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鸳鸯谱】(第4-5回) 作者:迷燕 miyen
【鸳鸯谱】(第4-5回) 作者:迷燕 miyen
 
 字数:7313
 

  第四回:案首秀才,佳人芳心暗属
 
  邻家的小蝶搬走以后,王嵩确实落寞了好一阵子,他只好寄情于诗书,朝也 读,夜也读,又读了一年,转眼已是十四岁了。做的文章,不但先生称讚,连别 人见了,也人人道好,个个称奇。
 
  适值提学道按临东昌府,先打从州县考起,临清州官出了告示考童生。一般 学子纳卷保结,直到这日五鼓,已冠未冠的约有千人,齐赴试场。点名领卷时, 州官见王嵩只有十三四岁光景,问道:「你这小童生,也来捱挤做什麼!」 
  王嵩道:「童生小,文章不小。」
 
  州官大惊,便道:「口说无凭,你立在我身边,待我点名散卷完了,便要面 试。」
 
  王嵩不慌不忙,答应了一声,立在州官案桌边。
 
  不多时,点完了名,散完了卷,州官吩咐各去静坐听题。登时出了个题目, 都去作了。
 
  王嵩立著不见州官发放,知他事忙忘了,走向案桌前,跪下稟道:「求老爷 面试。」
 
  州官笑道:「我一时倒忘了,你小小年纪敢要求面试,也罢!我另出一题, 你在我桌边先作一篇。若好,我当另眼看你。若不通,先打发你出去。」
 
  州官沉吟了一沉,吟道:「求面试,求面试,我就出『如不可求』,你去作 来。」
 
  王嵩不慌不忙,伸纸和墨,顷刻成篇,递上与州官看。州官展开一看,只见 字面端秀,已自欢喜了。
 
  看了题,起句道:「夫求则未有一可者也,何况求富乎?」州官提起笔来密 密圈了。
 
  又看到中间,更加警妙,句道:「天下贪夫百倍于廉士,而贫人百倍于富人。 ……」
 
  州官拍案叫绝道:「世间有这般奇才,小小年纪,出想灵快,一至于此。只 怕你是记诵而来,偶合此题。你再把本日试题去作,若果与此作一般样好,定然 首取。」
 
  因问:「几岁了?」
 
  王嵩道:「童生名虽十四岁,不得年力,还只是十三岁。」
 
  州官道:「神童二字,可以相赠。」
 
  王嵩一面同人作了二篇,午后先上堂交卷,州官看了,越加称讚。及至出案, 竟是第一。
 
  因年小才高,得能面试,府考时,州官在场中散卷散完了,带了案首小童生 王嵩,上前稟道:「知州取得一名神童,求老大人面试。」
 
  太守看了一看,问了年纪,就教在堂上给桌椅,另出题考他。州官避了出去, 太守将信将疑,故意出三个理致题目,分明是难他一难。第一个题目是小德川流; 第二个是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第三个是且谓长者义乎。
 
  这三个题目,不要说小小童生,任他那个饱学之士,也须费力。那知王嵩记 性高强,读得时文,何止千篇。这三题都有好文记得,提起笔来,略略改篡,一 挥而就。日才正午,太守看了道:「果是神童,只怕一府之中,更无敌手。」便 吩咐库吏,领去赏了酒饭,依旧补作本日考题,一面说道:「若然佳作,取你第 一!」
 
  王嵩谢了,去领过饭,又补作了两篇,案出,果然又是第一。
 
  提学道到了东昌府,先考童生,后考秀才。临清是首州,头一日,就考临清 童生。全城童生,点名搜检进去,到提学道案前领卷,领案的是王嵩,他在眾生 之下,愈觉稚气,提学道叫著:「住了!」问道:「大大一个州,偏是你一些孩 子领卷案。」
 
