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少爷的点心】(完)【作者:元媛】
【少爷的点心】(完)【作者:元媛】
 字数:477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恶梦!
 
  严君棠绝对是她的恶梦!
 
  这是小七儿听到严君棠来到苏府的第一个反应,相较于其它丫鬟的脸红兴奋, 她的脸色惨白,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
 
  那个可怕的讨厌鬼来了!
 
  端着托盘的手发着颤,盘上的瓷杯也跟着发出声响,这是她要端给小姐的人 蔘茶,可是当她听到严君棠来了后,正要踏出厨房的脚立即停住,怎么也踏不出 去。
 
  小姐和严君棠从小一起长大,好得跟什么似的,每次严君棠一来绝对是来找 小姐,搞不好现在人就在小姐房里,她才不要见到他!
 
  「小七儿,妳怎么了?做啥挡在门口?」正要走进厨房的小红老远就看到小 七儿僵在门口,不禁疑惑。
 
  「我……」
 
  小七儿才说出一个字,小红就兴奋地打断她的话,脸儿红红,眸儿羞涩,像 个待嫁女儿似的。
 
  「妳知道严少爷来了吗?老天,他长得好俊,我远远的就看到他了,他和小 姐有说有笑的,一看到他的笑容,让人脸红心跳,心都溶化了。」
 
  是吗?可她看到他笑,只觉得胆战心惊,心跳都快停了。
 
  「他现在正在小姐房里,妳手上的人蔘茶是要端给小姐的对不对?好好喔! 待在小姐身边,妳常常都可以看到严少爷,我好羡慕妳!」
 
  小七儿忍不住嘴角抽搐,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何好羡慕的,尤其当她听到严 君棠果然在小姐房里时,端着托盘的手抖得更厉害了,瓷盖和杯子不停发出轻脆 的撞击声。
 
  「小七儿,妳怎么了?手抖得这么厉害。」小红这才发现小七儿的不对劲, 担心地看着她。「妳的脸色也好苍白,是不舒服吗?」
 
  对!她快被吓死了!心脏快停了,谁来救救她?她一点都不想碰到那姓严的 讨厌鬼呀!
 
  小七儿在心里拚命狂喊,手抖得更加厉害。
 
  「小七儿,妳是怎么啦?」小红紧张地瞧着小七儿,被她的模样吓到了。 
  「我……」小七儿瞪着小红,眼睛一亮。「我肚子痛,要去茅厕,这蔘茶就 交给妳了!」
 
  小七儿把手上的托盘放到小红手上,挤出一抹笑。「拜托妳了,小红,我会 很感谢妳的!」说完,她急急忙忙离开,还差点被厨房门槛拐倒。
 
  她决定了,她今天一整天都要躲在茅厕里,管它臭不臭,直到严君棠离开前, 别想她会离开。
 
  打定主意,小七儿急忙忙地往茅厕的方向走去,经过花园池塘时,一道好听 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小七儿,妳要去哪里?」
 
  急促的脚步立即定住,背脊不自觉地发凉,心脏大大停顿了一下,让她差点 不能呼吸。
 
  不!这一定是错觉!那个讨厌鬼正在小姐房里,不可能会在这里出现,一定 是她听错了,一定是这样……
 
  安抚好自己,小七儿赶紧移动,加快脚步。
 
  「小七儿,妳该不会是在躲我吧?」温热的身体快速来到她身后,紧贴着她 的背,温热的气息拂上她的颈项,害她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她赶紧转身,往后退了数步,又惊又惧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你……」他怎 么会在这里出现?
 
  严君棠扬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俊美的脸庞似笑非笑的,一身白衣将他修长的 身形衬托得更加俊逸非凡,恍若天神。
 
  「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不用猜也知道眼前这小妮子在想啥。「当然 是特地来找妳的。」
 
  小七儿吞了吞口水,一看到严君棠的笑容,不管他笑得多么好看,她只觉得 可怕。「找……找我做什么?」
 
  「妳觉得我会找妳做什么?」邪魅的黑眸紧盯着她,像野兽盯紧了可口的点 心、怎么也舍不得放过。
 
  好可怕!小七儿快要吓哭了,每当严君棠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就觉得好可 怕,那眼神凶猛得像要把她一口吞下去似的。
 
  「我……我有事先走了!」不管!她要快跑!
 
  见小七儿想闪躲,严君棠轻轻一笑,身影快速一闪,大手用力抓住她,故意 在她耳朵旁吹着气。
 
  「我没叫妳离开,妳却擅自想走,小七儿,妳的胆子愈来愈大了,嗯?」严 君棠轻语,大手紧捏着小七儿胸前的饱满,邪恶地揉着,唇角轻扬。
 
  「看来,不只是胆子,妳这里也变大了嘛!」严君棠满意地用力揉弄,喜欢 掌中的沉甸。
 
  小七儿红了脸,急急挣扎。「你别乱捏!」她抓住他的手,又羞又气,可又 不敢对他怎样,只能委屈地红了眼眶。
 
  就是这样!他老爱乱碰她,在她满十四岁后,他就对她动手动脚,不再像以 前只是嘴上逗弄她。
 
  「妳这是在命令我吗?」严君棠轻哼,故意狎玩她的胸部,揉捏得更用力, 然后湿热的唇在她雪白的玉颈重重一咬。
 
  「啊!痛!」小七儿疼得拧眉,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这是惩罚,罚妳不乖,竟然想躲我。」紧贴着她的背,他将她整个人搂在 怀里,一手隔着衣服玩着饱满的浑圆,另一手则往下探索,摸进裙襬,隔着薄薄 的亵裤摩弄着她敏感的花穴。
 
  「啊!」小七儿咬牙忍住呻吟,全身燃起不知名的火热。每次被他碰着、碰 着,她就觉得好难受。「别这样,我道歉,你别这样……」
 
  她受不了地扭着身子,小脸泛着一抹潮红,不知所措地泪水直掉。
 
  「不喜欢我这样碰妳吗?」舔去她的泪,大手探进她的衣襟,隔着兜衣,感 觉到蓓蕾的尖挺。
 
  严君棠扬起一抹邪笑,手掌抵着兜衣,摩弄着敏感的乳尖,在亵裤外勾弄的 手指察觉到湿液,开始用力,用着微湿的布料挑逗着微沁着津液的花穴。 
  「不要!」感觉那地方湿了,小七儿更羞了,直觉他在欺负她。他好坏!总 爱欺负她!
 
  「真的不要?可妳明明湿了……」严君棠轻笑,手指隔着亵裤故意用力戳刺。 
  「啊!」有点疼又有点麻的感觉让小七儿微微一颤,感觉一股湿热从花穴沁 出,将她的亵裤弄得更湿,湿透的布料紧黏着花瓣,让他的手指察觉到粉瓣敏感 的收缩。
 
  「妳看,妳明明喜欢的。」隔着湿淋淋的亵裤,他以画圈圈的方式摩挲着, 不再满足隔着一层布料,手指直接探进亵裤,大手覆着湿淋的花穴,抚着柔软的 细毛。
 
  「啊!不要这样!」小七儿瞪大眼,被这么亲密的碰触吓到了,她急得用力 推开严君棠,可脚步却也跟着踉跄一下,一不小心绊到水塘旁的小石子,眼看就 要往水塘跌下去……
 
  「哇──」
 
  严君棠伸手想要拉住小七儿,却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眸光微闪地缩回手, 眼睁睁看着小七儿趺进水塘。
 
  「严君棠你……」小七儿瞪大眼,没想到他竟会把手缩回去,气得想骂人, 可没机会说完全部的话,便扑通一声跌下池塘。
 
  「小七儿,妳怎么掉到池塘去了?」听到落水声,苏绛儿加快脚步,急忙跑 到花园,想瞧瞧发生什么事,没想到却亲眼看到她的贴身丫鬟落水。
 
  水不深,可小七儿还是不小心喝了几口水,她痛苦地咳了咳,穿著湿透了的 衣服站了起来。
 
  「小姐,我……」呜!都是严君棠啦!都是他害的啦!
 
