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理发厅之秘】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感觉好温暖……有股像是包住全身的温暖触感,不
只很柔软,而且还很让人安心……』
  「——就这样,没有人愿意再相信少年所说的话,村人再也不愿意听放羊少
年所说的话。」温柔的声音钻入了耳里,身体传来了肌肤的触感。
  我正躺在女性的大腿上,由她念故事给自己听。我感觉到脑袋后面有个既柔
软又温暖的东西,在那个触感的包围之下,我感到非常安心。有些听腻的我偶尔
会摆动双脚,让那名女性感到困扰,但是,这位女性却只是温柔地安抚我,并且
继续念故事给我听。
  那样的记忆叫我感到怀念,可是那个记忆十分模糊,不过我很清楚,那时的
我觉得非常舒服。
  这位女性到底是谁呢……妈妈?一瞬间,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可是我的妈
妈应该在我还是小婴儿的时候就过世了。那么,这个让年幼的我躺在她大腿上,
并且念故事给我听的女性到底是……
  一直闭着双眼躺在女性大腿上的我,打算张开眼睛看看她的脸。我打算确认
正温柔地阅读故事书给我听的女性究竟是谁,却在我想要睁眼的瞬间,周遭突然
亮了起来,耀眼的白光包覆眼前的一切,将我照得睁不开眼。
  「啊……啊啊……」
  「你终於醒了?你睡得还真熟呢!」
  「啊……啊啊啊……会……会吗?」
  一张女性的脸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人是这间理发店「三崎理发厅」的老
闆娘,洋子阿姨。
  「阿姨是很想帮你刮脸啦,但阿姨不太敢在你睡着时刮啊,你能醒了真是太
好了。」
  听完这句话后,我就发现阿姨手上正握着气泡的刮鬍膏和剃刀。
  「啊,嗯……对不起,不小心就打起盹来了。」
  「那哪是打盹啊,你明明就睡死了。不只半张着嘴巴,还直打鼾呢!」
  「咦?真……真的?」
  「对啊,阿姨可没唬你。阿姨可是摇了你的身体好几次,想把你给叫醒呢!
  但你却完全没有醒来。」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啦!你一定是梦到很开心的梦吧?你刚才睡着时表情超幸福的。」
  「咦?真……真的吗……」原来我有觉得那么幸福吗?
  「嗯,你的鼾声像打雷一样,从半张开的嘴里流出口水,不只微微张开的眼
睛翻着白眼,还笑得很甜呢!」洋子阿姨边说边用手掩着嘴笑,应该是想起了我
刚才睡觉时的可笑模样。
  「咦?不是吧……」听完阿姨的话后,我连忙用手擦拭嘴角。
  「骗你的啦!你没有流口水啦,不过翻白眼倒是真的就是了。哈哈!」说完
阿姨笑了起来。
  那个笑声不但开朗,又很有气质,还给人一种健康的感觉. 那是阿姨特有的
笑法,既具有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天真,又带有一股特别诱人的吸引力。
  「讨厌啦,我不想被人看见那种脸耶!」知道自己的可笑睡脸被阿姨看个精
光后,我不由得涨红了脸。
  「好啦,阿姨要帮你刮脸,然后洗头了,你这次可别再睡着喽!」
  「嗯,嗯,我知道了。」
  那样说完后,阿姨就将刮鬍膏涂到我的脸上,并且开始帮我刮脸,她的动作
非常熟练。
  由阿姨经营的理发店「三崎理发厅」,已经在这个村子里开了将近十年了,
而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都是来这间理发店找阿姨理发的。
  「好了,阿姨要帮你洗头喽!」她将毛巾和防水围巾围到我的脖子上:「有
哪里会痒就要说哦!」
  「好。」
  我已经在这里洗很久的头了,阿姨和我都已经习惯了,所以在这里并不会把
毛巾盖到客人的脸上,不然就一般来说,都会为了不让双方的视线碰在一起而那
么做。就连洗头发的时候,我也能仔细注视阿姨。
  当然啦,我直到现在都没有那么做过,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视线不
由得往阿姨身上……往阿姨的身体,特别是那对丰满的奶……奶奶飘去。
  我至今都没怎么去注意,可是像这样重新观察后,我发现阿姨的奶奶真的很
大。在阿姨帮我抓头时,她的奶奶会一直配合手臂的动作摇动着,使我直往那里
瞄。
  此时的我回想起几个小时前的对话来。
  「我把摩托车放在老地方去了哦!」
  「噢噢,辛苦你啦!」
  在来「三崎理发厅」之前,我先绕到了村里的港口一趟。
  「呵呵~~就是这个,我就是想要看这个啊!」爷爷在接过我买来的书后,
就立即目不转睛地看起内容。
  为了爷爷,我一早就到隔壁街去买了A书回来。
  「呵~~A书还是西方的最棒啊!」
  这位好色但和蔼的老人自称是村里的长老,在这个村子里,人人都管爷爷叫
「美利坚爷爷」。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会这么叫他,似乎在我还没有出生之前,
大家就一直叫他做美利坚爷爷了。
  「嘿嘿嘿~~这金发美利坚女孩的奶子还真大啊!」就像大家所看到的,他
是个喜欢外国女孩的裸体,有些不正常的爷爷。
  「还是美利坚女孩最棒了。」他正仔细盯着由我买回来的裸体写真杂志,那
是今天发售的杂志,所以我便在爷爷的请求下,一早就跑到隔壁村的书店去买.
