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二十二)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二十二)作者:柏西达
 
 字数:5491
 
             (二十二)红凤凰
 
  暴雨雷击,令电脑系统自行发展,这金庸群侠游戏世界的若干设定,跟原着 诸书大有出入:这武林没有『九阴真经』;《射雕》第一代『五绝』,集体於华 山之巅神秘失踪;《笑傲》不存在令狐沖;《神鵰》没有诞生杨过……
 
  最新发现的变化,更包括:郭襄提早了十六年出生,取代郭芙,成为黄蓉的 独生女;而她父亲郭靖,竟在十多年前,新婚未满三个月时,便因捍卫宋境边疆, 壮烈地战死沙场!
 
  换言之,郭襄是郭靖的遗腹女;而《射鵰》结局后的少女黄蓉,刚为人妇, 就不幸丧夫,来到这《神鵰》初期,已经守寡十数载……
 
  郭芙消失,真是再好不过,我对这蠢货可毫无兴趣。『小东邪』郭襄,跟小 龙女、陆无双等成了同代人,亦属讨喜的改动;但最叫人意外的,莫过於未亡人 黄蓉!
 
  本以为郭靖夫妻情比金坚,我绝对无法染指。但如今黄蓉孀居之身,那我岂 不存有一丝希望?这个年代,她只是三十出头的少妇,风华正茂……
 
  不,想得太远了,危机当前呀!我和郭襄,正在这羊太傅庙,被叛投蒙古的 汉奸彭长老,以『慑心术』控制,全身动弹不得——
 
  「哼!自从黄蓉逐我出丐帮,十多年来我都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彭长老肉 球般的胖脸,斜乜着郭襄:「母债女偿!你就代替你妈,接受『惩罚』吧!」 
  「不管我的『慑心术』如何命令,你俩都会乖乖听我吩咐!譬如说……」彭 长老不怀好意地盯着我:「小子!跳起来,学狗吠!」
 
  「我吠你娘亲……汪!汪!汪!」哇!我嘴巴真的失控呀!双脚也发疯般原 地弹跳……
 
  彭长老乐不可支:「哈哈!继续!用手倒立,再左右掰大双脚旋转!」 
  这种高难度动作,我这运动白痴若做得出来,我早就去参加奥运会……甚么? 双手真的撑在地上了,还头下脚上,双腿一百八十度分开,一字马地连转数圈… …
 
  空气中的系统文字,突然宣佈:「登~登~登~恭喜玩家学会『倒转旋风腿』 了!」
 
  喂!我又不是春丽!在金庸世界,学会倒转旋风腿有甚么意义!
 
  「呵呵……好,翻身,站起来!」彭长老让我还原站立,笑瞇瞇地望着郭襄: 「瞧见了没?我说甚么,他都会照办,你也一样!」
 
  「啐!你尽管拿我来耍猴戏啊!本小姐没有在怕的!」小郭襄才十五岁,入 世未深,显然不知道女子落入歹人手上,会有甚么下场……
 
  「对男的,才耍猴戏。」彭长老好整以暇,伸脚勾来一张板凳,从容坐下: 「你这种美貌小姑娘,当然是要演——活春宫呀!」
 
  彭长老伸舌舔唇,色迷迷地凝视郭襄施术:「雏儿,来,先自己脱光衣服。」 
  「你、你无耻!」郭襄羞怒交集,面色一红. 但可怕的是,她双手竟慢慢扬 起,摸上绿衫衣襟,当真动手去松开衣服纽扣:「怎、怎会这样子……」 
  跟我一样,神智明明尚在,身体却不听使唤,郭襄两手左右一分,摊开外衣, 露出白净内衣:「住、住手……」
 
  「住手?好戏才刚开始呀!继续脱,快!」
 
  『慑心术』直把受害者当作扯线木偶般操纵,郭襄身不由己,褪下外衣;再 双手拉高内衣下沿,翻转过来,从头上脱掉——
 
  内衣脱手落地,小郭襄的上半身,便仅剩一件月白色肚兜。如此一来,这位 十五岁的少女,便在两个男人面前,袒露粉颈、藕臂。
 
  郭襄明知我无甚本事,但此刻只能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大、大哥哥…… 
  救、救我……「
 