  王嵩稟道:「只论文字,不论年纪,宗师老爷,若以年纪取人,岂不失之!」 
  提学道笑了笑,道:「小时了了,大未必然。从第二名派卷,留这贫嘴的小 童生,在我案前面试。」不消一个时辰,唱名散卷完了,各依号数坐定。提学道 先出了眾人题目,才唤这临清州小童生到面前,出了一个题目是:「童子见」三 字。
 
  王嵩就立在案桌边,磨起墨来,也不起草,提笔就写。提学道见他写过了破 题,叫:「取来看!」只见破题道是:「圣人之见童子,见以童也。」提学道点 点头道:「有些意思!发与他作完了,拿上来看。」
 
  不消一个时辰,王嵩已作完了,送与宗师看。
 
  看到中间二比,道是:「童子之互乡,则习相远,习相远,不可见也,互乡 之童子,则性相近,性相互乡,不可见也,互乡之童子,可见也,童子之近,可 见也。」
 
  提学道大加称讚,便吩咐:「天色尚早,可归本号,作完了本日二题,若果 如法,仍当首取。」
 
  王嵩领了卷子,照号坐定,去作那两篇文字,还是他头一个纳卷。提学道看 了嘆道:「神童!神童!」就面取第一,有诗为证:
 
  谁道童心乍离胎,居然夺却锦标还。
 
  文章处处逢青眼,报道神童得意来。
 
  且说王嵩连考三个案首,那个不知,那个不爱。喜得母亲李氏,手舞足蹈, 姨夫冯士圭也道:「外甥大才,不久必成大器。」对他娘子与女儿道:「此子果 好大才,看他四五年,若像个有福禄的,便把我家桂仙配他。」这个口风,冯家 娘子也传与李氏知道。故此临清势利的人家,常常央媒人来说亲,要招王嵩为婿, 李氏便推辞说道:「我只得一个儿子,又且年幼,还不是定亲的时候。」就这样 大家才停住。
 
  说便这般说,冯家看得王嵩比前大不相同,心裡头已似招他为婿;凡攻书资 本、选学使费、谢师礼仪,都从这姨夫家送来。迎送了新秀才入学,王嵩领了谢 礼,先到施先生家叩拜了。次日就去拜见姨娘姨父,拿一个愚甥名帖到冯家来。 先让姨父姨娘上坐,待孩儿叩见,夫妻二人不肯坐,却同受了他四拜。王嵩又请 表妹见了,冯士圭只为要过几年再招他为婿,便回言道:「有不相见哩!只因桂 仙尚未梳洗,贤甥且到书房裡少坐。」王嵩只好随了冯士圭到书房过午。
 
  且说桂儿已十二岁了,读了几年书,通文识字,也是一个女中才子。听得说 表兄是个神童,一连考了三个案首,心上已羡慕他,又听得父亲前日许配的话, 巴不得能够亲眼见他,以看看王嵩表哥近来长成如何了?那知冯士圭回了,不得 一见。桂儿叫大丫环露花,吩咐她看王家小官人,在那裡留饭。露花去不多时, 回覆桂儿道:「在书房裡留饭,只得老相公独自陪他。」桂儿年小,还不晓得什 麼,只是爱才的念头,却比私心还急,忙忙叫露花跟随了,走到书房门口去张望 表兄。只见:
 
  眼含秋水,肌映春花,清素之中,微流丽藻;
 
  风尘之外,独秀瑶林,嘆天骨之多奇,喜人姿之偏挺。
 
  行见士林耀彩,百尺无枝;
 
  但逢笔阵交锋,一战而霸。
 
  桂儿看了一看,嘆道:「两三年不见,长成得恁般俊伟,这定是个举人进士, 我爹爹说要再看他的四五年,岂不是过虑?」
 
  露花问道:「王家小官人,今年几岁了?」
 
  桂儿道:「大我两岁,今年十四岁了。」
 
  露花道:「桂姑娘嫁了这样一个姐夫,也不枉了聪明美貌。」
 
  桂儿笑道:「这丫头坏了。」
 
  那知二人笑得响了些,被王嵩耳快听见了,举眼往门外看,但见:
 
