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勇者系列第三部:女神、勇者与幼女】(上)作者:indainoyakou
【勇者系列第三部:女神、勇者与幼女】(上)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12359
 
  本神是唯一神,就是升级只需改个数字、女人只吃新鲜处女、世间琐事爱管 不管的至尊唯一神。
 
  心血来潮的时候,就找大地之母的黑肉信徒麻烦。随便派一个神喻,傻瓜勇 者就自告奋勇开起战端。
 
  心情不爽的时候,还是找那群不信本神的人麻烦。临时掰一个神喻,笨蛋魔 物就傻呼呼地烧杀劫掠。
 
  有些笨蛋祷告时总喜欢用谦卑的字眼,弄得好像本神不把蝼蚁般的人类放在 心上,这可是大错特错.
 
  比起蝼蚁,能够在死前做出千变万化反应的人类,实在优秀太多了。至少就 提供娱乐的方面来讲是这样啦。
 
  然而再怎么有趣的事物,久了终究会腻。
 
  「请您别挑这种忙碌的时候乱来啦,我的女神大人!啊、请等等!」
 
  於是本神决定开恩採纳全人类重覆度最高的祷告──亲自下凡!
 
  「卫兵!快点阻止女神大人!露丝米拉、席琳,你们别在那看着快来帮忙啊!」 
  至於什么世界和平、不再有战争的鬼话听听就算了,自己的世界自己救。 
  「狄儿贝洛,天界的事情就交给你啰!放心,等本神玩腻了或一百年后就会 回来喔。」
 
  啊对了,狄儿贝洛是本神的七宠物之一,不过没差反正她不会再登场了。 
  「我的女神大人啊啊啊啊──!」
 
  拜啦,天界!
 
  「呀荷──!」
 
  女神降临啰!
 
                 §
 
  ……所以,本神现在该去哪呢?莉莉亚?谭卡?战场之类的地方还是不要接 近好了。悠闲地躺在软绵绵的云朵上,偷偷把几个攻城的黑肉女电成焦炭是还不 错玩,要是得跟着躲箭雨就很麻烦。
 
  直接降临到圣白百合?大都市的生活也就那个样子,更何况那些人类劳碌一 生只为饭来伸手、茶来张口,这对本神来说根本打从一开始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从偏远乡村开始?特地下凡跑去当穷人是何等智障的行为啊,当然不採用。 
  那就跟着勇者……不对,自从上一任死了到现在都还没指派。
 
  嗯哼。
 
  所以。
 
  本神。
 
  现在。
 
  她妈的。
 
  该去哪?
 
  毫无头绪.
 
  既然如此,那就从白百合帝国各都市的平均信仰值……加上有小鸡鸡的女人 比例、自然美女所有数、平均祷告时间长度、臭掉的起司数……最后本神还是决 定直接降临在苹果派有够好吃的梅莉雅城,反正没必要为此浪费宝贵的神力嘛。 
  「呜哈哈哈哈!觉悟吧!梅莉雅的臭婊……不对……欢喜吧!虔诚的梅莉雅 子民啊!本神现在就要光临啰!」
 
  将本来用做无聊计算的神力增添个三十倍,爆发后的魔力就形成一道自天界 直射梅莉雅森林的黄金光束。真好奇目睹这幅景象的人类会如何美化这道传说呢? 
  身为赋予人类想像力的本神,确认总共有超过五十人见证此奇景后方才降落 ──啊,其实眨个眼就移动到地上了……算了反正也是一件美谈。
 
  换上一套不会太寒酸、也不会富贵到惹平民嫌弃又稍有质感的服饰,本神就 走……呃……就瞬移到梅莉雅市街的一隅,漫步在没有人烤苹果派的正午阳光底 下。
 
  好吧,既然现在没人做本神勉强可以接受的甜点,也只能四处找乐子看有啥 状况可以打发时间.
 
  就在本神优雅地闲晃到市中心一座颇为热闹的喷泉区时,有两个以人类标准 来说叫做「过期」的中年妇女向这儿走来。其中一个油光满面的肥婆亲切地对本 神说:
 
  「午安,女士。」
 
  本神还没以气质多到满出来的曼妙仪态回答她,旁边另一个穿紫色衣服的肥 婆紧接着接话:
 
  「我们梅莉雅的风景,对外地人来说很美吧。」
 
  这两个肥婆简直就是讲好似的,一人一句流畅地接着讲,压根不给听的人喘 息时间.
 
  「瞧您这身华贵的装扮,想必是克萝蒂来的观光客!」
 
  「哇!这依山傍水的,和本地森林可是并称西白百合两大美景呢!」
 
  「就是说、就是说啊!想必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伟大、尊贵及美丽的女神所庇 佑!」
 
  哎、哎呀,原来这两个肥婆人很不错嘛!看来本神该稍微对油里油气的肥女 人改观……
 
  「是啊!我们的梅莉雅女神,就是这么一个爱护着世间万物的伟大之神呢!」 
  ……啥?
 