  「都是我不好,出声吓到小七儿,才会害她跌进池塘。」严君棠一脸歉意, 俊雅的脸庞上丝毫没有方才的邪佞狂恣,温和儒雅的模样让人丝毫不怀疑他的话。 
  小七儿睁大眼,没想到他竟睁眼说瞎话。「才不是这样!你说谎!」她气得 跺脚,池水随着她激烈的动作喷洒出来。
 
  「小姐,他欺负我,而且看我快掉下池塘了,还不救我,眼睁睁看我落水。」 小七儿气红了眼,看到严君棠一脸无辜的模样,更是一肚子火。
 
  「真是对不住,我原本想拉住小七儿,可是来不及……」严君棠很抱歉地看 着小七儿,邪气快速闪过黑眸。「小七儿,我跟妳道歉,妳别生气,都是我不好。」
 
  「你……」小七儿气得说不出话,明明就是他的错,可这么一闹,倒变得她 无理取闹找麻烦了。
 
  「小七儿,严大哥都说他不是故意的了,妳就别气了。」苏绛儿自然而然地 相信了严君棠的话。
 
  严大哥向来是个温和的好人,怎么会害小七儿掉下池塘?更何况小七儿不知 道为什么从小就很讨厌严大哥,还一直说严大哥很坏,但严大哥明明是个好人呀! 
  她不懂小七儿为什么这么说,只能当作小七儿和严大哥不对盘,天生犯冲, 唉!真是可惜,小七儿不懂严大哥的好。
 
  「小姐!不是这样的……」小七儿气得跳脚,为什么都没人相信她的话,明 明严君棠很坏,可每个人都把他当成好人,讨厌讨厌,好讨厌!
 
  「绛儿,没关系的,本来就是我不好。」严君棠好脾气地笑了笑,不和小七 儿计较。
 
  「严大哥,真对不起,小七儿都被我宠坏了。」苏绛儿不好意思地绽开一抹 笑容。
 
  「傻孩子,本来就是我的错,妳道什么歉?」严君棠摸摸苏绛儿的头,俊庞 也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瞧见严君棠温柔的模样,小七儿不屑地撇撇嘴,别过脸。他总是这样,对别 人都很好,可以温柔地笑,只有对她很坏,总爱欺负她,所以她最讨厌他了! 
  「小七儿,来!我拉妳起来。」见那张可爱的小脸气呼呼的,眼角还挂着泪 珠子,严君棠不禁觉得好笑。
 
  他就是故意想欺负她,谁教她被欺负的反应好可爱,教他爱不释手,故意不 救她让她落水,也是因为这样,他还没欺负够她呢!
 
  严君棠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就连眸光也闪过一丝邪恶,小七儿瞧见了, 下意识地打个寒颤。
 
  「不要!」小七儿拍开严君棠的手,惊惧地瞪着他,怕他又想欺负她,赶紧 转头向苏绛儿求救。「小姐,救……」
 
  「小七儿,妳怎么可以这样对严大哥!」苏绛儿不让小七儿把话说完,她没 看到严君棠邪恶的表情,只看到小七儿恶劣的态度。「严大哥好心拉妳起来,妳 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对他!」
 
  「小姐,不是这样的……」噙着泪眼,小七儿百口莫辩,为什么每个人都帮 他说话?明明被欺负的人是她呀!
 
  「快向严大哥道歉!」绷着俏脸,苏绛儿生气地命令。
 
  「我……」瞪着严君棠,小七儿好委屈。
 
  「绛儿,没关系的。」严君棠仍然扬着温雅的笑,「毕竟是我让小七儿掉到 池塘里的,她生气是应该的。」
 
  他一副很能体谅的表情。「我看我陪小七儿到她房间,让她换下这身湿衣服, 当作赔罪好了。」
 
  听到严君棠的话,小七儿立即瞠大眼,急忙摇头。「不!我才不要……」 
  可惜,她的反抗无效。
 
  「那就麻烦严大哥了。」单纯的苏绛儿没有多想,转头看向小七儿。
 
  「小七儿妳看,严大哥对妳多好,妳别再耍脾气了。」
 
  「小姐,我没有呀!」她哪敢呀?明明受害者是她呀!
 
  「小七儿,来!」严君棠将手伸向小七儿。
 
  「我才……」到口的话在看到严君棠瞇起的黑眸时,立即识相地吞进嘴巴, 被他欺负那么久,她很清楚他的耐性已到极限,要是她再不乖乖听话,倒霉的人 可是她。
 
  「小七儿,来!把手伸给我。」严君棠的语气很温柔,可是看着她的眼神却 很冷厉,让小七儿直发抖。
 
  胆小的她不敢反抗,只能乖乖把手交给他。「谢……谢谢严少爷。」
 
  呜……怎么办?她好怕呀!
 
  小七儿缩着身子,战战兢兢地和严君棠走向她的房间,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 话,他也奇异地没再欺负她。
 
  可是……就是这样才可怕呀!她敢肯定,他绝不会就这样放过她,搞不好等 她一进房间,她就完了,他绝对会把她欺负得很惨。
 
  呜……她不要啦!
 
  小七儿又惊又怕,一看到她的房间就在眼前,她偷偷觑了身旁的严君棠一眼。 
  见他视线看着前方,没放在她身上,她微松了口气,捏紧贴在身侧的小手, 趁着距离房门还有几步路时,奋力往前冲。
 
  不管啦!她要躲进房间,把他关在房门外,除非他离开,不然她死也不出房 门,不然她一定会被他欺负死的!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小七儿跑得特别快,用力推开房门、转身关门、弄好 门栓,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停滞。
 
  呼!成功了!
 
  放心地将额头贴紧房门,小七儿放松地吐了一口气。
 
  「小七儿,妳忘了顾窗子了。」严君棠俐落地从窗户跳进房里,好整以暇地 看着小七儿。「不过没关系,我帮妳关。」
 
  说着,他慢慢地将窗子关上,小七儿惊愕地看着他,当她看到他脸上的邪恶 表情,她清楚明白──她死定了!
 
                第二章
 
  「你想做什么?」
 
  小七儿害怕地瞧着严君棠,身子不断往后退,想离他远一点。她边退边发抖, 嘴里直嚷着:「我、我警告你别过来喔!我会大叫的喔!」
 
  她嚷着狠话,希望能喝止他,可颤抖的声音实在没有任何说服力,泛红的眼 眶更泄漏出她的害怕。
 
  「警告?」严君棠挑起好看的眉,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容。「小七儿,我 有没有听错,妳现在在警告我?」
 
  太过轻柔的声音让小七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有点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 「我、我……」她怕得说不出话来,直往后退,直退到坑下,她愣了愣,发现自 己无路可退了。
 
  看了她身后的床榻一眼,严君棠意有所指地瞧着她。「小七儿,妳这是在邀 请我吗?」
 
  「才没有!」她瞪他,脚跟一转,就要离开床旁,可他却快速来到她面前, 大手一推,将她整个人推倒在床上。
 
  「啊!」根本来不及防备,小七儿傻傻地趺在床上。「你要干嘛?」
 
  她缩起脚,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又惊又怯地瞅着他,却不知这副模样反而 更引起男人的挑战欲。
 
  他跟着爬上床,将她逼到角落,墨浓的黑瞳漾着浓浓的邪气。「妳觉得我会 想干嘛呢?可爱的小七儿?」
 
  不等她反应,他湿热的唇立即攫住她的,霸气的舌尖探进香甜的小嘴,滑过 贝齿,缠住丁香小舌,恣意吸吮挑逗,将属于她的甜美香津尝个彻底,不留一丝 空隙。
 
  「唔唔……」小手用力抵着他的肩,她想抗拒他的吻,可舌尖却被他用力缠 吮,他的气息扑鼻,让她的抵抗渐渐软弱,不由自主地软在他怀里,任他的舌在 她嘴里逗弄。
 
  每次都这样,只要他一吃她的嘴,她就全身无力,一开始她还不明白他为啥 那么爱吃她的嘴,直到后来听嫁人的丫鬟谈论,才知道这是一种亲密的动作,只 有丈夫才可以对妻子这样……
 
  那他为什么常常对她这样呢?
 
