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痛哭的幽灵】
【痛哭的幽灵】
 
  今晚,月光很暗,天气闷热,没有风。
 
  我急急地赶着路,根本无暇顾及紧随身后的狗叫声。我高兴,我兴奋,因为 终于可以回家探望了。
 
  一年了,由于那次车祸,我大概已有一年没有回家了。
 
  走过一个乱坟岗,有许多人在那儿闲聊,其中有个生得尖嘴猴腮的扯着喉咙 大声对我喊着:忙什么,玩一会儿再走吧。
 
  我没有理他,只是急急地赶着路。因为夜,已很深;因为我,太想家人。 
  我想我的老婆,她那肥硕的奶子,好白好嫩,埋在乳间,就像埋在雪里。 
  我想我的老婆," 好老公,我不能没有你呀,我的一切都只能属于你。我的 好老公呀。「老婆总在我面前撒着娇发着这样的誓。平时,好多家务活都是我干, 我不忍心让她做,这一年,不知她怎么过的呢?老婆真的很漂亮很性感呀,我真 的很想,老婆真的很风骚呀,雪白的老婆时时在床上风骚地紧紧地搂住我,扭动 着丰满的身子要我,于是我就不断地满足她的要求,于是我们就有了艳丽的女儿。 
  「你们的女儿好乖好漂亮呀,你们真有福气。」左邻右舍,还有铁哥们大孟 都对女儿夸赞不已。
 
  我想我的女儿,」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以后就是有了丈夫,我最爱的人 还是爸爸。「女人总爱抱着我的颈子翘着嘴说。我的女儿真是艳丽阿,高高的身 材,鹅蛋形的脸儿,丰满的胸部,柔软的身子,又白又嫩的肌肤,还有浓黑如云, 编着几根辫子的长长的头发。她今年应该读高中三年级,才刚刚满过十八岁呢。 
  我还想念我的铁哥们大孟,他长我十岁,今年五十吧。他家穷,老婆没有工 作,又没有一个孩子,真可怜。我俩在同一个出租车公司开车,虽然我们一个在 城东,一个在城西。但我们性格相投,都很豪爽很喜欢喝酒,一有闲功夫,我俩 基本就在一块,吹牛,喝酒。他随时到我家来,我很喜欢听他赞美我的老婆和女 儿,「你,你太幸福了你看,老婆三十多,多了,还这么漂亮,性感,肌肤好细 腻好白,而女儿更不用说,说了,好乖好漂亮,我真羡慕啊。我那老婆,干干鱼。」 
  当然,我的老婆真的很漂亮很性感,又有工作,挣钱也多,女儿也很漂亮很 听话,而他的老婆孟大嫂虽然不丑但并不漂亮,一点都不丰满。确实是干鱼一条, 纯粹家庭妇女,身体不好随时吃药,而脾气却很烈,稍有不顺则破口大骂,大孟 不低头就誓不罢休。以致大孟成为公司的气管炎(妻管严)的经典代表,更要命 的是他们没有孩子,据说是女人的缘故。孟大嫂也是命苦,这次坐我的车,却遇 到这档子车祸,摔死了,真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大孟阿。不知他现在可好? 
  「卡嚓——」开始了响雷,但终于到了家,我兴奋地走了进去。
 
  突然,从我的卧室,传来了女儿痛苦的呻吟。生病了吗,女儿呀?
 
  我赶快走了进去。却看见十八岁的女儿,正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叉着两腿, 这绝对是女人中的极品阿,绝对爱死男人。作为父亲也不由得感叹了。而一个魁 梧的中年男人在她身上受用着,而女儿,挺着好大好翘的奶子和高高的肚子,不 断扭动自己的身子,呻吟着,很是受用的样子。一年不见,她变得好丰腴。阿, 肯定是怀上身孕了,你看,奶头周围好黑好大的乳晕阿。而这个男人,那不是大 孟吗?。
 
  天呀,她才满十八岁啊,我的女儿怎么啦?
 
  女儿呻吟着,而大孟,这个狗日的,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女儿从床上爬起来了,好大的奶子,好凸的肚子,绝对不止怀上两三个月身 孕,好肥硕,好刺激,这个该死的大孟阿。你是狗日的。
 
  女儿蹲了下去,她竟然呻吟着用嘴含着大孟龟头上已精液淋漓的阴茎,于是, 阴茎就在女儿小小的嘴里吞吐,大孟扬着身子,呻吟着,在女儿的嘴里抽插,一 副沉迷的样子。
 
  后来,女儿又痛苦地躺在床上,随即叉开双腿,我知道要交配了,果然,大 孟扑在女儿娇嫩的身上,将她雪白的身子紧紧地压住,浓黑的胸毛把女儿雪白的 双乳压得严重变了型,同时狗日的淫笑道:「小骚货,很舒坦!对不对?」随即 拿着胯下那根粗大的肉棒儿,放在女儿的阴户上不住的磨磨蹭蹭,诱惑着女儿, 而女儿阴户上那些细细软软的毛,也是一片泥泞。两片已经很厚的阴唇,早就拼 命地盛开了。女儿肥肥翘翘的奶子,布满了大孟的唾液,而大孟的嘴角也挂着晶 亮的液体,我敢肯定一定是女儿的骚穴流出来的。
 