  「对对对!在我们『女神教团─梅莉雅女神大修道院』,还可以接触到更多、 更美妙的圣典与恩泽哦!」
 
  不对啊,那个梅莉雅女神是杀小,天界又没这号名字……
 
  「哎──呀!既然女士您难得来这一趟,不如就和我们一同前往修道院,体 验伟大之神赋予这块土地的灵性吧!」
 
  这两个肥婆到底在说啥?梅莉雅女神又是哪来的臭婊子?
 
  「走吧走吧!正所谓择日不如撞日,女士您会在这与我们相遇,肯定也是梅 莉雅女神的指引!」
 
  不不不,本神只是想吃她妈的苹果派好吗,还有别随便牵本神的手就往别处 走……
 
  「对了,今天正是灵粮日呢!祭司们会烤美味的核桃派,还有苹果派来犒赏 信徒。」
 
  ……喔喔!仔细想想,本神一个弱女子在这也无依无靠,还是跟着这两个油 面心善的肥婆走吧!
 
  苹果派派对!耶!
 
  呜哈哈哈哈哈!
 
  原以为会是哪座山上的修道院,结果本神竟被带往城外一处叫做阿尔斯克班 的地下遗迹. 一路上压根没见到魔物或盗贼之流,反倒是紫衣女人越来越多。每 个紫衣女见到我们都抬起右掌说: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本神两侧的肥婆也跟着抬起掌心道: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然后这群女人就会看着本神,以温馨的眼神给予明显到不行的暗示。为了苹 果派,本神只好假装乖乖笨女人,学她们举起手。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唷!」
 
  地下遗迹一、二层全是紫衣女的聚集地,宽敞处同时有数十个紫衣女坐在地 上冥想,还有些紫衣女手持木棍与火把来回走动。每个聚集处都有位高大的紫衣 肥婆,大概是干部之类的,等级都有十级左右。到处都有盛装着水果啊花啊之类 的彩绘瓷器,就是没看到苹果派啊……如是想着的时候,某处飘来了一股令人食 指大动的香味。
 
  本神被带往一间名唤灵粮堂的房间,里头有十来位紫衣女跟五个穿便服的女 人,肥婆一号请本神坐於便服女的位置,二号对紫衣女下达移动命令,她们就两 人一组左右包夹每个穿便服的女人,当然也包括本神。一切就绪,有个特别高大 的肥婆出现,她用充满慈祥的肥脸打量我们,目光停在本神脸上说:
 
  「欢迎各位专程到此,梅莉雅女神为各位的到来感到宽心,我可以感觉到, 祂的神性比昨日更加耀眼迷人,这都是托了各位新信徒的福啊!」
 
  两侧肥婆异口同声道: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她们也要求所谓的新信徒跟着覆诵,为了苹果派,本神只好放空脑袋跟着念。 
  大肥婆继续说:
 
  「现在请宽衣,我们的梅莉雅之手将为各位进行洗礼,好让各位身心的污秽 就此退去,才能和我们一同沐浴在梅莉雅女神的恩泽里. 」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众人语毕,两个一组的肥婆就转身面向各组负责的新信徒,开始脱……啥… 
  …等等,干嘛脱本神的衣服啊!
 
  「哎呀!这位女士不必害羞,放心将身体交给我们吧。」
 
  「没错没错!您必须经过洗礼,才可以接触到神恩哪。」
 
  「来,就像那边那位少女,将你的肉身毫无保留地裸露出来。」
 
  「我等梅莉雅之手,将会以这双神恩之手为你消灾除厄。」
 
  肥婆们说着就搬出一顶陶壶,从中捞出一团浅黄半透明的黏液。本神还没意 会过来,衣服就被另一个肥婆解开,和其她新信徒一样都变成坦胸露乳的情况. 呼呼呼,本神的美乳可是宇宙级的,旁边那些丑不拉叽的脂肪堆积物怎么看都称 不上胸部。
 
  大肥婆走到本神面前,露出惊喜的表情缓声说:
 
  「喔……这位的乳房可真是天赐之物!」
 
  嗯哼!好说!
 
  「这样吧,这位的洗礼由本人亲自执行,且将她送往祈祷室。」
 
  嗯哼!特别待遇!
 
  「啊啊……伟大的梅莉雅女神啊,请庇佑这位可人儿,也请庇佑诸位新信徒 吧。副教长,此处交由你指挥. 」
 
  嗯哼!本神真是完美无缺可人儿啊!
 
