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绝色双娇】(第十四回)作者:Tina33C
【绝色双娇】(第十四回)作者:Tina33C
 
 字数:5301
 
                女主角
 
  铁心兰,十八岁,武林盟主铁如云之独女,南海神尼的弟子,懂得南海神掌 及铁扇无影剑,兵器:铁扇。
 
  孙蝶,十七岁,快活林的歌姬,兵器谱排名第一孙天机的孙女,有一定的江 湖见识,自学弯刀刀法,兵器:弯月刀。
 
                男主角
 
  花无缺(阿花),二十岁,移花宫的弟子,亦男亦女,自小在移花宫长大, 邀月宫主命他以男儿身行侠仗义,以增加移花宫的在江湖上声誉,修练到玉明功 第六重,兵器:移花接木剑。
 
  孟星魂,二十一岁,性格孤僻,他父亲是个无名的镖师,一家遭遇不测,当 时只有十三岁的孟星魂,被江别鹤收养,培养成一个杀手,及为江别鹤收集情报, 兵器:一把普通的剑。
 
              其他主要角色
 
  江别鹤,江南大侠,快活林的幕后老闆,与黑白两道之帮会/门派都有打交 道,以达到某种目的。
 
  高寄萍(高大姐),快活林的老闆娘,十分享受性爱,武功平凡,兵器:流 星丝带。
 
  水天姬,五行魔宫中白水宫的宫主,潜伏在快活林当艺妓,自制了天一淫水。 
  金兰姬,五行魔宫中黄金宫的宫主,潜伏在快活林当舞姬,自制了金兰香薰。 



  花无缺於是在快活林住了下来,与铁心兰一起监视金兰姬的举动。
 
  日间,花无缺则以阿花的身份,混在快活林之中打探消息,而铁心兰则以男 客入身份住了在快活林之中,但她不知道花无缺就是阿花。
 
  有一天下午,铁心兰叫了阿花进到她的房间,叫阿花为她按摩,因为她发觉 自己自上次之后,喜欢了在人前露体.
 
  铁心兰叫阿花为她按摩,不是真的为了按摩,实是以此为藉口,在阿花面前 再次展现自己的美体.
 
  本来一个绝色的美人,在人前露体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但是如果那个观众 是一个女人,她便会心安。
 
  花无缺进到房时,看见一面大的铜镜前,还端坐个轻衫胜雪,乌发如云的少 女,却动也末动。
 
  铁心兰见阿花十分怯懦,心中更是兴奋,道:「还是那么怯懦?我们上次都 曾一起出浴,大家都看过了彼此的全身吧!」
 
  花无缺低着头,在偷看铜镜中的铁心兰道:「铁姑娘,话虽如此,人家就是 不太习惯. 」
 
  铁心兰慢慢地把发髻散落,道:「阿花,叫我心兰吧!其实你的身材也十分 高挑匀称,甚至也可以当个舞姬吧!」
 
  花无缺低头看着在铜镜中撩弄长发的铁心兰道:「心兰,怎可以呢?我自己 的身材没有那么好看,我又没这么样的舞技,怎能当舞姬呢?」
 
  花无缺手持暂花木梳,正为她梳着那乌云般的柔发,黄金色的铜镜,映着她 白玉的容颜。
 
  铁心兰笑笑道:「阿花,给自己多一点信心吧!来,为我阔衣吧!」
 
  铁心兰的身体又再次慢慢地展现在花无缺面前,今次的距离更近,就是在他 的眼前。
 
  花无缺看着铜镜上看着的铁心兰,她的面容虽十分可爱,只是在这份可爱上, 还加添了一份妖邪,一份诱惑人的妖邪。
 
  铁心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已爱上了在人们面前露体,也记不起自己何 时已爱上了与不同的同性发生性爱。
 
  铁心兰在铜镜上,看着那个阿花,那个神情害羞,但又不停地在偷看她身体 的女人,心中在暗笑着。
 
  铁心兰突然说:「阿花,我听小蝶说过,多按摩乳房,可以保持它们坚挺呀!」 
  花无缺在铜镜上看着那对举世无双的美乳,实在是世间罕有,任何男人看见 都一定会把持不住。
 
  扮演着侍女的花无缺,本是男儿之身,他也当然会有生理上的反应,他的棒 子早就硬如铁柱了,并不经意地触到了铁心兰.
 