  我想起以前,大概女儿十三岁吧,她有一次跑来悄悄对我说:「爸爸,我的 阴户都开始长阴毛了。还有,我的胸部还有奶子呢。好大好红的奶头阿,我拿给 你看,是不是有病啊!」我没有看,但我很高兴地抱住她,让她小小肉肉的奶子 贴在我的胸膛,同时快活地唱道:「我的女儿在长大。我的女儿是小女人了。我 的女儿好美啊!「然后又说:「好女儿啊,这些都是一个女孩子的秘密,以后是 她丈夫的礼物啊。」「爸爸,我好想闻你身上的味道啊,是香的。」女儿有点羞 涩地说着,同时将头埋在我的胸膛。
 
  现在,我的女儿却已经这样。泪,夺眶而出了。
 
  而女儿看样子却真是舒服的不得了,只见她呻吟着挺起腰来,好淫荡,可怜 我的女儿只有十八岁,还应该读高中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孟这个狗日的,太不是人了。,我一定要找到老婆问个 究竟。
 
  不费劲就找到了,她正在原来女儿的那张床上裸睡。她一直都是裸睡。她的 奶子比女儿的奶子还大,奶头周围的乳晕更广,另外,雪白的肚子也和女儿一样 是又肥又翘,长条形的阴毛,肥嫩的逼洞更显得万般迷人。竟然老婆也怀上了身 孕,这绝不是我的,因为自打有了女儿,为照顾老婆,我就结扎了。大孟,你这 狗日的,你不是人啊。
 
  「我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很生气地大声质问着她。
 
  「老公,我对你不起。你不在家,大孟就随时来帮忙做这做那的,扛煤气啦, 扛米袋啦,他是你的铁哥们呀。一个家,没有男人不行啊。有一天下午,女儿读 书去了,他在我们这儿,和我一块在厨房忙碌,突然,他一下抱住我,说爱我, 要我,我当时惊呆了,赶忙推开他,但他的力气出奇的大,那天我又是穿的连衣 裙,他把手伸进乳罩里不断地挤压我的奶子,同时雨点似的亲吻着我的脖子,没 有办法啊,我的身子逐渐融化,我全身没有力气反抗了,老公。我的性欲被他勾 引出来了,老公啊。后来,他把我抱到床上,脱光了我的衣服,舌头雨点般袭击 我的奶头,双手把我的奶子揉搓得不成样子,奶头也翘得不行。他赞美着:好美 好白好嫩,你走了这么久,老公,我想啊,我不自觉地叉开了双腿,努力拿给他, 后来,那次以后,他就天天来,但再也不碰我,他说:他发誓,如果我不答应, 他就永远尊重我,渐渐地,我就适应了他,渐渐地,我就喜欢他了。后来,我们 就结了婚。他把我爱得好刺激啊,每次他都要边干边感叹:你好嫩啊。在他的淫 声浪语里,好安逸呀。我真的不知,什么时候女儿与他搞上的,我也没有办法, 只好听之任之了。不料,我和女儿两个都被他搞大了肚子。女儿现在书也不再读, 在家和我一同待产。你还是走吧,这个家没有你的位置了。」好卑鄙,好无耻, 好下流,我气愤地在她的大腿上掐了几下,她一下子就睁开眼,坐了起来,在闪 电里,她四下张望,很害怕的样子,她的肚子确实很大,奶子也不像以前是耷拉 着的,而也是又肥又翘了。
 
  我无话可说,转身退了出去。走过女儿的房前,听到大孟说:「刚才舒服不 舒服?」
 
  「很舒服,老公,不舒服我的肚子会让你搞得这么大吗?」
 
  「你是我遇到过的最骚的小骚货。」
 
  「喜不喜欢啊?我的老公。」
 
  " 当然喜欢啦,不过最喜欢的是你那晚勾引我,你当时穿那件透明的睡衣, 红红的奶头和下面那些黑黑的阴毛都看得一清二楚,把我的魂都勾去了。」 
  「我当时就是想勾引你啊但我洗了澡出来,进了卧室,你为啥不进来奸我呢?」 
  「我的鸡巴当时好硬呀,但我压根儿没想到能上你呀。」
 