  「那么,随我来。」
 
  接下来本神就被带进所谓的祈祷室,那是一间和刚才差不多的房间,装饰得 加倍华丽,使用的蜡烛也很多,四面墙壁挂满某种图腾、肖像、器具还有些瓶瓶 罐罐的东西。
 
  大肥婆开始脱衣。
 
  ……嗯?她干嘛脱?旁边那两个肥婆怎么也跟着脱了?现在是怎样?裸体吃 苹果派大会吗?喔不!不不不不!各种下垂肥肉!各种精神攻击啊啊啊! 
  「来吧,这位……我们该如何称呼你?」
 
  全身充满肥肉的大肥婆向本神伸出手,后面的肥婆更是将本神往前推去,本 神只好一手放在她掌心上,然后说出会让全白百合都惊呆的名字──不对,本神 原本就没有名字……那就叫……就叫……
 
  「艾……艾波……派?」
 
  大肥婆忽然睁大双眼并宏亮地喊道:
 
  「喔喔!艾波派!我亲爱的艾波派!现在是时候进行洗礼了!」
 
  「噫……洗礼到底是?」
 
  此时两个肥婆脱完衣服,用她们严重下垂的身材贴到本神身边……光是碰到 她们热热的手臂就能感觉到噁心的曲线。肥婆之一热情地向本神解释:
 
  「所谓的洗礼呢,就是由我们尊敬的教团长,或是梅莉雅之手,以圣水替你 去除体内髒污。」
 
  「具体来说?」
 
  那个好像被叫做教团长的大肥婆拿出一个小陶壶,并挖出一团晶莹的淡金色 黏液,她边将黏液涂满双手边说:
 
  「首先,我会引领你的处女灵魂上天堂,待肉身的髒污尽数除去,再让你回 归纯洁的凡人之身。没什么好怕的,来,快躺下吧。」
 
  说完她就把肥满的手掌伸向本神,在本神努力思考天界到底有没有类似作业 程序的时候,揉了本神的双乳。就在本神意会过来并且脸色大变之时,大肥婆突 然又大叫,吓了本神一跳。
 
  「喔喔!神赐之子啊!艾波派啊!你年轻的肉体着实令人遗憾,它充满了太 多的污秽邪气。」
 
  不得不说,她鬼吼鬼叫时脸上的肥肉都随表情狰狞了起来,整张脸超有震撼 力,噁心的那种……这肥婆又趁本神被惊呆时乱摸一通,黏黏滑滑的淡金色液体 沾满本神正面。这时旁边两个肥婆居然也摸起本神来了。
 
  「别担心,艾波派,我等梅莉雅之手将会呵护你的。」
 
  「是的,是的,接下来你会轻飘飘地,让我们引领你进天堂。」
 
  呜啊啊啊你们别摸本神屁股啦!前面的大肥婆你别熊抱……别用那堆肥肉贴 在本神身上啊啊啊!
 
  「等等!等等啦!本神……啊不对……我、我只是为了苹、苹果派……我只 是想吃苹果派才来的啦!」
 
  岂料肥婆们根本不打算住手,大肥婆甚至差人呈上食物。
 
  「原来是肚子饿啊,无妨,你就边吃边接受洗礼吧。」
 
  你是有多饥渴啊!这情况摆明就是要对本神不利吧!啊……可是苹果派…… 
  香香甜甜的……到底该不争气地拿起一旁的派,还是专心抵抗那三双肥滋滋 的粗手,实在是天人交战……最后,举世英明的本神还是拿起了还相当热烫的苹 果派,肥婆们顺势就把本神扑倒在地了。
 
  滑滑的,热热的,正面涂满淡金色液体的大肥婆开始用整个身体磨蹭本神, 噁烂感融入嘴里的香甜气味,实在是很奇妙的滋味。本神还没嚐够,就有个瘦小 的紫衣女被唤来负责喂食本神,只见她小心翼翼地用两手捧着苹果派,很是贴心 地送到本神面前。至於闲下来的两只手,根本来不及抵抗,就被两个肥婆抓去贴 在她们热热滑滑的多毛私处间.
 
  这个,真的,超级无敌噁.
 
 发春的肥婆在你身上咕滋咕滋地乱蹭一通、两只肥婆又抓你的手尽情蹭着私 
  处,而且你同时还在吃着最爱吃的苹果派,有专人服务你还帮你擦嘴……这 感觉未免太冲突了吧!
 
  已经不知道是该觉得苹果派好吃,还是觉得被三个肥婆骚扰很噁了。
 
  大肥婆突然坐到本神腹部上,那体重不是开玩笑的重,再加上全身肥肉,压 迫感十足啊……更可怕的是她整个身子伏上来,肥脸凑近,摆明就是要玷污本神 那正与苹果派屑屑独乐乐的尊颜。
 
  「呼呼,来吧,艾波派,接受洗礼吧!」
 
  你可不可以别用那种犯罪的表情盯着本神还继续叫那个临时掰出来的名字… 
  …话说下面好像凉凉的,有股气息吹往私处的样子?紧接着不管是脸还是私 密处,都被肥婆强佔了。
 
  呃……
 
  嗯……
 
  也就是说……洗礼就是性事啰?
 