  「小妹妹……郭姑娘,我、我的身体动不了……」已经拚命以意志力反抗, 可那该死的彭长老不下令的话,我连一只指头都弯不过来。
 
  郭襄见我无能为力,急得眸子泓着清泪……可恶!我邂逅的新女角,总要先 被反派色魔大肆亵玩一番?臭电脑!你老狗变不出新把戏……
 
  却听得彭长老忽然自揭性癖:「其实呢,比起亲自出马,我更喜欢——旁观 好戏!小子,你和她亲热给我看!」
 
  这种比起自己干,更喜欢看别人干的角色,是古龙那一边的呀……慢、慢着! 
  他给出这种命令,岂不是大大的……便宜了我——
 
  双脚自行上前,右手自己举起,我已轻摸着郭襄稚气未脱的脸蛋:「大哥哥! 
  你、你别听他的!「
 
  「我、我控制不了……」我没说谎,右掌当真是自己在动。但老实说,彭长 老命令我和郭襄这美少女亲热,我那会想控制住自己?
 
  彭长老为看好戏,对我俩同时施压:「小子,别压抑欲望,想对她干甚么, 就干甚么!」「姓郭的,你别抗拒,敞开身心来接受!」
 
  进一步催眠,我跟郭襄同受暗示,她神色依然失措,却顿时静下来,暂没叫 喊;我的反抗之心则更加淡了……我想对她干甚么,就干甚么?我、我好想摸摸 
              她的俏脸——
 
  右手动了!掌心婆娑,轻抚少女吹弹可破的脸庞,这脸儿的皮肤,细得彷彿 没有毛孔。手掌移动,感受尚带点婴儿肥的可爱轮廓;仔细把玩小巧贝耳;滑过 纤细脖颈……
 
  不过摸了数下,小郭襄便羞得两腮飞霞,恰似小小的红苹果,教人忍不住想 亲一口:「啜……」
 
  我的嘴唇亲下去,她腮帮子的触感,比用手摸更幼滑,红扑扑,香喷喷。一 亲之后,唇片更管不住,好想亲遍这一张粉雕玉琢的脸颊. 亲过额头、鼻樑、鬓 角、人中后,人中下面的两片珠唇,看起来更为可口——
 
  专注於郭襄的唇片,我轻轻的、慢慢地吻如雨下,反覆揩亲因紧张而合闭的 樱唇。她早被我摸得、亲得鼻息急促,终於透不过气来,微张小嘴。我乘虚而入, 嘴巴啣住红润的上唇,轻吮起来……
 
  在现实世界,我未尝恋爱;可於这游戏中,我已吻过双儿、仪琳、任盈盈众 女,算是薄有经验。我浅嚐少女唇瓣里侧的娇嫩舔膜;再挺舌进入檀口,拭抹牙 肉、拂扫贝齿. 小姑娘吐息清新,连津液都似是甜的,我不禁以舌头翻卷她的香 舌,刺激口腔分泌更多唾液……
 
  启蒙『小东邪』初吻良久,我方松开嘴巴。她已被吻得双颊红晕,眼波迷离, 娇喘细细:「嗄、嗄……」
 
  单只亲嘴,我便肉棒硬了!我还想探索处子的娇躯更多——我细吻耳背,亲 过脖子,双手后探,摸到系在郭襄颈后的肚兜绳子……
 
  上半身的最后防线濒临失守,被逼沉默的郭襄,蓦地像冲破宰制,开腔劝阻: 「大哥哥,不……」
 
  彭长老又再加强『慑心术』:「别作声,乖乖让大哥哥疼你。小子,还不解 开她的肚兜?嘿。」
 
  郭襄又再哑口无言;而我已分不清楚,究竟是彭长老在摆佈我?或是一切纯 属我的欲望?我只想解开这月白色的肚兜,细看闺女未曾在男人眼前裸露过的胴 体……
 
  双手兴奋得颤抖,我松了粉颈后的蝴蝶结,肚兜抹胸随即向下翻开——郭家 千金虽年方十五,发育却相当良好,长着两个奶白色的小馒头,胸形姣好,乳峰 翘挺,红莲点缀……
 
  「好漂亮……」由衷感叹,我马上捧起双乳,一口浅吻,一手搓揉。左乳乳 肌入口,又香又滑;右乳乳肉在手,其软如绵. 这是我第一次亲女生胸部,气味、
 味道、口感都好好啊……
 
  樱色乳晕,小小一圈,我伸舌初舔,围绕划圆,再顺势舐上乳蒂,连舐几下, 便一举含在嘴里,细意啜弄……
 
  「哎!」乳首遭吻,郭襄失声娇呼。她的樱桃好敏感,持续在我口中充血变 硬,更方便我啜食……好美味的菓子,教我爱不释口,唇吸舌扫。
 
  另一边玉乳,也软如麵团,又结实坚挺,我疼爱地按摩,将小馒头搓得微微 发热,白里透红;峰顶宝石,被食、中指捏玩,朝天立起,反应明显.
 
