了。

  许远说" 你放心,这个色魔一被抓住,很快就会被枪毙,没有人知道是你在引诱他!你皮包上的纽扣就是报警器,一确定是色魔就按报警器,我在舞厅外的车里,一听到到警报马上就可以赶到,不会有危险". "可是,你爲什麽不在舞厅里呢?" 许远苦笑了一下,说" 我这张脸,太引人注意,搞不好打草惊蛇。" 「那我也要穿那些暴露的衣服吗?」「只有这样才能引诱那个可恶的色魔。」

  「我怎麽能穿得出去,不被人笑死?」,黄菲担心地说。 「这样,你跟我一起坐车出去,在车上才换衣服。」许远早就想好了。

  黄菲望着丈夫急切的眼神,只好点点头。 「可是,在舞厅里色魔如果真的找上了我,他他,…」黄菲俏脸通红,说不下去。

  「只能让他占些手头和口头上的便宜了,只要他不做得太过火。!」黄菲询问的看着丈夫,许远咬咬牙,:」他只要不在舞厅里要与你做爱,其它的要求都可以满足」黄菲大惊。 许远说了实话,原来根据他的了解,在舞厅里的少妇都是有意想挑逗男人,但是却又不敢过火。所以几乎每个被强暴的女人都在舞厅里被男人摸捏过,甚至有几个少妇还脱下了内裤让男人用手摸过,。插过。 但是都拒绝了做爱。所以很可能色魔就是被勾起了淫欲,却得不到发泄才会强暴这些妇女。

  黄菲听了坚决不肯答应,」穿得暴露的衣服,陪可能是色魔的人跳舞已经让我受不了啦。这麽开放我实在做不到!」许远叹了口气,不知是喜是忧。 第二章忙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快,一转眼又是24号了。

  局长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刑警队队长也被调成了副队长。 虽然局长没明说,但是谁都有数:谁抓着色魔,谁就比局长的爹还大,队长的职位就是谁的。

  又是11点多,许远一回到家,饭也不吃,又盯着新收集的一些难辨真假的资料研究。

  黄菲关心地端上一碗汤,」再怎麽样也得吃点东西呀!」。

  许远对妻感激地笑笑。

  「今天我碰到张永强了」,张永强是他读书时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一样的性格,所以也一样的不得志。他一经过H 市,一定要到许远家吃饭,同病相怜地诅咒这个制度。所以与黄菲也很熟。这次生孩子他给的红包最大,黄菲对他印象也蛮好,毕竟能与老公长谈的人并不多。

  「真的呀,那怎麽不叫他来吃饭呢?」,黄菲问。」他呀,现在是大忙人啦。

  哪还有闲工夫来我们这个地方吃饭。」。

  黄菲感觉出空气中有一股酸味,」怎麽啦?」。

  原来,最近张永强时来运转,他老婆的妹妹的老公的哥哥做了他们市的副市长,他也调到了市府,也有了点权力,经常出差,油水不少。本来到F 市来也想与许远叙叙旧。 可许远一直不得志,所以牢骚还是没变,可张永强却对现有制度变得满意得不得了,言语间自然有些隔离。 到最后只有无语告别。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连平时一定要说的要张永强经过H 市一定要登门的话也没有说。 更别说上门吃饭了,事实上张永强是打算请他们夫妇去H 市最好的酒店富豪大酒店去吃一顿的。

  一夜无语。 无语,心里却在反复挣扎,斗争。

  天一亮,黄菲就对丈夫说:」我愿意试一下」。

  一切尽在不言中。

  许远的眼睛红了,一把把妻抱在怀里。

  上午,黄菲去买衣服,空手而回。

  下午,许远与黄菲一起去了情趣内衣店。

  车上,黄菲穿上新买的衣服,眼睛都不敢看自己了。她的衣服是半透明的黑裙,里面是红色的情趣内衣。一对大奶只用一条薄薄红色的轻纱遮住坚挺的乳头,上下各有一个半球露出来,由于是低胸,上面的奶房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而她的奶头突起,从外面可以清晰的看出她奶头的形状。而她的下体更是诱人,一双修长的玉腿几乎全部裸露,短裙只到她的大腿根部。她只要稍一动作,红色的小丁字裤就露了出来。她的内裤又小又薄,而她的阴户又很丰满,事实上整个大阴唇都可以看出来。甚至连她美丽的肉穴也可以看到。