  如果是和可爱的女孩子性交是没问题啦,但是跟肥婆……就算她们技巧真的 还不错,本神仍然一丝丝快感都没有。
 
  一丝丝.
 
  而且,这只大肥婆竟然还把苹果派咬烂再喂食本神,根本是糟蹋食物,会天 谴的啊!啊……不过苹果派就是苹果派,那味道一在嘴里化开,全身都跟着舒爽 了起来。
 
  「表情很不错呢,艾波派,再来该用神圣之指贯通你的处女……放心吧,我 会让你比现在更爽……」
 
  不不不,不用劳烦你了,你只要塞给本神更多苹果派,本神甚至可以表演啊 嘿啊嘿给你看的说……没想到还真的送来更多苹果派!
 
  呜哇……大快朵颐到都不想管那些亵渎本神的臭肥婆了……反正处女什么的 对本神来说也没差,就随她们去搞好了……
 
  苹果派!
 
  耶嘿?
 
                 §
 
  本神被安排在一间华丽的方形房间内,一住就是一个月。听说这里是阿尔斯 克班遗迹的副藏宝库,现在则被改建为使女的房间.
 
  所谓的使女是由大肥婆亲自挑选出来,似乎可以让大肥婆藉由夜合之事获得 梅莉雅女神的神喻,但说穿了只是给一堆肥婆拿各种奇怪道具玩弄的对象。不过 身为使女也是有好处的,只要乖乖听话,苹果派爱吃多少就有多少。
 
  「艾波派……你最近是不是变胖了?」
 
  当初为本神主持洗礼的肥婆之一──葛妈,今天在给本神送上苹果派时突然 这么问。
 
  「瞧瞧你这……你这肚子。」
 
  本神拿起一块派,边往嘴里塞边应道:
 
  「梅莉雅会喜欢我的肚子,如同祂爱义母们的美腹。」
 
  「是没错,而且教团长依然宠爱你。可是,你再这样胖下去,最终只能成为 梅莉雅之手,那就实在太可惜了。」
 
  呜呣呜呣……今天的苹果派还是那么美味,真的是连女神吃了都会啊嘿的棒 呀。
 
  「你有没有听进去?艾波派?」
 
  「啊……是的,谨遵……那个……呃……教、教……教遵谨诲!」
 
  葛妈叹了口气,双颊肥肉戏剧性地松驰:
 
  「是谨遵教诲. 千万别忘记,你可是我们第七派系的希望。」
 
  「是的,葛妈。」
 
  葛妈伸出她肥滋滋的右手,戴满宝石戒指的五短肥指朝下,露出掌心意示要 本神脸颊凑过去。她很喜欢摸本神的脸,虽然老实讲很噁心,不过只要让她稍微 开心些,本神就可以继续过着天天被苹果派塞满满的日子。葛妈依序摸着本神的 脸、头发、手臂到胸口,她粗厚的脸浮现令神反胃的红晕,接踵而至的冲动使她 大胆起来。
 
  「喔……我亲爱的艾波派。」
 
  她学教团长每次为本神洗礼或行夜合仪式时的口吻,一种好似怜悯、又宛如 请求的双重语气。
 
  「来,让葛妈看看你的身体. 」
 
  「可不可以等我吃完?」
 
  「乖孩子。」
 
  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乖,快点照我的话做」因为相处了两个月,本神 也不能再假装不懂混过去,只好暂且放下苹果派,在葛妈面前宽衣解带。葛妈每 次见到本神的肉体,都像人生第一次看见如此美丽之物似的,喃喃着感谢梅莉雅 女神,两手颤抖着摸过来。
 
  「啊啊,这是降临於我们第七派系的神恩哪!这完美的乳房……乳头……」 
  说到乳头,好像这里面的信徒都没有像本神这样的粉红乳头耶,每个都是俗 气的褐色,不然就是难看的黑色。肥婆们比本神想得更在乎这点,尤其是葛妈, 她最爱像这样私底下来找本神,再藉故上下其手。而本神还是抓住简单的原则: 顺从对方,苹果派就会顺从本神。
 
  「瞧你这小巧可爱的奶头,真是,真是……」
 
  「葛妈,你表情有点可怕耶……」
 
  「没事的,孩子。葛妈只是太感动了,被你这挺翘的小奶头……」
 
  说着,葛妈捻住本神的两颗奶头就轻轻一拉,即使没什么感觉也要识趣地跟 着叫一声。
 
  「啊嗯!」
 
  轻声一叫,葛妈对这反应很满意,又捏了下。
 
  「啊……!」
 
  「真是可爱的叫声,让你的葛妈都想好好呵护你了……」
 
  「葛妈,会痛……呀!」
 
  搞不懂耶,捏奶头是有什么好满足的……换成拿苹果派塞本神的嘴巴不是更 有趣吗?怎么不管哪个肥婆都喜欢摸奶啊……
 
  葛妈暂且停手,溜到门口左顾右盼,然后把门反锁,走回来时一脸猥琐。 
  本神把银盘搁到一旁,咬着一块热烫烫的派就起身替葛妈宽衣。看着她的肥 肉一一脱去紫色的外衣、显露出来,还是一样好噁. 更噁的是她还要抹上精油, 整团肥肉变得油亮,噁心度也跟着倍增。
 