  四尺身材,十分顏色;
 
  腰如约素,肩若削成,皓齿内鲜,丹唇外朗;
 
  如池翻荷而流影,宛风动竹而吹衣。
 
  忽露面,则出暗入光;
 
  乍移身,则含羞隐媚;
 
  有情有态,如合如离。
 
  安得夜托梦以交灵,敢望画骋心以舒爱。
 
  王嵩本是多情种子,见了这般美貌,魂飞天外,魄散九宵,心上想道:「怎 得表妹这样女儿为妻,也不枉了人生一世。」只因姨父冯士圭前日的言语,母亲 为有「再看四五年」之语,想为时尚早,不曾对儿子说,所以心神恍惚,惟有羡 嘆. 两下裡正看个不了,姨娘走出来,叫了女儿进去。王嵩一心对著娇姿,不觉 手裡酒杯,竟脱落在桌上了。冯士圭回头一看,桂儿已去,并不见人,也就大家 不觉了。王嵩辞以不能饮了,吃了午饭,起身又入内裡,谢了姨娘,告别而去。 回家思思想想,只恋著表妹桂儿,想了几日,也就丢开了。只是桂儿心裡时时刻 刻,指望爹爹心回意转,招表兄为婿。正是:
 
  白云本是无心物,却被东风引出来。
 
  第五回:才子多情,月娘暗恋风流
 
  春光窗外还依旧,唯有这耐春人瘦;
 
  花片易消残,正值清明后。
 
  莫将閒事和人廝斗,随分消磨春尽;
 
  谱到乱红飞,谁耐眉儿皱。
 
  这一首词,也只说风情大概,春间倍觉关心。尚未知孤男寡女,有许多做又 做不得,忍又忍不住的苦处。
 
  且说王嵩在冯家回来,想那桂儿,也只几日忙,就丢开了。他那丁字巷裡, 隔著十来家,有个刘秀才,他娶妻不过二年,却因得中秀才,在与人饮宴的回家 途中,或是酒喝多了,竟掉到桥下淹死了。秀才亡过了两年,妻房卜氏守寡在家, 倒也冰清玉洁,只是生得俊俏,体态玲瓏有緻,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又认一肚 子好字,閒著时节,把些唱本儿看看,看完了没得看,又叫小廝们买些小说来看。 不料小廝不识字,胡乱买了一本「天缘奇遇」的小说,上面有许多偷情不正经的 情节,卜氏看了著迷,连饭也不想吃,直看到半夜才看完了。心裡想道:「世间 竟有如此风流快活勾当,我如今年纪已十九岁了,这样好事,只好来生做了。」 说是这等话,心裡却好不难过。睡上床去,再睡不著。对著裡床,空荡荡的,没 个人儿;对著外床,只见桌上点的灯儿,半明不灭,好不孤凄。卜氏不自觉嘆口 气,暗道:「我又无儿子,只养得一个女孩儿,前年出天花又死了,本不消守得 寡,受半世的苦楚,只是捨不得傢俬嫁人。」这一夜就睡的迟些,不觉大寺裡又 撞鐘了。
 
  有「桂枝儿」为证:
 
  熨斗儿熨不开眉间皱,快剪刀剪不断心内愁,
 
  绣花针绣不出合欢扣。
 
  嫁人我既不肯,偷人又不易得,
 
  天呀!若是果有我的姻缘,也拼耐著心儿守。
 
  只因刘家半富不贫的,有个小廝名叫存儿,原是永平县人,十二岁时节,来 到临清,雇与刘家使唤,已过了三个年头了。只一个小丫环,唤作瑞儿,伶俐乖 巧的,甚得卜氏欢心,虽然才十四岁,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也颇具姿色,只因 专注于家事,每天忙裡忙外的,对人道之事,还是个雏儿,半知不晓的。
 