  黄菲呼吸有些急促,」老公,这样打扮,如果色魔想玩我的身子,他只要将裤头拉开,再将我的内裤拉开一点,再将我的奶罩上推一下,就可以一手搂着我,一手抓我的奶子,一边跳舞一边玩弄我。也许在你来到之前就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 」说这话时,贞洁的黄菲有些莫名的感觉,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她的下面开始有些湿润,对到舞厅去也没有原先那麽恐惧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所说的真的成了真实,而且不只一次,而且是不同的男人。

  许远只能安慰她,然后说:」如果你实在阻止不了他,你可以在按了警报后,让他插进来。」从未想过红杏出墙的黄菲想到自己将在大庭广衆之下被色魔抓奶子,甚至与其性交。不禁俏脸红通通的。

  「可是,我这样性感打扮,一定会有其它男人也想玩我呀!」许远拿出了一张画像,」你仔细看这张像,与这个像很想似的人你才跟他跳舞!另外这人有D 市口音」黄菲娇羞地点点头,转身向舞厅走去。

  丈夫又叫住了她,「等等。」

  她回到车里「怎麽啦?」

  「你穿上这双丝补袜,会更性感」。

  许远拿出一双半透明的米色丝袜给黄菲穿上,果然,这双丝袜穿上后,本来就高挑的黄菲显得更加修长,而一双玉腿更是迷人。

  黄菲一进入舞厅,就感到不知多少道眼光像箭一样射过来,像火焰一样喷过来。她感到全身发烫,极不自在,赶紧走到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立刻有不知多少个男人走过来想请她跳舞,可是她都是摇摇头,婉拒了。

  突然一个浑厚的男声在黄菲耳边响起」小姐,能有幸与你共舞一曲吗?」黄菲擡头看了他一眼,不禁心砰砰跳起来。

  「这人与那像太相似了!可是,他说话好像没有D 市口音呀!」黄菲犹豫了一下,」好吧」。

  音乐响起来了,灯光也暗了下来。

  黄菲感到这个男人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开始只在她的玉背上抚摸,慢慢地竟然撩起她的超短裙,摸向她的雪白的大腿。黄菲心中仿佛被虫咬似的,但她强忍没有出声。

  男人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措捏,几次想向她大腿中间进军,都被她机智地躲开了。

  男人显然非常恼怒,他左手将玉人抱紧,另一只淫手直接伸向她右边的大奶。

  将她的丰满的奶子抓在手里。

  黄菲吓了一跳,急忙想推开。 可一对柔软温暖而弹性十足的高耸双峰被男人抓在手里,那个男人舍得放手。

  黄菲挣扎了几下,只好任由男人玩弄自己的一对乳球,心里叫」老公,你老婆终于要被其它男人玩奶子了」。

  男人一边隔着薄裙抓着美人的丰乳,一边跟着节拍跳着,显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玩女人。

  可黄菲却是第一次被丈夫之外的男人玩弄奶子,又是害羞,又有点刺激。男人没玩几下,她的乳房就鼓涨起来,她感到奶水要溢出了。

  她于是羞答答地哀求:「你先放开我一下,好吗?」男人淫笑:「小姐,你的奶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又大又白,还圆鼓鼓的。

  我从没玩过这麽大而且这麽有弹性的奶奶,怎麽可能放开?」「我,我……」黄菲鼓起勇气,「那你将我的奶罩推上去,直接抓我的奶房,好吗?」男人有些惊异地看着这个美貌的少妇,刚才连隔着衣服玩她的奶子都不肯的少妇怎麽现在竟然主动要求将奶罩移开,直接玩她的赤裸裸的奶子?