  「来,到床上去,让葛妈瞧瞧你献给梅莉雅女神的美妙之处吧。」
 
  「是的,葛妈。」
 
  讲话这么拐弯抹角,何不直接叫本神腿开开让你看个够?而且还对着本神私 处比划祈祷手势,真是有够蠢的。
 
  「那么,首先就从梅莉雅之指开始……」
 
  肥婆以手指将本神的阴唇往两边推开,再把沾满精油的食指及中指触及穴口, 低声念诵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的祷词,然后缓缓插了进来。
 
  一丝丝感觉都没有──是骗人的。
 
  就算是再怎么丑陋不堪的肥婆,技巧到位就有点令本神脸红心跳。不过这当 然不包括她一直想亲过来这点……
 
  本神在快要被她吻到时,竖起食指在她嘴前低声说:
 
  「我的嘴唇是……梅莉雅的。」
 
  葛妈有时吃这套,有时不吃,端看她性欲如何高涨. 现在她完全无视那些要 本神背起来的教条,涂红的肥唇硬是覆了上来。
 
  「艾波派……噢……艾波派……」
 
  你这样呻吟只会让本神更想吃苹果派好吗……
 
  其实,本神有时候也不讨厌被肥婆强吻就是了。不如说,看着肥婆因为性欲 而违反那套教条,真的是很有趣的事情。
 
  梅莉雅说:汝等不该暴食。肥婆却越吃越肥。
 
  梅莉雅说:不得玷污使女。肥婆却把这当淫窟。
 
  梅莉雅说:夜合当以三令五规,行祭者不得淫秽,使女不得欢愉。大肥婆带 领的肥婆们总是以各种奇形怪状的道具轮奸使女,受害者的本神倒是吃派吃得很 欢愉。
 
  「啊……我亲爱的艾波派,葛妈让你舒服到失神了吗?」
 
  「呃?啊,嗯,是的……喔……喔喔……好舒服喔葛妈……」
 
  「乖孩子,来吸葛妈的奶水吧。」
 
  「是的……」
 
  她一点也看不出来本神是在迎合她,能愚钝到这种程度也算是梅莉雅那个不 存在的臭婊子恩泽吧。葛妈把她下垂硕大的难看乳房垂到本神面前,示意要她不 该玷污的使女啜饮奶水。
 
  唉,人那么丑,连奶水感觉都像发臭了似的。要是换成刚满二十岁的年轻少 妇奶水该有多好……
 
  本神就这样吸着肥婆的奶水,一面静静地任由她爱抚下体,直到她显露出想 看本神泄了的样子,才假装被她插到高潮。
 
  「啊……葛妈……」
 
  稍微销魂点的语气,让葛妈的肥脸露出十分满足的表情。
 
  肥婆们总是喜欢把使女玩到泄,听说有些不听话的使女还会被专人调教,像 本神这般纯朴漂亮的使女顶多只会被所属肥婆玩弄。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 是肥婆喜爱本神、大肥婆也中意本神,其结果就是本神得以在这儿连吃两个月的 苹果派。
 
  「你……又开始吃了。」
 
  葛妈忧心忡忡地看着本神,一手执着本神的奶子,一手仍意犹未尽地触摸本 神私处。
 
  「我喜欢苹果派。」
 
  本神盯着她有些阴晴不定的神色,接着说:
 
  「也喜欢葛妈。」
 
  明明没提及梅莉雅之名,葛妈仍然慈祥地笑了。
 
  「吃吧,你是个好女孩。让甜食滋养你的乳房,尔后葛妈替你行开乳,你就 必须为梅莉雅女神献上你香甜的乳汁。」
 
  葛妈走掉后,一个身穿紫衣的下女进来,赶紧用花瓣与香料草净化室内空气, 以免大肥婆心血来潮却发现有别人的气味。
 
  这个下女倒也挺可爱的,尽管连身帽将她的脸盖紧紧的,淡紫色发丝从脸颊 两侧垂下的模样却很好看。
 
  「使、使女殿下,恕小的失礼,今晚得行夜合,请您洁身自爱……」
 
  紫发少女唯唯诺诺地说,而不管本神是斥责是领受,她的下一个动作都是五 体伏在地上、连声道歉。
 
  「本……我知道了,谢谢你,小希。」
 
  即使本神对她露出笑容并道谢,她的反应依旧如故。
 
  「呃……!万、万分抱歉!小的不该造次!」
 
  讨厌的奴性。
 
  如果是败战的贵族被训练成这副狗奴才样,不管是谁都会觉得很爽,反正国 与国、富与贫之间就是那种关系嘛。可是换成被连个屁来头都找不着的邪教调教 成这样,就有股扭曲的噁心感。
 