  她疑惑,却不敢问,只当他爱欺负她,摆明就是要让她嫁不出去。被他碰过 全身的她,怎么可能嫁给别的男人嘛!
 
  「想什么?」察觉她闪神,严君棠不悦地瞇起黑眸,不轻不重地咬了她的下 唇。
 
  「痛。」微疼的感觉让她皱眉,「你干嘛咬我?」她瞪着他,红扑扑的小脸 有着委屈。
 
  「谁教妳心不在焉。」严君棠冷哼,仍然不放过她,大手扣着她的下巴,霸 道地看着她。「说!妳刚刚在想什么?」
 
  小七儿红着脸,大着胆子推开他,被吻得红肿的小嘴嘟了起来。「你管我刚 刚在想什么?你出去啦!我要换衣服!」
 
  「有差吗?妳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没碰过?」严君棠再度凑了上去。当 她满十四岁后,这两年来,他早把她的甜美尝尽了,除了没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她全身上下他早摸透了。
 
  他的话让她的脸更红,鼓起双颊,气呼呼地瞪着他。
 
  「你这坏蛋,被你这么一欺负,我怎么嫁人?」而她也不争气,就是不敢反 抗他,才会乖乖地被他欺负去。
 
  嫁人?这个字眼让严君棠瞇起黑眸。「妳想嫁谁?」这女人,敢情除了他之 外,她还想嫁给别人?
 
  她休想!她全身上下都是他的,他不许别的男人碰她!
 
  「说!妳想嫁谁?」
 
  「你管我想嫁给谁!」她瞪着他,怒气让她毫不考虑地回嘴,「反正就是不 嫁给你!」
 
  虽然……他也不可能娶她就是了。想到这,小七儿的心闷闷的,有点想哭… …
 
  可还来不及让她多想,一股凶猛的怒气立即扑向她。
 
  「很好,我就要了妳,看谁还敢娶妳!」严君棠咬牙低吼,用力压倒小七儿, 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
 
  「啊!你做什么……」小七儿吓到了,拚命挣扎,却敌不过他的力气,身上 的衣服没一下子就被撕光了,只剩下兜衣和亵裤。
 
  「你别这样……」紧抱着身子,她被他的怒气吓着了,更没错过他刚刚说的 话。
 
  他说他要要了她……
 
  被他欺负了两年,她当然知道自己还没真正地被他占有。可就算是这样,被 他摸遍的她也嫁不出去了,若是真被他要了,那她嫁人的可能性不就更低了? 
  不!她不要啦!
 
  一看到小七儿脸上的表情,严君棠马上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瞇起黑眸,咬牙 说道:「小七儿,我告诉妳,这辈子妳别想嫁人了!」
 
  语毕,他大手一拉,用力撕毁她身上仅存的布料。
 
  「嗯啊……你……你别这样……」
 
  小七儿甩着头,发簪早已因激烈的挣扎而掉落,发丝微散,衬着潮红的小脸, 像团诱人的火焰,而她也感觉有团火在烧着她。
 
  想反抗的手被严君棠用腰带绑住,捆在床柱上,这个动作让她不由自主地弓 起上半身,饱满的雪乳轻颤,一只黝黑的大手正放肆地握住她的一只玉乳,用力 揉捏着。
 
  她的腿被他弄得大开,私密的花穴就这么直勾勾地映入他眸里,让她羞得不 知所措。
 
  即使他常常碰她、摸她,她全身上下早被他玩遍了,可是这么亲密的接触却 是第一次,让她又惊又慌,想反抗,可手却又被他绑住,只能任他宰割。 
  「真的不要?」严君棠挑眉,手指缓缓拨弄两片微颤的花瓣。「可是妳这里 已经有点湿了,还有这……」他用力捏住手里的绵乳。
 
  「这么硬、这么大,明明就想要,连妳的乳蕾都变挺、变红了。」说着,手 指轻弹了弹敏感的乳尖。
 
  「啊!」小七儿忍不住一颤,潮红的身子禁不起他的逗弄,一股热流从下腹 溢出,惹得她更加难耐。
 
  「这么敏感啊!」严君棠满意地笑了,低下头,含住另一只沉甸的雪乳,舌 尖吮住粉色蓓蕾,用力吸着、缠着,偶尔还故意用牙齿轻咬,而大手也不放过另 一只雪白的玉乳,随着舌尖的逗弄,用力揉搓捏握。
 
  「啊!不要……」敏感的乳房被他这么一玩弄,变得好沉好胀,随着他的挑 逗,敏感地挑拨她的神经,让她不由自主地拱起身子,渴求他的爱抚。
 
  而她身下的花穴也不自禁地收缩,一股不知名的热气氲着她的身子,让她觉 得好难受,甜腻的花液从收缩的花瓣不住沁出,弄湿了床褥。
 
  「呜……不要这样……」她被这股酥麻火热的情潮吓到了,眼眶儿红了,泪 珠子不禁滚落,轻咬着红肿的唇瓣,她忍不住低泣出声。
 
  「怎么?这样就哭了?」抬起头,他舔着唇,看着被舔得发红晶亮的乳尖, 他满意地勾起唇角,手却仍不放过另一只玉乳,用力把玩着。
 
  「呜……不要欺负我……」迷蒙着眼,小七儿发出娇嫩的哭音,想要他放过 她,她好怕体内的那团火焰把她烧死!
 
  「可是,我还没欺负够呢!」一手揉捏着饱满的雪乳,另一手则移到花穴, 让指尖沾染甜美的湿液。「而且,妳这里好湿,摆明喜欢让我欺负……」 
  严君棠那张俊庞满是轻佻,手指拨开湿淋淋的花瓣,才探入一截指腹,就被 紧窒的甬道紧紧吸住。
 
  「真紧、真热……」严君棠痞痰着声音,腹下的热铁感受到手指被紧紧包裹 的快感,禁不住一颤,胀得难受。
 
  「唔!」被进入的异样感让小七儿睁大眼,下意识地推挤着花穴,想将他的 手指推出去,却不知花穴这么一收缩,反而将他的手指吸得更紧,惹得他逸出一 声低吟。
 
  「小七儿,妳真是个宝。」低下头,他吻住她,舌尖俐落地探进她的小嘴, 翻搅着嘴里的香甜,缠着她的小舌头,挑逗地勾着、逗着。
 
  随着他舌头的吮弄,她的身体渐渐放松,花穴不再排挤他的手指,察觉到她 不再反抗他,在花穴里的手指更用力一挤,触到里头的花核,然后以指尖微弹。 
  「唔!」敏感的花核被弹触,小七儿忍不住一颤,花瓣收缩,卷动着花液, 将严君棠的手全弄湿了。
 
  她的湿润让他满意地离开她的唇,邪淫的银丝交接着两人的唇,他轻舔着她 丰嫩的下唇,在她体内的手指顺着花液微微抽动,每一个动作皆故意碰到敏感花 核。
 
  「啊!不要……」她想合起双腿,不让他的手再玩弄她那地方,可他却用膝 盖紧扣住她的腿,不让她合起。
 
  「说谎!妳明明要的。」手指开始加速抽动,每一个进出皆带着爱液,她听 到淫魅的水声,忍不住脸红心跳,小嘴发出羞人的声音。
 
  她微抬起头,想瞧清楚他的手到底在她体内干嘛,却看到他粗砺的手指被她 的花穴吞吐着,他的每一个进出都让她的花瓣收缩,水声就是这么发出的。 
  「啊!」这么羞人的画面让她瞪大眼,身体一紧张,敏感的肉壁也跟着收缩, 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
 
