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亲密邻居、性感熟女-淫妻奸情



  她是我鄰居的老婆,她比我大好幾歲,雖然我們家和鄰居他們家平時不大聯系,但我從高中的時候就很喜歡她,也許是因為她真的是很漂亮,也許我經常聽到有時半夜來自他們屋發出的呻吟。

  一直以為對她只是個幻想,但她真的來了,走進了我的生活。

  她的確是個漂亮的女人,雖然她已經三十三了,但她身上散發出要叫我咬她的誘惑。

  平時我只跟她在遇見的時候打聲招呼,雖然之後我會有很多幻想,但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我大學畢業。

  我在一家投資公司上班,經常會到晚上七八點鍾才可以下班,所以經常在我公司附近的一家日本餐館叫一份蛋包飯當作晚飯。

  當然了,這家餐管也是我經常帶網友來吃飯的場所,在這裡,我已經記不起說過多少甜言蜜語了。我對這家餐館有一種特別的感情。

  但是,上個星期一天晚上,我竟然在這裡遇上了她,她的捲發,她的身體,在這裡竟然那麼動人。

  我一時間竟然忘了給她打招呼!

  她也看到了我,徑直用她那個迷了我六年的笑容朝我走來。

  她是來買衣服的,我們吃著,聊著,她不停的問我衣服好不好看,因為她說女人的衣服總是穿給男人看的。說實話我不知道她的衣服好不好看,因為她的衣服很露,泿讐K布,我甚至在她低頭吃的時候可以看到她胸罩裡紅紅的乳頭,雖然不是很清楚地看到,也雖然不大敢這麼看一個這麼熟悉的人,但這的確刺激著我對她的向往。也很奇怪三十多歲的女人竟然還有紅色的乳頭!

  吃著,聊著,看著,看著,我下面的東西硬了!

  我們第一次聊得這麼多,說聊的這麼多是因為第一次聊家常俗事以外的東西聊的這麼多,我發現她跟我們這個年紀的人喜好的東西也差不了多少,她也喜歡下了班去蹦的,只是我喜歡去的是“真愛”,她喜歡去的是“羅杰”

  我當時開了一句玩笑,說今天我們去跳舞好了,你老公不會管你吧。她竟然說行,說今晚去啊,因為她老公去香港了,要一個禮拜才回來,今天剛走的,她剛送她老公機場回來到淮海路買衣服的。

  我們在新天地露天酒吧一直坐到十點半,她說想去“真愛”看看。到那已經十一點半了。

  正好是人最多的時候,很擠,我跟她說先喝點什麼吧,她說喝啤酒,其實我不會喝酒,但她說了喝啤酒,我不喝,有點說不過去,于是叫了四瓶。

  我已經覺得我的臉紅了,因為我的臉很熱,終于她忍不住要去跳了,她說她受不了,不管人多不多,于是拉了我擠了進去,我第一次被她牽了手,碰到了她的胳膊,很柔軟,很暖。我很有慾望。

  說實話,我很喜歡“真愛”這個地方,因為這裡的女人真的很漂亮,很長一段時間,我是到這裡來看女人的。她今天的穿著其實真的很適合這裡的氣氛,緊身,低胸,顯得很豐滿,不過她本來就是一個很豐滿的女人。

  她在我面前開始跳起搖頭舞,橹劬Γ芄澴嗟財她的長發。我很奇怪象她這樣的年紀竟然也喜歡跳搖頭舞,我一直以為是活潑少女的專利,更驚訝于她搖她的頭時,她的雙峰搖得比她的頭髮更有節奏。我不僅向她靠近了一步,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許是想在不經意間碰到她的那個極具誘惑力的東西一下吧。

  她搖得真的很瘋狂,幾近于瘋狂,我有時也跳這種舞,但我最多跳五分鍾,我實在受不了那種眩暈的感覺,但她竟然跳了一支半,突然哈哈笑一下抱住了我,我著實被她嚇了一大跳,她瘋笑著說她跳不動了,叫我扶一會她。我抱著她,有點寵若受驚的感覺,我不是洷н^女人,只是她對我真是很特別,不是愛她,是另外一種感覺。

在高中的時候,我甚至覺得她算是我的長輩一類,但今天在這樣的場合,我竟然可以這樣充分地抱著她,她的味道很讓我眩暈,我的肩膀充分地擠壓到了她的左胸,覺得軟軟地一大片。溫溫的,很想咬它的感覺,但她可是我的鄰居,不是我在網上的小妹妹!

  于是我抱著她,在吧台前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她在我肩上靠了會,覺得清醒了,于是一邊嘲笑我這麼年輕還不如她,一邊又叫了兩瓶,說是渴了,也許我對她的性幻想想得太多的緣故,我竟然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正好看到一個身材好的二十出頭的女孩,在跟老外討價還價,一個說要兩千,一個自認為是中國通的說最多一千五。他們說得很大聲,大概那個女孩認為說的是英語,其他中國人聽不大懂,而另一個覺得給自己的同伴聽到,可以證明自己是個中國通。

  我不由對著她嘲笑起那兩個家 夥,說雞就是雞,再怎麼漂亮,再怎麼檔次高她還是只雞。她笑著說是,說你們男人喜歡啊,只要有兩千塊,就可以玩這個走在大街上一般男人只能多看兩眼的女孩,我說我再怎麼好色,也不會去碰雞,不是說她髒,也不是說她賤,而是說自己會瞧不起自己,我就不相信我要落到想女人要去找雞的地步。她竟然覺得我這句話很有想法,問我想女人怎麼辦,也許是我們多喝了幾杯的緣故,我和我的鄰居竟然會聊得這個話題。我說我想女人我會去搞一夜情也不會去找雞,不知到她是有所感悟還是覺得和鄰居小弟弟討論這個話題不大合適,她怔了一下,浻性僭谶@個話題上深入下去。

  于是我們又擠進人群跳了起來。

  音樂很好,是我最喜歡的一首的高,我跳得很興奮,她也許是不大跳這種舞,有點跟不上節奏,不知道哪來的沖動,我一下抱住了她,手放在了她的屁股上,我的胸貼在她的胸前,帶著她跳起這首節奏很慢太很重的舞,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讓我退縮的驚訝,但馬上她取而代之的是迎合,于是我貼得她更緊,更有節奏,看的出她跳得很有情趣,因為她用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後來我甚至感到了我們的小腹正在摩擦,她的手指在我的屁股隨著節奏輕輕地揉捏,我的小腹著了火!

  一點半的時候,我們決定回家,但在我們中間的氣氛我明顯感到和剛到這裡的時候不一樣了,因為自從我們在跳完那支舞後,她的話明顯少了。我很想說些什麼,但什麼也說不出來。我們叫到了一輛在門口的出租車,司機竟然熱情地為我們去賓館。我並不奇怪這裡司機的熱情,但畢竟是對我和我的鄰居說這些,不禁感到一絲尷尬,我說去虹口廣靈路便不作聲了,她也浾f什麼,而且一路也浽觞N說話,我覺得氣氛不是很好。在快到家的時候,我叫司機停一下,我付了錢,對她說我覺得剛才在裡面有點悶,透透氣,她微笑著點了頭,其實她也知道,怕被熟人看到不大好。

  走到家門口的時候,她家的燈亮著,是她家的那支很可愛的橘黃色的壁燈,燈光我覺得很誘人。我又不僅幻想起來。但我又能怎麼辦呢?

  輕手輕腳開門進了客廳,生怕吵醒了父母,打開壁燈,發現飯桌上有張紙條,一看是父母留的,他們說長假去黃山旅吡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