  偶然一日,天气十分燥热,卜氏热不过,叫取澡水来,虚掩上了房门,把上 盖的纱衫儿脱掉了,下面脱掉纱裤,只栓了一条单裙。瑞儿那时节正忙著厨房炊 膳,一时走不开,一大桶洗澡的热汤,就由存儿提进房去。存儿提了热汤,突然 推门进来,倒吃了一惊,但见:
 
  脸似红桃朵朵鲜,肌如白雪倍增妍;
 
  虽然未露裙中物,两乳双悬绽又圆。
 
  存儿见卜氏脱得半光,往后一退,不敢竟入。卜氏先是一惊,忙胡乱拿件衫 衣遮体,骂道:「小奴才,进门也不会应一声,快拿汤进来,你自退去。」存儿 听了,才忐忑的提进汤来,倒在澡桶裡.
 
  卜氏道:「你带上房门,去罢!」存儿走出房门,把门带上,悄悄的躲在外 间,打从板缝裡张望。那时天也还亮,又不曾关窗,明明白白看得见裡面,好不 有趣。存儿十五岁了,二月生,虽不识字,但因常干些粗活,倒也长得经精壮结 实,看起来差不多十七八岁了。平昔又曾跟著对街一户人家的家丁,到娼楼解闷, 与裡头一个叫喜儿的姑娘狎弄过,已不是童男子了。与那瑞儿同一屋子供人使唤, 偶而摸摸身子,打情骂俏的,虽然有意瑞儿的姿色,瑞儿也有心对存儿的勤快, 但因瑞儿胆子小,两人倒不敢放肆;而存儿虽早经人道,可是像美人入浴这等旂 旎春光,也从未见识。存儿看了好不难过,两隻眼被钉著直直似的,只顾看著裡 面。
 
  卜氏坐在桶裡,洗了一阵,叫一声:「小瑞儿!来替我擦擦背。」那小丫头 在厨房忙著,那裡叫得应。
 
  卜氏骂道:「这小丫头,不知往那裡玩去了,再也叫她不应。」只好自己把 手擦了一阵,又把身子向外仰著些,兜著水洗那阴部。
 
  洗了一阵,口裡嘆道:「我这小小年纪,这般生得娇嫩,苦守著寡,再不得 个标标緻緻、风风流流的小伙子,陪著我,天唉!教我怎麼了!」长嘘短嘆了一 会,又叫声:「小瑞儿奴才!」
 
  那小瑞儿丫头,正打从外面来,应了一声,飞跑进来,存儿躲避不及,被她 看见了,问道:「存儿,你在这裡瞧什麼?」存儿慌忙往外跑了。
 
  瑞儿推门进去,卜氏骂道:「妳这小奴才,那裡去了,怎麼存儿提水?叫了 妳也叫不应?」
 
  小瑞儿道:「厨房裡正忙著哩!怕奶奶久等,先叫存儿提水进来。」
 
  卜氏道:「刚才妳和谁说话?」
 
  小瑞儿道:「是存儿,打板缝裡往裡面瞧。」
 
  卜氏道:「我在这裡洗澡,这小奴才不知瞧什麼?」慌忙乾净了,起来穿了 衣服,吩咐道:「小瑞儿,叫存儿来,等我骂他。」
 
  小瑞儿忙叫声:「存儿,奶奶叫妳哩。」
 
  存儿只道当其恼他,慌慌张张走进房来,心裡打算死赖。只见卜氏带著笑骂 道:「小奴才,家主婆洗澡,你瞧什麼?好大胆的小贼!」
 
  存儿道:「小的不曾瞧见什麼. 」
 
  卜氏又道:「你听见我说什麼不曾?」
 
  存儿见卜氏不十分发恼,已自放下胆了,也笑笑儿道:「听见的。」
 
  卜氏道:「你这奴才该死,我也不打你了,不得乱说!」
 
  卜氏为封他口,又叫声:「小瑞儿!妳来,你在昨日汪奶奶家送来的罈裡, 打出一壶苏酒,赏他与妳喝了。」
 
  瑞儿应了声,脸颊却一阵燥热,红遍到耳根,存儿则是笑嘻嘻的,携起瑞儿 的手,就往外走去了。
 
  卜氏在房裡,看见存儿、瑞儿携手走了出去,看他俩成双成对的模样,又听 见那存儿、瑞儿在外间曖昧的说话声,心中慾火又是一动,恨不得马上就弄得标 緻喜爱的人来,搂抱一处,弄做一团,有一曲「吴歌」为证:
 