  「怎么?害羞了?」见她瞪圆眼眸的可爱模样,严君棠忍不住笑了,再探进 另一根手指,两根手指捏住充血的核心,用力揉着,偶尔还故意拉扯。
 
  「嗯啊……」细嫩的花核禁不住玩弄,变得更红更硬,也让她的身子一阵酥 麻,爱液泄得更多,冲击着在她体内的手指。
 
  「不要这样……」小七儿开始哀求,可他的手却不放过她,反而用力在花穴 中抽插着,每一个进入都用力碰触里面的花蕊,每一个退出都摩擦着紧窒的花壁, 弄得水声淋漓。
 
  「真的不要?」严君棠哑着声音,汗水从额角滑落,深浓的黑眸紧盯着被透 明爱液弄湿的花穴,看着自己的手指玩弄着她的甬道。「可妳把我吸得好紧,妳 看,我每次抽动,妳的小穴就开始收缩,湿漉漉的,妳有听到声音吗?」 
  她当然有!滋滋的水声在她耳边回荡,她可以想象他的手指怎么玩弄她的花 穴,怎么带动她的湿液,每一个想象都更刺激她的情欲,随着他的抽动,冲击着 她的身体。
 
  「不要了!我不要了……」扭着身子,她哭着哀求,觉得体内的火快把她烧 成灰了,跟着他手指的抽动,让她面临欲仙欲死的快感。
 
  忽地,他用力的一个插入,刺激了她最敏感的地方,身子一颤,丰沛的爱液 流泄,将她的腿窝处弄着湿淋一片。
 
  而她也跟着软下身子,全身泛着漂亮的瑰红色泽,迷蒙的眼眸直瞅着他,小 嘴喘着急促的气息。
 
  严君棠抽出手指,见小七儿到达了高潮,可他体内的火却还没消,腹下的热 铁正是胀痛难耐。
 
  「小七儿,妳满足了,可我还没呢!」他解下腰带,褪下裤子,早己灼烫的 热铁立即弹跳出来,顶端早己难耐地沁出几滴白液。
 
  「你……」她瞪着他身下的灼热,忍不住倒抽口气,隐隐约约知道那是什么。 「不!不要!我会死的!」
 
  那么大,怎么可能进入她?她无法想象,只觉得自己会死掉,会被他玩死的! 
  她想逃,怕他真的会用那东西要她,可她的身子早因方才的逗弄而全身发软, 而且她的手还被他绑住了,更是逃不开。
 
  「放心,我现在还不打算要妳。」低下头,他舔着她的唇。「不过我把妳逗 得这么开心,妳是不是也得回报我一下,嗯?」说着,他的手指故意勾弄着犹自 敏感的花穴,惹得她轻哼一声。
 
  「你要我怎么回报?」小七儿睁着大眼不解地看着严君棠,心里因为听到他 不会现在要了她而松了口气,却又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该怎么回报呢……」他低头看着饱满沉甸的雪乳,嘴角勾起一抹邪佞。 「就这么回报我吧!」
 
  大手各握住一只饱满绵乳,他用力抓握揉捏,刚体会过高潮的身子被他这么 一捏弄,立即泛起绯红,而她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吟。
 
  「呵!敏感的小东西。」他低声轻笑,大手将两团雪白玉乳用力推挤,形成 诱人的高耸状,再抬起臀部,让早已胀痛难耐的热铁从绵乳下挤进空隙,然后移 动臀部,用力在双乳间抽插。
 
  「啊!」敏感细嫩的玉乳被他的抽动弄成一片瑰红,他的手更用力挤压,让 雪白的乳房磨着粗长的热铁,每一个深深的挺进皆碰到她的小嘴,让她尝到他的 味道。
 
  小七儿瞇眼看着严君棠挺进的动作,没想到这样也能让她情欲难耐,下体的 花穴又忍不住紧缩,溢出丝丝爱液。
 
  「小七儿,妳真棒。」严君棠用力摆动着腰,让粗硬的热铁在雪乳间来回抽 插,灼热的白稠从顶端微微沁出,弄湿了她的雪肤。
 
  「唔啊……」小七儿忍不住张开小嘴呻吟,而挺进的热铁顶端就这么送进她 的小嘴,一退一出,惹得两人不住粗喘呻吟。
 
  突地,小七儿的牙齿碰触到热铁顶端的敏感小孔,严君棠忍不住一颤,潮红 的俊庞微仰,喉咙发出一声低吼,再用力抽插几下,灼热的白液喷洒而出,染湿 了她的胸部和小脸。
 
  刺鼻的味道沾满了她的口鼻,她轻喘着气,还未从情欲里找回心神,就听到 他在她耳际轻道:「妳知道我这回来苏家干啥的吗?」
 
  眨着眼,她还没回答,就听到他又续道:「是来向绛儿提亲的。」
 
  他说,他是来向小姐提亲的……
 
  她原以为他在说笑,可隔天就听到消息,说严家少爷向老爷提亲了,老爷乐 不可支地答应,没多久,府里就要办喜事了。
 
  每个人都说,严少爷和小姐很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男的俊美、 女的俏丽,家世又相当,相配极了。
 
  她也觉得小姐和严君棠站在一起很相配,虽然他的个性很差、很坏,又常常 爱欺负她,可是对小姐真的很好。
 
  也是,他喜欢小姐嘛!又要娶小姐,当然对小姐好了,她小七儿算什么,只 不过是他欺负的对象。
 
  「我才不希罕呢!」独自一人回到房里,关上房门,身体贴着门,看着暗暗 的房间,小七儿喃喃自语。
 
  「我才不希罕你对我好呢!我才不希罕……」她低哼,脑海却不由自主地想 起昨天他对她所做的一切。
 
  明明曾经那么亲昵,可现在却觉得他离她好远,或者……本来就是那么远了, 他只是看她好欺负,不敢反抗,才这么对她。
 
  她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我才不在乎。」不自觉地,小七儿的声音带着一抹哽咽,睁着大眼,面对 着一室黑暗,她突然庆幸身为小姐最宠爱的丫鬟,她不必和其它丫鬟共住一间房, 也不必被看见她现在这副狼狈的丢脸模样。
 
  「严君棠,我才不在乎你呢!」咬着唇瓣,她忍住呜咽声,却止不住莫名掉 下来的眼泪。
 
  讨厌!有什么好哭的!
 
  她用力抹去脸上的泪水,不懂自己在哭什么,她明明不在乎的,严君棠算什 么,他只不过是个爱欺负她的讨厌鬼,她才不在乎他呢!
 
  「我最讨厌、最讨厌你了……」
 
  慢慢滑下身子,小七儿蹲在门后,将脸埋进膝盖,细细的哭声从膝盖里传出, 她不懂自己为什么哭,只觉得心好酸好痛,像要死掉似的,好痛好痛…… 
  「严君棠,我最讨厌你了!」最最讨厌了……
 
                第三章
 
  确定婚期后,苏严两家如火如荼地准备婚事,这件婚事引起南北两城的关注, 毕竟是两大首富联姻,轰动了两个城镇,每个人一见面都忍不住要谈论这件事。 
  可是,更轰动的事情却在苏府发生了──就在婚典的前两天,苏绛儿竟然趁 着半夜逃家了,还留下一封信,说婚事不取消,她就不会回家。
 
  这件事震惊了苏府,小七儿也急得团团转,她和小姐情同姊妹,单纯的小姐 从没独自出过家门,要是发生什么事,那该怎么办?
 
  她急得不知所措,也以为婚事一定会取消,毕竟新娘子不见了呀!
 
  谁知道苏老爷却说婚事如期进行,可是……没新娘子呀!
 