  黄菲低声道:「你抓我时不要太大力。因爲我还在喂奶」原来从第一支舞开始,黄菲已经知道这个舞厅特别开放。因爲向周围一看,差不多每个女人的奶子都是赤裸裸的在男人的手里。事实上,她也早就注意到有些少妇的奶罩从被男人取下后就没有再戴回去过,即使是灯光变亮后,她们的奶子可以被看得一清二楚也是这样。甚至有些女人将内裤也脱了下来,一边跳舞一边让男人抠自己的小浪洞。至少她见到有两个女人被男人抠到淫汁都流了出来。

  而另外有几个美丽的少妇只是爲了更加性感,穿了个聊胜于无的小内裤,但是薄薄的,上面还有小孔。一掀开短裙,阴户就几乎是裸露的。

  她知道老公肯定早就知道这个舞厅的情况,但是却没告诉她,却让她穿这麽性感的服装,显然老公知道自己一定要被男人脱掉奶罩,甚至脱下内裤玩弄。

  黄菲没有离开,也是早有心理准备了。

  「你刚生了小孩。」他惊奇地问。黄菲红着脸点点头。 「这麽漂亮的奶子,太小力了没意思!」他摸到黄菲软绵绵但又富有弹性而且光滑无比的肥奶后,下面已经严重充血,怎麽会小力?

  他要用大力玩这个美人的大奶!

  黄菲知道他抓自己的奶房时肯定会有奶水出来,所以自已将薄纱般的上衣撩上去。

  黄菲娇笑,道:」你真要用力抓我的奶子的话,先将我的奶水挤掉吧!」「哈,哈,美人。我吸就好了。这样的美味怎麽能够放过呢?」「不行,这麽多人你怎麽能这样做!」黄菲不肯。

  连丈夫也没有吸过自己的奶水,今天却要在大庭广衆之下被另外的男人吸,美艳的少妇羞极了。

  可那个男人已经抱住了她的细腰,将她美丽的奶头含在了口中。他一边吸着这个迷人的少妇的奶汁,舌头还在她的奶房上转着圆圈。

  黄菲在调情高手的淫弄下,不禁发出兴奋的娇吟,」啊,啊…」显然这是个玩弄女人的高手,可是他倒底是不是要找的色魔呢?

  她决定要先弄清情况,娇声问道:」你是哪里人呀?」「我是J 省的」。他一说出地名。黄菲就知坏了,因爲她去过J 省,对J 省的口音有些了解。现在知道他是J 省人后,马上听出他明显的J 省口音。

  显然,这个不是色魔,自己的玉体白白给他玩了!

  这时,她左右两个奶子都给他吸光了。那男人一手抱住她,一手开始使劲抓揉她的肥奶。

  舞曲还只过了一半。

  他开始隔着裤子不断揉搓她的私处,撩拨掐弄尽情把玩。只把黄菲挑动得呼吸急促,脸颈粉红。 她的阴部已经湿淋淋的了。

  「等下这个男人一定还要直接玩我的阴户,自己内裤这样湿淋淋的,太羞人了。反正穿在身上也没什麽用。所谓内裤也只是一条布带而已。他只要将这湿湿的布条一卷,就可以直接玩弄我的整个阴户。还不如学其他的女人,脱下内裤让他玩。」这时刚好转到一个角落。黄菲娇声问」你等下会不会要玩我的下体」「女人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这个肉洞,你这麽美,我怎麽可能放过。 我现在就要玩」他一手就向她的肥美的肉穴伸去。

  「你等一下」,黄菲推开了他的手。

  「怎麽啦,大美人」。

  「我脱下内裤让你玩」,黄菲笑道。她轻轻的除下内裤,叉开了玉腿。

  黄菲笑道「男人很喜欢看女人的阴部,可惜这里灯光太暗,你看不清我的阴户。」「好美人,等下你别穿内裤了。下支舞还是同我跳。等灯光亮后让我看你的美穴」。

  「不行,那太羞人了」

  他淫笑着将手在她丰满的阴部上揉,」你的阴户好丰腴,又有弹性」她娇吟起来。这个男人太会玩弄女人的肉穴了,他转用大拇指伸进了她的肉缝,轻轻的压在她的阴蒂上。他按揉的力度刚好。她的阴蒂在他的揉动下慢慢的变硬了起来,凸出了她肥厚的阴唇。她的蜜汁开始滚滚地分泌出来。