  弗见小郎君来心裡煎,用心摹拟一般般;
 
  开了眼睛望空亲个嘴,连叫几句俏心肝。
 
  卜氏想了嘆,嘆了想,一夜不得安眠。毕竟想道:「说来我风华正盛,且寻 个标緻人儿,再作理会。家裡雇的下人,不消说是粗蠢,一个小廝只十五岁,倒 也伶俐,叫他帮寻个人儿也好。只是他寻来的未必中我的意,须等我看中了一个, 叫他去走脚通风,这便使用得著了。」打算定了,反睡了去。直到巳牌时分,方 才起来。
 
  从此以后,卜氏把十五岁这个小廝也待得更好了。每日无事,常到门首,闪 在门背后,看那来来往往的人,指望看上个好的,叫小廝做脚。存儿见卜氏守完 了两年零三月的孝,随即打扮的妖妖嬈嬈,不比当初老实了,心下疑惑,又不见 她有一毫走作,只是常常在门首看人,不像寡妇的规矩。存儿心下虽如此想,却 不敢半点放肆。
 
  那一日,卜氏叫存儿到一旁,道:「你要善待瑞儿,可不许到外边乱来。」 
  存儿道:「我知道哩!瑞儿也有意跟我,请奶奶成全。」
 
  卜氏道:「等过几年,你跟瑞儿成事些,奶奶再让你们送作堆。」存儿听了 好心欢喜。
 
  卜氏又道:「有一件事教你去做,做得来,赏你一件道袍穿。」
 
  存儿道:「恁奶奶要做什麼,小的都会。」
 
  卜氏道:「你这小奴才,谁要你做什麼. 这胡同子裡,有个小秀才姓王,你 认得麼?」
 
  存儿道:「隔得七八家,怎不认得?奶奶妳为何知道他?」
 
  卜氏道:「一向知道的小官儿,肚子裡文章好,考了三个头名,做了秀才。 论起来,今年已是十四岁了。前日我在门首张街,他走过去,一表人材,生得又 标緻又长大,像个十七八岁的光景。这几日连连见他,好不仰羡,你去打合他来 和咱说句话。事情办成了,就做一领道袍子赏你,瑞儿也要看顾你哩!」
 
  存儿笑嘻嘻的道:「小的明日就去。」
 
  且不说卜氏在家想念王嵩,却说王嵩自从进了学,那些同进的朋友,道他是 年少高才,三三两两,请他吃酒或是会文。又有那不学好的,见他生的俊俏,指 望骗他做男风的勾当。真正门多车马,户满宾朋。但他心性古怪,若是茶前酒后, 那不学好的,哄骗他做男风,他便骂起来道:「我又不是小唱,我又不走雇与人 家操的,这等可恶!」从此就不与这朋友往来了。若是三朋四友,请他到娼楼饮 酒,他就飞也似的瞒著母亲去了。一般说说笑笑,搂搂亲亲,像大人模样,只是 娼楼的人要留他睡,他便推故走了。
 
  偶一日,正打从家裡出来,刘家的存儿上前迎著道:「王大爷,小的有句话 要稟. 」
 
  王嵩道:「你是那一家?有什麼说话?」
 
  存儿道:「知己话,没人去处才好说。」
 
  王嵩道:「也罢,你这裡来。」重新走到自己门裡道:「这裡没人来,你只 管说,不妨。」

   存儿道:「小的就是北首刘家。」
 
  王嵩道:「北首刘家,你家秀才相公死了,谁叫你来?」
 
  存儿道:「相公死了两年多了,主母还不到二十岁,年轻貌美,守著寡,上 没有丈夫,下没有儿女,仰慕大爷文才高,人物好,叫小的请大爷去说话。」 
  王嵩道:「说什麼话!我年纪小,胆子自然不大,一个寡妇人家,怎敢进她 家裡去?」
 