  正当所有人对苏老爷这个决定感到疑惑时,更大的事情发生了──小七儿突 然被苏家收为义女,改名叫苏小七,并且将代替小姐和严君棠拜堂。
 
  听到这个决定时,小七儿简直傻住了。
 
  可她完全没有抗议的机会,就莫名其妙被冠了姓,成为苏府的二小姐;还没 从震撼里回过神,一下子就到了婚典当天,她被喜娘拉着到处跑,浑浑噩噩地就 拜了堂,更被送进了新房。
 
  此时,她正襟危坐,两手放在膝盖上,手指紧揪着红色的喜服,一直混乱的 神智勉强冷静了下来,这才能仔细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被老爷收为义女,成了苏家的二女儿,还跟严君棠成亲,刚刚两人拜了堂, 现在她已是他的妻子……
 
  她小七儿,成了严君棠的娘子?!
 
  「不会吧……」不敢置信的惊呼声从喜帕里头传出,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她说不出心里是何感受,她的确为了他没娶小姐而松口气,可是……她从没想过 要嫁给他呀!
 
  她还没嫁他就被欺负得那么惨了,要真嫁给了他那还得了,她一定会被欺负 死的!
 
  「我才不要!」小七儿吓得跳起来,赶紧拿掉头上的喜帕和凤冠,瞪着前头 的房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逃!
 
  她才不要嫁给严君棠呢!
 
  只要想到以后都要被他欺负过日子,她就不禁打个冷颤,他好坏,最爱欺负 她了,只要看她哭就很高兴,从小就这样,简直坏透了!
 
  「对!我要逃!」主意一定,小七儿赶紧跑向门口,可还没动手打开门,雕 着细纹的房门却被推开了。
 
  「怎么?妳要去哪里?」严君棠站在门口,好整以暇地看着小七儿,穿著红 色新郎服的他面如冠玉,英挺得不可一世。
 
  小七儿赶紧后退,一看到他,她就想到自己和他拜过堂,现在她是他的娘子 了,即使不愿意,她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一颗心慌乱地跳着。
 
  「我……」垂下眼,她紧揪着小手,慌得不知该说什么。
 
  严君棠踏进房门,心知肚明地睨了小七儿一眼。「敢情妳是想趁没人时逃掉?」 
  被说中,小七儿的心大大跳了一下,更心虚地低着头,不敢吭声,可心里却 有个疑问,让她忍不住开口。「你……为什么要娶我?」
 
  明明他想娶的是小姐不是吗?既然小姐逃婚了,那婚事也该取消才对,可他 却照着苏者爷的意思娶了她,为什么呢?
 
  勾起唇角,严君棠轻佻地看着小七儿。「苏严两家的婚事城里的人几乎全知 道,若是让人知道绛儿逃婚了,两家的面子可就失了,严家丢不起这个脸,不得 己只好想个办法找个人代嫁,谁知道世伯却选上妳,我也没办法。」
 
  他故意扯谎,就是不告诉她真相。这迟钝的丫头早在很久之前就被他订下了, 他想娶的人只有她,可她却总是一副想离他远远的表情,让他看了就不高兴。 
  上次就是一时气到,才会跟她说他是到苏家跟绛儿提亲的,其实根本不是, 他真正想娶的人是她,可不想太早让她知道,传出的消息才会是他想娶绛儿。 
  「原来是这样……」知道了原因,小七儿的声音变得好小,心也跟着又酸又 疼的。
 
  她早该知道答案是这样了,他会娶她根本不会是什么好原因,她在奢望什么 呢?她有点不懂,只觉得心传来一阵刺痛,好想哭……
 
  「怎么?妳很失望吗?」听她的声音闷闷的,严君棠不禁扬起笑容,黑眸瞬 也不瞬地看着她。
 
  「我才没有!」她有什么好失望的?她才没有呢!
 
  「是吗?」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他瞧见她的眼眶红了,脸上的笑更得意了。 「那妳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听到我不是因为喜欢妳而娶妳,所以想哭了?」 
  「才不是!」小七儿红着脸,大声反驳他的话,「我才不希罕你喜欢我,你 以为你是谁呀?我最讨厌你了!」
 
  她的话让他瞇了瞇黑眸,「是吗?」
 
  「没错!」她用力挥开他的手,倔强地看着他。「我才不想嫁给你呢!走开 啦!」她推开他,转身就要往房门走去。
 
  「站住!」沉下俊脸,严君棠抓住小七儿的手。「妳想去哪?」
 
  「你管我想去哪?反正你也不是真的想娶我,我也不想嫁给你,这婚事就这 么算了,看你是要把我休了还是怎样,随你!」
 
  她气怒地对他吼着,奋力想甩开他的手,「放开我啦!」
 
  严君棠被她的话惹怒了,抓着她的手更用力了。
 
  「好痛!」小七儿疼得皱眉,一直滚在眼里的泪水忍不住掉了下来。「放手! 你抓得我的手好痛!」
 
  严君棠用力将小七儿拉进怀里,大手扣住她的下巴,要她看着他。「我告诉 妳,除非我不要妳了,否则妳别想离开我!」
 
  他的声音很冷,俊庞也凝着一抹沉怒,第一次见他真的生气,小七儿吓得不 敢出声,只敢瞅着一双泪眸看着他。
 
  「而现在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并不打算错过。」
 
  严君棠的话让小七儿睁大眼,「不……你不能……」
 
  「妳以为妳有说不的权利吗?」严君棠冷冷一笑,伸手抓起桌上的酒壶, 「现在先喝交杯酒吧!」
 
  他仰头就着壶口喝了一大口,用手扣住她的下巴,不让她逃离,低头覆上香 唇,将嘴里香浓的酒液全喂到她嘴里。
 
  「唔……」没办法逃开,小七儿被强迫喝掉严君棠喂过来的酒,又呛又辣的 酒液让她难受地红了脸,眼泪受不了地直往下掉。
 
  喂完了酒,严君棠仍不放开小七儿的唇,舌尖顺着酒液滑入小嘴,放浪地缠 住她的舌,不顾她的闪躲,狂浪地吮缠着,搅弄着属于她的香甜。
 
  而他的手更将她的手制于身后,另一手用力拉扯着她身上的嫁服,不一会儿, 她的身上只剩下红色肚兜和白色亵裤。
 
  微凉的感觉刺激了皮肤,小七儿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快被脱光了。 「不要这样……」
 
  她哭喊着,被他的狂暴吓住了,想奋力抵抗,又怕更惹怒他,只能无助地掉 着泪。
 
  见她哭得整张脸都红了,严君棠怜惜地放开她的唇,不舍地舔着她丰嫩的下 唇。
 
  「别怕,只要妳乖乖的,我就不会生气,更不会伤害妳。」他轻声诱哄,大 手扫去桌上的东西,精致的佳肴和珍贵的玉盘全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音。 
  小七儿吓了一跳,微微缩了下肩膀。
 
  「嘘……别怕。」严君棠让小七儿躺在桌上,吮着她的唇,安抚着她,大手 也不安分地抚着她滑腻柔软的肌肤。
 
  在他的安抚下,小七儿渐渐放松了身子,噙着一双水亮的泪眼瞅着她,桃红 色的肚兜将她本就雪白的肌肤衬得更粉嫩,犹如娇艳的玫瑰。
 
  「妳真美,让我好想一口吃了妳。」抬起头,他欣赏着她的娇媚。
 
  她有着雪白细嫩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本就水漾的眸子因泪水而更显晶莹 诱人,被这双眼睛一看,会让人忍不住深坠其中,粉嫩的唇瓣被他吻得微肿,此 时正微启着,露出可爱的贝齿。
 