  「唔呵~~这对翘臀超讚的啦,你看看,一平。」
  「是啊……」
  「什么嘛,反应这么冷淡啊,男人的梦想和女人的奶子是越大越好哦!」他
摊开刊有爆乳写真女星的那页,并且用手拍了几下,要我仔细瞧瞧。
  「不,其实……我……」被爷爷这奇怪的举动搞得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什么嘛,你怎么那么冷淡啊~~你就是那副德性,才会到现在都没有女朋
友啦!」
  听完爷爷的话后,我红着脸想反驳. 想归想,却说不出话来,毕竟他说的是
事实,没错,我还是处男。
  「一平,你明年春天就要出社会了吧?要是不在暑假里开荤的话,在工厂里
可是会被人当笨蛋的哦!」爷爷突然一脸正经地对我说着。
  这个村子的人口越来越少了,就连可以工作的地方也只剩隔壁村的鱼板工厂
可以去。村民大多是以远洋渔业谋生,只有极少数的人不是从事渔业工作。
  这里就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这里既没有跟我同年纪的人,也没有年轻的男
性,这个村子正逐渐迈向高龄化。这里根本就是陆上孤岛,电车连一个小时都不
一定会有一班。村里只有小小的商店,所以要买爷爷吩咐的书,就得骑一个小时
的古董摩托车,走国道到隔壁村去买. 在与海相反的方向上有个山丘,那里有旧
屋、倒掉的电影院和我从小就常去光顾的理发店——「三崎理发厅」。
  这个小小的乡下真的就只有这点东西可以介绍了,这个小渔村几乎没有未来
发展性可言。
  「一平,你几岁啦?」
  「咦?我18啦!」虽然不知道爷爷问的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照实回答。
  「这样啊,原来你满18岁了,那么,你已经能接受三崎理发厅的成人服务
啦!」
  「成人服务?」我有些听不懂爷爷说的意思,在那里理发这么久的时间,我
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成人服务。
  「是啊,你只要跟三崎的老闆娘说『请把我变成真正的男人』就行了,这句
话应该已经成了暗号啦!」
  「说……说完那句话后,会发生什么事啊?」虽然我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但还是想听爷爷亲口确认.
  「那种事还用问吗?当然是能请她帮你『转大人』啊!这个村子的年轻男人
只要一满18岁,就会去找三崎的老闆娘『转大人』哦!」
  「转大人……」
  没错,所有后面发生的事情的开端就是出自爷爷的这席话。
「嗯?你怎么啦?」
  「咦?啊……啊……那个……」阿姨突然跟我说话,害我一时慌了起来。因
为我刚才一直盯着阿姨的奶奶看,专注到连我自己也感到吃惊. 这下头疼了,都
怪爷爷说了那种话,才会害我如此在意阿姨的事。
  「一平,有没有哪里会痒?」
  「咦?啊……啊啊……没……没有……」
  阿姨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刚才的恶行。
  「你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发呆?」发现我跟平常不太一样之后,阿姨就一
边帮我抓头,并且不时注视我的脸:「总觉得你跟平常不太一样耶!是发生了什
么事吗?」
  「没……没啊,什么事都没有啦!我就跟平常一样啊!」
  「是吗?那就好。」这样说完后,阿姨就开始为我沖头.