  双儿她们都没让我吃过乳房,我馋嘴得不舍得松口,吻够左乳,立刻改去品 嚐右乳。郭襄似是怕痒间,又有点受用,胸膛喘气起伏,身子来回扭摆…… 
  呜!下面好硬,在裤裆里憋得好辛苦!我忍不住将胯间,顶在比我矮小的郭 襄肚腹上,磨擦发泄……
 
  老色鬼彭长老自然看出来了,竟命令一直被动的郭襄,改作主动:「哈哈, 一味得大哥哥宠你不行呀,你也来报答一下人家!郭襄,低下头来,帮大哥哥脱 裤子,好好摸摸他的棒儿!」
 
  彭、彭长老!不,恩公!你老人家真是我的性福之神呀!
 
  「喔……」郭襄一边被我啜着胸脯,一边玉手下垂,不由自主地脱我裤子。 
  不愧是黄蓉的女儿,遗传了母亲的聪颖,宋代没有的牛仔裤都难不了她,松 裤纽、拉拉链,再扯低内裤,我勃起来的阴茎,就暴露於空气中。
 
  我吻透郭襄两乳,嘴巴都乾了、痠了,便吐出乳儿,一面透气,一面细看她 俯首望我阳具的窘态. 催眠指示令少女低着螓首,垂着眉眼,有生以来首度目击 男子下体的全貌。小小的眼珠,瞪得大大的,羞怕难分,可『慑心术』并不饶人, 右手柔荑失控,逐渐伸向阳物——
 
  哗!好舒服!女儿家体温较低,掌心凉凉的,五指娇柔,掌心幼嫩,只是轻 触龟头,就叫它抖了一下;更别说小手握成圈状,包裹男根,来回前后套弄茎身 ……
 
  《神鵰》的郭襄,在帮我打手枪,已使我肉棍又硬了三分;再瞧见她百般羞 涩,却又不得不为之的难为情模样,更令性器勃变得更粗……
 
  她在摸我下面,我也想摸她下面……回过神来,我右手食指,已放到她淡绿 裤子裆部下,往上一顶——
 
  我隔着外裤、亵裤,初次触及女体最敏感的地方。即使隔着两重布料,仍隐 约感受到那一小片弱嫩软肉……
 
  「丫!」小襄儿触电一般,浑身一震。好想再摸呀!我添上中指,两根指头, 再次上顶,贴住裤裆,前后蠕动,旋磨转圈……
 
  「大哥哥……不……别这……样……」处女地破天荒遭骚扰,郭襄被刺激得 喊出几个字来,可她素手仍然停不住,不断撸动我的命根子。我以指技回应,耐 心地隔裤撩阴,不久,指尖感到裤布溢出丝丝暖流……是爱液!她被我爱抚到湿 了!
 
  郭襄湿了,她身体对我的前戏起反应了;我也因她的玉手,分身变得硬梆梆 的!肉棒好想插入、好想抽动!她既然湿了,那我可以和她——做爱?
 
  襄阳城大街那个算命师,说我破处就在近日……就是指郭襄她吧?反正杨过 不存在,就由我跟郭襄结合,那她就不会因为失恋,下半生郁郁寡欢…… 
  郭襄仍套弄着我铁般的肉棍;我右手保持撩阴,左手摸上她裤头,就要拉下 外裤、亵裤,成其好事——
 
  「大哥哥!」郭襄蓦地哀呼,唤得我跟她四目交投。眼前连二八年华俱未满 的小女孩,虽被我的手指挑逗得脸红如火,星眸湿润;可一丝理智尚存,恳求目 光,直视穿透我欲令智昏的内心:「求求你!快清醒过来!」
 
  『?魔都敏俊……陷天下红颜,万劫不复!』
 
  林朝英的遗刻!还有尹志平对小龙女的施暴!我真要乘人之危,污辱小郭襄? 那岂不应验了林朝英的预言?那我跟尹志平那禽兽又有何分别?
 