  存儿道:「不妨事,家裡只一个看门老头儿,除此之外,就小的和一个小丫 头答应著奶奶,并没閒杂人出进。后门通著后街一带高墙,都是咱家的楼,没什 麼邻舍。大爷进去,神不知,鬼不觉,包管大人有好处。」
 
  王嵩道:「我也是风流人物,不是假道学,老头巾,装模作样的。只是胆子 还小,慢慢商量停当才敢进去。你家奶奶我从不认得,几时先把我瞧瞧,或者我 动了火,胆子就大起来也定不得。你如今回去,多多回復你奶奶。事宽则完,从 容些儿好。」存儿应了,各自分路。
 
  王嵩往南去了,存儿回到了家裡,一五一十说与卜氏。
 
  卜氏道:「何不扯了他来?」
 
  存儿道:「奶奶也得他肯走,怎好扯得他来!」
 
  卜氏心知急不得,便吩咐道:「小瑞儿,再打出一壶酒赏他。」
 
  从此存儿日日去请,有时王嵩出去了,有时遇见了,说了几句,又没功夫, 足足走十多个日子。
 
  这一日,存儿本想约瑞儿一齐上街,打算买件小掛送她穿。跑了一回,寻瑞 儿不著,却劈头撞见了王嵩。王嵩半醉不醒的,道:「你家奶奶,既有我的心, 如何不在门首与我相看一看,也动动我的火,好约个日子哩!」
 
  存儿道:「大爷既要相看,小的回去与奶奶说了,明日早饭后,就在门首, 王大爷只当走过去,就好看见了。」
 
  王嵩道:「就是如此,我明日来看。」
 
  存儿回家裡来,把方才的言语,又与卜氏说知。卜氏暗道:「我脸儿好,年 纪小,不怕他瞧,等他日裡瞧瞧,动了火,进来也走得快些。」
 
  这一夜整备,卜氏忙著重整风流,此时已是七八月秋天了,暖了酒,自斟自 饮,吃得半醉,把棉被换新的不打紧,又重薰香了,在炕上不便,床上也铺了厚 厚的锦花垫褥,就像小娘子迎接情郎似的,正是:
 
  花迎喜气皆今笑,鸟识欢情亦解歌。
 
  到了次日,卜氏打扮起来,梳了个苏意头儿,胭脂香粉,金釵髮簪的,真是 香艳动人。上身穿一件浅桃红软纱袄儿,罩件鱼肚白縐纱袄儿,穿一件大红纱裤, 雪白纱裙,尖尖的四寸三分小脚儿,穿著红鞋儿,好不齐整。连早饭也不想吃, 走到门首看街耍子,又教存儿去通知王小秀才。
 
  且说王嵩夜来说的话,倒也酒后忘了。存儿又到门去请,他才想起前话。把 衣领提一提,弱冠的巾儿整一整,不紧不慢的,踱将过来。卜氏故意把身子露出 来,恁他去看。王嵩?起头来,果然又红又白,还是有那小女儿家的模样,裊娜 娉婷,好一个绝色女子。王嵩心裡想道:「这样标緻,就是我桂仙表妹,也不过 如是。想不料临清地方,就有这两个绝色,我自然得亲近她一番,也不枉人生在 世。只是寡妇人家,不可造次,慢慢计较进去便了。」王嵩神往似的看著卜氏娇 羞的模样,偶而还闻到飘来的幽香,就与那卜氏隔著十来步远,两下立看个不了。 
  小廝存儿眼尖,走近王嵩的身旁,王嵩回过神来,只与那存儿说句:「黄昏 时节,你到我门首来。」就见远远一个同进学的朋友,只得走去拱拱手,一同走 了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