  我现在正仰躺在椅子上,将头放进沖水台里,在我视线的正中央,可以看见
阿姨那对正摇个不停的乳房。我至今都不觉得阿姨的奶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
连年龄也是无法奉承说还年轻的数字,对於这样的阿姨的身体,我过去不曾涌现
过「兴」趣……即使作如此想,我的视线却还是迟迟离不开阿姨的奶奶,那对奶
奶摇个不停,看起来似乎很柔软。
  为了帮我上洗发水,她摆出了稍微往前倾的姿势。阿姨穿的衣服属於胸前敞
开的设计,导致他的乳沟几乎可以说是一览无遗. 我突然想到,这么说来,阿姨
从以前就是穿着这种衣服在为客人理发的对吧?
  重新思考之后,我发现阿姨在帮我理发时,总是穿着这种胸前大开的衣服,
似乎从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她就一直是穿着这类的衣服。
  「怎么啦?你的脸很红耶!是水太烫了吗?」
  「不,这个温度没问题的。」
  「可是,你的脸很红耶!」
  「真……真的不要紧啦!」我是因为一直盯着阿姨的奶奶看才会脸红的,但
这种话打死我都说不出口啊!
  「那么,头已经沖好了,阿姨要帮你擦脖子喽!」
  「好,好。」
  接着阿姨就把放倒的椅背弄回原状,并且解开围在我脖子上的防水围巾。
  『……糟糕了!』我突然想道。
  阿姨拿起围在我脖子上的毛巾,为我擦拭湿漉漉的脖颈,至於洗头发时用的
防水围巾,目前则是轻轻盖在我的身体上,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之所以会这么
说,是因为防水围巾皱得相当厉害,并没有整个紧贴在我身上的关系. 要是整个
紧贴在我身上就完蛋了,因为我的胯下胀得相当厉害。
  刚才我一直盯着阿姨的身体看,焦点特别集中在那对美乳上,所以我的老二
早就变得非常有精神了。我居然在洗头时勃起了,这种事怎么能让阿姨知道啊?
  就连洗头时的温柔头皮按摩,也促进了老二的勃起。
  「那阿姨要换条围巾喽!」
  「咦?」
  那样说完后,阿姨就将手往防水围巾伸去。对了,由於头已经洗完了,所以
她会把防水围巾拿掉,那么到时候……惨了!我马上想到了这样做的后果。
  我对从小学看到现在的阿姨的身体产生邪念,不小心兴奋了起来,下半身的
老二已经完全勃起,整根硬得超厉害,胯下的帐篷顶得超级明显的。
  「嗯?你是怎么了?你这次换成一脸惨白了耶!」
  「咦?啊……啊啊,所以说,那个……」
  「我想换成理发用的围巾,所以得先把这个拿掉才行……」
  『现在绝对不能让阿姨把围巾拿掉!』一想到这里,我就用力拉住防水围巾
的边边。
  「唉呀,这个……那个……我想……去一下厕所!」
  「咦?厕所?那你快去吧!就算是这样,也得先拿掉这条围巾。」
  为了隐瞒勃起的事实,我迫不得已说出这个藉口,可惜危机并没有因此而解
除。
  「嗯……嗯……那个……呃……我……我好像快尿出来了……」我更加用力
地抓着围巾的边边,并且迅速溜下理发椅。在溜下椅子的过程中,围巾还因为围
着脖子的部份被阿姨抓着而不停往上卷。
  「啊……啊啊啊……」
  「嗯?」
  为了不会被阿姨看见我勃起的模样,我压着胯下冲进厕所里.
  「他到底是怎么了?」
  阿姨似乎一直盯着我的那副模样看,但我没心思去管那个,就只能顾着冲进
店里的厕所,然后大大吐出一口气。
  总之得让它消下去才行……我试着上小号,并且等待老二消下去。阿姨看着
我冲进厕所的眼神怪怪的,虽然像是在凝视我的胯下,不过应该是我多心了。
  店里响起了马桶沖水的声音,我是没有尿出什么啦,但我姑且还是沖个水装
个样子。
  「不要紧吧?有赶上吗?」
  「有,有……」
  我很想从勃起的肉棒里挤出尿来,结果却连半滴也挤不出来。回答完后,我
坐回椅子上,虽然丢脸到不行,总之老二现在是消下去了。
  「那么,阿姨继续弄喽!」那样说完后,阿姨就帮我围上了理发用的围巾。
  「咦?」剪完头发后,我发现放在等候席的漫画数量稍微增加了一些。说起
来,比起来理发,其实我更常来这里看漫画,来这里看这些漫画是我每天必做的
事。
  「架子上多了一些新的漫画呢!」
  「啊,那个啊?那些是阿姨昨天买回来的啦!」
  三崎店里的等候席附近有个书架,上头摆满了我喜欢看的漫画。这个村子有
小商店,但没有书店,要是想买漫画周刊的话,就得跑到隔壁村去买. 而要去隔
壁村的话,骑摩托车是最适合的,不过我自己并没有这么珍贵的摩托车可骑.