  他淫笑道:「我的手指要插进你的肉穴了」。

  黄菲心想「这太过分了。我不能太对不起老公」。于是她用手挡住了肉缝,娇笑:「只要你不插入我的阴道,我的奶子和阴道的外面随便你怎麽玩」男人还不肯罢休,将她的身子按在墙上,用力拉开她的手,想向她的肉穴里面进军。

  黄菲娇笑:「好人,我到玻璃边上去,让你看我的阴户,你别再插我的下身了」。

  男人大喜。

  黄菲娇羞无限地叉开玉腿,任男人在明亮的灯光下欣赏自己的肉穴。只见她胀鼓鼓、被乌柔细长的毛发覆盖的阴户上,那两片肥美娇嫩又湿漉漉的花瓣一开一阖地颤动,喷着热气;中间那条粉红色的裂缝正渗出乳白色透明的蜜汁。

  男人目睹俏黄菲的蜜穴如此美绝诱人,忍不住埋首在她两腿之间,伸出他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那两片肥美的花瓣和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汹涌而出的花蜜,黄菲那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他满脸满嘴都是和也沾湿他脸上的毛发。 他同时又把手指伸进阴道里去进进出出,有时则轻捏那突出的小肉芽,另一手猛力搓揉狂捏着两颗香软柔腻、高耸不坠的玉乳和花生米般大的乳头。 她的双颊越来越绯红,下体越来越湿,终于," 噗呲" 一声,蜜穴内的爱液喷了出来,淫湿了她那浓密黑亮的阴毛,并顺着大腿向下流去,直到小腿、高跟鞋。

  幸亏这时,音乐停了下来。

  她赶紧推开身边的男人,并将上衣放下。并穿上了内裤。她已经知道,如果再让他玩下去,不知会发生什麽事。

  这时灯完全亮了。

  可是男人却跟着她,并抱住了她的娇躯。 不知爲什麽,黄菲却任由他搂着,一起向他的桌子走去,他的桌子是靠在边上的。

  她媚笑:」我的奶子也让你摸了,奶头也让你吸了。连阴户也给你摸了个够。

  你还想干什麽?」「美人,你这麽漂亮,什麽时候也摸不够呀」黄菲暗暗叫苦。

  可以说黄菲是这个舞厅中最漂亮,最性感的女人。这时,黄菲白嫩的巨乳已经没有了小奶罩的阻挡,这下更显出她这对巨峰的伟大与坚挺。

  黄菲感到全场的人都将目光移向了自己,不由得红着脸低头看。

  只见自己一对玉乳将薄薄的半透明上衣顶起老高,由于奶头玩得被男人坚硬而且突起,几乎就要从衣服中冲开跳出来。

  更要命的是在她走路的时候,一对大奶上下跳动,奶头不停与衣服摩擦,受到刺激而有少许奶水溢出,她的红红的奶头在灯光下几乎是完全裸露在衆人眼下。

  不能再短的薄裙下面,她修长的玉腿更是白得诱人。在她丰腴而雪白的大腿根部,小小的红三角带本来就不够遮挡她迷人的丰满肉穴。现在又是湿淋淋的,更加不中用了,幸好她的阴毛丰盛,所以下面黝黑的一团,可以勉强挡住她中间的肉缝。 可是因爲她的阴部太丰腴了,她丰盈肥厚的外阴唇几乎是袒露的。

  「自己现在几乎就是裸体了。这麽诱人,放荡,这麽多男人都被诱惑。应该已经达到勾引色魔的目的。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难以罢脱。怎麽办呢?」她决定试下让他放弃自己,于是娇滴滴的说「好人,我给你玩了这麽久,下一曲让别人玩吧?」男人淫笑道:「除非你答应在下一曲之前让我任意玩你」黄菲只好答应:「只要你不奸淫我,你想怎麽玩我都可以。」「那好,我想看你的肉穴」黄菲娇羞的笑道:「你刚才不是看过了吗?而且我的内裤已经没有作用了。