  她不美,可却让人感觉很可爱,尤其是她哭泣的模样,更是可爱得让人想一 口吞下肚,所以他总爱逗她哭,却不许她在别人面前哭,因她可爱的模样只许他 独享。
 
  「你别这样看我。」他火热的眼神看得她好羞,忍不住掩下眼眸,不敢和他 对看。
 
  「好,我不看,我用摸的。」严君棠邪邪一笑,大手隔着兜衣抓住一只雪乳, 用力揉捏着。
 
  「别这样……」小七儿想挣扎,却被严君棠制住。
 
  「嘘,别动,妳会喜欢的。」他哄着,见她羞涩地红着脸,澄眸轻敛,他最 喜欢亲吻的唇瓣微颤,像娇弱的樱花,让人想品尝。
 
  他忍不住覆上她的嘴,舌尖轻柔探入,在她嘴里尝到淡淡的酒香,还有属于 她的香甜,他放肆地缠住她的舌,吮弄属于她的甜蜜。
 
  而他的手也没闲着,隔着轻薄的布料揉着饱满的绵乳,拇指蹭着未绽放的乳 蕾,直到蕾苞在他指下绽放,他才以两指轻夹,故意轻扯,惹得她忍不住发出呻 吟。
 
  微睁开眼,小七儿轻扭着身子,觉得全身一阵酥软,被吻得喘不过气,小腹 似乎有一把火在烧,啃蚀着她的意志。
 
  她的扭动让严君棠的欲望烧得更炽,他看着她,喜欢她眸里升起的情欲,那 是因他而燃起的。
 
  而被他吻得微肿的唇瓣轻启,吐出媚人轻喘,每一个喘息都更深地勾动他体 内的火种。
 
  他轻吮住她的唇,舌尖轻绘着唇瓣,湿热的吻慢慢往下……
 
  他用力扯下她的兜衣,露出雪白玉乳,用力一吮,立即招来她的低哼,只见 蓓蕾旁的雪肤被烙下一连串浅紫吻痕。
 
  粉色蓓蕾和紫色吻痕相对照,他轻舔着他吮下的印记,张口含住那诱人花蕾, 舌尖轻舔着顶端,感觉到花蕾在他口中微颤,他轻轻吮住,故意以齿尖轻咬一下。 
  「啊!」小七儿身子微颤,意识开始迷蒙,承受不住他的挑逗,她扭着身子 表示抗议,可心里却又有一丝渴求,想要更多更多。
 
  严君棠抬头看着小七儿难耐的表情,欲望让雪白的肌肤染上一层漂亮绯红, 娇艳如玫瑰,令人亟欲采撷。
 
  他伸手轻触柔嫩的脸颊,指尖缓缓移到微启的唇瓣,微微粗糙的指腹摩挲着 软如绵絮的唇,注视的眸光转为深浓。
 
  小七儿半掩着眼,卷翘的睫羽因情欲而轻颤,唇上的骚动让她忍不住伸舌轻 舔,却舔到他的手指。
 
  她一愣,视线和他的对上,她觉得脸好热,水眸漾着羞怯,却忍不住轻吮着 他的手指,两人的眸光互相纠缠,香舌在他指尖吮弄,深炙的欲望借着手指尖端 传到两人体内。
 
  严君棠收回手,以唇覆住她的,两人唇舌交缠,而他的手也在她身上游走, 滑腻的肌肤令他爱不释手,而他碰触的地方彷佛是火焰,一一点燃她的情欲。 
  知道她体内的欲火已点燃,严君棠抬起身子,眼前迷人的春光却令他屏住气 息,不敢呼吸。
 
  黑绸般的长发披散,衬得本就白里透红的肌肤更是可口得令人想一口吞下, 雪白的浑圆轻颤,那诱人的粉端因接触到空气而变得坚挺,而花穴外的布料早已 湿了,紧贴着娇嫩小穴,隐约透露着粉嫩诱人的花瓣。
 
  「这么快就湿成这样了……」严君棠移不开眼,墨眸因欲望而转深,他伸手 来到花穴外,隔着湿透的布料,在穴外徘徊逗弄,搔弄她的敏感。
 
  「啊!」小七儿拧起眉尖,难耐地逸出低吟,迷蒙的眼直望着他,感觉在他 的碰触下,更多湿液涌出,让她感觉好羞。「不要碰那……」
 
  「为什么?」严君棠故意曲起手指,贴着布料搔摩着花缝,指尖早被花液沁 湿了。
 
  「会湿啊……」被他摩弄得酥麻,小七儿忍不住捏紧桌巾,花瓣不住收缩着, 勾弄出更多爱液。
 
  「湿了不好吗?」他瞇眸看着她的娇态,湿淋服帖的布料完全勾勒出花瓣的 收缩,令他腹下一阵火热,手指摩弄得更用力。
 
  「啊!不、不好……」布料紧贴着娇嫩敏感的花穴,被他这么一磨,整个布 料都在穴外磨蹭,嫩肉受不住这种刺激,紧缩得更厉害。
 
  「为什么不好?」看着爱液不住沁出,香甜的气味弥漫,他忍不住弓起手指, 隔着布料用力往花穴一刺。
 
  「啊!」一股疼痛的感觉让她下意识地夹紧腿,也把他的手夹住。
 
  「不要!会痛……」咬着唇,她哀求地看着他,要他退出手指。「求你,出 去……」
 
  「不行!」严君棠残忍地拒绝小七儿的要求。「乖,把腿张开。」
 
  「不要!」小七儿噙着泪眼,可怜兮兮地摇头拒绝,却不知这楚楚可怜的模 样反而更激起男人的占有欲。
 
  「妳想要更痛吗?」他故意弯曲在她体内的指头,摩动着她的嫩穴。
 
  「啊!」感觉他的手指有了动作,她皱起细眉。「你好坏!」坏蛋!明知她 痛还欺负她!
 
  「不张开腿我就更坏!」他低声威胁,故意将手指更加刺入。
 
  「啊!」小七儿皱眉轻吟,好委屈地瞅着他,怕了他的威胁,只得乖乖把腿 张开。
 
  「这才乖。」严君棠满意地舔去小七儿脸上的泪,手指贴着布料,开始在小 穴中滑动,不进得太深,却也不退出,就这么在紧窒的肉壁中抽动着。
 
  「唔啊……」一开始小七儿还疼得直拧眉,可渐渐的,一股酥麻感在体内扩 散,疼痛慢慢消失,她松开眉尖,小嘴忍不住逸出呻吟。
 
  见她开始享受这股戳刺,甚至开始摆动纤腰跟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严君棠勾 起一抹邪笑。「现在还要我退出吗?嗯?」
 
  「不!不要……」咬着唇瓣,小七儿难受地发出呻吟。一开始还觉得舒服, 可渐渐的,她觉得这种浅浅的戳刺已不能满足她,反而弄得她好热、好难受。 
  「严君棠,我好难受……」
 
  听到小七儿的称呼,严君棠不悦地挑起眉,停下手指的抽动。「妳叫我什么?」 
  「啊!你别停……」他突然停止抽刺,非但没让她觉得好受,反而更觉得不 满足,腹里的火一直烧着她。
 
  「叫我君棠,我就继续。」严君棠柔声命令。
 
  「君、君棠……」小七儿难耐地甩着头,服从他的命令,小嘴吐出软软的轻 唤,「求你……」
 
  「乖。」听她乖乖叫着他的名字,他便顺从她的渴望,抽送着手指,享受着 被她包裹的紧窒感。
 
  可是她却觉得不够,这种浅浅的抽刺只弄得她更心痒难耐,忍不住情欲的折 磨,她低泣着。「君棠,我好难受……」
 
  见状,严君棠满意地低笑出声。「妳这贪心的浪娃儿!」他抽出手指,听见 她的抗议声,他再度轻笑,大手扯下早己湿透的亵裤。
 
  看着湿淋淋的花穴不住收缩,粉嫩的花瓣卷弄着透明湿液,香腻的味道扑鼻, 他抱起她,走向铺着鸳鸯被的喜床。「宝贝,我这就满足妳。」
 
              少爷的点心2
 
              喜欢看妳生气
 
              那么专注的样子
 
  好象眼中只有我存在……
 
                第四章
 
  微凉的空气拂着雪白的肌肤,让小七儿迷蒙的理智勉强清醒,这才发现自己 已经躺在床上,全身赤裸有如初全的婴儿,而严君棠正以火热的眼光注视着她。 
  她垂下眼,害羞地想以手遮住身子,脸上的红晕染到玉颈,甚至还有往下燃 烧的趋势。
 