  「快起来,不然我要生气了。」
 
  「呃……是的,使女殿下……」
 
  入夜(其实住在地下遗迹,本神也不知道何时天亮何时天黑,都是靠下女提 醒),葛妈身着仪式用的紫服来迎接本神,看起来分外欣喜。
 
  「就是今天!就是今天!我亲爱的艾波派,今晚就是教团长领受神喻的时候。 
  你很可能会被选为最上位的使女!来,快点来着衣吧。」
 
  最上位使女是什么东西,本神根本听都没听过,只见小希脸色黯淡,总觉得 事有蹊跷. 直接开启神力读心也不是不行啦……但这么一来就没有惊喜了。本神 决定顺从这儿的规则,跟着兴高采烈的葛妈出门. 小希在本神即将离开之际揪住 袖子,畏惧地说:
 
  「请、请稍等!这个地方……呃……破了个洞……」
 
  「有吗?」
 
  说时迟那时快,小希握着一枚细针紮向本神右腕,不怎么痛,但吓了本神一 跳。葛妈回过头来了解情况.
 
  「发生什么事了?艾波派……天啊!」
 
  葛妈瞪大了双眼,抓住本神被刺伤的手腕一阵哀嚎。
 
  「今晚可是拣选夜啊!即使是这种小伤口,梅莉雅女神也不会接受的!这到 底是……这……你这可悲的下女!你究竟是怎么照顾我们艾波派的!你……警卫! 
  警卫何在?」
 
  两个一胖一瘦的紫衣警卫入内,葛妈怒气沖沖地命她们拖走小希。
 
  「把这可耻的下女拖下去!找出适当教条,给予最严重的惩处!」
 
  「是!以梅莉雅之名!」
 
  她们其中一人狠狠地把惊惶失措的小希踹倒在地,另一人痛殴她的腹部,打 到小希哀叫求饶,才把人拖出去。葛妈怒气未消,几乎要拿本神出气,但她很快 就明白现在只有她知道是为了何事而气,於是强做镇静,带本神到床上坐着,唤 来医师。
 
  针伤已经一点痛都感觉不到了,跟肥婆同尺寸的医师也说不用特别处置,沾 点药草抹抹就行。但葛妈依然愤怒。
 
  「拣选夜啊!每月一度的拣选夜,竟然被一个该死的下女破坏……啊啊!我 可怜的艾波派……」
 
  本神依然搞不清楚状况,只让葛妈又抱又摸的希望她能静下来。直到大肥婆 差人通知仪式将要开始,葛妈才拭泪起身,领着本神前去会场。
 
  在祈祷室,大肥婆穿着绣有奇怪图腾的紫服站於中央,葛妈和其她七个肥婆 站在八个角,每个肥婆后方都有一位使女。经过一段看起来不很虔诚又乱七八糟 的程序,使女们被叫到中央,宽衣,大肥婆一一摸遍使女们的奶子,接着命人取 来蜂蜜,给每位使女的肉体都抹上蜂蜜后,大家跳舞献给梅莉雅女神。
 
  大肥婆一个动作,大家就一个动作,因此就算没学过也乐得轻松。
 
  『尽量微笑!』
 
  葛妈挤眉弄眼地传达讯息,本神差点就笑出声。刹那间的丑态似乎被大肥婆 做了非常正面的解读.
 
  「非常好,第七派系的艾波派。」
 
  她触摸本神的大腿,藉褒美之名行鹹猪手之实。
 
  啪!
 
  然后轻轻一打,使女们继续舞动。
 
  舞过半晌,肥婆们不知何时也脱光了衣服、淋上蜜汁,那场面真的很值得一 吐……肥肉当着使女们的面起舞,越肥的越有自信,简直盖过使女们的曼妙风采。 
  最后大肥婆停下动作,众人一齐停止。肥婆各自抱着使女喘息,葛妈的体味 重得可怕。
 
  「那么,今晚。」
 
  大肥婆环视众人,沉稳缓慢地说道:
 
  「伟大的梅莉雅女神,将以祂赋予权杖,也就是赋予本人之权力,拣选出最 上位者。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每位梅莉雅之手细心栽培的使女……」
 
  葛妈在本神耳际低声反覆着:
 
  「请千万别注意到艾波派手上的伤,请千万……」
 
  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即使只是一块小红点,大肥婆却对本神露出打从心底感到遗憾的神情。在那 之前,她对每个使女不论好坏都是平淡的反应,唯有对本神如此特别.
 