  每次想去隔壁村的时候,我都是向美利坚爷爷借车去的。而向爷爷借车时,
他总会以帮他买A书作为交换条件,所以我无法常去隔壁村买书,喜欢的漫画都
是以放在这间三崎理发店里的漫画为主。
  「唔哇,这本也是最新的集数耶!太好了,我一直很想看后续发展呢!」
  「阿姨不太懂这些东西,所以就只是把架子上有的通通买回来,不过里面有
一平喜欢看的真是太好了。」
  「我超喜欢的!阿姨你买回来的漫画全都是我想看的耶!」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阿姨边扫地边对我投以微笑。
  阿姨买回来的漫画书都是我喜欢看的,这点真的很感谢她。当阿姨去过书店
后,书架上总会多出大量的漫画来,导致我都会在那里久坐,专心阅读起那些漫
画。
  我今天也迅速坐到等候席的长椅子上,并且看起相中的漫画来,「哎呦,一
平你真的很喜欢看漫画耶!」阿姨带着微笑注视着那样的我。
  这就是这间「三崎理发店」的平日光景。
  「这么说来,你今天似乎一早就骑摩托车出去了呢!你是去办什么事吗?」
  「嗯……呃……」我当然不可能老实告诉她说是去帮爷爷买A书。
  「对了,阿姨你怎么会知道啊?」
  「因为阿姨早上在店前面扫地的时候,有看到你骑馆长的小摩托车从那里的
旧屋离开. 」阿姨都叫美利坚爷爷做馆长.
  这间「三崎理发店」是盖在山丘上的,不过再更过去一点的地方,则有美利
坚爷爷以前所经营的电影院,所以阿姨才会叫爷爷做馆长. 在我出生很久以前,
那间电影院还有在营业,而那里的老闆即是美利坚爷爷。
  在那个山丘上头,除了那种已经关门的电影院外,还有一间已经荒废的破旧
屋子,虽然看不出以前是做什么的,但大概是某种商店吧!那似乎也是美利坚爷
爷的店,不过现在已经拉下铁卷门了,而我常常会借来骑的古董摩托车就放在那
栋建筑物的旁边。
  「哦,原来如此。哎呀,我是有去隔壁村啦,可是……」说到这里,我突然
想起某件事,「啊!」我不由得「啊」了一声。
  「你怎么了?」阿姨疑惑地看着我。
  当我把手插进口袋后,就碰到了装在纸袋里的坚硬物体,「对了,婶婶有託
我去帮她买东西啊!」口袋里正放着我去隔壁村买回来的东西。
  「哎呀呀,你到现在才想起来啊?」
  「我有记得买啦,只是忘了拿去给她。」
  「哎呀呀,你真傻呢!江美差不多要从海边回来喽!」
  「嗯。我完全忘了这回事啊!得拿去给她才行。」
  这次误打误撞不止帮我解围找了去隔壁村的藉口,而且也真的让我想起了帮
婶婶买东西的重要的事情。
  接着我就合上刚才在看的漫画,将它放回书架上:「那我走喽,我会再来看
漫画的。」
  「好好,你可以随时过来玩哦,反正阿姨的店没什么客人。路上小心啊!」
  「嗯。再见!」
  一离开三崎理发店,一看天色就知道太阳开始下山了,黄澄澄的景色慢慢从
远方逼近。这里真的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乡下,在三崎理发店的旁边有间已经关掉
好几年的电影院,小时候我还曾经跟同年纪的小孩子把它当作鬼屋,偷偷潜进去
探险过,可是里面没什么特别的,就只有一列列井然有序的椅子。
  那栋建筑就孤零零地立在没什么人往来的山丘上,而在离电影院稍远的地方
有间拉下铁卷门的荒废旧屋,这间好像也是美利坚爷爷的房子,但似乎没有人会
靠近。从外表看起来,似乎曾开过某种店,不过现已拉下铁卷门,带给人拒绝任
何人进入的气息。即使想一窥究竟,窗户却全都封死了,所以无法窥探旧屋里的
情形,铁卷门也锁死了,根本就无法打开.
  对了,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我紧紧握住放在口袋里的东西,前往婶
婶江美子所处的岩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