  「别遮,我想看。」他拉住她的手,轻吻她纤细的手指,炽热的目光却直勾 勾地欣赏着她雪白的娇躯。
 
  感觉到他的视线,小七儿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别看!」她羞窘地想用手 遮住他的眼。
 
  「为什么?」他抓住她的手,黑眸舍不得自她身上移开。「妳很美,美得让 我移不开眼。」
 
  她不属于丰满型,可身材却极其匀称,尤其是她的肌肤,白里透红,有如最 上等的丝绸。
 
  他的话让她的脸更烫,羞窘得不敢看他。
 
  见她害羞的模样,他忍不住扬起嘴角。「这样就害羞了,妳刚刚的浪模样跑 到哪去了?嗯?」
 
  他伸手握住一只饱满的雪乳,用粗糙的掌心摩挲粉嫩的乳尖,再用膝盖扳开 她的大腿。
 
  「妳看,这里明明已经湿了。」他轻声低喃,黑眸痴迷地看着湿漉粉嫩的花 穴,潮湿的花瓣微微收缩,溢出的花液闪动着淫靡的光泽。
 
  「嗯……你别这样……」小七儿被看得好羞,敏感的蓓蕾禁不起他手掌的摩 弄,开始变硬,抵着他的掌心。
 
  「妳喜欢的,不是吗?」察觉掌心下的乳蕾变硬了,他邪气地笑了,用手指 拉扯着乳尖,偶尔还用粗砺的指腹旋摩着。
 
  「嗯啊……」饱满的绵乳被他玩得好胀,酥麻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忍不住 逸出娇媚的呻吟。
 
  而他更用两只手指压在湿淋淋的花瓣上,再左右分开花瓣,敏感的嫩肉被他 一碰触,丰沛的爱液立即沾湿他的手。
 
  手指享受着温暖的花液,他微微扳开湿漉的嫩肉,让自己能清楚瞧见花瓣里 的美丽,只见花苞的最顶端有一颗小小的鲜红花核,正羞涩地颤动着。
 
  「啊!你别一直看着那里……」小七儿害羞地挣扎,紧窒的花瓣因她的紧张 而缓慢有节奏地开合着,卷动着爱液,更勾弄他的视线。
 
  「真美……」他移不开目光,手指忍不住顺着花液进入花穴,才进去一根手 指,就被柔嫩的肉壁紧紧吸住。
 
  「啊!」丰沛的爱液润滑着他的手指,让小七儿不觉得疼,反而觉得麻痒,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被紧紧吸住的快感则让严君棠发出低哼,他拨开湿淋淋的花瓣,又探入一指 ……
 
  「啊!疼!」细嫩的蜜穴禁不住两根手指的进入,小七儿疼得拧眉,嫩肉不 住收缩,排拒着他的进入。
 
  「嘘……放松。」他哑声安抚,以两指玩弄着细嫩的花核,微微摩着、逗着, 间或拉扯着。
 
  「啊嗯……」敏感的花核被他的手指玩得发红,渐渐硬了起来,爱液因刺麻 的快感而溢出花穴,把她的腿窝和床被都弄湿了。
 
  丰沛湿热的爱液冲刷着手指,严君棠微瞇起眸,喉结因欲望而滚动,他忍着 想把胀痛热铁埋进她体内的冲动,缓慢地移动手指。
 
  他先将两指弯曲,摩弄着细嫩的肉壁,让更多花液沁出,才慢慢抽动手指, 两指在花穴里缓慢抽刺。
 
  「啊……不要……嗯……啊……」小手紧揪着床被,禁不住他的玩弄,她难 受地甩着头,微湿的发丝贴着粉颊。
 
  他的抽动搅弄着爱液,滋滋的水声随着他每一个进出而捣出花穴,肉壁被他 的手指玩弄着,他每一个进入都故意摩挲最柔嫩的花核,刺激她最敏感的花心。 
  「小七儿,妳好湿、好紧……」
 
  他咬牙低哼,看着手指在湿漉漉的花穴进出,粉嫩的花瓣随着他的抽插而收 缩开合,甜腻的味道飘散,那是属于她的香甜花液。
 
  浓墨的黑眸紧盯着被他玩弄翻搅的花穴,看着透明的爱液散布在柔软的细毛 上,有的汁液更顺着腿窝往下滑,沁湿了红色床被。
 
  鼻间尽是香浓的甜味,他滚动着喉结,觉得一阵干渴,手指卷动着香甜的汁 液,一进一出间,尽是水声泽泽。
 
  「小七儿,妳弄得我好渴……」舔着唇,他着迷地看着花办间的丰沛汁液。 「妳呢?妳也渴吗?」
 
  「渴……」她早被他玩得丧失理智,炽热的火焰烧着她,娇躯染上美丽的瑰 红,弄不清他问了什么,只能顺着他最后一个字响应。
 
  「尝尝妳的味道,好香……」他抽出手指,在她发出难耐的抗议时,将沾着 花液的手指放入她嘴里。「好喝吗?」
 
  「唔……」她吸着他的手指,尝到属于自己的甜腻气味,微微低哼一声,舌 头下意识地吸吮着嘴里的手指,将自己的甜美一一舔去。
 
  她的媚态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妳这个小妖姬!」
 
  他抽出手指,用力扳开她的腿,饥渴地看着甜腻的花穴,那不住沁出的花液 不断刺激着他的欲望。「现在换妳来解我的渴了!」
 
  「啊……不!不要这样……嗯啊……」
 
  还没意会严君棠话中的含意,小七儿就感觉一抹湿软的东西舔着她的花瓣, 她愣了愣,见他将头埋进她双腿之间,唇舌不住吸吮着湿淋嫩肉。
 
  「真香真甜……」严君棠满意地舔着唇,微抬起头,他的嘴和下巴全沾上品 莹的爱液,让小七儿看得一阵羞窘。
 
  「你……你怎么……」红着脸,她不知该怎么反应,只能羞涩地垂下眼。 
  「妳不喜欢吗?」说着,他又伸舌轻舔了下微颤的花瓣。
 
  「啊!」被他一舔,小七儿一颤,小嘴逸出一声低吟。
 
  「看吧!妳明明喜欢的。」他伸手拨开粉色的花瓣,「妳这里收缩得好厉害, 汁液一直溢出来,好香……」
 
  说着,他又低下头吮住轻颤的瓣肉,以舌尖舔弄着,将丰沛香甜的津液卷进 嘴里,再一一吞下去。
 
  「嗯啊……」他的手和舌头一直不停玩弄着湿淋的花穴,酥麻入骨的快感让 她难耐地扭着身子,小手忍不住插进他的发间,弓起下半身,渴求他的玩弄。 
  突然,他以手指扳开肉瓣,湿热的舌头一举探入香淋的花穴,舌尖很有技巧 地轻轻扫过鲜嫩的花蕾,再轻压着敏感的花核。
 
  「呃啊……」细嫩的花核被他这么一逗弄,一股战栗滑过她全身,更多花液 沁出,冲击着在花穴里玩弄的舌尖。
 
  湿热的香液扑鼻,不断从花穴内流泄,严君棠来不及吞咽,些微花液就这么 流下嘴角。
 
  他满足地吮弄着甜美的汁液,来来回回舔弄着柔软的花缝,舌头和汁液互相 搅和,弄出了滋滋水声。
 
  听到了他舌头发出的声响,小七儿羞得连脚趾都忍不住蜷曲起来,小嘴不住 发出媚吟。
 
  他的湿热和花穴里沁出的津液混合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的嫩穴从没这么湿过, 又是害羞,又是兴奋。
 