  郭襄在襄阳城,善心地出手助我解围;甫一见面,便满口亲切地叫我大哥哥 ……我不能让她失望——
 
  「呜……呜哇!」我没有拉低郭襄的裤子,出尽力气,暴喝一声,硬生生从 她身前倒退数步,拉开距离.
 
  阳具仍硬着,但我强忍欲望,双手抱头,跟『慑心术』交战:「小妹妹……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郭襄惊喜地遥遥声援:「大哥哥!你别输给这坏人……」
 
  「呸!临崖勒马?装甚么正人君子?扫兴!」彭长老从板凳上站起来:「白 痴!你不操她?那老子来操好啦!」
 
  彭长老怒瞪着我,再施禁制:「休想反抗坏事!你就眼睁睁看着,我如何破 她身子吧!」
 
  郭襄肚兜下翻,裸着双乳,犹如待宰羔羊;彭长老一边向她走去,一边在松 裤头带……
 
  糟!郭襄的清白没丧於我手,却要更可怜地毁於这奸贼?不行!身体!给我 动呀!
 
  喔!我右手能动!是彭长老色迷心窍,催眠稍弱?但我双脚仍动不了,走不 过去!
 
  彭长老已走到郭襄跟前,在脱裤子!我伸手摸到裤子后袋的鳌拜匕首,但太 远了,遥掷过去也打不中的!
 
  死汉奸露出了丑恶但斜竖的阳具!快!我要找方法解围!急掏牛仔裤袋,接 通道具包,摸到的这是……一块金属似的红鳞?
 
  是当日在终南山新手村,跟五毒教教主蓝凤凰分别时,她送我的救命宝 
                贝——
 
  『这是我情哥哥的信物。你若遇到重大凶险,不管是多强的敌人,多厉害的 招式,只须呼唤他出手,定必转危为安。』
 
  『你的情哥哥……是谁?』
 
  『我叫蓝凤凰,我的情哥哥,当然是红凤凰呀。』
 
  《笑傲江湖》原着,蓝凤凰那来甚么情人?但形势危急,不管『红凤凰』是 甚么人了!出来吧——
 
  『玩家要呼唤红凤凰,须大叫一声』哥哥『!』
 
  我二话不说,大吼:「哥哥——!」
 
  这羊太傅庙,立时响起激昂的电子音乐,惊动彭长老回过身来,未有侵犯郭 襄:「搞甚么鬼?谁人?」
 
  游戏系统播放的,是一首日语动画歌曲……是我存在电脑里的——『天马座 幻想』?
 
  突然,一条悠长的金属羽毛射来,割伤了彭长老的面孔!
 
  然后,在我和彭长老之间的地上,突然凭空燃起炽热火焰!是火凤凰的形状! 
  火凤凰中,渐见人形,是一个高大雄壮,身穿青铜铠甲,披着几条悠长金属 羽毛的背影!
 
  「管你是谁!」彭长老单手掩着面上滴血的伤口,定睛凝望来者蛊惑:「吃 我『慑心术』!」
 
  「同一招式,对圣斗士施展第二次是无效的!」来者完全没受『慑心术』影 响,帅气地急掠过彭长老身畔,一拳如风,划过他的太阳穴:「『凤凰幻魔拳!』」
 
  「呜、呜……呜哇!呜哇哇……」彭长老即时着魔一般,像陷入了甚么恐怖 幻觉,连裤子也没抽起,便赤着下阴,半身裸跑,抱头窜逃出庙外……
 
  原来即使这武林没有『九阴真经』的『移魂大法』,游戏系统还是有如斯巧 妙安排,让我破得了『慑心术』!区区彭长老,又那斗得过,我眼前这一位精神 攻击达到恐怖级数的不死鸟?
 
  「阿瞬?」他回过头来,发现我不是他经常求援的弟弟:「看来我跑错戏棚 了。」
 
  这罕有的救命道具,只限使用一次,转眼间,他又化作火凤凰消失。蓝凤凰 的情哥哥红凤凰?明明是火凤凰好吗!还有,肯定是电脑被雷击时,将我珍藏的 这套动画片,跟金庸游戏的程式混在一起了……
 
  无论如何,我和郭襄都得救了……呜!头好痛!是刚才强行摆脱『慑心术』 之故吗?
 
  「大哥哥!」只听得郭襄惊叫一声,我便如金庸不时描写的,眼前一黑,就 
            此甚么都不知道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一叶怀秋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