  「你坏得很,怎么没想到呀。后来怎想到上我的呢?」
 
  「小骚货,白痴都知道,你又来到客厅,而且还是没有穿内裤,没有戴乳罩, 后来竟然叫我跟你挠背,说你背痒。" " 那你就把我上啦?」
 
  「我肯定上,我知道不是你的背痒,是你逼痒阿,我撩开你的睡衣,一嘴含 住你的嫩逼,你的淫水马上就灌了我一嘴,好骚呀,好香好甜,好舒服。你早就 想让我玩了吧?」
 
  「你好坏呀,那晚把我玩坏了。」
 
  " 不可能吧,那晚我进去,好滑,你也没喊疼,虽然后来满是血。」
 
  「我早就想你爱我了,好不容易那晚妈妈不在,老公,你不知道,我时常悄 悄到你们房门前偷听,你爱我妈爱得好厉害呀。」
 
  「说你是小骚货,你还不承认。」
 
  「我是小骚货,那个时候我还认为你和我爸爸是最要好的朋友,其实你喜欢 的是我和妈妈呀。你是个伪君子,来吧,老公。」
 
  这对狗男女在电闪雷鸣里又干上了。我痴痴地在旁边看着,我在等待什么, 真的,我在等待什么。
 
              良久————
 
  「这个世上谁最爱你呀,是你爸吗?」
 
  「他,怎赶得上你呀?世上最爱我的人就是你啊。」
 
  「这个世上你最爱的人是谁呢?」
 
  「是谁,是那个把我的嫩肉洞搞成泥泞的你啊。」
 
  「你还在惦念你的爸爸吗?」
 
  「不,我早就把他忘了,我只惦念我的好老公,还有好老公那根黑鸡巴阿。」 
  「我要日死你呀,你这个嫩骚货。」男人咬牙切齿地用着力,随即一阵呻吟 传来。
 
  我赶快加快步伐离开这个我曾经最爱最想的家。
 
  暴雨,噼里啪啦地摔打了下来站在院子里,我流着泪,拼命地摇晃着那棵伴 我长大的梧桐树。「大孟阿,你这个狗日的,有一次你不在家,你老婆洗澡,叫 我给她搓搓背,我没有干,我知道她在勾引我,朋友之妻不可欺呀,我对得起你 啊,你这个狗日的,你不是人呀。」
 
  那一夜的我,一个幽灵,站在院子里,站在落叶里,绝望地,拼命地流着泪, 在雨里。
 
  偶尔抬头,闪电里,发现玻璃里面老婆正惊恐地望着外面。
 
  我也顾不了这么多,这就到奈何桥孟婆那里,赶紧把那碗迷魂汤喝下去。尘 世的一切,就这样灰飞烟灭了吧。
 
  那一夜的我,一个幽灵,流着眼泪在月光里疾走着,尾随身后的是阵阵狗叫 声。这是他最后一次流泪。肯定是。
 
  雨,已经停住,弯弯的月亮,又挂在了天上,一切,都是那么清新。如此美 好的夜晚,我只在自己长满荒草的坟前,停了停。
 
  奈何桥边,幽灵攒动,排成长队的幽灵,依次喝下孟婆递过的迷魂汤,然后 走过桥去。
 
  奇怪的是,桥那边的世界,变化着应纳每一个幽灵:或者是暴风骤雨,雷鸣 电闪;
 
  或者是黄沙漫漫,黑雾迷蒙:
 
  或者——
 
  我站在队末。
 
  突然,我发现前面那个不就是孟大嫂吗?这世界真是太神奇了。
 
  大嫂也认出了我。
 
  「你回家去看看没有?那次我都看到过你。」大嫂有点神秘地问道。
 
  「刚刚去了一趟。」我不愿多说。
 
  「是不是看见你的女儿和老婆的肚子大了。我告诉你,那是我的功劳。」大 嫂急急地,骄傲地宣布。她的眼睛此时相当的淫荡,淫荡得要冒出火来:「这段 时间我在干什么?在玩你的女儿和老婆呀。嘻嘻。没有我,老孟会那么轻易就把 你的女儿和老婆搞上手吗?太舒服了。嘻嘻。有时,我借你的女儿或者老婆的身 子,让老孟爱我,他好兴奋,简直是拼了命的爱,把我爱得好舒服,当然,他的 兴奋很正常,你那女儿和老婆的身子真是美妙极了,肌肤是又白又嫩,而且非常 的饱满,两个奶子也是又白又嫩,又肥又挺,好美呀,不要说老孟,就是我,也 要兴奋不已。想不到你老婆生育过,竟然还是这样。
 
  当然,好多时候,我借老孟的身子,爱你的女儿和老婆。当男人真舒服。她 们不但生得美,还相当的风骚。我太喜欢了。」
 
  我好像在听着,又好像没有听。大嫂好像在说我,又好像不是说的我。
 
  既然马上什么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呢?
 
  大嫂继续讲着自己的快乐。
 
  终于轮到大嫂喝迷魂汤了。她喝完然后走上了那座著名的奈何桥。桥那边突 然出现一片黑色的泥潭。不久她惨叫着被泥潭淹没了。
 
  我也把迷魂汤喝了下去,当我踏上奈何桥时,桥那边一个芳草茵茵,花香鸟 语的世界在我的眼前展现了出来,我不觉加快了脚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