  你只要撩起我的短裙,不就可以看我的下身了吗?」「不行,我要仔细的看清楚你的骚穴」。

  「好羞人呀!」黄菲娇羞无限,「那你坐里面,我将内裤拉到一边,你就可以看了。而且因爲我的阴毛好厚,会挡住我的阴户口。我会自己将阴毛分开,将阴道口撑开,让你这个色鬼看我的最羞人的体内。「黄菲娇羞的将内裤分开,一想自己的奶子这麽诱人,他一定要边玩自己的阴户,边揉自己的奶房,于是她娇笑道:「你想抓我光光的奶子还是想隔着衣服摸」。」当然是要抓你光光的奶子啦「。

  黄菲娇笑着将自己的上衣也翻了上去,直到自己丰满的乳房完全露了出来。

  男人贪婪地看着。她肥肥的阴户鼓鼓的,象一个水蜜桃似的。

  黄菲用一双玉手将自己的玉穴用力分开,以便让男人的手指更方便地进入自己的肉洞。

  可是男人却又是用舌头代替了手来玩她的肉穴。也不知这男人玩了多少个女人,他淫邪的舌头灵巧地在她的肉壁上舔弄。贞洁的黄菲的肉欲被完全挑了起来,她任由自己的浪水象小溪一样溢出。男人赶紧将她的淫水吞了下去。

  她全身都痒得不行,特别是奶头。 可这色鬼无法再抓揉她的大奶,她只好自己抓捏自己的丰乳。

  这时一双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紧紧地抓住她的奶子,她的奶子在这双手的抓捏下已经变形。好疼,却好舒服。她回头一看,不禁大惊。 那抓她奶房的人竟是张永强!!

  张永强淫笑着,低着头在她耳边说:「原来一向冰清玉洁的嫂子也这麽放荡。

  不知远哥知不知道他才生了小孩几个月的妻子竟然在舞厅里被两个男人玩。」。

  黄菲娇羞也低声道:「我是爲了引色魔出现!你看在与我丈夫是兄弟的份上,别说出去。放开我吧!」正在吸她淫水的男人这时擡起了头,「强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刑警的老婆呀。哇,这女人真是极品。特别是这肉蚌,我玩了这麽多女人,从未玩过这麽好的肉穴!」。

  张永强一手将他的头推开「黑子,行了,阿玫除了她老公,你是第一个玩到她肉蚌的男人!」,而另一只手还是继续玩弄她的大奶,他用拇指与食指捏着黄菲的奶头,反复品味着她的奶头。 显然,黑子是他的手下。

  「我与你老公早就不是兄弟了。可惜你这迷人的蚌肉先让这家夥给玩了。嫂子,你可知道,我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想搞你,可是一直没机会,哈哈,今天我一见到你性感的打扮,我就知道你是来引诱色魔的。哈哈哈…我还知道你老公还在外面等你!你奶子好软,好白,又这麽大,不当妓女太可惜了!你真是个迷死人的尤物!」黄菲羞得几乎死去,她没想到这张永强这麽卑鄙无耻。 「黑子,带嫂子去洗洗,下一曲我与嫂子跳」。他又低头对黄菲说,「嫂子,你的玉蚌可给他的口弄脏了。得仔细洗洗」他猛的伸手向她的大腿中间插去,抓住她的丰满的阴户,「好舒服!」。他舍不得再放手。

  黄菲娇声道:「你不是想跟我跳舞吗。我去洗洗陪你跳呀!」「我不舍得你走!」黄菲被他摸得春心荡漾,娇笑:「你们男人,一摸到女人的阴户就受不了了。

  你等下一定要用口来咬我的阴唇阴蒂呀。不洗你不怕脏吗?」他笑笑:「这好办!」他叫来了几瓶矿泉水,开始仔细洗起她的仙人洞。

  黄菲这下知道自己逃走的机会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