  严君棠用力吸吮着花液,以湿软的舌尖灵活地卷住花核,缠弄吸吮,让细嫩 的花核在他的舌头下绽放。
 
  敏感的花核被他这么一玩弄,小七儿再也禁不住快感的冲击,花液不住流泄, 紧窒的甬道因这个刺激而紧紧缩紧,而她也忍不住浪声呻吟起来。
 
  她这个动作把他的舌头紧紧吸住,严君棠身体一颤,火热的欲望禁不住颤了 颤。
 
  想到这么湿热紧窒的花穴待会就会这样紧紧吸住他的热铁,他忍不住逸出一 声呻吟,身下的火热更胀、更烫。
 
  他用力扳开她的腿,手指跟着探进花穴,跟着舌头来回在嫩穴里抽动着,翻 搅着香甜的花液。
 
  「啊啊……」小七儿仰着头,美丽的眼睛迷蒙半张着,过度的刺激让她难受 地发出哭泣般的呻吟,来不及吞咽的晶莹溢下嘴角。
 
  严君棠像只贪婪的野兽以舌头和手指肆意玩弄着湿淋淋的花穴,滋滋水声被 他捣弄着,她的嫩穴是他甜美的点心,让他怎么也玩不腻。
 
  小七儿早已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小手紧插入严君棠发间,随着他的抽动 发出浪吟。
 
  温暖潮湿的软舌不断在紧窒妖艳的嫩穴里进出,他的手指故意摩弄着敏感的 肉壁,忽然触到某个敏感的一点。
 
  「啊!」一股酸麻又刺骨的快感让小七儿忍不住尖叫,疯狂地扭动屁股,滑 腻的大腿痉挛似地夹住严君棠的头部。
 
  她的扭动让他的舌头更加深入,她的臀部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抽送而开始摆 动。
 
  知道自己碰到她最敏感的地方,他更故意地每一次进入都触到最硬的那一点。 
  「啊……不要啊……」受不了这种玩弄,湿热的花穴开始痉挛似地收缩着, 浓郁的花液不住泄出,冲刷着他的手指和舌头。「不行了……呜……我不行了… …」
 
  小七儿忍不住呜咽,觉得自己快被这股快感弄死了,可他却仍不停止,反而 再探入一指,两指跟着舌头来回不停地捣弄,就是不放过痉挛的小穴。
 
  「呜……不要啊……」她难受地甩着头,体内的火快把她烧尽了,花液把她 的下体弄得一片湿淋。
 
  突地,他的舌和指一同用力剌向最敏感的那一点,让她忍不住拱起身子,发 出一声尖喊。
 
  丰沛的香液喷洒而出,弄湿他的下巴,更顺着弧度染湿了她的腿和床褥,浓 浓的甜腻气味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严君棠将手指和舌头退离花穴,抬头看着床上娇美人儿软软地躺着,雪白的 肌肤一片潮红,小嘴儿微启,喘着如兰般的气息,而被他欺陵的花穴仍不停收缩, 花液不断沁出,卷动着粉嫩的瓣肉,让他看得眸光一热。
 
  他起身迅速脱下身上的衣服,拉下裤头,早已肿胀难耐的热铁立即弹跳出来, 顶端正因火热的欲望而不住沁出白液。
 
  他深吸口气,再也忍不住想深埋进她体内的欲望,扶住早已胀痛红肿的热铁, 对着不停溢出蜜液的幽穴一举进入。
 
  「啊!」突然的疼痛将享受到的快感一举冲散,小七儿疼得皱眉,泪珠子禁 不住掉落。「不要!好痛……」
 
  她推着他的肩,要他退出,但他却反而用力一挺,一股湿热的鲜红和着花液 沁出,滑下她的腿窝。
 
  「呜……」小七儿委屈地哭了。「不要……人家好疼……」
 
  呜……坏蛋!明知她疼还这么用力。
 
  「嘘,待会就不疼了。」严君棠安抚地吻着小七儿泪湿的眼。
 
  他原想停住不动,好让她适应这股疼痛,可是……该死的!被她紧紧吸住的 感觉实在太好了,他根本忍不住,顾不得她还疼着,他开始摆动腰肢,缓缓地在 她体内律动。
 
  「呜……不要!你别动啊……」他一动,就勾动内壁的疼痛,她忍不住出声 哀求。
 
  「妳忍忍啊!」不顾她的哀求,他开始加快捣弄的速度,每一个进出皆翻搅 着爱液,缕缕血丝也和着爱液溢出。
 
  「啊!不要……」小七儿逸出痛苦的嘤咛,紧窒的甬道禁不住他狂猛的抽动, 让她疼得一直哭喊。
 
  可渐渐的,刺痛慢慢消失了,转为一股酥麻的感觉,刺激着她的肌肤,她松 开紧拧的眉头,嘤咛声从痛苦转为娇媚。
 
  而她的腰也不自觉地跟着他的抽插摆动,滑腻的大腿绕住他的腰,小嘴逸出 迭迭娇吟。
 
  「对!就是这样,再浪一点!」严君棠握住一只绵乳用力揉捏着,火热的硬 铁持续搅弄着湿热的花穴,身上的热汗滴在她身上,和她身上的薄汗融为一体。 
  他瞇起眼,大手用力抹着她身上的香汗,把她的娇躯弄得湿淋不堪。看着饱 满的玉乳不住摇晃,勾出淫荡的弧度,他低头含住一只雪乳,用力吸着香甜的乳 蕾,张手抱起她,让她坐在他腿上,让热铁进入得更深。
 
  「啊!」小七儿仰起头,小手紧抓着严君棠的肩。
 
  他的手紧扣着她的腰,将她托高,再用力朝火热的热铁压下,紧窒的花穴不 停地收缩,将他包裹得更紧密。
 
  肉体的拍打声不住响起,他的热铁翻搅着湿漉不堪的花穴,弄得水声滋滋, 魅惑淫人。
 
  「舒服吗?宝贝?」轻咬着粉嫩的乳尖,严君棠哑着声音问着。
 
  「嗯啊……舒服啊……」小七儿忍不住环住严君棠的颈项,如黑绸般的长发 披泄,随着他的捣弄而晃动。
 
  丰沛的汁液因他的热铁抽送而飞洒,把他的下腹给弄湿了,花瓣不住收缩着, 吞吐着巨大的灼热。
 
  他用力吸吮着坚硬的乳尖,看到自己的热铁被她紧紧吸住,花瓣随着热铁的 进出一开一合,这迷人的景象让他瞇起眼,牙齿咬住嘴里的乳蕾。
 
  「啊!」敏感的乳尖被严君棠一咬,非但不觉得疼,反而更刺激小七儿的身 体,花液不住流泄,温热着体内的热铁。
 
  「不行了……我不行了……」小七儿甩着头,感觉自己怏要到达顶点了。 
  「不够,还不够!」早已汗湿的两人紧紧相搂,他将她放倒在床上,大手抬 高她的腿,一个挺身,更加用力将自己的巨大捣入她体内,撞击深处的花心。 
  「啊啊……」小七儿弓起身子,指尖在他背上画下激情的痕迹,雪白的大腿 主动环住他的腰,紧贴的两具身体紧密得无一丝空隙。
 
  水声淋漓,混合着两人接触的肉击声,形成淫靡的景象。
 
  突地,在严君棠撞击到最敏感的一处时,小七儿身子一僵,再也承受不住地 尖喊一声,丰沛的湿液瞬间喷洒而出,冲刷着热铁。
 
  一波接着一波的热液撞击着敏感的顶端,严君棠咬牙低吼,用力抽插了几下, 仰起头,灼热的白液喷洒而出,混着香甜的汁液一同流出花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