  「葛莉亚。」
 
  她看向葛妈。
 
  「你让我失望,非常之失望啊。」
 
  葛妈惊恐地道歉,紧张的心跳声传给本神,油滑肌肤也感觉得出颤抖。 
  话锋一转,大肥婆对本神流露出怜悯的表情安抚道:
 
  「喔喔,我亲爱的艾波派,这次真的很遗憾。但请你继续保持使女之身,她 日必登最上位之尊。」
 
  「是、是的……大……教团长. 」
 
  最后是第二派系的使女被拣选上,葛妈哀声叹气地搂着本神,一手不安分地 抚摸本神私处。大概是慢慢习惯了葛妈的爱抚,只要没被迫看她的肥脸,感觉就 还不错. 仪式中的其她使女大都表现得很尽兴,本神也不想坏了和葛妈的关系, 於是在大肥婆不注意时,以低声淫叫回应葛妈。
 
  大肥婆将最上位使女捆绑好,取来相当粗壮的圆柱状道具,深褐色表层上用 白字写满祷词一类的东西,大肥婆照着上头宣读,但是根本就听不懂。宣读结束, 大肥婆将那玩意插进最上位使女的阴部,接着喂食她一整杯加了幻觉剂的蜜水 ……啊,不小心破梗了,还好没在葛妈身边说出来。
 
  在大夥眼里,最上位使女饮下蜜水、被圣物插入后,就开始出现疑似通神的 痉挛。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不多久,最上位使女陷入幻觉之中,大肥婆称之为与梅莉雅女神接触,众人 一致期待着仪式进行下去。於是最上位使女流着口水与鼻血、时而傻笑时而挣扎 的蠢样,再加上大肥婆不断侵犯她的动作,成了肥婆们与使女们屏息以待的间奏。 
  有些肥婆跟着蠢蠢欲动,葛妈也伸手搓揉本神双乳,弄得本神有点舒服又觉 得和现场气氛格格不入。
 
  然而最上位使女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出预言啊或是神喻之类的狗屁。有的只有 更多鼻血、更多白沫、更多淫汁。现在不光是鼻孔,连眼角都滴下血泪了。部分 使女对此感到惊恐,她们一一被喂食加了强烈镇定剂的蜜水,变成乖巧听话的娃 娃依偎在肥婆怀里. 本神和另外一些使女则是尽量做出虔诚表情,才免於被灌乖 乖水。
 
  丝毫没有美感的凌辱到了最后,大肥婆一会儿又哭又叫、一会儿平静到不可 思议,葛妈在本神耳边悄声解释大肥婆已经和梅莉雅女神接触了。哇赛!还真有 那么一回事喔?弄得本神都想亲自跟那个不知名的东西来个第一次接触了。 
  大肥婆嘶吼到整张脸狰狞涨红,终於吐出一句大家听得懂的人话:
 
  「子民啊!」
 
  除了娃娃以外的众人齐声道:
 
  「感恩梅莉雅!」
 
  嘶吼声再度传来:
 
  「尔等当更加努力,使信众倍增,如此方能迎接乐园降临!」
 
  「讚叹梅莉雅!」
 
  「八个派系不能使吾满足,当令尔等广招群众,再行成立八个派系!」 
  「感恩梅莉雅!」
 
  「行良言,使亲朋好友成信徒;行乐施,使异地游子成信众!」
 
  「讚叹梅莉雅!」
 
  「为污浊的大地创立乐土吧!神恩将与诸位同在!」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仪式结束,昏死的最上位使女和力竭的大肥婆被送回房,肥婆们开始假教导 之名行淫乐之实。没有人说那位使女下场如何,一个个只顾着感叹梅莉雅,好像 不管做什么都可以藉梅莉雅之名。於是本神对一个劲儿地蹭着本神私处的葛妈问 道:
 
  「亲爱的葛妈,我可不可以吃苹果派?以梅莉雅之名?」
 
  葛妈意兴阑珊地摇摇头,又拿本神的缠功没办法,只好唤来下女,送上一盘 香喷喷的苹果派。
 
  苹果派!
 
  欸嘿?
 
                 §
 
  某天醒来,突然就对苹果派毫无兴趣了。
 
  使女什么的、梅莉雅什么的都变得好无趣。
 
  一点感觉也没有。
 
  什么东西啊。
 
  无聊。
 
  毁了吧。
 
  全部都毁掉吧。
 
  「使女殿下,今日必须洗……呜!」
 
  嗯?怎样?今日必须怎样?啊……右手下意识就刺过去了。
 
  糟糕。
 
  糟糕。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被看到了,两个人。十一点钟方向,十公尺、十一公尺、十二公尺…… 
  「喔……!」
 
  倏然乍现於目击者眼前的本神,仅仅捕捉到刹那的惊恐,化作镰刀的右臂轻 轻一拉,下女的头颅便带着连身帽滚落。鲜血如泉涌般洒出的一瞬间,遗体连同 血水迅速吸进本神体内。然后──
 
  「噫!」
 
  第二道惨叫沉默在阴湿的子宫内,坚硬的骨头与健康的肌肉混着内脏搅碎, 於下女子宫内诞生的本神再度吸收破碎四散的骨肉。
 
  一丝不苟。
 
  舒畅多了。
 
  「艾波派,你这是什么模样……被教团长撞见就惨了。快过来。」
 
  谁?
 