  铁心兰感到她身后的阿花,下身竟然在件硬物,顶在她的玉背上,她心中震 荡着:「难道阿花是男扮女装的?不会的,我上次都看过了她的全相,她明明是 个女人!」
 
  铁心兰想了一会,於是决定,继续引诱他,以证实他是个男,还是个女。 
  铁心兰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戚戚眼眉,慢慢的把自己双手,按了在自己双乳 房上,轻轻地按摩着,并看看她身后的阿花可以按捺多久。
 
  花无缺看着铁心兰的双玉手,在她的双肉球上按摩着,他快要按捺不住了。 
  铁心兰双手突然向身后伸出来,捉住了花无缺双手说:「花阿,听高大姐说, 你的手十分柔软,请你也用它们来为我按摩吧!」
 
  铁心兰话未说完,已捉着花无缺双手按了在自己的胸上。
 
  花无缺立即把下身向后缩起,臀部向后挺着,以防止下身的硬体触到铁心兰 的身体.
 
  可是,铁心兰早已察觉到,她身后的阿花,下身有点异常,所以,她在不断 的试探着。
 
  铁心兰一边捉住花无缺双手,来按摩自己双乳房;一边以玉背来靠近他的下 体,来摩擦着他下身的硬物。
 
  花无缺的棒子平日都是包裹在布带之内,以掩人耳目,不会被人识破他男儿 之身。
 
  花无缺迟疑着,但他终於也忍不住,因为包裹着棒子的布带早已松开了,那 条硬如铁柱的棒子,早就破布而出,它与铁心兰的玉背,就只隔着一条薄薄的裙 子。
 
  花无缺的棒子,受到这般的刺激,已变得十分粗大,那棒子的顶头之感觉也 越来越来强烈了。
 
  铁心兰见花无缺,似乎已不再回避她的玉背,她便更用力的捉着花无缺的双 手,呻吟着:「阿花,大力点吧!你按得我很舒服呀!」
 
  花无缺便更着力的按摩铁心兰那对奶子,那对充满弹性的肉球。
 
  他下身的棒子,一生之中,都未曾受过如此的挑逗,虽然,那棒子的刺激感, 比起自己用手来自慰,还差一点;但是,那份被女人引诱的感觉,却令花无缺心 中的欲火在燃烧着。
 
  再加上铁心兰绵绵的呻吟,花无缺终於是个男人,他又怎会按奈得住呢? 
  花无缺口中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呼号,棒子便在薄纱裙子中射出了来。
 
  铁心兰感到背部,有一点寒气,从花无缺的下身之硬物之处,传到她的玉背 上,心中惊惶起来,便转身反手握紧花无缺下身之硬物,那硬物还在喷射汁液中。 
  花无缺脸庞泛红的叫了出来:「呀~~不要放手~~你握得我很舒服!」 
  铁心兰握紧那条巨物,脸庞也通红,心中又惊又喜的说:「好!我暂不放手。 快说,你是何人?是男还是女?」
 
  花无缺以十分感恩的目光看着铁心兰,说:「谢谢心兰妹,实不相瞒,阿花 即是花无缺,花无缺即是阿花。」
 
  铁心兰便彷然大悟,原来这是男人修练玉明功的副作用,轻则声音变得女性 化,重则胸膛上生出乳房来。
 
           ************
 
  有一晚的三更时份,回复了男装的花无缺和回复了女装的铁心兰来到一个阳 台上,夜色渐深,他们在互相讨论着打探得来的消息。
 
  不过,他们更像一对恋人,在漫长的夜深中,卿卿我我。
 
  他们突然听到后园传来阵阵古琴声,他们便去看个究竟。
 
  原来是金兰姬在彃着古琴,琴声十分妖异,而在她面前的一位姑娘,正在跳 着一种很妖媚的舞。
 
  那个舞姬身材十分匀称,身形轻巧柔美,胸围与臀围比例十分均匀。
 
  那个舞姬就是孙蝶。
 
  孙蝶整个人着迷似的,在自我陶醉着,轻轻的挥舞着双手,弹动着脚足。 
  过了一会,孙蝶解开了胸前的蝶结,迷人的乳沟,在衣领中显露,晶莹的美 腿,在下身展露了出来。她的内衣红红的一件透明薄纱贴身的吊裙,若隐若现, 实在是太诱人了。
 
  花无缺感到硬了,於是偷偷地伸手进去下身弄着。铁心兰也忍不住,交叠双 手在胸膛,其中一手静悄悄地撩着一边奶头.
 
  被魔宫琴音催眠了的孙蝶,还有三分清醒,凭藉她极佳的臭觉,她感觉到那 个常来湖边小屋偷看她的人,就在附近,而她亦感觉到,铁心兰也与他一起。 
  孙蝶抗衡着那魔宫琴音,可惜她越是想抵禦,金兰姬便越加强琴声,并在呼 唤她自慰。
 
  孙蝶便慢慢地在自己身上抚慰着,从颈子,肩膀,胸脯,腰间及臀子,来来 回回的轻抚着,最后更把透明的内衣脱了下来。
 
  过了很久,金兰姬终於说:「今晚到此为止,穿回衣服,返房间去休息吧。」 
  孙蝶便穿回外衣,跟了金兰娜去了,但她的红色透明薄纱吊带裙内衣却留了 在草地上。
 
  花无缺与铁心兰,两人心中的欲火正在烧得十分旺盛,但两人却好像连呼吸 也停止了。
 
  后园中,草丛夹缝中,只见两个像是被凝固了的人像隐藏在当中。
 
  过了很久,铁心兰从草丛中跑了出来,花无缺快速地上前拾起了孙蝶留下的 内衣,与铁心兰一起快速的各自跑了回自己的房中。
 
  花无缺回房之后,立即站在镜前,把身上的男装卸下,发髻散落,把脸上的 男性化妆清除,穿起了孙蝶那件内衣,看着镜中的自己欣赏着。
 
  另一方面,回到房中的孙蝶,在床边动起功来,抗衡着那份被催眠的感觉. 孙蝶修练着那套她爷爷教授的武功,她恨自己以前没有好好的修练,那三十六式 的太极气功,当中经已包含了内功及拳法在其中。
 
  孙蝶只是把三十六式运行了一次,便已回复了清醒,她决意要去追踪这个人, 这个以前常在湖畔偷看她的人,她心中不太肯定他是不是就是花无缺。
 
  孙蝶沿着这个人的气息方向,便认定了他入住的房间.
 
  孙蝶穿上了一件紧身夜行衣,她轻巧的跳了上屋瓦顶,在柔弱的灯光下,她 发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在一面大的铜镜前,端坐穿着那件红色透明薄纱吊带 裙内衣,乌发散落的少女。
 
  过了一会儿,她站了起来,向着铜镜,跳着舞,抚着身体,自我欣赏着。 
  孙蝶再移近一点,看清楚一点,她只看到这个女人的上半身,在镜中的影像, 她在隔着那件红色透明内衣抚摸自己一对娇小玲珑,但却浑圆的乳房。
 
  孙蝶心想:我应该不会弄错,虽然我未曾见过他一见,但他身上那种独特的 化妆粉味道,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孙蝶心中感到奇怪,因为她一直认为这个以前常偷看她的人,是个男人,这 个男人就应该是花无缺,但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女人呢? 难道,他是个阴阳人! 
  突然之间,花无缺把他包裹着下身的布条慢慢的解开,在那件透明内衣的下 面,竟有一根男人才会拥有的东西廷硬起来,他开始一手抓紧自己的胸脯,另一 手在套弄那根硬东西,自恋地看着镜中自己的上身在自慰着。
 
  从镜子中看来,素颜的花无缺竟是如此引人入性,他的媚眼是无比的妖邪, 他的神态就像是一个性飢渴的少妇,在等候她的丈夫回家给她慰藉。
 
  孙蝶看到心跳在加速起来,她下面的淫水已缺堤,流出在屋瓦之上了。 
  孙蝶快受不了,她不想再看下去,立即跑回房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孙蝶聚精会神地偷看花无缺时,她却不知道她也被 别人偷窥着。
 