  啊,葛妈。
 
  我的模样……我……本神……我……本神……
 
  「还在那边愣着做什么?快过来呀。」
 
  去吗?不去?去?去吧。
 
  「是的……葛妈。」
 
  宽衣。
 
  解带。
 
  跟肥女人性交。
 
  没兴趣的甜食。
 
  啊……
 
  再不找点有趣的事物,神性会跑出来的。
 
  有趣的……
 
  「葛妈……」
 
  有趣的……
 
  「您想不想……」
 
  有趣的……
 
  「成为教团长的左右手?」
 
  有趣的……
 
  「其实,我收到梅莉雅的神喻了……」
 
  有趣的……
 
  「梅莉雅,要我接手这个教团喔。」
 
  葛妈脸上的热情瞬间消退,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样,而后是愤怒。
 
  「艾波派,即使我再疼爱你,也不允许你说出这种亵渎……」
 
  本神仅是抬起沾有一层薄汗的右掌,朝向葛妈,掌心在她面前缓缓裂出两横 一竖的伤口,鲜血汩汩流下。亲眼见证梅莉雅图腾以圣痕形式出现的葛妈,再也 无法对本神所说的话感到愤怒。
 
  「这……这……这……!」
 
  信仰。
 
  不同於那张还残留性欲和怒意的肥脸,梅莉雅之手的双眼散发出信仰的光芒。 
   并不是那么地美丽、甚至於充满缺憾的人类表现出来的情感──
 
  愚蠢。
 
  又美味。
 
  「葛莉亚……汝,可承认此圣痕?」
 
  葛妈激动不已地猛点头.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现在,召集所有梅莉雅之手、使女,全部到祈祷室集合。」
 
  「可、可是,教团长……」
 
  「奉梅莉雅之名,干涉此事者将被神力引爆。」
 
  说着,葛妈身后的墙壁传出低沉的挤压声,她才转过头去,墙壁就在绿光之 中狠狠地爆裂出一块人头大小的坑洞。葛妈面色惨白又惊喜地转回来,缩着肥短 身材在本神面前五体投地:
 
  「遵……遵命!立刻去办!」
 
  来到人满为患的祈祷室,教团长怒气沖沖地,梅莉雅之手们也都在质疑这件 事。对此,本神在众人面前脱去衣物,以从胸口延伸至腹部的新生圣痕让多数人 闭起了嘴巴。
 
  「吾,梅莉雅也。」
 
  「艾波派,你玩什么把戏……!」
 
  对於仍心存质疑、又不甘被剥夺资格的教团长,本神只需轻轻一指…… 
  无声无息地,教团长的肥脸如涟漪般绽裂。
 
  血花与脑浆这回没有被吸进本神体内,而是优雅地朝四面八方飞散。
 
  惊吓到说不出话、只能屏息以待的众人见状,纷纷陷入惊恐与敬畏的氛围。 
  待老肥婆的遗体重重倒下,葛莉亚激情地带头引领众人喊道: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无知者需要的,从来不是安全与自由,而是自己高攀不上的指引者。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一个指引她们为信仰奉献一切、为信仰牺牲一切的指引者。
 
  「感恩梅莉雅!讚叹梅莉雅!」
 
  也就是……本神啊!
 
                 §
 
  阿尔斯克班地下遗迹,近郊第三挖掘点──当旧教团长老命休矣的同时,一 名在此埋头苦干的少女相信她收到了神喻。
 
  脑内的声音化为纯净的绿光,将其她同样被奴役的下女阻隔在外,静谧地形 成一把光辉耀眼的银色长剑。
 
  刹那之间,她理解了以往不可能获知的真理,以及相应的绝望。
 
  这个国家……比置身梅莉雅城的自己所想像的还要巨大、还要悲伤。
 
  权贵之间只顾着争权夺利、阶级之差使万民苦不堪言。
 
  灿烂绚丽的外表,已然败絮的其中。
 
  然而,为了不让悲剧蔓延──这般大义凛然的意义并不存在於少女的目光。 
  驱使她接过神赐之剑的,仅仅是犹如萤光摇曳的、不可视的「某物」。 
  『契约成立。那么……』
 
  弯曲的光河织成轻薄的笑意,缓缓融入夜色里.
 
  『属於你的英雄剧开始了,希娜?莱巴鲁。』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