  那双潜藏在暗处的眼睛,早已看到入神,它们跟随着它们的猎物而动,在追 捕那个偷窥别人的美人身影。
 
  孙蝶的身影跑了入房中,那套在身影上的夜行衣便脱了下来,一丝不挂在床 上呆呆的躺卧着。
 
  孙蝶心中充满着疑惑,但心中也有一份莫名其妙的兴奋,她已不自觉的自慰 起来。
 
  孙蝶在回想刚才的花无缺,那个就是之前曾来偷窥过她在湖畔小屋外自慰的 那男人,想不到,今晚他在自慰时,却被她偷窥了。
 
  孙蝶越想越兴奋,看着自己双腿,两条纤纤美腿在交往互相磨擦,当一只脚 踝踏在另一条腿的小腿上时,她可以感到自己的脚底是如何的柔软。
 
  孙蝶已渐渐不自觉地自慰起来,她完全可以感到自己的脚底是如此柔软的, 她不断地把两条美腿交换轻抚自己的小腿,两腿则越来交叠在一起。
 
  孙蝶越是想压抑体内的天一淫水,两条不听话的腿则越是紧凑的在纠缠着。 
  那双躲在暗处的眼睛,看着那副美丽的身影。
 
  那双眼睛问:为什么房内不点灯呢?为什么不让我们看得仔细一点呢? 
  在床上的孙蝶,却完全没有察觉,她身体的展影,都给一对躲藏的男人眼睛 所视奸了。
 
  孙蝶今晚本来已经成功抗衡了天一淫水之毒,可是她在偷看完花无缺自慰后, 心中又泛了春潮来。
 
  孙蝶在床上拼命挣扎着,她双手在身体两旁爪着床单,她不想双手落在身上 抚摸;但她双腿却不停地与床铺轻柔着,她只觉两腿之间十分空虚。
 
  孙蝶无意之间,将一条被子夹在两腿之间,孙蝶双手拉扯着那被子,她两腿 把被子紧紧的夹着。
 
  她双手的拉力与双腿的夹力,令她的阴户产生一种快感。
 
  那个在暗处偷看着的男人,棒子也产生了兴奋,他不由自主也在摸着,自己 身上那胀大了的东西。
 
  那个正在偷看的人就是孟星魂,他在看着孙蝶的身影,看见她渐渐的把被子 卷起,似乎夹在她双腿之间的被子,渐渐变得粗大起来了。
 
  孟星魂一边抚摸自己的棒子,它也像那条被卷起的被子,变得越来越粗大了。 
  孙蝶感到那硬中带软的被子,令她的阴户按压得十分舒服,她渐渐地把力度 加大,快感也渐渐提昇.
 
  孙蝶越是把被子扭紧,被子接触在阴户上的力度便越来加强,桃源洞内便越 来越多溪水渗出来。
 
  孙蝶把那条又粗又大的被子,上下在自己的阴户上磨擦,强烈的欲火在她全 身燃烧着。
 
  孙蝶的脸儿向后微抑,双手握紧被子,胸膛坚挺,双腿紧并,玉足踏实被子, 这诱人的躯体,实在可以令任何男人犯罪。
 
  她放声在呻吟着:
 
  嗯…………嗯…………嗯…………
 
  嗯…………嗯…………嗯…………
 
  嗯…………嗯…………嗯…………
 
  嗯…………嗯…………嗯…………
 
  嗯………………………………
 
  孟星魂下身的棒子,已变成了一根很硬的柱子了,他真的很想把它插进孙蝶 的桃源洞中,让他所爱着的人得到真正的性满足。
 
  孙蝶那种力竭声沙的呻吟声,响彻整个快活林的后园,在后园房中的男女都 可以听得到,令至他们在交欢时,欲火更是焚烧得热烈!
 
  孙蝶高潮过后,她内心还是未能满足,她两腿之间仍是无限的空虚!
 
  孟星魂脑中一片空白,他叹息着,他问自己:为什么我暗恋着的女神竟是那 么性欲强的呢?究竟我将来可不可以满足她呢?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